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劉副書記的彙報來看,你們月全鎮的柑橘形勢一片大好啊!我就不信,全縣的柑橘都遇到了問題,就你們月全一枝獨秀。」武德之冷聲說道。

這一盆冷水澆下來,一屋子人噤若寒蟬。劉副書記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覃雲國,你說說,我只聽問題,不聽那些歌功頌德的東西。」武德之陰著臉道。

「那個……那個……」覃雲國起了一個開場白,眼珠一轉,穩住心神道:「應該說我們鎮柑橘產銷基本形勢是好的,但是問題也不少。前兩天就有一家罐頭廠子要搬遷,這裡我先要做檢討,是我工作做得不好。」

說到這裡,覃雲國話鋒一變,掃了下面眾人一眼,嚴肅的說道:「最近罐頭廠搬遷的事情,我就聽到了一些人在煽陰風,點鬼火。說什麼月全換了黨委書記,下面的企業沒有信心云云的一類話,這裡……」

「住口!」武德之臉色一青,喝道:「是誰在煽陰風啊?不會是你覃雲國吧!我看就有這個嫌疑,不然你覃雲國不煽陰風,這下面的幹部會挑事說這樣的話?青雲同志剛上任,月全鎮上下人他都還沒熟悉過來,他主導下的政策如何,別人怎麼清楚?一派胡言。」

覃雲國冷汗涔涔而下,他沒想到自己只含沙射影一下,武德之竟然有這麼大的反應,他一時摸不準武德之的意圖,只知道今天自己可能說錯話了,一時尷尬到了極致。

張青雲臉色一冷,心裡卻漸漸越來越硬,覃雲國根本就沒有收斂的意思,武德之一來,覃雲國他更是就想馬上上天。殊不知人家新泰罐頭廠是遷去清河的,別人煽陰風說自己不行,難道就不會煽陰風說武志強什麼什麼的?有些事情可做不可說,覃雲國心一急,便口無遮攔,也難怪武德之要飆了。

「青雲同志出任月全鎮黨委書記是組織上慎重考慮后做出的決定,他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態度都是得到組織認同的,你們要團結在他周圍把工作做好。大家共同來應對目前的危局。我相信月全的領導班子和月全人民是有能力的……」武德之緩了一口氣,沒理覃雲國,而是徑自洋洋洒洒的說了一大段標榜張青雲的話。。

張青雲臉色漸漸平和,他看出來了,武德之現在壓力也很大,他也不太願意月全班子斗得太厲害。小刀子、陰刀子可以下,但是像覃雲國這般在大會上說這種不利於團結的話,他絕對是不允許的。

會議結束,武德之要去卞輝煌那邊剪綵,張青雲則推說自己現在要著手熟悉工作,便要覃雲國陪他去,他自己則帶著朱婉容兩人駕車去桔子園。 但東!注意,坦京!,袁偉大喊到道,此時近,方排成一列向正面開來,這次日軍的兵力有上千人,估計有一個整編團。

「所有人全部就位,步兵準備待命,炮兵開火。裝甲部隊開足馬力引開正面進攻的日軍!」指揮車上傳出了這樣的命令。

「發射!」3門88毫米炮同時開火,遠在2。米外的3輛口7式當場被擊毀,遠處的火光引來了中**隊陣地上的一片歡呼。

其餘的口7式見到如此情況。立刻開足馬力,不管步兵自己先沖了過來。

「發射」。又是一陣沉悶的響聲,又有一輛7式被擊毀了。

而此時,日軍的7式坦克也開火了。76毫米炮彈飛向了8。多米外的中**隊陣地。幾個機槍點被打啞了。而與此同時,裝甲部隊從東面和北面呈發動鉗形攻勢,反坦克炮將口7式一個一個點名,而獵豹裝甲戰車連則與日軍的口7式玩起了遊戲,日軍的76毫米炮在0。米外根本無法穿透獵豹裝甲戰車厚重的裝甲。

而獵豹裝甲戰車的88毫米炮的駭人威力讓口7式毫無還手之力,

此後7式又試圖在近距離發動進攻,但是為此付出了4輛被擊毀的代價。這場遭遇戰。中**隊大獲全勝,只有輛獵豹裝甲戰車的履帶被打斷,無法動彈最後放棄以外,其餘裝甲部隊毫髮無傷。

日軍的步兵都逃回了後方。幾架剛好路過的「雨鷹。式戰機,看潰逃的日軍步兵隊,用2。毫米炮和機槍予以掃射。

日軍步坦協同的作戰也告失敗。這一天日軍白天的進攻慘遭失利,

當日晚上。點,袁偉在城鎮的鐘樓上潛伏,這是全城的制高點,擁有360度的視角,袁偉看著黯淡的星光,想到了遠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姐姐可好。家裡人可好。

