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年說過,若在您和靈兒面前做選擇的話,我會守護靈兒,因為我愛她。」

「但是我也絕不背叛您,如果只有一條路選擇,我會用命保護靈兒,也會向你以死謝罪。」

虛空中的軒轅靈兒,聽著楚瀟洒的話,感動的淚水,奪眶而出。

「老大,小弟這就以死謝罪,請您允許靈兒將我的屍體帶走。」

話罷,楚瀟洒昂視著軒轅靈兒,大喊道:「靈兒,若有來世,我還追求你!」

「老大,我永遠是您最忠心的小弟!」

說著,楚瀟洒舉手,便朝自己天靈蓋狠狠地拍下!

「瀟洒,不要!!」軒轅靈兒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哭泣聲。

「嗖!」

譚雲驀然伸手,抓住了楚瀟洒拍下的右手。

「老大,您……」

譚雲想到和楚瀟洒一起度過的日子,他眼眶逐漸濕潤,聲音有些沙啞,「在我心中,你不是我的小弟,而是我的兄弟。」

「其實當年,我問你這些話的時候,我已經料到會有今日。」

「坦白講,我很捨不得你。」

「不過……」譚雲說著眼角滑落一滴淚水,「不過,你有選擇幸福的權力,我真心祝福你和靈兒白頭偕老,若今後可以的話,你們成婚時,雖然我不方便去,但是,記得通知我一聲。」

「我的好兄弟,你走吧!」

聞言,楚瀟洒像是個孩子般,哭了起來。

「老大,我真的捨不得你。」楚瀟洒幾度哽咽,「若沒有你,我楚瀟洒說不定,早已死在荒山野嶺里了。」

「若沒有老大你的大恩大德,我哪裡會有今天?」

譚雲淚染雙目,給了楚瀟洒一個大大的熊抱,「走吧,珍重!」

楚瀟洒離開譚雲懷抱,猛地跪在了金龍神獅背上,跪在了譚雲身前。

「你這是作甚?快起來!」譚雲想要攙扶楚瀟洒時,被楚瀟洒拒絕,「老大,你對小弟有再造之恩,這禮你一定要收下!」

說著楚瀟洒對譚雲一叩拜!

望著這一幕,沈素冰等人無不動容。

譚雲將楚瀟洒攙扶起來后,楚瀟洒從仙戒中,拿出了裝滿仙石的十枚仙戒,遞給了譚雲,淚流滿面道:「老大,這都是您煉丹出售所得的仙石。」

「您收好了,小弟走了,您記住,一日是老大,終身是老大!」

話罷,楚瀟洒騰空而起,與軒轅靈兒站在了一起。

「哼!」軒轅柔對楚瀟洒冷哼一聲后,望著軒轅浩空、軒轅長風、靈兒道:「我們走!」

「姐,等一下,我有話對冰山說。」軒轅長風忽然開口道。

「說什麼說?你知道拓跋瑩瑩是天族,意味著什麼嗎?」軒轅柔盯著軒轅長風道:「天族,根本沒有心!」

「一個沒有心的女人,你對她再好,再痴情又有何用!」

此消息對於軒轅長風而言,不亞於晴天霹靂,他感到腦袋一陣眩暈。

他六神無主的凝視著拓跋瑩瑩道:「我姐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沒有心嗎?」

或許是拓跋瑩瑩想到了,昔日軒轅長風對自己的種種好,她此刻,並沒有再冷冰冰的對待軒轅長風。

拓跋瑩瑩目光柔和的看著軒轅長風,點了點螓首,「你姐說的對,我沒有心。」

「你忘記我吧。」

聞言,軒轅長風搖了搖頭,苦笑道:「我也想,可是我已在外界時間愛了你六十多年,殿內愛了你數十萬年。」

「數十萬年的感情,我怎能說放下,就放下?」

此刻,軒轅長風變得前所未有的執著,深情的看著拓跋瑩瑩,「你沒有心,卻擁有著七情六慾。」

「我問你,曾經你們天族男女之間,就沒有人產生過愛情嗎?」

「我要走了,冰山,希望你如實回答我。」 看著軒轅長風真摯的眼神,拓跋瑩瑩最終點了點頭,「雖然我們天族沒有心,但的確有七情六慾,天族同族之間,也有過愛情。」

「但是,從未和人類產生過感情,長風,我知道你對我好。」

「但是我們真的不合適。」

軒轅長風盯著拓跋瑩瑩,目光期許道:「我們相處了這麼久,你對我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拓跋瑩瑩腦海中回憶著,軒轅長風一次又一次喊自己冰山的模樣,她發現不知何時,他並不那麼的討厭。

