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的溼潤讓男人伸手一抹,那鮮紅的顏色,就像是血一樣,看得是那樣的慎人。是有多久沒有看到血了,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時間,電梯壁面開始滲起了血來,刷刷的流下來,沒有任何的預兆。這一幕,似曾相識,但他還是不肯相信。這麼久了,不可能再有個什麼。可是這血,就這麼一直流着。他以爲是自己看花了眼,可不管他怎麼揉眼睛,看到的都是一樣。

按電梯,使勁的按,可結果都一樣,沒有任何的作用,就像是壞了一樣。

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快。眼看着將腳踝都給淹沒了,男人徹底的着急了。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符不見了。不管是什麼地方,他都沒有看到符的蹤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突然之間符不見了?該死的,到底是誰,到底是誰這樣做的?其實他想不出,在這個醫院裏,還有誰會做這樣的事情。

“怎麼?你現在害怕了嗎?我告訴你,就算是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女人突然的出現,讓男人屏住了呼吸。尤其是她說的話,更是讓男人驚恐。他怎麼也不敢相信,她竟然還能出現在他的面前。都這麼久了,她竟然還在這裏。這怎麼可能,打死他他都不願意相信。還有她身上穿的那是什麼,戲服嗎?

“這可是你最愛看我穿的呢,怎麼了?現在不敢看了嗎?在你給我換上這身衣服,在你親手將我掩埋了之後,你以爲這院長位置你就可以安安穩穩的坐着了嗎?我告訴你,想都別想。我會讓你品嚐一下,死亡的滋味。”說着,女鬼的利爪直接伸向了男人的脖子。

“救,救命啊……”閉着眼,殺豬般的嚎叫聲從電梯裏傳來出來。

這聲音,大的連護士站的人都聽到了。

“誒,你們有沒有聽到豬叫啊?”護士a說道。

“豬叫?你幻聽了吧,這裏可是醫院,不是養豬場,還豬叫,我看,你是想吃豬肉了吧。”護士b接着說道。

“什麼啊,我是說真的,那慘叫聲,真的很像是豬叫,不信你們仔細聽。”護士c抱怨的說道。但是她真的聽到了,那慘叫聲,是真的。就連現在。她都還能聽到那個聲音。

看着這屋裏的符,我頓時傻住了。這男人是有多怕死啊,竟然把屋子裏全都貼滿了符。難怪那女鬼說不能來呢,恐怕就是因爲這了吧,不然怎麼進不來。這一刻,我在心裏深深的鄙視這個男人。做人做到這份上,不死還真對不起社會。 沒事,既然現在遇到我了,那就不要怪我了。殺了人還想在這裏逍遙法外,沒門。遇到我夏天,那就只能說你倒黴了。這一刻,我多希望自己能早點來醫院,要是以前就認識這個女鬼的話,她就不至於等這麼久了。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一定會幫她的。

男人不敢動,更不敢睜開眼睛。他害怕看見那些東西,更害怕看到那個女人的那張臉。真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會在現在這個時候出現。看來,這消失的黃符,一定和她有關係了。只是這麼幾年了,一直都沒有事,爲什麼偏偏在現在這個時候。要說是這個女人,他不相信。要說的話,肯定是有人這麼做的。該死的,到底是誰?別讓他抓住,否則他一定讓那個人好看。

他能感覺到,那流水一般的血液在快速的將他包圍,就連臉上,都有了。那種感覺,讓他連呼吸都不敢了。這一刻,他甚至能感覺到死亡在他的身上蔓延着。

“害怕嗎?在你害死我的時候,你怎麼沒有覺得害怕?現在害怕,你是不是覺得太晚了呢?”女鬼湊近,在男人的耳邊輕聲說道。那語氣,聽不出來是高興還是憤怒,總之就是很嚇人就是了。聽着這聲音,男人的身子在不自覺的顫抖着。害怕,打從心裏的害怕。可是他自己很清楚,就算是害怕,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用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只希望這個女人能趕緊的離開,這樣他才能回辦公室。只有那裏,纔是最安全的。只是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看着這害怕卻不睜開眼的男人,女鬼無力了。本想着嚇唬嚇唬一下這個男人,然後再好好的折磨一下他的。可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不睜開眼睛。看不見,那還有什麼意思。看不見,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一切都是個屁。

