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殿十魂也是突然一驚,各個祭出法寶,看樣子準備要跟祖師爺開幹了。

我連忙跑上去站在兩撥人的中間,我說,哎哎哎,別打別打啊,祖師爺,這是我的朋友,我請他們來對付卜善,畢竟對付道門中人您老人家不方便下死手,所以我就找他們來了。

然後我轉頭又對冥殿十魂說,這是我祖師爺,是我們開天教唯一一個修成不滅金身的人。

經我這麼一說,祖師爺不再吭聲了,而是金光一閃,再次回到了神像裏,我帶着冥殿十魂走到了三樓,我說要給他們安排房間,當張遼卻笑道,將軍,我們如今已是魂魄,住不住房間都一樣的。

幾人都是一陣濃烈的黑風所幻化出來的模樣,我看不清他們的真實面目,但卻能看清他們臉上的表情。

我說那好,你們這幾天就跟着我吧,最好是等到師傅回來再一起動身,但如果在師傅回來之前,卜善就先動手了,那咱們就跟他幹,媽的,獾豬草刺蝟,誰也不怕誰!

然後張遼半跪着對我說,那末將這些時日就跟隨在將軍左右了!他話剛說完,婷婷就從收魂戒中飛了出來,笑嘻嘻的說,張遼呀,我們一起去逛街好不好?

張遼一愣,他說,如今這個世道,我…還真沒見識過是什麼樣的,張遼這麼一說,婷婷趕緊拉着我,不停的撒嬌,她說,咱們出去逛街吧,帶上他們幾個,讓他們見識見識現代化都市。

我說得了吧,你不就是想出去玩嗎,至於說的這麼富麗堂皇嗎?想玩,我就帶你去玩,現在我手中有絕仙扇,還有以前的兄弟保護,媽的,我怕誰?

此時我只想衝到大街上狠狠的咆哮一聲,媽的,還有誰? 這一次,有了冥殿十魂的庇佑,我特意帶着他們前往時代商場,我就是故意帶着他們來這裏的,我就是故意讓卜善知道我來到了這裏,最好這老傢伙趕緊麻溜的滾過來殺我,然後再被冥殿十魂狠狠的幹一炮。

冥殿十魂隱身走在我的身後,他們跟着我,每當走動之際,總會帶起一陣輕風,所有的女人在路過我旁邊的時候,頭髮都會被不自覺的吹動,所以我吸引了很多人的眼光。

還有很多穿裙子的女人,一旦路過我身邊,她們的裙子就會很自然的被風掀起來,然後頓時尖叫着趕緊用雙手往下按,看的我是止不住偷笑,心說帶着冥殿十魂逛街,倒是偷窺的好方法啊。

因爲他們十個全部都是陰風所化,根本就沒有實質性的身體,也可謂是不死不滅的存在,他們每當飄動的時候,都會帶動周圍空氣中的氣流,所以就會產生輕風。

到了電梯上的時候,張遼和其餘八人都是緊張兮兮的朝着周圍不停的看,電梯剛一啓動,張遼一驚,忽然從手中幻化出了長戟,臥槽,他嚇我了一跳,但是周圍還有別的乘客,我也不敢對着空氣說話。

我只有運用自己的法力,強行對張遼用心語說了一句,別緊張,這是現代化的東西,叫做電梯,不會有危險的。

張遼這下才收回了長戟,等我們走出電梯,我對他們九個說,你們這樣跟着我,太明顯了,別說是卜善了,就算是卜善奴役而來的鬼僕,感受到你們的氣息也得嚇跑,咱們得扮豬吃虎,你們有沒有什麼辦法藏匿起來,讓自己的氣息完全不暴漏?

張遼說,這個簡單,將軍我們就藏在你的收魂戒當中吧,這樣沒人能夠感受到,我說行,那就這麼定了。

然後我拉着婷婷,有說有笑的開始逛街,那模樣就像是一對恩愛的小情侶,但我臉上笑嘻嘻的,心裏卻是不停的注意着四周,我耳朵時刻準備着,一旦出現卜善說話的聲音,我就要勾引他上鉤。

不過逛了許久,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倒是婷婷看中了一款微波爐,說想買回來,等我半夜餓了,熱飯熱菜也方便,我說,想買就買吧,只要你高興就好。

然後就在我結賬的時候,忽然一個孕婦走了進來,看她的樣子也是打算挑選一下電器,我之所以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的原因,我也想不明白,但我感覺她很怪,至於怪在哪,我還不清楚。

那個孕婦也在挑選着微波爐,她扛着一個大肚子,走路的姿勢很慢,就在她慢悠悠的朝着我走過來的時候,我忽然一驚,嚇了一跳!

