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地球上的環境雖然大部分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模樣。但半空中飛行的懸浮車、直插雲霄的高樓、懸浮在空中的超大型三維投影廣告牌,卻表明了一切。

在離開的這段時間裡,由於海神國際的強勢介入,科技方面的發展已經有了質的飛躍。哪怕這些都是以人類的基礎科學為根本,但足以稱得上是劃時代的進步。

大量只有在科幻電影里才會出現的物品已經開始深入到生活當中,即便這些東西目前還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夠輕易使用。但對於所有人來說卻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對於主位面地球的發展,寧致遠的態度是助長但不拔苗。海神國際不斷拿出來的新技術,對於人類社會來說頂多也就是超越個幾十年而已,並不會太過誇張。

真正的超級科技,依舊還只能掌握在海神國際的手中。當然,所謂的超級科技也只是針對地球上的那些。對海神國際表現出來的實力即畏懼又垂涎的國家而言。

在寧致遠決定對自己的母星文明進行助長但不拔苗的計劃時,就已經將整個太陽系內所有超出一定程度的技術、物品統統地打包帶走,只留下不會起到反作用的那些。

就算是這樣,月球、火星、木衛二、土衛六等已經進行了大量改造工作的行星和衛星上所擁有的技術,依舊不是短時間內發展到現如今這個地步的地球,所能相提並論地。

一身很正常旅行者打扮的寧致遠,在全球各地轉悠了一圈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鄉江南省金陵市。回到了曾經居住了十幾年的那個小區,甚至那個依舊空置著的家裡。

龍珠之武天宗師 當然。對於現如今的寧致遠來說,這些家裡幾乎可以說是密密麻麻的竊聽和監視裝置,還有基本上都已經被國家有關部門的人員給替換掉的小區居民,實在太明顯不過。

