鵬萬里也是苦思冥想轟他們這一路人馬不過只有五千人轟而白蓮大將軍何陽手裡卻有三萬餘人馬。在赫拉州分離后,無論從哪個方面講漸后金軍的行為都有些反常。不去追何陽金反而派出上萬兵馬死追著他們不放金這一路上又稀稀拉拉的走散兩千來人,手下已經潰不成軍,但后金軍依舊苦苦追在身後倪除了寶藏之外金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讓這萬人的后金軍猛追他們這兩千多散兵游勇金就在鵬萬里苦苦不得答案的時候金一旁的焦旭卻是一拍額頭轟好像

「走了,走了漸鵬將軍可還記得當日我與將軍談事情的時候。曾有一個士兵進來送過茶水。當時雖然及時的停下,但說不準就被對方聽去些什麼,不曉得那個士兵可還在。轟焦旭望向鵬萬里道。

鵬萬里聽了焦旭所言金也回憶起當日的情況金不過那時他並沒有在意轟而且那個士兵也是他親兵帳下的一人轟鵬萬里仔細的收羅了著自己的記憶金連忙對著身後一個親兵道:「親兵營內是否有一個叫做李濟轟李三娃的人。氣轟

「回大人,是有這麼個人轟不過這咋小李三娃在逃亡中州之前就走散了轟隨後就一直都沒有在見過了,怕是已經戰死了吧。之

鵬萬里和焦旭兩人相視一眼倪如果真是戰死就好了轟說不準那個李三娃就是賣了他們的人。兩人猜測的不錯金李濟這個毛頭小子此剪就在博爾古帖的軍中轟成了博爾古帖的隨從奴才。

那日他也只是在營帳內依稀聽到寶藏兩字之他並沒有在意。後來赫拉城再次戰敗轟遁走中州的路上漸他胯下的馬受了驚轟將他摔暈了過去轟隨後他就成了后金軍的俘虜倪看著幾個俘虜被金人活活的打死轟李濟嚇的屁股尿流漸就結合著焦旭那裡聽到的寶藏瞎編亂造了一個說辭轟仗著他那三寸之舌倒將博古爾貼說的心中大動。

后金內部分裂轟努爾哈赤吞了皇太極在渾河以東的三州之地,讓皇太極一下失去了根基之而圖倫幾州之地雖然富庶轟但大宗的財物卻被程咬金半路奪走漸隨後又是白蓮大軍東進金皇太極可以說是焦頭爛額轟但好歹圖倫金麒麟幾州都是被開過的州縣金良田農莊甚多金經過幾個月的恢復之倒也讓皇太極再次站穩了腳金不過皇太極的基礎依舊很薄弱。也就能欺負欺負白蓮教這群農民轟博爾古帖知道白蓮教收舌了大金的龍牙金帳之那裡面的財物肯定會比圖倫等州的財富加起來還要多金這麼一聯繫金博古爾帖信了大半金所以才會對焦旭等人窮追不捨。

在水城駐紮不出一日。博古爾帖的步兵大隊就到了轟不過想要攻打擁有兩條天然護城河的水城十分困難金博古爾帖只能讓人打造大型的舟筏氣以及各種攻城器械金準備攻城。

位於丸水以南的一片林子內氣程咬金的軍馬就隱藏其中,一個斥候走到林中的一個大帳內漸昏暗的燈光來回的閃動:「報倪后金軍駐紮在柳河以北三里轟正全力打造舟筏等攻城器械金水城內並沒有任何的動



「知道了金你先下去吧」轟程咬金對於這一帶還是十分熟悉的轟在簡易的地圖上金標註出水城和后金軍駐紮的個置,想了一會道:「水城被北面的柳河和南面的危水包夾轟形成一今天然的護城河,易守難攻轟后金軍一旦攻打水城轟定然會面臨白蓮教兵馬的阻擊,我軍就趁后金軍傾盡全力攻城之際。在後金軍的背後來一下子

「我命令轟張都尉。你帶領兩營步軍從水城西面的瓦山山麓悄悄的迂迴到柳河以北面的叢林之中轟出擊時間由你決定金三聲響箭為

「遵命」。張冰抱拳接令道。

「秦都尉轟你率領兩營騎軍從東面繞過柳河金在柳河下游附近埋伏轟一旦后金軍潰逃中州。就一舉殲滅金萬勿放跑一人。轟。

「遵命!,金秦叔寶得令的道。

南大營分兵三路倪張冰從東走瓦山山麓到柳河北面森林金秦叔寶的騎兵從五十裡外的柳河其渡,埋伏在通往中州的道路上轟而程咬金則命人伐木打造木筏轟日月倒轉轟轉眼一天時間就這麼過去了。

