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有些懼怕,少年本能的縮了縮身子,而又膽怯的道:「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沒…有名字…!」

「想不挨餓么?想成為強者不再受人欺負么?」

少年的眼神一直落在蕭元的身上,沉思了片刻后,露出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想..!」

「好…,從今日起,你就叫做蕭林!我不會讓你再挨餓,不會讓你再受人欺負!」 ?鳳凰城乃是鳳炎國的皇城,傳聞太古時有一隻鳳凰在此涅槃重生,故取名鳳凰城,而鳳凰城所管轄的版圖挨著另一個帝國,大炎王朝,乃是****上邦統治著天元大陸大半個疆土,而鳳炎國,也不是其中的一個附屬國。

鳳炎國皇帝炎九陽將皇城紮根在此是有著一定想法的,而這樣的想法只有那些王公大臣們才能揣測,一般的平明百姓可不管這些。

作為皇城,鳳凰城連接著到達各個郡的交通要道,可謂四通八達,異常繁華….

遠遠望去,整個皇城瀰漫著一股凰氣,猶如鳳凰,隨時會展翅高飛,近而觀看古老,磅渤,大氣,那高聳的城牆足足有百丈之高,插立雲端,這讓人產生一種望而生畏的感覺。

蕭元讓南蠻族和馬鞍族的人都換上了平常的衣服,因為他們的高達的身軀實在太過顯然…,所以只能讓他們分批進城。

所有人剛進城不久,一個帶刀侍衛便來到蕭元等人落腳的地方:「請問是蕭元公子么?」

本來蕭元還疑惑,這剛一落腳,便有人找上們來,而後想了想便釋然了,炎汐貴為公主在皇城中定然有著不少的眼線,自己雖然將南蠻族的人分批進城,但炎汐知道自己這兩日便會來到皇城,定然加派人手盯著進城處…

而來人也的確是炎汐公主的侍衛,對著蕭元行了一禮:「炎汐公主有請!」

只是那行禮的模樣可沒有半分尊敬的神色,甚至眼中還有不屑,想來是看見蕭元這樣的瘦弱,並且沒有什麼靈力,所以才有著這樣的想法…,一時間他也想不明白,為何炎汐公主會接待這樣的一個人!

見侍衛那般神情,蕭元倒也不怒,大步上前,毫無預兆的轟出一拳,直接將驚駭地侍衛轟退數丈,並且虎口開裂,雙臂發麻。

侍衛臉上掛滿了不敢相信的神色,不過事實將他從震驚中拉了回來,而後半跪而下:「小的該死…,不知大人如此神威!還望恕罪!」

侍衛相信,先前的蕭元只是隨意的轟出一拳,若是全力之下,恐怕命都沒了。

而這個時候,在屋內的盤荒等人也走了出來..

再見到盤荒等人壯碩的身軀以及察覺到肌肉中蘊含著的恐怖力量后,侍衛的整個身軀竟然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

由侍衛帶領著,蕭元幾人朝著城西走去,去見炎汐公主,蕭元並未帶多少人,只待上了盤荒和月嵐,帶多了人反而顯眼。

足足走了半個時辰,來到一座宏偉的府邸前,「天策府」

好霸氣的名字,看到橫匾上的三個字蕭元便讚歎了一下,沒想到這炎汐心中的霸氣居然絲毫不輸男人…光是看著這府邸的名字便知道她心中的野心有多大。

綜影視女二號 一進入府中,珠簾碧玉,綠水假山,小橋小河附帶涼亭,甚至朱紅碧瓦,琉璃為牆!這根本不是奢華能過形容的,簡直是一座金山,就光是這府邸的建築恐怕也得耗費數千萬兩黃金吧。

而此刻,一身薄薄青衫的炎汐正站立在大殿門前,好像早已在此等候著。

看到這樣的一幕,就算是知道炎汐不過是想收買自己,蕭元也覺得這炎汐的確不凡,貴為一朝公主,居然能過這般放下身段…就光是這一舉止,就讓蕭元好感大增。

「蕭公子!一別三日,炎汐可甚是挂念!…今日一聽說你來了,便立馬派人聯繫與你,更準備了豐盛的晚宴,為你接風洗塵!」遠遠的看見蕭元,炎汐俏臉微笑,更是大步走上前去,恭迎道。

「公主客氣了…!」蕭元只是淡淡的一句話,並沒有過多說客套話。

「蕭公子哪裡話?…現在你我合作,炎汐得表達一下誠意不是?現在城中幾位哥哥的眼線眾多,所以炎汐準備將這間天策府贈與蕭公子。」

天策府,足足有著方圓三百丈,想要容納下蕭元這百來人,倒是很容易,蕭元也知道炎汐的意思,南蠻族和馬鞍族的人能夠有這樣一個藏身之地再好不過!