“救命啊,外面有沒有人,救命啊……”當所有感覺消失的時候,男人這才睜開了眼睛來,偷偷的瞄了一下,電梯似乎已經恢復了正常。只是在他按的時候,電梯好像還是失靈了一般。沒辦法,他只能拍着電梯門叫救命了,希望有人能聽見,不然就只能待在這裏,一直到有人來救他。但他怎麼可能再繼續待在這裏,萬一她到時候又出現了怎麼辦?那他豈不是隻有死路一條了。

“哎呀,你們聽,真的有人在叫誒,不信你們仔細聽,真的有人在叫啦。”護士c繼續說道。她發誓,這絕對不是幻聽,而且那聲音貌似還很熟悉。

“好像是誒,真的有人在叫誒。不過,好像是在叫救命吧。”聽了聽,護士a開口說道。要不要這樣啊,現在這個時候叫救命,而且還是在醫院,要不要這麼奇怪啊。而且那聲音,好像是在一個密封的小空間裏一樣。

出於好奇,三個人朝着走廊的另一端走了過去。越是靠近電梯的位置,那聲音就越大。

“看吧看吧,我就說嘛,有人在叫嘛,你們還不相信我,真是的。”護士c很是不滿的說道。真是的,事實擺在眼前,看她們還相信不相信,真是的,剛纔還不相信她,太傷心了。

“嘿,有人在裏面嗎?”爲了確定,三個女人很是白癡的敲了敲電梯門。當然了,主要是確定這裏面有沒有人,然後再找人來幫忙。

聽着外面的聲音,男人瞬間激動了起來。看來現在是有希望了,太好了,終於有人了。“喂,你們現在趕緊去找人來把電梯門給我弄開,我是院長,快點。”希望來了,男人在瞬間開始激動了起來。這是當然的了,本以爲要等很久呢,現在好了,有人了就好了。

院長?三個女人愣住了。不是吧,院長竟然在電梯裏。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這這這,雖然不怎麼相信,但是那熟悉的聲音,應該是院長的纔是。還有之前那殺豬般的嚎叫,也是院長的咯。這麼一想,三個女人霎時六目相對,想笑卻不敢笑的樣子。媽呀,院長,豬叫,真是太奇葩了。“好,院長,你等等,我們這就去叫人。”說完,三個女人便跑開了。只是在拐角地方,她們再也忍不住的爆笑了起來。沒辦法,真的是太搞笑了。

終於出來了,男人啥也沒說,直接朝着樓梯口衝去。坐電梯,他是不敢了。

萬一這要是再出現一次的話,他想他也不要活了,估計直接被嚇死。

現在的他哪裏還管的了那麼多,還是回辦公室要緊。買東西,哪裏有命重要啊。東西可以再買,可這命要是沒有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即便是白天,但樓道里依舊顯得很黑。可男人管不了那麼多,就這麼拼命的向上衝着,一連摔了好幾次,他都沒有放慢速度。

看着手裏那一大把符,我鬆了口氣。都這麼多了,恐怕也該弄完了吧。那麼這樣,我是不是可以功臣身退了呢?一邊想着,我一邊朝着門邊走去。

只是我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回來的這麼快。看着他快速的朝着這邊跑來,我想我是沒有機會出去了,不然肯定被發現。算了,這還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吧。不過好在這辦公室藏身之處較多,我也就隨便找了個地方。