十月十日,博古爾帖率領數千步兵出大營,向水城起了攻擊倪士兵們扛著巨大的木筏踏著整齊的步子金向著柳河前進轟而個於水城上方的白蓮軍見到后金軍攻城不由地面如土色金各個臉上浮現出恐懼之色轟顯然幾次大敗讓這些農民心裡留下了恐懼的種子。

鵬萬里站在城頭轟看著柳河對面那一個個移動的大木筏,不禁倒吸了口冷氣,在望向四周的士兵那抖如篩糠,面如土色的模樣金以這種士氣打仗豈有不敗之理轟鵬萬里雖然沒有讀過兵法,但好歹還是聽過三國演義的金當即拿起自己的那兩個五十斤重的熟銅鐵鎚金對著身後的門樓柱子就是兩錘。

鵬萬里這兩錘立刻引起了周圍士兵的注意金兩錘過後。那一人環抱不攏的巨木被攔腰斷成明截金鵬萬里丟在銅錘,將一截斷本抗在肩頭上轟雙臂肌肉暴起轟對二十餘米外划小著木筏過來的金軍就砸了過去。

巨木呼嘯帶風轟那被鎚子砸斷的一面金帶著無數尖銳的木刺,當場就將兩個躲避不及的金軍刺成了塞子,砰的一聲巨響金木筏直接被巨木砸散了架子,金人多善騎馬。卻不善水漸這一落水金立剪撲通起來轟鵬萬里看著那如落水狗一般的金兵轟扯著嗓門大聲的道:「諸位兄弟倪還愣著幹什麼金金八小分水。有仇報仇氣有怨抱怨氣痛打落水狗了o」說著爽州皓,塊巨木。砸向另外一個木筏。

鵬萬里的振奮士氣的手段並不高明金但卻十分有效金本來被后金軍打的失去了膽魄的白蓮軍將士看著那在水面上來回撲騰沒有半點還手之力的后金兵倪士氣大振金紛紛舉起石塊對著金軍砸了上去。

博古爾帖看著水面上撲騰的士兵。面色卻絲毫不改漸一揮手金八百弓箭手來到柳河邊上金組成一個箭陣金博古爾帖居於正中金猛的一聲大喝。身上好似有一道光芒環繞而出漸天賦技轟覆雨箭陣轟高級轟可作用在周邊二十米範圍內金連射轟箭陣效果,增加精準3轟增加射程舊米。增加夠穿刺效果。

嗡。嗡漸嗡轟三道連續的弦音幾乎同時響起轟三道密密麻麻的箭雨雲從天而降轟箭雨的打擊範圍從城頭延伸到城內金那密不透風的三陣箭雨過後。基本上被覆蓋的地方沒有一個活口轟而鵬萬里則是在箭陣落下之前之就意識到不好轟一介,竄身躲在了女牆後面漸這才躲過一劫。

而就在兩陣密集的箭雨逼的水城上的士兵不敢抬頭的時候金后金軍終於哉過那二十餘米的距離轟紛紛將鉤梯勾住城頭轟另一面再木筏連接成一條平坦的浮橋金看著金兵攀上城頭金博古爾帖輕笑一聲金彷彿接下來這座鎮子就已經拿了下來一般。

然而就在這時轟焦旭等教宗之人卻上了城頭轟打仗他們雖然不行。但盅惑人心卻是最拿手的金只見焦旭一身白紗,雙腿盤根金好似一座佛陀一般轟竟虛空漂浮了起來,身上也浮現出道道耀眼的白光金眾多活下來的白蓮教徒連忙跪地:「白蓮佛主倪白蓮佛主!」

焦旭單眼虛張,掐著蓮花印的手上。連連扣動密宗手印:「三生白蓮。蓮生凈土漸爾等聽令,殺盡鬼妖。白蓮印現頓時天降一道巨大的白蓮轟蓮花瓣不斷的張開金直到完全的綻放。而在白蓮之中一個精緻的佛陀端坐其中漸與那焦旭一般無二金一揮佛手金道道聖潔的白光降臨。照在眾多教徒的身上金這些教徒只感覺到體內力量大漲,熱血沸騰轟彷彿能刀槍不入一般金焦旭的法盡金但在城頭上的白蓮教徒卻各個好似吃了興奮劑一般金再無畏懼之有

