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自己回家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但歐陽並沒有馬上就返回香港。要是這樣的話,只怕留守家中的這幾個老婆,非和自己「鬧離婚」不可。

所以在之後的幾天時間裡,歐陽一直都陪著自己的這幾位老婆,出去逛逛街,買點小東西。另外歐陽也乘著這幾天的時間檢查了一下她們各自的修為。結果歐陽還是非常滿意的,尤其是對紫夢,歐陽更是滿意。歐陽離開才這麼一點時間,她竟然硬是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了元嬰期的境界。

要知道,在修真界中元嬰期那可是一個坎,只要過了這個坎,帶代表著可以永生不死青春常築。當然,這要在天劫不來找你的前提下才可以永生不死。

而其他幾人,雖然同樣也有明顯

,但和紫夢一比較,那相差可就大了。不過總的來i比較滿意的。

「老公,你看我們都有這麼大進步,那有沒有什麼獎勵要給我們啊。」紫幻猛的一下坐到歐陽的腿上,雙手摟住歐陽的脖子,嬌聲笑道。她口中噴出來的香氣讓歐陽的脖子上情不自禁的冒起了雞皮疙瘩。同時下面某個地方也有了抬頭的趨勢。

「好好好,你想要要什麼獎勵,說出來聽聽,只要你說出來,我都無條件答應。」在美色的誘惑之下,歐陽說話幾乎是不經過大腦,直接說道。

「真的嗎老公,我說的要求你都會答應嗎?」紫幻歪著腦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歐陽,一副不信任歐陽樣子。

「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過嗎?」歐陽反問道。

紫幻回頭看了看其他幾女,此時其他幾人也一臉期盼的望著她。紫幻只感覺無形之中受到了姐妹們的鼓舞一般,這才說道:「我們想出去工作,你看佳欣姐姐和靈兒姐姐都有工作,所以我們也要。每天呆在家裡好無聊啊,好不好嘛老公?」

說實話,在剛剛歐陽將話說出口之後就已經後悔了,不過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要是自己馬上就反悔的話,那可要在自己這幾位老婆面前大大的丟臉了。

所以在紫幻說自己這些人要出去上班的時候,歐陽心中一直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暗吐了一口氣,歐陽笑呵呵的說道:「你們的願望就這些啊,我還以為你們想要什麼呢。現在不是都在講男女平等嘛,你們想出去工作,我怎麼會阻止你們呢。」

見歐陽答應了,紫幻等人立刻開心了起來。只見紫幻一把抱住歐陽的頭,狠狠的在歐陽的臉上親了一下,她這一下可就讓歐陽下面的某件東西徹底的抬起了頭來。

只穿這一條超短裙的紫幻立刻感有什麼硬硬的東西正頂著自己的腿,早已經和歐陽「有過一腿」的她哪裡會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頓時臉刷的一下變的通紅了起來。而且整個人也一下子軟了下來,軟綿綿的趴在了歐陽的肩頭。

歐陽只覺得自己現在心中痒痒的,悄悄的釋放出一絲神力,將楊紫羽、天和公主、華凌公主、紫夢公主還有林思語全部包裹了起來。要知道歐陽的神力是多麼強大,如果他有意識的不想讓人發覺自己神力的話,別說像紫幻這樣才剛到元嬰期的修著者,就算是仙界的三大巨頭來了,也休想發現的了。

所以,對於自己已經被歐陽的神力給控制住的事情,紫夢等還絲毫不知道。

就在這個時候,歐陽猛的一下抱住了紫幻,悄悄施展了一個短程的瞬間移動,直接從大客廳里瞬移動到了自己的大卧室里。突然的空間轉變,雖然不至於讓紫幻等人嚇的大驚失色,但還是引起了幾個美女驚叫連連。

也虧歐陽卧室的那張大床面積有夠大,一下子這麼多人掉在上面,竟然一點也不顯得擁擠。

「哈哈,老婆們,今天我們就來個大被同眠吧。」說完,床上原本一條疊的整整齊齊的被子,在歐陽的仙術作用之下,慢慢的飛了起來,然後慢慢的將床上的六女加歐陽蓋了起來。

雖然歐陽的別墅建設材料用的都是最頂級的火星高級品,隔音的效果那是非常的好,就算是有人躲在門口貼著耳朵偷聽都休想聽的到裡面的聲音。但歐陽還是不放心的在房間裡布下了一個小陣。這樣就算是大羅金仙來了,也休想知道陣裡面發生了什麼事。

