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聲,電話就被那聲音不耐煩的閻王給掛斷了。

“喂!喂喂?”

“閻王老爺,你還沒回答我啊!”

嘟嘟……

“我操!”

話都不給我說清楚,就敢掛我電話,操你大爺的閻王老頭!你們在國外旅遊,好吃好喝的,勞資卻在這裏備受煎熬。

“阿欠!”

話說,好冷啊,怎麼突然就變得更冷了呢?冷得我有點毛骨悚然啊。再氣也還是先把衣服穿起。蓬萊鬼村麼?村東頭的枯井麼?今晚上就去會會。

“咦?我的衣服咧?”

“在這裏,叔叔,嘻嘻。”

“噢,謝謝哈,乖,小盆友。”

郝健接過衣服褲子,兩下就套在了身上。這才意識到,這裏那來的小朋友的聲音啊?莫不是大白天的也有鬼?

一想到這裏,他頭皮發麻,還倒吸了口涼氣,差點被噎着,心驚膽戰的扭頭一看! 第780章我好心疼

晚上十點,陸司寒結束所有事務,祝林已經親自帶隊前往T國,想必不出多長時間,就能帶回潘良達。

所以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進展。

抵達醫院是在晚上十一點,戴禮跟在陸司寒身後,陪他來到病房門口。

病房門口,陸司寒停住腳步,明明手指已經握住門把,但他就是沒有進去裡面。

「先生,難道打不開門?是否需要我去通知醫院相關方面過來?」

「不是,不用進去。」陸司寒立刻擺擺手。

「他們正在溝通感情,我可不想打擾。」

「只是這個小兔崽子,你說究竟像誰多點?」

「總是這樣一副悶騷個性,真怕將來不能討到老婆。」

話落,陸司寒嘴角帶著笑意,脫下西服,扯扯領帶,直接坐在病房外面座椅上面。

戴禮聽著先生的話,眸光掃過病房裡面情景。

夫人累的不行,直接就在少爺床邊坐著睡下。

少爺昏睡整整一天,現在已經清醒過來,看到夫人穿著一件單薄秋衫,直接就將自己棉被分她一半。

果然少爺不是不講道理,只是有時容易傲嬌彆扭而已。

「依照屬下看法,少爺像您多些。」

戴禮一貫都是直來直去,他在先生面前絕對不搞虛假這套。

聽到這話,陸司寒眉頭立刻皺起,小兔崽子像他,怎麼可能?