那天夜裡那是那麼的暗,暗到無法看見自己的手。一個年輕的中國哨兵在鎮的南側放哨。

「什麼人!站住!」士兵看見一個黑影從一間民房中跑了出來,

小抨」。哨兵舉槍就打,

那個黑影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地平線上,他衝出了小城。

而袁偉在高塔之上,從哨兵喊完的那一聲起,袁偉就一直用望遠鏡注視著那個黑影。顯然他是敵人,顯然是姦細或者是內奸。

「報告!」袁偉敲開了營長營房的大門,嚴超已經悍然入睡。已經晚上2點多了。

「營長,有情況袁偉大聲喊咒小

這下可把嚴超給弄醒了,他立馬柔柔眼睛,迷迷糊糊的問袁偉什麼事情。

「剛才城裡有個人,違反宵禁衝出城了!」袁偉嚴肅的說道。

「啊呀,你小子真是小題大做。也許那傢伙是去找地方拉屎而已

「小但是為什麼他沒有回來而且往日軍的方向走了呢?」袁偉此時盯著他說道。

這時,嚴超終於有了點想法。

「你的意思是?」嚴超皺了一下眉頭。

「對!」袁偉知道,營長已經猜到。

「馬上下令集合,然後按照2號計劃行事!」嚴超再也沒有任何遲疑

「是!」袁偉大聲回答道。

隨後嚴超通知了團長,團長隨後下令全團進入戒備,作好戰鬥准航,

3個小時后,城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日軍的個突擊團到達了城外800米的地方,領頭的軍官拿著望遠鏡看著城內沒有任何的戒備。於是手一揮,上千名突擊隊員衝進了城裡。可是此時依然是那麼安靜。

袁偉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後舉起了手中的槍,十字線對準了剛剛沖

「抨!」軍官的腦袋被袁偉的子彈一槍打爆,腦漿飛濺。於此同時,幾十挺中華式從四面八方向這支日軍掃來,上百顆手榴彈從天而降,而他們周圍的上百公斤炸藥也一起拉響了。

日軍的夜襲被袁偉們識破,反而將計就計,引他們進來,關門打狗」營的其餘部隊從四面八方沖了出來,衝鋒槍和步槍一起響了起來,口2毫米子彈和口毫米彈將日軍掃的如同在狂風中跳舞的舞者一樣,這個團被袁偉們全比殲滅。整個過程持續了口。分鐘。地上躺滿了日軍的屍體。

但是現在最要緊的是如何抓住那個姦細,這個姦細毫無疑問是鎮上的居民。但是究竟是誰袁偉們一直想不到。第二天,團長將姦細的事情發報給了最高統帥部,隨後幾天調查局的的部隊來到了松島鎮。調查局的抓姦細的方法很簡單。寧可錯殺。0,絕不放過一個,這些調查局來的人將全鎮的居民全部帶走。袁偉和他的兄弟們本以為最壞的結果是被弓二品擊隊的講集中營,但是幾天後團長告訴袁偉!全部槍,糾

8月6日,日軍終於忍無可忍,發動了集團進攻,在上千門火炮的掩護下日軍開始了最後一次進攻。

「所有人準備戰鬥」營負責東北,壓制敵人的坦克。2營負責正南面。炮兵全部分散到各個團的空隙,打光所有炮彈,第83偵查大隊負責把手城內所有的制高點,安排機槍和狙擊手,第3反坦克大隊分為2部分,一部協同營團把手正南面,其餘負責支援2營的南面,團準備直屬隊為預備是團長大聲下達了命令。

又是持續了小時的炮擊。此時這座小城已經經歷了,3次重大規模的炮擊,城內超高,0米的建築物幾乎沒有了。而袁偉所在的高塔也早已崩塌。

袁偉現在只是在一間2層樓的廢墟里等待敵人的進攻,面對3倍以上的敵軍,團長給袁偉的新命令已經不再是打擊敵人軍官了,現在就是舊能的射殺敵人。軍官也好,將軍最好。袁偉手裡只有0發子彈,外帶一隻衝鋒槍,顆手榴彈,還有一隻左輪,一把工兵鍬。

「死給給!!!」敵軍發起了團級規模的衝鋒,很快在7式坦克的掩護下向這座城市奔來!