可惜,這一次回來也只不過是心血來潮、一時興起的回味而已,可沒想過去驚動這些人員。所以,在強大能力的作用下,寧致遠的出現根本沒能引起一絲一毫的注意。

事過境遷、物是人非。就是眼下寧致遠的心情寫照。雖然這個小區的建築依舊還保持著原來的模樣,甚至連一樓臨街的鋪子還從事著原來的生意。但一切都已經不同了。

局部轉換了一下自身樣貌的寧致遠,走進以前時常會光顧的那家牛肉拉麵館里,點了一份紅燒炒刀削麵。要說這面的味道可比以前的那家強多了,很正宗的感覺。

而且份量也相當實惠,面多肉也多。也不奇怪,隨著星麥和海麥的推廣。麵粉的價格已經是相當的低廉。至於牛肉也因為長勢更快、質量更好的品種,價格也降了不少。

至於炒這碗紅燒牛肉刀削麵用的油、鹽、調料,也都因為海神國際推廣的高科技生態農業,徹底擺脫了以地溝油為代表的有毒有害品種,全都是天然的貨色。

而這些東西也因為高科技的巨大產能。變得同樣價廉物美起來。某種程度上可以說,眼下主位面的地球上,已經很少能找到還處於飢餓線的人,最少飲食方面不會有問題。

當然,海神國際也不會傻到把事情做得太過。所以,現如今的地球,不管是飲食、衣裝還是別得日常用度,都劃分成了三個不同的層次,溫飽、小康和奢侈。

溫飽就不說了,顧名思義是只要能吃得飽穿得暖就行,品質方面是最低等得。而小康的話,就類似寧致遠吃得這碗料足味美的紅燒牛肉炒刀削一樣,味道好、營養足。

至於奢侈自然更不說用了,真正極品的山珍海味等等都屬於這個範疇。而這些食材的價格,並沒有跟普通食材一樣跌價。相反,比以前的價格要高了不少。

三個級別的品質,就代表著三個不同的消費層次。當然,這只是大的分類,具體的自然還有更細節上的區分,但這樣就避免了因為食材的大幅度貶值而造成商業方面的問題。

至於工業用品也是如此,想吃得飽、穿得暖,現如今在各個國家都很容易就能滿足。甚至於,一些福利好的國家,比如東南亞聯盟國,就是不上班也能享受到這種基礎保障。

但是,如果想要吃得好、穿得好、吃得奢侈、穿得奢侈,那不好意思,就需要你自己去努力、去拼搏、去奮鬥,即便是社會保障最好的東南亞聯盟國的居民,也是一樣。

只可惜,這麼好的一面碗,吃在現如今的寧致遠嘴裡,卻已經沒了當初大快朵頤、心滿意足的感覺。甚至於,連自己曾經的那些回憶也都已經快要吃不出來了。

不過,習慣不浪費,而且眼下的身體即便是再多的食物也能吃得下的寧致遠,依舊還是把自己的面給消滅乾淨,甚至連那碗濃香四溢,同時還有著蔬菜和肉丁的湯也給喝光。

等寧致遠出了麵館,又進入家門口的那間熟悉的超市轉了圈出來后,感受著行人們臉上那遠比以往要更加滿足和喜悅的表情,頓時流露出了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李郃笑眯眯地盯著何原道:「在下與隨從路經於此,聽到歌仙的絕美之音,忍不住就想進來一睹芳顏,若有叨擾,還望毋怪。不知何公子可否容在下在此占幾個位置啊?看這屋子如此寬敞,人太少了,也缺氣氛吧?」

何原自然聽得出李郃這話乃是借口,從百花樓主樓到這愛晚閣之間只一條幽徑,他們若經過必是為到此閣而來。而如若是在百花樓里的話,根本就聽不到這裡傳出的歌聲。況且,他們難道真的會一大早的到百花樓去嫖妓嗎?顯然他們是沖著自己而來的。

何原板著臉同李郃的笑眼對視,沉聲道:「不請自來已是失禮,莫非你們還想強行留下不成?」依著他平時的脾氣,此時早就掀桌子大打出手了。但他已知道李郃的身份非同小可,開罪不得,加上現在李郃旁邊三牛那般高大強壯如鐵塔一般,也讓他沒有一點打贏的把握。

其他幾個公子哥剛要發作,卻見何原這般態度,不禁有些奇怪。旁邊幾個昨晚去過何婷生日宴又恰巧向李郃詢問過芊芊、艷兒兩女的公子哥忙對其他人道出這群人的身份。

眾人恍然,原來是延東王的外孫,怪不得,怪不得。

李郃見何原拒絕,卻也不急,臉上仍是一副微笑的表情,又看了上官青青一眼,對她輕輕點了點頭。上官青青微微一愣,也對他輕點了下臻首,眼中卻是充滿了好奇。

李郃回頭對正擦著額頭冷汗的王老闆微笑道:「既然何公子不歡迎我們,那麼我們也不再在這討人嫌了,王老闆,這樓閣這麼大,把隔壁的房間安排給我們,想來沒有問題吧。」

那王老闆立時喜出望外,本以為這兩伙人要起衝突在這裡大打出手了,卻沒想到這在外面看起來霸道無比的小公子,到了裡面卻忽然變得斯文禮貌了起來,可他看起來又不像是欺軟怕硬的主啊,對何原也並未現出忌憚或是害怕之色,真是不知怎麼回事。不過既然他們能相安無事,那自是最合王老闆的心了,他忙為李郃他們將隔壁的屋子打開。

何原也是一愣,他也沒想到李郃會這麼好說話,難道李二公子是扈陽第一紈絝子弟的傳言是假的?

看著李郃等人魚貫而出,隨王老闆到了隔壁,何原又重新收回了心思,看向美麗的上官青青,涎著臉道:「青青請繼續吧。」

上官青青暗嘆一聲,繼續撫琴自唱了起來,但歌詞雖是快樂纏綿,歌聲卻顯得有些凄苦無助。

李郃帶著眾人隨王老闆到了隔壁后,就讓他去準備好茶水,但卻不用叫姑娘。

王老闆自是一切聽遵吩咐。

李郃把三大杯茶水放到三牛面前,道:「開始唱歌。」

牛大愕然,指著李郃身旁的芊芊道:「主人,你是不是看錯人了?芊芊在那呢。」

李郃面色不變,道:「沒有錯,就是你們三個,唱歌,快點!」

三牛面面相覷,牛大苦著臉道:「我們不會唱呀。」

牛二道:「沒學過呀。」

牛三道:「唱不出來呀。」

李郃道:「不要緊,隨便唱,只要用力唱,拚命唱,唱大聲來就行。」

屋內眾人都是一臉的疑惑,芊芊道:「主子怎麼這時候讓牛大他們學唱歌啊?」

李郃對她微微一笑道:「一會你就知道了。」接著又對三牛唬著臉道:「你們到底唱不唱?不唱的話晚上你們都別想吃飯!」

這話最有效,三牛立馬瞪直了眼:「主人你說,唱什麼歌,你說唱什麼,我們就唱什麼!」

李郃摸了摸下巴,乾脆臨時編了一首歌:「來,你們跟著我唱啊!

