“嗯,不愧爲楊大仙的弟子。”孫大人是點點頭,暗暗叫好。

“““““。”張孫還在沒完沒了地介紹飛龍在天,講得是津津有味。可話講的太多了,人們也有些厭煩了。祖師爺本就對楊子師徒一肚子火,現在又見張孫這老東西沒完沒了的浪廢時間,站了起來就衝張孫吼道:“老東西,你到底有沒有真本事,別在磨磨蹭蹭浪廢我們的時間。”

‘是呀,到底我有沒有真本事。’張孫自己都沒有底,但不管有沒有都要做一些熱身運動嗎,想到這裏是在大院子中一陣小跑,嘴裏喊着:“一二一、一二一“““““““`”

“*,這老東西*有病。”祖師爺氣得吹鬍子瞪眼。

張孫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圈,這一次連孫大人都看不下去了,衝張孫就叫道:“張高人熱身運動該結束了,這條飛龍該在天上飛了。”

孫大人話一出口,張孫心中猛然一驚,心想這樣磨磨蹭蹭也不是辦法,還是來一招飛龍在天吧;想到這裏再看了看師父,隨即一揚頭是一聲大叫:“飛龍在天“““““““`。”

大院中立即鴉雀無聲,等着這條龍飛上天空。

靜靜地,不知過了多久,天上什麼都沒有,只有幾隻不知趣的小鳥在飛翔。

張孫一陣寒顫,又看了看師父,又揚頭一聲大叫:“飛龍在天“““““““`。”

大院中又是立即鴉雀無聲,等着這條龍飛上天空。

靜靜地,又是不知過了多久,天上又是什麼都沒有,又是隻有幾隻不知趣的小鳥在飛翔。

張孫的心一陣驚駭,再看了看師父,再揚頭一聲大叫:“飛龍在天“““““““`。”

大院中還是立即鴉雀無聲,等着這條龍飛上天空。

靜靜地,還是不知過了多久,天上還是什麼都沒有,還是隻有幾隻不知趣的小鳥在飛翔。

大院裏緊接着傳來一陣咆哮:“哈哈“““““““““。”

“張孫,我看你根本就是沒本事,在這裏坑蒙拐騙。”祖師爺衝張孫便大吼道。

張孫原來的士氣蕩然無存,心想這下完了,我們輸了;立即是垂頭喪氣來到師父面前哭道:“師父,我們輸了。”

“咳”無面怪更是一蹶不振,死氣沉沉心想:‘完了,這次真的完了,早知道還不如不要聽這個什麼大仙的,真是自討沒趣。’

楊子倒像沒事發生一樣,勸張孫說:“張孫,輸了就輸了吧,再說還有師父了。”

“師父,我們輸了,可就什麼都沒有了。”張孫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張孫,不要這樣悲天憫人,師父可是要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的,怎麼這樣快就什麼都沒有了。”楊子到了這個地步對自己還是信心十足。

楊子師徒就這樣訴說着。 49祖家莊之飛屎在天

另一方面朱子慎心中慢慢恢復了平靜,默默的安慰自己:‘我們贏了,這一顆懸着的心總算可以落下來了。(穿越重生)’

祖海更是洋洋得意,本來想立即處置楊子,但現在有孫大人在這裏,自然要等孫大人開金口,隨向孫大人說道:“大人,你看這如何處置?”

孫大人看了一眼正洋洋得意的祖海,心想這也怪不得你祖海得意,他楊子果真沒什麼能耐;於是衝下人們一聲吆喝:“來人呀,把楊子一行人給本官綁了。”

“用不着你們動手,本大仙已經來了。”楊子赫然便在孫大人面前。

“楊子,你這個招搖撞騙的騙子,還夠膽來到這裏。”孫大人是怒火中燒。

“大人有所不知,其實本大仙的弟子並沒有輸。”楊子意味深長地說道。

“荒謬,還沒有輸,說要把一條龍喚到祖家莊上空,可後來了,什麼都沒有,這還不算輸,如何纔算輸。”孫大人氣不打一處來。

“咳!”楊子嘆了一口氣,又搖搖頭,道:“大人有所不知,其實本大仙那弟子已經喚來飛龍,不過你們皆是凡夫俗子,自然看不見那條飛龍。”

“我們都是凡夫俗子,你纔是仙人,本大人看你是吹牛不打草稿。”孫大人一聽楊子說自己是凡夫俗子,而他是大仙就很不爽。

“咳!”楊子還是嘆了口氣,衝孫大人一招手,叫道:“大人,您過來。”

“怎麼,你要本大人過來就過來,那我這個草州幕是怎樣當的。”孫大人大怒,心想憑什麼要本大人過來。

“咳。”楊子再嘆了一口氣,快步來到孫大人面前,左手朝孫大人臉上一摸,說道:“您看這是什麼東西。”

孫大人定睛一看,一聲大罵道:“*,這是一坨屎。”

“不錯,這正是從您臉上抹下來的屎。”楊子細細端詳這坨屎,道:“大人,您可知道爲什麼這坨屎落在大人臉上,大人毫無知覺嗎?”

