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只見莫水宗聖子莫文瀾踏步而行,宛若水上君子,沿著小橋,走到了生死擂台上。

「呵,出場方式倒是與眾不同,只是可惜,在我眼中,你也和那些廢渣一樣,不堪一擊。」李瀟昂著下巴,斜著眼看著莫文瀾,一臉嫌棄之意。

只因,在李瀟的眼中,這青藤宴上,能對他造成威脅的人,屈指可數,而這莫文瀾,顯然不在其中。

與這種人交手,對於李瀟來說,不僅無聊,還浪費時間。

「廢渣?你一個靈紋一重的小修士,也敢說我是廢渣?」莫文瀾當即怒了,靈畫顯化,畫中的藍色海洋,欲要蹦騰而出,潮汐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然而,李瀟十分直接,蒼穹九擊施展,拳芒如大日一般直衝雲霄,隨後九道拳芒如金色流星一般落下,直接轟擊在了莫文瀾的靈畫上。

轟!

轟!

……

接連九道爆響下,莫文瀾的靈畫崩碎,畫中的海洋,似被拳芒蒸發一般,全場都瀰漫著白色的霧氣。

並且,在白色的霧氣之下,一灘殷虹的鮮血,如殷虹的櫻花,十分刺目。

「聖子!」

「文瀾!」

……

這一刻,莫水宗的人急了,甚至有長老沖了過去,想要將莫文瀾帶出生死擂台。

奈何,生死擂台,一旦開戰,便有陣法運轉,饒是法相境強者,都無法插手擂台內的戰鬥。

不過,李瀟倒是很無所謂,一臉笑意的走到了莫文瀾的身邊,隨後對著擂台下的那個莫水宗長老說道:「想要嗎?吶,還給你們。」

說罷,只見李瀟輕輕一推莫文瀾的身體,頓時一道道鮮血從莫文瀾全身各處迸射而出。

其身軀僵硬無比,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最終跌落在莫水宗那長老的身前。

「聖子!」

剎那間,這長老神色大變,一臉的悲憤,抬頭看向李瀟時,眼中的殺意,宛若雷霆一般,十分駭人。

只因,莫文瀾以死,在靈畫被震碎的剎那,其體內的生機,便被九道拳芒磨滅,只剩下一具屍體。

「哭嚎作甚,悲傷又有何用,在上生死擂台之前,你們怎麼不勸勸他呢。」李瀟戲謔道:「多好的一個少年,可惜了,就這麼死了。」

「你!你!你!」 總裁強寵:痞妻不拒愛 莫水宗的長老大怒,指著李瀟,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本章完) 「不!你需要!」路瑾拿出暗牢里那隻老虎給的信物,「還記得你爺爺嗎?」

「爺爺!這是爺爺的貼身之物!怎麼會在你這!」俞木的虎頭撞上鐵籠,他想從裡面出來,但是無論使多大力,都是徒勞。

這籠子可是她花了大價錢在百寶樓那買的,你要是能出來,那百寶樓的千年信譽還要不要了?

「俞木,只要你願意幫助我,抓住會長,我就放你自由,同時,還會告訴你,你爺爺的消息。」

「……」他安靜了一會兒,嗤然冷笑:「我爺爺早就被那群誅妖師殺死了,你少在這騙我!」

「你怎麼知道,就是誅妖師殺了你爺爺,說不定……是有別人呢?」他這榆木腦袋怎麼就不開竅呢?

「你少在這危言聳聽!你是不是想說,是會長害死了我爺爺?哼!以為這點伎倆就能離間我和會長嗎?」

路瑾:「……」

完了完了,這榆木腦袋真的沒救了!

