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餘光打量著周圍,這個時候,應該不會有人來吧。

她心虛的看了一圈,握緊手機,就是這個時候,她得儘快去拍照。

她立馬跑到十米外的樓閣去,果然不會是藏著東西,這扇門上的圖騰紋理鮮明,很有年代感,看起來非常厚重。

也不知道讓他把這裡轟炸,能不能轟得了,她再次轉過身,看著周圍有沒有人,她立馬對著那把鎖里裡外外都拍了一個遍。

然後,在手機上點了幾次,才把它放進口袋裡。

她好像看到了一個人影,慌亂的跑到大樹下,挨著樹榦。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墨北辰問守門的人告訴他葉清音剛剛走得哪條路,他猜,她是不是去了那天晚上她指著的那座藏書閣。

「你來里幹什麼。」男人的聲音,還是她熟悉的聲音,清音慢動作的轉過身。

原來是墨北辰啊,「是你啊,你怎麼來了,不是要舉行祭祠典禮嘛。」

墨北辰狐疑的看著她,「恩,有點悶,過來找你。」

他是不放心她,要是老爺子在他後面耍什麼手段,他沒辦法保她。

今天他提到墨北河的事情,他不答應讓他那麼快出來,他看出墨北定眼裡的陰狠,這樣的眼神他不得不防。

她會意的點點頭,幸好她剛剛動作快了點,要不然墨北辰就來了,「你還沒有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惡魔boss寵妻成癮 「啊?我,我啊,我是因為無聊嘛,隨便走走看,你看我還拍了照片呢,要不要我幫你拍啊。」為了消除嫌疑,她把提前準備好的照片給他看。

墨北辰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她手舞足蹈的動作。

他沒表現出有興趣的樣子,她也懶得繼續跟他解釋。 「走吧,走吧,我們回去吧,」她也懶得繼續呆下去。

墨北辰看著她離去的方向,「葉清音,最好別亂動什麼念頭,這個地方也就只有我能夠護住你。」

她腳踩在灰色的大理石上,面對著他,臉上堆著笑,轉過身,跑到他身邊,「墨北辰,你說什麼呢,要讓我乖乖呆在你身邊,也不能想出這麼蹩腳的理由嘛。」

她精巧的臉,配上她臉上堆著笑容,像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讓他恨不得立馬把她踩了,這是誰教她的。

清音挨在樹榦,眼神露出懼意,他不會是想在大庭廣眾要做點什麼吧,「墨…墨北辰,你放開我。」

昨晚的事情,她可沒有忘記,男人摟著她軟軟的腰間,「葉清音,告訴我,為什麼這裡這麼軟。」

這個女人就是故意的,故意給他拋媚眼,故意的讓他走火入魔。

她盡量的往後靠,不想和他近距離接觸,跟他接觸太危險了。

「我,我不知道啊。」只是她再繼續往後靠,腰都要斷了。

「我們,我想回去了。」他倒是抱著舒服了,可她一點都不舒服,待會她的腰估計要散了。

「呵呵,小辰,你們兩人打情罵俏也不用來這裡吧。」柳如意含笑的看著兩個人。

有人來,他才肯放開她,清音在隨著他起身的時候,故意在他手臂上用力一扭。

能夠泄憤的她,怒瞪的看著墨北辰,讓他跟她鬧吧,人家長輩看笑話呢。

柳如意看著墨北辰,其實她一點都不想來,只是為了裝賢妻良母,她不得不走這一遭,只是,這對人可沒那麼讓人好找。

整片區域像迷宮似的,她只能吩咐讓大家全都幫她找人呢,她也不想這麼折騰,全是老爺子吩咐的。

「小辰啊,你爺爺讓你過去呢,下次啊,可別來這裡約會了,記得你爺爺說過,要是墨家子祠偷偷靠近這裡,可是要挨罰的。」柳如意好意的笑了笑,轉過身。

墨北辰不在意,攬住葉清音往前走,女人呆在她懷裡可不樂意了。

掙脫著要離開他,男人也不肯放手,「葉清音,這裡可是迷宮,外人要是來這裡十個都有八個會迷路。」

「也就只有你,平時傻乎乎的,倒是能夠順順利利的出來,」他也覺得奇怪,第一次進這裡的時候,他差點就出不來。

愣在一旁的清音奇怪的看著他,「可是,剛剛她。」柳如意不是能夠找到他們嗎。

知道他的疑問,他侃侃而談,「你以為她能夠順利找到我們的是什麼,她是這裡的女主人,她有地圖。」

這下子,清音更加嚇得不得了了,這樣也行,可是她走進來的是,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啊。

