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她沒有機會接觸其他男人,更不會將自己交給北野青嵐。因為他太了解她,太知道她是多麼愛自己,所以他更確信,如果小秋懷孕這件事是真的,那麼孩子的父親只能是他。

他上前幾步,想要去觸碰她的臉頰。一接近她,便真覺得她的身體很冷,四周的空氣都是冰的。

可他的指尖還未觸碰到她的肌膚時,便被她的小手揮開!

她喘息著,胸脯劇烈的上下喘息,時而咬唇,目光委屈又倔強:「你剛剛說什麼?你覺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北野青嵐的?」

小秋只能強壓抑自己,才能讓自己不在他的面前歇斯底里。

殊不知他剛剛的話,是真真的扎進了她的心!

天地可鑒,不管是她的身體,還是心,自始自終都只屬於一個男人,那就是他啊!他怎麼能說出剛剛那樣的話來,他難道不知道這有多傷害她嗎?

嬌妻難撩:總裁哥哥好壞壞 皇傲天幾不可察的蹙了下眉頭,他的確不該說那樣的話。看到她眼眶懸著淚珠,久久不肯落下,像是有一股酸酸的東西流竄到了四肢百骸!

「我……….只是…………」

她別過身去,摸了一把眼淚:「如果你不相信孩子是你的話,我可以和你去驗DNA。」

他抿唇:「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知道孩子是我的。」

小秋微微偏過頭,委屈的吸了吸鼻子。

他又說:「對不起,我不該說那樣的話。」

倏地,小秋的身體一僵。他,在和自己道歉?

大少爺這樣的男人,竟然在和她道歉。

下一刻,溫熱又高大的身子覆了過來,從她的身後環抱住她。

一下子,小秋的憤怒全部消失不見了,她也只才十八歲,面對這樣未婚先孕的問題也會手足無措。昨晚面對北野青嵐她始終偽裝堅強,但是此刻在面對皇傲天,她再也無法帶上面具。

她累極了,真的很累。軟軟的窩在他的懷裡,才覺得安全,才覺得可以依靠。

他支撐著她,環抱住她整個小小的身體。目光望著落地窗外的景色,眸色波光瀲灧,時暗時明,不知多少思緒從那眼底劃過。

「大少爺,怎麼辦?我好怕,好怕寶寶會不健康,怕寶寶會生病。」畢竟,她才十八歲,還沒有完全成熟,更何況她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有了寶寶,真的會怕寶寶會不健康。

身後的皇傲天久久不語,須臾半晌,他才淡淡的開口:「小秋。」

「嗯?」她輕輕應到。

他說:「這個孩子,我們不能要。」

她呆住了。

沒有得到她的回應,皇傲天繼續說:「你還小,自己也還是個孩子,怎麼能生下寶寶?現在,好多事情你都還沒有去做,好多夢想還沒有完成,怎麼能被一個孩子束縛?」

原來他是在為她著想。

小秋鬆了口氣,離開他的懷抱,轉過身,兩隻小手抓住他的胳膊,搖搖頭,笑著道:「不,我要他。大少爺,我知道我還是個孩子,但總是要有第一次啊。寶寶雖然來的太突然,也太早,但他也已經形成了,我就不能不要他。大少爺,我沒有什麼事情需要去做,我唯一的夢想就是和你在一起。如今……..你不知道,得知懷上寶寶后,我有多慶幸。」

慶幸終於不用帶著面具面對北野青嵐,終於不用滿懷愧疚的和他在一起。慶幸自己竟然會和大少爺有了結晶,慶幸這個寶寶來的及時,讓她不用去嫁給不想嫁的人。

皇傲天只是沉默,皺眉。

小秋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望著皇傲天的表情,心一點一點的沉了下去。

直到過了很久,她才艱難的開口:「可是,你還是希望………….我嫁給北野青嵐的,是不是?」

皇傲天知道她聰明,知道她敏感。也不瞞她,誠實的點點頭:「將來你還會有機會懷孕,而且孩子也不會在父母不健全的環境下成長。北野青嵐會是一個好丈,好父親………..」

「可他不是你!」小秋向後倒退了幾部,有些狼狽:「你不想要他,對嗎?你要我………..打掉他?」

但是說這句話,就覺得那麼艱難。他怎麼忍心,怎麼忍心殺死自己的孩子?

