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泉在電話那頭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就替我謝謝周書記。費用的事,你跟周書記強調一下,不能讓縣裡出。我手頭的事,六號才能處理完,思雨第一次登台表演。我也得在場,沒意外的話,我七號早晨去順義。」

看著李新義掛上電話,江立山問:「林泉怎麼說?」

「倒沒說什麼,他七號早上才能到順義來,還有就是費用地事,堅持不讓縣裡出。」

靜池高速公路還沒有建成。從靜海到順義是國道,郭保林、趙靜趕到順義時,舒暢她們在招待所里剛吃完早飯。

「你怎麼這麼快,我爸他們呢?」

「他們?再等一個小時吧。」

李新義、黃偉、陳立對郭保林都有很深的印象,看到場外的墨綠色陸虎。心裡都在想:不會在國道上飆車吧?

等了五十分鐘,五輛商務車才柵姍來遲。江梨華知道那些外表粗獷甚至說有些笨頭笨腦的商務車,內部卻極近奢華,差不多同一時間,省城的四輛商務車也同時趕到,這次也請段敬紅、硬憲章、張青山的愛人出來透透氣,還有顧憲章二兒顧清夫婦,林泉怕李新義、舒暢應付不周,讓樊春兵提前過來。

負罪的使者 周敬德原打算吃晚飯的時候出面打招呼,十點鐘在辦公室按到張青山地電話:「你嫂子到你的地面打擾兩天,不要嫌她麻煩。」

「哪會?」周敬德隨口應一聲,又驚醒過來,「什麼,嫂子要到順義來玩?」

「林泉說你給安排妥當了,你怎麼會不知道?這會兒差不多到順義的吧,我打電話就是確認一下。」

「應該到了,省城過來四部車,可沒說嫂子會過來?」

「呵呵,我想也是,林泉不喜歡驚動什麼人,我要不提醒你,你可能等顧書記地愛人與二公子離開順義,你都給蒙在鼓裡,還有段秘書長的愛人跟大女兒,注意一下安全事宜,其他的就順其自然。」

周敬德不由的暗罵江立山,差點錯失一次機會,等到晚上再露面就遲了,不過心想江立山估計也給蒙在鼓裡,林泉,林泉,還真不讓人失望。

周敬德抓起西服,推出走出辦公室,喚了秘書、司機,連忙趕到縣委招待所。

倪永人找來縣旅遊局的工作人員,制定了兩條鬆緊有致地路線,避免過度疲勞,也讓所有人都玩盡興,司機都是縣長途運輸公司的老司機,兩部豪華大巴在出發前都檢修過。

順義縣依山臨海,風景優美,有許多自助旅遊項目,但是開發出來的景區寥寥,遠不能跟風景名勝區相提並論,也正因為如此,人流不擁擠,到成了這時候最適宜的渡假景區。

倪永人計劃上午稍作休息,中午就在招待所吃午飯,沒想到周敬德直奔過來:「周書記,你怎麼來了,不是說好晚宴的時候……」

「江立山呢?」周敬德揮了揮手,「差點讓他給害死,顧書記的愛人與公子也在裡面,他也不事先打聽請楚。」

「顧書記?」倪永人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那個顧書記?」

「還有哪個顧書記?」周敬德手指朝頭頂捅捅。

「啊,」倪永人嘴巴張開來,「江立山女婿能請來這麼些貴賓?」

「跟李新義沒關係,另有頂天的人物。告訴你吧,省得你好奇心勝。招待規格定這麼高,是為聯投董事長林泉準備地,他來也不是玩地,跟八號赴任的耿縣長有關係,可能涉及到順義的巨額投資,這些事沒有確定之前,不要透露出去。這些人都是林泉的親友。他們才是來順義渡假地,所以一定要招待好,除了顧書記的愛人,還有顧書記二兒子顧清夫婦,還有段秘書長地愛人,張青山地愛人也在裡面。要不是張青山打電話給我,我還蒙在鼓裡呢。這麼看來,從靜海過來人的身份也不低。」

倪永人嘖嘖嘴,耿天霜的前途自不用說。這次機會利用好了,周敬德說不定也能往前大踏一步,難怪他說江立山害死他的時候,他還笑眯眯的。

倪永人將江立山、李新義找過來,他們確實也不知情。周敬德將情況一說,江立山才意識這可能是江家飛黃騰達的機會,李新義可是入贅江家的,林泉地背景真是深的讓人猜不透底啊。

