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六大勢力幾乎人人帶傷的從入口處爬了上來,鼻青眼腫不在少數,顯然在下面,六大勢力的人開一次一次全武行,二王子月浩的人最慘因為實力最弱,又有規定聖階以下不得進去以二王子的人都是缺胳膊少腿的,完整的居然找不到一個。

六大勢力在地底下的現都是大同小異雖然地下通道無數,但最終都通向那座可容納千人的大廳所以他們都沒有現任何的寶藏。

當然現不是沒有,比如說魔法師公會的人現了那是一座魔法傳送陣,當然這是獨得的秘密,是不會告訴別人的,還有就是,這座地下大廳確實是一萬年前莫斯王朝的皇室所建,因為通道上他們現了莫斯王朝皇室的徽章。

是寶藏不存在,還是已經被人現取走了呢?聯繫到湖水被抽干之後,入口處的石台上基本沒有那湖底積下的那足有一米厚的淤泥,所以大家的判斷似乎一致認為,在他們之前,有人已經取走了寶藏!

會是誰呢?當然最後可能的就是這個莊園的歷代主人了!

這座莊園建於一百多年前,夏小白子爵的祖先所建,不過這個湖泊卻是早在莊園修建之前就存在了,而且莊園早已被人挖地三尺變成一座廢墟,湖邊的那座亭子早已被拆毀,莊園主院落主卧室內的通道也因為機關被毀而堵死了,如果尋寶的人細緻一點自然會現這些,不過這一切都讓紫韻悄悄的派人把痕迹給掩藏了起來,所以六大勢力的人根本不知道其實這莊園就是夏小白祖先現了地底下的魔法傳送陣而修建的,至於說這個秘密被隱瞞起來,沒有告訴後人,恐怕也是出於保護後人的考慮,秘密一直隱藏其中。

至於魔族是如何現這個秘密的,這就不知道了,也許萬年神魔的大戰後,魔族人退回魔界,給後人留下的資料中有對這座傳送陣的記載,也許他們不過是無意中現的。

但是如果那地底下有寶藏的話,那得到的人應該是夏紫薇和夏小白兩姐弟的祖先。

什麼人取走了屬於我們的寶藏?貪慾之下,憤怒的人們質問著。

凱奇侯爵臉色蒼白,因為好多不懷好意的目光已經朝他射了過來,那蘊含敵意的目光,令凱奇侯爵的心不住的顫抖著。

「凱奇侯爵,聽說你是這座莊園的最後一任主人,相比這寶藏是讓侯爺您得了去了?」終於有人出聲質問道。

「本侯怎麼會是莊園的主人呢,這座莊園原先可是內弟夏子爵的。」凱奇侯爵鎮定了一下心緒道。

「是嗎?凱奇侯爵當真把天下英雄當猴子一樣戲耍嗎?」任淵的聲音如同當頭一棒敲打在凱奇侯爵的腦袋之上。

「任先生,你說這話似乎太看

侯了,天下英雄本侯一個都得罪不起的。」凱奇侯道,沒有葉知秋在身邊,二王子月浩身邊的第一謀士可是一直以言辭犀利著稱,自己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只盼著四萬鐵甲軍過來,到時候就有了自保的力量了。

「侯爺果然心思玲瓏,居然想出一招移花接木的妙招,先命人買下您內弟的莊園,然後再從人手上再買回去,這麼一轉手沒有人知道這座莊園已經到了您的手中了,是不是?」任淵冷笑道。

任淵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說凱奇侯爵從一開始就沒有參與寶藏的尋找,原來這寶藏早已落入了他的腰包了。

其實這個推論稍微的仔細推敲一下就現這裡面點太多了,但是在這個時候情激憤,就算有人想到,也阻止不了接下來要生的事情寶藏的貪婪**已經遮住了他們的理智。

「任淵,你簡直胡說八道,我凱奇就算要買下這座莊園,又何須如此?」

「那是因為你知這地下埋藏了一筆天大的寶藏不想讓你的妻子和內弟知道,想要獨吞下這筆寶藏,這買莊園的事情自然不能讓他們知道是你了。」任淵侃侃而談,駁斥道。

「任淵,你別血口噴人,你說我買下這座莊園拿證據來呀!」凱奇侯爵怒而質問道。

「你要證據,我給你證據!」任淵冷笑的從懷中取出一個獸皮包里一共有一份地契,一份房契有兩份轉讓契約。

「諸位都看清楚了,這是一張莊園地契共佔地約三十四畝,地契上寫的明明白白,還有一份房契,大小房間一百三十八間,樓台花園不算,一共有一十五處建築,這份轉讓契約,是夏小白子爵將這座莊園轉給一個叫木湯的東方絲綢商人的。」任淵一邊取出契約一邊介紹道。

