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她也沒有害我們的心,就算是讓我們去墳地取戒指,那也是她在不知情的情況讓我們去的,而且後來她還提醒過我,小心殭屍。

我停下,掏出自己的老人機,發了一條短信,說:“做我的朋友吧,我永遠歡迎你。”

但是她沒有回覆,我呵了聲,這妮子都忙着跟她的fancier發短信了,我發的短信,她估計看都沒看。

揣好手機,趕往代文文所在的那棟別墅,手裏拿着複製的那手機,走進地下室。

代文文正蜷縮在地下室的角落裏瑟瑟發抖,手指不斷按着鍵盤,嘴裏不斷重複一句:“求求你,回我,我好怕;求求你,回我,我真的好怕……”

我走進去,她剛好發了一條短信,我手裏的手機嘟嘟嘟響了起來,代文文聽見聲音擡頭看着我,又將目光放在了我手裏的手機上,想到了什麼。

迅速低頭再發了一條短信,我手機再次嘟嘟嘟響了起來。

代文文兩行清淚:“你是,fancier!”

(本章完) 代文文呆呆看着我,我反應了過來,她把我當成了一直與她聯繫的fancier,明白過來之後,我拿起手上的手機以fancier的名義發了一條短信:成爲我的朋友吧。

發出去,代文文手機叮咚響起來,她看了看手機,按動手機按鍵,我手機收到短信:好呀。

我笑了笑,收起了手機,她也看着我微微一笑,不過即便是笑,她還是滿臉憂鬱。

我說:“這裏黑黢黢的,你既然這麼怕黑,還呆在這裏做什麼,上面這麼多空房間呢。”

代文文還是喜歡用手機發短信:有你在,我就不怕黑了。

這短信有些曖昧,我心說,張嘯天吶張嘯天,你拋棄了這條線,被我撿起來,倒是成全了我。

我說道:“這兩天有些事情,沒時間回覆短信,不過我永遠都在。”

太肉麻,我自己都打了個冷顫。

代文文憂鬱看着我,淡淡恩了聲。

我收起了手機,摸到了地下室的開關,打開了燈,然後離開了這裏。

到趙家別墅門口,張嘯天打來了電話,我接通後呵呵一笑,張嘯天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我輸了,輸得很徹底。”

“我從沒就沒想過和你鬥,想想你妹妹,咱們就此罷手吧。”我說,實在不想和他鬥了,一來怕我這些朋友們再受到他傷害,二來張家確實已經夠悽慘的了。

張嘯天卻狂笑起來:“我張嘯天從來就沒有輸得這麼慘過,不過我還有一樣東西沒輸出去,那就是我的命。明天晚上八點鐘,到奉川體育館,我們最後一次交手。”

我愣住,這是打算以命相搏了嗎?

“我拒絕。”我直接說。

張嘯天似乎已經氣急敗壞了:“呵呵,那我就去找馬蘇蘇,或者趙小鈺。”

果然又是這一招,我沒轍了:“好吧,我答應你。”

之後又問:“你還在和代文文聯繫?”

張嘯天回答說:“你已經複製了我的卡,代文文還有利用價值嗎?她不過是我的一枚棋子,既然沒用了,就應該捨棄,那張卡,已經被我丟進了江中。”

這樣最好,如此一來,我就可以永遠成爲fancier了,這樣代文文也不會知道她一直依賴的fancier本意是在利用她這一殘酷事實。

掛掉電話進去,陳紅軍和陳鬆呆在客廳裏面與趙銘交流。

我跟陳紅軍關係不錯,不過跟陳鬆關係就有些微妙了,陳紅軍看了我,笑臉相迎,陳鬆跟吃了屎一樣盯着我。

“趙叔。”我喚了趙銘一聲,他始終都是長輩。

趙銘說:“正好,他們倆找你有事,我得去談生意,你陪他們好好聊聊。”

我恩了聲,趙銘起身離開,出門時撥通電話約人。

我坐下後優哉遊哉喝起了面前的茶,陳紅軍說:“陳浩,老爺子大壽快到了,你確定好要去了嗎?我好回覆家裏的人。”

陳文說過我應該去,我就點頭答應了:“去。”

陳鬆卻在一旁冷笑:“哼哼,我陳家的門可不是那麼好進的,你可別後悔。”

我面帶着微微笑,看向陳鬆:“陳家由你做主?”