這一場大戰整整持續了十幾個小時,在沒有用神力的情況之下,饒是歐陽的體力遠遠的異與常人,在六個頂級大美女的車輪戰下,他還是徹底的繳械投降了。原先蓋在身上的那條被子,此刻早已經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了,可見剛剛的「戰鬥」有多激烈。

筋疲力盡的歐陽倚靠在紫夢的身上,手上不知何時已經點上了一根煙。只見歐陽心滿意足的深吸一口煙,然後緩緩的將煙噴了出來,說道:「各位;老婆,你們想出去上班,我肯定是舉雙手贊同的,不過最近一段時間可不行。」

一聽歐陽說最近還不能讓她們出去工作,紫幻急了,也不顧自己身上還沒穿什麼東西,就一下子爬到了歐陽的邊上,苦著臉說道:「老公,你該不會是想反悔了吧?」

歐陽連忙說道:「哪能啊,你看我是那種人嘛。實話告訴你們吧,最近你們的老公我運氣不太好,被很多的修真高手盯上了,他們要找我算帳。你們現在出去上班呢可是非常危險的。等我把他們全部解決了之後,你們想去哪上班,都沒有問題。」 「不錯啊!沒想到東江商業聯盟還能有這個好處,市場是有限的,大夥惡性競爭只能把市場做壞,有計劃有節制的開發市場,大夥才能有錢賺,你爸看來又能大賺一筆了!」楊靖知道8年代和90年代商業發展是沒有任何節制的。

大夥看到什麼賺錢,都一窩蜂的衝進去,直到把那個行業做壞為止,這樣如同蝗蟲過境般的投資,讓華夏的民營經濟根本就沒有健康的發展。

比如汽車企業,華夏幾乎每個省都有自己的汽車企業,生產不同品牌的汽車、農用車和機車,相反看米國,只有那麼幾家大型汽車生產企業,同行業的競爭那就少了很多,質量和研發能力也不是一般小製造商能比的。

再看保健行業,三株公司倒閉,什麼太陽神口服液、紅桃k等等在90年代紅極一時,可是結果如何?全都消聲滅跡了,華夏的經濟走勢一直一來都沒有一個聯盟或者協會來自主的協調,現在東江商業聯盟出來了,剛好能起到這個作用。

「東江商業聯盟對成員的要求很高,資產必須達到一定的規模,加入聯盟后必須遵守聯盟的協議,比如共同維護市場秩序,協調各會員企業之間的矛盾等等。我父親去年初進入聯盟后,企業規模擴大了不少,聯盟內的成員能夠互相扶持,有單的話一般先聯繫本聯盟的成員,因此現在東江商業聯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幾乎囊括了華夏所有上得了檯面的大企業。」林雨凡這次回去可見著世面了。

十幾位資產超過5000萬的企業老總,數十位資產超過千萬的企業老總全部彙集在廣珠,一年一度的東江商業聯盟會議吸引了100多位國外華商,整個年度會議談成的合同就不說了,隨著聯盟的影響加大,不少華商也紛紛加入聯盟,使得聯盟地影響力進一步擴大。

「不錯啊!市場一直以來都是大魚吃小魚。聯盟的存在能夠更好的改善國內經濟發展,全方位發展比起突出一兩項來要好很多,大家賺錢也能賺的長久,看來你爸做地還不錯。」楊靖知道這年頭能做到高海濱這個地步的。華夏國內可能極少數,當然不少靠著邊境走私或者有極大背景的進出口公司資產很多都過億了,可是普遍來說華夏80年代初的第一批商人此刻資產能夠過5000萬的都是後世了不得的大企業。

這些資產並不是說個人支持,而是企業總資產,不少校辦企業和承包工廠的企業家都在8年代發家,之後只要戰略決策沒有錯誤,到了21世紀一般都是行業領頭企業。比如說聯想、娃哈哈之類地都屬於這一類。

「對了楊靖,我爸這次跟我一起到燕京來了,說是要感謝你當時介紹他去聯繫高總,想請你吃頓飯,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林雨凡跟楊靖可不會客氣,直截了當的說道。

