份。

不管有沒有美國提供的人道主義援助,共和國都有能力使印度保持穩定。

到此。基本上能夠看出王元慶在印度的布局了。

戰爭越早結束,共和國就有越多的時間在印度展開工作。如果不出所料,王元慶會不遺餘力的支持蘇沃斯,用蘇沃斯當年的政治主張、遭到印度政府迫害、被迫流亡海外、成立民主政黨等等事迹,將蘇沃斯打造成印度的民族英雄,從而醜化被傳統勢力控制的印度前政府,讓印度民眾相信。這場給印度帶來巨大災難的戰爭不但沒有針對他們,還給他們帶來了嶄新的未來。當然。關鍵還是戰後重建,只要戰後重建做得好,讓印度民眾看到了過上豐福生活的希望。自然能夠將共和**隊塑造成「印度民族解放軍」的形象,從根本上消除印度民眾對共和國的仇恨,甚至可以大部分印度民眾相信,之前政府宣揚的那些針對共和國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完全錯誤的,共和國不但不是印度的敵人,還是印度的朋友。是能夠幫助絕大部分印度人過上更好生活的朋友。

要想達到這個目的,除了巨大的投入之外,還要充足的時間。

王元慶在給裴承毅安排任務的時候,一再強調。必須在年內結束大規模軍事行動,就是因為時間過於緊迫。

按照王君慶的規劃小,就算在年溉淋大甄模軍事行動,離閻尚隆在四國外長會晤做出的朵愕,也就是在印度舉行民主大選也就只有半年而已。

可以說。在絕大部分人看來,半年時間根本無法扭轉印度人對共和國的態度。

正是如此。薩利文才接受了這個條件,從而使四方外長會晤取得成丁。

關鍵就在這裡,半年夠嗎?

別說其他人不相信,就連王元慶都不相有

沒有個十年八年,也就是差不多一代人的時間,印度民眾根本不會改變對共和國的態度。準確的說,是在印度民眾需要共和國提供的糧食時,會改變對共和國的態度,只要吃飯問題的到解決,印度民眾的態度就會再次生轉變

按照顧衛民制訂的印度戰後重建計利。也是持續舊年,而不是短短半年。

毫無疑問。不可能等到舊年之後再在印度舉行民主大選。

既然不能等,就必須在這半年內做點事情。

王元慶不是想做點事情,而是想做很多事情。

四方外長會晤召開前,王元慶就讓李存勛安排劉曉賓就去新德里,隨後就安排軍情局以保護個人安全的名義,密切監控印度臨時政府的活動,特別留意印度臨時政府派往各佔領區的臨時性地方官員。因為印度的社會關係極為特殊,所以王元慶還特別叮囑李存勛,密切留意印度各地方民間勢力,採取扶持少數民族、壓制印度斯坦族的方法,先爭取印度少數民族的支持,再爭取印度斯坦族開明派的支持。為了完成元安排的任務,李存勛專門去了一趟新德里,親自部署工作。實際上,就算沒有元安排的這些任務,李存勛也會高度重視印度的工作,原因很簡單,戰後的印度肯定不會是一個中央集權的印度,而是一個地方權力比較大的聯邦制印度。

關於共和國將在印度推行聯邦制的傳聞早就出現了。

戰爭爆后不久,就有一名自稱「知情者」的網民在網上表評論,宣稱戰爭結束之後,共和國絕對不會肢解印度,而是在印度實施更加重視地方自治權的聯邦制,從而削弱印度中央政府的權力,避免印度再次走上極端主義道理。為了證明這一觀點,「知情者」重點闡述了兩個道理。一是前面提到的,為了避免再次受到威脅,雖然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印度肢解成數十個小國家,但是處於共和國自身利益的考慮與國際社會的壓力,王元慶肯定不主張肢解印度,而會竭盡權利的削弱印度中央政府的通知力,使印度成為一個名義上事實聯邦制的緊密邦聯。二走出於印度的特殊國情,即少數民族佔了人口總數一半以上,幾乎每個少數民族都想獲得自治權、甚至希望獨立。從穩定印度社會局勢來看,王元慶也會優先考慮印度少數民族,推行聯邦制。聯邦制與邦聯制結合在一起。必然導致印度的中央政權控制不住地方政權,從而無法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