「發射!」 霸愛 88毫米炮噴射著憤怒的炮彈。3輛口7式在一開懲被在2。米外擊毀,然而事實是88毫米炮的炮彈已經剩下不到2。發,而口7式正在高速前進。師長向空軍請求支援」2加「雨鷹。式低空向口7式集群投彈,炸毀7輛的同時,也讓日軍感受到了恐微」

但此時已經陷入瘋狂之中的日軍放棄了以往重點突破的戰術,改為全面進攻。四面八方的衝來,227團利用制高點用中華口式壓制敵人步兵的同時。從樓上扔下燃燒瓶,就這樣摧毀了近2輛坦克,

袁偉此時已經忘記了所有的狙擊要領,袁偉只是瞄準,十字線。扣扳機,一個步兵被擊斃了。瞄準,十字線,扣扳機,又一個十字線,瞄,扣扳機准」3。發步槍彈在2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全部打光。

袁偉氣喘吁吁的向戰友討要彈藥,結果被得知:「從死的身上撿吧!」

袁偉的彈藥被補充完以後」營,3營,炮兵全部都混雜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在死命的抵抗,日軍步兵一波接著一波的衝上來,然後被幾十隻衝鋒槍、突擊步槍組成的火力網擋在門口,日軍又是第二波衝鋒,被顆手雷炸的肢體橫飛,袁偉甚至在袁偉腳邊發現了一隻敵軍帶著戒指的手。

終於,日本人山呼海嘯一般的沖了上來,又山呼海嘯一般的敗退了

次后,袁偉被正式哉進了第83偵查大隊,也就是狙擊手隊。

在那裡袁偉見到了自己連長小傳說中的中**隊第一狙擊手:林雲!

這個在中**隊中神一般的狙擊手,截止到現在,他的戰績為273人。差不多是敵軍2個連的兵力。

作為狙擊隊,袁偉所在的連隊並沒有什麼防禦性的任務,袁偉和他的兄弟們被分散在各個隱蔽處和各個連排的隊伍內,袁偉們作為狙擊手,目標是敵人的軍官,士官,炮兵觀察員。騎兵,機槍手,迫擊炮

許多人覺得狙擊手很好做,但是進了狙擊隊袁偉才發現,狙擊手的傷亡率非常高。因為日軍發現中**隊狙擊手后。往往用重型火炮將這個地區夷為平地。

天清晨,部隊得到線報,日軍有2個營將要展開進攻。袁偉和他的兄弟們要求全部守候在戰線上,機槍手焦急的用校具瞄準著前方。

這一群日軍不再是之前那些毫無理性衝鋒的傢伙了。顯然他們崔練有素,裝備精良。

袁偉的槍口指著前安的河灘,6倍的瞄準鏡清楚的看見。只運兵車緩緩的向這邊開來。此時陣地上沒有人開槍,這就是中**隊七練有素的結果,絕對沒有延誤戰機。袁偉和他的弟兄們只是等著他們下車。

袁偉作為狙擊手現在開始,還配備了一個觀察員,也就是副狙擊手,他提供目標的距離,還有風速,是不適合狙擊等等一系列的參考。袁偉已經不再是一個人在戰鬥了小觀察員的好壞甚至能影響狙擊行動是否成功,袁偉的觀察員叫做安正。他來自南京狙擊兵學校,是那邊的優秀畢業生,而袁偉則是一個來自中國南部的步兵,因為一次陰差陽

很快這群日軍下車,他們全匍匐在地這讓原本已經上膛的中**隊機槍手大為失望。「袁偉,我看見口點鐘方向有個日軍手上的戒指挺好看的」。

袁偉屏住了一會呼吸,然後手指輕輕扣動了扳加,發滾燙的午彈穿講,他的瞄準個「戒指」不什沁

「突突突」中華口式密集的壓制著衝上來的日軍。蔡而這群日軍全部卧倒在地,然後用手上的步槍一邊匍匐前進,一邊還擊。幾挺機槍不斷的向中華口式陣地密集點射。當中華口式快速更換彈匣時。敵人機槍的子彈飛來了。

