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最想殺的人就是我」

「聰明,答的非常對,但是沒有獎勵,今天,你必須死」蕭寒全身殺氣翻湧,抬手對莫懷古就是一拳轟了過去

「黑虎掏心」

咣當

蕭寒這一拳砸在了莫懷古的劍刃之上,將莫懷古的身體一下子推出十餘米。

借勢

「星河落日」

蕭寒眼神一眯,莫懷古的攻擊開始了,隨著他身體的退卻,莫家絕學,星河落日當頭朝他罩了下來

雖然沒有光線,可莫懷古手中的湛盧神劍還是形成了一個漫天星斗,光芒四射,似乎要將太陽的光輝掩蓋下去

今時不同往日

虛空大手印

蕭寒大吼一聲,在大陣中戰鬥,他完全可以調動陣法的力量來壓制敵人,但是他沒有,他希望能夠在公平的環境中,親手斬殺莫懷古

青色的大手印在半空中形成,與莫懷古的漫天星斗對撞

星斗燦爛,手印輝煌,兩股恐怖的能量相撞產生的能量衝擊波是相當可怕的

地上樹葉、殘枝還有碎石在一瞬間都化作粉塵,消散於天地之間

「莫家劍法,有敵無我」

虛空中一道璀璨的光亮,彷彿是最後的一抹太陽的光輝,朝蕭寒的刺了過來

蕭寒凜然不懼,拳由心動,一拳狠狠的砸了過去,無聲無息

莫懷古驚駭不已,對手居然用拳頭對抗自己的神劍,這也太狂妄了吧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一聲清脆的金鐵相交的聲音傳了過來。

湛盧神劍的鋒芒居然沒能奈何對方的拳頭。

暗金色的拳頭上散發出一股毀滅性的能量,在砸開湛盧神劍之後,絲毫沒有停息的意思,一拳就砸中了莫懷古的左腮



被打臉了莫懷古噴出一大口逆血,腦袋一陣眩暈,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數步

如此機會蕭寒又怎麼放過,左勾拳得手后,右勾拳隨手而上,正中莫懷古的下顎

嘎巴一聲脆響

莫懷古感到一陣鑽心的疼痛,自己的下顎居然讓人一拳給打斷了。

莫懷古何止身經百戰,但是今天確實陰溝裡翻船,不但讓人近身,還被人打臉了,這是何等的恥辱?

趁他病,要他命,蕭寒豈會放過這麼好得機會?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嘭,嘭……

一拳接著一拳,每一拳都有開山裂石的力量,氣勢如虹,頗有一種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氣概

躲在暗處觀戰的白牡丹下意識的掩住了小嘴,本來她還有一些不放心蕭寒獨自面對莫懷古,好歹人家是侍神階巔峰級別的高手,手中還有一把神劍,但是現在她不用擔心了,這場戰鬥除非莫懷古有逆天本事,否則結局已經註定了。

蕭寒心裡一陣暢快,他知道,並不是莫懷古變得太菜了,而是他變強了

莫懷古一身修為都在劍上,離開了劍,他最多只能發揮出三成的實力。

而蕭寒卻跟他來了一場近身肉搏,可想而知,莫懷古心裡有多麼的憋屈了

真實之眼也進化了,使得蕭寒有了料敵先機的能力,所以,莫懷古無論怎麼反擊都慢了一步,只能被動的挨打

莫懷古瘋狂了,眼中閃動著濃烈的恨意,打人不打臉,可蕭寒的拳頭專門往他臉上招呼。

一拳,兩拳,三拳……

數百拳下去,莫懷古被蕭寒揍成了豬頭,嘴歪了,眼也斜了,腿肚子也顫抖了,手都拿不穩劍了

當然,蕭寒也有些累了,微微有些氣喘

那幾百拳每一拳的分量都不輕,腦袋大的黑雲石隨便一塊一拳之下都能砸成粉末,何況是人的腦袋呢?