軍情局在印度做的事情,實際上就在朝著這個目標前進。

從這個角度出,別說半年,4個月都夠了。

原因很簡單,美國肯定不願意看到印度成為一個鬆散的印度,一個再也沒有威脅的印度。從美國的利益出。只有一個團結的印度,一個能夠集中口億人的印度,才能對共和國構成威脅,從而幫助美國牽制共和國。

雖然可以肯定,大部分印度斯坦人都會支持美國的主張,再次將整個印度統一到以印度斯坦族為核心的中央政府內,但是幾乎所有少數民族都不會同意這一主張,特別是在共和國拿出足夠的誠意。讓他們嘗到了自治的好處之後,更會堅決抵制中央集權。在此情況下舉行大選,半數以上的印度人會把選票投給印度臨時政府。

半年時間,足夠印度少數民族嘗到自治的好處了。

由此可見,王元慶的整全部署是一環扣一環,沒有半點破綻。

當然,這類戰略上的博弈幾乎沒有秘密可言,只需要換位思考,任何聰明一點的政治家都能猜透對方的心思。從美國的政策上也能看出,薩利文是步步為營,每次都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做出讓步。歐盟的情況差不多,沒有得到好處,絕對不會讓步,只要得到了想要的東西,馬上就會轉移戰線。

在沒有秘密可言的情況下,莫斯科腦會晤肯定不會一團和氣。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馬德里四方外長會晤只是「印度博弈」的熱身賽,最有言權的4個國家與地區已經摸清了對方的底牌。

現在的問題是,4個國家與地區的腦能不能在莫斯科取得更大的成果。

舊月飛日之前,王元慶不抱多大希望,在他看來,莫斯科腦會晤最多把馬德裡外長會晤的成果落實。

直到動身前往莫斯科之前幾個小時,一條消息才改變了王元慶的看法。 …刃同得轟轟烈烈的四方會晤相此。共和國與美國商界的嘆洲啞得非常「平靜

商界談判講的是利益,而且是實實在在的利益。雙方政府牽線搭橋之後,談判就變成了雙方商界的直接對話。與國家談判不同,商界談判有商界的規則,講的不是「利益對等。原則,而是「有效利益」原則。簡單的說,國家博弈基本上是「零和遊戲。」而商界博弈一般都會產生「共贏」或「共輸」的結果。

毫無疑問,商界談判比國家間談判還要複雜。

共和國商界代表團由來自數十個行業、數百個產業的數千名業界精英組成,其中不乏「三堅集團中重集團中航集團」、「葉宏集團」這樣的大企業,雖然藺彥博、李成文與葉永畿等人因年紀小健康等等原因並沒參加談判,但是各大企業都派出了主管人員或者董事會的大股東。美國商界代表團的規模也不小,總共派了近互四人參加談判,其中包括波音公司、福特公司、英特爾公司、微軟公司、沃爾馬公司、美乎埃克森公司原先為美國最大的石油公司,現在是美國最大的能源公司。主要從事核電站建設、電網建設、電力供應設備製造等行業等大企業的數百名代表。

可以說,商界談判的火藥味更濃了

談判開始之後,雙方的企業就在各個行業內「捉對廝殺」。

以「三堅集團。與「美乎埃克森公司。的談判為例。談判開始的時候,美享為其在印度的弱座核電站裂變核電站、佔印度國內總份額刁的電網、佔印度國內總份額驟的供電站、以及相關設施開出了引8刃億美元的天價,三堅集團則只給出了區區旦凶乙美元的收購價,而且只支付獼的現金,其他溉用三堅集團在海外控制的礦產進行交換。如果在正常情況下,這麼大的差價,雙方根本就別談了。當然,這不是正常情況,所以雙方還的得談下去。

既然要談,就得拿出讓對方讓步的籌碼。

美乎公司一直堅持其在印度的市場份額,這一無形資產佔到了其開價的眈。毫無疑問,三堅集團根本不承認美享公司在印度的市場份額,原因很簡單,現在的印度已經不是戰前的印度,如果三堅集團不購買美乎公司在印度的資產,其所謂的「無形資產」將變得一文不值。