「而這一份契約,則是方的一個絲綢商人木湯將莊園轉讓給凱奇侯爵的轉讓契約,白字黑字,寫的是明明白白,凱奇侯爵,你難道還想抵賴嗎?」任淵收回房契、地契和兩張契約道。

「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這你們對本侯的陰謀,是污衊……」凱奇侯爵聽了之後,全身氣的顫抖不已,脹紅了臉,沖著任淵怒吼不已道。

「房契和地契我們已經經過夏小白子;的確認是真的,而這兩份轉讓契約,其中一份也經過夏小白子爵確認了,而另外一份雖然沒有確認,不過通過對兩份契約的筆跡對比,證實這份契約確實是那商人木湯與凱奇侯爵暗中籤訂的,因此說,莊園的主人真是凱奇侯爵你!」任淵指著凱奇侯爵大聲說道。

「你們抓了我的妻子和內弟,在你們的威逼下,他們自能聽從於你,而且,四分契約而已,可以偽造的。」凱奇侯爵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認輸的人,反擊道。

「如果侯爵大人還是不承認的話,我可以讓您的夫人和內弟一起過來作證,這房契和地契還有這份與絲綢商人木湯的轉讓契約都可以當面驗證!」任淵說道。

「任淵,你……」凱奇侯爵氣的是急火攻心,脖頸脹的通紅,指著任淵一口氣沒能吐出來,所有的話都卡在了喉嚨之中了。

「凱奇,交出莫斯王朝的寶藏,我們保證不會傷害你的性命,還會留給你一點作為補償的!」沃特主教悲天憫人的說道。

「屁,你們這些人都讓人給耍了,根本就沒有什麼莫斯王朝的寶藏,你們都是愚蠢的傻瓜!」凱奇侯爵氣的破口大罵道。

「凱奇,事實擺在眼前,你還不想承認嗎?交出寶藏,孤還當你是股之臣,榮華富貴與你共享,還會奏請陛下加封你為公爵!」二王子月浩說道。

「凱奇,你還是交出寶藏吧,你一個人吃下的。」黑水王國的以為宮廷大魔導師勸說道。

「你們,你們一個個的……」凱奇侯爵仰天瘋狂的大笑,如果他真的得到了莫斯王朝的寶藏,面對如此指責他還能接受,可是他現在根本什麼都沒有得到,卻被誣陷成為寶藏的得主,簡直就是荒謬絕倫,而且還有這麼多的人相信。

「凱奇,你還是交出寶藏吧,看在你兒子凱撒子爵的份兒上,我們光明聖教會保你一輩子平安的。」沃特主教說道。

「哈哈……」凱奇侯爵把眼淚都笑了出來,這天下間最可笑的事情,就是明明沒有做過的,卻被無數證據證明是做過的。

「凱奇,莫斯王朝的寶藏事關大陸大局的平衡,你還是主動把它交出來吧。」魔法師公會的辛追大魔導師說道。

「魔法師公會果然都是些卑鄙無恥之徒,借大義之命行不義之事強取豪奪,這些人的嘴臉真該讓世人看上一看,他們與強盜又有何異?」紫韻恨聲說道。

通過魔法聲音傳輸的技術石台入口的聲音宛如現場直播一樣,在副帥行轅中軍大帳響起。

「三大勢力都是一丘之貉!」辰雨冷笑道。

「四萬黑甲軍就快要到了吧?」紫韻問道。

「快了,已經到槐樹林了有半個小時就到斜陽坡了。」辰雨道。

「希林答應了我們的條件嗎?」

「這個人骨頭挺硬的,不過他一家老小都在我們的手中,應該知道如何選擇的。」辰雨輕笑一聲道。

「其實就算沒有希林們一樣可以接管黑甲軍,不過難度稍微大了一點。」紫韻笑笑說道。

「快聽,好像快要打起來了!」辰雨說道。

那魔法傳音器中再一次傳來凱奇侯爵憤怒的吼聲:「你們也欺人太甚了,大不了本侯與你們拼個魚死網破!」

「凱奇天你若是不交出寶藏,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魏岳與凱奇同在一座霧月城中,不過分屬不同的實力,魏岳是武士公會的人,自然不把一個小小的侯爵放在眼裡,與凱奇的關係並不怎麼好奇侯爵把他害的被魔法師公會的一位火系魔法師燒掉了鬍鬚和眉毛,他自然要找這位罪魁禍算賬了!