「明明先生非常關心少爺,但是總是不愛去和少爺溝通。」

「同樣都是悶騷。」戴禮畢恭畢敬回答。

「戴禮,什麼時候,你的口才這樣好?」

「我看外交議員應該交給你做,這樣才算沒有屈才。」

陸司寒話中嘲諷含義十足,戴禮嚇的低頭。

「先生降罪,都是屬下越線。」

「都是你的實話,我若降罪,倒是顯得我是心虛,以後你都不敢再說實話。」

「你先回家去吧,我就在這守著。」

陸司寒淡淡說道,裡面躺著他的妻兒,他在外面守著,這種感覺真是奇妙。

南初一覺睡到天亮,腦海昏昏沉沉想起沒有去幫奶包蘸水塗抹嘴唇,驚得立刻坐起。

「真會偷懶,真不知道爹地怎麼喜歡你的。」陸儲早就清醒過來,剛剛打開電視,正在收看最新政治頻道。

明明只有五歲,但是卻看這種老氣橫秋頻道,真是違和。

「說起來,明明一開始是奶包你先喜歡我的。」

「放心,我會繼續讓你喜歡我的。」

南初說著一口親在奶包臉頰。

「不准你再親我,我的身體,可要留給我的未來媳婦!」奶包奶聲奶氣的說。

昨天來到醫院以後,他就吐得天昏地暗,儘管休息一天,嗓音還是有點沙啞。

南初剛要爭辯,門外傳來開門聲音。

南初以為會是司寒,但是進來一個女人。

「我的寶貝侄兒,快點過來阿姨看看。」戰盼夏風風火火衝進醫院,摟住奶包上看下看仔細打量。

「阿姨,蘋果昨天好痛,好像是吃布丁吃的。」奶包委屈扁起唇瓣。

盼夏看在眼中,心痛之中帶著氣憤。

「我哥怎麼照顧你的,還有琉璃別院女傭都是傻瓜?」

「既然這麼沒用,以後你就跟著阿姨去住,阿姨照顧你的身體!」

南初聽著他們對話,總算明白他們之間關係。

原來這位就是陸司寒妹妹,聽說曾經還是她的好友。

「如果能夠這樣更好,這個兒子,免費送你。」

陸司寒剛剛買完早餐過來,想著早上喝的清淡一點,所以買的都是熱粥。

「不行,奶包去哪,我就去哪。」

南初立刻反駁起來,當初肯來錦都主要目的就是給予奶包母愛,彌補缺失四年時間,如果奶包不在,自己還有什麼意義。

戰盼夏剛剛滿心滿眼都是寶貝侄兒,突然間聽到熟悉聲音,沒有反應過來。

整整過去十幾秒時間,戰盼夏轉身看到南初容貌,直接上前一把將她摟進懷裡。

「南初,寶貝南初,你可終於回來!」

盼夏抓著南初激動不已,南初只能茫然望著對方。

她的記憶當中根本沒有她的存在,所以無法給她情感回應。

「糟糕,差點忘記,你呀已經失去記憶。」

「但是沒有關係,以後我呢就是你的閨蜜,你的妹妹!」

「總之整個錦都,我來罩你,如果我還不能罩住,只能找我堂哥!」

奶包躺在病床,看著他們三人其樂融融,原本想著接受南初阿姨這個想法,漸漸消散。

果然南初阿姨就是比他能討喜歡,他們眼中通通只有南初阿姨。

「頭很暈吶,不想看到南初阿姨,能不能離開?」奶包語氣當中滿滿都是厭惡。

「乖侄兒,怎麼可以這樣對你——」

「咳咳,沒事的,蘋果恢復健康比較重要。」

南初示意盼夏不要說出真相,直接走出房間,站在門外。

靠在牆邊,南初深吸口氣。

沒有關係。

當時是她不聞不問不管奶包整整四年,奶包討厭也是應該。

只要能有相處機會,她想肯定能夠融化他的內心。

正想著,病房的門重新打開。

南初以為盼夏過來安慰,正要和她說聲自己沒有關係。

可是突然一道黑影壓過來,南初直接就被壓在牆壁,吻住了她。

所有一切,來的太過突然,南初震驚看著眼前英俊容貌。

逆光而來,陽光將他側顏照的忽明忽暗,更加容易蠱惑心智。

「嘶~」

陸司寒痛呼一聲,因為南初反應過來直接一腳踩在他的皮鞋。

「這是醫院,能不能正經點?」

「還有蘋果還在病房,怎麼你的腦海裡面還能存在這種心思?」

南初嘰嘰喳喳不住指責。

回應他的則是陸司寒輕佻笑容,長臂一勾,直接就將南初拉入自己懷中。

「某個可憐傢伙,被親生兒子趕出病房。」

「我好心疼。」

「所以我想安慰安慰。」

他的懷抱不算溫暖,帶著薄荷涼意,但是真的很能產生依賴。 自己的身後,居然有一個穿着紅色短袖t恤的小男孩,正站在馬桶邊尿尿。

郝健盯着他的後腦勺,有股莫名的恐懼鑽上了心尖。這小男孩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呢?我怎麼都沒注意,難道他走路輕飄飄的?

不過,看他這麼斯文乾淨的背影也不像是電影裏那些鬼呀,嚇人的東西咧。沒錯,按常理來說一般鬼魂出現的畫面是這樣的,滿身都是血漬,身首異處,鬼面獠牙的樣子,聲音也不會這麼的溫柔可愛,還這麼樂於助人、和藹可親。應該一上來就特猛,特血腥,特暴力,還惡狠狠的咬我一口!

算了。這青天白日的,我特麼的亂想啥,都怪自己恐怖片看多了,別鬼沒把自己嚇到,反而自己把自己嚇成狗了。

郝健拍了拍胸口,拿起手機,就準備悄悄咪咪的出去。

“不用謝,叔叔,嘻嘻。”這時,那小男孩木有回頭,只是禮貌性的樂呵呵的迴應了他一聲。

他就聽見馬桶裏傳來滴答、滴答的撒尿聲,感情這小男孩是起來撒尿的啊?

