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蘭擔憂的看著林天,剛想要說什麼,就聽到一聲爽朗的笑聲自院中響起。

「哈哈,不愧是我的徒弟,知道我想的是什麼。「刀皇大笑著自院中走了進來。

桑蘭急忙站了起來,將林天的腦袋挪到了床上,一臉嬌羞的低著頭不說話。

林天也灑笑一下,站了起來,恭敬的說道「師父也知道這件事情了?」

「丫的,這麼大的事情我想不知道也不行啊。」刀皇哈哈的笑道。

「小子,不錯,我就說,我的徒弟絕對是最強的,沒想到你小子竟然用刀意就能夠制敵,真是不錯,不錯。」刀皇哈哈的笑道。

「我的刀意雖然還沒有達到憑空釋放出刀氣的境界,不過對於神識還是有些殺傷力的。」林天嘿嘿的笑道。

「你這小子,我就知道你是鬼靈精怪的,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想得出用刀意來殺傷對方的神識,我還真的想不出來呢。」刀皇哈哈的笑道。

「這還不都是師父教導有方么。」林天嘿嘿的笑道。

「這次你想怎麼做?」刀皇做在椅子上悠悠的說道。

林天看到刀皇的臉色就心裡有譜了,看來這次刀皇是想讓自己放手一搏了,也順便看看自己的戰鬥能力。

「當然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來一個殺一個,來一群殺一群。」林天冷笑著說道。

Click this link to – https://tw.95zongcai.com/zc/64543/ – and leave the Treasury website now 「那就按你的意思辦。」刀皇微微思索了一下,便點頭說道。

桑蘭在一旁聽這兩人的談話,暗了一口氣。

男人們啊,每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多不好啊。

不過聽到兩人的談話,桑蘭又感到熱血沸騰,這樣的男人才值得託付一生啊。

這才是真正的男人,能夠給女人依靠的男人。 刀皇和林天交代了幾句,接著就有走了,林天也一直沒問刀皇倒地每天都是去幹什麼了,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又不想要別人知道的事情。

林天又何嘗不是呢?自己的身世,自己的一切,在這個世界上,林天現在還不能夠和任何人說起。

桑蘭嘟嚕著小嘴,不高興的說道「這次回來連吃口飯都沒有,就這樣走了,真是的,怎麼有這麼多的事情要做。」

「有些事情是你必須去做的,但是卻不能和自己的親人說的,師傅一定是去做這種事情了,所以我們就不要耽誤老人家的事情了。」林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們繼續,你給我喂飯,恩,挺舒服的。」林天接著又呵呵的笑道。

「哼,美得你,你現在吃糕點,小心晚上吃不下去飯了。」桑蘭哼了一聲嬌笑道「你現在還是去練功吧,你不是說守護者他們還會來找你么?現在就要做好準備呀。」

「你這個小妮子,就是嘴甜,心裡不想再伺候我了,還找了一個這麼讓我無法反駁的事情,真有你的。」林天呵呵的笑道。

「我這是實話實說啊。」桑蘭撅著小嘴笑道。

「那我去練功,記得把我的衣服什麼的都洗了。」林天扭了扭桑蘭的小臉蛋,在桑蘭發怒之前,哈哈的笑著向著屋外走去。

「可惡的大壞蛋。」桑蘭揉了揉自己的笑臉,氣哼哼的說道。

使勁的跺了跺腳,嘆了一口氣,臉色又羞紅了起來,低聲訥訥的自言自語道「這個壞蛋,知道人家的心還這麼壞,真是一個大壞蛋。」

林天走到院中,突然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噴嚏,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嘆了一口氣說道「哎,又是誰想我了?真是的,我怎麼這麼的有吸引力?」

?????????

