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后,這件事情……」

「不用說,你們兩個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母后相信你們兩個聯手,一定可以做到。」

南羽離點了點頭,母子二人並不需要太多的解釋。

而一邊夜若晞也開口道,「母后,我們一定會保住外公手中的兵權,也絕對不會讓南羽爵成為宇夏國的皇帝,不管以後羽離是要還是不要,都不會落入他們的手中。」

「好。」鳳雅欣慰了。

不過夜若晞還是問道,「母后,是不是有人通風報信讓您來的?」

鳳雅點點頭,「沒錯,我想你們肯定有事要發生,所以特意趕了過來,只不過沒有想到過來看了一場好戲。」

夜若晞微微一笑,「自然是好戲,他們一開始可是希望看我被您狠狠訓斥的。」說到這,夜若晞眼神微微停頓,「不過他們不會單單隻是將您找來,恐怕還有別的事情等著,母后您回去之後千萬小心,如果有事讓卞恆即刻傳信,我們會立刻回去。」

一旁卞恆激動了,他趕緊摘下斗笠問道,「主子,你怎麼知道是我?!」

「你們幾個人,除了你有這麼高的積極性,除了你最不喜歡待在軍中,還能找到第二個?」

夜若晞一番話,讓卞恆不好意思地笑了,「不過主子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皇後娘娘!」

鳳雅感動得點點頭,「我會的,你們都要小心,南羽爵有陛下的支持,而陛下手中絕對不僅僅是那一支御林軍。」

狼少請溫柔 夜若晞微微疑惑,隨即看向南羽離,「還有強者?」

南羽離點頭應聲,「每個皇室背後都有兩個強者,只不過他們從來沒有出現過,所以談查不到他們的實力。」

「那就把他們逼出來。」

唯有知己知彼才能夠百戰百勝,如果連敵人的實力都不清楚,他們必輸無疑。

送走鳳雅之後,夜若晞便回了宿舍,只不過她的宿舍早就門庭若市,那些想要巴結的,一個個都來「噓寒問暖」了。

「夜漓,這是上好的野山參,送給你。」

「夜漓,這是海芋。」

「夜漓……」

這送東西的人真的是絡繹不絕,看著眼前機會堆積起來的東西,夜若晞一陣頭疼。

道聖 「你們就算全送給我,我也沒有那麼多追靈丹給你們,門口在那,不送。」夜若晞說完徑直走進了宿舍。

門口窩著的學生們略微有些尷尬,畢竟他們中好多都是之前幫著詩薇的。

「夜漓,我們不是這個意思,之前的事情是我們不對,這個我們只是拿來賠禮道歉的。」一個背慫恿出來的學生說完,便帶著眾人趕緊走了。

瀰漫看著滿桌的藥材,隨後笑了起來,「小夜,我發現,你就算不修鍊,光靠追靈丹就可以立足了。」

夜若晞摸了摸鼻子,「那我遇到危險的時候怎麼辦?」

「還有我啊!」瀰漫自告奮勇。

夜若晞將一顆追靈丹遞了過去,「拿著。」

瀰漫趕緊接了過來,寶貝似的捧著,直接感嘆出聲道,「這就是追靈丹啊!」

「噗嗤……」夜若晞不由地笑出了聲,「記住以後要保護我。」

「行行行!以後不要你保護我了,換我來保護你!就這麼定了!」瀰漫那是激動的完全忘了自己一開始來上夜若晞的原因,就是要讓夜若晞保護她。

兩個人的身份也在瞬間顛倒了。

「你覺不覺得詩薇有點奇怪?」夜若晞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當然奇怪了!寧可不要名節也要留在學院,要麼就是為了和你搶男人,要麼就是……」

「學院里有她想要得到的東西!」夜若晞唯有想到這個可能。

瀰漫聞言也隨之點點頭,「這個我贊成,只是學院裡面究竟有什麼東西是她想要得到的?」

「那就等著,說不定很快就會知道了。」夜若晞嘴角微微勾著,這個她從一開始就好奇的問題,她倒是很想看看,詩薇還能有什麼企圖。

接下來的十天,詩薇就好像從學院蒸發了一樣,而整個丹學院,夜若晞也是來去自如,同時她也將整個學院考察了一番,並沒有發現任何學院內值得人「留戀」的地方。

十天之後,夜若晞一如往常準備去教室上課,凌風這個教官已經越來越不稱職,直接將上課的眾人丟給了她,只是這才走到半路,就看到一個學生在學院內一邊跑一邊抓著旁邊的學生大喊,「院長呢?院長在哪裡?!」

