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可以說有些偶然,沒有任何人領導指揮的起義,在最短的時間裡,就讓巴尼博得重新陷入到了戰火之中!

但這次,不是巴尼博得的印度士兵抵抗「自由印度軍團」,而是巴尼博得的印度士兵,以英國人進行了最有力的反抗!

英國人亂成了一團,大量在印度軍隊中的英**官遭到殺戮,而到處可聞的槍聲,讓英國士兵不得不龜縮在自己的軍營里,苦苦等待著天亮的到來!

「為了印度,打開城門!」

這樣的聲音再度響徹而起,無數拿著武器的印度士兵,開始向城門方向發起攻擊,而在這個時候,在巴尼博得城外的「自由印度軍團」也開始奏響大炮,呼應城內的起義!

城門那的英**隊被迅速擊潰,控制住了城門的印度人打開城門,揮舞著手中的火把,竭盡全力的要和城外的「自由印度軍團」取得聯繫!

而「自由印度軍團」並沒有讓自己的同胞失望,那些早已需勢待發的「自由印度軍團」的士兵們,開始如同潮水一樣向巴尼博得呼嘯而來。

當天亮到來的時候,英國人已經失去了對巴尼博得的控制,他們僅僅能在軍營等少數地方,勉強進行著最後的抵抗……………..

2月23日上午11時,「自由印度軍團」總司令蘇巴斯.錢德拉.博斯向巴尼博得英軍最高指揮官發出最後通牒:

在下午17時之前,英軍必須無條件投降,否則「自由印度軍團」將不再保證他們的人生安全………………..

16時30分,在逐漸失去耐心的印度人槍擊和炮擊之下,英國總指揮安德尼上校宣布投降,並督促自己的部下,在不失尊嚴的前提下放棄抵抗…………….

當那些垂頭喪氣的英國人不情願的走出軍營,交出武器的時候,整個巴尼博得陷入到了印度人的歡呼之中!

巴尼博得起義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印度,這對於印度人來說是最大的鼓舞!

印度的每一個城鎮,都有起義的可能性;每一個印度士兵,都正在一種不安和激動的情緒鼓舞之下…………….

2月26日,「自由印度軍團」對米特拉發起攻擊。

米特拉,德里的門戶所在,保衛德里的最後一道防線,這裡一旦失去,那麼德里必然遭到英國人眼中「叛軍」最直接的攻擊……………

英國人慌了,亂了,2月27日,英國駐印度總督維克托.霍普,一邊匆忙組織德里保衛戰,一邊在沒有經過英國zf許可的情況下,公然指責中國zf給予了叛軍最大的資助,並且直接指出正是因為得到了中國zf的支持,叛軍這才能肆無忌憚的在印度掀起一次次的暴動,同時指出,中國zf必須停止這樣的資助…………….

2月28日,在霍普的指責發表不到24個小時的時間裡,中國zf外交總長陳少東發表嚴厲申明,霍普的指責完全是荒謬的,沒有任何根據的。中國zf從來沒有參與到任何和印度有關的事物中。霍普總督必須收回自己所說過的每一個字,並且向中國zf道歉。

3月1日,讓全世界矚目的一刻出現,中華民國大總統發表「就印度問題並中英關係聲明」。在這份申明裡,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措詞之強硬讓人驚訝:

「………………霍普總督無禮的聲明,毫無依據的指責,嚴重損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並且嚴重破壞了中英兩國的關係…………..

中國zf沒有插手過,也沒有過問過印度問題,發生在印度的戰爭以及隨之而來的起義,完全都是印度人民自發組織起來的…………….

霍普總督應該反思一下,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可怕的事情?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是什麼激起了印度人民的怒火?一個英國人標榜的紳士、文明,是不會引來如此大規模的反抗………….

我很遺憾看到聽到在印度發生的這些事情,但我認為印度人民的要求是正義的,是必須得到支持的!就好比如果外**隊駐紮在倫敦,並且無時無刻都在剝削著英國人,我想英國人民同樣也會做出如此、甚至是更加激烈的反抗……………

我,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在這裡僅代表我個人立場,我將無條件的支持印度人民的正義事業,並願意在精神上給予他們最大的幫助!

