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你有沒有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我身邊的絕命,對着我問道。

本來我以爲,只有我一個人有這種感覺,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絕命也有了這樣的感覺,再問了一下其他人,其他人也都有這種感覺。

能夠讓所有人都感覺到危險,由此可以判斷,修羅族的憤怒當真不小啊!

可他們,到底是幹了什麼?

還有十幾秒鐘的時間就要進入陰間了,我們不斷的催促大家加速,並且開始注意四處的情況,可不要在我們進去的一瞬間,就開始有人偷襲,那就真的是太不妙了。

還好,我們已經到了一個距離陰間非常近的地方,還是沒有人來偷襲我們,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是一陣的輕鬆,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突然,我們所有人的眼前,都亮了。

這亮光來的很突然,而且也很奇怪,似乎來自我們的…後方?

甜蜜嬌妻:總裁請接招 回頭一看,我們才真的是嚇尿了,就在我們的身後,幾百米粗的一道光柱,朝着我們這邊飛速的衝了過來。

光的速度有多快?學過物理的人,肯定比我們都知道,我們的速度雖然快,但是和光還是完全沒法比,按照這個節奏,這一道粗大的光柱,只需要再不到兩秒鐘,就能夠到我們的身邊,而我們這一堆人,如果想要成功的到達陰間,至少還需要五秒鐘的時間。

三秒鐘的時間很快,也就是一個眨眼的時間,但是這一個眨眼的時間對我們來說,卻是生與死!

可以看的出來,這一道光柱,基本上是對方所有修羅族強者攻擊力的集合了。

“師傅,有辦法麼?”

說話太慢了,我趕緊就是一個念頭,對着他傳音過去。

“這..這力量太龐大,我就算是能

夠大概擋住,也不敢保證,這些力量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啊!”

我在床上打副本 多寶道人的這個話,就好像是最終宣判一樣,三秒鐘,就只差那麼三秒鐘的時間,難道說,我們這些人,就要死在這裏了麼?

愛無界絕情冷梟特工妻 “還有一個辦法!”

多寶道人突然問我,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什麼辦法?”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他問道。

“我知道,你之前在地府的時候,有修行一個鬼王祕術,名字叫輪轉,是還是不是?”

輪轉祕術?說實話,在我鬼王時期的時候,這輪轉祕術,當真給我幫了好大的忙,但是在現在這個程度,輪轉祕術還能有用?

我有些疑惑的朝着多寶道人看了過去,但還是點了點頭。

事態緊急,多寶道人完全沒有給我解釋的時間,他一下子就把我給抓了過來,然後下一個瞬間,我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我數一二三,然後你全力運轉輪轉祕術,你所需要的鬼氣,我會幫你支撐的!”

多寶道人說完,一隻手藏在我的背上,然後便開始喊了起來。

“三…..二…..一….!”

當他喊到一的時候,對面的整個白光,都已經到了我的身前。

這!已經沒有辦法抵擋了!

不過,我還是在按照多寶道人的說法,不斷的朝着外面輸出我的鬼氣,然後把吃奶的力氣都使用了出來,開始控制這個輪轉祕術,本來我以爲,這一次是死定了,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有了多寶道人的鬼氣支持,這個輪轉祕術,居然開始變得完全不一樣。

一股強大的力道,從輪轉祕術裏面散發出來,一瞬間,所有的時空,就開始被定住了。

“輪…..轉…….!”

在那一個瞬間,已經有幾十倍,甚至上百倍與我的鬼氣,被輸出了出去,而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可以明晃晃的發現,那一道白色的光芒,開始往後退!

這是….沒錯,時間倒流!

輪轉時間!

一般的情況下,我是可以做到輪轉時間的,但是那都還是在我修爲比較弱小的時候,輪轉的對象,也是一些比較弱小的傢伙,我還從來都沒有嘗試過,把如此龐大而攻擊力強盛的東西,輪轉回去。

現在這種情況對我來說,已經完全不是什麼事情了,多寶道人只是代替了我的鬼氣輸出,而整個輪轉祕術,還是我在控制的,輕易的把整個過程輪轉的超過了一秒鐘,然後我才放手!

(本章完) 我們的人,本來就只需要兩秒鐘不到的時間,我先在把這白光退回去差不多一秒鐘的時間,已經足夠他們撤退了。

我們繼續在這邊堅守着,直到多寶門的其他人都已經撤退完畢了。

“走!”

多寶道人抓着我的衣服,帶着我一起回到了陰間。

那巨大的白光,砸在了陰間的空間壁壘上!

一個空間和另外一個空間的空間壁壘是十分強大的,饒是這道白光的攻擊再怎麼犀利,都不可能直接打碎空間壁壘,攻擊到我們的身上來。

“大家都沒事吧!”

多寶道人對着門下的衆多弟子問道。

塞外江南 “沒事!”

“沒事!”