男人一回辦公室,便仰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那張變色的臉,顯然是驚嚇過度。

這個我當然知道了,畢竟我也是過來人,感同身受啊。

在他以爲自己安全的時候,在他以爲那個女人不會再找來的時候,門,應聲而開。看過去,卻是什麼都沒有。可門,就這麼“砰”的一聲開了,讓原本坐在那裏的他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但似乎又覺得哪裏不對一樣,男人的眼睛開始巡視了起來。他驚奇的發現,辦公室裏的符都不見了。一時間,他開始慌張了起來,直接跑到牆邊去摸索了起來。那是他的命啊,比錢和位置都還要重要的東西啊。要是那東西沒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沒有了。說白了,那些符,就是他的命,可是現在,竟然沒了。想想這要是沒了的話,那個女人豈不是能進來了。

慌亂的跑回來,快速的將抽屜打開一看,還好,還好這張還在。不然,就真的完蛋了。

看着裏面的男人,女鬼笑了。這個男人還真以爲就這麼一張符能怎麼樣嗎?以前,或許她還會怕一些。但是現在,她不會害怕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女鬼看向了我這邊,更是用眼神示意着我。我想,我是懂她的意思的。無非就是在說,讓我幫忙將那東西給解決掉。這個,應該好說吧。

只是看着手裏的這一大堆,我想,還是先將這些給解決掉了再說吧。不然,都是個麻煩。怎麼說呢,要是讓那個男人發現了的話,指不定要拿這些來對付人家呢。不管了,還是先將這些東西解決掉了再說吧。摸兜,掏出打火機來直接將這些東西點燃。只要燒燬了,就什麼都搞定了。到時候,看這個男人還能怎麼辦。至於他手裏的那張,只要一會兒搶過來就可以了。

我當然知道在這裏燒紙是肯定會被發現的,但是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我能爲她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但顯然和我想的一樣,在黃符燒着的時候,男人注意到了這裏。這是肯定的,在他的房間裏有火燒的味道,他肯定會注意。而且這味道那麼大,更容易了。

“你在幹什麼?”當看到那些黃符快被燒成灰燼的時候,男人咆哮了起來。難怪這些東西都不見了,原來是這個女人乾的。“你是誰?爲什麼要把我的東西都燒了?說,誰讓你這麼幹的?”男人一把將我揪起來,面目兇狠的說道。我想說,這個男人還真不是個東西。因爲這樣看去,這個男人的腦袋上有着一團黑氣,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感覺上來說,那不是什麼好東西。照理來說,我還真沒有在別人身上看到這玩意,這還是第一次。

“我不幹什麼,我只是幫忙而已。你幹了傷天害理之事,難道你就不該去死嗎?害人嫁禍再害人,你以爲人命是什麼?現在,就是你償命的時候了。”壯着膽子,我朝着這男人惡狠狠的說道。想想就氣憤,這樣壞事做盡的男人,那根本就是死不足惜,他應該死上千遍萬遍。

我本來是害怕的,可在看到男人身後的身影時,我的害怕消失了。我想,在這個男人還沒有行動的時候,他就完蛋了。

然而當女鬼就要靠近的時候,黃瓜的閃現,讓她直接砸向了牆壁。

一時間,我才恍然大悟,這個男人的手裏還捏着一張符。看來有這個東西的存在,女鬼還真的不能靠近他分毫。這樣一來,那就沒有絲毫的機會了。說好了幫忙的,我想,不管是用什麼方法,我都要幫她纔是。雖然婆婆的死也很無辜,但說好了幫忙,就一定要做到。

“你以爲你還有最後的籌碼嗎?放心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她會找你報仇的,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知道嗎?”說這些話,無非就是想刺激一下這個男人,只希望有效果。順便,擠一點兒時間出來。“有本事你現在看看你的身後,看看她的臉,看看你現在是不是依舊心虛?”

