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漓凝著她,沉聲道,「拜託你幫我想想。」

見它突然客氣,顏如墨倒覺得渾身都難受了。

夜九笑了笑,俯身將宮燈撿起來、掛好,淡道,「我先去收拾了。」

離白也跟著下樓,「漓漓,我去街上找官兵領點東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題外話------

夜漓(揉胖臉):出了點狀況,這裡說一下,瀟湘書院書友們的評價票請您選五星,當然不喜歡本書可以不投評價票,可以把票票留著給其他喜歡的書,請不要將金錢消耗換來的評價票拿來給本書惡意低分,您完全可以選擇不投的,喜歡請務必選擇五星(不喜歡請不要投評價票,跪謝),作揖謝過各位了。

桓棋(咸……魚……癱……):作為作者確實需要動力,關於互動這點我知道的並不多,我都是悶頭加更,然後0評論0互動(夜漓(捂臉):我補充一下,悶頭加更就算了,還得了一張低分評價),和老作者交流一番后感悟頗多,以前我的方式有問題,以後加更有安排,10張五星評價票加一更,10人次打賞加一更,推薦票月票數量若干加更,上限加十更,有您的支持,必然有加更,無愧天地,無愧於心 夜漓收拾好情緒后,跟著離白下樓了。

官兵在街上發東西,離白和夜漓去排隊。

發的有糧食,棉絮,還有少量的蠟燭和油。

「漓漓,你幫我排下隊,我回去拿個筐。」離白並沒有料到,炎官兵分發的東西會有點多。

離白側目望向街道上的百姓,他們接過官兵分發的東西,朝他們作揖,即使經歷了傷痛,他們臉上依然掛著純真的笑。

離白知道,那個大炎的軍師王杳。

他做過很多讓人無法理解,堪稱殘暴的事,但是在南炎,大炎崛起之地,王杳的評風很好,百姓們都很愛戴他。

只有這一刻,他才明白,其實百姓們要得很簡單,無非是: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

往昔他身為貴族,從未認真思考過百姓要什麼,這一刻,他隱約有些明白了。

離白拿了筐來,將分發的柴米油鹽和棉絮蠟燭裝好,搬回家后,就有官兵在外頭喊,讓各家分個男丁出去。

夜九從後院的廚房過來,離白攔下她,「你去忙你的,我出去就好。」

「可是。」

「沒事。」離白推夜九進廚房,然後朝街道走去,夜漓跟在後面。

外面的街市上站滿了男人,老的,少的。

「我們需要每家派出一個壯丁去修城門和城牆,每天上工四個時辰,管兩餐伙食。」

官兵說著,「六十歲以上的,和十三歲以下的都回去吧,其餘的留下。」

聽到這裡夜漓方鬆了一口氣。

離白揉了揉夜漓的腦袋,溫柔一笑,「回去等我,我晚上回來給你帶魚。」

他說完跟著官兵和壯丁們走了。

修建城牆,要切石塊,要砌牆,還要削木頭,好在離白有內修底子。

他雖看著瘦弱,但比起那些普通百姓也是一個抵倆。

夜漓將它的房間收拾了一下。

有逗留在門前街道上的小官兵對夜九說,夜九的書店周圍沒人認領,她能適當的將面積擴大一點,只要不太過火了,不曾超過半畝地,上頭就不會管。

夜九聽了一喜,正愁住的地方有點擠,如此只需要花點時間把房子擴大就好。

夜漓從樓上下來,夜九已在外規劃她的書店面積了。

見街上沒人走動,官兵們也走遠了,夜漓跑上前來。

「主人,你在作甚?」

「剛才有官兵對我說,咱家周圍的地沒人認領了,能擴充一點。」夜九將大的磚塊,還能用的都挪出來。

日頭漸高,眼看已是正午了。

「漓漓,我先去洗米做飯,你吃完后給三哥送去,我再去買水泥和磚塊,我們把地兒擴大一點。」 既見君子,何必矜持 夜九擦乾淨手。

「嗯嗯。」夜漓點點頭。

夜九去做飯的時候,夜漓在畫圖紙,它可是活了千年的「老機靈」,房屋建築這點東西可攔不倒它。

夜漓趴在書桌上,畫一張撕一張,不一會兒那張胖臉上全是墨跡。

「漓漓,吃飯。」

夜九端著一大疊魚乾拌飯過來。

「哪來的小魚乾?」

它抬起頭望向夜九,大眼睛眨巴眨巴。

「店裡之前的,還剩三條,你一條,三哥兩條。」

夜漓一聽,撇嘴,嫉妒離白那丫的。

夜九說著將離白的那一份放在書桌上。

「我出去啦,記得去城門給三哥送飯、散步。」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夜漓無語,夜九的宗旨是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而夜漓只想長肉肉。