陳鬆臉色大變,不過這裏我是主場,他沒有發作,狠狠道:“到了巴蜀,你就會哭了。”

說完甩甩袖子就走,陳紅軍指了指陳鬆,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說陳鬆腦子有問題呢。

他們兩人離開,我得以清閒下來,想起張嫣,就將她放了出來,張嫣已經完全恢復,出來後站我旁邊,我故作冷色盯着張嫣。

張嫣被我盯得有些緊張,往後退了兩步。

我說:“過來,站我面前。”

張嫣哦了聲,小心翼翼站我前面。

我又說:“靠近一點。”

張嫣往前兩步。

“再靠近一點。”

張嫣猶豫了,我依然虎着臉,站起身來摸了摸她的額頭,有摸了摸她手臂,鬆了口氣說:“已經好得差不多了,給你下條禁令,以後不準擋我前面。”

“可是……”張嫣開口。

我瞪了她一眼,她馬上嚇得不敢說話了。

歇息一陣,馬上回屋準備起了明天要用的東西,明天張嘯天估計會拼命,風險不小,讓張嫣在一旁讓我裁紙、研磨硃砂,我專心畫符。

之後再反抗陳文留下的書,再之後纔給陳文打了個電話,不過他並沒有接,應該有事兒。

這樣一來,明天全得看我自己的。

到第二天下午七點鐘,張嘯天果然如約打來了電話,說道:“奉川體育館,今天有一場拳擊比賽,我已經跟主辦方商量好了,你和我加一場,不限手段,不限時間,不限生死,可用武術,可用玄術,也可用武器。”

“你妹妹呢?”我問了句。

張笑笑一直很依賴張嘯天,如果我出事,張笑笑或許會傷心,但是張嘯天出事,張笑笑就不知道會這麼樣了。

張嘯天在這裏遲緩了很久:“我已經跟爺爺和我父親說了,唯獨沒有跟笑笑說,拜託你一件事情,如果我輸了,幫我照顧好她,至少,別讓她受別人欺負。”

我也猶豫了,不明白爲什麼他

非要拼個你死我活,不以成敗論英雄,賭的不都是胸口一口氣嗎。

我沒回答,因爲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說不準我死了呢?

直接掛掉電話,帶上張嫣,乘坐趙小鈺的車趕往奉川體育館,到了體育館外面,馬文生一家人正在等待。

我上前說:“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馬文生回答:“這件事情已經在奉川的方外人士階層傳遍了,陳浩啊,你雖然背景複雜,但是,這畢竟很危險,依我看,還很是放棄吧。”

小矮個兒馬蘇蘇也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我笑了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馬蘇蘇的頭,說:“不想和他糾纏下去了,這次做個了結吧,再說我不跟他打的話,蘇蘇妹妹估計會有危險。”

馬文生和馬蘇蘇一呆滯:“難道你是因爲保護蘇蘇才……”

他沒說完我就打斷了他:“爲了自己。”

趙小鈺也是滿臉憂心,但是卻跟往日不一樣,一言不發,我看趙小鈺一眼,把手伸進了她的衣兜裏面,死活搶出了她衣兜裏面的搶,呵呵一笑:“呵,你這妮子還真夠虎的,準備拿槍打人吶?”

“還我。”趙小鈺有些氣憤,我將彈夾給她下了,才把槍還給了趙小鈺,隨後一起進入了會場。

張家的人坐在我們對面,中間隔了擂臺。

張洪波、張家成、張成風、張嘯天都在,唯獨少了張笑笑,他們果然沒有通知張笑笑。

前面幾場都是普通的拳擊賽,我們坐到了十一點左右,主辦方突然通知:“比賽結束,所有人員離場。”

觀衆滿是抱怨,不過還是離開了,偌大的體育館就只剩下了我們和張家的人。

張嘯天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風度翩翩走上了擂臺。

我也站起身走向了擂臺,走了一半,馬蘇蘇叫住了我:“陳浩,爺爺讓我跟你說,讓你小心一點。”

我回身虎視馬蘇蘇:“叫陳浩哥哥。”

我家後門通洪荒 馬蘇蘇馬上不說話了。

我站上擂臺,要說不緊張是假的,輸了多半就沒命了。

張洪波等人默默看着臺上,一言不發。

張嘯天轉身注視着我說:“你能來,我很高興,這裏沒有裁判,你能明白是什麼意思嗎?”

我點點頭說:“知道,不過你還真沒有通知張笑笑啊?我打贏了你,她會恨我。你打贏了我,我就死了,不管怎麼算,好像我都划不來。”

“我輸了,張家歸你。”張嘯天說了句。

結婚晚點名 我看向觀衆席的張洪波,張洪波恩了聲,表示贊同張嘯天這話。

(本章完) 輸贏不重要保命纔是主要的。

張嘯天揉了揉手,並沒有叫出任何鬼怪來幫忙,而是直接揮拳砸了過來。

張嘯天不止是法術造詣高,武術造詣也很高,從他上次乾淨利落把陳鬆胳膊掰斷就能看出來。

wWW▲ тt kān▲ C ○

這一拳力度着實不小。

我側身避過,上一次吃掉了張詩白那白眼鬼之後,身體明顯發生了改變,抗擊打能力、速度、力度都能提升了不少。

呼地一聲,剛避過,他就橫掃過來,我雙手交叉格擋,卻被打退,踉踉蹌蹌往後退了十來步,靠在了護繩上才停下。

張嘯天手捏的嘎嘣響,看着我說:“我已經知道你的弱點了,用鬼怪對付你,你總有方法應對,一直以來我都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可以用最原始的方法將你打敗,卻走了彎路。你在格鬥方面,完全沒有概念,這就是你的弱點。”

我剛纔被震的頭暈乎乎的,站穩後笑了笑:“還沒分出結果呢,就以爲我輸了?”

