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兩界是不允許這樣逆天的空間魔法存在的,如果這種空間魔法流傳下去的話,那神魔兩界將會毫無秘密可言,而且人類強可以隨時進入神魔兩界,這對神魔兩界來說那是一個巨大的災難,所以神魔兩界緊急聯手,誅殺大陸上的空間魔法師,因為拿道魔法必須擁有聖階以上的修為才能動,所以大陸上的人類空間魔法師在那一役中幾乎沒有幾個能夠活下來。」

蕭寒有點明白三大勢力為什麼要聯手對《倩女幽魂》施行禁映了。

他們為的是燕赤霞那一手破開空間的魔法,這是神魔兩族不容許在人間界存在的。

可是那不過是蕭寒的一個設定,又不是真的能破開空間,光影里的一切都是虛構的,一切設定和故事情節都是假的,至於破開空間的現象都是通過其他手段做出來的,並不是真的。

該不會這些人把光影裡面的東西都當真的吧?

蕭寒得出這個結論有點目瞪口呆,更加是哭笑不得。

「三位不會是把光影裡面那燕赤霞破開冥界空間的事情當真的吧?」看三個人說的這麼認真,這猜測差不多是不離十了。

「難道不是嗎?」紐卡門的反問,真的是有點讓蕭寒買彩票中了五百萬的感覺。

「那只是么跟你們解釋呢?」蕭寒急的抓耳撓腮,最後還是決定讓他們看一下那一幕是怎麼做出來的。

於是,蕭寒領著三個老頭在光影各製作部門轉了一圈,詳細的向他們解釋了光影中每一個鏡頭是怎麼組合,這麼拍攝,還有怎麼合成,以及魔法特效以及聲樂和配音的合成等等。

當通過魔法特效加上一些特殊的處理,一扇空間之門出現在三個老頭面前只是,三個老頭全部都呆如木雞了!

「這,這…

卡門大主教指著那扇「空間之門」,眼珠子都瞪的當他親身體驗一下穿越空間之門,進入冥界的感覺,已經是結巴的說不出話來了。

通過與三個老傢伙的交談,蕭寒才算明白大陸上有空間戒指這種逆天的東西,而空間魔法師卻很少,而且修為都很低製作空間戒指的就更少了。

原來三大勢力以為自己掌握了打開空間之門的空間魔法,才不約而同的要對《倩女幽魂》禁映另外一方面講,他們也是想保護自己因為神魔兩界不允許這種對他們有巨大危險的魔法存在!

不過蕭寒這個無意之舉,去給他日後造成了許多麻煩尤其是神魔兩界,他們根本不相信蕭寒給他們看的事實,他們更相信蕭寒掌握了這種魔法,而那個擺出來的事實只是他搞出來的障眼法。

有的人就是這樣,明擺著的事實他不相信,他只會相信自己的主觀判斷!

除了可以劈開間之門的空間魔法,蕭寒這部《倩女幽魂》簡直是麻煩不斷,許多設定的巧合簡直令他頭皮麻,這種無意中惹出來的麻煩真的是說不清楚。

正因為沒有道理,所以才不清楚,所以蕭寒決定以後能不碰光影就不碰,即使參與了,起碼也得請他幾個顧問,免得再惹出這種麻煩來。

接納幽靈進冥界的入口是存在的,而且還不止一處,整個大陸一共有十處這樣的入口,對應的是冥界的十大冥王,同樣神界的天使轉生池也會從人間接納靈魂,這涉及到光明聖教內部的機密,紐卡門也不好對蕭寒多說。

憑藉天使轉生池,神界天使神族才一躍成為神階第一大族,不過天使族也有缺陷,那就是不可增長性,靈魂在天使轉生池中塑體成行之後,不僅會忘掉前世的記憶,連修為也會固定,一般說來,靈魂越是純凈,轉生的天使就越高級。