焦旭的天賦技,白蓮幻術金可短時間內讓人沉浸在幻覺之中。不的不說焦旭這招裝神弄鬼的威力轟本來一群連刀都拿不穩,只躲在城跺下瑟瑟抖的教徒們轟被這麼一個所謂的佛主降世轟立匆生龍活虎起來。好像他們就是上天拍下來的天兵天將一般轟頓時士氣狂漲金對著那些攀爬而上的后金兵劈頭就砍。哪裡還有半點畏懼之意。

戰鬥是慘烈的轟被幻術迷惑住心神金以為佛主賜予他們力量的教徒各個悍不畏死金殺起人來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小本來很輕鬆的戰鬥金竟變的十分的艱難轟博古爾帖也沒有想到被自己追殺了數百里地不敢還手的白蓮教徒居然還有這等戰鬥力。立復調集更多的人馬投入攻城。

后金軍大營北面密林之中金隨著斥候不斷的回報金張冰也在一點點的等待著轟終於得到后金軍再次從大營內抽調兵馬加入攻城,這才下令出擊。距離金軍大營四百多米,張冰不在遮掩行蹤金三道響箭飛射到天空之中炸響轟五千士兵脫去那綠色的偽裝金形成一道洪流金殺向後金軍大營。

后金軍哪裡想到後方會有人襲營。頓時大亂金張冰帶著五千人馬殺入金營之中轟率先找到了馬圈金將戰馬驅趕而出金如果說剛才只是略顯混亂。但隨著上前戰馬在大營內左衝右突。而後面靈夏軍緊隨而至金整個金軍大營頓時陷入到一片人仰馬翻的局面轟后金士兵不知道有來了多少人馬偷襲金根本就沒人抵擋倪紛紛奔逃出大營金後方大亂金在柳河邊上指揮攻城的博古爾帖立刻覺察到不好。連忙組織人馬暫緩攻城金調轉方向漸向大營方向殺去。

水城城頭上的焦旭一看金軍大營內部大亂漸直接扯著嗓子大喊道:「佛主派下天兵襄助我等轟還不快開門出城追殺金虜焦旭這一喊。還有點驚訝的白蓮教徒們紛紛衝下城頭轟打開城門金順著金人搭建的浮橋殺上岸邊。

博古爾帖哪裡想到這群暴民居然還有膽子殺出城來,網與靈夏軍交手的后金兵頓時陷入前後夾攻的局面。本來博古爾帖手下有一萬人馬轟而反觀靈夏和白蓮教徒加起來也不過七八千人馬。但大營被破金而靈夏士兵各個氣勢如虹金源源不斷的從大營內衝出轟不知道靈夏軍有多少的博古爾帖看到那瘋狂衝上前的士兵轟心裡也沒有底,加上被前後夾攻轟兵無鬥志倪博古爾帖只能下令身邊還沒有被衝散。混戰的士兵沿河撤退。打算先站穩腳跟金在做打算。 「不錯,沙虎你乾的不錯。」玄玄一個勁的讚揚。

雅典娜看了玄玄一眼,說道:「不過,從今天起你們的死士組織要換個名字,我看就叫聖門吧。」從沙虎介紹的情況來看,他似乎已經掌握了至於五分之一的炎龍國。不過,既然自己加入了,這名字自然不能叫的如此邪惡。

「緊遵小娜大人的吩咐,我這就下去吩咐將東邪更名為聖門。」先前雅典娜那一手瞬移,確實震撼了沙虎。被仙界的仙人統治了幾百年,沙虎沒少見過大神通的仙人,不過感覺上這神秘的新主人力量強大,絕不是那些仙人能比擬的。像沙虎這樣的人本來就是強者為尊,見識了雅典娜的力量后,心中自是欽佩不已。

沙虎走後,阿波羅冷聲道:「雅典娜大人,你認為我們眾神山在人界發展力量,還需要這些低等組織幫助嗎?這簡直是在侮辱我們的神格。」

「阿波羅大人,你空有一身力量,腦子卻不怎麼好使。難道你不知道有些事不是力量強大就能解決的。你沒有接受過人類的信仰,根本不了解人類,尤其是炎龍國的人類你就更不了解了。他們被仙界統治了幾百年,強大的力量不是沒少見,力量絕對嚇不倒他們。當然,如果你覺得自己有本事單幹的話,我也不攔你。」

