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紀羽轉身,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就離開了,遠遠的還有聲音飄來:「當然,你們還有一個選擇,現在馬上逃跑,看看是我的劍快還是你們的速度快吧!」

這時,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這些人臉上都流著汗水,簡直是悔得連腸子都要青了。

當初為什麼要聽於華的話,為什麼要來找寧若溪的麻煩!寧若溪那種高貴的存在怎麼可能是他們能夠染指的!

現在……該怎麼辦?他們一時間也慌了,沒有底了。

於華冷冷的看著那四人,眼神之中有一抹殺意流出。

下一霎,他猛然將地上的武器撿了起來,朝著其中一個青年的身體刺去。

一陣入肉的聲音傳來……

「於老大,你……」那青年死死的看著於華,滿臉都是寫著不敢相信。

他還沒有升起要對付於華的心思,但卻沒想到於華先一步下手,將他給殺了……

「放心吧,你們死了之後,我會慰問你們的家人的!」於華的眼睛有一絲血紅,他冷冷的道。

接著,那把劍直接將那青年劈成兩半,順勢又朝著另外一個青年的身上斬去。

這一切發生的都實在是太過突然了……此時,於華殺紅了眼,兩個夥伴一瞬間便被他斬殺了。

而另外兩人也終於反應過來了,他們紛紛後退,死死的盯著於華:「你瘋了,你想殺了我們!」

「哼!你們不是就我死,別告訴我你們不想殺了我!」於華冷哼道。

那青年沉默了一下,的確……他們是有打算向於華下手,但還有些猶豫……

「既然你們不話,那就表示你們默認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跟你們啰嗦這麼多,都去死吧!」於華大吼,朝著他們殺去。

此時,紀羽跟寧若溪隱藏在一邊,看著這場爭鬥,寧若溪有些意外的看著紀羽:「沒想到你的手段倒是挺狠的啊!」貓撲中文 ?紀羽的手段的確是讓寧若溪有些意外。

這是狠辣,她也沒想到紀羽還能相出這樣的法子,但這倒不是說她就不喜歡這樣的紀羽了

「嘿,這樣的人留在世上也是禍害,殺了他們又太臟我的手了,倒不如讓他們自相殘殺來得好!」紀羽嘿嘿一笑,而後又看了寧若溪一眼,莫名的道:「更何況,他們還妄圖染指你,這就已經是犯了死罪了啊!」

「去你的」寧若溪雙頰一紅,低聲呵斥了一句。

此時,紀羽神情也變得有些凝重,他緩緩道:「人只有到了最危機的時候,才能看清自己身邊的人,也許他們到死了之後才會後悔當初跟著於華這樣的人吧!」

「那你呢?如果你跟我遇到這樣的問題,你又要怎麼瘍?」寧若溪腦袋一偏,好奇的看向紀羽,問道。

紀羽笑了笑,並沒有作出回答而寧若溪的臉上有一抹失落,但最後也沒有多說什麼。

這個時候,於華跟那兩人的戰鬥也分出了一個結果

於華也不愧是於家的大天才,實力比紀羽想象的還要強大一些,竟然一個人就打敗了那兩人的聯手。

他手上握著劍,看著地上的兩個屍體,臉上是面無表情,若是說有的話,那也只有一種冷淡,似乎一切都跟他無關似的。

地上,有四具屍體

「你要去殺了他嗎?」寧若溪問道。

於華這樣的人太危險了,做人陰狠毒辣,最重要的是,他非常的果斷,一看到有麻煩就會想盡辦法不折手段的先剷除麻煩,這樣的人留著,最後就非常有可能成為一個禍害。

紀羽瞥了於華一眼,沉吟片刻之後便道:「算了吧,讓他自生自滅吧!」

「你就不怕留下後患?」寧若溪有些意外的看著紀羽。

紀羽會這樣手下留情么?看不出來啊!

「他沒有機會的」紀羽深深的看了寧若溪一眼,而後轉身便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我們離械,m.