本來是不想當真的,可是在聽到那張臉的時候,男人還是不受控制的扭頭看了過去。

也正是這個時候,我纔有了機會。腳上用力,直接狠狠的踩在了男人的腳背上,然後直接伸手,將他手裏的符搶了過來。想要銷燬,顯然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我現在將打火機給打燃,那也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將這符給燒盡。不管了,在這個男人轉過來之際,我直接將黃符塞進了嘴裏,強行的嚥了下去。

媽蛋,我真想說,這玩意還真不是人吃的。 極品奇葩遇總裁 要是以後還有這樣的事情,我打死也不會這麼做了。不過有些事情,只是一次就夠了。我想,應該是這樣的。

“好了,接下來的時間,就交給你了。這裏沒我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對着男人的身後,我淡淡的說道。

估計接下來的畫面太美,我想我肯定不敢看。所以,我這還是直接閃人的比較好。

看着這人出去,男人開始着急了起來。怎麼辦,現在連這唯一的人都走了,那這裏豈不是就只剩下了他和那個女人了。完了,這下完蛋了。看着那即將關上的門,男人直接衝了過去,希望能將門給打開,然後自己跑出去。

但顯然他想多了,因爲某人根本就不可能讓他離開,他完全沒有那個機會。

看着這害怕的樣子,女鬼笑了。只是那笑,是那樣的悽美。不過這一切,沒有人能看見,包括這個男人。即便現在她那心碎的表情,這男人也不會知道。畢竟,這個男人早已將她給遺忘了。

不過現在,似乎都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現在,是她報仇的時候了。

原本亮堂的房間,在瞬間被紅色籠罩。不是血紅,而是那種像霧霾那種,淡淡的紅,卻一樣是血的顏色。就像他們平時將血稀釋了一樣,很淡很淡的顏色。然而,就是這樣的顏色,纔是最嚇人的。

“救命啊,救命啊,外面有沒有人,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一邊看着身後的空氣,男人一邊拍着門大喊道。只是很可惜的是,就算他叫的再大聲,外面也一樣的聽不到。

“今天,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等了這麼多年,現在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了。若是今天不將你解決掉,我就太對不起自己苦苦等待的這幾年了。”女鬼的現身,讓男人驚慌的。然而現在的他,卻只能緊緊的貼着門板。

“受死吧。”最後那一秒種,女鬼的手直接轉換爲了利爪,就這麼朝着男人的脖子上次了上去。 當事情解決的時候,女鬼這纔出現在了我的面前。而我,就一直站在門外沒有離開過。其實之前裏面的聲音,我都有聽到,只是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而已。想想,裏面的男人,肯定死的很慘吧。

想是這樣想,但當我進去看的時候,裏面卻是空空如也,什麼也看不到。人呢?就算是死,那也要有個屍體吧,不會是死無全屍吧。只是當我聽到女鬼說出來的話時,我是徹底的傻眼了。“別找了,他已經不見了。放心,我不會讓他好好的在這個世上的,即便是死。”這,就是女鬼給我說的。

不會嗎?難道真的就像我想的那樣,死無全屍?不是吧,要不要這麼狠啊?

“就像你想的那樣,他,已經化成灰了。”對於這,女鬼看着我淡淡的說道。那樣子,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說了。

化成灰了,恐怕也就只有這個女人能做到這一步了吧。哎,真的是太恐怖了。看來,這以後還是不要輕易的惹怒一個鬼,不然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現在想想,還好宮宇不是這樣的很角色,不然我恐怕也死無全屍了吧。想想,我還真是有夠幸運的。

看着這突然沒有人的辦公室,我也不知道自己說什麼好了。事情辦完了,女鬼也要走了。她當然要遵守承諾了,這是打從她死的時候就說好了的,自己亞鬆事情解決了,她就乖乖的離開,任憑處置。而現在,就是她兌現承諾的時候。其實我沒有弄懂的是,我們爲什麼要在這個辦公室裏,在這裏坐着又是爲什麼。卻沒想,我們坐在這裏,是在等人,等那一黑一白的出現。