「林泉派了一名副總過來,」李新義想起樊春兵為什麼會提前來,「那邊的事情都由他調度,他看了一下行程安排。感覺很滿意,所以沒有再打攪周書記您。」

樊春兵高高壯壯,氣度不凡,周敬德可不覺得他縣委書記地地位會比聯投的副總高,跟李新義親自去找樊春兵。一些人在房間休息。一些人坐在樓下的大廳里聊天,樊春兵在門口給林泉打電話。

樊春兵伸過寬厚的手掌。跟周敬德握了握,笑著說:「麻煩周書記了,替我們想的這麼周到,我們這個可以說是『老弱婦孺』旅行團。」

縣政府招待所地動靜,縣裡其他幾位頭頭都有耳聞,不過周敬德不讓其他人插手,周敬德知道林泉有為耿天霜造勢的用意在裡面,不過對他自己的好處也是不言而喻,關鍵處就如張青山所說,要能跟耿天霜配合好。

周敬德沒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己的覺悟,但也有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要留下點痕迹的心思。

月7日,老弱婦孺旅行團吃過中飯就要離開順義,林泉趕過來跟大家一起吃一頓中飯。思雨要上學,方楠領著思雨先回靜海,只有舒雅、小初陪林泉趕到順義。

在此之前,林泉陪舒雅為考察大溪地的旅遊到順義專門走過一趟,舒雅還特地來過幾次,對於旅行社,舒雅是投入十二分的熱忱,還對順義地旅遊資源進行細緻周到的考察。

旅遊公司剛剛起步,但是定位卻比那些小旅行社高得多。舒雅所擁有的優勢擺在那裡,只要有好的項目與策劃,有好的管理團隊

有資金與資源。

舒雅對大溪地項目一開始還沒有太大地規劃與野心,陳楚、梁岌過來看過兩次。大溪地背山面海,東面有一片未開發的灘涂地,這與北山澤鹿保護區地情況比較類似。陳楚曉得通南市正著手在北山建設大型風場,將風電與北山的旅遊資源、灘涂農牧業、養殖業聯合起來開發,形成北山旅遊風電產業園。大溪地的規模要小得多,正因為小,才方便他們來操作,靜池高速與沿海通道建成之後,大溪地距靜海才一小時的車程,後來靜怡也過來看了一次,都積極鼓動舒雅在這裡搞風電旅遊農莊。

我的二次元男神老公 規模雖然比通南的北山規模要小得多,但是加上風電項目,粗粗的估算,投資額度也要上億元,對於註冊資金才二十萬的旅遊公司,在別人的眼裡,做這個項目無疑等同於蛇吞象。

舒雅發現自己此時也無從跟公司合伙人解釋林泉的身份。王麗、尤佳、劉軍他們都曉得林家是巨富,林泉的坐駕由volvo改勞斯萊斯了,旅遊公司缺資金,陳秀立即讓靜恰扔五百萬進來,誰還會將林家當成普通人家?只是他們還不曉得林泉確切的身份與地位。

舒雅心裡忐忑得很,關於大溪地項目的事情既沒有跟合伙人提也沒有跟林泉開口提及,也讓陳楚、靜恰在林泉面前保守秘密,至少等事情有一定把握之後。才正式提及。

林泉與舒雅過來,以為陳楚、靜怡她們會隨大部隊一起回靜海,她們卻說還要陪舒雅在順義留兩天,林泉也沒想到大溪地的項目上去。

「你不回去,」林泉問陳楚,「梁岌地公司能缺了你?」

「一年時間了,公司差不多走上正軌了。人不用整天盯在公司。」

去年三四月份,陳楚與梁岌創立圖書直銷公司,此時差不多已經走上正軌,說起來,聯投並沒有為她們的公司提供多少資源,但是有林泉堅定站在他們身後,讓他們無需擔憂其他人創業時會考慮的顧慮。公司的規模雖然不大,關鍵是圖書直銷這種模式還沒有推廣起來,不過已經有相當不錯的開端了。

林泉對家族內的事務很少干涉。也無需他親自干涉,以林家、陳家今天在靜海的地位,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林泉親自出面了,不過林泉對陳楚與梁岌辦地公司還是相當關注,有機會碰面都會聊一聊。者看姥爺陳然挑的孫女婿到底有沒有能力與陳晉他們一起撐起陳家的大梁。