我是一頭牛~~

來自大草原~~~

每天要吃十斤肉~~~

拉掉八斤便~~~~~~

我是一頭牛~~~

頭上沒有角~~~~

身體壯得像大山~~~

力氣大無窮~~~

來,我是一頭牛~~一二三,開始唱~~~」

陣陣牛吼聲震天而起:「我是一頭牛~~~~~…」

三牛剛開始唱得時候還有些放不開,但唱著唱著越唱越上癮,越唱越爽快,都是聲嘶竭力地嘶喊著,狂吼著,簡直都要把屋頂給吼飛了!

李郃也是指揮得起勁,站在桌子上兩手舞動,指揮著三人聲音時高亢時低沉,不亦樂乎。

不過其他人就不行了,三牛的聲音實在是太震撼,震得他們不得不逃到了閣樓外捂著耳朵以求一絲清靜,連大飛都趴在地上緊閉著狗眼耷拉著耳朵,兩爪捂頭,狗臉痛苦…

「夠啦!!!!老子受不了啦~~~!」終於,隔壁傳來了李郃期待了很久的聲音,指揮立時更賣力了,三牛唱得越來越有激情,聲音越來越澎湃,簡直就像天崩地裂百米海嘯一般,震人耳膜,直轟心臟。更可怕的是三牛的聲音根本唱不啞,越唱越嘹亮,越唱聲音越大,實在是駭人至極,駭人至極啊!

看來不久后江湖上就要多一種可與佛門獅吼相提並論的武功——「三牛大合唱」了。

「啪!」隔壁的門被踹開,李郃笑嘻嘻地看著黑著個臉捂著耳朵的何原和他的狐朋狗友們急匆匆地從門前經過,那殺氣騰騰的眼神真是看得他好爽,好舒服啊!

過了一會,芊芊俏臉慘白地走進來,在李郃身邊顫聲道:「主子,他們走了,能不能讓牛大他們停停?」

「哦,好!停!」李郃兩手一收,拍了拍三牛的腦袋,贊道:「唱的不錯,晚上加餐!」

一嫁南希愛終生 牛大舔了舔嘴唇道:「想不到唱歌這麼有意思。」

牛二道:「以後要多練練。」

牛三道:「有空就唱唱。」

眾人立時汗顏,痛苦的呻吟聲四起。

李郃讓其他人仍在這屋裡候著,自己帶著芊芊和艷兒到了剛剛何原他們所在那間屋子。

屋裡的姑娘們正在收拾著几上的杯具,笑著談論著剛剛隔壁傳來的嘶吼歌聲。見到李郃進來后,微微福了一福,就魚貫而出了。

上官青青收拾了古琴,對李郃一福,也要出去,卻被他叫住:「青青姑娘留步。」

本來依照李郃現在的年齡,對上官青青最親切的稱呼應該是青青姐姐或上官姐姐,但他除了姐姐雲琳外,李郃對其他女子都不肯叫姐姐,他覺得只有同他一起長大的雲琳,才是他的姐姐,唯一的姐姐。

上官青青低垂著臻首,站在李郃面前,低聲道:「不知這位小公子有何吩咐。」

李郃心下暗嘆,堂堂歌仙,居然被王老闆和何原他們逼至如此柔弱無助的境地,就彷彿一隻受驚的小兔一般,處處小心翼翼。

「青青姑娘,在下扈陽李郃,久聞歌仙歌藝超絕,昨晚於清月樓上有幸一聞,頓念念不忘,故今日前來,希望能與姑娘切磋一番歌藝。」李郃斟酌著語句道。

他心中已是決定,過幾日外公大壽之日,便徹底解決掉何原。從今日起,也不再讓何原有機會見到上官青青。他要將這個柔美如水的佳人美女收歸自己,現在便是要連蒙帶騙帶詐帶拐,先把這美女佳人的心俘獲了再說。 ps:今天第二更,《星河戰隊:入侵》這部cg電影真心拍得很不錯,大家可以去看看。求訂閱!求打賞!求一切支持!/book/

《星河戰隊》又翻譯為星河艦隊,是一部根據科幻小說《星艦傘兵》改編而成了電影,主要的情節就是以男主角強尼的經歷,來描述人類與蟲族之間那連綿不斷的戰爭。

該電影一共拍了三部,畫面雖然不如《星球大戰》大氣磅礴,背景設定也不如《星際迷航》來得深遠,但就劇情來說還是很不錯的,最少在熱血方面很有看點。

對於寧致遠來說,這個世界里的人類技術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價值,唯一有些價值的就是裡面的蟲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部電影里的人族和蟲族和某個遊戲很類似。

特別是在《星河戰隊3》里,蟲族出了主基地,人族也出了類似機槍兵的存在。要不是電影里沒出現過類似神族的外星種族,寧致遠真得懷疑兩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貓膩。