楊靖笑了笑,「我什麼時候都有時間,這些都是小事而已,還能麻煩你爸請我。」

「這是應該的,聽說我爸這次過來是到燕京來會高總的。商品準備進入步步高超市,運輸方面的問題還沒有解決,我爸想同金龍快運公司簽訂送貨合同。所以想過來和高總把合同簽一下。」林雨凡一說楊靖才明白了過來,林雨凡的父親感情是想借著請自己吃飯,加深一下同高海濱的關係。

看來商人都會利用機會。不過這是好事。金龍快運現在發展迅速。不少企業地單都是金龍快運在做。現在超市是完全按照後世地結算制度。按照產品地不同有月結、季結、半年結等結算制度。

也就是說做超市地大多就是把名氣打響。把超市地架子搞起來。裡面地產品一般都是各企業各工廠先期鋪貨過來。等到超市銷售了之後才給他們結賬。這樣地話超市能夠保證有大量地現金流。能夠更快地拓展市場。

步步高超市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在南江省、東南省、東海市形成壟斷規模。這就是靠著鋪貨制度和後期結算制度。現在老百姓地購買力超強。結束了票證制度以後。大夥手中地華夏幣都存在手中。手頭寬裕了自然捨得花錢。恆勝電器生意火爆由此可見一般。此時一台彩色電視都要幾千甚至上萬。可是恆勝電器卻賣地很好。這就說明華夏不少老百姓都富裕起來了。

「行!我明白你們地意思了。我等會給高總打個電話。咱們晚上到前直門吃飯吧。你和你爸先把地方定好。我和老高隨後就到。你看怎麼樣?」楊靖笑著對林雨凡說道。

帝少的億萬啞妻 「太好了!我現在就去找我爸。楊靖。謝謝你!」林雨凡把床鋪整理好后。直接興沖沖地離開了寢室。反正寢室有電話。待會直接打過來就行了。

等到天快黑地時候。林雨凡打了個電話到寢室。跟楊靖說好會面地地點后。楊靖直接出門向著燕京飯店去了。高海濱去年到這裡來就到燕京飯店包了一間商務套房。一定就是2個月。現在他還在那裡。因此楊靖直接殺了過去。

「老高,今天晚上有人請吃飯,你快點準備一下!」楊靖敲開門口,對著開門的羅力笑了笑,看著坐在沙發上讀資料的高海濱大聲喊道。

高海濱一聽是楊靖,放下手中的資料笑著問道:「誰這麼好請咱們吃飯?難道是傅正寧?」

這麼些天高海濱和傅正寧的關係也進入了蜜月期,燕京三環內不少好的單位門市樓被高海濱給買去,傅正寧在裡面也拿到了不少好處,依照楊靖地吩咐,高海濱在燕京可捨得花錢,不少管事地單位領導和高海濱都相處甚歡,靠的是什麼?不就是孔方兄嗎?

「傅正寧?我沒時間見他,我們寢室地,林雨凡的父親,聽說也是你們東江商業聯盟的。就是去年我跟你說的那個,南江呼啦圈的總代理商。」楊靖一直沒問林雨凡父親叫什麼名字,現在一下也說不出來。

高海濱一聽就笑了,「原來是南江地老林啊!他叫林榮龍。是南江林榮股份有限公司的老總,拉了一般東港人在南江也算混的有聲有色,怎麼,他到燕京來了?」

楊靖可沒興趣管他和誰混,要不是看林雨凡為人還不錯,這次又是帶了生意來的,不然他可不會貿然帶高海濱去見什麼人。

「他兒子跟我是同學。今天聽他說林家搞了個袋裝小食品地廠,做出來的產品交給咱們步步高超市銷售,現在過來想跟咱們談談送貨的事情,他們想和金龍快運簽訂送貨合同,這是好事,咱們幹嘛不見?」楊靖看了看鄭北方已經不在這裡了,沒有過多的在意。

「去年聯盟年度會議的時候他跟我說起過,我當時也答應了他,不過現在管事的是鄭北方,我和羅力現在主要管燕京這邊。走正規途徑上報集團比咱們這邊還要快些啊!」高海濱沒想到林榮龍竟然會追到燕京來。