「交出寶藏!交出寶藏!」

震耳欲聾的聲音圍繞著凱奇侯爵響了起來少黑甲軍將領根本沒有見識過如此場景,一個個嚇得是面如土色萌生退意。

凱奇侯爵也是焦慮不已,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四萬黑甲軍只要四萬黑甲軍一到,即便周圍這些人個個本事在黑甲軍士兵之上,但是論作戰,估計就是再多出一倍的人也不見得是黑甲軍的對手。

前往霧月城調兵的是希林的一位親信將領,黑甲軍是希林一手訓練出來的軍隊,基本上上到將領,下到士兵,每一個人都是希林親手挑選出來的。

這樣一支軍隊幾乎是以希林的個

為體現的,雖然凱奇侯爵也在黑甲軍中精心的布置了林才是這一支軍隊的靈魂!

沒有希林的黑甲軍就不是黑甲軍。

在治軍方面,希林確實是個相當不錯的將才,只不過他有著一顆不符合他本人能力以外的野心。

野心這東西是要與能力相匹配的,希林雖然一手締造了黑甲軍,但黑甲軍不是他的私軍,所以希林想要取代或達到凱奇侯爵的位置,起碼還要等上幾年,等將黑甲軍變成他的私軍才有這個可能!

四萬黑甲軍宛若一道黑色的鋼鐵洪流,朝永樂鎮奔涌而來。

黑甲軍設大將、將軍、偏將、裨將等四級將官,然後三級尉官,分別為:都尉、校尉、營尉,下設曲長和伍長,基本編製為,一曲五伍,一營五曲,一團五營,一旅五團,旅上還有師,師上面就是軍了,黑甲軍一共四個軍,全軍共八萬餘人,三萬被徵召駐守邊關,五萬駐守霧月城。

「將軍,你看,前面好像是咱的希林大將軍!」

騎著馬走在前面的就是奉了希林之命前往霧月城調兵的親信將領沈斌。

希林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先是被個左道在酒中下了迷藥迷暈,然後放進了麻袋中,本以為自己落到了二王子手中的,卻不知道中途出來一撥人,這波人明顯勝過二王子的人,殺死了二王子的人之後,自己又落入了這波人手中。

而現在他終於知道,截下自己的人屬於那方神聖了。

他們居然是那個風魔蕭寒人,抓他目的居然是為了那四萬黑甲軍!

僅憑三百人就像接管黑甲軍,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希林都覺得那位行轅大總管是不是腦袋有點問題,還是太想立功爭寵了。

「伊布楚將軍,你們不會成功的,這麼做只會令你和你身後的三百名弟兄白白犧牲!」希林苦口婆心的勸說道,雖然他不願意配合,可老婆孩子在人家手裡,都是有家有口的沒的選擇。

「少羅嗦,大總管的命令從來沒有出錯過,你就按照我們說的去做吧。」伊布楚不耐煩的道。

要想接管這四萬黑甲軍簡單有效的辦法就是控制他們的親人,怎麼才能控制他們的親人呢?佔領霧月城,黑甲軍將士有盡八成是來自霧月城所謂的子弟兵!

霧月城一旦被佔領,黑甲軍就成了無根的浮萍,要麼投降么落草為寇,相信做慣了正規軍的,很難去做一個殺人越貨的強盜的。

「末將沈斌見過希林大將軍!」看到緩緩而來的希林,沈斌一個急停下馬半膝跪在希林馬前,行了一個軍禮道。

「沈將軍,請起!」希林跳下馬來,伸手將沈斌扶起來,而伊布楚等三百名換上黑甲軍服飾的軍士也紛紛下馬靠了過來。

沈斌沒有見過伊布楚等人,因此不免多看了他幾眼中有些懷疑,不過這些黑甲軍士兵既然是跟希林大將軍一起來的自然是信的過的,也是時大將軍從那裡招攬的人才呢!