“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我不知道自己還在再這裏逗留多久。我也想離開,可我不想帶着恨離開。”仰着頭,女鬼淡淡的說道。這一刻的她,看上去是那麼美,就像是從畫裏走出來的一樣。我想,這樣的女人,活着的時候一定很優秀。只是這人一死,就算是再優秀,也是白搭了。想想,這人啊,還是活着的好。不然,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也不知道我們在這裏坐了多久,又聊了多久,反正最後當黑白無常出現的時候,窗外的天色已經不那麼早了。

他們並沒有多做停留,對我也沒有多大的表情。或許,他們天生就是面癱吧,這個也說不準嘛。反正這是第二次見了,就像第一次那樣,他們根本就沒有什麼表情,面目僵硬,和小時候看的《白蛇傳》裏面的黑白無常一樣一樣的,就是稍微帥了那麼一點點而已,其他的倒是沒有什麼。

這女鬼走了,我心裏的疙瘩也算是放下一點兒了。不過,接下來似乎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婆婆了,我不可能讓她就這麼白白死去的。

回到病房,就見李泰在那兒來回走着,表情很是凝重,也不知道他是在想什麼。這個傢伙,難道就不知道稍稍的坐一下嗎?真是的。他就這麼走着,病房裏的老人們都在看着他。

“李泰,你就不能稍稍的停一下嗎?這樣一直走來走去的,你不累嗎?”本來我是想看看這個男人要什麼時候才發現我的,可沒想到他一直都沒有注意到我。沒辦法,我只能開口了。不然就要一直站在這裏看着這個男人走來走去的了。他不累,我這看着都覺得累了。

在聽到那聲音的時候,李泰顯然愣了一下。這都等了差不多大半天的時間了,可某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完全找不到人。手機在病房,他臉唯一的希望都沒有了。在這裏,他只能等,就算他把大半個醫院都給跑完了,還是一樣沒有找到人。

等,除了等還是等,可他等不住啊。這找不到人,也不見人回來,能不着急嘛他。可結果,這左等右等的,人還是沒有回來。

而現在,在聽到這聲音,他有些晃神了。他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產生的幻覺,反正有那麼點不相信就是了。可是這麼看,人,是那麼的真實。要是這樣的話,這應該是她纔對。

沒有再懷疑,李泰走了過去,拉着人便往外走。他當然是想問問她跑到哪裏去了,爲什麼一直找不到的人。但是在這病房裏,有些話還真不好說。

“你這是怎麼了?”當腳步終於停下的時候,我纔好奇的問了起來。這個男人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突然之間覺得怪怪的。但是看他這樣子,我知道,他一定是有話要說。“好了,有什麼你就快說吧,看你這樣子。”算了算了,這還是給這個男人找個臺階下吧。

“你說,你這都幹什麼去了?爲什麼不給我說一聲就離開?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要是你發生了什麼,你讓我上哪兒去找人去啊?好好的就消失掉,你知不知道我以爲你不見了?”有些不科學的事情,他李泰現在也只能認了,誰讓他愛上了這樣一個女人呢。只是這擔心,那是肯定的。

其實對於我的事,他李泰還是知道的,因爲我都有說給他聽。我想,既然他願意接受我,那麼久要接受我的過去,當然,也包括現在的一切。所以我才一五一十的將這些都說了出來,就是讓他知道。包括,宮宇。

會這樣咆哮,其實說白了,李泰就是害怕,怕眼前的這個女人會突然消失,就像上一次一樣,在他和藍楓的面前,消失不見。然後再找,卻是怎麼也找不到。

“夏天,我們結婚吧,我們現在就去結婚好不好?”突然之間,李泰冒出了這樣一句話,讓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我完全沒有想到這傢伙會在現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來,完全就是轉移了話題。現在說這個,根本就不是時候啊。畢竟,有些事情都還沒有解決,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在現在這個時候結婚的。至少,我想的是這樣的。

對於李泰的話,我並沒有給出答案,反倒是沉默了起來。我也想給他一個答案,一個肯定答案。我也想,想肯定,這樣我就不會再是自己一個人了。但是現在的我,真的給不起。答案,也只有等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才能確定了。誰知道現在還會發生什麼?醫院這麼多的鬼,誰知道他們誰又會找上我。最主要的是,我現在想做的事情都還沒有完成,我怎麼能結婚呢。

不說話嗎?李泰很想知道,這不說話是什麼意思?是默認還是否認?