別的普通人可能看不到,但我是有法力的人,我能明顯看到她的肚皮在凹凸變化,好像裏邊的嬰兒在劇烈顫動,上學的時候,生物知識雖然我沒怎麼學好,但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她哪怕是懷孕了,或者即將臨產了,肚皮也不可能變化的那麼明顯!

然後我趁她路過我身邊之後,趁旁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打開了一下天眼看了看她腹中的情況,這一看不打緊,我頓時嚇的呆在了原地!

那孕婦的肚子中,哪裏是一個嬰兒!分明就是一直大青蛙!她的肚皮不停的凹凸,就是因爲那隻大青蛙在她肚子裏不停的跳動,當青蛙跳動起來,孕婦的肚皮就凸起來,當青蛙落下,孕婦的肚皮就凹下去。

不過這個細節還是不太明顯,尋常人根本看不清,我心裏焦急的思索着,心說如果正常人懷孕,體內出現這麼大的一隻青蛙,那在如此劇烈的跳動下,孕婦本人肯定是承受不住的,可我面前這個孕婦卻像沒事人一樣,這不蹊蹺嗎?

我心說,好,老子讓你裝,想跟我演戲?忘了告訴你,老子北影畢業的,lol國服第一演員!跟我玩演戲?我讓你看看什麼叫影帝!

當下我門買完了微波爐,我笑着說,婷婷啊,我們先讓微波爐放在這吧,等我們再逛完了別的地方,回頭再來拿,婷婷說好,然後我就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旁邊的一家鐵板燒。

當我們坐下沒多久的時候,那孕婦也慢悠悠的走進了這家鐵板燒,話說這家鐵板燒的生意不錯,空位不多,正好我們旁邊有一個,那孕婦理所當然的朝着我走了過來。

她在我旁邊坐下,還伸手愛撫了一下自己的大肚子,那樣子好像是多疼愛自己的孩子一樣。

我點了幾份魚,又來了一個鵝肝,當下笑眯眯的吃着鐵板燒,我不相信這孕婦會在這裏動手,因爲這裏還不值得她動手!

然而就在我正吃着鵝肝的時候,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嗡…嗡…的聲音。

媽的我一愣,我心說這不是高級餐廳嗎?高級餐廳裏竟然還有蒼蠅?可就在我這麼思索的時候,忽然我感覺面前紅光一閃,蒼蠅的聲音消失不見,而我擡起頭之後的瞬間,發現周圍所有人的表情都沒有變化,唯獨..

唯獨那個孕婦滿臉享受的表情,舔了舔自己的嘴脣,像是吃到了美味一樣,可她面前的餐盤裏,明明還沒有上菜!

臥槽!!!

我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我心說難道是剛纔這個孕婦把蒼蠅給吃了?可那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她是怎麼做到的?這絕逼不是正常人啊?

想到了這裏,我從手指上摘下收魂戒遞給婷婷,我小聲說,我出去辦點事,你等我一下,五分鐘後回來,然後說完這句話,我臨出門的時候,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記下了時間之後,我直接到了這家餐廳的後廚,找到廚師長,然後經廚師長找到了餐廳負責人,我說我要看一下監控,他們本來不願意,然後我就說我是公安局的線人,我們最近正在追捕一個通緝犯,你們必須要配合。

如果我說自己是警察,那必須要亮出警官證,可我說自己是公安局的線人,他們就沒轍了,他們是寧願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最後帶着我走到了監控室。

我讓監控器調到了剛纔的時間段,然後又讓所有人走了出去,說這是國家機密,你們暫時不能看,他們出去之後,我點開錄像看了一邊,當我把監控拍下來的錄像徹底放慢四百多倍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那個孕婦張開了嘴巴,從嘴裏伸出了長長的紅色的,而且還很細的舌頭,那舌頭上充滿了粘液,一瞬間從她嘴裏伸出四十多公分長!在她舌頭觸碰到蒼蠅的時候,舌頭上的粘液讓蒼蠅沾了上去,隨後她又在一瞬間將舌頭收了回去,這才吧嗒吧嗒嘴,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尼瑪,放慢了四百多倍!我才勉強看清她伸舌頭吃蒼蠅的情景,這得多快的速度?比子彈恐怕還得快上幾倍吧?