當然,人類的頭骨是全身骨骼最堅硬的,莫懷古的腦袋就更硬了,誰讓人家是高手呢?

打完這幾百拳,蕭寒就感覺一個字「爽」

遊戲還沒有結束,莫懷古絕對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死去,別看他被揍的不成人樣,可實力並沒有削弱多少,戰鬥力甚至不退反增

「好久沒這麼爽了,多謝了」

莫懷古徹底的爆發了,下顎骨被打斷了,不能說話,加上心靈的創傷,他根本不想著如何離開這裡了,而是一心一意的要殺死蕭寒,並且將其大卸八塊

「劍光分影?雷動八方」

一道劍光,無數的劍影,劍形,化為長河,四面八方都出現了莫懷古的身形,看不清楚哪一個是真的,哪一個是假的。

幻影分劍術

莫懷古在劍法上的天賦確實很高,只可惜的是一身天賦沒有用在正道之上

真實之眼是可以破世界一切虛妄幻影的

這個秘密恐怕除了他身邊幾個紅顏知己知曉,其他人根本就是一無所知。

所以,蕭寒功聚雙目,很快的就發現了莫懷古真身的所在,當然這跟他修為大踏步進階有關,如果在這之前,他要想發現莫懷古的真身,恐怕還非常困難,而且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而生死搏鬥中,敵人是不會給你時間的。

而現在他們幾乎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要發現莫懷古的真身就容易多了

莫懷古的劍法雖然看上去大氣磅礴,頗有一番堂堂正正的氣勢,其實他骨子裡是一個陰險的偽君子,這就註定了他的劍法只能形似而神不似。

想要背後偷襲嘿嘿,沒那麼容易

莫懷古這一劍當真是犀利無比,無聲無息,並且防不勝防,所有的幻影其實都是假象,幾乎畢身的力量都蘊含於這一劍之中。

如果刺中的話,就算不死也會重傷,以莫懷古的謹慎,他沒有想要一劍斃命,而是瞄準了面積更大的後背

但是他低估了對手的能力

就在他面露獰笑,眼看著一劍就要刺中蕭寒後背之際,卻愕然看到自己面前的蕭寒如同一縷青煙,冉冉升起,消失了

「你是在找我嗎?」

一聲嗤笑在莫懷古身後響起

這不可能莫懷古心中瘋狂大的吶喊一聲,屁股上重重的被人踢了一記,身體不由自主的凌空飛起

這一腳可不是那麼好受的,蕭寒也用上自己九成的力量,直接將莫懷古踢上了空中

理想空間的空中是禁飛的,原因大家都知道,那上面有雷雲電網,凡是有生命的物體進入,會被雷電劈成一堆焦炭

修為越大,雷電的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蕭寒開放了大陣上空的封鎖,莫懷古自然是毫無準備的就被蕭寒一腳踢進了禁區

風雲陡然變幻,只聽見「咔嚓」一聲巨響,一根如同水桶粗般的雷電砸在了莫懷古身上

緊接著一聲毛骨悚然的慘叫聲響徹密林上空

然後就看到一具黑乎乎的人形物體從空中墜落下來,「吧嗒」一聲,如擊敗革似的落在蕭寒的腳跟前

湛瀘劍也「咣當」一聲落在了他身邊

蕭寒隨手收起了湛瀘劍,這把劍好的曾經是一把中品神器,現在雖然跌入下品,但也是神劍,拿在莫懷古的手中,對自己也是一個威脅,還不如先下手為強。

沒了武器,莫懷古還是自己的對手嗎?