------題外話------

夜漓:風雨之前,平靜安寧 見夜九已出門了,夜漓將臉埋進碟里吃飯。

飯後,夜漓叼著離白的午飯去城門口,離白他們已經吃上了。

和夜九想的一樣,官兵發的午膳沒有那麼多,只能管半飽。

夜漓叼著飯過來,倒是讓其他工友們羨慕了一番。

「離老弟,你家的貓還知道送飯,不得了了。」

「哈哈哈,養的真好,雖然肥,但肥碩壯實,挺好看的。」

「這毛色光是看著就知道不便宜。」

聽到「毛」字夜漓毛一炸,對著那幾人猛地一齜牙。幾個扒著飯說笑著的工友,見狀愣了一會兒,接著不約而同地笑出聲來,「哈哈,好有趣的貓。」

這裡人淳樸熱情,一個上午就很熟絡了。

離白笑著打開飯盒的布包。

「哇,有魚。」工友們笑道。

離白笑了笑,他將飯和菜吃完了,趁著工友都散了的時候,將那兩條魚給夜漓吃。

「離夫子……喵嗚。」夜漓眨巴著大眼望著離白。

「吃吧。」男子笑如春陽,溫煦柔軟。

他將魚肉一片片撕下來,餵給夜漓。

夜漓鼻尖微酸,舌頭一卷魚肉,吃進肚裡。離夫子比主人有良心,哼哼。

一炷香后,夜漓叼著離白打包好的竹飯盒回來的時候,夜九正將水泥搬下推車。

「主人……」夜漓聲音很輕,夜九並沒有聽到。

夜九仍就將水泥一袋袋搬下推車,還有推車上的磚塊,擺在一旁的空地上。

等她忙完了,方看到夜漓回來了。

「漓漓……」她一笑,淡道,「我再去推一車來,你看家。」

夜九再回來的時候,夜漓洗了碗,正蹲在書店門口對著圖紙發獃。

見夜九回來了,夜漓激動地跑過去,對夜九說起了它的想法,關於擴充他們的家的想法。

對……家。

此前它覺得這裡是狗窩,現在恍然發現,只要有夜九在的地方,那就是家。

傍晚。

柳城的暮色之中。

勞碌了一天的人們逐漸回家。

那夕陽之中,俊美的男子一身布衣,依然不減當年的清貴雅緻。

踏著黃昏斑駁的夕陽影子而來。

暮色塵埃里,青絲繾綣,笑靨依然。

他手中提了一條新鮮的魚,特意去城門外尋了剛打魚回家的漁船,挑了一條不大不小的魚回來。

離白到家時,夜九和夜漓正準備停工。

「呃……」

看到大變模樣的書店,離白有些驚訝。

離白將那條新鮮的魚殺了,做了蘿蔔絲煮魚湯,三人其樂融融地吃下,並商議著在後院開闢出大片土地種一些時蔬和水果。

嶺南一帶最著名的水果當然是荔枝,離白是花道世家,種植是花道精通之一,今日的工友之中有一個果農,離白決定向他請教一下如何種荔枝。

所求不多,只求有一兩株成活。

今後年年,阿夜能日啖荔枝三百顆,如此便好。

吃完飯,三人坐在桌前,離白將一些竹筒削成一片片竹片,再將宣紙糊了一層層。

「哇,離夫子的扇子做得比主人的好看多了。」夜漓拿過一把做好的扇子。

夜九撐著臉淡淡的笑,「當年揚州,我三哥可是千金一扇。」

------題外話------

姬黍:看標題是我弟要登場了嗎?夜漓:?姬黍:蠢貓。夜漓:弟控?姬黍:……

《冥帝夜尊》將於23號中午上架爆更,請大家多多支持,3月23日24日35日三天,訂閱全部章節(包括倒V部分),全文訂閱后留言領取300獎勵(本獎勵以次日顯示的真實粉絲值為依據,獎勵在核實后隔天發放在留言全訂的那條評論上),寫文不易,還請大家支持訂閱,作揖。 坐了一會兒,三人又去屋外忙活。