「管他是怎麼想的,咱們見見再說,談好了讓他去找鄭北方簽合同就是了。對了,燕京這邊地事情交給羅力辦,你儘快返回東海,那邊有大生意等著咱們!」楊靖說道這裡才想起王有福來。

高海濱一聽有大生意,頓時來了興趣,連忙問怎麼回事。

楊靖笑了笑后。開口說道:「海外華商準備在國內投資180億搞高新技術企業,生產電子產品和電器產品以及能源、醫藥、精密機械等等,我承包了他們所有的建築工程以及部分產品銷售總代理,貨物運輸也交給咱們金龍快運來做,進出口公司可以承包他們產品的出口,總之咱們這次賺大發了。」

楊靖的話一說出來,高海濱和羅力頓時被雷的張大嘴巴,半天說不出任何話來,90年。180億投資。這是什麼概念,這也太誇張了點吧!

「沒開玩笑吧!咱們珍海集團現在總資產也才不到6個億。同投資180億華夏幣的企業合作,天啦!」高海濱本以為做到現在珍海集團在華夏已經是排名前三的民營企業了,沒想到人家一來華夏就投資180億,自己連他們的零頭都不如,要知道珍海集團做到現在貸款可不在少數,怎麼能和180億的純資金比。

「事情我已經大致談好了,你到東海去直接和他們談細節就行了,國外這段時間會過來不少專業人士,你到了東海必須馬上招聘專業人才,特別是建築方面的人才,咱們要想得到這個大單,有關係是一方面,最重要地還是要有能拿得出手的真本領。」楊靖笑了笑后,表情嚴肅的說道。

高海濱一看楊靖地樣子就知道不是在耍自己了,興奮的點了點頭,「咱們在安南的時候已經和國內不少頂尖建築設計師有了良好的合作基礎,東港方面幾個大型設計樓和我們的合作關係都很好,只要有需要,咱們能夠隨時從東港和南江那邊調集人手過來。」

「咱們別老是找人家過來幫忙,現在自己成立了城建公司,以後承包的工程以及自己做地工程會越來越多,是時候儲備自己企業建築人才的時候了,這次借著這個機會,找獵頭公司把東港那些有名的設計師儘可能的挖過來,咱們到社會上廣招人才,充實自己的人才庫。」楊靖一聽高海濱還想著和以前一樣,頓時有些不高興了,企業做的這麼大,搞得還和游擊隊一樣,有工程臨時去請人,這樣的企業怎麼能做大做強。 行!我回東海馬上按照你的意思辦!這次工程做下來,咱們的海濱城建公司規模起碼要擴大幾倍,剛好東海和燕京的地皮也要開發,咱們總算能夠大規模搞建設了。」高海濱就算沒搞過地產開發,也知道搞基建賺錢。

180億投資,僅僅是土方工程都夠自己賺的了,再加上這些投資大多在東海,也是珍海集團的大本營,能夠拿到政府最好的政策和銀行最低利率的貸款,對於這樣的工程高海濱是有多少就接多少,有楊海濤在東海坐鎮,高海濱根本就沒想過做不好。

「這些日子羅力在燕京也算打開了門路,盡量多收一些門市樓,今後咱們有大用處,這邊處理完畢之後,180億投資中有30億是投在燕京的,到時候羅力直接在這邊同華商談判,咱們別把這到嘴的肥肉又給別人給搶了去。」楊靖看了看榮辱不驚的羅力,滿意的點了點頭。

鄭北方坐鎮總部,那麼多投資經過他的手,自然能夠大大提高他在集團內部的威信,羅力能力也不差,在得知這個情況后,臉上沒有呈現出任何羨慕的神色,心跳在初時聽到180億的時候加快了不少,不過之後再也沒有任何波動,這個羅力確實是個人才。

楊靖對這樣的人一直以來都很欣賞,有能力,嫉妒心不強,而且穩重,因此直接準備安排羅力獨擋一面,甚至提前告訴他會有30億的投資要他負責。

這下羅力的表情總算有了變化,激動和自信呈現在他眼中,沒有過多的言語,對著楊靖點了點頭,示意自己一定不會讓楊靖失望后,開始想著要如何儘快多購買一些門市樓和地皮來。

高海濱和楊靖叫上羅力一起走出酒店,乘坐酒店的專車去了前直門,林雨凡在那邊一家小有名氣的飯館訂了一桌。楊靖他們趕到的時候,看到林雨凡和林榮龍一直在門口等著,幾人下車的時候笑了笑,看來有實力的人走到哪來都有人恭候。十年前地高海濱何曾想過會有今天。