個中華口式陣地頓時啞了。這次日軍這支部隊看來是精銳的突擊

「2點方向。距離。」射擊!」。砰」。槍口發出了輕微的跳躍。

「2點方向,距離42」左移半格」。

「嘩!」袁偉再度扣動了扳機。

這一槍,直接命中機槍手」

「點方向,發現敵軍通訊員,標誌物一一天線。距離8。0,風速米,很困難啊」。

很明顯這是日軍正在呼喚火炮的攻擊。為此中國的狙擊手必須解決他。

周邊的中**隊,已經緩緩的向日軍靠近,幾個新兵試著跳出戰壕,拿著衝鋒槍直著身子向日軍機槍手扔了幾枚手榴彈,結果是。手榴彈扔中了,自己去付出了生命。

袁偉死死的盯著8。0米外那個小點,他隱蔽在一個廢棄的油桶后,只有半個頭露出來,他這是在觀察袁偉軍的火力點。

「死給給!」 蜜愛上癮 日軍發動了衝鋒,日軍突擊隊拿著槍,後方的步槍一槍換一個地方。

「小轟」。

2。毫米迫擊炮的沉悶的射擊聲,高爆榴彈將日軍的衝鋒立刻瓦解,面對火力的優勢。日軍最終撤退」

「抨」。槍聲在後面響了起來。

袁偉往後一看,開槍的人是自己的連長林雲。

「好!好!好!」陣地上所有人都鼓起了掌,還有人在那邊鬼叫,對日軍罵著難聽的話。袁偉也鼓起了掌,但是連長依然是乖么的傲慢,他沒把袁偉放在眼裡。

很快日軍的突擊隊重新登上了車,後方的88毫米炮向正在回撤的日軍汽車進行了轟擊,打得周邊塵土飛揚,但是精度欠佳。只有一輛卡車被直接命中,被88毫米炮命中的結果是,車上的日軍士兵都變成了破碎的肢體。散落一地,形成了如此恐怖的畫面。這足以震撼人的心燦,

「狙擊手!日軍狙擊手」。

這個聲音才一響起,袁偉二話不說,拉起他的衣服,拽起槍就跑

「只拿槍和觀測設備,其餘東西別拿了。

袁偉立刻前往出事地點,之間一個炮兵觀察員倒在地上,一發子彈打中了他的頸部,血如涌柱。雖然救護兵已經趕到,但是已經無能為力,該死的!他的動脈被打斷了幾周后,他的在江蘇南京的家裡收到了這樣一份陣亡通知單,說您的兒子是在一場進攻戰中,因為寡不敵眾而犧牲了,實際上他是被敵軍狙擊斷動脈。在。幾個戰友的呼喚下,無助的死了。對於他的死。最好的回擊,就是中國狙擊手們手

「準備鋼盔」。安正拿下自己的鋼盔,然後十分懂行的,將自己的步槍支著鋼盔,而袁偉拿著一個小型的戰壕觀測鏡看著遠處。不到0秒鐘,鋼盔就被打出了一個洞,而對面的狙擊手的位置因此而暴露。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自己上當了,所以他立刻轉移了陣地。

「安正,換成軍帽!」

安正再次支起了軍帽,但是這一次,日軍狙擊手沒有上當,袁偉無法得知他的位置……需要幫忙嗎?」一名中尉迫擊炮連連長問道。況。

「那我來吧!」中尉套上了耳機和收話機:

「2號,我是號,全營射擊日軍陣地。標尺47,連4炮」發!放」。

空中傳來一聲尖嘯」發炮彈飛向了前沿陣地,可惜太靠前了

「標尺減,向左07,全營2發齊射,放!」

天空中哉來。幾道尖嘯聲,之間前方那片區域被炸得面目全非,直徑半米粗的樹被直接劈到,地上更是一片狼藉。這時,陣地上傳來的一片叫好聲。膀,」

袁偉和安正卻有了一股莫名的寒意,也許很快自己的下懲是這樣! 」張書記,我們的目的地在哪兒」車卜。朱婉容輕聲以一,估計她也聽到了什麼風聲,知道張青雲網來,別人對他的排擠很厲魯,作為同是外來戶,他也是蠻同情的。

所以一路上她都是小心翼翼,不敢輕易找張青雲說話,怕打擾他思考。可是現在她忍不住了,這車開了半天,全在枯園裡轉,好似漫無目的一樣,她有些擔心。

張青雲一笑,朱婉容的心思他豈能不明白,看到小姑娘一臉擔憂的樣子,他玩心頓起,道:「就從南開到北,然後從東開到西,我們把整個月全鎮轉一下,看有多少掛子樹。」

朱婉容愕然,前面的司機小馬也忍不住回頭看了他一眼。他在月全鎮鎮政府也算是老司機了,陪領導下鄉那是經常的事,但是這樣奇怪的領導他還是第一次見,這哪是考察,簡直就是兜風嘛!