「沈斌召集營尉以上軍官到我這兒來議事!」希林下令道。

沈斌一點都不懷希林的命令,「得令」之後便安排傳令兵下去一層一層的傳令去了。

不倒一炷香的時間萬大軍,營尉以上軍官一共兩百零六人按照各自的番號和編製整齊劃一的排列著站到希林的面前。

希林朝伊布楚輕微的一點頭,伊布楚會意的一揮手,兩百零六位營尉軍官被三百名黑甲軍士兵團團圍了起來。

「大將軍,您這是幹什麼?」沈斌驚問道。

「下下所有人的兵器,反抗,格殺勿論!」伊布楚一揮手,大聲下令道。

兩百零六名偽裝成黑甲軍的行轅護衛隊士兵迅速的行動起來,將二百零六位黑甲軍營尉以上軍官的大劍和鎧甲武器收繳,有反抗,當場就被殺死!

就連那沈斌也被下了大劍和鎧甲,神情極度驚訝的望著希林十分的不解。

「現在我宣布一道命令,黑甲軍將交由這位伊布楚將軍指揮,而你們將暫時失去自由,一直到下一道命令下達之前!」希林大聲的宣佈道。

突然扣押了兩百多名營尉以上的軍官,幾乎上層軍官被一網打盡,軍隊群龍無之下,很容易會產生嘩變的,但是事實並非如此,黑甲軍非但沒有嘩變,反而各司其職,沒有一絲的混亂,伊布楚迅速的將自己帶來的人補充到軍官的位置上,初步的完成了對黑甲軍的控制!

希林看到隊伍只是稍許混亂的黑甲軍,他吃驚的眼珠子都掉下來,問伊布楚道:「伊布楚將軍,你是如何做到的?」

「其實很簡單,因為黑甲軍上上下下都有我們的人,而且已經完成了對黑甲軍的控制,你今天扣押的大部分人是屬於你們的,我們的人雖然也有一部分在其中,不過他們很快就被釋放了,而且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很快的控制了你的黑甲軍!」伊布楚不無得意的說道,為了對付黑甲軍,紫韻可是花了好大的心思,秘密的從霧月城招募到一大批的人,集中訓練之後,然後讓他們返回霧月城參加黑甲軍,正值凱奇侯爵擴軍在即,這些人基本上都被招進了黑甲軍,因為這些人都比較出眾,短短的數月之後,基本上都當上了伍長、曲長一類的下層軍官,而他們的比例已經佔據了黑甲軍底層軍官的八成以上,這樣就為黑甲軍易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只要營尉一級以上軍官被控制,那麼有這些伍長和曲長在,掌控黑甲軍就不太難了。

為了招募和訓練這批人,紫韻可是話了好多心思,還要保密,這裡面做了大量細緻周密的工作,還利用了她精神系魔法魅惑,將這些人的心神牢牢的控制在手中,控制了黑甲軍最底層的伍長和曲長,那黑甲軍根本已經部署於凱奇侯爵和希林當中的任何一個人了。

當希林得知全部秘密之後,才不得不慨嘆紫韻行事如此周密,布置的簡直就是天衣無縫,這要是黑甲軍跟羅剎軍團打起來,突然來一個臨陣倒戈,那恐怕真的要成為蒼茫大陸軍事史上的一大奇聞了。

伊布楚還告訴希林一個消息,那就是在黑甲軍出城之後,霧月城就已經落入羅剎軍團之手,今後霧月城跟風城就是一家了。

霧月城易主的消息對希林來說不啻是一個晴天大霹靂,原來自己還沾沾自喜因為憑藉強大的黑甲軍可以對抗風城的羅剎軍團,哪裡知道原來人家早已悄悄的完成了對自己的布局。

還未戰,其實他們就已經輸了。 其實在官場中有著很多事情都是很有意思的,你要是真的投入進去去琢磨的話,就會發現這裡面的門道多的會讓你感覺到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就像是這送官上任。

依著杜鳳的級別,盛醒是可去可不去的。但盛醒最後還是選擇要去,不為別的就因為杜鳳的身份。盛醒是知道杜鳳的背後站著誰的,就因為知道,所以他是必須過去的。這就是態度,是必須要讓杜康齡明白自己,不會對杜鳳有著任何刁難之意的鮮明態度。

而就在這邊兩人剛剛談話結束后,就有人敲門進來,赫然是聞雋。

「盛部長,孫書記讓我過來給您說下,就是一會他也會前往殷玄縣的。」聞雋說道。

「好,我到時候在下面等著孫書記!」盛醒說道。

「是!」聞雋道。

孫梅古要跟隨著前往殷玄縣嗎?盛醒對這樣的通知,說真的是沒有多少意外的。自己都要表明態度,更何況是孫梅古。怎麼說孫梅古的背後站著的都是杜康齡,杜鳳前來上任的話,他這個身份,是可去可不去的。而在最後他和盛醒一樣,選擇的也是前去相送。

