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這兩天輾轉從一些消息靈通之人的口中得知,渡邊野因爲某些原因被渡邊野雄逐出黑龍會之前,其實力就比之他的弟弟渡邊雄已經差了一大截。

但就是渡邊野,在曾經的幼龍社,其實力不說在歷代大長老裏是最強的,但至少也是當代最強的。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當時的幼龍社裏權勢比之社長都還要大了。

可是現在,面對當時的渡邊野,不說呼吸都不敢喘吧,卻也不敢直面他眼睛的大鄉平川,現在居然有勇氣,當然了,更重要的是有實力與比渡邊野還要更強的渡邊雄打得難分難解。

或許,從那晚自己幾人不顧死亡威脅站在了社長的身後,當小泉先生將注視的目光放在了自己幾人的身上開始,自己幾個人的命運,就已經開始發生了改變。

而這樣的改變,自己幾人其實應該已經有所感覺纔對。

眼裏閃過一片幽然的美澤裏惠子,輕吸了一口長氣後,還不是很熟練的感覺到了自己體內深處涌動的一種奇妙的力量。

幾公里外的青青草地上,直升機依舊靜靜停靠其中。

低頭看着放在腿上的筆記本電腦,氣質優雅如空谷幽蘭的雅子嬌聲說道:“大人,兩組無人機已經就位。”

“給我仔細查一查,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衛無忌強絕扶桑的實力,不可能到現在都還沒有一點動靜。”眼睛一睜一閉的大川龍七,挺直了腰樑眼裏一片冷然。

“遵命,大人。”頷首應了一聲後,雅子蔥白纖細的十指在鍵盤上噼裏啪啦富有節奏的敲擊了起來。

很快,當隨着最後一聲清脆的“啪嗒”響起,她兩眼微微一睜,隨後一臉無奈的輕搖了一下螓首弱聲說道:“大人,莊園裏已經全部被濃霧覆蓋,無人機根本······根本就捕捉到了裏面的情況。”

“看來,當今先進的科技,在面對一些情況的時候,也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兀自握了一下拳頭的大川龍七,面上閃過一抹鬱氣的頷首低語了兩句。

少頃,他揚起雙眉沉聲吩咐道:“讓無人機將整個莊園給監視起來,一定要確保,即使是有人從裏面飛出來,也要在第一時間裏查出那人是誰!”

“遵命,大人!”嬌聲應下後,雅子雙手十指在電腦鍵盤上連連敲擊不已。

霧氣瀰漫的莊園上空,十餘架當今最爲先進的無人機,好似一隻只蜂鳥般靈活的當空一旋,朝着四面八方迅速飛了過去。

莊園深處的別墅位置,此時已經被漫天的煙雲給遮了個嚴嚴實實。

霧氣翻滾、陰氣四溢中,時不時的還可以看到一道道高達三米、恍如鬼神的恐怖身影在其中若隱若現。

突然之間,滾滾煙雲深處,猛地噴出了一股幾近十米高的紫色氣流。

韓少的億萬甜心 空氣急促振動中,一圈無形衝擊波以一種常人肉眼不可及的超高速度,奔着上下左右前後的方向,一路呼嘯而去。

“衛無忌,別給臉不要臉啊!再跟我遞爪子的話,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滾滾煙雲深處,傳出了一道稍顯幾分不耐煩的年輕嗓音來。

“盜我心血者,死!”

隨着一道充滿了無盡憤怒、極盡怨恨的怒吼響起,滾滾灰色煙雲深處,又猛地噴出了一大束勁力強悍、爆發力十足的紫色氣流來。

“想死,我就成全你。”

隨着一道清冷嗓音過後,灰色煙雲裏,突地出現了一團漆黑如墨的巨大光暈。

剎那後,就聽得一聲沉悶如雷的響聲在煙雲深處響起。

雷聲隆隆,赫然將一大片煙霧震得散成了絲絲縷縷的輕煙飄散到了天空。眨眼間,煙雲深處就顯露出一塊直徑一二十米的平坦空地來。

片刻後,煙雲激盪,復又將那塊空地重新覆蓋。

光暗交織的半空,嫋嫋輕煙緩緩融入到了空氣裏。 正在這時,一道聖潔的光芒突然亮起,照亮了整個天空,將天空照亮,烏雲全部散開,彷彿撥開雲霧見月明。

眾人都知道這道光芒乃是精魄發揮的力量。

不過他們並沒有高興得太久,因為很快光芒就再次被那個大黑洞跟吞噬,天空烏雲密布,又變成了黑暗。

幾人都顯得很是沉默,眼眸盯著那個黑洞,一個個內心緊張著,現在,誰也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天呀!那火蔓延過來了!」