想到軒轅長風即將離去,拓跋瑩瑩美眸中流露出一抹傷感,她沉默不語。

她眼神中的傷感,被軒轅長風清晰的捕捉在眼中,軒轅長風小心翼翼道:「你……捨不得我?」

「我……」拓跋瑩瑩微搖螓首,「我不知道。」

一句「我不知道」讓軒轅長風,感到無論多少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至少她沒有再像以往,果斷而無情的否決她對自己的感受。

「我明白了。」軒轅長風深舒口氣,目光堅定道:「冰山你記住,不管我在哪裡,我都會一直想你。」

「無論我身在何處,我都會深愛著你。」

「我不管你和我姐之間,有什麼恩怨,我只知道,這輩子我會一直等你,等下去。」

「哪怕等到天荒地老,我都願意,因為我是真的愛你。」

「冰山你記住,你若不嫁,這輩子我軒轅長風終身不娶。」

聞言,軒轅柔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而本想回絕軒轅長風的拓跋瑩瑩,話到了嘴邊,連她都不知為何,自己忽然有些不想說出來。

最終拓跋瑩瑩,望著軒轅長風不言不語,直到目送他和軒轅柔、軒轅浩空等人離去……

譚雲眺望著軒轅柔遠去的背影,突然,大吼道:「柔兒!我上世對你的感情是真的,今生也是真的!」

良久過後,軒轅柔麗影凌空一頓,驀然回首,悠揚而無情之音響起,「你拿什麼證明?」

「時間,我拿時間來證明!」譚雲不假思索道。

「時間?哈哈哈哈!」軒轅柔譏笑道:「我不需要時間,這樣吧,我給你個證明的機會。」

譚雲大喜,「你說!」

然後,接下來軒轅柔的話,令譚云為之一愣。

「用你的命。」軒轅柔冷若冰霜道:「你若當場自刎,我便相信你說的話,如何?」

譚雲合上了眼眸,他雙拳緊握,真想自刎!

可是他不能這樣做!

自己有親人,有妻子,自己要對他們負責!

自己背負著血海深仇,不能自私的那樣做!

譚雲緩緩睜開了雙目,星眸中淚光閃爍,「我很想自刎,可是,我不能那樣做……」

譚雲的真情流露,換來的卻是軒轅柔,嘲諷而不屑的目光。

最終軒轅柔和軒轅浩空等人,逐漸消失在天際,消失在譚雲視線……

「啊啊啊!!」

譚雲雙拳緊握,悲痛欲絕的仰頭長嘯間,雙拳鑿擊著胸膛!

豪門蜜戰,首席溫柔點 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女人離去,自己卻無能為力……

明明自己所言屬實,可她卻不相信自己……

恨嗎?

不!

譚雲並不恨她。

不管過程如何,當年的確是自己親手殺死了她!

這一刻,譚雲神色頹廢,轉身朝獅背上凌霄道殿走去時,一顆顆淚水滑落英俊而痛苦的容顏。

無助,譚雲前所未有的無助。

他怕,就算將來自己征服了諸天,卻也無法和軒轅柔破鏡重圓!