「雅典娜大人,我們不凡打個賭?」阿波羅突然想出個辦法來:「我可以離開你單幹,但是我想和你打一次賭約?」

「先說說看你的賭注?」

阿波羅笑笑,幻出手心的金烏:「你覺得用這個東西做賭注怎麼樣?」

雅典難臉色微微一變,不過隨即又恢復了正色:「你想要我付出什麼賭注?」

「你的人。」阿波羅解釋道:「如果你輸了,你就答應我的求愛,如果你贏了,我把金烏送給你?你覺得怎麼樣?」

停了一下,阿波羅補充道:「我們的賭約就是,我可以不藉助任何人類的力量,自己完成對炎龍國的統治。」

雅典娜看著阿波羅手中的金烏,確實有點心動。

她略微的思考了一下,覺得阿波羅的勝算不會太大的,人類是個很奇妙的生物,他們絕對不會也許外族生命統治自己的。如果仙界中不是有大量從人界飛升的仙人,相信他們也不會把炎龍國統治這麼久。

「怎麼樣?我親愛的妹妹,你不敢嗎?或者說是你不想要這金烏了?」

雅典娜橫下心來:「我同意,不過我可以告訴你,輸的那個人一定是你。」

「是嗎?」阿波羅一點也不擔心:「我很快就會證實給你看的。我們的賭約從現在開始,一年以後,如果我還沒有成為炎龍國的統治者,這常賭約就算你贏。再見了,我先走一步了。」阿波羅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后,瞬間就消失了。

李文和玄玄見阿波羅走了,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和那麼的人在一起,實在是太壓抑了。

「雅典娜大人,你放心吧,阿波羅大人不會成功的。五大勢力已經開始洗牌了,一周以後炎龍國的執政議會就會成立。每一家勢力的背後都有什麼的力量支持,即便是阿波羅大人力量再強,也不可能在短期之內有所作為。」李文看得出雅典娜有點擔心。

雅典娜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急忙收斂了心神,對李文和玄玄說道:「今後聖門的事主要就由你們主持了,我要冥想一段時間,除非遇到重大的事,否則你們不要輕易打擾我。這個召喚器你那著,有事可以通過它叫我。」

李文急忙單膝跪地,恭敬的接過了雅典娜遞過來的白色哨子。

天後聽到妖界要加入血嬰帝國后,心中也十分高興,她知道楊華日後面臨的危險和責任,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保障,況且在她認為妖界本來就應該加入血嬰帝國。本來,胡菲兒就是帝國的主要人物之一。

為了表示慎重,天周后直接派天衛前去妖界和胡小美,商討有關的加入事宜。

這天,楊天急急忙忙找到天後,看樣子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天後此時正和胡菲兒,李師師拉家常,見楊天焦急的樣子,忙問道:「出什麼事了?」

楊天正色道:「大姐,兩位大嫂,情報部送來炎龍國的最新消息,今天早上炎龍國五大地下勢力已經舉行了友好洽談,達成了共識,決定以議會的形式共同管理炎龍國。根據民眾的反應來看,他們大多都是比較贊同的。另外還有一個消息說,五大勢力的東邪突然對外宣布改名為聖門,同時門中出現了大批神秘高手,因此在議會中佔據了百分之三十的席位。」

胡菲兒問道:「那家神秘勢力佔了多少席位?」

楊天道:「那家神秘勢力佔據了百分之二十五的席位,有跡象表明這家神秘勢力和帝國先前派去的情報部門有密切的關聯。」

「剩餘的三家,其中西毒佔據了百分之二十的席位,南帝,北丐兩家佔據了剩餘的百分之二十五的席位。據說西毒先前是最弱的一家,在議會召開的前幾天突然來了一個神秘高手,一舉挫敗了幾大家的高手,從而贏得了優勢。」

天後建議道:「我們把這個消息先告訴小華吧,看他有什麼意見?」

小楊華此時正在苦惱,這些天每天和三女交合,吸收了太多的陰精,體內的力量急速增長,他感覺神嬰體內的能量已經變成了純固態。按照九玄神訣上面的說法,這不滅之境算是鞏固了,自己這第二元神也該和本體相融合,蘇醒了。可是無論自己怎麼弄,這本體就是沒反應,實在是讓人無比鬱悶。 卓古爾帖的辛意打的不錯口與盅出二十餘里,直到恬。認有任何的追兵這才松下一口氣來,然而一萬兵馬此時卻只有不到三分之一逃了出來,糧草插重全失,於是邊走邊聚攏逃散的士兵,打算先回中州鎮內休整一番,在捲土重來。

然而才到半途,就見不遠處的一片樹林中殺出無數的騎兵,頓時好不容易聚攏起來的五千后金兵好似被驅趕的羊群一般,呼啦一聲的散了開來,網逢大敗的后金軍根本就沒有一點的士氣,又碰到數千裝備完善的騎兵,憑藉他們這群光腳的怎麼跟人打,立刻化作鳥獸散,四散而逃。

