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了自己的微笑,韓宇對著姜明點了點頭,讓他負責招待自己以前的那些兄弟之後,就和陳勝吳廣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商會的會客大廳之內。

這裡才是主宴的場地,當然也比外面更加的熱鬧。諸葛玲瓏她們原來的那幫山匪,正在緊張忙碌的張羅著開張的事情。雖然這銅城大多數的高官都沒有來到這裡,但是他們的公子,卻十有八九來到了這裡。

用諸葛玲瓏的話來形容,那就是這裡已經成為了一個蠻族紈絝的集中營。在這裡喝酒聊天等著開飯剪綵的,全部都是身上或許沒有半點實權卻能夠影響到不止一個強有力的人物的公子們。

就算是為了這一點,韓宇微笑了起來。他們不懂禮節,沒有絲毫的公子形象,韓宇卻都是沒有說什麼。

實際上他甚至有點喜歡對方的這種特點。這些人越簡單,那麼對他來說就越有利不是。

「韓老闆來了!」在場的蠻族公子們紛紛露出了笑容,可不是么,韓宇這個人給他們的印象第一當然就是實力強大,而第二,也是讓他們最為喜歡的,那就是這個人實在是出手綽闊、慷慨大方了。

不論是各種人間宮廷中的酒水珍品,還是街邊巷角的特產名吃,這些天來韓宇幾乎沒有間斷地、彷彿是流水一般的送給了他們。

太古銅門,一向都是個苦寒之地,這是一個就連糧食都不能自給自足的地方,韓宇送給他們的那些山珍海味,足以征服他們的胃口了。

這麼一個強力的、有手段的、慷慨的朋友,無非就是在太古銅門根基淺了一些罷了,但是根基這個東西,只要他們幫幫忙,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有這麼多蠻族太古銅門地域的眾多蠻族權貴給韓宇撐腰,那麼韓宇還用怕誰?尤其是韓宇還是洛也這個「他們之中一員」的把兄弟,這些蠻族自然將他當成了自己人看待。

看到了韓宇走了進來,眾多的公子哥全部都露出了一個笑臉。洛也緊接著從門外走了回來,跟著他的,還有諸葛玲瓏。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天來諸葛玲瓏他們好像從來都沒有表達過自己對蠻族的仇恨,韓宇看了諸葛玲瓏一眼,決定等到自己在蠻族的地位再提升一些了之後,一定要將那件事情問個清楚才行。

大廳里張燈結綵,美麗的蠻族侍女源源不斷的將來自天南海北的各色菜品盛了上來,正廳里的舞女也開始了自己的舞蹈,另外,廳堂之內還飄蕩著一股極具蠻荒氣息的音樂,那些骨質的樂器,吹奏起來沒有人類的樂器那樣纏綿,但是卻殺氣凜然,別具一格。

一幫有權有勢的蠻族樂滋滋喝著酒,聽著音樂,看著舞蹈,只感覺這種生活實在是愜意極了。在韓宇來到這裡以前,他們哪裡有這種機會?他們哪裡懂得這樣的享受?

「韓老闆,這邊,這邊坐。」一個蠻族笑吟吟向韓宇招手。韓宇看了看這個蠻族,然後點了點頭。

這個蠻族可不是普通人,他是蠻族愛普賈長老的孫子,叫做芒星。雖然生性跋扈喜歡惹是生非,但不得不說他對於自己的朋友還是很不錯的。這個傢伙在蠻族上層圈子內的名聲可以說是臭不可聞,他在蠻族的圈子內,那就是絕對的第一紈絝!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韓宇和他之間卻是很對脾氣,兩人見了一次面,喝了一回酒,比了一次武,然後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兄弟。

