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點點流逝,很快,丹藥的效果消失了,石磊從那種奇特的狀態中退了出來,不過和開始時不同的是,石磊並沒有立刻退出修鍊狀態,而是繼續維持著泰坦戰體,細細的體會著進入奇特的修鍊狀態和沒有進入奇特修鍊狀態兩者之間有什麼區別。

不過,石磊修鍊《金晶泰坦》的時間太短,雖然有修鍊《泰坦之力》的基礎,但是對《金晶泰坦》的掌握還不夠深刻,暫時沒有辦法掌握《金晶泰坦》的精髓,不過石磊相信,只要他繼續努力修鍊,用不了多久就能掌握《金晶泰坦》的精髓,到時候,他的防禦還會再次提升。

「也許那個時候,我能多扛幾次悟道境武者的攻擊。」石磊在心中琢磨著。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石磊停止了修鍊,睜開了雙眼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隨意的活動了一下身體,然後簡單的清理了一下個人衛生,準備去附近的餐廳吃一點早餐。

修為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吃不吃食物對他們的影響並不大,不過,石磊可不想變成一個只知道修鍊的機器,所以,他還是很喜歡吃各種美食的,尤其是附近的餐廳中提供的食物蘊含充沛的元氣,不僅美味而且還有滋養的效果,讓他很是喜歡,雖然價格貴了一點,但是對石磊來說,還是能夠接受的。

「石磊,昨天的任務完成的怎麼樣?」路上,與石磊巧遇的水芙蓉笑著問道。

「還不錯!」石磊笑著說道,「遇到了一個大款,直接定了十個小時的時間,讓我賺了兩百點貢獻點。後來看我表現不錯,又預訂了一百個小時的時間,我準備吃完早餐就去演武場等他。」

醫者子苓 「哇~~~你可真幸運!打款,今天你請客!」水芙蓉笑著說道。

「沒問題!走著!」石磊笑著說道。

「你的任務怎麼樣了?」吃過早餐后,石磊笑著問道。

「還好!」水芙蓉皺了一下眉,「我有一點基礎,總算忙得過來,不過這也只是暫時的,等過幾天會更忙,恐怕回來的時間都沒有了,我估計最起碼會有半個多月的時間沒有辦法見到你了。」

「不過是半個多月罷了,等你完成了任務,我們又能見面了!」石磊笑著說道。

「關鍵是這半個多月我吃不了大戶了,只能啃辟穀丹,我討厭辟穀丹!」水芙蓉皺著眉說道。

「那我就沒辦法了!」石磊無奈的說道。

「我聽說餐廳好像有外賣服務!」水芙蓉笑著說道。

「隨便點,不過是一點吃的,還吃不窮我!」石磊笑著說道,然後直接通過身份銘牌轉給水芙蓉五百點貢獻點。

「暫時只能這麼多了,等我想辦法賺到更多的貢獻點,再多給你一些。」石磊說道。

「這些已經足夠了。等以後我賺到貢獻點,我會加倍還給你的!」水芙蓉說道。

「我們都是從星耀聯邦來的,這麼客氣幹什麼。」石磊笑著說道,「最近也沒看見安妮她們,你知道他們的消息嗎?」

「不知道!」水芙蓉搖搖頭,「來到這裡后,我就沒有和她們聯繫過,不過她們應該也住在這裡,也許她們現在正努力修鍊呢,也許她們也接了任務正忙著呢。」

「算了,不說她們了,我們現在也沒有能力幫助她們,等有能力幫助她們時再打聽打聽她們過得怎麼樣吧。現在,我們還是顧好自己吧。」石磊笑著說道。

他與安妮等人的關係只能說是一般,完全是看在水芙蓉的面子上才關注她們的,現在水芙蓉都不怎麼和她們聯繫,石磊自然不會主動去找她們。 水芙蓉的時間很緊張,並沒有與石磊交談多長時間就匆匆的離開了,

水芙蓉離開后,石磊也慢悠悠的向演武場走去。

「石磊,你終於來了!」看到石磊出現,早就等候多時的呂剛笑著迎了上來。

昨天,石磊離開后,他又修鍊了一會兒,卻發現對《霸拳》基本上沒有什麼感悟,與和石磊在時相比簡直是天差地別。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呂剛早早的就來到了演武場,希望石磊也能早點出現,結果他左等右等,等了一個多小時,石磊才出現在他面前。