俞木不配合,路瑾想要捉住會長,直接就把俞木放到百寶樓拍賣了。

同時還放出消息,鬧得滿城皆知。

百寶樓什麼都可以拍賣——死物,活物。

來百寶樓拍賣的不止有人,也有妖。

但人和妖一樣,想要快速提升自己的修為,都要靠掠奪別人的妖丹來提升。

俞木也算是修為不錯的,想要得到的人也不在少數。

他知道路瑾把他放在百寶樓拍賣時,還一臉義憤填膺的指責路瑾:「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跟你聯合對付會長的!」

路瑾翻了個白眼,暗自搖頭,蠢成這樣,已經沒救了!

榆木雖然年歲不大,但修為頗深,還拍賣了一個出乎意料的價錢。

拍走他的,是xxx集團的董事長——一個中年發福的寡婦。

聽系統八卦說,以前俞木作為誅妖聯盟會長辦事時,跟這個女人也有過幾次交際。

第一次,俞木就被她看上了。

那位董事長還曾揚言——要把俞木收為己用。

這個寡婦有錢有權,還殺伐果斷,在商界也是位人物,就是有一點——好色!

特別好色!

這個好色不是指臉。

她說,她就喜歡精力旺盛的男人。

俞木還在誅妖聯盟的時候,礙於他的身份,那位董事長也只敢在心裡想想。

現在好了,期盼已久的夢想實現了!

感覺人生已經達到了高潮啊!

俞木當知道他被誰拍下了的時候,一張大虎臉都在抽搐。

路瑾彷彿看到了他眼底的驚恐……

「你來幹什麼?!」這個時候了,俞木還是一副寧死不屈的模樣,「就算我死!也不會同你加害會長的!」

路瑾會給他一個「你想多了」的眼神。

「看在你爺爺的份上,我就來問問你……需要小藥丸嗎?」她臉色古怪的掃了一眼,春光滿面,正往這邊疾步走來的某董事長,「或者是……緊急攻略?」

人家董事長可是久經沙場的老司機,你一個小雛鳥……這不是怕你不行嗎!

俞木的虎臉泛起淡淡的粉色,也不知道是被路瑾氣的,還是羞的。 「小兔子,你真的要把俞木賣了?」阿玉現在都還有點不相信。

不是說好了拿他當誘餌,抓那個會長的嗎?

怎麼一轉臉,老虎就給賣了呢?!

路瑾轉個身,背對著他,重新開始數卡里多了多少錢。

數完之後才回到他:「不然呢?」錢都收了,就算她現在退錢了,人家也不見得就會退貨啊!

況且,都這個時候了,她賣出去的是一個清清白白,沒拆過的俞木,現在收回來可就不一定了!

「燁岑,你不會也支持她吧?」除了千年前,這貨可是從來沒有被人傷的這麼狼狽過,他怎麼會就這麼算了!

燁岑戳這手機,抽空看了他一眼,但路瑾覺得,那一眼就跟看智障似的。

「不顯拋出誘餌,魚怎麼會上勾?」

如果不是確定這傢伙是只貨真價實的狐狸精,他都要以為這千年,他都已經進化成一頭豬了!

一連被兩個人看不起智商,阿玉也閉嘴裡。

路瑾走到燁岑面前,抽掉他的手機,看到這貨居然在玩開心消消樂!

路瑾:……

妖怪的心思你別猜,猜了也是猜不著!

「走吧。」

「去哪裡?幹什麼?」這隻狐狸精可能真的變異了,智商永遠都是那麼令人發愁。

「約會!你去嗎?」

阿玉搖頭:「我不去。」不想吃狗糧。

郊外某私人別墅外。

一道黑影閃過,燁岑攬著路瑾的妖出現在別墅外面。

「你說那個王八蛋會長回來救俞木嗎?」路瑾問。

「會。」燁岑很肯定,「誅妖聯盟現在亂成一鍋粥,所有人都在忙著爭奪會長之位,他現在能信任的人只有俞木一個。儘管你放棄了會長之位,也會來救俞木的,因為——他需要一個幫手。」

上次被誅妖聯盟的會長傷到之後,他就一直覺得很奇怪。

並不是那個會長有多厲害,而是對上他時,他的修為和法術都像被壓制了一樣,使不出來。

就像遇到了剋星……

這種感覺很熟悉,讓他不得不懷疑。

經過這些天,傷勢的調養,他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他——就是千年前那個人的轉世!