針對這一情況,美乎公司首先找到了葉宏集團。

嚴格說來,三堅集團屬於資源開發類集團,主要從事各類礦產的開發工作。除了在開採稀土礦方面與能源有些關係之外。根本沒有涉足能源行業,當初藺彥博投資開辦的複合蓄電池生產廠並不在三堅集團名下,而是**公司。

共和國民營能源企業中,葉宏集團才是真正的行業老大,主要從事核電站建設、電網建設、電動設備生產、電力技術開發、電子設備生產等行業。

按理說,最有資格收購美乎在印資產的不是三堅集團,而是葉宏集團。

那麼,為什麼與美乎談的是三堅集團,而不是葉宏集團呢?

這裡涉及到了一斤,非常關鍵的問題。那就是壘斷。

從凹年開始,葉宏集團就一直在應付奎斷起訴,至今還被3件壘斷官司纏著,如果打輸了這3起官司,葉宏集團很有可能被肢解成數家小小公司,或者賠付上萬億元的懲罰性罰款。不管是哪種結果,葉宏集團都將大傷元氣。葉宏集團沒有與美乎公司接觸,就是想擺脫壟斷名聲。更重要的是,如果三堅集團成功收購美乎在印資產,就將一躍成為與葉宏集團旗鼓相當的能源企業,從而使葉宏集團徹底擺脫反壟斷起訴,打贏3場不能輸的官司。在此情況下。葉永畿怎麼可能對美乎公司在印資產感興趣呢?再說了,三堅集團實力雄厚,葉永畿與藺彥博的關係又非同一般,就算三堅集團沒有拿到美乎在印資產,憑藉其在資源開發,特別是稀有礦產開發方面的雄厚功底,進軍能源產業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在明知道無法阻止三堅集團進軍能源產業的情況下,葉永畿為什麼要跟藺彥博對著干呢?

在葉宏集團碰壁之後,美乎公司又聯繫了幾家共和國的能源企業了

毫無疑問,美乎公司不可能有任何收穫。

這不是沒有組織的談判,共和國企業早就抱成一團。根據後來透露的消息,在與美國企業談判之前,在藺彥博、李成文與葉永畿的主持下,上百家共和國企業在私下籤訂了一份「君子協議。」以爭取共同利益為首要目的,如果為了維護共同利益。而導致某些企業在談判中吃了虧,贏利企業都得與虧損企業共享利益。

當然,誰也不能否認,美國企業沒有類似的「君子協議」。

在雙方都擰成一股繩的情況下,拼的就是耐心與意志。

顯然,耐心與意志都不在美國企業那一邊。

與美乎接觸的時候,三堅集團的談判代表藺慕勛就明確無誤的提到,美乎公司在印資產都是負資產,如果與三堅集團談甭,最終別想得到任何好處。

藺慕勛沒有說謊一

:擊汁心司確實別想得到任何好別的不說,戰後的印度到底是個什麼樣子,沒人說得准,如果印度臨時政府堅持魯拉賈帕尼的國有政策,美乎集團的在印資產就將被全部沒收,不管是無形資產,還是有形資產最終都將化為泡影。

當然,美乎公司還得考慮一個問題,即三堅集團與共和**方的關係。

雖然三堅集團沒有參與軍火生產,也沒有插足軍工領域,但是誰也不敢小看三堅集團與共和**隊的關係。首先是三堅集團是共和國最大的資源開發商。軍事工業絕對離不開資源。共和**隊的大部分對川,戰爭也與資源有關;其次是三堅集團曾經多次為共和**隊提供資金援助,當年藺彥博回國的時候,就「贈送。了數百億美元,藺彥博也因此與共和**隊高層保持了良好關係;三是由藺彥博的女兒藺慕華執掌的「中重集團」是共和國規模最大的軍火企業,而藺彥博是該企業的大股東。

毫無疑問,以三堅集團與共和**隊的關係,美乎公司在印資產更加得不到保證。

別的不說,如果談甭了,共和**隊肯定會非常樂意炸掉美乎公司的設施。為印度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