道道刀意在林天虛劈出的雙手中射出,向著一棵巨樹劈去,基本上這個密林中的巨樹身上都留有了林天的印記。

那就是一道道可怖的刀印,這讓刀皇挺傷心,畢竟自己找到這個地方也是費了不少的功夫的,就這麼讓林天一點點的破壞了。

不過傷心歸傷心,看到林天每天都在進步,刀皇也就不再傷心了,心中就只有興奮了。

這個徒弟簡直就是一個修鍊的妖孽,每當刀皇認為林天已經達到了瓶頸的時候,下一次再回來,就看到林天竟然又前進了一步,像是無止盡一般的進步。

如此天賦,就算是整個玄靈大陸也不多見,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劈出百道刀意,林天也不由得有些氣喘吁吁,汗水直冒了。

這樣的修鍊簡直就是給自己過不去,每次運用刀意必須要保持自己全身的精神力和自己的全身力量。

只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慢慢的領悟其中的精華所在。

可是每次消耗的精神力和體力卻是巨大的,每次修鍊完之後,林天就要休息上兩三個時辰才能夠將自己消耗的精神力和體力彌補過來。

可見林天修鍊的時候有多麼的全神貫注。

天賦是上天給的,但是如果不是每天如此刻苦的修鍊,再好的天賦又能有什麼用呢?樂牧自認為自己每天修鍊的多麼刻苦,可是卻不知道,林天修鍊的並不比他輕鬆。

「練功完了么?晚飯已經做好了。」桑蘭的聲音自密林外面響起。

林天長出一口氣,雙手收回胸前,頓了頓這才大聲的說道「好了,我這就去吃飯。」

不等林天邁步向著外面走出,就聽到桑蘭突然大聲驚叫了一下,隨之沒有了聲音。

林天暗道一聲不好,提神向外衝去。

來到桑蘭剛才聲音發出的地方,卻是空無一人。

林天皺了皺眉頭,眼睛緩緩地閉上,渾身的氣息也慢慢的收斂,最後像是消失在了世界上一般,或者說化成了世界中的一個原子,沒有生命氣息的原子。

「我感覺不到那小子的氣息了。」

「我也感覺不到了,彷彿消失了一般。」

「可是他的人還站在那裡啊,難道我看錯了?」

「可能是幻影吧,我已經上過兩次當了,所以大家一定要萬分的小心,不要分開。」

密林中幾個陰暗的角落,幾個人影悄聲的說道。

「嗚嗚???。」一道焦急的聲音響起,聽起來是被捂住了嘴,讓她不能夠開口說話。

「你要是再敢反抗,我就把你給殺了。」一個聲音說道。

「嗚嗚嗚???。」那被捂住嘴的人不管那聲音的恐嚇,自顧自得想要脫離。

「丫的,你信不信你再動一下,我就把你給上了。」另一個聲音很不耐煩的說道。

「我給你說,你再多動一下,我就在林天面前將你辦了,讓他看看你到時候多麼的浪。」一聲冰冷的聲音傳來。

桑蘭立刻不再反抗,眼中充滿了恐懼和哀求。

剛才說話的人,桑蘭怎麼能夠忘記?不是赤炎城的守護者還是誰?

樂牧冷冷的看了桑蘭一眼,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轉頭繼續向著那個一動不動的林天看去。