“放肆,你竟敢拿一坨屎戲弄本官。”孫大人怒道。

“大人,本仙可不敢戲弄大人,大人如果知道這是一坨什麼屎,就不會這樣說了。”楊子解釋道。

“那這又是一坨什麼屎?”孫大人氣憤之至。

“這便是那條龍拉出來的屎。”楊子說得津津樂道。

“飛屎在天“““““`?”孫大人百思不解。

“不錯,孫大人說得沒錯,因爲你們都是凡夫俗子,所以只能品嚐到真龍的糞便,也就是傳說中的飛屎在天。”楊子解釋的天衣無縫。

“飛屎在天?”所有人都一陣喧譁。

楊子高高舉起了左手,衝大院中所有人吆喝道:“諸位請看,這就是那條飛龍拉出來的糞便。”

“荒謬之至,你這個坑蒙拐騙的傢伙,別在這裏招搖撞騙,我祖師爺可不會上你的當。”祖師爺三步並作兩步走,便來到楊子面前。

“你是誰,竟敢這樣跟本大仙說話?” 鑒寶金瞳 楊子可不把祖師爺放在眼裏。

“我是你祖師爺爺。”祖師爺怒氣沖天。

“哈哈,就是一個狂妄之徒。”楊子哈哈大笑。

“狂妄,我狂妄也沒你狂妄,你這個不學無術的傢伙,還告訴我兒子說什麼盤古、女媧都是楊子的弟子,簡直就是狂妄之至,人類之恥。”祖師爺一想到楊子告訴他兒子太祖公說盤古、女媧都是他楊子的弟子就生氣。

楊子一愣,差點忘記自己曾經說盤古、女媧都是楊子弟子的事,對於這一件事楊子也感到自己不對,但現在就算不對,也不能當着祖師爺與這麼多人面前承認;想到這裏不滿地應道:“祖師爺,罪過罪過。”

“罪你的頭。”祖師爺吼道。

“年輕人不要惡語傷人。”楊子可是苦口婆心。

“年輕人,我比你年輕嗎?”祖師爺一看楊子才二十出頭,而自己都四十七了,還在自己面前說年輕人,真是晦氣。

楊子這又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忙補充道:“年輕人有所不知,本仙看上去才二十多歲,其實已經一百三十八歲了。”

“放你的狗屁。”祖師爺氣得哇哇叫。

孫大人再也聽不下去了,衝祖師爺與楊子一聲大吼,叫道:“都別說了。”

楊子一愣,衝孫大人說道:“大人,有何高見呀。”

“楊子,就算這真的是飛龍的屎,但我要見的是龍,不是屎。”孫大人找到了說服楊子的要害。

“既然大人已經承認這是飛龍的屎,那麼本仙的弟子在這一回合併沒有輸,你們沒見到飛龍,只怪自己是凡人,也怪不得本仙。”楊子也找到了對抗的理由。

“你““““““““,你“““““““““。”孫大人一時是說不出話來。

“大人,爲了公平起見,本仙以爲唯有再鬥一場,若這一場還是本仙輸了,本仙無話可說,甘願受罰。”楊子提出在比一局,但這一局楊子有什麼必勝的招嗎。

孫大人喘了一口氣,心想也只能這樣了,再說沒本事的話,楊子在鬥一場,還不是輸;想到這裏便道:“好,本官就讓你與朱子慎在比一局,若是再耍什麼花樣,本官絕不容情。”

“不過這一場,本仙還是讓我的弟子張孫出場。”楊子提出了一個要求。

“你愛讓誰出場就誰出場,這本官管不着。”孫大人怒道。

張孫雖然老了,他的耳朵倒是很靈,一聽到師父又讓自己出場,心想師父呀,你這是何苦呀,你明明知道弟子根本就沒有什麼法力,你這不是自尋死路,同時還讓我這把老骨頭難看嗎。