……

迴應的聲音此起彼伏。

“林星,絕命,你們兩個清點一下人數,清點完畢之後,我們班師回朝!”

多寶道人顯得十分興奮,本來我們只是準備出去看看,軍師他們準備幹什麼的,但這次,抓住了軍師,簡直可以說是大獲全勝。

“師傅,我去清點人,這傢伙,就交給你了!”

說着,我就把軍師丟給了多寶道人,說實話,我對軍師並不怎麼感興趣,這傢伙的身上雖然有很多修羅族的祕密,但是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基本上沒什麼用處,至於高深的修羅族功法,之前在修羅族的時候,憑藉摩羅的身份,我也已經學的差不多了。

“行!”

多寶道人接住了軍師,然後不知道用什麼東西,把他給收了起來。

“對了,師傅,抓住了軍師這件事情,還請你們低調處理,不要往外擴散,這件事情雖然對我們整個陰間的士氣,可以有一個巨大的提升,但現在畢竟是多事之秋!還有,最好派幾個機靈點的人,來看守這位修羅族的軍師,記住,看守的時候,千萬不要和他說話,而且一定要和他保持距離,不然的話,這傢伙隨時有可能會找到機會跑路!”

我對着多寶道人交代道。

他們和軍師打交道的機會並不是很多,但是我和軍師打交道的次數,卻是相當的多的,這傢伙是個什麼樣的人,我真的是太清楚了,狡猾,而且詭計多端,修爲也是相當的高,雖然說,他的生命本源現在都已經被我給吸的差不多了,修爲也多寶道人壓制了,但是難免這個傢伙,會不會想出什麼辦法逃出去。

多寶道人衝着我點了點頭,顯然我鄭重交代的事情,他也是比較重視的。

我們開始下去清點

人數了,我們多寶門自己這邊,居然一個人也沒少,小西方教那邊,也沒有少人,這一次,我們居然所有的人,都能夠成功的回來了。

多寶道人聽到這個情況以後,整個人也是非常的高興,很快,我們就回到了西域聯盟這邊,抓到了修羅族軍師的這個消息,多寶道人馬上就報告了西域聯盟,然後西域聯盟那邊,反應的動作還是非常的迅速的,畢竟還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他們很快就派人過來,把軍師給接走了。

軍師接走了以後,多寶道人給我們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慶功宴,之前一直都在多寶道人這邊窩着的沈夢瑤和蘇小魅兩個人,也終於又一次我們團聚了。

都憋了這麼久了,自然是不需要再忍着了,這一次和兩位美女我們是一起春風一度。

雖然上一次,我們暫時佔了上風,但這並不代表什麼事情都已經結束了,想幹好多事情,現在纔剛剛開始,就比如說,對軍師的審訊工作!

說實話,把軍師抓過來了以後,我就把他丟給西域聯盟了,從那以後的事情,我就都沒有管過了,可不知道爲什麼,我纔剛剛安生了幾天,多寶道人就又把我叫了過去。

“師傅,上次不是說好了,給我放一個星期的假的麼?”

看到多寶道人,我就是一陣的無語,上次在慶功宴上面,多寶道人親口說了,因爲我們抓了修羅族的軍師,事態非常的緊急,所以我們現在進入了面對修羅族的緊急戰備狀態,而因爲我之在這次行動之中居功至偉,所以說特地給我批准了一個星期的假期,不如參加戰備。

戰備的意思,就是隨叫隨到,可是我這才休息了三天的時間,一個星期的一半都還不到呢,就被叫回來了,我的這個心裏,當然是無語啊。

“這次叫你來,不是讓你參加戰備的,主要是西域聯盟這邊,有些事情要你幫忙!”

西域聯盟這邊有事情要我幫忙?

我整個人都是一陣的疑惑。

“我這才疏學淺的,而且能力有限,西域聯盟能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啊?”

我有些無語的對着多寶道人問道。

“不要妄自菲薄嘛,西域聯盟當然也是有搞不定的事情的!”

多寶道人對着我說道。

“我們這個關係,我也就不跟你繞圈子了,這次找你,就是軍師的事情!”

“軍師?”

我有些詫異的看着多寶道人。

“軍師怎麼了?”

“我們西域聯盟的人

,已經審了三天了,但是軍師的口風很緊,我們沒有能夠審出任何的東西來,一般的用刑,或者別的什麼東西,對他好像根本就沒有用,至於探查靈魂之類的祕法,我們也用了,但修羅族的傳承,好像真的比我們高檔,就算是鬼尊級別的存在親自上場,也沒有辦法探查他的靈魂,就連我也實驗了,根本拿他沒有辦法!”

果然….

我搖了搖頭。

“我之前潛伏修羅族的時候,我就聽說,修羅族裏面有一門非常厲害的功法,修煉了之後,哪怕是高出自己好幾個境界的強者,都沒有辦法從靈魂上面,打探出任何的東西,我以前也只是聽說過,這種算是最高等的祕法了,憑摩羅的身份,也只能是知道,想要學習,可是一點可能性都沒有的!”