是存在神魂出竅的這種功法,不過已經失傳了,三大勢力藏書中都有記載,可惜現在沒有人會了。

金聖箭,這其中又涉及到龍族的一項秘密,如果不是龍十三就在寧馨兒身邊,估計龍族聽到「黃金聖箭」這四個字也要找上門來。

因黃金聖箭是用一條神級的黃金巨龍的肋骨打造而成,巨龍一共有一百零八根肋骨,可以打造出一百零八支黃金聖箭,這是亡靈生物和黑暗魔法的剋星,算上已經用掉的三十八支,龍島回收六十七支,剩下三支下落不明,正好與燕赤霞手中的三支不謀而合,雖然那是假的,但龍族對自己族人的骸骨很重視,不允許有任何流落在外的。

還有一些零碎的,比如人死後強大的靈魂變成幽靈,它的屍骨就是幽靈唯一可以棲身之地,屍骨到哪兒,幽靈就會跟到哪兒。

關於冥界轉生的秘聞,也是真的,這一點三大勢力的典籍中沒有記載,倒是在蚩尤的記憶中現了了。

幽靈進入冥界之後,可以選擇繼續修鍊,冥界自由適合幽靈修鍊的功法,也可以選擇轉生,這有點跟地球中國神話傳說中的地府有些相似,但這些轉生的幽靈不會回到蒼茫大陸,他們的只會轉生到神魔兩界。

而十萬人個人死後才會有一個人變成幽靈,留在冥界的幽靈也很多,轉生會失去原有的修為和記憶,所以大部分幽靈選擇冥界,而只有小部分會選擇轉生,因為幽靈修鍊到神級之後,就可以利用冥界的死亡之氣凝結成肉身,除了不能生育之外,其他的跟真正的人類沒有什麼不同,修為越高,在陽光下待的時間就越長,到了主神境界的幽靈就不懼怕陽光了。

看到這段記憶,蕭寒有些明白為什麼神魔兩界的人生育力是這麼低下了!

同樣因為他們靈魂的強大,除去記憶,還可以保留修為,他們的自然就會比普通人類高,這也許就是神魔兩界的人比蒼茫大陸上的人有更高優越感的原因。

而且蕭寒通過紐卡門三人的解釋和蚩尤記憶的驗證,蕭寒忽然得出一個令他毛骨悚然的結論,這個結論他不敢去想,甚至不敢去證實,如果是真的,那就真的太可拍了。

不過也不一定,一切都是他的主觀猜想,也許根本就不是呢?

風神瑞根和蚩尤哪一個不是才智驚艷之輩,他們都活得比自己久遠多了,他們都沒有現,怎麼我一個穿越不到三年的人就現了呢?

既然是誤會,這禁映就成了無稽之談了,三個老傢伙如同被人狠狠的敲了一記紅腦勺,都不知道是怎麼離開的。

「怎麼辦?這是個誤會,我們沒搞清楚之前就……」考夫曼劍聖唉聲嘆氣道。

「大主教,這事兒可是你第一個現並通報給我們的,你得拿個主意呀?」辛追將皮球踢給紐卡門大主教道。

「禁映的事情就算了,可我們的人怎麼辦?光賠禮道歉恐怕不夠……」紐卡門哭著臉道。

「難不成又要讓他敲詐一筆?」武士公會本來就是最窮的,這一次要是再被敲去一大筆金幣,這就好似在自己心口上剜了一塊肉似的。

「不然怎麼辦,強龍不壓地頭蛇,又不是沒吃過虧!」辛追苦笑道。

「我說大主教,最頭疼的應該是你吧?」考夫曼從紐卡門那爬滿皺紋的額頭上找到一絲平衡道。

「我可聽說武夜背後是一位樞機主教呀,紐卡門,你可要小心呀!」辛追看到紐卡門那個糾結的模樣,不禁有些幸災樂禍道。

「你們兩大公會的人見死不救,這要是追究起來你們的人也有責任!」紐卡門微怒道。

「那又怎麼樣,我們的人一沒煽風點火,二沒背信棄義,丟下合作夥伴獨自逃跑,是你們的人擅自招惹了那個瘋子,關我們什麼事?」考夫曼劍聖狠狠的瞪了紐卡門一眼道。

「哼!」紐卡門大主教一甩衣袖,三人在大劇院門口分道揚鏣,這一幕都被站在大劇院樓上窗戶邊上的蕭寒默默的看在眼裡,嘴角不經意的翹起一段弧度來。 就知道我現在會是沒事的。