無面怪心中也是哇哇叫,心想你楊子根本就是一個假大仙,根本就是一個無能之輩,我可被你給害慘了。

“不知三大能人方面派誰出場了。”楊子看了朱子慎三人一眼說道。

朱子慎一直不敢輕視楊子,因爲從一出場到現在都沒見楊子這個人怕過;不怕,說明這人一定有制服對手的辦法,朱子慎明白這道理,便道:“大仙,貧道師弟師妹都與高徒鬥了一次法,想必元氣大傷,所以這一戰還是由貧道出場吧。”

“道長,這一戰你可不要輕敵喲。”楊了在提醒朱子慎。

“大仙請放心,貧道一定全力以赴。”朱子慎認真的答道。

“這就好,等下別怎樣輸的都不知道。”楊子說得人都心痛。

“多謝大仙指點。”楊子雖然在孫大人等人心中是無能之輩,但朱子慎心中永遠都有一層陰影,抹不去。

楊子隨即大步向張孫走了過去。

無面怪看了一眼楊子這個假大仙,是越看越氣。

“師父,這一戰弟子可不能去呀?”張孫還沒等師父走過來,便迎了上去叫道。

“爲什麼?”楊子一臉疑惑,不解地道:“難道你不想拿回剛纔失去的那一局。”

“師父,您是知道的,弟子根本就沒有什麼法力,怎麼去跟他朱道長鬥法。您這樣做怎麼讓徒兒有信心跟您去西方之地尋找真經呀。”張孫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擔憂。

“張孫,你不用怕,這一戰你只會贏,不會輸。”楊子給張孫吃定心丸。

“師父“““““““`”張孫真的很不解,爲什麼這一戰只贏不輸。

楊子看了看疑惑不解的弟子,從後背取下那柄斬妖劍,認真地道:“張孫,等輪到你比試時,你就把這柄劍舉到半空中,你只要這樣做,我們就贏了。”

“這樣就贏了嗎?”張孫不知所以。

“是。”楊子一字千金。

“贏個屁,我看你們是垂死掙扎。”無面怪看都不想看楊子這個假大仙,心想憑一撥劍人家朱道長就會認輸的話,那他還是什麼能人,能個屁。

楊子別了無面怪一眼,衝張孫說道:“別理他,你只要照師父的去做,就行了。”

張孫疑惑不解的再次來到大院中央,準備與三大能人之首朱子慎作一場較量;這一次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賣朱子慎贏,就連楊子的搭檔無面怪都是這種心裏。

“張高人,貧道有理了。”朱子慎衝張孫施了一禮。

在場所有人都搖搖頭,心想你朱道長也真是,難道還怕張孫這個老廢物;祖師爺更是忍不住了,衝朱子慎便道:“真是的,朱道長你還跟這種人客氣什麼?”

“朱道長,請吧。”張孫也還了一禮。 50祖家莊之一劍定輸贏

朱子慎倒呼了一口冷氣,雙眼一閉,來了一招呼風喚雨;剎那間天上烏雲密佈,一陣狂風席捲了祖家莊上空,很顯然馬上就有一場大暴雨。(恐怖懸疑)

“哇““““`”場上所有人一陣驚歎。

“能人呀,這纔是真正的能人呀。”孫大人是脫口而出。

“大人,這一個場景草民也是第一次見過呀。”祖海知道朱子慎在三人中是法力最大的一位,不過見他呼風喚雨還是頭一回。

瞬間從天上飄下了毛毛細雨,在微風中灑落。

“哇”所有人讚不絕口,他們在雨中漫步,他們在祖家莊見到了一生最難見的一幕。

“來人呀,給孫大人備上雨傘。”祖海一聲吩咐。

祖家下人立即拿着雨具來到孫大人身後,要給孫大人打傘。

“滾一邊去。”孫大人也是此生以來第一次見到這盛況,當然也不在乎淋雨,只會在乎這雨傘掃了自己雅興,於是大喝道。

“嘩啦啦““““““““`”不出少許,天空中便降下了侵盆大雨,在祖家莊上空灑下,祖家莊內立即變成一片汪洋,所有的人都在雨中,享受這份刺激。張孫切享受不到,他凍的直哆嗦,傻傻地站在那裏發呆,自己也不知道朱子慎的表演已經結束,更重要是竟然懷疑師父說只要舉起這柄劍,朱子慎就會認輸的話。

同時就在這瞬間,雨停了,風停了,太陽又露出了笑臉。

“這根本就不用在比下去了。”孫大人感嘆道。

“但如果不比下去,那個楊子一定會不服的。”祖海補充到。

孫大人點了點頭,說道:“既然這樣,就要那個什麼楊子的弟子快點吧。”