我,世界和平聯盟下屆輪值主席蕭天,呼吸世界和平聯盟立即通過一份聲援印度的聲明,並建議將『自由印度中心』在世界和平聯盟中候補成員的資格提升到正式成員!

既然說到了中英兩國關係,我不得不提出一個存在於我,及所有中國士兵心中的一個疑惑。對曰本的全面禁運從很早以前就得到了世界上主要國家的響應,這其中就包括英國,但是,在我們對日作戰之中,我們卻赫然發現曰本軍隊中裝備了英國坦克!

我很好奇,我的士兵也很好奇,這些英國坦克曰本人是從哪裡得來的?有些新式坦克,甚至連英**隊都沒有裝備,卻出現在了曰本,我很想得到一個合理的答案!

歐洲並不太平,同樣,亞洲也一樣不太平,到處都充斥著戰火的味道,到處都在流血死人,這是我們每一個人都不願意看到的。

做為亞洲最大的國家,中國zf有權利,也有義務維護亞洲的穩定。我們不希望看到戰爭,但一旦戰爭出現,我們卻有決心以戰爭去換取和平!

我以中華民國大總統、海陸空三軍大元帥的名義宣布,鑒於目前越來越緊張的印度局勢,為了避免一切可能出現的可怕後果,中華民國之『岳飛軍團』,將1939年3月開始,進駐中印邊境,維護邊境穩定和平!

我授予邊境之中**團最高指揮官全部權利,允許他們在認為自身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主動出擊,允許他們對一切挑釁者進行強有力的還擊,允許他們在必要的時候,可以跨越中印邊境,對敵方目標進行追擊!

同時,我宣布在中法等邊境,亦將安排同等之軍隊,該地最高指揮官,亦享受同樣權利!

我宣布,一切可能發生的,針對中國的挑釁行為,都將遭到中**隊最嚴厲的懲罰!我宣布,我們的作戰目標,將並不僅僅局限於那些已經發生戰爭的地區!

我宣布,為了維護亞洲之和平,為了維護世界和平聯盟以及中華民國在亞洲之利益,中**隊擁有主動出擊權!

我宣布,中**隊從這一刻開始,將進入一級戰備狀態,我們不再保護英法在亞洲的利益,我們不再承擔起英法盟友的責任!」

這一份聲明,徹底震撼了世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完全就是一份戰爭聲明!

儘管之前中華民國脫離國聯,創立世盟,但中國和英法的盟友關係依舊存在,而蕭天的這一份聲明,也徹底擺脫了和英法的一切盟友關係!

整個世界都亂了起來!

英法兩國指責中國zf這是在蓄意挑起戰爭,並警告中國必須為其後可能帶來的一切結果承擔起全部責任!

德國、、俄國、猶太人復國組織、越南人民民主國、自由印度中心、世界和平聯盟對蕭天聲明表達理解和支持,並表示將堅定的站在中國zf一邊。

德國元首阿道夫.希特勒情緒激動的表明,中國和德國這兩個最優秀的民族,正為了一個更加公正、更加和平的世界新的秩序而站到了一切,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擊敗這兩個擁有著堅定意志的巨人!

美國發表了語氣含糊的聲明,呼籲各國應該保持克制,走到談判桌前就目前愈演愈烈的世界局勢展開談判………….

3月6日,兩個師的中國裝甲部隊開抵中印邊境。

他的溫柔暴君 3月9日,在中國最高級軍官會議-本文轉自天空中文-/shu/26196/4158158.html-上,蕭天明確指出:

「戰爭,必然無可避免,我們的飛機已經加滿了油,我們的戰車已經檢查完了每一條履帶,我們的士兵已經把子彈加到了槍膛里!我的將軍們,請做好準備迎接這一次挑戰吧!

我們的盟友德國,吞併了奧地利,迫使捷克屈服,正在準備進軍波蘭,現在,該輪到我們做一些什麼了!

打敗了一個曰本,這沒有什麼值得炫耀的地方,我們的戰車,勢必開到全世界任何一個我們想要進入的地方,而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誰要想阻擋我們戰車的前進,那麼就用我們戰車的履帶來碾平他們!