皇傲天看著她不停地落淚,看著她滿臉的絕望。他深呼吸,壓下胸口哽著的大石,點點頭:「吞併北野家的計劃我已經計劃了五年,不能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而且過不久,我也要有我的家庭。」

「娶冷小姐?」她苦笑道。

他神色一凜:「你知道?」

小秋譏誚的勾起唇瓣:「就那麼重要嗎?你的事業,就那麼重要嗎?為什麼,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你能那麼愛你的家人,那麼疼你的妹妹和兄弟。卻不能……….不能愛我們的孩子?」

都是和他留著同樣的血啊,為什麼他能愛自己的妹妹,愛冷小姐,卻不能將心分一點點給她和寶寶?

皇傲天抿唇,一言不發的望著她。

小秋笑了,痴痴地笑了:「因為我不是冷小姐,對嗎?因為我的寶寶也不是冷小姐所生,對嗎?因為,你從來只將我當棋子,從沒有喜歡我一分一毫,從沒有將我當做一個有血有淚、也會愛會受傷的女人,對嗎?」

因為不在乎她,所以更不會在乎她的寶寶?

不想再看他傷人的表情,小秋趔趄的後退幾步,癱坐在床上,長發順著低垂著的頭傾落在大床上,在這張他們纏綿過無數次的大床上,在這張孕育寶寶的大床上。

她笑了,笑中有淚:「我明白了。請給我些時間,大、少、爺。」

…………………………………………………………………………

【今天更新完畢。春開了個小坑《不如不遇傾城色》,預計可能下月會填,是個有關失憶后重生的故事,如果春卷們想看的話,可以先去收藏哦!】 「怎麼樣?你們是否願意成為我的奴隸?」

年輕的帝王一把撕扯了那個女性帝王的衣服,然後露出這女性帝王傲人的身材來。章節更新最快

「這樣的女人,也只有在我這裡你們能夠找到,到其他地方,想要跟這些女性帝王一親芳澤,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的。」

「而在我這裡,你們只需要付出一點點的自由而已。這自由,我不會限制你們多久的。只是百年時間。」

「百年內,這個女帝王,你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這麼好的條件,難道還無法讓你們心動嗎?」那個年輕的帝王隨手把赤條條的女帝王推到前面,示意通天他們上去佔有這個女帝王

「不行,我們最多為你服務一年時間。而你必須要把這個女帝王送給我。而且,你還要額外支付我們一萬個宇宙之心。」一旁的龍傲天一臉不耐煩的說到:「我們可是接了你的獵殺任務的,你價值一百個是宇宙之心。」

「想要讓我們放過你,你必須要付出百倍的代價。」

龍傲天眼中充滿了自信:「像你這樣的人,殺了你,我們得到的好處比較少。」

「如果你肯願意購買你的姓名,那樣是最好不過了的。」

「我去你罵了隔壁,一萬宇宙之心?你們想錢想瘋了?想要一萬宇宙之心?行,等你們什麼時候成為了主宰再過來跟我說好了。」

「勞之一萬宇宙之心,可以雇傭一個主宰在這個小宇宙之中坐鎮十年。」

「你說,我特么的要是拿出一萬個宇宙之心來。還用的找跟你們唧唧歪歪的嗎?」

年輕的帝王惱怒了。他手中的長弓再一次拉開。一根超級金屬鑄造的箭矢自動落在他的手中。

下一個剎那,他手中的箭矢釋放了出來,整個箭矢貫穿星空,貫穿了宇宙,想要徹底的鎮殺了通天他們這些人。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間,星際游輪出現了,這星際游輪出現后。瞬間就釋放了一道光束纏繞了通天他們,直接把他們拖拽到了游輪內部。