寧若溪還有些莫名其妙,但她還是跟著紀羽一同離開了,不管怎麼樣,跟著紀羽,她總是比較有安全感的。

而就在紀羽他們離開沒有一會兒,於華也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黑暗的氣息很快便侵佔了這個地方

「血,鮮血」陰森的聲音傳來,恐怖無比。

「誰么人!」於華剛放鬆的心情一下子又跟著緊張了起來,他死死的握著劍,朝著周圍看去。

一看之下,他差點沒有魂飛魄散!

這座古城,他所站的位置,竟然已經徹底的淪為了骷髏之地!

地上那四個同伴的屍體,他親眼看著他們的血肉慢慢的消失,最後化為最後化為一具具的骷髏,跟這片骷髏之地同化了。

整座古城,一眼望去,滿地都是骸骨,看過去就讓人頭皮發麻。

「血肉!」

「啊!」

於華的慘叫聲終於是響了起來,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看到剛剛被自己殺死的同伴的骷髏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只有骨頭的骷髏手插入了自己的心臟。

他看著自己的血肉慢慢的離開自己的身體,最後,他看到自己的心臟成為血水,最後,變成了一具骸骨。

紀羽跟寧若溪飛出了古城,遠遠還聽到於華的嘶吼之聲,他們知道,於華已經完蛋了

「怎麼回事,這裡也淪陷了么?」寧若溪有些驚訝的看著古城,若不是紀羽讓她離開的話,也許他們也要葬身於古城了。

還有一些修士沒有來得及走的,便一個接著一個喪命了,雖然他們都有王者級別的修為,但在那骷髏的面前,根本就像是一個孝子一樣。

「感覺在進入這秘境之後,我就一直有種古怪的感覺,一個聲音總是在我的大腦裡面提醒我,一旦有危險出現的時候,就會提醒我馬上離開。」紀羽想了想,接著便認真說道。

寧若溪白了紀羽一眼:「騙誰呢?」

紀羽苦笑一下,他說的也算是真的吧起碼混沌是真的在提醒自己啊!

剛剛骷髏的力量進入古城,混沌第一時間就提醒他了,不然他們想要逃跑還真的有些麻煩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出口被封住了,現在覺得我們就是被它們瓮中捉鱉了!」寧若溪的臉上有一抹擔憂,她看向紀羽,下意識的將希望放在紀羽的身上了。

然而紀羽也不知道啊他搖了曳:「我都是一路逃過來的,天羅秘境一大半都要被侵佔了,也許過不了多久,整個天羅秘境都會淪陷了,那個時候我們逃無可逃,也許就要死在這裡了。」

這話雖然有些沉重,但卻是真的

這一次進入天羅秘境還真的是他們的不幸,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逃跑,甚至連混沌都沒有辦法,目前,紀羽還真的想不到有什麼好的辦法了。

「父皇他們會不會知道,會不會想辦法來救我們?」寧若溪道。

紀羽聽聞,只有苦笑著搖了曳:「希望如此吧,不過現在入口也被封了我看,真的有點懸啊!」

他心中還道連混沌都沒有辦法,就算虛皇來了也沒有用啊!

「混沌,真的沒辦法嗎?」紀羽不由再問。

「沒有,暫時沒想到!」混沌有些煩心的說道。

紀羽閉嘴了沒辦法,只有等了!

骷髏之地蔓延的速度越來越快,此時,整個天羅秘境開始大規模的淪陷,一眼望去,竟然都是一片枯骨,一片黑暗!

許多的王者們都死在了這裡,紀羽甚至不知道現在到底還有幾個人能夠倖存。

大約過了半天的時間,紀羽他們停在了一片瀑布之下整個天羅秘境幾乎都已經淪陷了,雖然紀羽沒有見到全景,但基本也猜得出來,那種熟悉的氣息,越來越濃郁

「快走,快去天羅島!」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就在此時,紀羽聽到有人在大喊。

他抬頭,卻見到許多的王者們都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天羅島是什麼地方?」紀羽微微一怔。

很快就有人回答了:「最後的光明之地!」.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天羅島?