趁著天還沒有大黑,都有空,便將屋外的破磚破瓦都拾掇一下,再行規劃一下書店。

「我是這麼想的,這一塊我們做兩個房,一間讓三哥住,還有一間等把小冬菇接來……」夜九淡聲道。

而此刻,聽者已內心波動如斯。

離白望向夜九,一時忘記言語。

夜漓揉了揉胖臉,哎,爭寵的小狗真的很煩,但是看在離夫子的面子上,它姑且忍了。

忙活了大半天,終於將那一塊給清理出來,也規劃好了,明日里去請個瓦工就能開始動工了。

離白去後院漿洗衣物,夜漓跟著去了,因為它有好長時間沒洗澡了……

想去後院淋個澡。

夜九則去還白日里借來的推車。

依舊是廢墟模樣的街頭,但因為有了人的注入,而顯得有幾分生機。

因大部分房舍還沒修建好,走在大街上,夜九就能看到那半建好的房屋裡,那些活動著的人影。

正是一家人晚飯的時候。

一眼望去,就能看到有父母在給孩子們夾菜,有的吃完飯後擺上白日里官兵分發的瓜果,一家人其樂融融地說笑著。

夜九唇角噙著笑,她突然想起了那一年,剛去盛京的那一年她還和師尊守過歲。

她每年都有守歲的習慣,就是坐在火爐旁,抱著熱缽子烤著火,就是不去睡覺,一直等新的一年到來。兒時外祖母及父母還在時如此,和離妕、離白如此,初初進京時亦是如此。

有一年她還因犯困被烤爐的火舌吞了一撮頭髮……

去盛京后,改不掉以往歲月沉澱下來的習慣。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在盛京寒冷的年關里,她獨自一人守著火爐,等著新年的到來,本以為不會有什麼不同,哪知道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那個絕美的少年走進來。

十九歲的蘇淯,絕美的似晨昏時候靜開的曇花,不張揚,不媚俗,不染塵埃,不似在人間。

一顰一笑,驚了歲月流年。

他是盛京最美的風景,是華胥最美的兒郎。

歲月幽沉,時光荏苒,她依然清晰的記得他的容顏。

才貌驚天地,仁德動華胥。

一個男子的一生,活成了蘇淯的樣子,便是極致。

她尤記得,蘇淯說過,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守歲。

倘若不是收了一個喜歡守歲的徒兒,恐怕一輩子都不知守歲的意義如何。

夜九失神之間,一道冷風吹過,她步下一頓,抬首間愕然看到一輛馬車從遠處的街道前走過。

寶馬香車,微風拂過簾幔,愕然瞥見那車中人的輪廓,一道完美的側顏,只是匆匆一眼就讓人覺得驚心動魄。

昏黃的車燈搖晃,遠看那輪廓熟悉又陌生……

她愣了一瞬,突然丟開推車追著那輛馬車跑去。

Prev Post
wωω●TTκan●¢ ○
Next Post
擢離儘管也是神獸得天獨厚較之一般的妖獸有着與生俱來的優勢可他本身的資質等等在神獸之中並不是太突出不然的話到今天爲止他的修爲也不可能才達至聖玄境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