現在蠻族的這些公子少爺之中,除了洛也之外,就要數他和韓宇最為親近了。

韓宇坐在了芒星的旁邊,芒星很是自然的樂呵呵的搭住了韓宇的肩膀,另一隻手熟練地拿起了酒壺給他倒了一杯酒之後說道:「韓老闆,兄弟今天可是有個驚喜給你!哇哈哈。」

他的神色十分的得意,韓宇微微搖頭,問道:「哦,是么?那麼芒星兄弟給我帶來了什麼驚喜?」

洛也也笑呵呵的湊在了韓宇的旁邊偷聽,顯然他也對芒星所說的驚喜十分有興趣。,

「去去去,不許偷聽。」芒星說道:「這事情,可是要保密的。」

「好吧,保密。」韓宇笑了,他用眼神制止了想要追問的洛也,然後笑眯眯的看著芒星。

對於這個傢伙,他可是了解得很。如果他真的做了什麼事,那麼不用別人問,他都會忍不住拿出來炫耀的。

韓宇可不信他能夠忍住不說。

果然,沒有一個呼吸的時間,芒星自己就忍不住了。他大大咧咧的將自己的酒杯放在了桌上,說道:「好吧,我看你們這麼想知道……」

「打住,打住!」韓宇微笑著將他的嘴巴給堵了起來說道:「我可沒想知道,這個……反正是驚喜嘛。」

「我……」芒星的喉嚨里發出了骨碌碌的一陣響聲,然後頹然的喝了一口酒。

看了看韓宇,他有些鬱悶的說道:「好吧,好吧我說,」他臉上完全是一種沮喪的神色,本來準備吊一下別人的胃口,沒想到他自己先忍不住了。

韓宇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你忍不住……來來來,邊喝邊說。」

他拿起酒杯和芒星碰了一杯之後,芒星才說道:「好吧,我今天請來了一個美女!單身美女啊!這可是我們蠻族的第一美女!」

他的眼中散發出興奮的光芒,看著韓宇,他嘿嘿地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們蠻族的美女,但是我要告訴你,我們蠻族的美女,可是一點也不必你們人類的美女要遜色!」

韓宇努力讓自己表現出一副自然的樣子,然後點了點頭。

但是他的心裡可是對芒星的想法絕對不會認同的。

蠻族也許真的有美女,並不差於人族的佳麗,但是,讓韓宇最不能領教的可不是他們的美女,而是他們的審美觀。

這是硬傷。

因為對於蠻族的審美觀過於不信任,所以他的臉色總歸是有些不自然。芒星一直在聽著他看,所以,芒星立刻就看出了韓宇臉色的不對。

他不滿的哼了一聲說道:「我就知道你沒有覺得我給你帶來的這個人是美女!不過,你怎麼想都無所謂了,這個蠻族第一美女可不是我們蠻族人自封的,而是你們人類給出的稱號!」

洛也的眼睛一亮:「莫非是……」

芒星得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當然是她,當然是她,如果請來的不是她,那麼我還有什麼面子?當然是……嘿嘿嘿。」

他發出了一聲得意的笑聲,這下韓宇是真的有些興趣了。

韓宇注意到,周圍的那些喝酒看歌舞的蠻族公子們,全部都露出了一個很感興趣的笑容,顯然他們都知道,洛也和芒星指的是誰。

芒星哈哈的大笑了一陣,然後看著韓宇,突然壓低了聲音說道:「我們的蠻族第一美女可是沖著你的面子來的!韓老闆,到時候,你可不要掉鏈子哦!」

沖著我來的?韓宇感覺自己糊塗了。 「當然是為了你來的。難道韓老闆自己不知道,你現在在蠻族,最起碼在太古銅門,那可是一個很出名的人物了。」芒星對著韓宇眨了眨眼睛,這讓韓宇感覺到自己有點尷尬。

乾笑了一聲,韓宇還想要謙虛一下,但是洛也已經笑了起來:「芒星,你說她是為了韓兄弟才來的?哈哈,不錯,韓兄弟,你可要把握好機會啊!」

韓宇還有些不以為然,但是洛也卻正色說道:「我們蠻族的這朵嬌嫩的小花可是絕對配得上你韓兄弟的身份,這一點我這個做大哥的還能騙你不成?年方十六,但是無論姿色還是武藝,那都是上上之選。」

看了韓宇一點,似乎有點惱怒韓宇的不知足,洛也接著說道:「她可是有著我們蠻皇族的血脈……可以說,最起碼有一半的單身蠻族人想要得到她呢!」

「真的假的?」韓宇被他們說的也著實吊起了胃口。

出乎韓宇的意料,星芒這個急性子的蠻族公子也突然賣起了關子,只是微笑不語。

不一會兒,歌舞表演已經結束了。洛也看著韓宇說道:「我也知道韓兄弟你審美和我們略有不同,但是,怎麼說呢,艾西維婭這個人的容貌,絕對和審美無關。雖然她是個蠻族,但是在你們人族中,也同樣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美女……我想她應該已經快到了吧!到時候你自己看看不就可以了么!」