他不知道現在林天到底是在做什麼,而不知道的事情卻是最恐怖的事情。

這會讓人感到不安,就像一個人行走在無盡的黑暗之中,就算是黑暗之中什麼都沒有,但是你卻會感到本能的恐懼,因為你不知道那無盡的黑暗之中有什麼。

桑蘭驚恐的睜大眼睛,不再試著逃脫,看著眼前的五個人,身上穿著五種顏色的衣服,而且每個人都是帶著面具,和樂牧都是同樣的打扮。

桑蘭知道,這些人竟然是五個城市的守護者。

五個守護者,這對於桑蘭來說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是可望不可及的。

而現在,他們卻實實在在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而且還將自己綁架了。

當看到樂牧的時候,桑蘭就知道,他這是來報仇來了,心中為林天擔憂,卻什麼也不能做,淚水不由得流了出來。

一直動也不動的林天突然長吸一口氣,轉身向著桑蘭所在的位置望去,眼中神色冷峻。

「你們最好放了她,否則你們五個今天死定了。」林天談談的說道,聲音中透漏著自信。

「他怎麼會發現我們的位置?」樂牧身邊的一個光頭大漢驚奇地問道。

「你真的就這麼傻么?你們說話的聲音再小,那也會發出聲音的,你以為別人都和你們一樣,是個三歲小孩么?」林天不屑的說道。

「這麼小的聲音你都能夠聽得到?」樂牧冷冷的說道,自陰影中走了出來。

既然已經被發現了,那麼在隱藏著也就沒有意義了,還不如出來直接面對來的大方爽快,起碼不會被自己找來的這些人看不起吧。

「只要是有耳朵的人都能夠聽得到,只要用心聆聽。」林天呵呵的笑道。

樂牧走出來之後,身後的四個人也都走了出來,各有各的模樣,胖的瘦的,高的矮的,高個光頭一隻手抓著桑蘭的胳膊,將她扭送出來。

桑蘭臉上梨花帶雨,眼睛紅紅的,一臉悲戚的模樣,讓林天不由得一陣心疼。

「放開她。」林天冷然的對著高個光頭說道。

「你讓我放開她?你有什麼資格?」高個光頭狂笑著說道。

「你都是快死的人了,還這麼裝,有意思么?」一臉猥瑣的瘦高個一臉不屑地說道。

「哦?我快死了么?」林天冷笑著說道「我怎麼沒有覺得,我感覺自己活得還挺不錯的,現在就死是不是有些太過早了些,我還沒有好好地享受一下生活呢。」

「你死了之後,去地獄享受你的美好生活吧。」樂牧冷笑道。

「你是不是因為我讓你在你的人們眼前將你打的毫無反手之力而感到很恥辱?」林天一臉輕蔑的看著樂牧冷笑著說道「就像你這種心胸狹窄的人,能夠修鍊到這種程度也算是大陸之神對你的恩賜了。」

「你說什麼?」樂牧憤怒的說道。

「我哪裡不如你?我比你有天賦,每天拼死拼活的修鍊,哪裡不如你了?」樂牧憤怒的怒吼道「你只不過是擁有了一個好的師傅而已,這就能讓你比我強大么?」

樂牧越說越憤怒「不能,這不是理由,這對我不公平。」

「不公平。」樂牧大吼道,眼神充血,像是一頭受傷了的野獸。

「世間沒有什麼不公平的事情,只不過你不會讓它變得公平而已。」林天冷笑著說道。

「我今天就要讓它變得公平。」樂牧冷酷的笑道。

「如果你能夠將刀皇的修鍊功法說出來的話,或許我們會留你一個全屍。」樂牧狂笑著說道。

「茲啦。」

衣服被撕破的聲音響起,林天皺著眉頭看了樂牧一眼。

「嘖嘖,好白的身子。」樂牧一把將桑蘭的衣服撕開,露出了白嫩的酥胸,一臉淫笑的說道。

「你如果說出來刀皇的修鍊功法,我或許不會讓她太過舒爽呢。」樂牧哈哈大笑道。

其餘的四個人也都狂笑起來。

桑蘭淚水滴下,一臉凄涼的看著林天。

「你說他們該不該死?」林天冷聲對著桑蘭說道。

桑蘭忍著淚水,沉重的點了點頭。

林天微微笑了一下,俯身悠閑的拾起一枝枯樹枝。

「你們說這枝枯樹枝能夠將你們殺死么?」林天拿著這枝枯木,對著樂牧五人打量著說道。

「哈哈,這小子難道瘋了么?」高個光頭狂笑道。

其餘人也都隨聲附和。

「趴下。」林天大喝一聲。

就在樂牧等人愣神的功夫,桑蘭已經下意識的趴在了地上。

林天的氣勢陡然暴漲,眼神冷漠的單手握住枯樹枝在空中劃過一道軌跡。

妖異的軌跡。 終於等到你。

翔霸三國 當那道已經牢記在心的聲音在萊徹斯特耳邊響起的剎那,他一直懸著的心終於能夠落下,哪怕是遍體鱗傷,哪怕是滿身鮮血,都沒關係,因為他知道從現在起,自己已經安全了,是不會再遭受任何危險。