十年的商海浮沉讓高海濱洗盡鉛華,上位者的氣息伴隨著商人獨有的氣息充斥在他身上,形成一種獨有地氣質,看著上前兩步握住林榮龍手的高海濱談笑風生,楊靖真的有些感慨,當年的年輕小夥子此刻已經是叱詫華夏商場的一方諸侯了。

楊靖看到林榮龍同高海濱握手之後,走到自己生氣。滿臉笑意的握住自己的手,熱情地用不標準的普通話感謝自己在燕大照顧林雨凡,楊靖笑了笑,客套了幾句后,向他介紹了跟在後面的羅力。

幾人打過照面后,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進入了飯店裡的包廂,前直門的飯店就算再小,裡面的格局也比外面一般的飯店要好一些,至於菜肴如何楊靖不知道,不過全聚德開在這裡楊靖還是清楚的。既然能把生意做下去,自然有他存在的理由。

點了十幾個飯店拿手地菜后,林雨凡開始和高海濱談起生意上的事情來。常年在南江走動,高海濱能夠說得一口流利的南江話,楊靖看了看坐在身旁地林雨凡,笑著和他說起來。

一頓飯吃下來。生意已經談成。只要林榮龍到東海去簽訂合同就可以了。現在步步高超市在幾個省市紅火地很。想要把產品上架都成問題。不少企業出上架費都要排隊。這次要不是楊靖出面。林榮龍就算是東江商業聯盟地人。想要上架恐怕也不是這麼簡單地事情。

楊靖看到事情談好了。沒有和高海濱他們走。聽林榮龍地意思要請他們出去瀟洒。知道意思地楊靖帶著林雨凡笑著打地返回燕大。

在外跑過業務地都知道。生意一般在酒桌上談。當然和外企地話就不會這樣了。國內企業大多都喜歡在酒桌上談。談完就去搞一些唱歌、泡澡之類地消遣活動。做業務地如果這些不做到位。基本很難在業務界混下來。

楊靖和林雨凡一回到302寢室。結果只看到鄭西和張瑞在。羅松和代新傑不在。楊靖還沒說話就看到張瑞著急地站了起來。對著楊靖說道:「你們總算回來了!出事了!出大事了!代新傑地爸爸打了車間主任。已經被工廠保衛科抓住了。準備送到派出所去。聽說廠里決定開除他爸爸。代新傑地媽媽一聽到這個消息。急得沒有注意機器。整個左手被攪了進去。要不是旁邊地人馬上關了機器。只怕他媽媽整個人都會卷進去。現在還在醫院。松子和代新傑已經趕過去了。」

本來還心情高興地楊靖一聽到這個消息。心裡頭馬上就呈現了一片烏雲。林雨凡著急地問了問代新傑他媽醫院地地址。在聽到是區里地一家醫院后。林雨凡趕緊打了個電話給他爸。要他爸拿錢到那個醫院去。

楊靖和林雨凡等人急匆匆地跑出了寢室。4人一路狂奔出了學校。攔住一輛計程車直奔醫院而去。

工廠上班把手攪進去了,那隻手肯定是保不住了,只是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到底是代新傑他爸打了車間主任后才攪進去的,還是攪進去后他爸才打的人,這個情況摸清楚了才好到廠里去交涉。

現在不少國營企業紛紛倒閉,走路市場經濟后,一些沒有市場競爭力的工廠根本就生存不下來,代新傑的父母都在同一家工廠工作,聽代新傑說是專門生產鋼珠的廠,工廠不大,以前是輕工二部下面的廠,沒什麼技術含量,同類別的工廠華夏有很多。

要不是靠著計劃經濟時期,一些製造轉軸的企業下訂單,這家工廠早就倒閉了,別看90年代初不少國營企業都還不錯,倒閉的小型企業也不少,只是那個時候很多工人都能安排到其他企業去工作,因此大夥對下崗還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領導們對市場競爭也沒有一個具體的認識。