「我們墨家人,只有繼承人才有機會得到地圖,其他人就是當家人。」

清音立馬縮進墨北辰的懷裡,靠著他身上的溫熱,才讓自己跳到嗓子的心跳平靜一點。

他沒有推開她,他很喜歡這樣的感覺,葉清音主動靠近他,讓他心花怒放。

他以後一定要經常做這樣的事情,就是讓葉清音害怕,然後,她肯定就會投懷送抱。 他們回到客廳的時候,墨北耀坐在位置上,像是發過脾氣的樣子。

見到兩人進來,臉色更加不好,清音看著老人手裡拿住的拐杖,他是不是要打人啊,要打也是打墨北辰吧。

「小辰,你這是什麼意思,祭祖到一半走人,你說你,沒大沒小。」老人嚴肅的話語讓在場的人,不敢吭聲。

墨北辰對上老人責備的目光,「爺爺,我媽還在世,為什麼要給她安靈牌。」

旁邊的清音下意識的要掙脫墨北辰鉗制住自己的手,他們現在在討論家事,她待在這裡不合適吧。

老人不說話,剛剛的上漲氣息,減退了不少,對墨北辰原有的怒意也減輕了不少。

墨北耀嘆了一口氣,「小辰,爺爺只是希望她還屬於墨家。」

老人的話說完,旁邊的柳如意可不樂意了,憑什麼,那個在精神病院里的人能夠得到他老人家的欣賞。

錦繡田園之傻女超好運 「爸,我覺得,要不如就不安吧,怎麼說還沒死的人,這樣做確實不好。」最好是永遠不要提到秋如詩那個女人,她才解恨,這多年來,要不是因為怕老爺子不喜歡她。

要不然,她一定會讓她分分鐘鍾去死,這樣就沒有人可以威脅到她的地位。

墨北辰拉著葉清音從客廳離開,今天給他演這麼一出,髒了他的眼。

被塞在車上的葉清音,迷糊的看著他,這是什麼意思,「墨北辰,你,你。」

她還沒有把話說完,他一個凌厲的眼神撇過來,嚇得她立馬把安全帶握緊。



宿醉酒吧

清音規規矩矩的坐在墨北辰旁邊,這個傢伙喝得開心,當她手碰到酒瓶的時候,他立馬從她手中奪走。

「行了,墨北辰,你別喝了。」他這算是什麼破事,墨家人確實也是過分,人家母親還在世,怎麼可以做這些荒唐事。

男人沒聽,一隻手搖晃著酒瓶,一隻手,將自己黑色襯衣的最上面的兩顆扣子解開。

她無意間看到他寬闊的胸膛轉過身去,側著身子不理他。

「葉清音,上來」他一隻手拍著自己的大腿,彷彿哪裡就是人間的天堂似的。

清音搖搖頭,挪了挪自己的位置,打算離他遠一點。

半醉的墨北辰一扯將她扯到懷裡,聞到獨屬於她的體香,他滿意的將瓶嘴對著自己再喝一口。

清音縮著身子不敢動,早知道,她不要跟他來好了。

墨北辰湊著臉過來,坐立不安的清音看著他兩頰紅通朝著自己過來。

她手擋住他那張俊臉,「墨北辰,不行,我不能碰酒。」

雖然這點也沒啥,她現在恢復期還是注意點為好。

他將她的手放在手心裡,空騰的一隻手放在她欲要說話的紅唇之間。

「別動,葉清音,你不能動,萬一,萬一,我忍不住。」

他嘴裡的醉氣熏得她不得不偏過臉,這樣喝醉的他倒是顯得十分孩子氣。

包廂里的門突然被打開,黑壓壓的進來一堆人。

清醒的清音以為那是墨北辰的手下,這是那個帶頭的人,她好像在哪裡見過。

「小妞,這麼看我,是不是還記得我,哈哈。」

她翻了一個大白眼,又是一個喝醉的酒鬼。 青虎走上前了幾步,掃一眼桌子上的酒瓶,臉色得意的浮現一抹更深的笑容。

墨北辰半挨在懷裡女人的肩頭,有點頭暈目眩,半眯著眼盯著青虎的一舉一動,完全不把他當回事似的。

「小妞,既然記得我,怎麼見到你虎哥,不過來敘敘舊。」青虎挑了一個離他們比較近的位置。

啪,打火機點燃一根香煙,清音忍不住撅眉頭,習慣了墨北辰經常抽煙的煙味,要是聞到另一種味道,她會覺得討厭。

「不好意思,我根本不認識你。」而且,她該認識他嗎,全身都是各種紋身,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青虎兩隻腳疊在一起,「呵,好一個不認識,可是我認識你們啊,也認識你身後那個喝醉的醉鬼。」