看著大塊的火石轟過來,眾人忍不住大喊大叫,「我們快要完了!」膽小的姬流晨忍不住哭叫了起來。

女子們也忍不住臉色發白,嘴唇顫抖,一個個面如死灰。

男人也不例外,面對死亡,然而他們卻無無能為力,這種面對死亡的恐懼,讓他們心中崩潰。

有一些抱著僥倖心理的人,想要開始逃走,但是他們卻無一例外的被火海吞噬,連個渣都不剩。

見此一幕,所有人都倒成一口氣,絕望的停在了原地,不敢再動一下。

濃烈的火焰朝著眾人狂卷而來,正在此時,帝玄胤大叫一聲,「大家都跟我過來,藏到裡面去。」

帝玄胤懸在半空中,擴展靈力,大叫一聲,讓所有人都聽到他喊的話。

那濃濃的火焰,似乎都因為他的話音而獃滯了一秒。

夢機大人第一個率先看到了帝玄胤的房子,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立即便毫不猶豫的抱緊了夜雲澈,第一個沖了進去。

眾人看著突然消失的夢機大人,還有眼前這間房子,眼睛一亮,都明白了那是什麼東西,也跟著他一個接一個的跳了進去。

這裡和外面是兩個世界,完全不受外界的影響。

而夜雲澈到了這裡之後,眼前還是剛才的那一幕濃烈的火焰朝著他撲過來。

他抿著唇,看著外面招呼眾人的爹爹,一言不發。

煉獄的弟子們,還有帝靈兒,帝玄御,藍天雲等人一個個都很快進去。

脫離了危險。

七重天的人此刻也正在用他們的靈力來對付這些火焰。

但是很快他們就絕望了,因為他們發現,無論他們的實力有多麼大,也是沒資格和自然之力抗衡的。

「龍家主,也讓你們的人都快進來吧。」

帝玄胤開口對著龍星天道。

龍星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客氣,很快召集眾人,一個接一個的進去了。

見到龍域的人都走了,寒潭水境和千夜冥海的人也學著他們,一個個飛撲進去。

「等等!」帝玄胤突然攔在他們跟前。

「各位要是想進去的話,就留下你們身上的一件值錢的寶貝。」

我靠!

眾人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他,帝玄胤還是人么,居然在這種時候趁火打劫?

打劫他們?

帝玄胤說完,淡淡的朝著風凌和九辰兩人便了個眼色。

風凌和九辰兩人立即會意,打劫什麼的,簡直不要太好了!看他們如何發揮天分。

兩人攔在了入口處,只要是看見不給寶貝的人敢進來便統統將他們給踹飛。 「嘖,就給一塊破玉,你也想進來嗎?沒門!」

「那我再多加一塊好了吧?」

「就你這不值錢的玩意兒,我們小少主隨手就是一塊,所以你便是給十塊,也不能進來!」

「你……」

「你什麼你,趕緊滾開,不要擋別人的道!」風凌一腳將那人給踹飛,又接著招呼下一個人。

重生之賢妻難爲 反正他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一點都不怕,因為無論他做什麼事情,都有他們家帝尊大人擔著呢。

風凌笑嘻嘻的回過頭,便看到正在發獃的小少主,有些心疼的道,「小少主,趕緊過來收寶貝啦!」

夜雲澈聞言,眼中這才閃過一抹亮光,和雪羽一起撲上來收寶貝。

於是,依雲閣便有了這樣一幕。

裡面上演了一場搶劫,還有專門收寶貝的。

眾人看到這一幕,皆是忍俊不禁,都快死到臨頭了,也就只有帝玄胤這樣的人才會苦中作樂,想出這樣的法子吧。

果然是斂財有道,無所不用其極啊。

寒潭水境的人和千夜冥海的這些人個個氣的渾身發抖。

他們本來就瞧不起帝玄胤,想著自己屈尊降貴來到了他們這間房屋中,已經是給了他面子了。

可誰知道他不但不滿意,還向他們趁火打劫。

簡直是氣死人了!