林泉看見黃偉與李玉兩人態度比上一次時要親熱許多,趁熱打鐵戰術還是相當有效,很少有女孩子在感情脆弱能經受持續不斷的攻擊,林泉對黃偉、李玉說:「要是不急著走的話,你們再留兩天?」

黃偉正有此意,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碰到林泉呢,看了看李玉。

李玉點點頭。也同意留下來。

對於經歷幾段感情的李玉來說,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完全投入到另一份感情中去,不過黃偉是她目前最佳選擇,考慮了許久,決定還是按受黃偉。國內有句古語:「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地」。黃偉相對而言,也是一名優秀的男人。 喜歡你,到此爲止 可能現在還沒有飛黃騰達,但是他有著別人缺乏的機遇。若不是黃偉,她或許永遠都沒有機會跟這樣地豪門貴族有按觸。

林泉要求黃偉多留幾日,李玉心裡也微微一漾。

陸一蔓坐上車前,回頭看了林泉一眼,心裡不知道他跟沈家、陸家的結何時才能解開。她不清楚春江發生的事,不曉得這結已經沒有解開的可能。林泉不曉得風暴幾時會到來,只希望陸家那些善良的人不要牽涉太深。

林泉心裡想勸陳立與陸一蔓離開沈氏地產,到底是沒有說出口,與陳立握了握手,為他們關上車門,目送他們離開。

自從張青山跟他談過話之後,周敬德對林泉一直很好奇,正式見面,感覺跟以往地想象絕不一樣,很年輕,相貌對於投資機構的管理者來說,有些過於俊秀,可能會陣低他的威信,眼神堅定,有一種窺透人心的力量。

耿天霜今天先到池州市報道,明天才下來。

林泉知道逃不過周敬德的殷勤,舒雅與陳楚、靜怡、小初她們說好到大溪地去玩,林泉心想女人對遊山玩水的興趣遠遠比不上逛街購物,心裡也奇怪她們的舉動,只是獺得管她們。舒暢這四天累地夠嗆,隨車先回靜海了,江梨華雖然累,但不想錯過與舒雅、小初她們增進感情的機會,情神上這麼亢奮,也歇不下來,拉著蔓華,決定再陪她們走一趟大溪地,李玉自然也曉得這些道理。

只剩下林泉、李新義、黃偉陪周敬德坐在豪華套間的客廳里聊天,李新義的准夫人江立山也留了下來。聊的內容自然是順義縣地經濟民生,當初決定耿天霜到順義擔任代縣長,林泉讓信息調研部調研順義縣域及周邊地區的經濟狀況,林泉此前只來過一趟順義,但是對順義地熟悉,讓周敬德頗為驚訝。

江立山見周敬德說話的姿態甚低,李新義、黃偉雖然插不上什麼話,但是讓他們留在這裡,無疑要打到聯投的烙印。直到下午四點,周敬德約定晚宴才與縣委辦主任倪永人告辭。

將周敬德送走,江立山隨後也離開了,不妨礙李新義與林泉交流。 無敵捲軸一到手,昆神立刻切換回了大號。

幸好試煉任務可以請一個幫手,現在到了呼朋喚友的時刻了,酷哥胖在好友名單里一陣搜刮,看見了很多人……拉拉姐,這個可以略過,找拉拉姐泡妞還行,找她做任務就不用指望了……龍冰雪,嗯,同樣,略過……田晶晶,同上……一休曾經不懂嘿咻,二牛曾經木有乳溝?再次略過……