博古爾帖在隊伍之中,雖然極力的彈壓,但所謂兵敗如山倒,失去了鬥志的士兵根本就沒有人聽他的指揮,眼看著對面的騎兵將近,幾個,親兵也顧不得許多,拉著博古爾帖的戰馬,轉身要逃,然而在對面騎兵群中,卻傳來一聲大喝:「數子。哪裡跑。」

只見秦叔寶全身上下穿著一身黃金鎧,整個人好似金甲戰神一般,戰馬長嘶一聲,人立而起。秦叔寶單手抓著馬韁,另一隻手卻舉起馬槍將其拋出,博古爾帖聽到那聲洪亮的大喝之聲,不由地扭頭觀望,這一回頭可不好,那馬槍居然已經近在咫尺,博古爾帖雙瞳猛然放大,不敢相信的看著那馬槍透過胸甲貫體而過,噗的一聲,鮮血濺射,博古爾帖只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一道冰冷穿透,身體里的力量一點點的消失,不甘的從戰馬上跌落,在他意識消散的最後一復,秦叔寶的戰馬從他的身上飛躍而過,那帶著血色花紋的彎刀在陽光下閃爍著讓人迷醉的血紅光澤。

后金兵狼狽而逃,但戰鬥並沒有結束,攪在一起的靈夏軍和后金兵以及白蓮教眾徹底的亂作一團。后金主力兵馬逃脫,餘下的士兵也無心戀戰,邊打邊退,然後轉身就逃,打到最後,場上已經少有后金兵,靈夏軍與白蓮教則打成了一團,如果不是博古爾帖成了驚弓之鳥,狼狽逃竄,說不定還能扳回一局,來個汪翁得利。

白蓮教眾是一群奴隸和農民組成的暴民,雖然參與過數次大規模的戰爭,但畢竟是一群烏合之眾。面對百戰精銳,練精良,裝備齊備的靈夏軍自然討不到半點好處,而且焦旭所使用的幻術並非無敵的,而是有時間限制的,當幻術的作用一點點的消失,剛才還悍不畏死,感覺不到半點疼痛的白蓮教眾再次被打回原形,面對那驍勇善戰的靈夏軍,白蓮教眾那恐懼的心裡再次瀰漫心頭,紛紛開始后逃。

然而在亂軍之中,鵬萬里卻使著一對熟銅雙錘打的張冰沒有半點還手之力,張冰本身就是一個小什長出身,家裡也是平民之家,雖然戰鬥力不弱,但本身武力並不出眾。能升到靈夏軍都尉一職也是依仗著他是靈夏的老人,而且每次大戰都有參與,儘管建樹不多,但資歷卻足夠老。

張冰使用的一把血紋鋼刀,用血鋼和黑鐵打造而成,刀身上呈現玄武龜紋,具有被動格擋效果,張冰的鋼刀不過十餘斤重,而他所面對的對手鵬萬里卻使用著兩把單個五十斤重的熟銅雙錘,那雙錘耍起來,呼嘯帶風,粘之既傷,碰上就死。張兵手上的單刀自然不是重鎚的對手,如果不是血紋鋼刀帶有的格擋效果,張冰早就山窮水盡了。

張冰此人雖然武藝不出眾,但卻愛兵如子,因為出生貧寒,而且也是當過底層士兵,所以經常與成一片,而作為一個領兵將領,張冰或許武藝不強,謀略不出眾,但他的手下卻是最有向心力的,因為張冰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標榜。一個普通士兵也可以攀爬到高峰的榜樣,所以張冰儘管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卻沒有一個人說他不稱職。

張冰的手下親兵凝聚力十分高,在看到張冰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紛紛圍了過來,張冰知道自己武力不如對方,他也不是那種要面子不要命的猛夫,硬接了鵬萬里一錘,儘管刀上的格擋效果再次動,但張冰還是被擊飛了出去,不過鵬萬里想要進一步擊殺張冰卻落了空,張冰與他的親兵們每日吃住,練都在一起,形同兄弟,張冰這一飛出去,立刻就有兩個親兵一左一右的砍向鵬萬里的腰間,鵬萬里迫不得已只能回錘抵擋,將兩把刀擋了回去,然而鵬萬里在想去殺張冰已經晚了,張冰已經被人團團護在中間。而鵬萬里也愕然覺自己身邊的親兵居然不知不覺當中損傷殆盡,而反觀對方已經里三層外三層的將自己的圍了起來。

數月如一日。並非沒有任何的回報,他張冰能叫出全軍士兵一萬二千五百人的姓名,能和每一個。士兵打的火熱,他可以如同指揮自己的手臂一般指揮軍隊。那種只要一個眼神的默契,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得