“是不相信我嗎?還是說,你的心裏,還有着別人呢?就像你第一任,宮宇嗎?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在想什麼,難道我做了這麼多,你還是看不清楚我的心嗎?你到底在猶豫什麼?你還想我怎麼做?”這一刻,李泰開始咆哮了起來。我發誓,這還是他第一次這樣,是我從沒有見過的他。 一本神醫:腹黑冷妃鬥寒王 也還好這裏是樓道,沒人走動。不然的話,這麼大聲肯定引人注意。

我不知道這好端端的怎麼又提起宮宇來了?這個男人啊,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好端端的就生氣,這完全沒有必要啊。哎,真不知道這個傢伙是怎麼想的。

“李泰,我現在不給你答案不是因爲誰,你不要亂想好不好?若是不願意,那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就直接拒絕你了,又何必拖到現在這個時候呢。”看着李泰,我嚴肅的說道。就像我自己說的那樣,要是不願意的話,那麼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會將關係定位,也不至於給他,也給自己這個機會。現在倒好,不相信,我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能說的就這麼多,至於其他的,他自己去想吧,我也不說了。如果真的愛,那麼,就應該理解我不是嗎?結果,這個男人嗎,誒有半點的理解。一時間,他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讓我有些看不懂。

這一幕,讓站在拐角處的宮宇看了個正着。

他的任務已經結束,自然是跟着黑白無常一起來了。本來是想着等他們把人帶走之後,自己再去找那個女人的。可沒想到,她竟然也在這裏。看來,一切還真是有夠巧的啊。還有剛纔,那個男人說的是什麼話?結婚嗎?和他宮宇的女人結婚?那還真要看看自己是有幾斤幾兩重了。他宮宇的女人,是絕對不容許他人覬覦的。至於現在嘛,他就只是看一下戲好了。

這個男人,他絕對沒有機會的。想着,宮宇的嘴角開始上揚了起來。沒辦法,他想到了一個很好玩的東西,既能滿足自己,更能滿足這個女人的心願。

只是一個婚禮而已,只是一個名分而已,“夏天,我能給你的,遠遠的比他們多。我的老婆,你這輩子,都是我的女人。”站在那裏,宮宇直接來了個飛吻,然後消失在了原地。

親愛的夏天,我們,晚上見。

“對不起。”在我正走出幾步的時候,李泰拉住了我的手,很是抱歉的說出了這三個字。

說真的,我並沒有聲音。相反的,我能理解他。我知道他也是擔心而已,擔心我不會嫁給他。可這又怎麼會呢?機會就在身邊,我又怎麼可能讓它從我的身邊溜走呢。

“對不起,我只是害怕你會離開我而已,所以剛剛纔……”一時間,李泰竟然開始語無倫次了起來。反正他就是想解釋一下,他真的不是故意,他只是害怕而已。想想這好不容易認定了一個女人,要是就這麼放手的話,就很難再找到了。所以這一次,他說什麼都不會放手的。畢竟,心動不是每一次都有的。

“沒事,我理解的。”笑笑,我淡淡的說道。我當然理解,他的生氣,只因害怕失去。

不過,這若是宮宇的話,肯定不會這樣。

不對,我這是瘋了嗎?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想這個男人,我這是舒坦日子過的太久了嗎?我想應該是的,不然怎麼會突然之間想到那個傢伙呢。只是這段時間下來,他都沒有再出現了,還真有點兒不習慣呢。 出院,那是遲早的事情,但是現在即便是好了,我也一樣的在醫院裏面沒出院。不過李泰還算配合,讓我能繼續再醫院裏待着。不然的話,還真有可能被轟出去。想想這醫院,每天都是進進出出的病人,而像我這好了還賴在醫院不走的人,根本就是找抽型的。可是沒辦法啊,爲了婆婆,我必須要在這裏。但幸運的是,看守停屍房的老大爺人好,願意幫忙,這纔給了我機會。

“不能不去嗎?”李泰還是很擔心,心裏當然是不希望這個女人去的。

去下面,走陰嗎?這種事情,也只是聽說而已。雖然現在這個社會也還是有這樣的人,但想想,萬一這下去了上不來怎麼辦?