同時,還有大量的空間迷宮釋放出來,直接把那個年輕的帝王給包裹了起來,直接拖拽到了星際游輪的之中了。

「宇宙外面遍布了各種儀器,這些東西封鎖了整個宇宙,所有的信息都沒有辦法傳遞出去的。」

「現在,你和那個女人被拖拽到了我們的星際游輪當中,放心好了,我們不殺你們。我們會把你們鎮壓起來,讓你們成為一個能量收集器。不斷的給我們收集能量。」

「你們不是喜歡收集奴隸嗎?現在,給我們充當奴隸好了。」

「至於你們的那個帝兵長弓,正好安置在我們的星際游輪上好了。」

憶秦娥笑眯眯的看著那個年輕的帝王和那個女性帝王。

這兩個人到了他的星際游輪之中,他們就算是有千百種方法,也別想逃脫了她的手掌心。

只要他願意,即便是意志存在進入到了星際游輪當中,她也能夠憑藉了星際游輪的力量強行把對方鎮壓了,然後讓對方成為一個戰兵奴隸,從而永恆的被他們驅使了。

「想要鎮壓我們?真是可笑。」年輕的帝王一轉身,一伸手,竟然直接把那個年輕的女帝給抓到了自己身邊。

這女帝在他手中轉動,竟然化作了一根箭矢出來。

這箭矢轉動,釋放的能量強大無比,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到的。

更加恐怖的是,這箭矢轉動起來,每一個剎那竟然從混沌當中抽取了一些不知名的光斑出來。

那些光斑纏繞在箭矢上,竟然讓這晶瑩剔透的箭矢變得昏暗起來。

「竟然是帝兵化作了人形?這種帝兵是上好的帝兵,咱們必須要弄到手。」

「不錯,即便是強大無比的帝兵又如何?這帝兵再強大,也應該被咱們得到。」

通天他們根本不懼怕這些人,在星際游輪之中,他們就是一個強大無比的生靈。

在這星際游輪當中,他們就是真正的主宰。

在這裡,鎮壓擁有帝兵的帝王對他們來說,其實算不得什麼。

箭矢騰空而起,這箭矢撕裂了星空,撕裂了一切,直接貫穿到通天他們面前。

無盡的空間迷宮出現在他們面前,這空間迷宮之中有各種屏障誕生,不斷的阻攔那根箭矢。

箭矢流轉,撕裂了一層層的空間迷宮,但是,更多的空間迷宮生成,這箭矢即便是永恆的飛下去,也不能撕裂這無窮無盡的迷宮。

年輕的帝王絕望了,他沒有想到,自己最大的殺手鐧,自己那個能夠殺死意志存在的箭矢竟然被困在空間迷宮當中了。

在這空間迷宮之中,他的箭矢無休止的飛下去,根本不會出現的。

一條條能量鎖鏈出現,這些能量鎖鏈上符文閃爍無盡的光芒,這些光芒每一次的閃爍綻放,都會給人帶去巨大的壓力。

在這壓力之下,讓那個年輕的帝王一下子感受到了無盡的恐懼。

這鎖鏈騰空,直接貫穿了這年輕帝王的所有防禦,然後,然後就纏繞在年輕帝王的脖子上了。

無窮無盡的能量灌輸到了鎖鏈之中,在這鎖鏈之上,有無盡的符文不斷的流轉起來。

這些符文流轉,剎那間就化作各種秘法滾動著,不斷的貫穿到了那個帝王的身體之中。

「怎麼會這樣?放開我,我是帝王,我是克隆而宇宙的小主人,你們要是敢傷害我,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的。「