全身焦黑,幾乎沒有一塊白的地方,但是人還沒死,還有一口氣。

蕭寒手提湛盧神劍,緩緩走向莫懷古,雖然他已經這樣了,但他還不能夠放鬆警惕,多少英雄豪傑倒在了勝利的前一刻,他不想做那樣的人

果然,就在蕭寒靠近莫懷古不到十步的時候,原本躺在地上只剩下半條命的莫懷古突然站了起來

兩隻眼睛里充滿了無邊的仇恨和不甘

「啊」莫懷古憤怒的一聲長嘯,全身漆黑的皮膚被剝離,整個人看上去如同一團人形的血肉。

「蕭寒,這是你逼我的」莫懷古聲音有些沙啞,甚至可以說有些瘋狂

原本生命氣息漸漸消失的莫懷古突然間氣勢暴漲,一下子就衝到了侍神階頂峰,並且還在不斷的往上衝擊

蕭寒臉色驟然一變,莫懷古臨死之前居然不惜一切衝擊主神境界,如果讓他進階,重新伐毛洗髓,那說不定真的有翻盤的可能。

絕對不能夠讓莫懷古翻盤

蕭寒將湛盧神劍收回空間戒指,取出屠龍刀,大喝一聲,吞天奪地刀法驟然展開

唰、唰……

一刀破海、山崩地裂、極限風旋……吞天奪地刀法前三式循環展開,向莫懷古展開猛烈的攻擊

「哈哈,沒有用的,進階主神過程中,可免一切攻擊,除非你是主神,但是你不是,哈哈……」莫懷古得意的狂笑

蕭寒驀然一驚,進階主神確實受到天地法則的保護,但是前提是你有能力衝破障礙,突破進入主神境界,如果你擋不住突破時候天地的考驗,那就一切化為灰飛

「莫懷古,你想突破,我偏偏不讓你突破」蕭寒一狠心,一咬牙。

屠龍刀收起,雙手迅速疊加數百道手印,然後沖著天空大喝一聲「封」

原本瘋狂叫囂的莫懷古突然沒了身影,血肉模糊的身體也顫抖了起來,十分恐懼的叫了起來:「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我明明……」

「莫懷古,你想突破,需要能量的,而我封住了這方寸天地,外界的能量根本傳遞不進來,你就等死吧」蕭寒笑道。

「你,封住這裡,不可能,你不過侍神階,怎麼可能封住這裡?」莫懷古眼神之中驚慌失措起來,沒有能量的繼續輸入,他現在破損不堪的身體根本控制不住體內那狂暴的能量

天地之間的能量都是狂躁不安的,要被人體吸入消化之後才能為其所用,進階的過程不能被阻斷,否則輕則掉境界,重則被能量撐爆而喪命

莫懷古本來就沒有做好準備,為了一搏,在身體破損的情況下突破,吸入了大量的天地能量,突然間被人阻斷了,那下場就可想而知了

「我是沒那麼大的能力,可是我可以通過陣法來幫忙呀」蕭寒哈哈一笑,要是在外面,蕭寒還真拿莫懷古沒辦法,只能等待莫懷古進階,運氣好,莫懷古進階失敗,他直接就給他收屍了,運氣不好,莫懷古進階成功,恐怕要有一場苦戰了

但是現在在古陣中,天時、地利還有人和都屬於他,就算他放任莫懷古進階成功,莫懷古的下場還是一樣的。

吸入了大量能量的莫懷古身體看是膨脹,不到數秒中,就膨脹成一個血紅色的大氣球,本來他如果沒有受傷,還能撐上一段時間,甚至可以暫時死不了。

但是現在,他想不死都不行了

「蕭寒,我就是化作幽靈也不會放過你的……」凄厲的聲音傳出,隨著一聲爆炸。

一切都塵歸塵,土歸土了

莫懷古終於死了,而且是死無全屍,這也算是他罪有應得。

他是自爆而亡,什麼也沒有留下,出了一個黑黑的鐵環

蕭寒撿起鐵環,放在手中仔細觀察了一下,神識透不進去,但是能夠在一個侍神階高手自爆之下完好的保存下來的東西,一定不是普通的玩意,現在不知道是什麼,將來也許就會明白了,於是將鐵環丟進了空間戒指,準備朝下一個目標去了