「那邊多謝公主了!」蕭元行了一禮道。

炎汐輕輕揮手,沒有絲毫的架子,也沒有絲毫作為女人的羞澀,直接拉著蕭元的手走進大殿,坐在早已準備好豐盛酒菜的桌子上。

給蕭元斟上一杯酒後,這才又道:「天策府的庫房之中足足有著一千萬兩黃金給蕭公子安排,若是不夠蕭公子開口便是…!」

炎汐知道,蕭元若要策劃與她合作之事,定然會有不小的開支,所以早早的便準備好了財物。

饒是蕭元從南蠻族帶回了不少寶石之類的東西也被這數字嗆了一下,這天策府價值多少錢不說,就單單這一千萬兩黃金差不多便可買下大半個皇城,這炎汐公主當真富可敵國啊..

見到蕭元被嗆了一下,炎汐輕輕笑了一下,而後將當下皇城中的形式講述了一遍。

在數月前,皇帝炎九陽將三大勢力剷除,皇族的威望漲到空前絕後的高度,雖然在這次絞殺三大勢力時損失了不少兵力,卻得到了真正的統一,並且天下江山本就是由白骨堆成了,死了一點士兵對於鳳炎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雖然鳳炎國統一,但是朝綱卻是渙散了起來,或許是以前迫於三大勢力的壓力,炎九陽沒辦法清理朝綱,但是現在…三大勢力已滅,接下來便要整頓朝綱,將一些無用之人逐出朝廷。

不過炎九陽,知道,清理得慢慢來,不能一鍋端,不然天下必然大亂,因為這些為官之人,都是靠著各自的關係,坐上一些職位,根本沒有真正的能力,而且官官相衛,若是一次性將他們查辦會引起文武百官不滿…萬一又鬧出什麼造反之事,那就得不償失了。

而眼下,正是炎九陽策劃這間大事時候,但是下面的文武百官卻已經得到消息..一個個誠惶誠恐,生怕會殃及自己,因為他們都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塊料,自己的職位是怎麼得來的。

所以,這些大小官員開始瘋狂的向那些真正王公大臣,皇親國戚送禮,拉攏關係,以保住自己的職位…

雖然這些當官的愁到了極點,但是那些有真本事卻被掩蓋,被打壓的人卻看到了希望,紛紛稱讚炎九陽是明君,聖君…好皇帝。

炎九陽一時間可謂深得民心,這簡直就是一箭雙鵰之計,既打壓了那些貪官無能之輩,又得了民心,甚至能夠挖掘出真正的有用之才。

這些有用之才中,有飽讀詩書的文才,有修鍊武道的武者,甚至有傀儡師,魂師,幻術師等…

而幾個皇子雖然表面上看似聯合在一起打壓炎汐,但卻都各自堤防著,根本沒有真正的聯合,並且各自在這場暗涌中拉攏著四方有用之才…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炎汐公主。 ?說到幾個皇子,其中要以二皇子炎童的勢力最為龐大,手下能人異士眾多,明面上已經達到武宗的就有著四人,更別說暗地裡的。

情網 大皇子炎卜也是一個相當厲害的角色,其自身的實力就已經達到了武宗境,靠著他本身的實力便收服了一些強者,手下高手眾多,比起二皇子也差不了多少。

三皇子炎叱,四皇子炎耿卻是一般角色,甚至連炎汐都比不上,至於五皇子,炎其倒是幾個皇子中最為神秘的,炎汐觀察了數年也摸不清楚他身邊的勢力以及他本身的實力,其人看上去人畜無害,極為普通,但是蕭元知道,這樣的人更應該引起注意。

而炎汐在炎九陽眾多兒女中是最小的,也是炎九陽最為疼愛的,所以這讓炎汐先天立於不敗之地,幾個皇子不敢真正的拿炎汐怎樣。

聽完炎汐的講述,蕭元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因為蕭元察覺到,炎汐所講述的情況看來,她本身的實力應該是在除卻幾個一般的皇子后,實力最為弱小的,若不是仗著炎九陽的寵愛,她恐怕早已敗下陣來。