的確,這走陰的人,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都存在着,只是碰不碰的到罷了。當然,還有一種人,是專門走陰的,人稱走陰師。走陰,對於有的人來說,那不是他們想要的。有的人生下來八字就很弱,甚至是隨時都要面臨死亡。而老人們會用一些手段來讓其活下來,至於用什麼方法,那就很多了。

而當晚上,在所有人,包括他們自己都睡着的時候,他們的魂就會離開身體,然後去到陰間去。等天亮之際,他們才從那裏回來。

這段時間,李泰真的是在惡補這些完全讓人難以想象,完全不能接受的東西。沒辦法,誰讓自己現在接觸到了呢。

說真的,他真心不想這個女人去,就怕這有個什麼。但他也很清楚,他阻止不了,更改變不了,因爲他什麼都不能做。不然,他就去了。

這件事對於我來說,那就是個責任。婆婆的死,說到底是因我而起。就算不是我親手而爲,但我也是間接的害人者。而那個地方,我想,也只能我去了,希望能成功。

地府,閻王,和閻王搶人,除非是嫌命長了。

我不是孫悟空,更不可能大鬧地府。一切,只能去碰碰運氣了,希望能成功吧。

“你知道的,我必須要去。”雖然這說的含沙射影,但我想,李泰是懂我的。其實在一起這麼段時間,我們之間,還是有默契的。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維持到現在,甚至是說結婚。

“好吧,那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嗎?我在這裏等着你回來。”沒辦法,李泰也只能妥協了。事情到了現在這一步,也只能這樣了。他能做的,就是在這裏看着這個女人的身子,讓她不受到傷害。其他的,就只能到時候再說了。

沒有人知道這一去是要多久的時間,更不知道在這段時間裏會發生什麼事情。

的確,在這段時間裏,是真的發生了事情。

我也不知道怎麼去,反正就是碰碰運氣了。閉上眼,我進入了深度睡眠。但是心裏,卻在想着去下面。

周圍,開始起了白霧,我知道我成功了。只是這麼大的霧,我根本看不到路在那裏,就連眼前半米都沒有可見度。這要是走的話,根本就不知道往哪裏走。該死的,這不是在耽誤時間嘛。我也想早點兒弄完,早點兒回去。結果現在這看來,不可能了。不管了,就這樣吧,趕緊的走,管他走到哪裏去呢,反正現在這在下面,應該能走到纔是。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走就是了。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我這還沒走幾步,腳下便空了。而緊接着,是“噗通”的落水聲。也是一瞬間,我的鼻子,嘴巴,耳朵,開始瘋狂的進水。我不會游泳,卻只得在水裏撲騰。可是不管我怎麼撲騰,我的身子都在往下沉着。呵呵,真沒想到,我竟然在地府也會死掉。可憐的我,這都還沒有結婚呢,就這麼死了,好不甘心。

就在我的意識剩下最後一點兒的時候,一隻手,直接將我拽住了,用力的將我向上拽去。

看着這奄奄一息的樣子,宮宇直接“啪啪”兩巴掌打了上去。對於這樣的笨蛋,他宮宇是連看都不想看一眼的。

“咳咳”“咳咳咳”幾聲猛烈的咳嗽,我這才睜開了眼睛。

地府的白天不像人間那麼明亮,反倒是昏暗的那種,不過這樣不會顯得那麼刺眼。還好還好,剛剛差點兒真的以爲自己就死翹翹了。現在好了,看來不會死了。這一刻,我就感覺自己像是復活了一樣,真是好的無話可說。讓我再緩緩,等我緩過這口氣,就去找那管事人,順便去找找婆婆,希望婆婆沒走,不然,什麼都無濟於事了。