郝健這才略顯尷尬的應了他一聲:“乖,你繼續。叔叔洗好了,這就出去。”

小男孩沒有應他,想必小朋友一定是害羞了。

“嘻嘻、嘻嘻、嘻嘻、”

郝健尷尬的轉身,快步走到浴室門口,就聽見那小男孩在他身後樂呵呵的笑了幾聲,然後就哼唱起了一首他沒聽過的童謠。

щшш▪тт kдn▪C〇

“元宵佳節月兒圓,吃了湯圓能團圓,團團圓圓圓又圓,一家人呀樂團圓。”

笑聲貌似還有點詭異,郝健聞聲回頭一看,那小孩仍背對着自己在專心致志的一邊尿尿,一邊哼唱着幾句童謠,還一邊咯咯的笑着,心情似乎很是愜意,也沒什麼不正常的啊!

只是隱隱約約間,郝健卻注意到暖光燈下的小男孩居然木有影子!

乍一看,他自己不是也沒有影子嘛,這門、這燈、這水龍頭、這房間裏的所有東西,都沒有影子,那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呢。肯定是自己想多了,這大白天的不可能有鬼出來。

“元宵佳節月兒圓,吃了湯圓能團圓,團團圓圓圓又圓,一家人呀樂團圓。”小男孩又重複的唱了一遍。

還別說這小屁孩天生嗓子不錯呀,唱得還蠻好聽的。

郝健這才搖搖頭,笑自己是太過壓抑了,這麼可愛的小男孩怎麼會是鬼呢?剛轉頭想離開,身後就傳來那小男孩兒的喋喋不休的詢問。

“叔叔,我唱得好聽嗎?”男孩咧嘴一笑道。

郝健停住了腳步,怕他害羞,就沒有回頭,溫柔道:“很好聽呀!這歌誰教你唱的呀?小盆友。”

“你喜歡聽歌嗎?叔叔。”

身後那男孩居然沒有回答他,繼續咧嘴問着下一個問題。

喲呵,這小盆友感情是十萬個爲什麼啊?

依稀記得有人跟自己說過,小孩子天生都是好奇寶寶,問題特別多,每當這個時候,要是他們一直問你問題,你要耐心點回答,不要破壞他們內心的問題小天地和影響了你在他們心裏的大英雄、什麼都知道的美好大人形象喔。

是誰說過呢?當然是他那親親郝靜靜啦!她可是幼兒園的老師喔,專門教小朋友讀書寫字的老師咧,老師果然是老師,還果然有兩把刷子,句句出口成章,條條都是大道理啊!

想當初郝健爲了博得她一笑,硬是鼓搗上官把她請到他家裏去給龍龍(上官雲飛的侄兒)、燕燕(上官雲飛的侄女兒)當家教,每週日週六,無不例外郝健都跑到上官他家去閒逛,這一來二去嘛,既可以蹭吃蹭喝,又可以順便勾搭勾搭他的女神…

嘻嘻。覺得我很賤對吧?賤就對了,誰叫我叫郝健呢。

既然是我女神說過的話,我可不就得照辦嗎?

“叔叔,喜歡嗎?”小男孩重複了一遍。

“喜歡呀!”

郝健仍然木有回頭,也沒有不耐煩,只是頓了頓,恍然間他想起了過去,道:

“郝健叔叔我以前可是最喜歡唱歌的了。”

郝健說的也是實話,每次和胖子上官他們幾個出去k歌,都是他打頭陣呢。別的不說,這愛玩遊戲愛唱歌可是他人生的兩大特色咧。

一想起以前和兄弟幾個一起去ktv唱歌跳舞、打撲克玩遊戲、拼酒划拳的日子,他心裏就樂啊。

可惜,今非昔比,物是人非,他再也回不去了。莫名又有點小感傷躥了出來,唉。

Prev Post
「那是!那是!你可是我們雍平有名的企業家,我們這清水衙門的官員,哪能跟你比富。」
Next Post
她猛地望了一眼四周,卻只見孤零零的峭壁,什麼都沒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