此時此刻,我心說,難道這個孕婦,就是一隻懷孕的大青蛙,然後被卜善給抓住了,然後就奴役了她,讓她來殺我?

然而她青蛙吃昆蟲的本性,讓她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慾,看到飛過的蒼蠅就伸舌頭給舔下來,這是她的習慣,這是她的特性,而正是她的這個特性,徹底的暴漏了她,讓我提前有個防範,知道她肚子的嬰兒不是被鬼魂所侵佔,而是這個孕婦的本身就不是正常人!

我一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分鐘了,此時趕緊從監控室走了出來,我對飯店負責人說,恩,我看過了,像是挺像,但某些特徵還是不一樣的,沒事了。

我這麼一說,飯店負責人立馬送了口氣,等我回到婷婷身邊的時候,婷婷讓收魂戒再次給了我,我帶上之後,還沒來得及吃我面前的時候,那個懷孕的女人忽然笑眯眯的對我說,哎,小兄弟,我這筷子掰不開,你幫幫我吧?

衆所周知,懷孕的女人不能用大力,不然會動了胎氣,但她連筷子都掰不開?未免也有些扯淡了吧?但我還是從她手中接過了筷子,笑了笑說,好啊,我幫你。

當就在我剛從她手中接過來筷子的一瞬間,我卻猛然感覺不對勁了! 因爲這筷子的顏色根本不對!

我和婷婷從包裝中撕開筷子的時候,筷子是乳白色的,看起來很乾淨,但那個孕婦遞給我的筷子上,卻有一層淡淡的綠色,看起來像是毒液一樣。

但我不想露餡,當下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幫她掰開了筷子,然後遞給了她,我笑着說,好了,給你。

她說,謝謝你了,小夥子你真好。我說沒事。

然後我就繼續拿着自己的筷子開始吃飯,也就是在這一刻,我終於知道了那孕婦筷子上的綠色東西是什麼了。

百分之百的毒液!

因爲我剛纔捏過筷子的手指,此時指頭肚已經變得烏黑一片了!而且表面的肉皮變的非常僵硬,此時的手指都難以彎曲了!

媽的,我眯着眼心裏暗暗的罵道,玩明的不行,這卜善又開始跟我玩陰的,當下我心念意動,控制着飲血太歲從我的心臟處遊走出來,讓它的力量在我手指上游走了一遍,頓時清洗掉了所有的毒液,手掌也變的非常白皙乾淨。

我當下繼續吃飯,那個孕婦吃東西的速度很慢,而且在吃的時候,還不停的偷看我,我心說,哼哼,是不是想不明白我爲什麼沒死啊?

想了一會,我內心中嘿嘿一笑,計上心來,我凝聚自己體內的法力,將法力全部凝結在手指上,然後讓手指伸進褲兜裏,在驅魔符上抹了一把,因爲驅魔符上的咒文是用硃砂寫上去的,而硃砂就是能夠制服殭屍和鬼魂的重要材料。

此時我的指頭肚上充滿了紅色的硃砂,我兩個手指夾在一起,互相搓了幾下,讓硃砂搓掉,然後用腳踩住。

我半眯着眼,用上我渾身的法力,內心中默唸師傅曾經教給我的幻化術,用我體內的法力在我的腳下凝結出一隻渾身沾滿硃砂,而且充滿陽氣的蒼蠅!

可以說,我腳下此時踩着的蒼蠅,完全就是由我濃厚的陽氣以及硃砂幻化而成!這除了外形是蒼蠅,其實本事就是我一團濃厚的法力!