被抓住的學生定了定神,「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跑的這麼著急?院長現在肯定是在住處啊。」

「詩薇失蹤了!」

那學生匆匆丟下一句話,便朝著諸葛祥雲的住處飛快而去。

宋道 「小夜,我們要不要去看看?」瀰漫有些不放心地問了句,畢竟詩薇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消失,這事情還真的挺玄乎的。

夜若晞微微皺眉,思考片刻后道,「先去教室。」

只是心頭隱隱閃過一絲不太好的感覺,但是說不上來,就好像她一開始想不明白詩薇為什麼寧可不要名節也要留在學院一樣,她總覺得這兩件事情,恐怕有什麼聯繫。

課上到一半的時候,諸葛祥雲就匆匆來到了三班找凌風。

「凌風,你是鐵血傭兵團的團長,平日里這森林中歷練比較熟悉,詩薇一對十二人,十一人在濁月森林失蹤了。」諸葛祥雲的臉色有些凝重。

#####上架啦~之後每天3更~小仙女們辛苦等更啦~~

么么噠~ 「十二個人中只剩下一個?」聽到這裡,凌風直接問道,「這一個人是怎麼逃出來的?」

諸葛祥雲皺了皺眉,「那個學生說他因為找了個地方解決生理問題,等他在回來的時候,地上只有詩薇他們的武器,沒有看到他們的人。」

夜若晞在一旁聽著,在一個人解決生理問題的時候,要讓十一個人無聲無息地消失,這是上了多少次廁所了?!

「我才不信,解決生理問題的時間能夠讓十一個人全部消失。」瀰漫嗤之以鼻,顯然對詩薇失蹤的事情也是充滿了不信任。

而此時凌風也問出了相同的問題,「單獨離開了多久?」

諸葛祥雲也疑惑地說道,「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那個學生說他不過離開了片刻。」

「確定要找?」凌風的語氣已經是百般不願意了,畢竟那個詩薇對夜若晞可是沒做什麼好事。

顯然諸葛祥雲的想法和凌風也差不多,他直接說道,「雖然詩薇不是個好東西,但是另外十個學生,有救回來的可能,我就萬萬不可能放棄他們,畢竟那也是十個人。」

「凌教官,我們去。」夜若晞直接走上前,替凌風接了這個任務,隨即轉頭對諸葛祥雲道,「師父你放心,那十個人不管是生是死,我都會找到他們的。」

諸葛祥雲聽到夜若晞的話,連連點頭,「好好好,果然是老夫的好徒弟,乖乖徒兒,你要什麼東西直接去取,要什麼人直接帶,都沒問題!」

夜若晞聞言不由得笑出了聲,「放心吧師父!」

整個學院一知道夜若晞要帶隊去濁月森林找詩薇,很多人都是看好戲的成分,畢竟也有人不相信夜若晞真的會找詩薇,也有很多人爭先恐後想要跟著夜若晞一起去。

至少現在,已經沒有人會覺得三班都是「廢物」,在他們認識到夜若晞會煉丹之後,他們幾乎已經確定當初三班通關試練塔,憑的就是自己的實力,而不是靠南羽離和流雲,而詩薇從塔中被逼了出來,那確實是實力不行。

只是爭先恐後地報名,夜若晞並沒有選擇。

將所有人都打發之後,夜若晞便看到了早就等在那裡的南羽離,南羽離還沒開口說話,就給夜若晞直接給回絕了,「你想都別想,你不準去。」

闕無聞言直接笑出了聲,「哈哈,這是赤裸裸的吃醋了。」闕無說著直接走到了南羽離跟前道,「你可千萬別去,你想想看,要是弄得不巧最後是被你找到了詩薇,小晞子還不氣死了?」