蕭寒下一個目標自然是哥斯達了。

這廝被困在禁魔空間,又被吊在了空中,估計現在沒什麼脾氣了

「爺,你殺了莫懷古,他是罪有應得,莫天恩也該死,不過契柯夫和哥斯達,最好別殺」白牡丹小聲的道。

「這兩人如此對你,你還為他們求情?」蕭寒有些不悅,誰動了他的女人,他就要誰的命,這是他的原則之一。

「最可能的是莫天恩和莫懷古,這兩人最多是同謀,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收服他們,畢竟多一個手下總比多一個仇人好」白牡丹道。

「他們都死了,哪來的仇人?」

「哥斯達畢竟是銘兒的養父,我擔心你把他們殺了,銘兒會對你……」白牡丹小聲道。

「那哥斯達可以不殺,但契柯夫必須死」蕭寒想了一下,哥斯達是同盟會中人,殺了他倒是沒什麼,中部一脈可就結下不死不休的仇恨了,雖然他不怕,可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總不能吧中部一脈的人都殺光了吧?

要是能夠收編哥斯達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儘管他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白牡丹知道自己已經儘力了,她其實也恨不得殺了哥斯達,可是為了白銘兒從此歸心,她不得不替蕭寒多考慮一下,至於契柯夫,雖然是主神級高手,對她來說並無多大作用,殺了也就殺了,主要移花宮方面不追究就行了

移花宮方面會追究嗎?這個問題不好說,殺一個是殺,殺兩個還是殺

蕭寒是鐵了心的要除掉莫天恩和契柯夫了,這二人活著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v!~!,,! 周一。

新的開始。

各行各業的人都已經是開始工作起來,民政局的離婚辦同樣是不例外。就像是之前所說好的那樣,郭輔是沒有任何毀約的意思,既然已經無所眷戀,那麼就乾脆點放手便是。人生總是要向前看的,老是被現在的事情遮掩雙眼,那麼屬於你的人生就將會是徹底的衰敗。郭輔並非是無能之輩,不然當初也不可能以吳越省首榜狀元的身份進入省發改委不是。

民政局門口。

陳莎隨意的就將紅色的離婚證書丟向旁邊的垃圾桶,像是拿著這樣的離婚證書都是會感覺到難堪似的。就是因為這種所謂的證明,而讓陳莎失去一年的青春。幸好只是一年,真的要是再長點下去,陳莎都是難以想象自己現在的人生會變成什麼模樣。

「珍重。」郭輔瞧著陳莎的舉動,心裡就算是已經徹底放開,還是會感覺到有些不自然。

對於陳莎的感情,郭輔從來都是真的。哪怕是現在分開,在郭輔的心中,都是不能夠說忘記就能忘記的。當初陳莎給予他的那種情感,真的是讓郭輔有過些許感動。就算是喂著一隻貓一隻狗,相處久了你也會有種深深的感情不是。

就在郭輔剛準備從民政局這邊走開,出去打車的時候,突然間一輛車恰到好處的停在他的前面,從裡面急步走出來的是一個男人,郭輔認識他。想當初在省發改委的時候,這個人是郭輔為數不多能夠交心的人,他是省發改委的張默生,副科級巡視員。說到級別的話,郭輔也是同等級的副科級。當初在省發改委的時候,掛著的也是同樣的巡視員職務。

陳莎也是認識張默生的,只不過現在卻是沒有理會的意思。

Prev Post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兩人分手,而小孩,卻是說出誰也不跟要一個人過的寒心的說法,當然,最後還是跟了母親。倒是小孩的這個說法,決然的說法,讓兩人痛哭流涕,一個要依靠父母親成長的小孩,卻是說出寧願自己一個人過的想法,那該是有多麼地失望,或者說,心裏是多麼地冰到了極點。
Next Post
收回了自己的微笑,韓宇對著姜明點了點頭,讓他負責招待自己以前的那些兄弟之後,就和陳勝吳廣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商會的會客大廳之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