僅此一項,就讓美享公司在印資產縮水溉。

當然,到了這一步,雙方開出的價碼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重新與三堅集團談判后,美乎公司答應不計算無形資產與已經被破壞的資產,只計算現有資產。藺慕勛當然不會接受這樣的談判條件,原因很簡單,美乎公司在印度的大部分資產實際上已經沒有商業價值了。

以經座核電站為例。共和國對印度核武器進行戰略轟炸,肯定會在戰後拆除印度的所有裂變核電站。為了滿足印度經濟發展與民眾生活對電力的需求,共和國肯定會在印度修建可控聚變核電站。也就是說,美乎公司的那強座核電站根本不能算成資產。用藺慕勛的話來手,三堅集團接手之後,還要花費巨額資金將其拆除,所以不應該由三堅集團從美乎公司手裡購買,反而應該由美乎公司向三堅集團支付拆除費用。當然,考慮到實際情況,三堅集團並不打算收這筆錢。

僅此一項,又讓羔乎公司在印資產減少了大約王四億美元。

除了核電站,美樂公司一直堅持價格的電網也被藺慕勛駁得一文不值。

按照藺慕勛在談判中提出的理由,美乎公司在印修建的電網沒有任何前瞻性,當初以非常低的價格拿下電網建設合同,本身就是為了在今後的營運、維護與拓展中賺錢。也就是說,美乎公司在印度的電網存在很多問題,比如輸送能力僅能滿足年的發展需要,日常維護費用高昂等等。在最重要的營運方面,因為印度政權變更,所以美乎公司的壟斷經營地位已經不復存在。更重要的是,印度很有可能在戰後建立統,一的國家電網管理公司,各電力供應商只負責為客戶提供電力,而不承擔電網的建設與維護工作。也就是說,美乎公司在印度電網領域的營運權也沒有了。雖然藺慕勛也承認,三堅集團買下美乎公司在印度的電網設施之後,能夠轉手賣給印度政府、或者印度政府的國家電網公司,從中牟利。但是能夠獲得的利潤非常有限。藺慕勛對此的看法很簡單,如果美享公司認為三堅集團的開價太低。完全可以把電網拆出來,單獨賣給印度政府。

毫無疑問,美乎公司並不打算與印度政府接觸,因為印度政府根本不會與美乎談判。

如此一來,美乎公司為印度電網開出的價格由萬凶乙美元減少到了打手刃億美元。

在三堅集團提出的勸億美元總採購額中,另外勁億美元就是美享公司在印度開辦的舊家電力設備與電子設備製造企業的購買款項。

不得不承認。美乎公司是眾多美國企業中比較幸運的一個。

因為印度的電子產業中心在海得巴拉與班加羅爾,也就是印度南部地區,所以戰爭爆發的時候,美乎在印企業並不存在南遷的問題,即便被印度政府徵收,也沒有因為工業大轉移而受到嚴重破壞。更重要的是,談判開始的時候,印度南部地區基本上還在海得巴拉政權的控制之中,大部分工業沒有遭到重點轟炸。

正是如此,三堅集團才開出了勁億美元的「天價

當然,這今天價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舊家企業的基礎設施與生產設備不能受到嚴重破壞。根據這一點。藺慕勛才提出,三堅集團只能以海外礦業資產支付溉,也就是弱億美元的款項。只要前提條件不成立,三堅集團隨時可以撕毀合同。

對這一要求,美乎公司完全無法接受。

在美乎看來,主要問題不在他們身上,畢竟戰爭是「不可抵抗因素。」既然三堅集團願意購買美乎在印產業,就應該承擔相關風險。

當然,美享的這一說法並不成立,因為這不是純正的商業談判。

談到最後,雙方達成了一份基本協議,即因戰爭造成的破壞,根據※

出訓…點決定由誰承擔責單的說。如果是共和**抑肝了美乎在印工工,三堅集團仍然得按照談判價格支付購買款項。如果是印度軍隊破壞了美乎在印工廠,則由美享公司承擔。

可以說,這個款項非常公平。

確定了關鍵問題后,雙方對「一攬子收購價格。進行了最後的較量。

最終,三堅集團以打手乃億美元的現金、以及勁億美元的礦業資產收購美乎公司所有在印資產。

讓利」萬億美元,完全在三堅集團的預料範圍之內。

事實上。談判開始之前。藺彥博只要求在美元之內收購美享在印資產。而按照藺彥博的承諾,每少付打手萬億美元的高額「獎金」參與談判的舊名三堅集團高層每人能夠分到勁萬美元。母庸置疑,為了這麼多的獎金。藺慕勛與談判人員肯定會拚命。