似乎是看出了蕭元的疑惑,炎汐本來還帶有微笑的俏臉卻變得稍稍傷感了起來。

「蕭公子有所不知,二哥的母親乃是大炎王朝的官臣世家,身份尊貴,就連父親也不會過多的得罪,而大哥、五哥的身後都有著龐大的商業帝國支撐著!而炎汐….」

說到這裡,炎汐的美眸中甚至浮現一絲悲痛:「而炎汐我的母親…乃是一介歌女!沒有身份,沒有地位,純粹是當初父親一時興起看上母親,將其取入宮,後來才有了我。」

「並且母親在宮中可謂受盡欺辱,在我三歲那年,母親上吊自殺,而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那幾個身份尊貴,地位崇高的皇后和妃子逼的!」

「後來也幸虧父親覺得虧欠我母親,才將我保護在身邊….!」

炎汐的臉龐上已經掛滿了淚水,她記得母親死前的一幕幕,所以她從小發誓,一定會為母親討回公道,後來才有了炎汐鬧著從軍習武,想要掌握大權的想法。

雖然炎汐的母親被幾位哥哥的母親逼死,但是炎汐沒有恨她幾個哥哥,冤有頭債有主,炎汐很清楚這點,她只想要那幾個女人償還那一切,讓她們生不如死。

看著眼前的一個美女子如此傷心…甚至蕭元能夠親身感受到心中的那抹悲痛,就如同蕭濁被殺,蕭家被滅的心情….一時間,蕭元不知道該說什麼。

雖然雙方只是利用關係,但卻能夠這般坦誠的說出自己的身世,蕭元覺得這個公主是一個可信之人。

「蕭公子,若是能夠報得此大仇,要讓炎汐做牛做馬也心甘情願,甚至以身相許!」炎汐卻是突然對著蕭元跪了下去,滿臉哀求的道。

這樣的一幕,讓蕭元有些錯愕,急忙將炎汐扶起來。

炎汐可謂已經將所有的希望放在了蕭元身上,因為她的身邊幾乎已經沒有了可用之人,不然不會以身犯險進入太古蠻林中需要南蠻族,也幸得她運氣好,找了南蠻族。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而在她見到蕭元后,心中也是看到了希望,現在的蕭元本身實力雖然不強大,但是身後卻有南蠻族和馬鞍族的支撐,這兩個古老而神秘的種族,異常強大,並且蕭元自身天賦異稟,雖然只有武師境界,但是卻能發揮出武靈實力。

這一切炎汐都清楚的知道,所以,她不惜一切想要拉攏蕭元,甚至以身相許…

「公主…放心吧,我們的仇,都會報的!」蕭元緩緩將炎汐扶起。

只是在扶炎汐的一瞬間,炎汐精緻的臉龐微抬,美眸中有著波紋閃動,就這麼看著蕭元….

而蕭元目光接觸到那閃動的目光時,陡然間一抹情緒在心中劃開,猶如著魔了一般,猶如觸電了一般…

怎麼會有如此美麗的人?這是天使?還是仙女?

「蕭公子…!蕭公子!」此刻的蕭元好像失了神,看著炎汐精緻的臉龐已經著了魔,炎汐接連輕聲喊了兩聲才將蕭元叫醒。

兩人如此場景頗顯尷尬,然而就在這時,一名侍衛急忙跑了進來:「公主,剛收到消息,皇上正召集幾位皇子商議要事!」

「知道了,立刻幫本宮準備馬車,以最快的速度趕回皇宮!」聞言,炎汐先前因為尷尬略顯羞澀的臉龐直接柳眉微蹙了起來,轉而對蕭元道:「蕭公子,炎汐有要事在身,不能奉陪了…!」

「公主自便!」蕭元也是從尷尬中回神了過來,正色道。

皇帝雖然只召見幾個皇子,不關炎汐的事情,但炎汐匆忙趕回去也不是沒有理由,因為她在皇宮也有不少眼線,每次只要一得知皇帝有要事召集幾個皇子她都會以想見皇帝為由,胡攪蠻纏的沖入議事殿堂。

她可是皇帝的女兒,當今公主,根本沒人敢阻攔,甚至就連炎九陽也拿這個女兒沒辦法,並且就算是幾個皇子也並未多心,只認為炎汐不過是貪玩調皮,因為以前他們都是極為疼愛炎汐的,直到炎汐的野心暴露之後,才有所防範。

偌大的天策府中只剩下蕭元幾人,最後蕭元派了一個炎汐給的護衛去給南蠻族語馬鞍族的人通信,並且分批將他們帶到天策府來。

至於蕭元自己,卻帶著盤荒和月嵐,還有肩膀上的小不點在繁華的皇城中逛悠,既然要在這裡生存,必須得先了解這裡的地形分佈不是?