就知道當官是一道護身符。

就知道黃煒琛是不會放棄。

當這麼多就知道融合的時候,曹毅現在正悠然自得的在市區內的一個老小區中逍遙著。因為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是那樣的突然,以至於讓曹毅都真的是有些措手不及著。

但幸好到最後他是沒事的,只要沒事,他就能夠繼續像是現在這樣享受著。

必須好好的享受!

必須徹底的放鬆!

想到自己身上現在所擁有著的晦氣,曹毅就感覺到不舒服。就在他的這種不舒服中,眼前一亮,出現在床邊的赫然是一個身材曼妙的少婦。

這時候的她,只是穿著一件真絲睡衣,性感凹凸的嬌軀,暴露在空氣中,讓人看著是那樣的勾魂奪魄。真的是多瞧一眼,都會感覺到心驚肉跳,呼吸變粗的。

哪怕是早就熟悉了這具嬌軀帶來的那種魅惑,曹毅都仍然是沒有絲毫想要放過的意思,眼睛仍然是那樣的灼熱,一伸手就將她給撈在懷中,使勁的開始揉搓著那飽滿的雙峰。

她是誰?

如果說讓商禪市市二中的老師在這裡都絕對會認識,她就是市二中的一個副校長,名字叫做林娜。外面的人都知道林娜是市二中的副校長,人前人後都是屬於那種很為囂張的類型。

但卻沒有誰知道林娜其實就是曹毅的情婦,而且兩人的關係還是屬於那種很為親密的。這種親密是因為林娜是曹毅的初戀情人。兩人當初因為畢業后沒有在一起。

但後來卻陰差陽錯著都到了商禪市,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而然的便結合了。這樣的結合帶來的好處便是曹毅有什麼樣的事情,都給林娜說。林娜也靠著曹毅的提拔,很快就成為市二中的副校長。

只要是市二中的領導層都知道,只要是辦不成的事情,你前去找林娜,都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給你解決掉。雖然說有人懷疑著她和曹毅的關係,但沒有證據,你不能夠胡編亂造嗎?

再說就算是真的有。和你有什麼關係?這社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最為普遍的事情。

林娜被曹毅這麼忘情的撫摸著,頓時開始嬌喘吁吁起來,大家都是熟人,彼此都是知道誰的敏感點,再加上曹毅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那個勁頭真的不是一般的大,每次都讓林娜有種無法訴說的快感,所以她必須在那種快感來臨之前,將該說的事情都說了。

「那個賣水果的我已經開始聯繫了,派人過去之後也說了我們這邊的態度,那邊現在還在考慮著。只是一下給出三十萬。是不是有點多那?真的是值這麼多嗎?」林娜喘息著。

這話要是被孫迎清聽到的話,她會當場扇林娜的臉。什麼叫做三十萬是不是多了?那是一條人命啊,要是你現在就死掉的話,我給你三十萬,你願意嗎?

