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之中的一位位天尊們,甚至出現了一種恍惚感,就彷彿穿越了無窮時光,見到了歷史上最可怕的那一場四大無上天尊之戰。

「秦南……要勝了嗎?」

不知過去了多久,陸方天尊深深吸了口氣,忍不住開口說話,聲音顫抖。

其他一位位天尊們,都未作聲,現在不知該如何形容自己的情緒。

眼下那片戰場之中,在秦南漫天殺機之下,蒼和葉昭仙都是渾身傷勢,宛如血人,無比的狼狽,絲毫沒有昔日四大無上天尊的風采。

兩位巨頭還能夠扭轉乾坤嗎?

這一場大戰開始,兩位巨頭和秦南都是相繼揭開一道道底牌,可是直到現在為止,蒼和葉昭仙從剛開始的被壓制,卻變成了現在被徹底壓制!

而且,兩位巨頭真的還有底牌可以扭轉局勢,為何還沒動用?

突然,戰場內發生了嶄新的變化。

一座座虛幻的大山,接連從天穹深處湧出,一層層的壓在了蒼的身上,後者全力抵抗,卻依然被衝擊的悶哼一聲,吐出了一道鮮血。

也在這一刻,整片天地氣息驟然一變,重新回歸了第一小仙域,不再是獨立的世界。

在那虛空深處的盡頭,無數白光迅速匯聚起來,化作了一道身影,宛如一把絕世神刀一樣,沖向了葉昭仙。

「眾法歸一,本源聖魔拳!」

秦南本尊直接出現了,他將那十道『化身』,全部融入了自己的身體裡面,一門門功法也在他體內全部催動。

戰意,氣勢,均是巔峰,均是極致。

轟!

秦南一拳打出,那方圓數十萬里的虛空,如同鏡子般破碎開來。

葉昭仙臉色巨變,只感覺一股宛如驚濤駭浪般的力量,朝著他洶湧而來,要將他的身形給徹底淹沒。

他立即變幻身形,施展手段應對。

只聽一聲滔天巨響,葉昭仙口噴鮮血,身形被震得連連倒退,盤好的長發散亂開來,臉色也是蒼白無血。

「好機會!」

通天道樹目露精光,降下千萬樹枝。

葉昭仙臉色變幻,立即給蒼傳去了一道神念。

「撤!」

事已至此,終究再不想承認,也必須得承認。

這一次,

他敗了!

蒼也敗了!

他們堂堂兩位巨頭聯手,敗給了一位後輩,還非常徹底!

所以,只能選擇撤!

再戰下去,只會將性命丟在這裡!

「堂堂無上天尊,也想要逃了嗎?你們沒有機會,你們今日必然隕落!」秦南瞬間就察覺到了葉昭仙的退意,暴喝一聲,手中的斷天刀,釋放出來了無盡刀氣。

「時空燃燒!」葉昭仙立即動用了最終手段。

他所創造的時空之法,在體內凝練了三顆時空之種,裡面蘊含了巨大的力量,也是通過它們將時空之碑虛影喚來。

可是現在,他要將這三顆時空之種,都徹底燃燒起來。

「天帝之火!」蒼同樣也是如此,將體內的三十三顆天帝之珠,都給燃燒獻祭起來,換取了一股股強大的力量,湧入他的全身上下。

「周天不死山!」秦南將大山催動極致,打出可怕威能,籠罩方圓百萬里。

與此同時,秦南手中的斷天刀,開始劇烈震撼起來,一股恐怖的威能,從刀身上散發而出。

以大同天決之力,身化本源之體,統御半步永恆不滅之體和不朽上魔真訣等等力量,全部融合,化為一體。

這一刀,乃是秦南最強的刀術!

都市修真醫圣 蒼和葉昭仙瞳仁皆是劇烈一縮。

他們只感覺在那冥冥之中,像是被一頭太古巨獸給徹底鎖定了,那龐大的氣機,令他們渾身寒冷,無法動彈。

可是,他們根本沒有想到。

這只是秦南最強的刀術,並不是秦南最強的一刀!

「是時候了!」

秦南眼神鋒利,意志迸發。

從太古時代回來之後,他一直都在催動一門術法,博天大術!

