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抱金磚。

男大四生貴子。

她想給大哥哥生兒子!

最重要的是,這個人讓她相信了一見鍾情,季皓雪打心裡覺得,人這一輩子能有一次一見鍾情簡直是太太太幸運的事了,他就像一個英勇的騎士一樣,忽然間闖進她的世界和心房。

現在想起他的模樣,自己還忍不住心裡小鹿亂撞。

可惜……忘記要聯繫方式了。

季皓雪神情失落,不禁噘起了小嘴。孫濤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小姐,後天下午他不是要去取蛋糕?我開車帶你早一點來,你就能遇見他了。」

孫濤的話像是一道強光,瞬間將季皓雪萎靡的精神給喚醒,只見她眼睛一亮:「呀,濤叔你太聰明了,那後天我們早點出來。」

……

下午放學,簡艾打算去王允芝家,同行的自然還有司月寒。

上下學都有人接送的感覺讓簡艾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巨嬰,但無奈最近麻煩太多,她也不得不小心行事,等到暑假就好了。

路上,簡艾突然和司月寒說起了心法修鍊的事。

「十二套心法的口訣都在我腦子裡,可是修鍊進度很慢,我現在只能自如的使用幾個基本心法,大部分都不能完全控制,最高級的心法根本修鍊不了。」簡艾道。

這些日子她的修鍊從未間斷,可是卻收效甚微。

眼下也是想和司月寒取取經,畢竟兩人同齡,而司月寒的暗影之力看似已經爐火純青。

司月寒聞言,開口道:「這不能急於一時,門主剛剛吸收心法不過短短數月,能夠掌握基本就可見天賦異稟了。當然,修鍊進度除了天賦加持以外,自身的身體素質也至關重要。」

說著,司月寒不禁看了簡艾一眼,又道:「門主身體看似有些羸弱,必須要強加鍛煉才行,必要的話,我建議門主去武道館學習,身體是根本,只有根基穩固了,才能說其他。」

簡艾瞭然的點了點頭,自己的身體確實有些弱,上次對劉勇動手之後,揮拳的那隻胳膊足足疼了好幾天,簡直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武道館……」簡艾喃喃的開口,她怎麼沒想到呢?

「什麼樣的武道館?柔道跆拳道?」簡艾問。

司月寒搖了搖頭:「是傳統華夏武術的那種武道館,所學之功可與門主自身所習心法相輔相成,效果最是理想。」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勢如破竹

「大戰開始了!」

帝榜之靈、神榜之靈、蒼嵐大陸各地的恐怖存在們,還有各大勢力之主和那些武神強者們,都是通過種種手段,緊緊的盯著南天神地那裡發生的一切,就連追殺秦南的動作也停下了。

當魔發劍神舉劍南下的那一刻開始,無論什麼結果,都註定南天神地的所有力量,都無法在追擊秦南。 來吧殿下 沒有了南天神地的出手,光靠他們暫時是根本無法突破武緣閣和源道天山等等巨頭。

很顯然,這所有一切,是魔發劍神等人籌劃的一個大局,除了要給秦南送去『證帝賀禮』之外,還要幫秦南眼下即將遭遇的殺局,給徹底的化解。

「前輩,你……」

秦南看著水幕內的景象,張了張嘴,彷彿有萬般話想說,只是到了嘴邊,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現在的心情,就連他自己,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

「前輩……」

秦南腦海內閃過了一道道念頭,直至最後,他拳頭緩緩攥緊起來,眼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決然:「你的所作所為,我秦南定然不會辜負!」

嗤拉!

他左瞳之中,那赤金色的光芒,頓時變得無比耀眼,戰神左瞳的威力,在這一刻,也被他催動到了極致。

正如斷天大帝所說,魔發劍神付出了這麼巨大的代價,他不能辜負,這場戰爭的所有一切細節,他絕對不能錯過絲毫!

至於其他的情緒,其他想說的話,都要等到這場戰爭結束之後!

「機會來了,趕快走!」

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肖雲絕、孟琅邪、葬玄雲等等人,從起初的震驚之後,立刻回過神來,連忙催動各自的底牌,消失在了這裡。

對於他們而言,現在活命更加要緊!

「秦南……」

盛天驚、庄賜道、蘇清凝五人,看著半空之中那宛如太古神山般的身影,咬了咬牙,也消失在了原地。

這片天地最為耀眼的光芒,已經不再屬於他們,他們現在唯有好好活下來,等有朝一日,再向這道身影發出挑戰!