多寶道人聽了我的話,就是一陣的恍然大悟。

“我就說嘛,我們這麼多的鬼尊,怎麼可能搞不定這麼一個還不到尊級的小傢伙,現在可算是找到原因了,咱們陰間有一句古話說的好,叫做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是你抓住的軍師,你說這種事情,我們不找你找誰!”

誒,這真是,蛋疼了,這話聽起來,好像還挺有道理的樣子。

“再說了,輪對修羅族的經驗,你也是最瞭解的一個,所以說,這件事情,就只有你是最佳人選了!”

多寶道人耐着性子,對着我說道。

“行,既然師傅你都這麼說了,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不管成不成,我上去試試不就行了!”

碰到這種情況,想推掉是肯定不可能的了,我只好對着多寶道人答應道。

很快,我就跟着西域聯盟的人,到了關押軍師的地方,多寶道人對我說的話,還真的是重視啊!

關押軍師的地方,是一個單獨的牢房,軍師被五花大綁的關在這中間,而我們這邊,和他最近的距離,都也在二十米以上,這種情況,簡直就是銅牆鐵壁啊!

看了軍師以後,我開始練習身邊審問的人員,開始詢問他們的審問情況,多寶道人也是十分乾脆的,既然要讓我來審,就把審問軍師的最高權限交給了我!

相關人員馬上就開始交代,原來,在他們過來了這麼長的時間裏面,他們使用了各種各樣的方法,但是都沒有能夠讓軍師開口。

“我進去看看!”

我對着他們說道。

“你們給我開門!”

“林星大人,不可以啊,上面交代過了,這位軍師,不能隨意接觸啊!”

(本章完) “軍師不能接觸這件事情,是我交代下來的!這位修羅族的軍師,也是我抓住的!”

聽到我這個話,那位攔着我的傢伙,瞬間就不說話了。

“還不放我進去麼?”

看門的只是一個鬼王級別的弟子,被我這麼一說,他瞬間就被嚇到了。

“是,林星大人,我馬上就給你開門!”

打開門以後,我趕緊走了進去,五花大綁的軍師,坐在一張珍寶級別的凳子上,這待遇還真是高啊,不過也由此可以看出,整個西域聯盟對軍師的重視了。

這個珍寶級別的凳子,是專門爲了審問犯人而生的,據說可以通過產生幻象等各種方式折磨犯人,只要是個人,坐在這把椅子上面,就沒有不招供的。

這是人類發明的,最可怕的東西之一,有多少好漢都折損在這上面了,說實話,在這張椅子上面,軍師能夠撐到現在,我對他的佩服,猶如滔滔江水!

“你出去吧!”

我對着身邊的鬼王級別的看守說道。

對付軍師還是得十分小心,軍師我當然是不怕的的,按時這種鬼王級別的存在就不好說了。

不過說實話,對於審問軍師這種事情,我本來就不願意來,看到刑訊椅之後,我的心裏就更加低估了,這些傢伙也太高看我了吧,刑訊椅都搞不定的事情,把我叫過來有什麼用,難道他們覺得,我比刑訊椅更高級不成?

坐在這個珍寶刑訊椅上面的軍師,看起來有些疲累,但他看到我進來的時候,眼神裏面居然露出了一陣奇異的光芒,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裏面的含義應該是,興奮!

他不是應該仇視我的麼?這傢伙看到我,興奮個什麼勁?、

雖然我並不感覺有什麼希望,但我覺得還是試一試比較好好。

“軍師,你是個聰明人,你應該清楚,你到了我們人類的地方,想要活着回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你還是老老實實交代一點東西,不然你都沒有辦法痛快的死!”

軍師聽到我這個話,整個人嚴重那種興奮的光芒更大了,他整個人就是開始努力的掙扎,然後嘴裏出現了嗚嗚的聲音。

啥情況?我看這個情況,軍師好像是說不出話?

我以前在地球上的時候,大天朝拍的抗戰片,嘴巴里面被東西塞住的漢奸,就是這個表情。

“你…想說話?”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軍師問道。

軍師猛的朝着我點了點頭。

臥槽,這也行?我大致的探查了一下,發現軍師果然說不了話。

“你等一下!”

我說着,就撤了出去。

看着門口的守衛,我有些無語的問道。

“你們的刑訊椅,有哪些功能?”

Prev Post
份。
Next Post
「所以我們需要充足的戰爭理由!」王元慶迅回答了顧衛民的問題。「名不正、則言不順。半島戰爭後生的事情證明,我們必須考慮民眾對戰爭的認可態度。如果沒有充足的理由,我們將失去國民的支持。炎黃子孫不會容忍日本阻礙我們實現國家統一,日軍登上台灣,就是戰爭開始的信號!」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