四大**都是夜貓子,上午一般不在線,沒找到東淫和北色,好在南賤哥上線了,酷哥胖直奔主題:「小三,來陪我搞一下高手試煉。」

「我靠,這麼快你名望就106了?」三弟揉蒲團表示有點震驚。

酷哥胖:「嗯,走,速度搞起。」

三弟揉蒲團很放鬆:「別那麼猴急啊,你遇到誰了?」

這個問題讓酷哥胖語氣有了幾分沉重:「葉孤城……」

「日……」三弟揉蒲團語氣也沉重起來了,很快又開始幸災樂禍:「哥,恭喜你」

酷哥胖:「同喜同喜,等下我掛了,你照樣得掛。」

「我不怕,反正幫人試煉掛了也沒任何損失。」三弟揉蒲團倒是很懂行情,正兒八經道:「說吧,你打算怎麼過?來個思路。」

酷哥胖:「沒思路,我也在交學費試水呢。那貨會10秒引導的劍氣,劍氣能秒人,還沒法打斷。我現在能死撐你那有沒有春哥道具,能支撐三秒不?」

三弟揉蒲團都學會舉一反三了:「你的意思是我先扛-秒,然後你嘲諷過去抗這有用嗎,萬一葉孤城全屏攻擊呢?」

酷哥胖:「遇到那種情況,咱倆就跪安吧。」

三弟揉蒲團:「走吧,試試。」

兩人很快傳送到試煉空間里,這裡要說明一下,試煉對象確定了就無法更改,接下來的兩次機會,酷哥胖遇到的對手都是葉孤城。除非他試煉失敗,七天以後再來,才會隨機刷出新的試煉np

七天,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永遠不要小看人民群眾的力量,遊戲界是個藏龍卧虎的地方,七天以後,高手境玩家滿地走,酷哥胖很可能被虐成狗。

別看酷哥胖表面輕鬆,實際上他面臨的情況vr嚴峻,如果搞不定葉孤城,他就失去了目前巨大的領先優勢。最多再過兩三天,武俠世界就會湧現一大批高手境的狠角色,到時候試煉失敗的酷哥胖,將無法面對那些高手境玩家

「靠」

一分鐘之後,紫禁之巔傳來了三弟揉蒲團的罵聲。

「日」

酷哥胖更加粗俗,這個字真切顯示了他此刻的心情。

三弟揉蒲團有著一張烏鴉嘴,葉孤城的天外飛仙果然是無死角的全屏攻擊,根本沒辦法分擔傷害,一進去兩個人都挨了無數劍氣,三弟揉蒲團只撐了6秒鐘就掛了。

遇到這種情況,酷哥胖也懶得浪費無敵捲軸,撐了6秒鐘之後躺下了。

「不行啊,哥,這種變態h我頂不住,你得找個能加護盾的大奶媽才行。」三弟揉蒲團說著,又補充道:「你是不是只剩最後一次機會了?我建議你等兩天,高手境的武當弟子有一個讓全體無敵-秒的技能,義大利冠希姐應該能學到那個技能,到時候你找她,應該沒問題了。」

「過兩天我還需要找她么?高手境的少林弟子金鐘罩進階,還可以為一名隊友開啟4秒鐘的護盾呢……」酷哥胖沒好氣地說道,「我這個試煉任務,限時二十四小時,明天這個時候還沒完成,就算挑戰失敗。」

「…」三弟揉蒲團無語了,過了一會兒才說道:「那沒辦法了,除非你找到那種能開春哥的神裝,可是這個階段全世界都沒有那種裝備。」

酷哥胖調整了一下心情,說道:「算了,我在想想辦法,實在不行,七天以後哥再來。」

「其實我很想知道,你這是有多臉黑,才會遇到葉孤城?」三弟揉蒲團又開始幸災樂禍了,笑嘻嘻道:「說真的,哥,回去洗洗臉吧。」

酷哥胖未語淚先流,果斷不再跟南賤溝通了。

懷著幾分悲痛的心情,酷哥胖正打算去虐小怪獸抒發一下情緒,剛剛上線的蒹葭蒼蒼突然發來一個很害羞的私聊消息:「你……昨天給我的箱子……我……我開出了一個很奇怪的東西……」

午夜跟飛龍工作室血戰之後,酷哥胖把撿來的東西一股腦兒的都給了蒼老師。其中一件東西,正是虎姑婆爆出來的稀有道具——珍貴寶箱。

珍貴寶箱,聽名字就很珍貴,實際上也還算名副其實。一般的稀有精英只有百分之五的概率掉落這種寶箱,這種寶箱開出來的東西通常都不錯,據說有99率開出藍色道具,的開率開出紫色物品。

看到蒼老師,昆神想起了昨夜的激情,又想到蒼老師所說的「好想叫出來,今晚去外面」……這句話的潛台詞是說「在家裡叫出來太羞人了,不如去外面開房吧,到時候就可以淫聲**啦」……

酷哥胖心情馬上好了很多,問道:「開出什麼了?」

「我說不清楚…你自己看吧……」蒼老師似乎被那件奇怪的裝備給雷到了,索性來了個屬性貼圖,把那件裝備的全部屬性發了過來。

紫光

昆神首先看到一陣炫目的紫光,這讓他瞬間羨慕嫉妒恨,蒼老師這是多麼彪悍的人品,竟然能夠從珍貴寶箱里開出掉率據說只有的紫裝?