南羽離落在夜若晞身上的視線越來越柔,而夜若晞依舊堅持不帶他去的原則。

此時流雲也同樣表達要去的想法,夜若晞卻點頭答應了,南羽離轉身離開,未曾多說一句話。

夜若晞最後決定帶上闕無、洛夜、洛天、湛清、雪蝶、瀰漫和流雲,其他人一概不帶,只是這到了晚上,她進了自己的寢室就看到了早就等在那裡的南羽離。

夜若晞不由得勾了勾嘴角笑了起來,「怎麼還在計較不讓你去的事?」

面具已經摘下,妖孽般的臉上布滿了危險的痕迹,南羽離直接將夜若晞拉到了身邊,隨後整個人傾身而下,將夜若晞困鎖在臂彎之下,「不帶本帝去,夫人不會想著本帝?」

夜若晞手肘撐著床,才沒有整個人倒下去,她微微眯著眼睛,伸手在南羽離的衣襟處來回擺弄,「你確定要跟著我一起去,然後救我的『情敵』?」

「不想救。」南羽離直接表達立場,「不過她不好對付。」

夜若晞聞言,雙眼一亮,南羽離這句話明顯就是說給她聽的!她連忙問道,「你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南羽離並沒有放開夜若晞,依舊保持著一上一下的姿勢,「尚龍劍。」

「尚龍劍?那是什麼?在學院里?」

「這本來是上古神帝留下來的寶劍,百年前,有一位老者將尚龍劍帶到了這裡,隨後創立了雲相學院,最近尚龍劍有所異動,恐怕早就有很多人在一邊虎視眈眈地等著了。」

夜若晞看著南羽離,她隨即開口道,「你保管尚龍劍?」

南羽離地輕笑出聲,「並不,真正保管尚龍劍的是你的白羽。」

「白羽?我素未謀面的師兄?」夜若晞不由得有些好奇,「和你有關。」

「白羽守護尚龍劍,但是卻是夜部的人。」

「所以你今天來是想讓我小心,因為他們為為了尚龍劍不擇手段。」

「沒錯,本帝不在你身邊,照顧好自己。」

夜若晞點點頭,其實她不讓南羽離去,就是不希望南羽離一個人就將所有人的事情給做了,他太強,強的讓她都有點心驚,至少對夜若晞來說,在她還沒有足夠強大的時候,她沒有辦法讓自己和南羽離比肩而立。

南羽離沒有多說,只是整整一夜,就這麼抱著夜若晞,兩人緩緩如睡,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南羽離已經離開。

夜若晞走出宿舍,小組隊員已經在那裡等著她了,只是一直到出行都沒有在看到南羽離,就連明明應該帶隊一起走的學生,也突然鬧起了失蹤。

南羽爵遠遠地看著,幾次想要上去同行,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去,而不遠處夜若雲早就已經在那裡對著旁邊的學生說了幾句話。

隨後在夜若晞離開的時候,整個學院內都回蕩著一句話。

「夜漓去找詩薇,詩薇怎麼可能找的回來,誰不知道他們兩個現在是死對頭?」

「是啊,我看詩薇學姐這一次凶多吉少了,夜漓那可是記仇的人。」

夜若晞站定在院門前,轉頭看著夜若雲,隨即嘲諷地勾了勾唇畔。

「小晞子,這年頭,也就只有她喜歡耍這種小聰明了。」

「沒錯,這一點我還真的不否認。」夜若晞收回視線,她只是在等南羽爵和夜若雲都坐不住的時候,只有到了那個時候,讓他們將他們最險惡的用心都表現出來的時候,她才能夠將他們徹底解決!

而後她才能夠奪回屬於自己的身份。 一路前行到了濁月森林,夜若晞也知道,詩薇小隊的那個隊員叫蘇吉。

濁月森林夜若晞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只是當跟著蘇吉到了詩薇原先失蹤的地方,夜若晞不由得微微皺眉。

眼前除了參天的古樹,還有不遠處一片沼澤地,只是遠遠看過去,都能夠看到沼澤地中那一片有一片的屍骸,那麼多的屍骸,只看一眼就會讓人望而生卻。

「就是這裡。」蘇吉帶著夜若晞站在距離沼澤地還有些距離的地方停了下來,「那裡是沼澤地,我們都知道有危險,所以都沒有去,我去了相反的方向解手,也確實只去了一會會的時間,但是等我再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全部不見了,甚至於我連一點點打鬥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夜若晞看了看著兩個位置的距離,並不是特別的遠,如果真的是被人擄走了,沒有道理一點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在,這件事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不管是打鬥、還是被下了擄走,還是他們想要撇下某人離開,這都不可能做到悄無聲息。