這還說是哪個傻蛋沒事自己往河裏跳,要知道這忘川河下去,那就沒有再上來的。要知道在這河裏,這隻要是下去的,根本就不可能浮上來。所以說,一般是沒有哪個白癡會自己往下跳的,是鬼都忌諱這裏。可是無奈,還要從上面走過。不然的話,還真沒有願意從這上面走的。結果好了,這還真有個傻子往裏跳。不過好在他宮宇能做的事情有很多,不過還是要學習的。

然而當他看到那張臉的時候,“你是豬嗎?”一聲咆哮傳來。沒辦法,宮宇也沒有想到,這豬竟然是夏天。不過,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還跳河,這怎麼也說不通啊。要說的話,這女人根本就不可能死掉的,畢竟她的壽命,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呢。可是現在這……

豬?又是豬?爲毛在第一次意外之後,我就一直被人說。“你是豬嗎?”就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似乎已經掛在了我的身上,走哪兒都是你是豬嗎?而這熟悉的聲音,我當然知道是誰了。呵呵,沒想到,救我上來的人竟然是他。也對,反正他現在都在這個地方,會出現也是很正常的。不過這樣也好,他出現了,那麼,我就可以讓他幫我了。這樣想想,其實也挺好的。

想想啊,就這傢伙現在在這裏混的如魚得水的樣子,沒準這事情還真就那麼好辦了呢。這越想,心裏就越是樂呵。一時間,我竟然躺在地上傻樂了起來。

看着這傻樣,宮宇還真懷疑這腦袋是不是進水了,竟然成這樣了。

“宮宇,幫我個忙好不好?帶我去找閻王,也就是你爹。順便,你再幫我說說好話好不好?”這個,就是我想的了。要是這個傢伙肯幫我說話的話,那麼,一切就好說多了。

“先起來再說吧。”說完,宮宇直接轉身走人。真是的,看着她這樣,他這就氣。不過,這更多的則是心虛。怎麼說剛纔那“啪啪”的兩巴掌可是實實在在的呢。到時候要是這女人說起來的話,那他還真不好說了。只怕,這女人到時候連殺了他的心都有了。這讓自己愛的女人恨,可不是一件好事。

看着這離去的背影,我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追了上去。嘿嘿,反正跟着他宮宇,在這裏就什麼都不用怕。那估計,這橫着走都沒事。因爲我相信,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我就是最安全的。這一點,和以前一樣。

有些習慣,一旦沾上了,還真的很難戒掉。

其實,我們這只是一邊走一邊說而已,主要目的還是想讓他幫忙啦。

“宮宇,你就幫幫我好不好?婆婆的死,真的是個意外,要不是我的話,婆婆也不會死的。所以拜託,幫幫我好不好?讓我帶婆婆回去?”儘可能的追着宮宇的步伐,我嬌聲的說道。當然了,撒嬌這個我還是會的,就算現在面對的是一個鬼,那也是認識的鬼。不過,現在的我,應該也是鬼了吧。

“哦?原來你來這裏,是因爲別人。”說這話的時候,宮宇的心裏不免有些失落。他在她的身上做了點兒什麼,爲的就是方便她可以下來,哪怕是看看他也好。可結果倒好,她來是來的,卻是爲了別人,不是因爲他。失望,真的是太失望了。不過就算是這樣,他宮宇還是一樣什麼都不能說。算了,還是一會兒再說這個問題吧。

Prev Post
「照劉副書記的彙報來看,你們月全鎮的柑橘形勢一片大好啊!我就不信,全縣的柑橘都遇到了問題,就你們月全一枝獨秀。」武德之冷聲說道。
Next Post
寂寞一陣尷尬,眼眉微動,似乎他實在想不出合適的詞,來形容他要找的那隻「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