漢斯啊漢斯,哪怕你有整座聖炎莊園當作後盾又能怎麼樣?面對我的主人,你的結局從這刻起便已經註定,你根本沒有任何匹敵的能力。

敢以這種強悍無比的姿態走進這裡的,當然就是及時趕到的蘇沐。

只是當蘇沐看到滿身是血的萊徹斯特時,臉色驟然一冷,邁步上前問道:「萊徹斯特,你怎麼樣,沒事吧?」

問話同時,蘇沐伸手搭在萊徹斯特的手腕上,官榜旋轉間,一股溫潤的能量便悄然釋放出來,融入萊徹斯特體內,緩緩修復著他的傷勢。

不過幸好都只是皮外傷,並沒有傷及到肝臟心肺,不然救治起來就比較費勁了,而隨著這股奇妙力量的滋潤,萊徹斯特原本飽受蹂躪的身體,忽然間就像逢春的老樹,變得精神抖擻起來。

「主人,我沒事。」萊徹斯特想要站起身,卻被蘇沐摁住,依然坐在椅子上。

「你既然有傷在身就不要逞強,你呀,怎麼能這樣隨隨便便出來,事先都不跟我說一聲,要不是我發現的早,恐怕再晚點來,就要給你收屍了。不過現在我來了,你就不用擔心誰還敢這樣對待你,不過你變得這樣,那這筆賬要好好算算。」蘇沐確定萊徹斯特身體無恙后,這才收回手指,轉身看向對面的漢斯。唇角泛起寒徹的笑容。

「哼,你就是漢斯吧?」

漢斯現在的心情變得極度緊張和恐懼,他不敢相信眼前這幕是真的,但蘇沐就這樣真實的站在自己面前,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自己布置在莊園中的所有戒備力量全都被清理了嗎?

要知道那可是整整上百人的專業保鏢團隊啊,怎麼會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被解決掉?這幫傢伙平時不是叫囂是特種兵出身。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嗎?怎麼就會跟一窩螞蟻似的,被碾壓的毫無還手之力。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你把我的人怎麼樣了?」漢斯強自保持著鎮定,而雙手忍不住抓住凱瑟琳的頭髮問道。

「我都出現在這裡,你說他們怎麼樣了?想知道他們的下場嗎?這不就是嗎?」蘇沐隨意指向剛才想要攔路的幾個保鏢,此刻他們卻是躺倒在地上**,掙扎半天都沒有辦法站起身來。

「你!」

漢斯因為情緒激動,手指間的力度猛然加強,帶動的是凱瑟琳的頭髮被抓了起來。驟然間遭受到這樣的劇痛,凱瑟琳本能的喊叫出聲來,眼裡忍不住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怎麼,是不是感到憤怒,因為我的出現,將你的算盤全都打亂,但我覺得你根本沒有資格憤怒,因為你做出的都是一些喪心病狂。沒有良知的事。漢斯,你到底是人還是禽獸。居然能那樣對待萊徹斯特?將他的妻子勾引后就無情拋棄,還製造出來一起車禍讓她變成殘廢,絞盡腦汁將他的聖炎能源霸佔了,還厚顏無恥的將他的家聖炎莊園也侵佔,你就是一頭無恥卑劣的白眼狼,」

「當然了。我知道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義,該做的事情你都做過,此刻就是該你還債之時。」蘇沐雙手后負,稜角分明的面頰上散發出一種凌然氣勢。

「朱槐笛,你留下來幫著萊徹斯特處理這邊的事。其餘無關的人全部出去。」

無關的人說的是誰?

當然說的就是站在漢斯身後的那幾個黑衣保鏢,他們彼此面面相覷過後,始終是沒有誰敢動手反抗。他們知道自己和外面的那群保鏢相比,雖然更強一點,但也只是一點而已,眼前的人顯然比自己強太多太多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他們不過就是賺錢而已,沒有必要為了漢斯搭上自己的性命。

嘩啦,保鏢和僕人全都無比識趣的從餐廳中撤出去。

Prev Post
身為領頭人的驚蟄,最後直接撇過頭去,來個眼不見為凈。
Next Post
頃刻間,一場大戰又開始了。美機冒著高射炮火網向「雷神」號俯衝。高射炮不斷在四周開花。美機一而再,再而三地翻筋斗,不斷降低高度。「雷神」號成功地避開了美機攻擊,僅被命中一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