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而它的身體一震,體內發出了一道悶哼,同時一股極端危險的感覺出現在心頭。

龍傲看到它試圖衝破契約的印記,也不由得發出了一絲冷笑。

這可是契約的印記。

契約是什麼,具體的他也不怎麼說得上來。

總而言之,這就如同是上天所認可的東西。

想要強行將之驅除,那無疑就是在和天抗爭。

簡單的來說,這就好比是一條既定的規則。

有著冥冥之中的制定好的約束力。

想要解除,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雙方自願。

如同簽訂契約之時一樣。

否則,任何一方試圖強行毀壞,或者是不遵守,都會受到相應的殘酷懲罰。

魔頭吃了一個暗虧之後,臉色也有些陰晴不定。

這個印記既然是由龍傲召喚而出,那麼很顯然,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自然和龍傲有著一些關係。

想到這裡,它也就不再去做無用功。

大不了稍後留龍傲一命便可,這對它來說,也根本算不了什麼。

有了這樣的決定之後,它也就不再去多關注額頭的印記,而是將目光轉到其他幾獸的身上。

然後語氣極為囂張的開口道。

「既然你們自己送上門來,那就一起上吧,今日你們的血肉和修為,通通都會成為我的食物,桀桀桀…」

聽到它這般的語氣,龍傲和寽自然不會被激怒。

不過地一二三四自然就忍不住了,四獸紛紛怒吼著朝著魔頭攻了過去。

魔頭見狀,再次大笑一聲迎了上去。

眼見著戰鬥再次打響,龍傲和寽卻沒有急著動手,而是交流了起來。

既然契約的印記還存在,那自然是說明幻雨還活著。

或者是說他的靈魂還未曾湮滅。

並且龍傲還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幻雨的體內可還有一個神秘的傢伙存在著。

想要結果幻雨的性命,還真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此時該如何將幻雨喚醒,他們一陣商量之後,依舊還是沒有太好的辦法。

然而此時的幻雨在做什麼呢。

先前魔頭進入他的身體之後,他的意識確實被壓制著陷入了短暫的渾噩。

但是就在龍傲喚醒契約印記的時候,他便已經醒了過來。

只不過現在的他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奪回身體的控制權,並且他的意識空間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副畫面,讓他完全怔在了那裡。

畫面中有著一男一女兩道模糊的身影,而在那名女子的懷中,有著一名正在哭泣的嬰兒。

並且這個嬰兒的臉上此刻一半是正常之色,另外一半卻是黑色。

幻雨也能感受到,這一男一女看著嬰兒的眼神是那般的傷心和悲戚。

不多時,男子和女子彷彿說了些什麼。

緊接著,男子的手中捏出了一系列複雜的印記。

就在他完成這一切的時候,地面之上突兀的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金光法陣一般的東西。

然後男子便從女子的懷中接過嬰兒,緩緩將嬰兒放在了法陣的中央。

最後,男子的手中出現了一把金色的長劍。

隨即男子緩緩撫過劍身,這把劍便化作一道金光進入了嬰兒的身體。

而金光所到達的地方正是嬰兒的心臟。

「這是..」

看著那道停留在嬰兒心臟處的金色劍影,幻雨不禁發出了驚呼。

如果猜的不錯,它便是…

「唉…」

畫面到這裡,便緩緩崩碎消散,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而幻雨的耳邊也同時響起了一聲嘆息。

待得他緩緩轉過身,不出所料。

一道金色的劍影正靜靜的漂浮在他的面前,正是天怒。

「那是什麼…」

這一刻,幻雨雖然已經有了隱約的答案,但還是語氣的平靜的朝著天怒開口道。

事已至此,天怒也不再隱瞞,緩緩開口道。

「你也看到了,他們便是你真正的父母,而我便是你父親昔日的兵器,天怒神劍。」

聽到天怒親口確認之後,幻雨也是呼吸一窒。

在他的記憶中,他明明是一位來自地球的穿越者,可現在擺在眼前的事實,乃至是真實存在的天怒。

這一切的一切,彷彿都說明著他有著另一個身份。

雖然不知道那對男女到底是誰,但是僅憑天怒這樣一道逆天的劍影,自然也能說明他們的不平凡。

「我到底是誰?..」

這一刻,幻雨不禁喃喃低語。

因為他是真的混亂了,他到底是那個地球的穿越者,還是那個小山村裡出生的平凡少年,亦或是…

秋日千金 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答案,他不禁有些迷茫。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現在的你就算知道了,也沒有絲毫的用處,眼下,你還是先解決面前的麻煩吧。」