韓宇點點頭,不說話了。

就在這時候,招待完了外面的一群小混混的陳勝和姜明一起走了進來。姜明向韓宇一抱拳,說道:「有一名叫做艾西維婭的女人說要求見老闆,您看……」

韓宇揮揮手說道:「將人請進來吧。」

姜明點點頭剛走出去,芒星就嘿嘿笑著說道:「這位艾西維婭小姐,可是我們蠻族最美麗的花朵。但是,同樣她也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她雖然只有十六歲,但是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天玄師的水平,韓老闆,如果她要和你比試武藝,你可千萬不要拒絕啊!」

韓宇納悶的看著芒星,總感覺芒星今天有點不對勁。不過,韓宇也沒有多想。今天是開業么,只要不出現什麼問題就好。

韓宇雖然在和這些蠻族的公子閑聊著,但是他心裡想的卻是橘子商會和費羅的事情。

像是艾西維婭這樣的事情,他完全是當做笑話來聽的。

過了一分鐘之後,一個穿著蠻族特色的服飾,袒露著自己肩膀的女孩在四名侍女的伴隨下,施施然走進了宴會廳。

韓宇只來得及聽到幾聲抽冷氣的聲音,就已經對外界失去了感應。

這個女子……韓宇只能說,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美麗的女子,他根本不能相信這麼一個美麗出眾的女子,竟然是一個蠻族。

就好像很多人堅定地認為他不屬於人類一樣,韓宇同樣認為這個女孩絕對不應該屬於蠻族。

她的肌膚是健康的小麥色,眼睛很大,鼻子小巧。她的嘴唇很厚實,但是這一點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美麗,反而更增加了她的美麗,讓她看起來更加的嫵媚動人。

她頭上戴著一個骨質的發簪,這讓她嫻靜的氣質中恰到好處的多了那麼一份狂野;她的身高在蠻族人中只能算是小巧,但是對於一個人類來說,卻是在合適不過的高個子女子了。

艾西維婭的肩膀和小臂、小腿都裸露在外面,從外面看來,她的身材筆挺而修長,全身上下沒有一絲的贅肉,但是卻給了韓宇一種充滿了力量的感覺。

這樣的女人,對韓宇、或者說不管對任何一個人,都是一種致命的吸引。

就連韓宇現在的心境,也無法剋制這種吸引。他甚至在對方帶著一絲玩味的目光中,忘記了自己該說什麼。

或者說,現在韓宇已經忘了對方到底是誰,完全沉浸在了一個自己的境界里不能自拔了。

知道艾西維婭輕輕地咳嗽了一聲,韓宇才猛然回過頭來。他心中立刻凜然,他知道,剛才絕對是這個艾西維婭對他用了一些類似魅惑之類的小法術,不然的話,他可不相信有人能夠僅僅憑藉著自己的容貌,就能讓他韓宇心神失守。

艾西維婭輕輕的笑了笑,瞬間給了韓宇一種春天將到百花齊放的感覺。這下韓宇真的確定了,這個女子絕對有著一手魅惑人心的本事。

挑起眉毛看了韓宇一眼,艾西維婭露出了一個失望的神色說道:「您就是韓宇韓老闆?韓勇士?我還以為是個什麼樣的英雄,沒想到也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嘖嘖嘖。」

對著韓宇品頭論足了一番,艾西維婭便立刻轉移了自己的視線,不再看韓宇了。

在她看來,這個韓宇也大多只是浪得虛名罷了。

以前自己在剛剛聽說這個人的時候,還真的認為這是個英雄。婕拉蠻族的卡文他見過,卡文在蠻族的年青一代中,可是號稱七傑之一的存在,實力自然是沒話說。能夠輕而易舉從智慧上和力量上完全壓倒對方,艾西維婭從來都不認為那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在「蠻族七敗類」之一的芒星的邀請下,她才想要來看看這個前些天傳得沸沸揚揚的傢伙,到底是不是有真材實料。

但是如今一看之下,頓時覺得很失望。

首先身材上看,一點也沒有那種高大威武的感覺……怎麼說呢,看起來比較沒有安全感。另外就是他的定力在艾西維婭看來真的不怎麼樣,自己好像才使出了三成的本事,對方就已經中招了。

甚至她都沒有用出她嘴擅長的「瞳技」。這讓抱著一絲希望和幻想而來到這裡的艾西維婭實在是感到有些失望。

她並不是一個戰士,而是一個刺客。同樣的,她也是一個女人。蠻族的女子比較早熟,一般的那種柔柔弱弱的女人在蠻族之內是極為不受歡迎的,相貌漂亮一些的,可能命運還會好一些,如果只是那些姿色平平的女人,她們的命運最好也就是嫁出去一個普通的額人家,然後給人家生兒育女罷了。