我的將軍們,歷史賦予你們的,也許是你們一生中最燦爛的一刻即將到來!你們中的許多人曾經踏上過歐洲的土地,但那一次卻和這一次完全不同!我們的盟友已經變了,我們的對手也將改變!勝利或者失敗,光榮或者恥辱,都將掌握在你們的手裡!

我不想聽到有人告訴我這場戰爭誰是正義者,戰爭,永遠都沒有正義的一方!我要看到的,只是勝利,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

我的將軍們,我帶領你們取得過無數勝利,但沒有哪一次比這次更加讓我緊張,更加讓我激動,更加讓我徹夜難眠。是的,我必須承認,我現在整晚整晚的難以睡著,因為我滿腦子都是飛機大炮戰車,我想的,只是看到我們的士兵縱橫在每一個戰場之上!

但是這場戰爭不是為了我而打的,而是為了我們的國家,為了我們的民族!

我不想聽到或者看到失敗,在我的字典里沒有『失敗』這兩個字的存在!我們的失敗,將是國家的失敗,是民族的失敗,是最恥辱的失敗!

如果真的失敗了怎麼辦?那麼我將拿起步槍,做為一名中**隊中最普通的一員,衝殺到最危險的前方,為了我們的民族流盡自己身體里最後一滴血!

我的軍官們,請行動起來吧!新的世界大戰即將到來,我們的目標,在印度、在越南、在巴黎、在倫敦、在華盛頓,在世界上每一個需要我們出現的地方!

僅僅如此而已,你們不需要問為什麼要去這麼做,而是應該怎麼做!你們是將軍,是士兵,要做的只是如何取得一個接著一個的勝利,那些談判,那些政治上的事情,交給政治家們去做,他們能夠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然後,蕭天緩緩看著自己的將軍們,手臂筆直抬起:

「萬歲,中華民國,萬歲,中**隊!」

將軍們也都站了起來,用最響亮的聲音給予了回答:

「萬歲,領袖!」 二間里很安靜,時張青雲和朱子恆誰都沒有說話,顯六二丁但邁在消化張青雲的話,在揣摩他的意圖。

忙活了這麼長的時間,一路來都是似是而非。撲朔迷離,到最後才圖窮匕見,他要對付的原來是劉德才和單建華。

自己呢?朱子恆臉色微變了一下,極其複雜的看了張青雲一眼,心中霎時明白張青雲跟自己說這麼多話的原委,歸根到底還是希望自己向他納稱臣,畢竟他的最終目的是要將桑樟完全掌控。

「張書記,事已至此,我老朱也只想問你一句,你對咱桑樟的展真有信心嗎?。朱子恆良久道。

張青雲含笑喝茶,眼睛膘向朱子恆,眼神中儘是不可琢磨的味兒,朱子恆這話聽起來好像是服輸的意思,實際上何嘗不是另外一種威脅?

他的言下之意是他和劉德才自己可以對付,但是桑樟數十萬百姓自己能對付嗎?不得不說朱子恆的眼睛很毒,對桑樟的現狀也了解,要想把桑樟各個層面的事情都妥善解決,確非易事。

而更重要的,朱子恆和劉德才垮了,自己絕對是送走射狼迎來虎,新任縣長過來不是高系就是趙系的人。

桑樟的展,沒有上級政府和財政的支持絕對是不行的,底子太薄了。張青雲清楚,自己即使確立了在桑揮的話語權,事情也只是剛剛開始,後面有更多、更大的困難等著自己。

「經濟展在每個地方都是政府主導的,你是桑樟人,有沒有信心也要先問你啊!」張青雲含笑道。

朱子恆手顫了一下,情不自禁的接揉眼睛,他第一次感覺有點緊張,剛才自己的一個小試探,觸到了牆壁。

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和張青雲如此相對而坐,對方對自己瞭若指掌,旮旮旯旯都洞察分毫,自己對他則一無所知。他在想什麼,要做什麼自己都不知道。只要自己開口往往都是被動的。

「丁,叮!」張青雲的手機響起,他擺擺手,示意朱子恆等等,把手機放在耳邊。

對方在說話,他只說好,很快便掛了電話,而後笑道:「謝書記的電話,劉德才亂彈琴,阻止記者採訪,而且口放厥詞,把那些無冕之王全得罪了,記者給他取了個外號叫劉累人,現在他成了網路上熱議的人物

朱子恆眼皮跳了一下。直到此時他才明白張青雲要拖的理由,留住自己和他在武陵倒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將禍水燒到桑樟去。

不用看朱子恆都能想象桑粹這幾天的情形,縣委、政府門口涌滿了記者,誰出來講維護組織的話都會迅被妖魔化,一個國家級貧困縣有九個副縣長,這還有理了?還會符合組織原則?