年輕的帝王怒吼起來,但是,此時卻沒有人在意他了。

因為。因為就在這一瞬間。鎖鏈纏繞在他身上。控制了他的一切行動能力。

「去吧,到外面拉動星際游輪行走。「

「哈哈,從現在開始,咱們所有的人都不用在動用能量了。以後就讓這個帝王拉動星際游輪好了。」

「咱們以後還要抓捕更多的帝王來拉動星際游輪好了。」

「不錯,咱們的星際游輪上添加了這個帝兵后,星際游輪更加不用懼怕其他人了。」

總裁騙妻枕上 「等一下,我讓咱們的星際游輪把這個帝兵融入到其中,以後成為星際游輪的主要武器之中。」

「也好。若是這個帝兵能夠成為星際游輪的主要武器,那麼咱們就徹底的會好起來的。」

幾個人此時根本不把那個年輕的帝王放在心上了,而此時,那個年輕的帝王在鎖鏈的驅使下,雖說心中憤怒無比,但是,仍然不得不拖拽了星際游輪開始在混沌之中行走起來。

他沒走一步,都會吸收無盡的混沌能量,這些能量一小部分維持他的身體運轉,更多的則被灌輸到了星際喲輪當中。

而此時。那個帝兵長弓也融入到了通天他們的星際游輪當中,並且開始在哪個寶石樹的操控下。不斷的運轉金華起來,大量的能量灌輸到了這個帝兵長弓之中,讓這帝兵長弓身上散發的能量更加弄類了。

很長一段時間后,竟然兩個女帝從這帝兵長弓上跳了出來,這兩個帝兵化作的女帝在空中扭動身體,卻是吧方玉兒和龍傲天兩個人給吸引了過去。

「走,下一個目標。突然間我不想去做那些無聊的任務去了。咱們何不去抓捕帝王,從這些帝王們身上搜刮一些好東西?」

「這一次,咱們從這個帝王身上弄到了數十萬的宇宙之心,還得到了一把強悍無比的帝兵。」

「這種收穫,可是要比咱們去殺人來的多。」

通天看著外面那個在規則驅使下不斷行走在混沌之中的帝王,頓時嘎嘎的怪笑起來。

「隨便你怎麼搞,我想要看看我們若是能夠跟帝兵化作的女帝結合,誕生的後代會是什麼樣的。」

龍傲天跟方玉兒一人抱著一個女帝,然後飛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去胡亂折騰去了。

「走吧,這個宇宙之中也沒有什麼值得我們留戀的了。」

「我們背對眾生,代替這個宇宙之中所有的生靈扛起了他們的苦難。」

「現在,只是希望這些生靈們能夠強大起來,然後購買咱們的能量。」

一旁的常兩儀歪著腦袋,扭頭看了看身後的小宇宙。

在這個小宇宙之中,那個年輕的女性准第身上突然爆發出了一團炙熱的金光,金光之中,虛無火焰騰空燃燒,卻是因為這宇宙之中缺少了那個帝王后,她得意順利的晉陞,成為了真正的帝王。

著一尊帝王,雖說無法保護一個宇宙,但是,卻可以讓這宇宙在必要的時候,得到一些保護和扶持。而且,這也代表了這個宇宙之中所有的底蘊和活力,也不再被人吸收了,直接灌輸到了宇宙之中生靈們的身體中了。

「可惜了,可惜咱們那個宇宙了。」

「咱們那個宇宙是可惜了。不過,這沒有什麼關係。」

「咱們那個宇宙雖說有些破舊了,但是,相信隨著咱們的努力,那個宇宙會逐漸的強大起來的。」

「我剛剛傳輸了十萬宇宙之心灌輸到了咱們的宇宙當中,這十萬宇宙之心,至少可以讓宇宙年輕一點,甚至還有可能自行孕育出一件帝兵出來。」

「可惜的是,想要用宇宙之心孕育帝兵出來,耗費的時間太長了。」

「不過唯有宇宙凝聚的帝兵,才是真正的帝兵。咱們的寶石樹雖說也可以凝聚帝兵,但是,這樣的帝兵,認真說起來只不過是無限結晶帝兵的准帝兵而已。」

「這樣的帝兵,是沒有辦法進話的。」

「十萬個宇宙之心,可以讓宇宙在萬年內可能孕育出一件帝兵出來。」

「若是咱們投入更多的宇宙之心會怎麼樣?能不能縮短時間?」通天有些焦急的追問起來。

他其實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宇宙之中能夠孕育出一件帝兵出來。

因為,只有自己宇宙之中孕育的帝兵,才可以在他們手中爆發出最大的力量出來。

Prev Post
兩人在水中這麼遊了一個多小時,童言漸漸地有些疲憊了。因爲越是向下,海水的壓力越大,阻力也就越大,這對潛水來說,實在太過消耗體力了。
Next Post
“不錯,收拾一下還是能看的,剛纔那樣子,嘖嘖嘖,我都不知道君無邪爲什麼會看上你。”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