過了千年,這筆賬是要徹底了解清楚了!

和他們預料的差不多,會長確實來了。

只不過……看到他的修為,路瑾驚訝了

不過幾天,他就從青銅上升到了王者!

卧槽!

他是充了多少錢?!

某董事長雖然好色,但也是有手腕有心機的,別墅周圍有不少高手保鏢保護。

但這些保鏢對於已經晉陞為王者的會長來說,不過幾下的功夫。

唰唰唰!

就被團滅了。

他直接飛上二樓,路瑾跟燁岑緊隨其後。

俞木真的是被折磨的慘不忍睹。

路瑾比燁岑早一步先上來,一眼就看到被綁成一個羞恥姿勢的光溜溜的精壯男人。

俞木這會兒臉色不太好,一陣紅一陣白的。

可能是體力消耗太大,看到他們,大男人的自尊心又受辱。

也只是那一秒,下一秒,路瑾的眼睛就被一隻大手捂住。

「你要是想看,等會兒回家了,我脫給你看個夠。」這個丑兔子是沒見過男人還是沒有男女意識?! 生死擂台,本就是決出生死的地方。

一人不死,不停戰!

既然上了生死擂台,就要做好殺與被殺的準備。

莫水宗的長老,雖然憤怒,但在此刻也是無話可說。

要怪,只能怪自家的聖子太弱。

「不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非要當什麼出頭鳥,真是可憐。」李瀟輕語,嘆息道:「沒那實力,和我又沒啥怨仇的人,就別上來了。」

說罷,李瀟皺眉,似乎想到了什麼,補充道:「靈畫八重之下,別上來了,浪費時間,浪費表情。」

李瀟這話,說的是心裡話,對他自己而言,也確實沒說錯。

畢竟他和在場的很多參賽者,無冤無仇,只要他們不上生死擂台,李瀟也沒必要殺他們。

再者,以李瀟的實力,靈畫八重之下,哪怕是真正的天驕,也不是李瀟的對手。

上來了,除了領死,還能做什麼?

但這番話,落在他人耳中,自然是充滿了挑釁與輕視之意。

「你真把自己當什麼了!?靈紋一重罷了,自認為無敵了嗎?」

「靈境三重,每重九境,以你的實力,莫要以為靈境無敵了!」

……

當即就有人不滿了,指著李瀟,話語之中,儘是不服之意。

對此,李瀟只是沖著他們勾了勾手,也沒說話。

但這姿態,卻激怒了更多的人。

同時,二十七座擂台上的戰鬥都停了下來,只因全場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李瀟的身上。

一時間,青藤宴竟然被打斷了!

「有趣,是難得一見的天驕。」宰相劉勛輕語,但眼神冰冷,且帶著一絲殺意。

一旁的拓跋暮雲更是直接,冷聲道:「非我皇國之人,不為我皇國效力,再是天驕,到頭來也是一培黃土,爛肉骷髏。」

很明顯,蒼雲皇室,已經將七絕峰列入了敵人之列。

Prev Post
女孩面容憔悴的盯著姜小時,精神都有些恍惚,「你毀了我,我就要毀了你。」 范浪循聲望去,就見一隻只風鳥在山谷中飛行,速度快得驚人,很難用肉眼捕捉。風鳥體積很小巧,比巴掌還要小一圈,羽毛是黃白色的,外觀有點像是啄木鳥,鳥嘴很細長。
Next Post
符文戰甲的研究絕非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就能結束的,就算新款白惡魔戰甲徹底成功了,這項計劃也不算結束,不但不算結束,這項計劃等於才剛剛開始!因為一旦白惡魔戰甲成功,就代表著符文戰甲這一新領域被徹底開闢出來,有太多東西可以進行深入鑽研了,到了那時符文戰甲計劃才算開始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