計程車趕到醫院的時候,林榮龍已經帶著一個看起來像保鏢的人已經等在醫院門口了,高海濱和羅力此時也站在一旁,剛才幾人正在桑拿,突然聽到林榮龍說楊靖寢室的一個室友家出事了,要自己馬上趕到醫院去,高海濱和羅力這才跟了過來,看看能幫到什麼忙。

「咱們先進去吧!問問值班的護士,看看代新傑他媽現在在哪個病房!」楊靖對著張瑞說了一句后,張瑞直接跑到裡面問起值班護士,現在是晚上了大多數醫生都已經下班,只有少數值班的護士在。

一會功夫張瑞就跑了過來,對著楊靖他們說道:「現在還在搶救,現在在手術室,聽說整個手臂已經沒了,動脈血管大出血,要不是送來的及時,人早就沒了。」

楊靖一聽就急了,代新傑的母親自己也看到過,當時剛來燕大的時候,代新傑的媽媽就送著代新傑到寢室,跟楊靖還有羅松聊了不少,長的漂亮不說,保養的也不錯,再加上嘴巴能說會道,是個好人。

問清楚手術室的地址后,一行人匆匆忙忙的走到樓上的手術室,此時手術室的燈還亮著,羅松正陪著代新傑守在手術室外,不少穿著工人服裝的男女也聚集在手術室外,看樣子應該是代新傑母親的工友了。

一行人上樓的腳步聲讓等候在手術室外的人都看了過來,羅松意見楊靖他們到了,馬上上前兩步,直接說了說裡面的情況,沒想到情況比之前張瑞說的更加嚴重。

左手一直卷到肩膀處,整個手臂全部被攪爛,代新傑的母親當場昏迷,頭髮因為機器把他母親手臂攪進去的時候,被轉輪纏住,代新傑的母親整個頭皮都差不多被拔了下來,鮮血淋漓的樣子當場就嚇壞了不少工人。

此刻醫院血庫的血根本就不夠,臨時找鮮血的人也沒有找到,大夥此刻都不知道要如何辦,醫生剛才就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說很有可能患者救不過來了,代新傑此刻癱坐在地上,雙眼無神的盯著自己的腳,口中喃喃自語不知道他在念叨什麼。

「這些工友沒有和他母親相同的血型嗎?咱們大家一起獻血!」楊靖皺著眉頭看了看前面的十幾名工廠職工,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羅松聽到楊靖的話后苦笑了一聲,「這裡有同血型的人,可是大夥都已經獻過一次了,代新傑他媽失血量太大,一時半會根本就止不住,現在還有一些血管出血,要不是靠大夥獻血維持生命,他媽早就去了。」

楊靖一聽羅松的話,鬱悶的說道:「怎麼會這樣,事情過了這麼久,這裡的醫生還沒找到那些出血的血管?」

「整個手臂帶這肩膀,還有頭部那麼多血管,這醫院又不是什麼大醫院,外科醫生水平也有限,能夠做到這樣已經相當不錯了。」羅松說著無奈的看了看身後的手術室。

「代新傑的母親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這麼嚴重的生產安全事故,他們廠里的領導怎麼沒來?你們都吃飯了沒有?」楊靖看了看前面人群中沒有領導模樣的人,言語中已經有了怒火。

「廠里的領導還在處理代新傑他爸打人的事情,只派了個辦公室主任過來看看,之前大夥獻血的時候就走了!我們看到這樣哪有心思吃飯啊!」羅松鬱悶的搖了搖頭。

(今天第三更送到!手中有票的大大記得給隨風砸票支持啊!謝謝了! 陽的本事那可是相當的清楚,現在竟然有人會不知好歹的要找自己老公麻煩,她們當然是非常的感興趣了。

楊紫羽驚訝的問道:「老公,那些高手都是什麼人啊,他們為什麼要找你的麻煩,該不會是你搶了人家什麼東西吧?」

歐陽一聽就來火了,啪的一下拍在了楊紫羽的屁股上,說道:「你看我像是那種專門搶人東西的人嗎?正好相反,是有人搶了我的東西,結果被我滅了。這不,那個人的師門就要給他報仇了。」說著,歐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聽的眾女直罵萬劍門的掌門紫陽真人不要臉,自己不敢來找歐陽報仇就煽動其他那些無知又貪婪的人來找歐陽報仇,真可謂是無恥一輩的鼻祖。