雖然如今只是催動了幾個月,但依然可以給他帶來不小的力量!

現在,就是用這門術法,徹底了結所有的一切時機了!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發生了無比驚人的大變!

只見到,足足方圓三百萬里的天穹,瞬間化為了一片金色,使得整個大地以及天地間的一切,都被映照成為了一片金芒。

不止如此,一道像是從無盡洪荒中而來的威壓,跨越了無窮時空,鎖定在了秦南的身上。

秦南的臉色驟然大變。

這道威壓,實在是太恐怖了,竟然讓如今的他,有一種如墜冰窟的寒冷之感,甚至連體內的各種力量,都因此受到了影響,運轉的變為緩慢起來。

「怎麼回事?大上界中有了超過無上天尊的存在?」

秦南心中震撼。

這股威壓,不是幻術,也不是由某種法寶製造而成的。

作為昔日達到過應天境界的無上天尊,秦南非常的清楚,這絕對是只有超過無上天尊境界,才能夠散發出來的威壓。

「發生了什麼?」

通天道樹和無盡虛空之中的一位位天尊們,皆是臉色巨變,不敢置信。

雖然這股威壓沒有鎖定他們,但是他們也感受到了那一絲波動,僅僅就是那一絲波動,令他們靈魂都有種戰慄的感覺。

緊接著,無盡虛空之中的皇雲天尊、斷牧天尊、李魄聖天尊、陸方天尊等等巨頭們,率先有所察覺,下意識的扭頭望去。

從那更為遙遠的虛空之中,忽而爆發出來了一道絕世金芒,以著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恐怖速度,飆射到了極南之地的上空。

金芒停住,開始不斷變換,然後緩緩化作了一條長約萬丈的鎖鏈虛影。

豪門不良妻:總裁,你過來 一股古老的氣息,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竟然使得方圓三百萬里的天地,都如同沸水一般的沸騰。

不止如此,如果有人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覺一個驚人的景象。

整個無比龐大,無比遼闊的第一小仙域的氣機,都開始發生了變化,一股股無形的力量,從那各個角落之處,升騰起來。

這一切就像是有了一個死敵,闖入了第一小仙域,引起了第一小仙域本源之力和所有核心規則的反感,準備強行驅逐,與在神息戰場內晉陞為天尊之後,被逐出神息戰場有關。

「你是……東煌太虛鏈?」

秦南心中震驚不已,連頭皮都發麻。

當初蒼利用季瑾姿,也就是飛越女帝的前世,將秦南引到了青穹中玄境天的深處,然後又暗地裡與葉昭仙聯手,引來了東煌太虛鏈等一眾至寶,聯手布下了一座曠世大陣,從而將昊龍證天印給封印下去。

正是因此,秦南第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就是東煌太虛鏈!

只不過,眼前的東皇太虛鏈,應該只是一縷意志,遠遠沒有本體那麼宏偉可怕。

但是,即便只是一縷意志,那也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青穹內的一切,那是決不能進入大上界的!

可是現在,東煌太虛鏈怎麼做到了?

青穹之中,發生了什麼變故?

「你能成為昊龍證天印之主,果然不簡單!只可惜,沒法在青穹內殺死你。」東煌太虛鏈口吐人言,聲音冰冷,字字如雷,蘊含了莫大的威嚴,就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帝皇。

突然,東煌太虛鏈動了起來,竟是向著秦南抽擊而來。

這一擊,極其簡單,毫無任何玄妙而言,看起來也沒有任何的威力,但是秦南卻感受到了一股鋪天蓋地的無形大勢,朝著他身軀湧來,要將他給徹底淹沒。

「給我破!」

在這危機關頭,秦南立即做出了反應,手中的斷天刀爆發出來了無比璀璨的刀芒,斬向了前方。

轟轟轟!