夜若晞越想越覺得這件事情一定有問題,這一定是一開始就安排好的,否則絕對不會這樣。

只是夜若晞不能夠確定的是,眼前這個唯一一個回去報信的人,是真的不知情,還是只是在演戲。

考慮到這裡,夜若晞不由得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在這附近找找看,或許有什麼蛛絲馬跡。」說到這夜若晞又對蘇吉說道,「不知道這位學長,是不是已經在這附近找過了?」

蘇吉趕緊搖搖頭,「我哪裡還敢找,跑路還來不及呢,這要是我也死在這裡怎麼辦?」

夜若晞聞言直接開口道,「你不是說他們失蹤嗎?怎麼好端端的說他們死了?」

夜若晞一句話,讓蘇吉臉色微變,隨後他趕緊開口道,「我的意思是這一大群人一起失蹤了,不是死了是什麼。」

只是眾人豈是那麼好糊弄的?

闕無直接質問道,「你最好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失蹤前的事情你最好一五一十地說清楚,你以為所有人都是那麼好糊弄的?」

闕無和夜若晞對視一眼,隨後夜若晞沉聲不說話,整個小隊都不開口說話,他們就這樣一齊盯著蘇吉。

我夫君實在太謙遜了 「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就是解個手,然後我再回來的時候,看到他們在那裡說什麼尚龍劍,我……」

「還說了什麼!」夜若晞大喝一聲,蘇吉恍然驚醒。

「沒什麼,他們就說了尚龍劍,我真的不知道了。」蘇吉就好像怕所有人不相信他一樣,又一次說道,「我真的不知道!」

為了尚龍劍,或許他們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而現在南羽離沒有動,最大的原因肯定是想要將幕後之人給引出來。

夜若晞看著蘇吉,明顯就是一副欲蓋彌彰的樣子,但是夜若晞也不著急,她現在反而覺得這個蘇吉和詩薇肯定不會有關係,否則像詩薇那麼自詡聰明的人,又怎麼可能會將蘇吉給留下來?

蘇吉站在原地,不停地四處張望,最後直接吼道,「我才不管他們是生是死,院長讓你們來救人的,以後不是讓我來救人的!」

蘇吉一邊說,一邊朝著旁邊的另一條路飛快跑了起來,就好像身後有豺狼猛獸一樣。

但是!

「歘!」

蘇吉不過剛剛踏上那一條路,左腳踏出,右腳甚至還來不及跟上,整個人就被側邊飛來的暗器直接給貫穿了身體!

數根尖銳的樹枝直接貫穿了蘇吉的身體,蘇吉連驚呼的時間都沒有,便直接一命嗚呼。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剎那之間,就是距離蘇吉最近的流雲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而無能為力。

「小姐,這裡很危險。」湛清連忙上前,她神色緊張地盯著那一條看著安全的道路,但是裡面卻可能危機四伏。

夜若晞並不否認,她時隨即點了點頭之後命令道,「湛清、雪蝶留下待命,其他人跟我走。」

「小晞子!」闕無有些緊張,隨即直接大喊出聲,不過闕無雖然喊的還是「小晞子」,但是他也是分了場合的,並不是所有人面前都喚一聲小晞子。

夜若晞聽到即刻停了下來,只看到闕無臉上那越來越著急的表情,隨後她笑著說道,「就算我不行,還有洛夜和洛天,流雲不是也在,怕什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闕無聞言,隨後只能點點頭,「行,那就聽你的。」

「主母,我們兩個開道。」洛夜和洛天直接開口,他們可不想夜若晞遇到任何的意外,畢竟這意外一旦發生了,後果是真的不堪設想,他們是絕對承受不起南羽離滔天的憤怒的。

夜若晞微微點頭,自然知道洛夜和洛天既然已經從暗處走出來保護她,是絕對不會看著她自己入虎穴的,她隨即吩咐道,「你們兩個自己注意安全。」

「是,主母。」

Prev Post
「這樣吧,你們看這樣行不行?老熬老黃老郭老田你們四個,等會兒你們去『皇天酒店』跟楊青帝見面,聽聽他說什麼,而我和老馮老林老趙,我們四個帶齊了人馬暗中部署在外面,只要楊青帝想對你們圖謀不軌,我們立馬就殺進去跟他幹上,我就不信咱們這次帶了三千多個人來還能吃虧!」謝榮光道。
Next Post
這話說的真是滴水不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