「我沒來晚吧?」石磊笑著說道,他可是按照約定的時間過來的。

「沒晚!沒晚!」呂剛笑著說道,絕口不提自己在這裡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走,私人擂台我已經訂好了,我們這就去吧。」

跟在呂剛的身後,石磊來到了私人擂台。

「這個擂台已經被我包下來了,以後你直接過來就可以了,如果我不在,你也可以在這裡修鍊。」呂剛笑著說道。

「那可就謝謝你了。」石磊笑著說道。

修鍊《金晶泰坦》后,身體會不由自主的變成數十米高的泰坦戰體,如果不同時修鍊《破軍十八式》,在住處的時候還勉強可以,但是如果同時修鍊《破軍十八式》,住處布置的符紋秘陣就有些承受不了了,如果在這裡修鍊,就不會有這樣的煩惱了。

「客氣啥,你對的我幫助這麼大,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這點小事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反正這裡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物盡其用。」呂剛笑著說道,心中卻是暗喜,知道已經與石磊搭上一點關係了。

以後,只要好好的經營這點關係,他與石磊的關係會越來越密切。

「時間也不早了,如果你準備好了,那我們就開始吧。」石磊笑著說道。

特業看出了呂剛的一些打算,不過,他初來乍到,對這裡也不是很熟悉,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強,所以,呂剛不著痕迹的遞來了橄欖枝,他也順水推舟的接了下來。

至於以後會是什麼樣子,那就是以後的事情了。

「我早就準備好了。」呂剛笑著說道。

「秘術–大地鎧甲!」

「秘術–堅甲術!」

「秘術–蠻牛之力!」

「七十二重強化防禦–激活!」

石磊大吼一聲,施展了數門秘術,極大地強化了自己的防禦和力量,然後又激活了本命武裝中的符紋秘陣,再次強化了自身的防禦。

「我也準備好了,放馬過來吧!」石磊用手拍了拍面前的塔盾,笑著說道。

「你要小心了,今天的我比昨天可是更強了!」呂剛大笑著說道。

話音未落,呂剛就大吼一聲,大步邁開沖向石磊。

「霸拳碎山!」

「霸拳斷江!」

「霸拳裂地!」

「霸拳分海!」

「霸拳破空!」

「霸拳滅世!」

呂剛好像化身暴怒的霸王,一言一行皆是霸道無比,根本不容人違逆,雙拳連續轟出一記記殺招,真的好像要毀滅世界一般。

呂剛的《霸拳》雖然狂暴無比,威勢恐怖,但是對石磊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威脅,手中的塔盾上下翻飛,好像最堅固的要塞堡壘,讓呂剛的拳頭根本無法越雷池一步,每一次都讓呂剛無功而返。

一次次的徒勞無功,讓呂剛更加的憤怒暴躁,《霸拳》也更加的威猛霸道。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呂剛漸漸地沉浸在對《霸拳》的感悟之中,眼中只有石磊手中的塔盾,心中只想著打爆石磊的防禦,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轟出的《霸拳》越來越恐怖。

「殺!!殺!!殺!!」

呂剛不時地發出一聲怒吼,雙拳連續轟出一記記殺招,拳頭砸在塔盾之上發出一聲聲巨響。

石磊開始的時候,還能面不改色的用塔盾接下呂剛轟出的拳頭,但是很快,石磊就不得不依靠後退將呂剛拳頭上的力量卸下來一部分。

雖然呂剛的拳頭讓石磊感覺到一點壓力,但是,這點壓力對石磊來說並不算什麼,他有很多種辦法來化解,不過,石磊始終記得自己的陪練身份,沒有將陷入修鍊狀態的呂剛叫醒。

在某種奇特的修鍊狀態下,呂剛對《霸拳》的感悟越來越深刻,轟出的《霸拳》也越來越恐怖,為了避免呂剛的修鍊狀態被打斷,石磊不得不繞著擂台不斷後退。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追著石磊打的呂剛突然停了下來,然後兩眼一翻,倒在了擂台上。

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石磊一跳,一步來到呂剛的身邊仔細檢查了一番,石磊才暗暗的鬆了一口氣,呂剛並沒有出什麼大事,只是長時間的戰鬥讓他的體力和真元消耗殆盡,體力嚴重透支,觸發了身體的自我保護,才會昏死過去。