方圓幾十萬里的虛空,瞬間就被震成了一片粉碎,一股駭人的罡氣,向那四面八方激蕩開來。

秦南遭受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身形不禁連連後退,渾身血氣翻湧。

通天道樹雖然距離遙遠,可是依然受到了波及,被震退了足足上萬里。

秦南迅速穩住身形,朝前看了過去,就見到東煌太虛鏈和蒼、葉昭仙的身形,都消失在了原地,無法感知到任何氣機。

這方圓三百萬里的天空,也漸漸恢復了正常的色彩。

「秦南,在周天不死山等著我,我很快就會來找你的……」突然,蒼的聲音,從那遙遠深處傳來,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沒有。

與此同時,神秘之地。

一個湖泊之上,一個垂釣之人。

他看著湖泊之中的景象,身形豁然站起,一股可怕的氣息,從他身上釋放出來,竟是將整個湖泊壓的不斷下沉。

「果然,如此!」

他喃喃自語一句,隨後他眼中爆發出來了一道精光。

「也該動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魚竿,嘴角浮起了抹笑意。

他,叫做季玄,也曾在問道之地中化名為地。

在上古時代之時,別人認為他是季家的人,是季蒼的弟弟,可是他不這麼認為。

他厭惡季家的一切,他厭惡甚至恨蒼,他和季家沒關係,他和季蒼更沒關係。

他自己認為,他是自己,他是林曉之的兄弟,是天極榜之靈的跟班,是古飛的大哥,是龍若天尊的好朋友。

蟄伏數萬年之久,他終於該出世了。 此時此刻,極南之地。

皇雲天尊、斷牧天尊、李魄聖天尊等等天尊巨頭們,看著那漸漸恢復平靜的一切,看著那漸漸恢復的天地,仍舊是滿臉震驚,不敢置信。

剛才那根鎖鏈是什麼?

怎麼一擊就將秦南給擊退了?

它與蒼和葉昭仙是什麼關係?

九天之中何時有這麼恐怖的存在了?

原本來說,這一場大戰只會出現兩個結果,一是蒼和葉昭仙勝利,九天仙域歸屬蒼和葉昭仙,二是秦南勝利,九天仙域歸屬秦南。

然而,秦南勝了,卻未能將蒼和葉昭仙給殺了。

而且,這出現的神秘虛影,還展現出來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將蒼給葉昭仙救走了。

突然間,皇雲天尊、斷牧天尊、李魄聖天尊等等巨頭們發現,他們對這九天仙域完全不了解。

「我們過去。」皇雲天尊率先冷靜下來,略一思索,身形就朝著前方飛去。

陸方天尊、永夜天尊等等巨頭們見此,除了永夜天尊臉色變幻,不斷糾結之外,其餘的巨頭們也迅速作出決定,跟在了皇雲天尊的後方。

「秦南,剛才那到底是什麼?」

通天道樹回過神來,臉色凝重的問道。

周尋道和迦葉,也分別從周天不死山和無主穹圖中走出,目光朝著秦南看去,同樣也是神色凝重。

「祝賀秦南道友,榮登無敵天尊,力壓蒼和葉昭仙,成為名副其實的九天第一人。」這個時候,皇雲天尊等人走了過來,齊齊拱手,表示祝賀。

秦南看了他們一眼,微微點頭,旋即臉色陰沉下來,沒有任何隱瞞,道:「剛才那道虛影,乃是來自青穹上玄境天的一件至寶,名為東煌太虛鏈!」

此話一出,猶如一道滔天炸雷。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青穹內的至寶?」

「它們怎麼可以進入大上界了?」

有一些天尊的眼中,甚至都有了一抹恐懼之色。

https://tw.95zongcai.com/zc/62240/ 要知道,青穹內的一切,可都比九天仙域強太多了,如果青穹內的一切,都可以降臨九天仙域的話,那……

將是一場無法想象的災難。

「具體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也沒大家想的那麼壞。」秦南開口道:「總之,九天仙域將會迎來史無前例的巨變,大家都要做好準備。」

秦南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才淡淡道:「大家昔日未曾對我們秦南聯盟出過手,我非常感激,我希望以後大家還能夠保持住立場。」

隨後,他大手一揮,帶著通天道樹和迦葉一起,進入了周天不死山之中。

Prev Post
生意上的往來?
Next Post
兩人在水中這麼遊了一個多小時,童言漸漸地有些疲憊了。因爲越是向下,海水的壓力越大,阻力也就越大,這對潛水來說,實在太過消耗體力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