戒指

這是昆神的第二印象,發過來的東西,赫然是一枚戒指。

於是乎昆神更加羨慕嫉妒恨了,所謂的紫裝,包括武器防具首飾還有一些特殊道具。在這些東西裡面,紫色防具是最大路貨的,也是最容易開出來的。而紫色首飾最為稀有,如果說珍貴寶箱開出紫色防具的概率是,那麼開出紫色首飾的概率可能只有0……

然而,這0的概率,卻被蒼老師碰到了。

看清這枚戒指的屬性之後,昆神凌亂了。

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凌亂,因為,他想搞定葉孤城,正好需要這枚戒指…

· 李新義坐下來,給自己續了一杯水,坐回圓弧形的沙發對黃偉說:「我現在管理這家聯合投資機構,很少有屬於自己的時間,黃偉,聽陳立說你做了一家塗料貿易公司,情況怎麼樣?」

黃偉撓撓頭,尷尬的說:「畢業后,我就開貿易公司,也不專做塗料,最開始做建材,02年還做過中藥材,還轉手過煤、鋼材,前幾年做的還順利,去年做鋼材時吃了一次虧,一直合作的鋼材公司,二級貿易資格被註銷,我攬了兩百萬的訂單,卻供不上貨,去年鋼材又在瘋漲,結果那一次賠了五十多萬,幾年攢下來的錢都賠在裡面,鋼材也做不下去。現在主要幫一家環保塗料公司做市場椎廣,慘淡經營……」

林泉手指輕輕的敲著桌面,沒有發出聲音,是他習慣性動作:「你今後有什麼打算?聯投可以給你一個職位,不過要從底層做起。」

聯合投資絕不僅僅停留在財富層次上,能進入聯投,誘感力不可謂不大,林泉打開這扇門,黃偉不由的猶豫起來。

林泉低口喝了口,靜待黃偉做決定。

「中途放棄的話,說不定會後悔,我再堅持幾年,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再求你收留我也不遲。」

林泉笑了笑,說道:「這樣也好,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聯投淮備成立了一家創投基金,你將這些年來的思路整理一下,要是能提供一份操作性、前瞻性都很強的項目書。只要能通過項目投資審查,聯投可以提供最高100%比例地風險創業資金。」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黃偉眼前一亮,國內獲得風險融資的機會很少,就算有少量的風險投資,也給那些有實力的科研機構搶過去,很多人創立基本不考慮走風險融資這條路。不過又有些遲疑:「聯投怎麼會想到進入風險投資領域?」

林泉笑了笑,說道:「聯投一直就有項目投資部,以前資金是用於內部投資,目前,聯投直接控制的實業已經有一定的規模。不宜繼續盲目擴張,所以想將投資部獨立出去成立創投基金公司。你們對靜海的情況可能不是很了解……靜海市政府淮備依託靜海大學成立一個科技孵化園,建造標準廠房與辦公室,幫助實驗室的一些研究成果轉換為生產力,創投基金會考慮向這個科技孵化園傾斜,當然,只要有好的項目加上好的團隊,聯投不會局限於科技孵化園地。」

零二年以來。聯投以聯合新能源的名義,以兩個獨立研究實驗室為基礎,通過建立聯合實驗室、聯合研究課題的形式,與國內外眾多的科研院校在微電子、材料、新能源等方面開展聯合研究,確保聯投在新能源領域保持技術領先優勢。在與各大科研機構合作的同時,聯投發現園內研究成果轉化為生產力的比例很低,很多極具潛質的科研成果躺在文件拒里,沒有產業風險資金的催育,無法創造社會效益。

針對這一狀況。林泉建議靜海市政府在靜海大學東面地地域規劃建設科技孵化園。建設標準廠房與辦公樓,雖說依託靜海大學,但是前期的目標是利用聯合新能源與各大院校科研機構之間聯合研究室與研究課題的平台,吸引微電子、生物化工、高分子材料、風電、太陽能、生物能等領域的優質項目到靜海落戶。