但是氣歸氣,眼看著面臨死亡,他們在寶貴東西,當然也不如命值錢。

先前他們還有些猶豫,不捨得自己的寶貝,可是眼看著帝玄胤房間里的位置越來越小,他們再也猶豫不得,急忙掏出自己的寶貝,爭先恐後的搶上前去。

此刻。

夜冰依一人獨立站在這片空間中。洞中是燎原大火,精魄所綻放出來的光芒環繞在她的周身,可糟糕的是,光芒卻不斷的被這些黑氣所侵蝕。

夜冰依緊蹙著眉頭,萬一這些黑氣蔓延到她身邊的話,那麼她便完了,大火會直接將她吞噬。

而更糟糕的事情是,她很快便接收到了精魄寶寶們虛弱無力的聲音。

「主人,不好了,我們也快要堅持不住了。」

夜冰依心中一跳,勉強鎮定的詢問道,「怎麼會如此?為什麼連你們也不可能堅持住呢?」

「主人,因為這個通道,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完好無缺的通道了,它曾經被人給嚴重破損過,所以我們……我們很快便要支持不住了。」

夜冰依聞言,心中頓時一涼,忍不住向後倒退了一步,怎麼辦?

真要是如此的話,那她豈不是死定了?

倏然!

她的肚子傳來一陣劇痛,夜冰依臉色瞬間煞白,急忙收回了心神,運氣,護住了自己的肚子。

眼眸微微濕潤,搖了搖頭哽咽道,「不要,寶寶,你乖乖的好不好?你千萬不要有什麼事情,娘親會儘力保護住你的,你的哥哥還有你的爹爹,他們很希望看到你出來!」

夜冰依突然緊握拳頭,用盡全身的力量,開始驅趕著這些黑氣。

突然,她仰頭大叫了一聲,渾身好像有什麼東西突破了一般,轟隆隆作響,身體中有不斷的濃濃白霧溢了出來,瞬間將夜冰依整個人都沒入其中。 隨着太陽升往天空越來越高,天地之間的氣溫,亦跟着逐漸提升。

無盡低溫籠罩、滾滾煙雲瀰漫的莊園上空,在道道陽光的照射之下,陣陣清風肆意吹拂向了四面八方。

忽然,一道紫影驀地從煙雲深處激射而出。

疾風呼嘯中,紫影瞬間化作了一條身長達十數米的紫鱗長龍,仰天一聲高亢的龍吟後,扭身擺尾,一頭又扎進了激盪不休的煙雲深處。

“切,又化龍?可惜,你只是一個僞龍而已。”

隨着一道年輕的嗓音在煙雲深處響起,一團黑光驟地迸射而出。

就聽得“咚”的一聲悶響過後,一道稍帶幾分淒厲的痛苦龍吟聲,在漫天的滾滾濃霧裏傳出了老遠。

與此同時,秋山家的四層豪華大別墅樓前,秋山田用一種豔羨裏夾雜着幾分忌憚的表情看着手持古斯特長槍的藤田直秀。

“哼,你倒是真捨得!”眼裏閃爍着絲絲渴望的掃了那把形如巨蝦模樣的古斯特長槍一眼,他撇了撇嘴,“八百萬美刀,要是用來買軍火裝備的話,即使是最先進的單兵作戰裝備,也能買上差不多五套。而你,居然就用來買這麼一把長槍!”

藤田直秀瞥了秋山田一眼:“你知道剛纔要不是我手上有這把威力強大的武器,恐怕在黑龍會發動第一輪攻擊的時候,就得被人亂刀砍死了。”

低頭看着手上的長槍,他的臉上,迅速浮現出一抹煞氣來:“只要有它在手,即使是黑龍會又如何!可惜的是,這樣的武器根本就不可能量產,要不然的話,別說是八百萬美刀了,就算是八千萬、八億,我也一定要全都買下來!”

秋山田聞言,腦海裏迅速浮現出一隊精銳戰士手持一把把古斯特長槍轟滅所有敵人、橫行無忌的畫面。

“確實是可惜了!”

輕聲嘟囔了一聲後,他搖晃了一下頭顱,然後斜睨着藤田直秀沉聲問道:“你覺得,現在這種情況,我們應該怎麼辦?以目前我們兩家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在黑龍會動手的前提下倖存。”

“怎麼辦?”眼裏閃過一抹莫名光芒的藤田直秀,轉頭看向了那棟外表金碧輝煌的大別墅說道,“不是還有兩位家主在嗎?我們身爲小輩,當然是聽他們的安排了。”

說罷,他手持長槍,邁步繞過跑車朝着別墅大門徑直走了過去。

站在跑車頭位置的秋山田,目送着藤田直秀跨上門前臺階,然後推開大門昂首走了進去。

少頃,他眉頭皺了一皺,嘴裏輕聲低語道:“怎麼感覺那傢伙剛纔那話,有點別的意思在裏頭。或許,自己現在應該坐進車裏,趕到最近的一個銀行,把所有能轉走的錢都轉走,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扶桑,找一個黑龍會勢力觸之不到的地方避一避風頭?”