我心念意動,控制着蒼蠅在我的四周飛來飛去,那蒼蠅振動翅膀,開始嗡嗡作響,忽然再次那個孕婦的嘴巴動了一下,然後蒼蠅的聲音就不見了。

我心說臥槽,這吃蒼蠅的速度可真快,可她千算萬算,始終棋差一着,因爲她的肉身就是一個大青蛙,俗話說狗改不了吃屎,青蛙也一樣,她改不了吃昆蟲的特性,看到蒼蠅在眼前飛,她就嘴饞,結果一下子把我這個凝結了內力以及硃砂的蒼蠅吃到了嘴裏。

一瞬間,我明顯看到那孕婦的臉色不對了!

我內心中哈哈大笑,我心說,媽的,是不是味道不對?更爽的在後邊呢!

我心念意動,控制那團法力遊走到了她的子宮裏,猛然讓法力炸開!一瞬間讓她肚皮裏的青蛙給炸的血肉模糊。

啊–!

本來寂靜的,略微高雅的鐵板燒餐廳裏,忽然傳來了這一聲劇烈的慘叫,那孕婦忽然滾落到了桌子底下,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叫嚷,周圍的食客趕緊跑過來問她怎麼回事。

然而她什麼都不說,只是捂着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叫喊,那聲音很尖銳,我用法力聽到耳中,隱隱感覺有種青蛙的叫聲,不一會,那孕婦的大腿根部流出了一灘血,我知道,她腹中的怪嬰已經被我殺死了!

大家趕緊忙着把她往醫院送,有的還打120,這一會那個鐵板燒師傅算是傻眼了,他還以爲自己哪道菜做出了毛病,這下讓客人給吃壞了肚子,眼看從下體裏流出那麼多鮮血,這胎兒肯定是不保了,廚師擔心的臉都蒼白了。

等到孕婦被衆人送走之後,我笑眯眯的對廚師說,別擔心了,那個孕婦不會找你算賬的,說完這句話,我拉着婷婷起身去結賬,那廚師頓時傻眼了,好像我跟這孕婦挺熟似的。

我看着他那一臉天然呆的表情,我忍不住笑了,我說,你放心吧,你不會有事的,該怎麼工作就怎麼工作,這個孕婦不會訛詐你,也不會告你的。

說完這句話,我拉着婷婷走出了這家鐵板燒,因爲地面上全部都是那個孕婦下體流出來的鮮血,聞着那股血腥味,我吃不下去。

況且血腥味當中,還充斥着一股濃重的青蛙卵的味道,我小時候在農村長大,青蛙卵的味道我是聞到過的。

當下我拉着婷婷走出了鐵板燒,我一邊走一邊笑,因爲我實在是感覺自己太機智了,這世間爲何有如此機智的男人?

我真想說,我就是那最耀眼,最拉轟,最機智,一定會成爲屌絲王的男銀!

婷婷問我,亮子,你笑什麼呢,然後我讓剛纔的事情跟婷婷解釋了一番,她驚訝的說,那個孕婦竟然懷的是鬼胎?

我說那不是鬼胎,因爲孕婦本人就是個妖物,我在餐廳的監控器裏看到了所有的情景。

就在我們準備帶上微波爐回家的時候,一個老熟人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我頓時渾身熱血上涌,恨不得此時就衝過去。

沒錯,那個人正是卜善,他穿着一身唐裝,笑眯眯的朝着我走了過來,我想不明白這j8貨整天都是從哪來的自信,此時就他一個人,竟然也敢朝着我走過來。

到了我的身邊之時,卜善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絡腮鬍,然後笑道,孺子可教也,短短數日不見,已經學會了這麼多的本事,能夠變守爲攻了,行,行,我突然之間不想殺你了,要不你做我的徒弟?十年之內,我一定讓你道門稱雄,天下無雙,如何?

我說,你的這些條件我不感興趣,我唯一感興趣的就是想多玩點女人,這個你有辦法不?

卜善哈哈一笑說,果然乃真性情,此等男兒我喜歡,有喜好就有追求,有追求就會不顧一切!我喜歡你這樣的人!