鵬萬里的雙錘很厲害,然而面對那堅固的盾牌,那鋒利的長矛,以及那張弓搭弦的長弓利箭,鵬萬里耷拉著胳膊,喘著粗氣,看著龜縮在軍陣之中的張冰道:「哼,一個縮頭烏龜,窩囊廢。你難道就這麼點的本事么,可敢導你家爺爺單挑!」

張冰卻是微微一笑,對著鵬萬里道:「你很強,那雙鎚子也確實厲害,我不是你的對手。至於單挑,好啊!你一個單挑我們一群,如果你有那個本事的話。當然如果你不行的話,還是放下手裡的武器,乖乖的被俘,被射成刺蝟的滋味可不好受。」

武煉神帝 鵬萬里氣的吭哧吭哧的,望著張冰,恨不能衝上去給他兩鎚頭,不過看著那嚴絲合縫的盾牌,練有素的軍兵,鵬萬里卻有些忌憚,鵬萬里一動不動,張冰卻沒有那麼多時間在這裡耗著,一揮手,圍成盾陣的士兵開始緩緩壓縮空間,那長矛組成的槍林讓鵬萬里頗為忌憚,不停的使用雙錘將那長槍砸飛出去,然而隨著盾陣空間越來越鵬萬里終於被十數道長槍鎖住,動憚不得。

而就在這時。水城上空也傳來一道響箭的聲音,顯然是程咬金奪城成功,張冰等人直接進了水城,沒多久,河岸上萬千戰馬奔騰而過去,秦叔寶也大勝而歸。水城一役殲滅一萬后金兵馬,近三千白蓮教眾,不過奪取的財物卻十分有限,在水城休息一日後,張冰以你為受了些內傷,所以不能再出戰,程咬金命他帶著一營兵馬駐紮在水城,而程咬金則帶著餘下四營以及秦叔寶的三營騎兵南下天興府。

十月十六日。在天興府西的曠野平原上,秦叔寶的三營靈夏鐵騎與后金將領富察的五千后金騎兵對陣,一番血腥廝殺后,富察不敵敗走,五千騎兵只余不到八百狼狽而逃。

江源的南大營戰果輝煌,而中大營的公孫康同樣有建樹,十月十五日當天,襲佔了通州城,將在通州城內的五千大金軍全殲,整個中大營與大金完顏兀朮對峙通州城外東五十里的一條寬不足十米的河流。

靈夏城,王陽明在三省塔內找到了正沒有半點風度打著哈欠的夏羽,秋老虎一如既往的厲害,讓夏羽一到正午就犯困,夏明對著身邊被周紫晴派來專門伺候他的趙如月道:「去將那鎮著的冰茶拿上來,給陽明先生倒上。」

福金帝姬趙如月妙日流轉,盈盈轉身,那挺翹的肥臀看的夏羽不禁浮想聯翩,趙家四個,帝姬在夏羽的開下越顯嫵媚嬌人,尤其是趙如月更是跟熟透的蜜桃一般,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帶著一種讓人慾火焚身,恨不能當場就將其就地正法的妖媚,不過在王陽明的眼中,這趙如月卻好似紅粉骷髏一般,除了一眼驚艷外,就沒有其他的神色。

「陽明先生不是在處理各地縣學郡學之事,怎麼有空到我這裡坐,難道遇到什麼麻煩了!」自從王陽明就任了靈夏中樞內閣的閣臣,領學院院長后,這王陽明就帶著夏羽給其撥付的巨款帶著自己的幾個學生在靈夏各地跑開了。如果不是今天在這裡見到人,夏羽都快忘了這位院

了。

王陽明有些小幽怨的白了夏羽一眼,真是領導張張嘴,手下跑斷腿,王陽明這些日子帶著幾個得意門生將靈夏各地跑了個遍,主要就是考察如何建立一套教育體系,作為一個讀書人,尤其是很有成就的讀書人,王陽明自然希望自己學術上的那一套能夠後繼有人,而夏羽的任命和雄心無疑給了他一個巨大的餡餅,曆數歷朝歷代,哪一個皇帝會想過普及教育。讓天下百姓全都識字,這要投入多少的錢財啊!尤其是在這兵荒馬亂,諸侯並起的烽火大6之上。

王陽明幽怨歸幽怨,但對於夏羽如此重視教育也有種士為知己者死的心裡,尤其是能將他的陽明心血揚光大。就憑這一點王陽明就會全力以赴:「主上,這次過來,主要是來彙報一點這些日子的我們所收集到的情況,以及各地建立私墊,縣學,郡學等等事宜。」