只不過,送到寧致遠手邊的《星河戰隊》卻並不是只有老版的三部曲,同時還有一部經由海神國際精心打造,根據cg電影《星河戰隊:入侵》翻拍來的真人電影。

要說《星河戰隊:入侵》雖然只是一部cg電影,但製作方面卻是相當的精良。除了人類的裝備爛了些之外,不管是劇情還是畫面都比電影版的三部曲好看得多了。

好吧,寧致遠也承認,當初自己在還是宅男的時候看完這部《星河戰隊:入侵》cg電影后,最吸引自己的不是戰艦、不是蟲族而是上面的那幾個漂亮妞。

沒看過這部cg電影的男同胞們。真得可以去好好瞅瞅。上面可是有金髮美妞在更衣室和洗澡間里的露點情節哦,二次元的美女,那感覺確實很有誘惑力。

咳咳……言歸正傳。

在寧致遠離開的這段時間,海神國際不但改編和翻拍了很多經典的老片,而且還把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動畫片和漫畫,也都儘可能原汁原味地拍成了真人電影。

《星河戰隊:入侵》就是cg電影翻拍的佼佼者。為了能拍好這部電影,當初光是為了選角就在地球上掀起了一陣熱潮。沒辦法,誰讓這次的選角和平時完全不同。

不需要你擁有多麼厲害的演技,不需要你擁有多麼高漲的人氣,同樣也不需要你擁有多麼深厚的背景,唯一的要求就是與cg電影里的角色要長得足夠像!

沒錯,只要你長得與角色足夠像,而且也願意參加表演,那麼你就可以加入到選秀的過程中。一旦被選上。哪怕你是一個吸毒者或者是一個妓女,也照樣會獲得這個大合同。

當然,以寧致遠的能力,想調製出與劇情人物完全一樣的真人並非什麼難事。但自從把重心撤離了太陽系之後,就沒有再對地球有過這方面的投入。

好在,雖然沒有了培育人來做為演員,但海神國際依舊從地球那龐大的人口中找到了合適的人選。還別說,在看過真人電話之後寧致遠不得不承認。這些角色確實很像。

裡面為數不多的幾個女角色,特別是金髮妞洗澡的情節。那感覺可比cg電影誘惑多了。 單純少女淪爲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只可惜,國內電影院放的是「騎兵」版,讓不少星河迷們相當的失望。

不過,在虛擬現實世界里只要你年齡足夠大,就可以欣賞到「步兵」版的影片。啥?不知道啥叫騎兵、啥叫步兵?沒關係,這很好理解。想想兩個兵種有什麼區別?

對嘛,騎兵都是有「馬」的,而步兵自然就是無「馬」。什麼?連馬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我去,那真不知道該說你太單純了還是太裝叉了,馬的意思就是馬賽克。