「怎麼了?小馬,有什麼疑問嗎?」張青雲眉頭一皺道。

「沒,沒有」小馬連忙回頭過去道。

「沒有就按我說的辦。現在是下午一點半,四個小時把這個任務完成!小。張青雲道,說完眼睛就望向了床外的插子園,再也不理二人。

朱婉容和小馬兩人對望一眼,均覺得不可思議,朱婉容回頭看看後座的張青雲,連忙超前努努嘴小馬腳下一動,車子馬上加速。

「小馬,沒經過一個新村莊都給我報一下村子的名稱。」張青雲突然開口說道。

小馬說了一聲是,然後徹底無語。

月全鎮的祜園成片成塊,掛子叢中到處都有人家,路也四通八達,小馬駕駛著車靈活的在枯子隴中穿梭,一路儘是美不勝收的美景。

朱婉容不時幕後望。可是每次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張青雲一臉平靜的趟在後座上,眼睛往向窗外。到了後來。她乾脆放棄了,也有樣學樣,眼睛往向窗外,漸漸的被眼前的美景吸引,沉醉其中。

「張書記!我們已經跑玩了。」四個小時后小馬將車停住后,恭聲說道。

「哦,就到了?好我們下車走走。小朱小朱,下車了張青雲坐直身子道,朱婉容早就在前面的位子上睡著了。

「張書記,這個村子叫朱家峪,和鄰縣桃花縣車公廟鄉鄰,前面就是朱家峪水庫!這個水庫是我們雍平最大水庫,內面有貨船,白天的時候來來往往很是熱鬧。」下車后小馬小意的介紹道。

張青雲點點頭,心裡也很好奇,這時朱婉容才睡眼惺忸的走過來。張青雲一笑:小朱。你的家鄉到了,你還睡覺?我們去前面大堤上看看水庫,一起見識一下雍平第一水庫的風采。」

朱婉容一眼茫然小馬提醒他這個村子的名字,他才恍然,朱家峪。不就是他家的一個彎嗎?一想明白,她不禁莞爾。

小馬果然沒有誇張,站在朱家峪水庫大堤上,前面湖水茫茫一片,望不到盡頭,此時晚霞初上。遠處只看到粼粼的波光,直至天際,這真是共長天一色的美景。

水庫中船很多,魚船、客船、貨船,雖然不大,但也有了幾分水鄉的味道。水庫那一頭朱家峪還有幾個組,他們和外面的英通全都要靠水路,否則沿岸走要站、6倍路程。

轉身過來,則可以看到無數的渠道,白色的水泥渠道像一張網覆蓋在整個月全的祜子隴中,整個月全的所有掛園都要靠這裡的水來實施灌溉,這枯水工程耗資上千萬。

「真美啊!」朱婉容情不自禁的感嘆道,她此時頭腦全完清醒,面對這樣的美景她再也抑制不住心裡的躁動,開始在大堤上又蹦又跳,頑皮得像鄰家的小女孩。

張青雲也很受觸動。站在大堤上背對著水庫望著下面一望無際的插子園。按照風水說這種地形當是聚財之地。可是現實很殘酷,自己面前這一望無際的桔子樹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才才一路行來,張青雲注意到很多地方都零零星星的有人砍樹,看來老百姓的耐心已經漸漸耗光了,他們要含著淚把這塊他們親手栽的樹毀掉。

「好了小朱,不好猴跳鬼跳了,我考你一個問題」先說簡單一點的吧!我們月全鎮一共有多少畝祜子樹。小。張青雲突然說道。

朱婉容臉色一滯,暗暗嘀咕張青雲不懂欣賞,面對如此美景還要自己算數

「3萬畝!」朱婉容輕聲道,她這兩天一直在熟悉情況,這個數字他清楚。

張青雲搖了搖頭:「現在我們最多有兩萬畝插子園,其中無子柑插大約有12萬畝,臍橙約化四畝,其他的品種約

朱婉容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網想開口問,張青雲又道:「我們月全鎮一共十七個小村,最富有的是哪幾個村,最貧窮的是哪幾個村?」

朱婉容搖搖頭。這個他確實不知道,張青雲一笑。馬上自己做了回答,而後道:「你仔細觀察過沒有,最富的村子分兩種。一種是有罐頭廠的,另一種就是他們的楠子園裡有很大一批不是無籽柑楠,而是碰相和沙田柚等等其他品種

「那我再問你。在這整片掛園中,有多少掛園冬季配管過,施過肥?又有多少掛園是荒蕪著的?。

Prev Post
“嗯,不愧爲楊大仙的弟子。”孫大人是點點頭,暗暗叫好。
Next Post
臉上的溼潤讓男人伸手一抹,那鮮紅的顏色,就像是血一樣,看得是那樣的慎人。是有多久沒有看到血了,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