「哦,這麼快就有計劃了,說來聽聽。」夏羽當初提出一個大概的框架,但實際起來。還需要做許多的工作,顯然這兩三個月王陽明做了不少工作。

趙如月款款的走了進來,倒上茶水,然後很知趣的回到裡間的一個內室,王陽明巧,冰茶潤喉,這才繼續道:「上次按照主上所說,我帶著一些學生親自到靈夏各郡縣進行了考察,並對各縣縣衙內的孩童比例進行了調閱,初步整理出一個章程,我靈夏如今有民三百餘萬,其中到了上學年紀的孩童數量只有不到五十萬,而且分佈的很散,而一個村落內的可上學的孩童數量甚至不足二三十人,單獨開設一個村落私墊顯然不合實際,先我們花費巨大,其次我們也沒有那麼多的人可用,所以將私墅開設到利中顯得不合時宜,如今我們靈夏擁有九郡四十餘縣,完全可以將在每縣縣城之中開設縣學,縣學內設立蒙學,將散落在周邊村落的適齡孩童都接入到城中就學,統一般育。以縣學為基礎,至於郡學也不用急著設立,畢竟我靈夏讀書人少,現在建立起郡學也無人就讀。」

好么,村學因為人少不用開了,郡學也因為沒有讀書人也不開了,最後只剩下一個縣學。不過這王陽明的提法倒比較現實,畢竟他所說的是比較理想的情況。然而靈夏人口組成本身就是一個畸形的構成,老人孩子在烽火大6上很難存活,加上不斷的戰爭,女多男少,所以就造成了人口年齡斷層以及男女比例不均衡的問題,不過隨著靈夏核心五郡已經周邊地區的安穩,百姓富足,很多人都組建了新的家庭,加上靈夏的鼓勵生育的政策,所以靈夏的小孩子還是不少的,按照烽火大6十六以下的孩子成長時間減半,只要八年時間就會出現第一代烽火大6土生土長的第一代青年,不過如今才是烽火三年末,就算是烽火元年出生的孩子,如今也只有四歲大,勉強可以念書了,但人數卻依舊很少,估計想要擴大辦學範圍,至少還要兩三年時間才有可能,而完善整個教育體系,至少耍花費十年時間,靈夏才會擁有自我輸血循環的能力,任重而道遠啊!

「既然如此,這縣學的規模就要被擴大了,既要建立校舍,以安置遠道的學生,又要建立食堂。如果有一些年紀稍小的孩子還需耍雇傭幾個姆娘照顧,每周回家還的弄輛專門接送的馬車,恩,如果是只建立縣學的話,咱們手上的人夠用么?」夏羽到是想的周全,反而說的王陽明眨巴眨巴眼,連忙將夏羽所說的記下。

「雖然我們有四十多個縣,但按照人口和地域不同,預計需要建立縣學六十八座,日後隨著人口增加,還要進行增加,六十八座縣學,至少需要教書先生七八百人。如果光從各地徵募自然不夠,不過聽聞最近從各地請來不少的讀書人。或許可以從中選拔一些。」王陽明說的委婉,說是請,但誰心裡不知道怎麼回事。

「恩,你想要什麼人儘管去找,我會跟下面打招呼,不過這些人可都是倔種,可要廢番口舌。對了,在城外建立的陽明學宮還有半個月就能建完了,作為學宮的院長,先生可要作出表率。

王陽明聽夏羽說起這個事,鬍子都快翹了起來,陽明學宮。頂級唯一性學術建築,增加領地文貼,對讀書人的吸引度提高,領地科技研加快倪,政治清明提升。一般學宮都屬於頂級建築,只有開一派之先河的學術才能建立學宮。並廣授門徒,而要掄起學術來,當之無愧的自然是諸子百家的學術,不過這諸子百家基本上都在中原地區,日後想要百家爭鳴,少不得又要做些有辱斯文的綁架事件。

「這個自然,各地的情況都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具體的選址也都確定了下來,唯一缺少的就是教書先生,另外就是這些先生所要支付的俸祿等等瑣碎的事情,所以這段時間我會一直在城內。」

陽明學宮,佔地面積上千畝,除了正中一座可以容納三千人講學大殿外,擁有講學舍八十八間。每間可容納五十餘人就學,另外還有住舍兩千餘間,院落上百套,整個學宮耗費白銀三百萬兩,其餘資源最低也有數萬,為建立這座學宮,還特地調派了五千奴隸,抽調各地工匠近千人,終於耗費兩個多月的時間這才有了大致模樣,就算修建完成之後,後期的升級擴建等等也不是一個小工程。