我哈哈一笑,裝作很灑脫的樣子說,可我不喜歡你這樣的人。

卜善對我說出來的話完全沒有產生一絲的怒氣,我不知道這貨的修養到底有多高,我甚至在考慮要不要罵罵他老媽,我就不信他不會生氣。

婷婷看到卜善,就有些害怕,她下意識的往我後邊躲了躲,卜善看到這個場面,滿意的點了點頭,似乎他感覺自己確實很牛逼,在這一刻自信心瞬間爆棚。

卜善說,你不喜歡我,也不怕我,可你問過別人嗎?你知道別人怕不怕我嗎?

我轉頭對婷婷說,婷婷你告訴他,你一定都不怕她!婷婷由於被卜善的那個鳥籠法寶所關押過,所以她內心當中還是對卜善有些畏懼的心理。

但此時我站在她的身邊,收魂戒當中還有冥殿十魂,他卜善敢動一個手指頭看看?!

媽的,他要是敢動手,老子就敢直接在這時代商場放出冥殿十魂!媽的老子光腳的還怕你穿鞋的?

然後卜善笑眯眯的說,小姑娘,你怕不怕我呀?

卜善說話間,讓手伸進了兜裏,然後取出了一個類似於骨灰盒的小盒子,那盒子非常小,估計也就只有一塊綠豆糕的體積,看起來很精美,但我知道,這一定又是什麼厲害的法寶,只要婷婷這一刻敢挑釁他的威嚴,說不怕他,那他會立馬把婷婷收進去。

婷婷有些擔心的看了看卜善,然後又看了看我,我堅定的眼神朝着婷婷的眼睛看去,我說,婷婷,大聲告訴他,他就是個人渣!他就是個垃圾,他要是敢動手,你看我怎麼收拾他!儘管說,不要怕! 此時我已經準備好了絕仙扇和收魂戒,如果卜善敢在這人來人往的商場裏來硬的,媽的,我就敢來更硬的,看看誰最硬!

婷婷支支吾吾有點不太敢說話,我說,婷婷你別怕,有我在你身邊,你怕什麼?

婷婷想了許久,最後說,我…我不怕你..

然後卜善擡頭哈哈大笑了幾聲,他得意的說,你嘴上說不怕我,但心裏卻是害怕極了,對嗎?

我說對個蛋,哪遠哪涼快去!說完,我拉着婷婷就朝着時代商場的外邊走去,沒想到卜善竟然尾隨其後,跟着我們走出了時代商場。

走出了商場,剛走停車場上那渺無人煙的地方,我就忽然聽到了身後傳來一聲暴喝。

趙婷婷何在?!

婷婷一愣,然後很疑惑的啊?了一聲,瞬間婷婷的身影化作一道青光,朝着卜善掌心中的那個小骨灰盒裏飛了進去。

我大驚失色,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我急忙從收魂戒中放出冥殿十魂,他們剛一出來,還沒等我說話的時候,張遼首先就感覺不對勁了,他大喝一聲,天雷破!

話音剛落,張遼揮舞手中的長戟,忽然從天而降一道黑色的雷電!那雷電竟然漆黑如墨!一下子就劈爛了卜善手中的小型骨灰盒,而且那道黑色的雷電,順勢讓卜善的手掌劈的焦黑,此時還往外冒着煙,估計是熟了。

冥殿十魂剛從收魂戒當中出來,頓時時代商場的停車場上狂風大作,九個由黑風組成的人影就立在我的身後,威風八面!

當然了,平凡人是看不到的,他們只是感覺停車場上忽然起了很大的風,但卻不知道是爲什麼。

卜善看到冥殿十魂的一瞬間,頓時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尼瑪,他這反應讓我很滿意,我還以爲這貨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見到誰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如今看到冥殿十魂,也有他裝孫子的時候。

我指着卜善破口大罵道,他媽的你個老雜毛,前幾天還請來天池七魔來收拾我,媽的天池七魔呢?在哪,有種讓他們趕緊給我滾過來,尤其是那個小雜種,還想吃老子的腦髓,老子今天就伸着頭讓他吃,我看他有沒有膽量吃!