當然,美乎與三堅的談判很有代表性。

作為最先簽署的「雙邊合同」美乎在談判中大舉讓步之後,對其他美國企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誰都不能否認美乎在美國的地個,更不能否認美乎與美國國會、美國國務院、甚至與白宮的密切關係。在眾多參與談判的美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看來,美享幾乎以「跳樓價。的方式甩賣在印資產,不是說美乎的在印資產沒有價值,而是有特別的含義。準確的說,就是美乎有內幕消息,知道拖下去沒有好處。

連美乎這樣的超級企業都讓步了,其他美國企業還能怎麼樣?

當然。也有不怕開,的。

緊隨美乎之後,福特公司與吉慶公司簽署了購買協議,將其在印的家合資汽車生產廠、巫家汽車零備件生產廠、丑家汽車設備供應企業主要從事汽車設備進口貿易、以及由岔8家連鎖銷售店組成的汽車產銷網路以打手咕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了吉慶公司,並且與吉慶公司達成了相關協議,即印度政府造成的破壞由福特公司承擔。

所謂兵敗如山倒。

美乎與福特「投降。之後,之前還在積極爭取的波音、英特爾、四剛、微軟、沃爾馬等美國大企業迅速轉向,陸續與共和國企業簽署了相似的合同。

大方向已定,美國中小企業就只能加快「逃亡」了。

到舊月乃日,除了與軍火相關的談判工作還沒有完成之外,共和國企業已經與美國企業簽署了合同,以大約引飛億美元的總價收購了絕大部分美國企業在印資產,基本上完成了談判工作。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足以記入史冊的談判。

雖然用美國新聞媒體的話來說,美國企業在印度遭遇了「滑鐵盧」不但賠掉了數十萬億美元的資產。還首次集體「戰敗」但是結果遠沒有美國新聞媒體說得那麼嚴重,從某種角度看,這甚至救了絕大部分美國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別的不說,戰爭爆發后,那些主要業務在印度的美國中小企業就陷入了困境,不但導致數十萬美國人失業,還產生了嚴重的債務危機,如果沒有共和國企業提供的數百億美元的「援助」上千家美國小企業將在年內破產,受債務危機影響,還會有數千家美國中小企業破產,並且導致上百萬美國人失業。可以說,對絕大部分美國中小企業來說,不管談下來的合同有多少錢,都是讓他們能夠維持經營的救命錢。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共和國企業也沒有吃虧。如果沒有收購美國企業在印資產,而由共和國企業從頭做起的話,投入的肯定不是引飛億美元,就算投資額不會增加舊倍,也會增加倍以上。

可以說,這就是商業談判的奧秘所在。

只要雙方都有誠意,最終都能從中獲得好處,差別只是誰的好處更多一些。而談判也只是爭取更多的好處。

毫無疑問,共和國企業獲得的好處明顯超過了美國企業。

經濟上的利益不說,由此帶來的心理影響,還有對兩國政府政策的影響,就足夠讓王元慶心安理得的前往莫斯科了。

美國政府背後是哪些人?白痴都知道,美國政府就是美國企業的代言人。

因為三堅集團在與美享集團的談判中大獲全勝,為後面的談判提供了」範本」所以所有合同中都明確規定,由印度政府海得巴拉政權導致的損壞。將由美國企業承擔一切責任。為此,合同簽署之後,共和國企業只支付了慨到眺的款項,等到戰爭結束后,再由損傷評估結果決定是否支付剩餘款項,以及支付多少剩餘款項。

僅此一點,就足以決定莫斯科談判的「主旋律」。

布蘭迪諾再牛、美國國會再牛,也不敢拿美國企業的利益兒戲吧! 寬敞典雅的房間內只有蘇沐和葉惜兩個人,朱槐笛和魏梅是在旁邊的包廂吃飯,他們當然不會過去當電燈泡的。

至於說到安全的話,要是說蘇沐在那裡都沒有辦法保證,他們過去也只能是炮灰了。這個世界上能夠傷到蘇沐的人,還真不多。再說朱槐笛和魏梅又不是不認識的,從魏梅開始進入到朱槐笛負責的古武者訓練基地后,她就明白朱槐笛是什麼樣的人。認真說起來的話,朱槐笛可算得上是魏梅的教官。