倒是林思語,聽歐陽說有這麼多的高手要找他的麻煩,心中已經為歐陽擔心開了。「老公,有這個多的人找你麻煩,這沒事嗎?」

歐陽還沒有回答,天和公主已經笑開了,摟過年齡最小的林思語,說道:「你放心吧小語,像老公這樣連宇宙都可以輕鬆創造出來的人,還有什麼人會是他的對手。像這些修真者,別說就這麼一點,就是多來他個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他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你就放心吧。依我看,除了這個宇宙的創始人,估計再沒有什麼人能是他的對手了。」

剛開始聽到天和公主的話的時候,歐陽還是洋洋得意的,確實,他不認為這個宇宙空間里還會有什麼人是自己的對手。不過聽到最後,天和公主說的這個宇宙創始人,歐陽心中一顫,猛的一下想起了宇宙本源的問題。

確實,天和公主他們所在的空間是自己創造出來的一個宇宙空間。那麼,自己現在所在的這個宇宙空間,是否又是另一個宇宙空間某為強大到不可想象的牛b人物創造出來的呢?想到這,歐陽的心中就是一陣激動,他真的想馬上就去探索宇宙的本源到底是自然形成的還是人為創造的。如果是人為創造的,他可是巴不得想找那人p一回了,哪怕是輸的很慘,也絕不在乎。

興奮之餘,歐陽同時也有些遺憾,畢竟暫時自己還不能拋下地球上的一切。「哎,看來想要去探索地球的本源問題,還是要等以後再說啦。」歐陽這樣想到,心中的遺憾那可不是一點一點的。還好,這只是暫時放棄,而不是徹底的放棄。只要以後有時間了,自己這些老婆的修為都跟上去了。到那時候,自己想去探索一下宇宙的本源問題,一個人去也行,帶著眾多老婆組團去也行。想到這,歐陽又變的開心了起來。

心情已經變的好起來的歐陽,手又變的不老實起來。兩隻手分別在紫夢和華凌公主的背上輕輕的撫摩了起來。二女被歐陽這麼一撫摩,呼吸立刻變的急促起來。

就在歐陽準備展開下一輪世界大戰的時候,丟在地上的手機非常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這讓歐陽很是惱火。

「操,哪個王八蛋早不來電話遲不來電話的,偏偏在這個時候來。」歐陽忍不住的「操」出了口。

不過想想,自己這個電話是香港的號,除了幾個重要人士如自己父母、老婆知道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之外,其他的,可沒幾個人知道。可這幾個知道的人又沒幾個是簡單的人,例如國家主席,國家安全部的部長、創神集團董事長付生等。他們給自己來電話那可是絕對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這些電話又是不能耽擱的。否則可就有可能會讓讓國家蒙受損失,這是歐陽不想見到的。

所以,歐陽惱火是惱火,但還是身手將一直響個不停的電話吸了過來。一看手機的來電顯示,打電話的人竟然會是自己的父親。歐陽心中那是一個後悔啊,早知如此,剛剛他就不罵是哪個王八蛋打的電話了,搞的現在自己變成我王八蛋的兒子。

其實歐爸打電話給歐陽並沒有什麼特別重大的事情,無非就是告訴他,楊守業經過他的治療已經徹底的康復了,晚上要請他們全家去吃飯。

……

龍門山莊,這在溫州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休閑娛樂場所,但裡面高爾夫球場、射擊場等各項運動場所那是應有盡有。只是由於龍門山莊是一個會員制的高級娛樂場所,所以外界對於裡面的一切並不是十分的了解。不過在溫州,成為龍門山莊會員,拿到會員證書那無意是自己身份最好的一種象徵。

楊守業不僅是龍門山莊為數不多的鑽石會員之一,同時也是龍門山東之一。這次為了好好的謝謝歐陽將

上的蠱解掉,他準備在這裡宴請歐陽一家。當然他i商界其他的一些朋友,對他們在自己生病期間來醫院看望自己表示感謝。

「大哥,你說的那同學到底是誰啊?怎麼都這麼晚了還沒來,這麼大的架子,真是不知好歹。」楊繼業在知道自己的大哥已經清醒並且已經完全康復了之後,立刻第一時間趕到了溫州。他深知如果這個時候自己所做的那些事被自己的大哥知道的吧,那自己可就真的完了。到時候別說想霸佔楊守業的財產,就算是自己手上現在掌握的公司股份,也休想保的住。