至於馬賽克是什麼。就是那些經常會出現在採訪節目中,用來遮擋採訪對方那張臉,或者一些會引起問題的環境和車牌的那些個小方格子。

當然,除了演員之外,海神國際也採用了高端的全息擬真技術。給廣大的科幻迷、蟲族迷們營造出了一個絕對要比cg電影真實很多很多的環境與背景。

最誇張的是,為了在星艦內部場景的拍攝,海神國際還花了大價錢在夢幻島上真得造了艘比例為一比一的星艦出來。當除了不能飛之外,內內外外全都是真實的。

不過,這兩艘貫穿全劇情的星艦雖然不能飛,但卻可以當成船在海中航行。結果,不管是在電影上映前的宣傳中,還是在上映之後,這兩艘不能飛的飛船那叫一個火。

所謂的超級豪華游輪與之相比起來,那就是一個渣。特別是在電影上映完,海神國際把這兩艘飛船當成環球的游輪經營之後,預定船位的訂單直接就排滿了足足半年多。

沒辦法,誰讓這兩艘道具飛船除了不能飛之外,即能在水上開又能在水下游,再加上科幻氣息十足的內部布置,以及與原劇情里完全一樣武器系統,想不火都難。

當然,海神國際也知道這兩艘只要把引擎部份改造一下,就可以當成真正戰鬥星艦來用的道具飛船,對各國政府的誘惑力會有多大,所以,對上船的遊客檢查的非常嚴。

至於那些叫囂著什麼這麼做侵犯人權的傢伙,抱歉,我又沒請你來坐我的船。既然你不同意,那就哪兒涼快哪待著去吧。真要是搞毛了,就直接把你的真實目的曝光出來。

還別說,就這種情況下,依舊還有不怕死的人想入侵到飛船里竊取各種有價值的情報或者技術資料。甚至還有一不撮極端份子,想玩什麼自殺性攻擊來打擊海神國際。

可惜得是,對於已經成為保護傘和維蘭德這種已經凌駕於各國政府之上的海神國際來說。這些小麻煩不過是用來訓練那些有關部門快速反應能力的磨刀石而已。

至於為什麼不把地球上的那些地下組織還有黑暗的一面都給掃平了,一方面是完全沒必要這麼做,畢竟老話說得好,水至清則無魚,有時候含糊一些反到是好事情。

畢竟海神國際偶爾也要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有這些地下組織存在,可不正是上好的替罪羊嘛。必要的時候,還可以拉出去給下面的人員練練手,何樂而不為。

而另一方面,則是寧致遠壓根沒打算這麼做。沒辦法,自己能把人類社會糾正到眼下這個程度就已經很「聖母」了。如果連這些事情都管,那還不如統一整個人類算了。

可惜得是,在別的位面世界里玩過爭霸「遊戲」之後,對於主位面的地球寧致遠已經完全沒了興趣。更何況,再怎麼說也是自己的母星,沒必要自己來當這個惡人。

按照三老一新四部《星河戰隊》的電影來看,效果最好的自然非真人版的《星河戰隊:入侵》莫屬了。但老三部曲也有它的長處,最少在時間線上有些優勢。

只不過,看完這四部電影的寧致遠更清楚。這個世界里的人類和蟲族之間的關係,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很是「曖昧」。否則,這場戰爭其實完全不用打得那麼久和那麼慘。

你想啊,蟲族繁殖的再快,可絕大多數都只能待在行星上或者小行星上,根本沒辦法像星艦一樣在太空中戰鬥。這樣一來,掌握星際航行技術的人類就已經佔了絕對的優勢。

特別是在《星河戰隊3》里,人類更是研發出了可以把一顆巨大的行星直接給摧毀的q彈。有了這玩意兒,何必要與蟲族面對面作戰,直接派飛船一顆一顆往下扔就是了。

就算蟲族佔據了銀河系的半壁江山,以人類這麼個扔法,相信要不了多久蟲族即便不會被徹底剿滅,最起碼也不至於對人類造成什麼危險,更不至於打得這麼凄慘。

可人類到好,放著更好的戰略戰術不用,非要組織大量的炮灰登陸部隊。並且也不配備足夠強大的武器和防具就送上了戰場,在寧致遠看來,這簡直就是給蟲族送口糧啊。

就算星河戰隊的時代,人類的人口已經膨脹到了一定程度。但隨著星際移民的能力出現,如果真要是拿這種方式來消耗人口的話,那做出這個決定的就不是該死這麼簡單了。

再加上這四部電影里的某些劇情,也確實揭露出了高層對蟲族的「曖昧」態度。所以,寧致遠壓根沒興趣跟這個世界里拿人命不當回事兒的政府接觸。

只不過,不得不承認得是,這個世界里的蟲族還是很有價值的一種特殊生物。蜂群和蟻群式的上下級關係,再加上進化出來的多元化品種,對自己的計劃很有好處。

於是,在略做沉吟之後,寧致遠終於選定了這一次要穿越的世界,就是根據cg版電影,原汁原味並且更勝nn籌地翻拍出來的真人版《星河戰隊:入侵》。

雖然這一次寧致遠主要是為了獲得蟲族的樣本,最好還是母蟲的**樣本。但考慮到這部電影里的世界,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消遣場所,於是就切入到了開頭的部分。 ps:今天第三更,求訂閱!求打賞!求一切支持!/book/

「a小隊,我們的任務是佔領和控制b停靠點!」

「順便消失所有的蟲子,並保住自己的小命。」

「我們一降落就和在堡壘里駐守的k-12小隊會合。」

「這是一個標準的佔領任務。」

「完成營救任務之後,我們返回母艦轟掉堡壘和蟲子!」

Prev Post
鵬萬里也是苦思冥想轟他們這一路人馬不過只有五千人轟而白蓮大將軍何陽手裡卻有三萬餘人馬。在赫拉州分離后,無論從哪個方面講漸后金軍的行為都有些反常。不去追何陽金反而派出上萬兵馬死追著他們不放金這一路上又稀稀拉拉的走散兩千來人,手下已經潰不成軍,但后金軍依舊苦苦追在身後倪除了寶藏之外金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讓這萬人的后金軍猛追他們這兩千多散兵游勇金就在鵬萬里苦苦不得答案的時候金一旁的焦旭卻是一拍額頭轟好像
Next Post
寧沖體內的基因氣血環,瞬間沸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