紀羽跟寧若溪對視了一眼,皆是從各自的眼中看出了一絲的驚訝。

天羅秘境裡面有天羅島,這想想似乎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他們都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壓根就不知道天羅島的存在,更不知道該怎麼去。

「這位小哥,天羅島真的沒有受到侵佔嗎?」紀羽忍不住朝著一個往天羅島飛的修士喊道。

那修士停了下來,打量了一下紀羽跟寧若溪,而後便笑道:「你們應該都是第一次了解這裡吧,天羅島是天羅秘境的一個聖地,是天羅秘境的核心之地,如果天羅島都要被侵佔的話,這個天羅秘境就將會徹底的毀滅,那我們也就會跟著完蛋我的意思你懂吧?」

紀羽看了看寧若溪,最後點了點頭,也就是說,天羅島是天羅秘境最安全的地方,他們現在要保命也就只有去天羅島了,如果連天羅島都不行的話,那麼這天羅秘境的所有角落都不會有他們的活命之處。

「好,我們也去天羅島吧!」最後,紀羽點頭道。

「是啊,這天羅秘境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會出現這麼多的骷髏,真是奇怪了我還記得上一次進來這裡都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那修士也是一臉奇怪的撓了撓頭。

紀羽沒有說話,他的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這事關係比較大,他總不能這樣到處宣傳,說出來大概也沒有幾個人會相信吧。

就這麼,紀羽跟寧若溪便一路跟著那些修士們狂飛,朝著天羅島的方向趕去。

而整個天羅秘境還是不斷的被侵蝕著,越來越多的地方成為了骷髏之地,也有不少來不及逃的修士葬身在骷髏的手下,他們能做的,只有瘋狂的逃命。

「快看,那是什麼!」

忽然,有修士大聲喊道,臉上還帶有著驚駭無比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那般。

眾人望去,卻見有無數的黑點由遠及近定睛一看,他們幾乎都渾身一個激靈!

械,m.

的確,就是骷髏大軍!

此刻正是有一群的骷髏大軍在朝著紀羽他們的方向衝來,看不出有什麼修為,渾身帶有邪惡的氣息,如同蝗蟲一般,像是要將所有人都吃掉。

「跟他們拼了!我們只有這條路能去天羅島!」

「對4了,不然就沒有希望了!」

這些修士們眼睛也紅了,唯一的路被截斷,他們如果什麼都不做的話,那就只有等死的份了,拼一拼,希望還在。

一個修士接著一個修士,都開始瘋狂的朝著那些骷髏的大軍衝去,他們都是王者,王者合力是效果是非常恐怖的,無數的戰氣在空中絢爛的綻放著,強大的力量無時無刻不在爆發。

血與肉在空中飛濺著,有些修士運氣不好的,就直接被斬殺了,最後血肉分離,剩下一個骨架從空中掉落。

「殺!」

他們殺紅了眼,紛紛祭出自己的寶物神兵,要突圍出去。

紀羽將寧若溪死死的護在身上,不知事因為他身上的火靈變還是其他,那些骷髏不太敢靠近他,有也只是不斷的對他進行遠程攻擊,這樣也傷不了他。

「若溪,跟著我,心些!」紀羽一隻手拉著寧若溪的玉手,一邊朝著這些骷髏的大軍衝去,強大的力量形成氣流,一時間竟然還真的衝出了一個空隙。

然而,這樣的空隙一瞬間便被這些骷髏大軍給補滿了。

「怎麼回事,這些骷髏怎麼像是瘋了一樣來撲上來?」這時,他們瘋狂的吼著,這樣下去還有活命的可能性么?