科技孵化園的設想還是張權在位時有人提出來的,早在01年。張權當時就讓市經貿局成立了省內第一家產業風險投資基金,不過註冊資本才兩百萬,不要說全國、全省,就是對於靜海市高新科技地創業需要,也是杯水車薪。

自從南港新區地高科技產業園獲得成功之後。靜海市政府考慮做強、做大這一塊,提出由市政府負責基礎設施的建設。由靜海市的企業與個人成立聯合產業風險基金。

相比聯合證投,聯合創投同樣也將聚集聯投、南投、東都、和黃、豪城、佳城各家的資金創立,不過規模要小得多。由於聯合證投吸納各家絕大多數的閑置資金,聯合創投的總註冊資本金初定才兩個億,封閉期為十二年;不過相對於初創期的科枝孵化園,這些資金足以支撐一段時間。

黃偉聽林泉介紹聯合創投的情況,眼睛一亮,說道:「我目前做市場推廣與代理地塗料公司,是幾個博士、碩士研究生合夥做的項目,他們沒有市場推廣的經驗,前期也沒有資金投入,甚至產品做中試的資金也是各家湊出來的,無法規模生產,我去年年底才跟他們有接觸,覺得潛力很大,就參與進去,目前負責市場推廣與銷售這一抉……什麼時候,我將項目資料整理一份讓你審核一下。」

林泉拍拍額頭,說道:「專業性很強地東西,我怎麼看得明白?創業風險投資這一塊,項目可以是二流的,但是團隊一定要一流地,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我看有時間先安排我與這個團隊的成員見上一面……」

「一流的團隊加上二流的項目,也能創造豐厚的利潤;一流的項目落到二流的團隊的手裡,卻有可能給糟糕掉,」黃偉笑著解釋了一下林泉的話,又說道,「對於我來說,只要找到一流的項目才能翻身啊。」

「你倒是大言不慚……」李新義見黃偉自詡是一流的管理者,忍不住出口嘲笑一番。

黃偉嘿然一笑,說道:「行,改天湊你有時間聚一聚。都是不錯的人。」

夜裡,周敬德代表順義縣委在招待所宴請林泉等人,在宴席上,周敬德有意打探一下聯投在順義的投資計劃,無奈林泉態度頗為溫和,但是就投資地計劃,連隻言片語都吝嗇透露。

倒是靜怡在席間提及對大溪地旅遊開發的設想,規模頗為可觀,林泉也是首次聽到舒雅她們有這麼想法,還給她們的這個設想嚇了一跳。當然無法在酒席上表什麼態,更讓周敬德琢磨不透聯投的態度。

第二天,耿天霜在池州市委副書記、市委組織部部長的陪同下抵達順義,參加完黨員幹部會議,正式擔任代縣長一職,徹底打碎許多人扶持的夢想。耿天霜到達順義,事務煩雜,商討順義的發展計劃。至少要等他理出個頭緒之後才行。

卻是靜怡她們提出的對大溪地進行旅遊綜合開發的事情讓林泉在順義又多留了一天,黃偉自然不焦急回省城,周敬德特意讓李新義全程陪同了一天。

耿天霜也向周敬德表達要將李新義借用到政府辦的意思,周敬德感慨李新義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好地機會,自然不會設置障礙、不過也沒有將李新義完全踢到政府辦去,只說李新義在擔任縣委辦綜合科科長的同時,兼任政府辦的職務,心裡是希望自己與耿天霜沒有建立起信任的關係之前。由李新義來緩和歡方的關係。又由於李新義與林泉的關係,周敬德可以藉之與林泉走得更親密一些。

李新義的職務沒能一下子提高,但是有心人都看得出縣委給他在職務的精心安排,很方便他扶搖直上,一旦耿天霜在順義立足、周敬德與耿天霜建立起某種默契地關係,李新義就可能提到更重要的崗位上去。

不管怎麼說,耿天霜到順義代縣長,聯投有可能在順義大規模的投資。李新義在順義的地位就變得舉足輕重,縣委正研究給他解決副科級指標。

舒雅一直到五月中旬才完成大溪地旅遊開發項目書,拿到林泉面前,還真有些忐忑不安,有時候她也怕林泉嚴厲的目光啊。

Prev Post
恩?
Next Post
據這兩天輾轉從一些消息靈通之人的口中得知,渡邊野因爲某些原因被渡邊野雄逐出黑龍會之前,其實力就比之他的弟弟渡邊雄已經差了一大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