說完我也跳躍起來,一拳砸了過去。

張嘯天一笑:“騰空狀態,破綻最多。”

說完一記鞭腿將我撩翻,而後又是一腳踢在我腹部,我再次撞在了護繩上。

被槍打了不疼,他這兩腳給我疼得死去活來,剛要反應過來,張嘯天又一腳踏了下來。

我翻滾幾下,他腳落在擂臺上,發出轟隆一聲,可見力度之大。

趙小鈺等人緊張不已。

老被這麼打,我也有些急了,拍地起身一記肘擊出去,正中張嘯天的腹部,張嘯天往後退幾步,臉色煞白,顯然疼痛不已。

乘勝追擊,再提腿一腳,又踢中張嘯天腹部。

張嘯天這次被踢翻在地,捂着肚子,腹部應該已經出血了,咯起了血。

我打他的力度和他打我的力度差不多,但是我的抗擊打能力比他強太多了,所以,高下立判。

“你已經輸了,交手而已,沒必要一定要判定生死。”我說了句,轉身往臺下走。

身後卻傳來砰地一聲,回身一看,張嘯天又一記鞭腿朝我掃來,我脖子正中,卡擦一聲,偏了,捂着脖子偏移好遠。

張嘯天狀態明顯改變了,看着我說:“我明白了,你的抗擊打能力強,是因爲你的體質已經發生了改變。如果想要勝你,我也得擁有和你一樣的體質才行。”

我皺眉看了張嘯天一眼:“你他娘瘋啦?竟然用趕屍術趕自己?”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趕屍術用來趕屍體,屍體是沒有知覺的,張嘯天竟然對自己施展了趕屍術,將自己的軀體變成了屍體狀態,也就是說,他現在,是活死

人。

“就是爲了一場比試而已,值得嗎?”我問了句。

張嘯天卻冷笑了起來:“少廢話。”

之後跟我噼裏啪啦打了起來,期間各有損傷。

屍體不知痛,我對疼痛也沒多少感覺,所以在外人看起來,我們真的是在拼命,這樣一招就能把別人打得昏死,我們身上都遭了不下十次。

打累了,都退到一邊兒喘了口氣。

張嘯天吐了口鮮血,整理了一下西裝,又站起來向我走過來。

我深吸了口氣:“既然你現在把自己弄成了活死人,就別怪我了。”

“天地自然、穢氣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我並起手指唸了起來,張嘯天眉頭緊蹙,哈哈笑了起來。

“哈哈,我張嘯天聰明一世,卻糊塗一時,竟然忘記了你會玄術,以爲增強了體質,卻沒想到將最柔弱的地方暴露了出來。”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轟!

他說完向我砸來,我繼續唸咒,張嘯天痛苦非常,剛到我面前就趴在地上,拳頭都沒落下,口鼻中流出鮮血,我一腳將他踢開。

停止唸咒,向他走過去,說道:“你妹妹還是交給你自己照顧,你剛變成活死人不久,還有得救,不過會很痛苦,忍着。”

讓我殺人,我不管怎樣都做不出來。

另外,也有些不想張嘯天死,雖然他作惡多端。

伸出了手,咬破中指,死活擠出了半滴管用的中指血,點在了張嘯天的額頭上,以陽制陰,防止屍氣的蔓延,可以阻止他變成活死人的進程。

不過這很痛苦,張嘯天痛苦吼了一聲,突然咧嘴一笑:“我張嘯天絕對不需要我的對手來救。”

說完自己念起了‘滅神咒’,他想要自殺,我忙伸手過去準備捂住他的嘴。

但是砰地一聲響起,一顆子彈向我飛來,直接擊穿了我的胸膛,我看過去,卻是張笑笑滿臉驚慌拿着槍,斷斷續續說:“陳浩,我……不准你……殺我哥哥。”

子彈的衝擊力很大,我往後仰過去,苦笑了一番。

那個姿勢,任誰也會以爲是我在殺張嘯天吧,但是張笑笑竟然毫不猶豫就朝我開槍了,而且還是打中我的胸膛,這是明顯的要我的命呀。

苦笑了一番,在她眼裏,果然還是哥哥重要。

Prev Post
難不成,連他也被那個賤人蠱惑了?
Next Post
「大家放心吧!沒事,那個老朋友,沒有惡意,你們不用擔心,今後見到他的話,大家克制一點,不用太過於在意就行了!」杜麗見到幾人都對自己露出關心的神情,心裡頭頗為感動,誰說異類沒感情,小米他們就沒像一般人說的那樣,對什麼人都不會放在心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