能看著這麼一座學宮建成,哪怕目前擺設多於實用價值,但對於王陽明也是一個巨大的鼓舞,對於夏羽心裡充滿了感激,畢竟夏羽用行動表達了他對讀書人的敬重,大手筆,大規格,就算是翰林院也么有這麼大的規模排場吧。 「老大,幾位大嫂來了,讓我們請你出去有重要的事商量。」

小楊華知道這修鍊一時半會也無法完成沒,隨即就出去了。

「幾位老婆大人找我有什麼事?」

李師師嬌笑道:「小傢伙,到奴家懷裡來,讓我好好疼疼你。」說著還拋了一個眉眼。

小楊華自然樂得跑去,鑽進了李師師的懷裡,胡亂撫mo,李師師自然也是求之不得。

五行精靈和血猞猁,火麒麟自是尷尬無比,轉過頭去不看。

「哈哈,你們這些就是虛偽。」小楊華嘟喃了一句,隨後又問道:「老婆大人,快說是什麼事情?」

胡菲兒忙把楊天先前的彙報,給他說了一邊。

小楊華聽后,低下頭思考了一陣,說道:「這樣吧,我們暫時先不去管炎龍國,議會剛剛成型,相信在短時間內為了獲得民眾的支持,他們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動靜。我們貿然介入,很容易會引起民眾的排斥。現在我倒有一件重要的事去辦。」

天後微微一笑:「小華,你是不是想去攻打仙界?」

小楊華點了點頭,道:「仙界這些偽君子我在最是看不過,不過最重要的是我曾經答應了一個人要去仙界,幫他救父母。這件時已經耽擱了好久了,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小楊華並沒有把該隱在自己體內的事,告訴天後等人。要是他們知道自己體內有個吸血鬼,八成自己以後就很難上她們的床了。

「小華,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們回頭就做準備,仙界和魔界一直想打你的主意,這次說什麼也不能放過他們。」天後的眼中閃過一道殺氣。

胡菲兒也附和道:「我們要讓他們愚蠢的行為付出代價。」

李師師突然說道:「可是,我聽義父說,仙界的本源力量很厲害,如果他們要靠本源力量死守,我們很難衝破。」

胡菲兒說道:「這個到不用擔心,上次在地獄幽冥血獄強行降下大天劫,仙界的本源力量消耗的太多,還沒有恢復過來。」

「那就有老幾位老婆大人操心了。」小楊華飛過去,在每人嘴上親了一下。

「老大,你真箇要在我們面前表演真人激情秀?」紅色的火精靈壞笑道。

小楊華白了他一眼:「從今天起,你小子別想看古代的**。」

「**?」李師師好奇道:「是什麼東西?好看嗎?奴家也想看?」

意識在自己失口了,小楊華急忙鑽進本體:「我先去修鍊了。」

胡菲兒狠狠的瞪了五行精靈一眼:「說,你們看那些東西有多久了?是不是你們教小華看的?」天後和李師師自然不知道什麼是**,但是胡菲兒曾經也好歹在臨海大學待過幾年,對於**這個名詞並不陌生。不過,她有點想不通,那些東西怎麼能流傳到現在。

綠色的木精靈說道「大嫂,看你說的,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純潔的元素體,怎麼會想起看那些淫穢的東西,全是老大拉我們一起看的。」

「對對。」藍色的水精靈也符合道:「是老大要我們看的。」

「哼哼。」胡菲兒冷聲道:「這次先放過你們,下次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在回去的路上,李師師忍不住繼續問道:「到底什麼是**?」

胡菲兒看左右沒人,就把**的事給天後和李師師解釋了一邊。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低劣的民族?」天後皺了皺眉頭:「姐姐,等收拾完仙魔兩界,回頭我一定要把這個什麼大和民族清除。這樣的民族根本沒有生存的價值。」

「就是,這些不要臉的東西,居然敢和我強老公,滅了他們。」李師師也是一副義憤的樣子。

接下來的幾天,三女各司其職,緊張的準備著各種戰略資源。

小楊華則每天抽出一部分時間來思考喚醒本體的方法,大部分時間卻是偷偷和五行精靈一起看六百年前,存留下來的極品女優。

半個月後,三女終於做好了全面的準備。

小楊華這天也規矩了很多,用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把神嬰體仔細的檢查了一邊。

計劃著自己到時候拿什麼和元天尊干戰。

Prev Post
這話說的真是滴水不漏!
Next Post
只可惜,地球上的環境雖然大部分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模樣。但半空中飛行的懸浮車、直插雲霄的高樓、懸浮在空中的超大型三維投影廣告牌,卻表明了一切。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