可是劉德才作為黨群書記,上面沒有定調子。他不維護組織敢隨便亂說話嗎?張青雲這手毒啊,可謂殺人不見血,劉累人的聲明狼藉,市裡不網好將他當替罪羊嗎?雖然這個替罪羊有些牽強,但是恰好劉德才有賣官的前科,這是個絕好的噱頭。

有了這個噱頭,媒體哪裡還會細究副縣長人選是市組織部定的這介,細節?劉德才已經成了一具屍體了,聲名狼藉,政府宣傳部門一放開,很快媒體就會將他炒成一個魔鬼,他的臭名就會響徹整個神州大地。

「老朱,還有一個事耍跟你通個氣,武德市公安局前兩天查獲一起特大游牧賭場案,觸目驚心啊!很有可能還牽扯到了單建華,我們趁此機會碰個頭,想想對策吧!」張青雲道,又扔出了一顆重磅炸彈。

朱子恆猛然起身,臉上一青,然後迅變白。面若死灰。如果先前他還有幻想,此時他便是徹底崩潰了,聽到這個消息說他是五雷轟頂,一點都不為過。

單建華的老弟單建軍搞游牧賭場,他朱子恆在武陵何嘗不是也涉足這一行?現在單建軍被抓了,萬一這事鬧得和個副縣長一樣的瘋狂,別說是省領導,可能中央領導都要驚動了吧!

上面一怒,真要來個大規模的嚴打,自己立馬就是第二個劉德才,甚至更糟糕。劉德才聲明狼藉,罪不至死,自己私刑賭場,下面的人手上還有命案,這會是一種什麼後果?

一念及此,他連忙走到張青雲身前,雙目無神的道:「張書記,大恩不言謝,謝謝你和我商量這個案子,放心吧!我們市局很快就會和武德方面溝通的,很快就會解決的。」

他清楚,張青雲既然把這事說出來了,那就意味著他沒有斬盡殺絕的意思,他借自己的手來辦這件事,也是不想什麼口實,以後自己事,也對他影響不會太大。才眼綳打量著朱午垣,紋匹烈馬自只是降住了,網開刪,凹竹不覺得自己沒有是非觀點。游牧賭場這種東西。朱子恆只是內面的一個蝦米。一旦扯出來就會是武陵最大的黑幕,憑自己目前的分量,還沒等自己動。很可能直接被噎死了,這個自知之明張青雲還是有的。

游牧賭場有多少保護傘張青雲不清楚,但是朱子恆的話卻傳達了一個重要的信息,市公安局肯定有保護傘,至於更上面的東西。也不是朱子恆能清楚的,他說得如此直白當然是一種納稱臣的表現,桑揮的事第一階段破冰是結束了。

等張青雲和朱子恆回桑樟的時候,市紀委。市公安局的幹警早就控制住了局勢,劉德才、單建華被雙規,單建軍旗下的其他黑惡勢力,市公安局在我人民軍隊的配合下很快就將他們一一追捕。

張青雲一回桑粹就召開常務會議,嚴令宣傳部迅行動。在全縣範圍里大力宣傳桑粹這次打黑的豐碩成果,曆數單建軍多年作惡鄉里的罪行。一來震懾四方,二來喚醒群眾。為桑樟工作重心迅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做鋪墊。