冥殿十魂就立在我的身後,個個都是身高數丈的黑影,黑影中狂風呼嘯,他們這種形態我聽師傅說過,這就是終極形態。

鬼亦有道,萬物皆生,道中極道,大道衍生。

這就是當初師傅對冥殿十魂的評價!師傅的意思就是說,冥殿十魂已經修到了鬼魂的終極層次!他們是想怎麼幻化都可以的。

卜善此時站在原地,捂着被劈的焦黑的右手,咬着牙不敢吭聲,忽然間,卜善一句話都不說了,而且臉上沒有了任何表情,甚至連眼珠子都不動一下。

張遼冷哼一聲說,想在本將的眼皮底下用土遁之術溜走?沒那麼容易!張遼話音剛落,隨後對其餘幾魂厲聲喝道,擺九宮離合陣!

九個鬼魂瞬間幻化成九道黑色的龍捲風漂浮在停車場上,那九道龍捲風不停的變換着方向來回旋轉,不多時我將法力灌入眼中,竟然發現周圍隱隱的出現了大霧!

這真是讓我嚇了一跳,而且那霧氣的顏色,竟然是純黑的!就像工廠爆炸時所產生的煙氣一樣,漆黑如墨!

頓時整個停車場上我都看不到別的東西了,透過法眼觀看,我面前能夠看到卜善在地面下來回遊走,但不管怎麼跑,始終跑不出這個九宮離合陣的範圍。

天上那九道龍捲風其中一道發出了聲音,他說,將軍,這廝已經被我們困在陣法當中,該當如何處置,請將軍發話!

我說,跟這種人沒啥好說的,直接給我幹掉他!

卜善一直都想殺我,在他心中,如果留下我,將來我就是個心腹大患,而在我心中,卜善也是個禍根,我也不能留他在人間,所以我也得幹掉他!

我話音剛落,張遼振聲道,得令!

忽然九道龍捲風匯聚成一道,頓時這道龍捲風直插雲霄,媽的,那叫一個粗壯,比工廠的大煙囪都粗,龍捲風轉着轉着就變化成了一條龍,龍頭在天上飛下來,龍身緊隨而來,飛到地底下卜善的旁邊,從卜善的身上穿了過去。

頓時我親眼看到卜善的三魂七魄被衝的七零八落!從他體內飄出來了十朵羽毛狀閃着微光的東西。

我知道,那正是靈魂!

黑風凝結而成的巨龍再次咆哮着遊動了一週,讓那些靈魂全部吞進了腹中,隨後那條巨龍才慢慢的消散。

等冥殿十魂徹底收回了自己的法力,解除了九宮離合陣之時,停車場的狂風才驟然停止,我朝着卜善看了一眼,發現卜善此時已經躺在了地上,只是睜着雙眼,一臉無神的樣子。

張遼在我身後說,將軍,這廝已經被吞噬掉了靈魂,他的肉體怎麼處置?是現在就毀滅還是怎麼辦?

我說,既然讓他都打的魂飛魄散了,肉體就完全沒用了,現在頂多算是一副臭皮囊,算了,不管了,我們走吧。

然後我帶着冥殿十魂趕回堂口,尼瑪,仔細想想,這冥殿十魂可真屌啊,他們一出手,卜善就他媽跟孫子一樣,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他的所有法寶,以及那個什麼蚯蚓盾牌完全都沒出現過,或許他自己也知道,就算祭出了法寶,也不是冥殿十魂的對手。

畢竟冥殿十魂的等級,估計與閻羅地獄中的黑白無常牛頭馬面是一個等級的,畢竟他們能夠隨意出入冥府,來到人間。

在回去的路上,我問張遼,那個九宮離合陣是什麼陣法?媽的這麼屌?

張遼恭恭敬敬的對我說,將軍,那正是生前青輪將軍借鑑諸葛孔明的九宮八卦陣所創之陣,九宮離合陣與九宮八卦陣的區別就在於一個是用石頭做陣眼,另一個用鬼魂做陣眼!

哦–!

我長長的哦了一聲,心說怪不得這九宮離合陣如此牛逼,他們九個鬼魂擺出九宮離合陣的時候,那卜善就跟孫子似的,跑都沒得跑,不管在地底下怎麼使用土遁之術,他都無法跑出九宮離合陣的範圍,始終是在裏邊瞎轉圈。

Prev Post
女大三抱金磚。
Next Post
裝甲部隊在被積雪掩蓋的大地里一字排開,前後幾排,等待衝鋒的命令到來。戰士們已經準備好了要進入長春大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