「三十萬不多。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既然對方還在遲疑著,就說明他們是不會接受這個的。繼續加碼。別在乎錢,真的以為三十萬很多嗎?要知道這些年,我所花掉的錢,比這個多得去了。

你要知道只要我的位置還能夠保住,別說是三十萬,三百萬對我都是小意思而已。你這樣,繼續施加壓力,我要的就是他們息事寧人,絕對不能夠再給我上訴。給他們五十萬,六十萬,七十萬都行!」曹毅想都不想的說道。

「你還真夠大手筆的,我現在倒是想要知道下,你到底有著多少錢那?」林娜問道。

「你說那?」曹毅笑嘻嘻著。

「我哪裡知道,我不管了,這事情要是辦成的話,人家要在省會買一條高檔公寓。以後咱們約會的時候就去哪裡,我不要在這裡,這個老小區我都膩歪了。」林娜撅嘴道。

「好,聽你的,去高檔公寓。」曹毅點頭道。

「給你點獎勵,來吧,親我吧。」

說著林娜就將曹毅的腦袋往下按。早就按捺不住的曹毅,這時候哪裡還敢遲疑,頓時就開始胡亂的親吻起來。喜歡親吻**花園,是曹毅的一個嗜好。

知道曹毅這個嗜好的林娜,當然知道如何在最大限度進行著**。只是當曹毅開始親吻的時候,林娜的臉色突然大變,瞧向窗戶的時候,眼珠子瞪的大大的,雙腿本能的開始夾緊。

「我說你怎麼夾這麼緊那?別這樣,我都有點喘不過氣來了!」曹毅在下面呼哧呼哧著。

「有人!」林娜驚恐著喊道。

「有什麼人啊?真是的!」

「真的有人啊,你是誰?」林娜的神情已經是越來越面臨崩潰的局面,緊張的喊叫著。

就在這樣的喊叫中,林娜竟然失禁了,隨著一股尿液衝出來,當場就澆了曹毅一臉。這下是真的讓曹毅快要瘋掉了,他雖然喜歡親吻那裡,卻並不意味著他就喜歡被尿淋。

「我說你…」

只是當曹毅氣沖沖的站起身,就要質問林娜的時候,發現這個房間中真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多出了一個人,而這個人身穿黑色風衣不說,最為恐怖的是,竟然戴著一張面具。

面具是大街上隨便都能夠買到的那種,是一張孫猴子的面具。戴著這樣面具的人,就這麼突然出現在眼前,當場就讓曹毅有種恐懼的感覺,死死盯著對方,想要說什麼,卻發現自己比林娜搶不到那裡去,整個人也開始顫抖起來。

「你是誰?」

能是誰?

當然就是蘇沐了!

蘇沐說過他會給孫迎清個公道的,如果說今晚之前他心中就是這樣想的話,那麼在見到孫迎清后,他的這個想法越來越堅定著。孫迎清臉上流下的淚水,真的是讓蘇沐感覺到難過那。

為了這天下有沒有公道而流淚,真的是最為可笑最為悲慘也是最為無奈的事情。

「你想要做什麼?」林娜說著就拉起旁邊的被子,遮掩著她的嬌軀,她現在真的是沒有想那麼太多。

如果說眼前這個戴著孫猴子面具的人,非要將她給侵佔的話,她是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反正她現在也不是什麼冰清玉潔的身子,真的要是能夠因為這個而活命的話,她是不會在乎的。

但是這個人到底是誰?是求財那還是要命那?

蘇沐站在這裡,是沒有任何想要開口說話的意思。能夠避免著自己的聲音被發覺,就要盡量的避免著。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直接動手,獲取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就是官榜的威能!

擁有著官榜,就讓蘇沐能夠如此肆無忌憚的想要找到自己所想要知道的任何事情。

第九威能,催眠!

第十威能,官家官氣!

隨著官榜開始運轉,蘇沐直接開始動起手來。催眠掉曹毅和林娜的同時,官榜開始吸收著兩人身上的官氣。像是他們這樣的人,只要官氣消失掉,就意味著他們被撤職查辦不遠。

「將你們所知道的事情全都說出來,你們這些年所犯下的罪惡,你們這些年的所有違法亂紀行為,我要知道的一清二楚,哪怕是你們偷了再小的東西,都要給我說出來!」

將兩人分開之後,蘇沐就開始催眠著。每個人的前面都放著一個錄音筆,隨著錄音筆的轉動,兩個人開始不斷的講述起來。在催眠威能之下,你心中的任何秘密都是藏不住的。

這個房間原本就是曹毅為了和林娜偷情而買下的,這裡是很為**的,是不會有人察覺到這裡的異常的。這倒是給蘇沐提供了機會,讓他能夠儘可能的掌握著兩人的**。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著。