“是,大人。”祖海這一次也來了精神,隨即衝下人們使了個眼色,下人們會意紛紛圍向張孫。

張孫可不想撥劍,因爲不敢相信這個奇蹟,但他師父楊子相信。

“老頭,磨磨蹭蹭幹什麼?快點。”下人們吼道。

張孫可沒防着會有人衝自己大吼,心裏正想着其他事了,被這一吆喝嚇得一哆嗦,竟然摔了一個狗吃屎。

“哈哈“““““““`”祖家莊上空傳來了鬨堂大笑。

張孫的心裏極不好受,但還能怎麼樣了,掙扎了好幾下才從地上爬起來,看了看祖家莊上的鬨堂大笑,又回頭看了看師父。“嗨。”張孫嘆了一口氣,心想這次只能聽師父的豁出去了;想到這裏一定神,取下了這柄斬妖劍,高高舉過了頭頂。

無面怪把頭深深的埋到褲襠裏,頭也不想擡起來。

天空依然如故,沒有什麼異樣。

所有的觀衆在張孫舉起斬妖劍之時還稍微遲疑了一下,當見到劍下什麼都沒有,也沒發生什麼異樣變化之時,他們又是一陣鬨堂大笑。

張孫的心死了,他狠狠的閉上了雙眼,他覺得這一次真的不應該聽信師父的無稽之談。忽間傳出一聲:“高人饒命,小道認輸了。”張孫猛然一驚,知道這是朱子慎的求饒與認輸的聲音,隨即一擡頭便看見朱子慎,跪趴在地上向自己求饒與認輸,而且認輸的不僅朱子慎,還有盧剛、令狐香,他們都跪倒在地,高叫着:“高人饒命,我們認輸。”

大院鴉雀無聲,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不只是張孫。無面怪聽到這異樣的聲音,這才把頭從褲襠裏探出來,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的楊大仙。‘這個究竟是什麼人,沒想到真的張孫一撥劍朱子慎等三大能人竟然認輸了,而且跪地求饒了。’

“師父,我們贏了。”張孫心中有數不盡的喜悅,雙眼盯着舉過頭頂的斬妖劍,朝天大聲疾呼。

孫大人傻了,祖師爺傻了,祖海也傻了,他們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不明白朱道長他們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認輸,而且求饒。

“師父呀,您爲什麼知道只要弟子舉起斬妖劍,他們就會認輸。”張孫就是不明白這一點,朝天大叫道。

“乖徒兒,你辛苦了,你打敗了朱道長,你法力無邊呀。”楊子沒有直接回答,衝張孫大聲祝賀。

“師父,弟子不明白,爲什麼我們這樣簡單就戰勝了朱道長他們。”張孫依然不明白。

“乖徒兒,對付這些小角色,當然只用這樣簡單嗎。”楊子大聲迴應。

“師父,既然是這樣,您爲什麼不早說,害得徒兒擔驚受怕。”張孫覺得很委屈,師父一直沒有把這事告訴自己。

“師父不是跟你說了,輸了就輸了嗎,我師父嗎。”楊子衝張孫叫道。

文壇締造者 “師父呀,您真是神呀,您真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呀。”張孫感慨萬千,是的師父老是告訴自己,什麼事都還有師父嗎,可自己爲什麼這麼笨,聽不出其中厲害。

“乖徒兒,那你現在還有沒有信心跟師父上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啊?”楊子記得張孫的話,他曾說沒信心跟自己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

“有啊,徒兒有啊。”張孫大聲應着。

“哈哈““““““““““`。”楊子是一陣大笑,整個祖家莊上空就只有楊子的笑聲。

無面怪這時有些後悔,後悔自己竟然懷疑楊大仙的法力,同時抱怨自己有眼不識泰山。

祖家莊上恢復了平靜,但總有不平靜的人,就是祖海,他永遠都不明白朱子慎他們爲什麼就這樣認輸了。他的心不平靜,心想朱子慎,你吃錯藥了,竟然無緣無故的認輸,還跪地求饒,你讓老爺的臉往那擱。想到這裏,“撲通”跪倒在地爬向孫大人,哭道:“大人,您一定要給草民做主呀。”

孫大人一愣,問道:“祖莊主,這有什麼好做主。”

Prev Post
時空之門高達百丈,通體晶瑩剔透,緊閉的兩扇門上,刻錄著一縷縷蜿蜒曲折的禁紋,足有數萬條之多。
Next Post
「照劉副書記的彙報來看,你們月全鎮的柑橘形勢一片大好啊!我就不信,全縣的柑橘都遇到了問題,就你們月全一枝獨秀。」武德之冷聲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