從須彌指環中取出一個玉瓶,倒出一枚丹藥給呂剛服下。

丹藥入口即化,呂剛嚴重透支的體力很快就恢復了一些。

「唔~~我這是怎麼了?」睜開眼睛的呂剛發現自己竟然躺在擂台上,有些迷茫的看著石磊問道。

「你剛才進入到了一種奇特的狀態之中,不停的向我攻擊,最後導致體力和真元嚴重透支,倒地昏了過去。」石磊笑著說道。

有了石磊的提示,呂剛終於記起來自己好像是進入到了一種奇特的修鍊狀態之中,對《霸拳》的感悟不斷加深,然後更加沉迷於對《霸拳》的感悟,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他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並不是十分的清楚。

「謝謝你。」呂剛笑著對石磊說道。

呂剛心裡很清楚,他進入那種奇特的修鍊狀態后,石磊可以輕易的把他驚醒,大事石磊並沒有這麼做,反而不斷的引導他,讓他一直保持在那種狀態中。

「這是我應該做的。」石磊笑著說道,「我可是收了貢獻點的。」

「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呂剛笑著說道。

「我給你服用的丹藥只能讓你清醒過來,想要讓你恢復到巔峰狀態,你還要自己想辦法。」石磊沒有接這個茬,笑著說道。 「這個容易。」呂剛笑著說道,然後拿出好幾個玉瓶,將一枚枚丹藥倒進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時間不大,呂剛就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顯然,剛才服用的丹藥不一般,比石磊拿出來的丹藥高級的太多了。

「我現在感覺好極了,我們繼續吧。」呂剛活動了一下身體,笑著說道。

「好!」石磊點點頭,笑著說道。

「秘術–大地鎧甲!」

「秘術–堅甲術!」

「秘術–蠻牛之力!」

「七十二重強化防禦–激活!」

與之前一樣,石磊先是施展了幾門秘術,提升了自己的力量和防禦,然後又激活了本命武裝中的符紋秘陣,再一次強化了自己的防禦。

「來吧!」石磊用手拍了拍塔盾,示意呂剛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殺!」

呂剛大吼一聲,一步衝到了石磊的面前,舉起拳頭就砸向了石磊的腦袋。

「霸拳碎山!」

「霸拳斷江!」

「霸拳裂地!」

「霸拳分海!」

「霸拳破空!」

「霸拳滅世!」

吼聲連連中,呂剛不停的施展《霸拳》中的一記記殺招。

在施展《霸拳》的時候,呂剛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施展《霸拳》時能夠爆發出更恐怖的威能,對《霸拳》的掌控更加的細緻入微,甚至隱隱的把握到了《霸拳》的精髓之處。

呂剛知道,他對《霸拳》的領悟突飛猛進,都是石磊的功勞,如果不是石磊,他根本不可能對《霸拳》的掌握達到這種程度。

「都是石磊給我帶來的好運氣啊!」呂剛在心中暗暗地感激石磊,想要報答石磊給他帶來的好運氣,不過暫時他也不知道石磊需要什麼,只能等以後再說了,不過這份恩情卻被他牢牢地記在心裡了。

石磊可不知道,呂剛把他當成了恩人,面對呂剛的狂暴攻擊,石磊也只能打起精神來小心的防禦。

對《霸拳》的感悟更深刻后,呂剛的攻擊也變得越來越恐怖,石磊雖然還能防的住呂剛的攻擊,但是如果不小心,被呂剛抓住破綻,還是有可能打破他的防禦的。

石磊可以為了貢獻點擔當呂剛的陪練,但是,讓他放水被呂剛找到破綻打破他的防禦,他卻做不到,所以,哪怕他並沒有施展《金晶泰坦》,也不會讓呂剛打破他的防禦。

雖然沒有施展《金晶泰坦》,但是,石磊並不是沒有其他的辦法減輕呂剛給他帶來的壓力,各種實用的卸力技巧施展后,呂剛明顯的感覺到,之前還有些難以支撐的石磊又堅持了下來,而且還顯得十分的輕鬆。

呂剛雖然感激石磊讓他對《霸拳》的感悟突飛猛進,但他同樣不是喜歡認輸的人,所以,手上的攻擊更加的狂暴,好像狂風暴雨般想要打破石磊構建的防禦,甚至為了提升自身的力量,呂剛還暗暗的施展了一門提升力量和速度的秘術。

不過讓呂剛有些失望的是,雖然施展了秘術,但是石磊構建的防禦還是沒能被打破,雖然有些搖搖欲墜,但是距離被打破還是有著明顯的距離。

「停!」

扛住了呂剛的又一輪攻擊后,石磊猛地後退了幾步,躲過了呂剛的攻擊,然後叫停。

「怎麼了?」呂剛停了下來,問道。

「時間到了,我要回去休息了。」石磊沉聲說道。

「這麼快?」呂剛皺著眉說道,他之前只休息了一次,這麼快就過了十三個小時?