天怒說完,便悄然隱匿而去。

不是它不想告訴幻雨,而是現在的他還太弱了。

有些事情,如果太早知道的話,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拖累。

或者說,是一種負擔和包袱。

直到天怒消失了許久,幻雨才緩緩回過神來。

隨即發出了一道長長的嘆息。

然而此時外面的情況,已經到了極為嚴峻的地步。

此刻的幾獸全部都已盡數渾身鮮血,氣息萎靡。

就在魔頭猙笑著正要將幾獸徹底結果的時候,它的身體卻突兀的停在了空中。

緊接著它的腦中突兀的響起了一道聲音。

「玩夠了吧,那你就去死吧。」

還不待這個魔頭有所反應,它的整個身體表面便再次燃燒起了靈魂之火。

「不可能,你…你…啊啊啊…」

它的雙眼完全凸起,嘴中不斷的發出不敢置信的聲音,隨即便發出了凄厲的慘叫。

眼見著這一幕的龍傲也是終於鬆了一口氣,看起來,幻雨應該是已經蘇醒了過來。

其他的幾獸看到那個渾身燃燒著靈魂之火,並且不斷哀嚎的魔頭,也露出了劫後餘生的表情。

不多時,當最後一絲靈魂之火慢慢湮滅而去,半空中便重新出現了幻雨的身影。

不過此時的他只是平躺著懸浮在半空,並未完全醒來。 終於將那個魔頭徹底消滅,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連忙開始療起傷來。

說來此次受傷最重的自然是花姬,其次便是幻雨。

這一次,還真是有些驚險,差點就團滅在此。

因為有了玉兒的存在,眾人的傷勢恢復得倒也不慢。

而幻雨也終於在第三日醒了過來,除了依舊有些虛弱之外,並無大礙。

不過此次靈魂之火消耗過度,導致他的兩道幻魂有些不穩的跡象,其上出現了一些裂痕。

重生復仇:千金歸來 對於這個狀態,就是玉兒也無能為力。

好在是現在也沒有什麼危險,他也就暫時將此事壓了下來。

待得後面有尋到修補幻魂的寶物,屆時在慢慢恢復便是。

不過他還發現了自己的身上好似也出現了一些變化。

至於這個變化到底是好是壞,這一點還真有些不好說。

或許是因為徹底將那個魔頭煉化在了自己的體內,他的魔力修為居然直接跨越了八道魔紋的層次。

甚至幾乎已經到了快出現第九道魔紋的地步。

換言之也就是說,現在的他如果使用魔力修為的話,幾乎已經能跟寽戰個平手。

並且還不止如此。

除了修為的提升之外,他身上最大的變化,便是他已經可以直接變身。

就是在清醒的狀態下,直接變為真魔之軀。

說實話,剛剛發現這個變化的時候。

其他人可都是嚇了一大跳。

還有些懷疑那個魔頭是不是還在幻雨的體內。

可幻雨變化之後,依舊還是保持著清醒的狀態,並且也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適的地方。

這倒是讓其他人不禁嘖嘖稱奇。

難道說幻雨是因為煉化那個魔頭,從而意外的繼承了這個變身的能力。

那也不就是說。

他們接下來要在妖界中行走的話,無疑會方便許多。

至少現在不需要用語言來矇騙,而是可以直接變身出來。

這樣的話,即使那些真魔,恐怕也會真的將幻雨當做是他們的同類。

不過花姬的眼中卻有些擔憂,至於她擔憂的是什麼,幻雨自然也一清二楚。

她估計是怕幻雨萬一變身之後還有副作用存在,再次失去理智那般。

所以幻雨也不得不保證,除非萬不得已,否則絕對不輕易使用這個變身便是。

聽到幻雨這樣說,花姬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驕妻 不過幻雨可不會這樣輕易就放過她,自然是要徹底證明一番。

至於這個證明的方式嘛,咳咳,總之是少兒不宜。

而龍傲呢,稍微恢復了一些之後,便在整個荒族中繼續搜尋起來。

如今荒族已經是這般景象,自然不可能還有活物存在。

所以他還是帶著先前的想法,那就是尋找到父母的遺骸。

然而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即便是尋遍了整個荒族大地,也未曾見到他父母的遺骨。

這一點,在他的心中也留下了深深的陰霾。

因為這樣的原因只有兩個。

一個便是他的父母被轟殺得屍骨無存。

另一個就是他的父母被人抓走了,或者是逃離了荒族。

至於現在是生是死,他自然也是無法得知。

對於這樣的結果,其他人自然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這個時候,還是幻雨站了出來。

雖然整個荒族已經完全滅絕,不對,應該說可能只剩下了龍傲一個。

但是其他的那些死去的荒族,理應讓它們入土為安才是。

並且那些真魔的軀體,也必須要完全毀去。

Prev Post
「不會,花溟會一直呆在府中,我會讓費老過來照看她,我們的誘餌只是一個消息,而非真正的一個人!」蕭寒解釋道。
Next Post
不過伢行的短工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要給的工錢比自己找的一天要貴上十文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