宣傳部動了,紀委、縣委督察室聯合組成巡視組,下到各個鄉鎮,端正幹部思想。查處一批有問題的幹部,為下一步張青雲對鄉鎮一級領導班子的調整吹風。

緊接著,張青雲視察黨校。視察縣直屬各科、局、辦。高調亮相,同時以縣委辦的名義下了提高領導幹部思想覺悟。加強組織學習等等一系列文件。

組織部方面,張青雲指示加大青年幹部培力度,在全縣範圍里考察鄉鎮幹部的後備人選,並開始分別接見各個鄉鎮的黨委書記和政府一把手。摸清他們的路數,端正他們的思想。

政法工作方面,張青雲積極活動陳邁進桑樟擔任公安局長,張青雲委託朱子恆去運作,視察檢察院、縣人民法院。並作了重要講話。

張請雲通過這一連番的動作。向桑粹全縣群眾領導展現了他強勢的一面。此時大家才清楚,這咋,斯斯文文的後生小子原來並沒有人們想象的脆弱。殺伐決斷,迅捷果斷。桑樟這次地震的興許就是他挑起的,因為他才是最大的贏家,通過這一連串的變故,現在桑揮這片天這今年輕人才是真正的掌控者。

朱子恆家,今天朱子恆請客,當然芝感謝他的一幫弟兄被張青雲網開一面。

事之初。朱子恆在武陵接到家裡電話,說劉德才等人動手了,他腦袋熱就派了四介。弟兄進桑粹控制大局。誰知這幫兄弟走到半路便被駐紮在黃嶺的部隊包圍,全部逮了起來,以致,四多個好漢就平平空空消失了近一咋,星期;

事後他才知道之部隊乾的,心中對張青雲更是忌憚,在工作方面再沒有了脾氣,表現的非常配合。

張青雲之所以能如此快的掌控局勢,他功不可沒。

張青雲下班后,和耿彪兩人駕車直奔望江賓館,朱子恆的家就在望江賓館後面。

「老頭子,你說今兒我咋感覺這樣冷呢?張書記今天會來咱家吃飯嗎?。田家美和朱子恆站在門口,皺眉道。自從她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內心都特別怕張青雲。

劉德才,多滑的人吶! 帝君的小萌后又來偷心了 配合單建華的勢力。就這樣說沒就沒了。再一想到自家老朱的所作所為,她更膽顫心驚。夜夜噩夢。生怕自己家刻,是第二個劉家和單家。

「來了,來了」。田家美突然道,指了指前路來的車。身子卻不住的後退,臉色更白。

「吱!一聲,車停穩,朱子恆連忙迎了上來,張青雲含笑下車,道:「叨擾了,這麼冷的天。在家不刻,行了嗎?還把嫂子也拉出來了

「沒事,沒事!我們也網出來朱子恆搓搓手含笑道。田家美也在一旁陪笑,心中卻在咒罵張青雲陰險,看上去就是個小年輕,這咋就那麼狠呢!

「嫂子辛苦了。聽說你的木地板加工廠又恢復生產了?你和老朱一文一武可是相得益彰啊!」

「書記誇獎,,張青雲越和氣,她心裡越拔涼拔涼的,對張青雲的觀感更差,臉上卻不得不露出笑容,別提多彆扭了。

熱情的被迎入房內。張青雲一驚,客人就自己一個。客廳里還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姑娘。看上去跟田家美掛相。準是朱子恆的女兒無疑。

,推薦!推薦!都晚上了,推薦不用要作廢了哦!砸吧!再猛烈一些!, 1939年3月1日,中華民國大總統蕭天的聲明,是中國政府的一種表態,是對德國及阿道夫.希特勒本人的一種鼓舞!

中國不害怕戰爭,中國同樣支持戰爭!

世界新的秩序,必將由此翻開序幕!

5月,中德雙方秘密簽署《中德對波蘭協議》,5月中旬,該協議升級為《中德俄三國波蘭協議》。

6月到8月,隨著阿道夫.希特勒愈發強硬的態度,戰爭已經無可避免…………..