於是,三人一蛋,在皇城中來來回回足足逛了兩個時辰,將皇城中的地形分佈,各大官員的府邸坐落,門口有多少護衛把守這些信息完全的收入了腦中,雖然這些信息蕭元可以直接向炎汐要,但蕭元本就無事,並且這些信息還是自己探尋的好。

逛了大半天,蕭元覺得肚子有些餓了,便想找一家酒樓,準備好好吃一頓。

「黃鶴樓…!」

黃鶴樓,皇城中赫赫有名的酒樓,不管是王公貴族,還是富家商人,都喜歡在這裡宴請客人,好像能夠在這裡請客極為有面子一樣,因為這酒樓可是一個王爺開的。

三人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而後蕭元極為大方的賞了小二一兩黃金后,小二的臉龐可是樂開了花,對著蕭元三人不停的點頭哈腰,飛快地跑去將蕭元所點的菜端了上來…

只是盤荒的食量,讓整個黃鶴樓的嚇了一跳,所有人現在都吃驚的望著正端著一口大鍋吃飯的盤荒,就算是蕭元也目瞪口呆起來…盤荒已經足足吃了五口大鍋的飯,將整個黃鶴樓的飯都掏空了。

不過一想之下,蕭元也明白了過來,盤荒以前在南蠻族內他們都是吃人蔘,首烏,甚至是妖獸…,可都是蘊含著巨大能量的食物,所以飯量倒不是特別大,但是到了這裡,這些普通的飯菜根本提供不了那麼多的能量給盤荒,所以只能猛吃,並且還一個勁的叫餓。

至於月嵐,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一個女人,雖然這些飯菜也有些不和她胃口,但也較為矜持,斯斯文文的吃著菜,但也足足吃了五個小碗。

這讓蕭元一陣肉痛,幸好從南蠻族出來帶足了本,不然光是南蠻族那群蠻子就能將他吃垮。

黃鶴樓的人正在震驚盤荒的食量時,有著一群人正大步走了進來,臉上皆是帶著囂張至極的氣焰。

這群人足足有二十來人,為首者一看就是一個紈絝子弟,走路都是弔兒郎當的樣子,一進入黃鶴樓便見到所有人都望著蕭元所在的方位。

他的目光也隨之忘了過去,略微驚呆了一下盤荒壯碩的提醒和食量后,目光便落在了月嵐的身上。

當即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邪,欲,恨不得馬上衝上去將月嵐的衣服撕光。

月嵐身軀高大,有差不多一米八,略顯黝黑的肌膚顯看上去很健康,來到皇城后便穿上了當地人的衣服,豐,滿的軀體在那身衣服下顯得凹凸有致,成熟女人的韻味盡顯…就算是蕭元都不敢過多的看月嵐,深怕產生邪念。

可以這麼說,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看見此刻的月嵐都會有著衝動…

「喲…沒想到少爺我運氣如此之好,居然出門就碰到一個大美人!」紈絝子弟徑直走向蕭元幾人,臉上掛著猥瑣與狂傲的表情,更是出言調戲月嵐。

一聽見有人敢如此調戲自己,月嵐的俏臉上陡然一寒,一抹殺意散發,如不是蕭元在這裡,恐怕早已出手。

至於黃鶴樓中眾人的目光也是轉向了紈絝子弟,隨後大多數人搖了搖頭,都覺得可惜了,此人可是皇城中出了名的惡霸,靠著與官府的關係與身後的勢力,胡作非為,欺男霸女,看來今日又有一個好姑娘要遭殃了。

一些人卻抱著看好戲的念頭,饒有意味的看著這一幕。

「小妞,陪本公子喝幾杯如何?本公子可是出了名的闊少,喝一杯一萬兩銀子,怎樣?」紈絝子弟直接將蕭元和盤荒忽視了,對著月嵐猥瑣的道。

驚人的殺意陡然從月嵐的眼中閃現,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蕭元立馬道。

「月嵐,別生是非,我們走!」蕭元並非理會這個紈絝子弟,一把拉著月嵐便往外走,他實在不想和這些****一樣的人計較,並且若是生出太大的事端引起一些大勢力和皇族的察覺可就不好了。

「哼,往哪兒走?你簡直不將我小霸王張良放在眼中!」可是這紈絝子弟猶如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見蕭元幾人果真要走,直接身軀一閃,大手抓向蕭元。

頓時,一股怒意從蕭元的心中升起,這樣的人居然躲都躲不掉,那麼只能給他一些顏色看看。

當即腳步後退,輕易的躲開了這一擊,而後直接一拳轟在了抓來的手掌上。

「砰」

一聲巨響,拳頭和手掌碰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讓得酒樓的地面龜裂,而張良的身軀也毫無懸念的被轟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