與此同時,半神之國,南天神地。

「魔發,你休得猖狂!」

三番五次被稱之為雜碎,饒是七大武神如今的心境,也忍不住雙眸噴火,殺意震天,一門門蓋世無雙的神術連連打出,將那無窮無盡的魔意,層層撕裂。

「魔發劍神,上次未與你交手,這一次就讓我看看,你這第一武神,到底有何能耐,敢將我們稱為雜碎!」

「妙法無極,南天之界!」

天都武神冷冷一笑,神印一掐,在他體內,頓時衝起了一道道無比浩瀚的南天之氣,眨眼之間,便滲入四面八方,使之變作了另外一片世界。

此法施展出來之後,他便是這片世界的主宰,不僅僅可以使得戰力倍增,還可以利用這世界的玄妙,打出更為可怕的殺招。

「這種雕蟲小技,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沒這麼多時間跟你浪費。」魔發劍神手中血刀停住,看著八人:「斬。」

轟!

頃刻之間,那瀰漫開來無窮的魔意,竟然是和那天地規則結合,凝聚成為了一柄柄巨大無比的血劍,朝著整個世界,朝著八位武神巨頭斬去。

不止如此,每一柄血劍,都彷彿有著一位絕世劍客在揮動,爆發出來了一道道極為可怕的劍術。

「言出法隨?你怎麼會掌握這種力量?」

七大武神和天都武神的臉色,瞬間一變。

要知道,言出法隨這種力量,乃是當今九字古海之主九字武神,自創的一門神術,至今天下,縱然是南天門這等存在,也無法施展出來。

「區區言出法隨,便讓你們如此震驚,那麼這界滅之光,厄難鬼道,天機無雙,虛無之劍,三回生夢,源道真諦等等,豈不是要將你們徹底嚇住?」

當魔發劍神淡然的聲音落下之際,整個天地,立刻大變。

一道彷彿可以洞穿世間所有一切的恐怖之光,一尊彷彿由無數惡鬼組成恐怖大道,還有那玄而又玄的天機道符,好像不存在者天地大道之中的神秘之劍等等極其恐怖的神通,同時綻放。

剎那之間,整個南天之界像是遭到了幾十尊巔峰武神的打擊,直接破滅,那諸多神山,無窮神陣等等,也如同被滔滔天河淹下,顯得黯然無光。

整個南天神地,都為之撼動!

「這些神通……」

七大武神和天都武神,皆是瞳仁一縮,心神巨震。

「界滅之光和厄難鬼道是武緣閣和厄難森林自創的神術!」

「天機無雙不是昔日天機婆婆才能掌握的天機之力么!」

「還有虛無之劍,三生回夢這些都是虛無劍神,回夢島主才能掌握的神術啊!」

眾多神山之中,一道道無比驚駭的聲音,齊齊響起。

不只是他們,就連看著這一幕的帝榜之靈、神榜之靈、各大恐怖存在們等等也是如此。

如此之多的可怕神通,魔發劍神一個人都掌握了,這難道是代表著,那些恐怖存在們,全部站在了魔發劍神這一邊,一起來反天?

「魔發,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偷學我的神術!」

「魔發,那人竟然是你偽裝,我與你不共戴天!」

「魔發,你——」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間,一道道無比憤怒的聲音,通過南天神地之中的一些弟子身上,沖入雲霄,滾滾炸開,赫然是當今九字武神、厄難武神等等恐怖存在們。

「學學你們的神術而已,何必生氣?」魔發劍神眼皮也不抬,淡淡說道:「南天門,你還不出來的話,那我便將他們所有人統統埋葬。」

轟!

整個天地大道,一片沸騰,只見到那一門門可怕無比的神術,皆是爆發出來了驚天動地的力量,猶如各大存在們,齊齊降臨在了南天神地,打出了蓋世一擊。

「魔發,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手段!不過僅憑這樣,也想讓師尊出現?七位前輩,前來助我,祭出天皇圖!」 簡艾聞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心裡嘀咕傳統華夏武術的武道館……

「門主若是想去,我會親自找一家武道館,到時候陪你一起去。」司月寒道。

簡艾一口應下:「好!」

將簡艾送到小區前方的路口,司月寒才轉身離開。

簡艾背著書包過了馬路,正要進小區大門,便看見佳馳也從另一個方向走來。

姚佳馳手裡捧著一隻銀色的獎盃,見到簡艾便快步跑上前:「姐!」

簡艾注意到他手裡的獎盃,不禁微微一笑,開口問:「得獎了?」

姚佳馳也露出可愛的笑容,點了點頭:「銀獎。」

說著,又關心的問簡艾:「姐你呢?我聽說金獎是你們二中的。」

簡艾聞言,得意的拍了拍書包:「就是你姐,獎盃在書包里。」

失憶后我成了總裁掌心寶 「真的?」姚佳馳一喜,連忙道:「高考能加二十分呢。」

這種競賽的含金量不言而喻,金獎加二十分並不算多,但對簡艾來說已經足夠了。

兩人一邊說笑一邊進了電梯,回到家,家裡只有簡煜一個人。

一打眼,就看見了他胳膊上的紗布,簡艾一個緊張,連忙扔下書包迎上前:「哥,你怎麼受傷了?」

姚佳馳也湊了過去,看著簡煜胳膊上的紗布皺起眉頭,一臉的關心。

簡煜見狀,當下露出一個放寬心的笑容,開口道:「不礙事,今天我去給你訂蛋糕……」

簡煜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簡艾這才放下心,她還以為劉勇又去找哥的麻煩了,畢竟那劉勇能查出自己在二中上學,那肯定也能查出自己是簡煜的妹妹。