越來越多的修士開始隕落,原本數量就不多的,此時更是越來越少,到最後,骷髏滿天飛,而修士也就剩下五六個,其中還有一個是妖域的

紀羽他們死死的被包在其中,面色凝重至極,這樣下去,他們都沒有逃跑的機會了。

「混沌?」紀羽忽然喊道。

「我像是被什麼東西盯上了,一旦我出手,我擔心那個東西也會出手,那樣給你們帶來的麻煩將會是致命的。」混沌的聲音傳來,直接斷了紀羽的念頭。

紀羽便是一陣無奈,被什麼東西盯住了?他意念之力聚集而起,朝著四周圍掃去,但卻沒有發生任何的東西,不過想想也很正常,能讓混沌都忌憚的存在,他能發現么?

「那現在怎麼辦?」紀羽喊道。

「這簡單,你不是有七星陣么?用七星陣隱去身形就好了,這些骷髏沒有理智,不會找到你的。」混沌道,「再不行的話,你忘了造化珠了么?你也可以躲在造化珠裡面,等這臣髏風暴過去了再出來也是沒有問題的。」

被混沌這麼一提示,紀羽這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是有些當局者迷了明明還有幾個保命的手段。

他看了看那些被死死圍攻的修士們,又死去了一個,現在除了他跟寧若溪之外,也就剩下三個人了,其中一個是妖域的,還有兩個人類。

紀羽盯著他們,似乎在想些什麼

此時他們也是緊遺牙,拼了命的抵抗,看得出來,他們也不想死。

「可惡拼了!」這時,紀羽一咬牙,拉著寧若溪便朝著他們的方向衝去,強橫的力量形成一道火焰,一條火焰之路鋪開,一時間又是震懾了許多的骷髏,讓三人壓力頓時減少了許多。

「多謝了!」他們朝著紀羽點了點頭,連那妖域的青年也對紀羽投去感激的目光,他可沒有忘記,屠鬼可是對紀羽下達了追殺令的,只是現在紀羽救了他的命,對紀羽他也沒有殺意了。

紀羽哪裡會理會他們在想些什麼,遺牙便道:「現在開始,你們如果想活命的話,就別問太多了,跟著我,一句話也別說!」

糾結了很久,就與還是狠不下心看著他們死去,由是便道。

幾人相視對望一眼,臉上皆是有一抹驚訝,紀羽要救他們?不過這能做到嗎?.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紀羽,你真的可以做到嗎?」

問話的是寧若溪,她有些驚訝的看著紀羽。

畢竟現在可不是什麼開玩笑的時候,生死關頭!若是紀羽做不到的話,後果可真的不是她能想象的了。

不過看到紀羽那副堅定的面容,她心中又平添了幾分信任。

紀羽看了看寧若溪,點了點頭,又對三人道:「你們決定好了沒?我這火焰堅持不了太久。」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的確,他們剛聽到紀羽說這句話的時候是非吃驚的,這是一場大危機,隕落的王者都已經十多個了,他們一行二十來人就剩下五個了,按照這樣的戰鬥進行下去,他們最後的結果肯定是死路一條的。

但如果跟著紀羽他們雖然也不太相信能活,但最差的,不也就是一死么?

想到這裡,他們一咬牙,狠狠的點頭:「好!我跟你!」

其餘幾人也紛紛跟著表態,他們的心態也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吧。

終於,紀羽嚙齒一笑,「那好,你們別太驚訝,也別亂來,不然死了我也管不著了。」

Prev Post
他是楚家的二管家直接對二公子楚地負責幫他安排打理一些事情,本以為派一個三階進化者去諸城這種小地方調查一些事情有些大材小用,但是結果卻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Next Post
女孩面容憔悴的盯著姜小時,精神都有些恍惚,「你毀了我,我就要毀了你。」 范浪循聲望去,就見一隻只風鳥在山谷中飛行,速度快得驚人,很難用肉眼捕捉。風鳥體積很小巧,比巴掌還要小一圈,羽毛是黃白色的,外觀有點像是啄木鳥,鳥嘴很細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