這也是一種表態。

這就是官場中很有意思的門道之處,你如果說真的能夠將這樣的細節部分給鑽研透徹的話,沒得說,你絕對是能夠將在官場中混的如魚得水。

細節是致命的魔鬼。

「杜鳳,既然咱們之間的談話已經結束。你就去孫書記那邊看看吧。」盛醒說道。

「是,盛部長,那我就先走了。」杜鳳說道。

杜鳳對孫梅古會前去相送自己,也是有些心知肚明的。畢竟她知道一點,盛醒是蘇沐的後台,孫梅古是自己的後台。

儘管說蘇沐現在是和孫梅古的關係不錯,但誰都知道那是蘇沐的暫時站位。畢竟蘇沐和黃煒琛的關係是不怎麼好的,要是再不找到一個後台的話,豈不是會有點如履薄冰嗎?

當杜鳳出去后,盛醒站在窗前。腦海中想到的是。孫梅古這樣前去殷玄縣,是要向其餘人傳達什麼樣的信號那?是想要讓其餘人都認為,如今的殷玄縣不但是縣委書記蘇沐,就連縣長杜鳳都是我的人。我對殷玄縣的掌握已經達到一種江山一統的地步了嗎?

真的要是這樣的話。孫梅古你難道就這麼相信蘇沐嗎?

怎麼說杜鳳前去殷玄縣都是會分掉蘇沐手中的權力。而現在你又是擺明給杜鳳站台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蘇沐要是心中有著其餘的想法也是再為正常不過的。

希望別出什麼亂子!

市政府。

黃煒琛是知道杜鳳今天前去殷玄縣上任的,這時候在他的辦公室中,坐著的就是李雋。

李雋的神情有些焦慮。沖著黃煒琛急聲道:「市長,難道說這事真的就再沒有任何挽回的可能嗎?我們寶華縣這次莫非是要失敗的嗎?要知道我們寶華縣為了這次能夠升格,真的是做出了很多事情的。要是真的就這樣的話,你讓我回去怎麼給他們交待那?」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暗地裡面為你們寶華縣的事情做出了多少付出,但這事恐怕是真的有點難度了。寶華縣在經濟方面和在聲譽方面,現在都是有點次的,強行上位的話,會遭人閑話的。這種授人把柄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做。」黃煒琛說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黃煒琛斷然道:「李雋,從現在起,你就老老實實的做好你的分內之事就成,其餘的事情都不用你去理會。你應該知道黃家現在的處境不能夠算是多好的。所以趁這段時間,你韜光養晦下,不要再給我四處的惹事。否則就你這樣的,被人想要拿下來的話,是沒有多少難度的。」

「我知道了!」李雋點頭道。

李雋這點是最好的,她知道什麼時候說什麼樣的話,如果說這時候,在黃煒琛的心情明顯不怎麼好的時候,再繼續招惹他的話,絕對是不明智的選擇。

「對了,殷玄縣那邊的新任縣長是今天上任的吧?」李雋問道。

「你難道還不知道嗎?」黃煒琛問道。

「不知道,是誰那?」李雋問道。

真的是有種無語的感覺,就你這樣的還是叫囂著蘇沐開戰的,你連蘇沐那邊的最基礎消息都不知道,你還拿什麼開戰?真的要是開戰的話,你以為你能夠成功嗎?知己知彼,你這工作未免也做的太不到家了。

「杜鳳!」黃煒琛淡然道。

早上十點。

蘇沐這邊是親自前去迎接盛醒的,按理來說是沒有這個必要,但蘇沐卻是必須這樣做的。至於所謂的排場,蘇沐倒是能省就給省去的。除卻他之外,其餘的什麼四套班子還真的是都沒有出現。

縣界處,就聽著蘇沐和徐炎兩輛車。

「領導,楊長驅的事情很順利,今天下午就能夠宣判!」徐炎說道。

「該宣判就宣判,能夠儘快就儘快,你知道的,現在是非常事件,如果說還是按照之前的速度在辦的話,是真的沒有可能的!」蘇沐說道。

Prev Post
用餘光打量著周圍,這個時候,應該不會有人來吧。
Next Post
「楊隆,救我離開這裡吧,我不想要這樣被關上一輩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