他說得沒錯,她現在懷疑墨北辰真的醉得很厲害,這個青虎真的很會挑時間,偏偏在這個找麻煩,像是很刻意的安排。

她在他懷裡一動,捧著他緋紅的臉龐,「墨北辰,你快醒醒啊,」

青虎盯著墨北辰完全沒有反應,對著旁邊的手下點頭。

慌亂的清音邊推著酒醉的男人快點醒來,邊警惕的看著要上來的人。

她餘光看著桌面上空空的酒瓶,右手及時的握住一瓶酒,嘭,玻璃隨便四處飄起,打在兩個人要進去的人腳附近。

他們似乎也沒有想到葉清音會直接動手,愣在原地,聽著青虎的命令。

噙著笑容的青虎,拍了拍手,「小妞,好潑辣,但是,我好喜歡。」

一抬頭,手下立馬聽懂他的命令,繼續朝著葉清音走來。

該死的,墨北辰在什麼時候喝醉不行,偏偏在這個關鍵的時候。

在敵人處在一米處,清音額上的汗水順著臉頰留到下顎。

墨北辰抱住她的腰間的手沒有鬆開,她伸出身子,用盡全力,張開手,將所有的酒瓶推到在地。

這個時候,地上滿是玻璃碎片,還是酒瓶里的酒瓶咚的飛濺起來的聲音。

她看到了對方惱怒的表情,立馬轉過頭,揪住墨北辰的好看的臉。

帶著哭腔,「墨北辰,快點醒醒啊,他們要抓我。

「快點醒過來,要不然我們都要完蛋了,墨北辰。」

見他還是沒有動靜,她著急的在他肩頭重重的咬下一口。

終於,男人睜開醉眼看她,「葉清音,你當狗真的當上癮了?」

動不動就要咬著他,下次給她塞塊石頭,讓她咬一咬,看看能不能夠咬得動。

面對男人的一頓痛罵,她急著從他懷裡出來,大敵當前,他不起來幫他,還罵她,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男人晃蕩的站起來,將她扯到身後,看清了房間里的人。

「青虎,你找死。」男人握住葉清音的手因為因為生氣加大力度。

她特么想要甩開,這麼用力,她的手要被他捏廢了不成。

青虎滅了滅抽到一半的香煙,「哈哈,死這個字,我倒是沒有碰過,只是墨北辰,今天到底誰生誰死,你想明白了嗎。」

包廂里站著的都是他的同伴,黑壓壓一片,今天這些人似乎打算讓墨北辰見紅。

墨北辰看著地上狼藉一片,這個女人倒是做得不錯。 手上沒有他的鉗制,她才得以鬆了一口氣,她瞳孔縮小,身子控制不住的的往後退「你,你別別過來,別過來。」

她現在才想到,今天一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的額,她寧願死,也不願受到這樣的屈辱。

「墨北辰,救我,救救我。」哪怕這樣的希望非常渺茫,可是她仍然向他發出求救。

聽到葉清音求助的叫喊聲,墨北辰奮力打開一個缺口,這種拿人圍人的方式終於被攻破了。

他立馬跑到葉清音旁邊,拉起青虎,兩個人廝打在一起。

她揪住自己的領口,差一點,真的差一點,他就。

她立馬擦掉眼淚,把那把掉在地上的刀撿起來,眼裡滿是對青虎的恨意。

她的右手已經被扭到脫臼,現在只能用左手了,這次她學聰明了,將刀放在身後,不讓他們察覺。

她是一個非常記仇的人,這次的仇,她一定要自己報。

只是她面前的兩個人,她根本分不清哪個人是青虎哪個人是墨北辰。

其他人盯著她,這下怎麼辦,她要是亂動,意圖一定會暴露的。

「墨北辰,你的女人果然很香,她那摸蜜的嘴,真的是比蜜還要甜。」

他一說完,握住刀的清音比剛剛更加用力,墨北辰次次命中青虎的要害。

雖說,青虎從小打架到現在,也算是有自己的本事,但是他如何都敵不過經過嚴格訓練的墨北辰。

「噗」青虎捂住胸口,痛苦的躺在地上,這個墨北辰沒想到身手那麼好。

只要是給他單打的機會,他想,他是要不了這個人的命。

清音感覺手上的痛意,看著那個拿著刀的男人奔向墨北辰。

她揚起出血的手,血液順著她的手掌,往她的胳臂留下,刀鋒與燈光的交匯處,折射的光芒刺了她的眼。

「不要。」她猛地撲倒墨北辰面前,那一剎那男人也明白的她意圖,腰一閃,手上用力一推,他只感覺到身體里要留出什麼東西。

他另一隻手上沾上葉清音的血,他那隻手捂住自己的傷口。

女人捂著頭,癱坐在地上,血液從墨北辰身上流出來,像是溪水般,不斷的朝前流去。

她不知道為什麼墨北辰為什麼會有那麼血,四處都是血液的腥味。

她張了張嘴,說不出話,她說不出話來,這樣的恐懼,讓她不敢亂動,這樣的感覺太熟悉了。

Prev Post
捌。
Next Post
不一會兒,六大勢力幾乎人人帶傷的從入口處爬了上來,鼻青眼腫不在少數,顯然在下面,六大勢力的人開一次一次全武行,二王子月浩的人最慘因為實力最弱,又有規定聖階以下不得進去以二王子的人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完整的居然找不到一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