這種生活,在蠻族中是極為丟人的,這樣的人,在蠻族中的地位是極為低下的。

也許自己的丈夫看中了一帶糧食,都可能拿自己的妻子做籌碼去交換——這就是蠻族中女人的寫照。

但是艾西維婭卻是不同的。首先她是蠻皇族的一員,和費拉一樣,她也屬於蠻皇族——其實蠻皇族和蠻王沒有什麼關係,或者說,不一定非要有關係,不管蠻王是誰,蠻皇族都能在長老院這個蠻族的最高機構中佔據一半以上的名額,即使那些沒有入職的蠻皇族成員,比如費拉,那也是高人一等的存在,是屬於金字塔上層的人物。

而第二點,就是艾西維婭並非那種柔弱不堪的女子,她具備很強的實力,甚至在同齡人中,她已經很少能夠找到自己的對手了。尤其是她是一個此刻,只要她的敵人有一時間的放鬆,那麼她就能在一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傷害,在對手在毫無反擊餘力的無奈中死去。

基於這兩點,艾西維婭和其他的蠻族女人不同,她可以選擇自己的另一半。只要她同意,那麼其他人不會有任何的意見。

實力為先,這是蠻族的鐵律。

而前一段時間名聲大震的韓宇,無疑是她的備選之一。

而艾西維婭選擇自己未來另一半的條件就是,能夠抵擋得住自己魅惑加突刺的這套技能。

換句話說,強於自己。

但是,韓宇一上來就莫名中招的表現,讓艾西維婭感覺到了一絲失望。

她輕輕嘆了口氣,眼光平平的移到了韓宇的臉上,吐出了一句:「徒有虛名。」便準備轉身離去。

韓宇有些鬱悶,同時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個傾國傾城、氣質出眾的美女,他有了一絲的不舍。

就在韓宇遲疑的時候,洛也已經不甘心的跳了出來!洛也剛才的確也中招了,但是和韓宇不同的是,韓宇是主要的目標,而他只是受到了波及而已。

所以,他一清醒,就看到了艾西維婭臉上的那一絲淡淡的不屑的神色。

這種表情,他見得太多了。所以,他一瞬間就知道了對方的想法。但是,在她「相親」的對象是自己兄弟的時候,洛也能說什麼?他只能選擇死也要給自己的兄弟捧場!

洛也向前走了一大步,哼哼了一聲說道:「哼,你根本就不了解韓兄弟的實力!他能被你魅惑?他只是沒有防備而已。」

「是嗎?」艾西維婭的嘴角勾勒出了一個笑容,歪了歪自己的腦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我知道他是你的兄弟,你們結拜的事情,基本上整個蠻族已經都知道了,所以,我知道你不想讓我看不起他,但是,洛也將軍,剛才我連三成的實力都沒有拿出來呢!」

他的話音剛落,韓宇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是嗎?那麼,其實我連自己一成的實力都沒有拿出來呢!美女,我對你很有興趣!所以,如果你不服氣的話,那麼我們真的可以比試一場!」

對著艾西維婭燦爛的一笑,韓宇說道:「順便我也想領教一下所謂蠻皇族的實力,究竟如何!」

「是嗎?」艾西維婭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後搖了搖頭:「和我比試,很危險的,所以我建議你,還是不要了。就算你是浪得虛名,我也不會到處亂說的……」

「不必了。」韓宇打斷了對方的話,說道:「看樣子你有一個先手的魅惑技能,那麼魅惑過後,應該就是殺招了吧!我正想領教一下!」

艾西維婭不由得看向了韓宇。

韓宇的眼中全是自信、興奮、以及一絲淡淡的喜歡。

難道,這個傢伙真的能勝過自己么?艾西維婭這樣想到,雖然她覺得她這種想法更多的像是異想天開,但是實際上她也希望有一個奇迹能夠出現。

在蠻族,十六歲未出嫁的姑娘,就已經算是「剩女」了。這讓處處爭先的艾西維婭十分的不爽。所以,找到一個強力的男人,也是她現在的目標之一。

「那麼,我就成全你!不過,生死有命!」艾西維婭答應了下來。 周圍的蠻族全部都轟然叫好。韓宇並不明白艾西維婭比武的目的,但是他們這些蠻族的「自己人」當然是再清楚不過,甚至,他們之中的大部分人,都被艾西維婭狠狠的羞辱過。