扭身低頭看了跑車片刻後,秋山田兀自輕嘆了一聲,隨即回頭朝着別墅大門提腳走了過去。

一進入大門,他就看到大廳裏包括兩位家主在內的所有人,都一臉怒容的瞪視着雙手握着古斯特長槍的藤田直秀。

情知那把古怪長槍的威力,足以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裏將整棟別墅給轟成一片廢墟的秋山田,一邊放緩了自己的腳步頻率,一邊暗自在心裏忖道:這傢伙該不會瘋狂到打算一槍把這大廳裏的所有人給全部轟成一灘肉泥吧?

正在這個時候,秋山家主看了他一眼,兩道灰白的眉毛一豎厲聲喝問道:“秋山田,你是不是跟藤田直秀說的一樣?”

茫然的秋山田眨巴着眼睛揚聲說道:“家主,我也沒說什麼啊!藤田直秀那傢伙在我進來之前說了什麼的話,絕對不能代表我也是那個意思的!”

“哼,算你小子還算腦子清楚!”秋山家主瞥了他一眼。

快走幾步走到藤田直秀身邊,秋山田微揚眉頭用一種不高不低的聲音問道:“你剛纔到底說了什麼?怎麼大家都一副非常憤怒的樣子?”

斜睨了他一眼的藤田直秀,挑眉說道:“我只是向大家提供了一個解決當今秋山、藤田兩家困難的辦法而已。”

秋山田還來不及開口再問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解決辦法,竟讓衆人像是要吃了他似的憤怒,一箇中年男子就跳了出來,指着藤田直秀的鼻子憤然叫喝道:“直秀,你還有臉說那是解決我們兩家困難的辦法!哼,別忘了你也是藤田家的人!”

“正因爲我是藤田家的人,爲了保住我藤田家傳承了兩百多年的基業,纔會不惜舍掉我自己的臉面,求得這麼一個機會。”面無表情的藤田直秀,握着古斯特長槍的雙手手背上,青筋畢露,“除了這個辦法,你們能想出其他任何一個從黑龍會手上全身而退的辦法嗎?”

面色悲苦的藤田家主嘆聲說道:“但是直秀啊,你剛纔說的那個辦法,實在是······如果我們兩家答應的話,你又如何保證我兩家能安然全身而退?”

聽完了幾人之間的談話,秋山田蒙圈之餘,扯着嗓子扭頭看着藤田直秀揚聲問道:“你剛纔到底說的是什麼樣的解決辦法? 邪王追妻 在外面的時候我問你,你怎麼不說?”

瞥了他一眼的藤田直秀撩眉說道:“在外面的時候我爲什麼要說?就算是說,也應該是當着大家的面說不是。我可不想同樣的話,還要說兩次。”

“你······”臉上浮現出一抹惱怒神情的秋山田怒目瞪了藤田直秀一眼。

要不是顧忌他手上的那把長槍的話,秋山田早就一拳頭砸過去了。同樣的話,不想說兩次?哼,還不是心裏一直都瞧不起自己,眼裏根本就沒有自己!

對於秋山田的憤怒,藤田直秀顯得很是淡然。

揚了揚手上的古斯特長槍,他環顧了大廳裏的衆人一眼:“黑龍會在扶桑的兇威如何,不用我多說,想必你們心裏也全都有數。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要想保住秋山、藤田兩家的基業,我們就只能投靠黑龍會的大人物。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投靠黑龍會的大人物?”秋山田怒瞪雙眼,看着藤田直秀急聲喝道,“你腦子裏究竟在想什麼?我們兩家好不容易纔脫離了大鄉家的剝削和壓榨,你現在居然又讓我們去做黑龍會的奴僕?” 也將她身邊的那些黑氣全部給頂了出去,慢慢的逼開。

Prev Post
林泉在電話那頭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就替我謝謝周書記。費用的事,你跟周書記強調一下,不能讓縣裡出。我手頭的事,六號才能處理完,思雨第一次登台表演。我也得在場,沒意外的話,我七號早晨去順義。」
Next Post
可能是有些懼怕,少年本能的縮了縮身子,而又膽怯的道:「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沒…有名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