「之前你進入了那種奇特的修鍊狀態,完全忘記了時間的流逝,覺得時間過得有些快也是可以理解的。」石磊笑著說道。

「那行,你回去吧,明天還是那個時間,我在這裡等你!」呂剛笑著說道。

「好。」石磊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石磊走了,不過呂剛卻沒有離開,而是在擂台上繼續修鍊《霸拳》。

之前與石磊的戰鬥中,雖然他對《霸拳》的掌握更加的細緻入微,但是他總有一種感覺,他的《霸拳》中好像還差了點什麼,他要趁熱打鐵,將在那種奇特的修鍊狀態下得到的感悟全都消化吸收,把這些感悟融入到他的《霸拳》之中,他有一種預感,如果他成功的做到了這一點,打破石磊現在的防禦絕對沒問題,不過想要打破石磊最開始時展露的那種強大的防禦,可能還差了一點。

「我會更努力的,我一定能打破你的防禦!」呂剛在心中大聲的吶喊著。

石磊可不知道呂剛是怎麼想的,從演武場離開后,石磊直接回到了住處開始修鍊《金晶泰坦》這門秘術。

時間一天天流逝,每天,石磊都會前往演武場擔任呂剛的陪練,從演武場回來之後,開始修鍊《金晶泰坦》。

開始的幾天里,石磊還能看到水芙蓉,甚至與水芙蓉交談幾句,但是很快,水芙蓉就忙的沒有時間和他說話了,甚至後來一連十多天都看不到水芙蓉的身影。

石磊知道水芙蓉很忙,也沒想著去打擾水芙蓉,每天除了在演武場擔任陪練,就是在住處修鍊秘術。

有著石磊這個防禦強大的重甲盾戰擔任陪練,呂剛每一天的收穫都是滿滿,對《霸拳》的領悟也越來越深刻,漸漸的把握到了一絲《霸拳》的精髓,甚至整個人都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一股霸道的威勢。

最讓呂剛開心的是,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他終於看到了打破石磊防禦的曙光,與石磊對戰時,他的拳頭砸在塔盾之上,經常能把石磊打得連連後退,好像只要再加一把勁,就能打破石磊的防禦。

呂剛不知道的是,他在進步,石磊也在進步,甚至比他進步的幅度還要大。

經過了這段時間的修鍊,石磊已經掌握了《金晶泰坦》的精髓,心念一動就能變成五十多米高的泰坦戰體,而且,只要雙腳站在大地之上,就能從大地深處汲取到一股特殊的能量,讓他的體力和真元的恢復速度大大的提升。

甚至,即使他不施展《金晶泰坦》,在施展《大地鎧甲》時也能從大地深處汲取到那股特殊的能量。 在施展《大地鎧甲》時,會在身體的表面覆蓋一層擁有極高防禦力的土黃色的大地鎧甲,而且,只要雙腳站在大地之上,還能汲取一股特殊的能量,只要身上的大地鎧甲不崩潰,這股特殊的能量就會不斷地修復破損的大地鎧甲。

施展《金晶泰坦》時,除了能夠變成數十米高的泰坦戰體外,雙腳站在大地之上,也能汲取到大地深處的一股特殊能量,讓體力和真元的恢復速度大大的提升。

隨著對《金晶泰坦》的感悟越來越深刻,掌握了一絲《金晶泰坦》的精髓后,即使沒有施展《金晶泰坦》,只施展了《大地鎧甲》,石磊也能通過大地鎧甲這個媒介,從大地深處汲取到那種特殊的能量,讓自己的體力和真元恢復速度大大的提升,雖然沒有施展《金晶泰坦》是那麼厲害的恢復速度,但是也足以讓石磊的續航能力大大的提升。

Prev Post
林沁兒回以微笑,跟陸萌揮手再見后,便離開了。
Next Post
天馬嘶鳴,馬踏虛空,青銅神馬人立而起,一雙宛如山峰般的馬蹄直接蓋下,將下方的黑暗能量直接踩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