在他們看來,艾西維婭就是一朵最美麗的玫瑰花,雖然很美,很誘惑,但是一旦不顧一切的去採摘,他們就會發現玫瑰的下面總是有刺的。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這一幫紈絝子弟全軍覆沒。

「韓宇,如果你答應了,那麼我代表我們家,給你追加上一百萬金幣的投資!」顯然這個蠻族的家裡一定是經營著一個金礦礦脈,不然的話,就算是蠻皇族,也沒辦法隨手拿出來。

韓宇看了這個傢伙一眼,這個傢伙叫泰隆,一看就是那種最土的暴發戶,土豪。

不過,韓宇還是感激的看了對方一眼。

重生之金牌導演 在韓宇看來,這可是赤裸裸的送錢行為,如果自己不接受,那麼也太對不起自己了!雖然他知道如果對方的魅惑全力發動,自己可能也會有片刻的心神失守,但是他卻堅信自己的防禦,以韓宇現在的身體素質來看,一般的攻擊是傷害不到他的。

這才是韓宇最後的底氣所在。

韓宇對著姜明的耳朵低語了幾句,不過雖然是低語,韓宇卻將自己聲音控制到了正好在場的人能夠聽到的程度。

韓宇說的是:「姜明,立即去開賭庄!你老闆我今天,一定要財色兼收!」

在場蠻族的眼睛都亮了起來。賭博這種事情,在蠻族是和在人類的地盤一樣流行的一樣遊戲,聽到有人開賭庄,他們怎麼能不興奮?

韓宇再次壓低了聲音,在姜明的耳朵旁邊說了幾句,這次大家就無法聽清他說的是什麼了。

姜明點了點頭離開之後,艾西維婭有些氣惱的看著韓宇說道:「財色兼收?韓老闆,我希望你真的有那個實力!不然的話,就沖你這句話,我就不會手下留情的!」

她是真的惱怒了,因為韓宇明明連她的三成實力都無法擋住,卻自不量力、大言不慚,這讓她感覺到自己被羞辱了。

一定要給這個傢伙一個教訓!艾西維婭在心中下定決心,絕對不能放過韓宇這個傢伙!

但是,看了看韓宇的表情,艾西維婭感覺到自己更加的氣惱了。這個傢伙,他竟然還是一副毫不在意,對於自己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

簡直就是可惡至極!

但是韓宇卻沒有再搭理艾西維婭,而是和那些蠻族公子開始閑聊。

那些蠻族的公子們簡直佩服死韓宇了,能夠對艾西維婭的魅力視而不見的人也許有,但是韓宇絕對是他們見過的第一個。

但是他們沒想到韓宇好像對於艾西維婭真的不為所動,不說別的,就連說話都是頗為不客氣。

姜明再次走了進來,這一次他徑直走到了一個桌子的前面,然後拿出了一個小冊子和一支筆:「大家開始下注!開始下注了!我們老闆賠率一賠一,至於某位小姐,他的賠率是一賠二十!有人下注么!」

一賠一,一賠二十?聽到了姜明的話,艾西維婭的臉色一片鐵青,這可是一個侮辱性的賠率,也就是說,韓宇有自信,自己shi8穩贏了的,才能下出差距如此懸殊的賠率來。

韓宇雙手抱在了自己的胸前,笑吟吟的看著艾西維婭。艾西維婭翻了翻白眼:「你這是什麼表情?贏定我了?嗯?」

她狠狠的咬了咬牙,看了看韓宇說道:「我怎麼說也是客人,酒呢?酒呢?作為一個客人,難道你一個堂堂男子漢竟然連酒也不捨得請喝一杯么?」

韓宇搖了搖自己的手指,啞然失笑:「酒?酒有的是,有的是,哈哈。不過,我是怕你喝了酒等會兒發揮不出實力,我勝之不武啊!」

「你勝之不武?」艾西維婭狠狠的哼了一聲:「我就沒覺得你能勝!想贏我?你再練幾百年吧!」

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種不屑的神色,彷彿就算和韓宇說一句話對於她來說都是莫大的侮辱一般。但是韓宇對此卻絲毫的不在意,搖了搖頭,他轉身對洛也說道:「洛也大哥,小弟已經開庄,你就請諸位公子下注吧!」

Prev Post
「因為你最想殺的人就是我」
Next Post
雲靈目視了一會,見前方又沒了動靜,只得說道:“也許吧,說來也奇怪,一路來到此處,貌似沒有看到一個火陽族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