蘇沐在聽著他們說出秘密的時候,臉色是越來越難看著,他真的是沒有想過,在兩個人的身上竟然有著這麼多烏七八糟的事情,他們做出來的這些事真的是最為可恥的。

尤其是曹毅,竟然在市教育局局長的位置上,生生的貪污了六百多萬。這可是六百多萬啊,不是什麼六千六萬的。依著他的官位,這輩子都是沒有可能掙到這麼多的。

說實話,從進入官場到現在,蘇沐也見識過不少貪污的,但像是曹毅這樣的還真是極品。因為他不但貪污,而且將每筆賬都記下來,是誰送的都記得清清楚楚,當然他送出去的,也是有著記錄的。

這就是傳說中的筆記本。

除此之外,曹毅還有著收藏女性內褲的喜好。從他擔任市教育局局長那天起,他就開始為滿足著自己的私慾,不斷的和校長、老師、售貨員…總之只要是他盯上的,就很少有不能夠拿下的。

真的要是能夠找到那個所謂的內褲箱子,蘇沐就會知道曹毅有過多少女人。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最為重要的是,蘇沐不會去翻閱這個什麼破箱子。

五分鐘后。

當蘇沐從這個房間中離開之後,曹毅和林娜很快就從催眠中清醒過來。這時候的兩個人仍然都是在一張床上,姿勢也是之前那種很為**蝕骨的姿勢。

「我怎麼感覺好像剛才看到人了那。」

「沒有,你多想了,哪裡有人!」

「可是我怎麼…」

「別說了,你剛才已經**了,現在輪到我了,快點!」

…… 蕭大哥,就這麼放那三個老傢伙走了?」寧馨兒憤近道。

「沒那麼便宜,不過這件事到也是我們無心的過失,只要他們願意道歉賠償損失,倒可以息事寧人!」蕭寒說道。

「我們的損失可不小,那個武夜的還打傷了清叔?」寧馨兒嘟嘴道。

「怎麼,清叔受傷了?」蕭寒訝然道。

「當然沒有了,不過那個武夜對清叔動手了……」寧馨兒狡黠的笑道。

「曉得了,你這個靈精!」蕭寒哈哈一笑。

「去,把那隻色鳥給我帶過!」回到府中,蕭寒命身後的衛士道。

不一會兒,光禿的色鳥就被帶了進來,兩隻爪子上被鎖上了玄鐵腳鐐,摩卡矮人族的大師們專門新打造的。

「鳥兒見過蕭侯大人!」那色鳥一看蕭寒就低下高傲的鳥頭,撲閃著肉翅給行了個大禮。

「你倒是挺懂禮數的?」蕭看它滑稽的模樣,不由的一樂。

「我一名修養良好地紳士鳥。風度很重要地!」色鳥看蕭寒露出笑容。膽子大了不少。大言不慚地說道。

「看來。你著你那個主人後面學了不少。告訴本侯。你知道些什麼。憑什麼要本侯饒了你地姓名?」蕭寒笑著取來一把椅子。在色鳥面前坐了下來。撣了撣衣襟上地塵土道。

「卡拉知道光明聖教許多秘密。都可以告訴蕭侯大人。」色鳥說道。

「你叫卡拉?」蕭寒一愣。笑道。

「是地。蕭侯大人。卡拉這個名字只有您和我那主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

「也包括你地那些鳥情人?」蕭寒瞥了它一眼。

Prev Post
「應該是,具體是不是沒有查到,他也沒對外說過。」
Next Post
身為領頭人的驚蟄,最後直接撇過頭去,來個眼不見為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