而蕭元的身軀卻是紋絲不動,他現在的力量幾乎達到了八九千斤,甚至一萬斤,他敢說,南蠻族內除了盤荒外,沒有人比他的力量更強。

「怎麼可能,你居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張良被一幫手下扶了起來,察覺到自己的手掌發麻,皮肉開裂,若不是靈力雄厚的話,手臂可能已經斷裂。

他很難相信,蕭元如此瘦小的身軀中,居然蘊含著這幫強大的力量,但是他哪裡知道,蕭元只用了三層的力,若是全力之下,即便他有著雄厚的靈力手臂依然得斷,甚至死都有可能。 ?不僅是張良震驚,就算是黃鶴樓中的所有人都露出了驚容。

他們可都知道,張良所在的無花門乃是一個勢力極為了不得的門派,雖然不如飄渺宮之類的三大勢力,但也弱不上多少,特別是再投靠朝廷,得到朝廷的支持以後,勢力更加的龐大。

而張良乃是無花門長老的兒子,所以敢這般飛揚跋扈的在一個王爺開的酒樓中調戲良家婦女,敢在大街上欺男霸女。

並且他可是實實在在的武王高手,在皇城這樣高手雲集的地方,以他的年齡來說,可以算作高手之流,可是卻被一個看上去若不驚風的少年震退…這如何能讓人不震驚?

雖然震驚,但是無花門的這些人見自家公子被擊退,沒有討到好處,立馬將蕭元等人圍了起來。

黃鶴樓中的人,見到這真的要動手的趨勢,立馬結賬的結賬,走人的走人,因為他們可不想被這場打鬥殃及,況且像無花門這種勢力,也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

蕭元面色淡然,掃視了一眼將自己等人圍住的二十來人,聲音冷冷的道。

「我說過,不想生事,不要逼我!」

「哼,我也不想生事,不想動手,只想你將這個女人留下,陪老子高興高興便可!」張良也是冷冷的道,雙眼更加瘋狂的盯著月嵐,並且心中對蕭元已經有了殺意。

他乃是無花門長老的兒子,不管到哪裡都地位超然,威望十足,但是今日蕭元卻讓他顏面掃地…所以便有了殺心。

「找死…!」對於張良的話,蕭元只說出淡淡的兩個字,一忍再忍,忍無可忍。

「你找死!」蕭元的話也讓張良怒了,大吼一聲,身形快若閃電的閃向蕭元,其拳頭上更是凝聚著濃郁的靈力,轟了出去,頓時撕裂空氣,發出嗤嗤地響聲。

拳頭未到,驚人的靈力勁風便已經轟到了蕭元身前。

一股難以想象的威壓讓得蕭元身後的月嵐身軀連連後退,這就是武王的強大,就算是盤荒也不得不運轉起力量來抵擋。

而蕭元自身也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威壓,這幾乎是他第一次真正的戰鬥,並且一交手就是一個武王級別的強者,雖然以前他見過武宗,甚至武霸級別的人物,認為武王並不強悍,但是真正正面碰上的時候才知道其強大。

先前的張良被蕭元轟退也不過是一時大意,根本沒想到蕭元能夠有那麼強大的力量,所以此刻他面目猙獰,不再有小覷之心,一拳蘊含著恐怖的靈力直轟而來。

這看似簡單的一拳卻是讓蕭元感覺到沒有躲避的機會,那拳頭上的靈力已經牢牢地鎖定了他。

只是,這樣恐怖的一拳蕭元也沒有多少把握能夠接下,哪怕是使出全身的力量。

「哼!」但是蕭元也不懼怕,面色一狠,大吼一聲,腦海中陡然爆射出一道黑芒,直接射向張良的腦袋。

對於陡然射來的黑芒,張良也是一驚,暴沖而來的身軀陡然倒退,那威力不凡的一拳也立馬收了回來。

而蕭元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在張良身軀倒退的一瞬間,便來到其身前,蘊含著全身力量的一拳,重重的轟在了對方的胸膛上。

蕭元因為修鍊了歸元神術的緣故,速度極快,就算是武王也不一定能夠比得上,所以能夠抓住這個時期,給張良狠狠一擊,而張良為了躲避蕭元先前發出的黑芒,這後面的一拳根本不能抵擋。

Prev Post
據這兩天輾轉從一些消息靈通之人的口中得知,渡邊野因爲某些原因被渡邊野雄逐出黑龍會之前,其實力就比之他的弟弟渡邊雄已經差了一大截。
Next Post
數米開外的黑衣人滾落在地上,變成兇殘的老虎,像虎卻不是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