好在劉勇沒那個膽子了,原來是見義勇為受的傷。

可想一想還是忍不住開口:「哥,下次有這種事你可別什麼也不想就往上沖,見義勇為是好事,但也要衡量情況,對方手裡可有刀呢。」

簡艾的話跟警察的話如出一轍,簡煜聽了連忙點頭,也是不想讓妹妹在擔心:「哥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見大哥不像是在敷衍自己,簡艾這才放下心來。

不多時,王允梅和王允芝一起回來了,知道孩子們今天都在,兩人特意去了市場買了好些食材,準備今天一家人一起吃個晚飯。

剛一進屋,姚佳馳便迫不及待的上前:「媽,大姨,數學競賽我得了銀獎,我姐得了金獎。」

「真的啊!」兩人一喜,王允梅看著簡艾問:「小艾,你拿了金獎?」

簡艾笑著點了點頭,從書包里將證書和獎盃拿了出來,開口道:「學校還獎勵了三千塊錢呢,高考能加二十分。」

「我能加十五分!」姚佳馳連忙道。

「哎呦,太好了太好了!」王允芝高興的合不攏嘴,高考對於一個孩子來說有多重要自然不言而喻,尤其兩個孩子都是學習成績優異的,眼下高考還能加分,簡直是如虎添翼,上名牌大學的希望又多了三分。

「今兒可得好好犒勞犒勞倆孩子,太爭氣了!」王允梅笑著道。

王允芝連連點頭,倆人拎著食材便一頭扎進了廚房。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一劍九州

天都武神長嘯一聲,結出一個玄妙法印,另外七大武神見此,當下屈指一彈,將那磅礴浩瀚的武神之力,打入了那法印之中。

嗡!

只聽一聲震鳴,整個玄妙法印,猶如一個撕裂開來的空間,突兀綻開了無數道刺目金光,將四面八方都印成了一片金色,不止如此,在其最深之處,還有著一副無比古老的圖錄緩緩展現出來。

這張圖錄雖然只有十丈之長,但是在那上面,卻畫滿了足足數萬道身影,每一道身影,都是金龍纏身,不怒自威,彷彿只要輕輕一動,便可讓整片天地為之失色。

這便是天皇圖,南天神地中位列第三的至寶。

縱然它無法與南天門相比,但是它的威能,也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地步,在八千年前的那場戰爭中,哪怕是號稱蒼嵐大陸無人可以撼動的龍神之軀,都曾被它擊穿過一個個的血洞。

「天皇圖祭出來了!」

眾多神山之中,那一位位的南天神地巨頭們,精神皆是一震。

「冥頑不靈。」

然而,魔發劍神不僅僅是腳步未動絲毫,眼中還露出了一抹不屑。

「魔發!你竟然小看天皇圖——」

天都武神臉色一怒,只不過還未等他將天皇圖的威力釋放,一道無比浩瀚的劍光,從那虛空中驟然綻開。

「一劍九州!」

只見到,一名身穿麻布粗衣,頭髮散亂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柄交織著日月之光的恐怖之劍,好似那天外飛仙般,跨越無盡虛空,遙遙刺來。

嘩啦!

劍尖之上,一尊又一尊的浩瀚空間,演化而出,組成了一個上古早已失傳的九州之陣,瞬間將天皇圖困入其中。

命中註定,總裁的天降嬌妻 「九州劍神?你是什麼時候殺來的?」天都武神神色一怔,忽然看到什麼,頓時勃然大變:「不對,憑你的修為,根本無法將天皇圖困住!」

要知道,光是催動天皇圖,就需要他們八位武神巨頭聯手。

「你的問題有點多呀。」九州劍神嘿嘿一笑:「不過,可以告訴你,雖然那傢伙獻祭了自己的修為,但是他用畢生心血祭煉的劍,可還沒有喪失修為呢。」

說到這裡,他的身形,再度一動,一息之間,斬出了足足上萬劍。

「還不肯出來?那便沒什麼好說的了。」

魔發劍神看著那眾多神山的最深之處,淡淡開口,單手結出了一個法印。

咚!

Prev Post
話音落下,一手指天,一手指着李長生。
Next Post
冥殿十魂也是突然一驚,各個祭出法寶,看樣子準備要跟祖師爺開幹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