「夫君……」沈素冰望著譚雲發抖的背影,輕聲呼喊道。

「素冰、玉沁,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大塊頭,接著朝三指荒山飛去。」

譚雲留下一句話后,消失在眾人視線,出現在凌霄道殿四十八層內的瞬間,急火攻心、悲痛不已的他,噗出了一口心血……

同一時間,軒轅柔和軒轅浩空、軒轅長風、靈兒、楚瀟洒、張易寒、張易忠在虛空中飛行著。

「噗!」

臉色蒼白的軒轅柔,突然,噗出一口心血。

「柔兒,你怎麼了?」軒轅浩空擔憂不已道。

軒轅柔忍著痛徹心扉之苦,強顏歡笑道:「大伯,你不用擔心我,我沒事。」

「你都這樣了還說沒事。」軒轅浩空心疼的道。

「大伯,我真沒事,你們不用管我。」軒轅柔道:「哦對了,我現在已恢復記憶,區區一個遺棄之地,根本困不住我。」

「你們先返回擎天仙城,我要用數年時間,觀察一下遺棄之地的構造,然後我會找出離開之法,帶你們離開。」

隨後,軒轅浩空等人離開后,軒轅柔環視著空無一人的荒山老林,她失魂落魄的飛落在山間,無力依靠在樹榦上,緩緩地蹲下了身體。

「軒轅柔,想哭就哭出來吧,哭過之後,你要變得堅強,變得勇敢起來……」

軒轅柔喃喃自語間,柔若無骨的雙臂抱頭,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大哭起來……

她哭了很久……很久……

當她眼淚流干,雙目哭腫后,她這才像是一個沒有事的少女,迎著夕陽,開始探索遺棄之地……

她堅信昔日身為靈族族長的自己,乃是最有可能成為鴻蒙至尊的人!

隨著她開啟記憶,她清楚,正如她所言,區區遺棄之地,根本困不住自己……

「譚雲,我的存在,將會是你噩夢的開始!」

「譚雲,你根本不知道,昔日那一劍,我明明可以躲開,可是我卻沒躲,我奢望你對我還有那一絲絲感情,而你卻用冰冷的劍,刺入了我的心臟……」

「我恨你……我恨你!」

……

歲月如流,轉眼間已過一年零三個月。

譚雲從凌霄道殿內,緩緩起身,長嘆了口氣,下一瞬,憑空消失,帶著笑容出現在金龍神獅獅背上。

他望著眼神中寫滿擔憂的七位妻子道:「對不起,這段時間,讓你們擔心了。」

沈素冰七女,商定好了今後不在譚雲面前提起軒轅柔,此刻,她們望著譚雲,笑了笑。

「夫君,只要你沒事,我們便安好。」公孫若曦上前一步,替譚雲整理一下被疾風吹亂的紫袍。

「嗯。」譚雲低頭,在公孫若曦額頭上深長的親吻了一下后,問道:「大塊頭,還有多久,便可抵達三指荒山?」

「主人,十日後便可抵達。」金龍神獅口吐人言…… 斗轉星移,十日後。

宛如一道巨型閃電般的金龍神獅,扇動著遮天蔽日的雙翼,朝一座荒蕪的山峰疾馳而去……

此荒涼的山峰,像是一個生長著三隻手指的巨手,從地內探出,抓向了雲海。遠遠望去,頗為撼人心魄。

此峰,便是三指荒山!

不多時,金龍神獅盤膝在了三指荒山上空的雲海之中。

「老猿,交給你了,把山給我拔起來。」譚雲命令道。

「嘎嘎嘎,好來!」弒天魔猿笑道。

「要不要俺幫你?」已煉化金甲犀牛獸丹的天羅龍熊王,很是騷包的道:「俺現在感到力大無窮……」

「少廢話,俺需要你幫?」弒天魔猿鄙視了一眼天羅龍熊王。

「喂喂喂,你怎麼說話呢?」化成人形的白裙少女小白,插著小蠻腰,瞪著弒天魔猿,「龍熊哥哥是想幫你,你還那樣對他!」

「嘖嘖嘖。」弒天魔猿咂嘴道:「小白,我說你和這頭熊,有一腿,你還不承認,現在不打自招了吧?你再對我大呼小叫,我可不懂憐香惜玉!」

天羅龍熊王盯著弒天魔猿,「你不許欺負小白妹妹,不然……」

「不然怎樣?」弒天魔猿猛然一揮手中黑棒,把天羅龍熊王嚇得一個趔趄,嘿嘿笑道:「不然,我替小白給你道歉!」

Prev Post
“爸爸說,不是鬼,也不是妖……身手很快,迅速的像魅,卻不是魅。只有最後一種,靈……”
Next Post
我點點頭,又朝他做了一個要紅包的動作,這不是我貪財,是問他要開工紅包,圖個彩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