1939年8月25日,星期五,是關鍵性的一天,也是最忙的一天…………

當漢德遜一再強調英國決不會違背它給波蘭許下的諾言時,原來擺好一副威脅恫嚇架勢的希特勒,也講起道理來了。

波蘭問題一解決,他就準備並決心再向英國提出一項全面的建議,例如,他願意接受大英帝國並親自保證它的繼續存在。

但是,如英國拒絕他的建議,阿道夫.希特勒惡狠狠地說:「那就會出現戰爭。」而這又是他最後的建議。

半小時后,即下午3時零2分,希特勒批准了於佛曉進攻波蘭的命令。表面看來,他這一賭注原系機會主義使然。但是,應該承認,希特勒是個日常政治的狡猾巨匠,他的外交政策確有其基本目標:一步一步地控制歐洲大陸。

在羅馬,德國大使在齊亞諾的陪同下,帶著當日早些時候草就的那封不尋常的信,正步走入維內西亞宮。3時20分,漢斯.格奧爾格.馮.馬肯森大使將文件遞交給了墨索里尼。

在冬園內,希特勒正在草似給英國人的答覆。沮喪和焦急的情緒加劇了。

中午,報紙以醒目的標題報道說,在波蘭至少有6名德國僑民慘遭殺害。消息傳來,冬園內的焦急和沮喪的情緒便成了驚慌。這節報道不管是真是假,希特勒是相信的,且為之氣得七孔生煙。

當漢德遜於當晚重新出現在總理府內時,不管是在客廳里還是在走廊上,人們都有這種感覺,就是說,差不多只有奇迹才能阻止戰爭。漢德遜大使仍往最好處著想;因為,如同日前一樣,他佩戴了一朵紅色的荷蘭石竹花。這個只有知情人知道的秘密信號表明,他們懷有希望。然而,在他步入希特勒的書房並拿到一份德方的答覆時,他覺察出,德方的態度比昨晚更不妥協了。

在元首和里賓特洛甫的注視下,他開始閱讀德國的照會。照會開頭是很講道理的。德國準備接受英國的調停,希特勒將在柏林高興地接待波蘭的全權談判使者。但是,後邊的那句話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德國政府擬請「這位代表於1939年8月30日即星期三抵達」。

「這聽來像最後通牒!」漢德遜抗議說:「你們只給了波蘭不到24時去做計劃。」在里賓特洛甫的支持下,元首慷慨激昂地否認了這一攻擊。「時間是短促的……….」他解釋說:」原因是,還有出現新的挑釁的危險,這可能觸發戰鬥。」

漢德遜不以為然,不能接受這一限期。這是巴德.哥德斯堡苛刻協定的翻版。希特勒辯解說,總參謀部在逼他,「我的軍隊要我說『行』還是『不行』」。陸軍早已作好了打仗的準備,軍官們已在抱怨,說一星期已白白被丟掉了。若再等一個星期,雨季可能就來了。

然而,漢德遜大使寸步不讓,終於把希特勒給弄火了。他生氣地作出反駁:無論是你漢德遜還是英國政府,對有多少德國人在波蘭受到屠殺,你們是漠不關心的。漢德遜大聲回駁說,無論是發自你希特勒還是別人的口,這種語言他不聽。

大使也好像發了火,但在他的彙報里他解釋說,這不過是個把戲;用自己的辦法與希特勒先生周旋的時刻終於到來了。他目光直逼他的對手,高聲怒斥希特勒,如你希特勒要戰鬥,那就要吧!英國那一點都與你德國一樣堅決,而且,「比德國更能堅持長一點時間」。

德國對波蘭的最後通牒已經下達!

但是,波蘭的回答是下令實行總動員。

1939年9月1日,星期五,凌晨4時45分,在但澤港進行禮節性拜訪的德國巡洋艦「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號,開始炮擊這個小半島——那裡有一波蘭軍火庫和88名士兵。與此同時,炮火也猛轟德波邊界。接著,德軍的步兵和坦克便大規模向東挺進。德國未正式宣戰,一小時后,希特勒向其部隊廣播了一項文告。他說,「除武力對付武力外!」他無別的選擇。

Prev Post
雲靈目視了一會,見前方又沒了動靜,只得說道:“也許吧,說來也奇怪,一路來到此處,貌似沒有看到一個火陽族人!”
Next Post
曹操坐在車上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心裡不免為曹仁著急,也怪自己看錯了敵情,沒想到韓遂手底下還有如此猛將,眼下許褚和夏侯淵都不在這裡,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