「這裡的飯菜味道不錯,都是具有西北特色的,我已經安排好了,咱們邊吃邊說。」蘇沐拉開椅子說道。

「嗯。」葉惜落落大方的坐在蘇沐身邊,只要能有蘇沐相伴,不要說是這裡的特色菜肴,即便是路邊攤,她都會吃的不亦樂乎。

從小葉惜就不是一個喜歡炫耀身份裝腔作勢的官二代,不然在大學的時候,依著她當時的身份,又怎麼會那樣青睞蘇沐?甚至在蘇沐畢業留到黑山鎮后,還能無怨無悔的前去找他。

這個世界是不缺少喜歡在寶馬車中哭泣的女人,但同樣也有很多女人是喜歡坐在自行車後面陪伴廝守。惟一不同的是,身為男人,你要以讓自己的女人坐上寶馬為奮鬥目標,不能說女人願意坐自行車,你就讓人家一輩子如此。

這頓飯吃的很溫暖,很滋潤。

「你知道嗎?大秦能源那邊也就是這段時間內就能有最終結果了。」

「哦?這麼說來,葉錦俐的計劃順利開展了?」

「你是無法想象到葉錦俐那樣的女人,會因為仇恨而變得多麼的強大和執著。已經和談兵訂婚的她,硬是軟磨硬施的用種種理由,從葉家和談家敲詐走不少股份,再加上她手中所擁有的。不出意外最多半個月,她就能徹底掌握大秦能源,成為董事長。」

葉惜說到這裡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來的也是一種佩服。她佩服的是葉錦俐為了能做成這事所堅定的念頭,這不是什麼女人都能做到的。由此就能看出來,葉家傷她傷的何其深。何其痛。

是啊,葉家就是如此。

最近有消息傳出來葉南山恐怕是熬不了多久了,舊疾複發已經住院的他,直到現在都沒有從重症監護室中離開。要是說他再與世長辭的話,葉家必然會分崩離析,人心惶惶。

不過這些和葉惜沒有任何關係,從葉南山將葉安邦驅逐出葉家的那刻起,葉家留給葉惜的就只有憎恨。當年你們沒有能救活葉惜的母親,現在又將葉惜的父親驅逐。這種家族又如何值得葉惜留戀?

葉南山重病的事蘇沐是不清楚的,他又不是萬事通,不可能什麼事都能掌握。再說即便真的知道,他也不會做出任何舉動。

他的心中只有葉惜,既然葉南山讓葉惜不痛快,他又有什麼理由要去為葉南山續命?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誰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可能你說你就要死了。就能將所有過失推卸的乾乾淨淨。

這可能嗎?想要真的推乾淨,沒問題。請你去死吧,一了百了的帶走所有的恩恩怨怨。

半個小時后。

蘇沐和葉惜就動身離開米蘿酒店,他們要前往的就是市委家屬院,葉惜今晚當然是要住在蘇沐那裡的。魏梅和朱槐笛沿路跟隨,至於說到了地方,他們兩個人當然是不會也進去。住宿他們自己有。

咔嚓咔嚓。

從蘇沐他們開始走出米蘿酒店那刻起,錢曉寧他們就開始偷偷摸摸的拍照,一張張照片就這樣出爐。不過有點可惜的是,葉惜和蘇沐倒是沒有做出很親密的動作,充其量就是葉惜挽著蘇沐臂彎。這讓錢曉寧有些遺憾。

這種遺憾一直持續到蘇沐的車開進市委家屬院,然後他才不甘心的留在外面。

Prev Post
經過玄齊的提醒,大家的注意力才集中在畫布上,他們沒有玄齊那麼強悍的鑒氣術,不管看什麼都是憑藉第一眼的眼緣,而且他們多是依靠經驗,所以在有些方面會出現疏漏,但是現在經過玄齊的提醒,他們立刻看到了絹布的不同。
Next Post
“林星,你有沒有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