所以,為了不引起自己大哥的懷疑,他只的違心回到溫州。陪同他一起回來的,除了自己的幾個保鏢之外,還有一個就是他的那個巫師師傅。

所實話,當他在看到自己哥哥的那刻,他的心中那是沒來由的一跳。要知道,被蠱折磨的痛苦那是絕對不亞於海洛因、冰毒等毒品給人來的痛苦,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真正嘗試過的人那是無法想象的到的。

但作為一個學過養蠱之術的楊繼業也不同,當初他那師傅為了讓他知道蠱的厲害,曾經就給他的身上下過蠱。雖然只是一隻威力不怎麼大的蠱,但也折磨的他死去活來的,事後調養了整整半年才算恢復過來。

可現在看他的大哥,哪裡有半點受過折磨的樣子。而且是臉色紅潤體格健壯呼吸悠長,簡直和運動員差不多。這怎麼能不讓他大吃一驚。

楊繼業的話讓楊守業心中一陣惱火,不悅的說道:「你這是什麼話,人家救了我的命,我們等等他有什麼關係。再說時間又還沒有到。」

楊繼業原本還想反駁幾句話的時候,突然看到自己的師傅正在給自己使眼色,示意自己不要多說什麼話,所以只得將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青青草 不過他的眼中,卻是閃過了一道殺機。

說話之即,歐陽和歐爸兩人總算是來到了龍門山莊。為了「低調」行事,歐陽並沒有讓司機開車送自己,而是自己隨便在家門口攔了輛出粗車。

只不過就是這輛計程車,開到龍門山莊庄門口的時候,被看門的保安給擋下來了。也活該這保安自己夠倒霉,你說他攔誰的車不好,偏偏狗眼看人低,見是一輛計程車,想也沒想便直接將車給攔下來了。

「小李,你幹什麼呢?怎麼把車攔下了?」在一旁的一個崗亭里,一個年紀稍長一點看上去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從監視器里看到了這一幕,於是便用無線對講機問道。

「隊長,是輛計程車。」被稱做小李的年輕人正是將歐陽所乘坐的計程車攔下來的那位保安,他不屑的看了看坐在車裡的歐陽,一手拿著對講機說道。

那名隊長一聽是計程車,也就懶的去管他了。這名隊長來龍門山莊當保安也有幾年的時間了,什麼樣的車沒見過。不過他還真沒見過有計程車從這道門裡經過。

「喂,你們是什麼人,來這裡幹什麼?」年輕的保安敲了敲這輛計程車的玻璃窗,示意歐陽把玻璃搖下來。

歐陽看了看這位保安,接著說道:「這裡不是龍門山莊嗎?怎麼,我來這裡吃飯不行的嗎?」他見這個保安一副牛b烘烘的樣子心中就是一陣不爽。

「喲,你還知道這裡是龍門山莊啊?你以為這龍門山莊是個人都能進來的嗎?也不看看你自己長什麼樣,竟然還想來龍門山莊吃飯。」年輕保安上下打量了歐陽一番,怎麼看都不覺得歐陽會是個有錢的人,再說這有錢的人出門有坐計程車的嘛,所以譏笑道。

一聽這話,歐陽樂了,笑道:「怎麼,這龍門山莊吃飯還要看長相不成?」

「告訴你吧小子,我們龍門山莊實行的是會員服務制,你不是我們的會員,那是不可以進去的。」年輕的保安一邊說著,眼中透漏出的譏笑神情更甚。

歐陽笑了笑,回過頭對自己的父親說道:「爸,看來這另門山莊我們是進不去了,要不我們回去吧,免的在這裡繼續丟人顯眼的了。」

Prev Post
我點點頭,又朝他做了一個要紅包的動作,這不是我貪財,是問他要開工紅包,圖個彩頭。
Next Post
“我確實心疼你們呀,不然怎會留你在屋裏呢?你知道我睡覺,從不喜旁人打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