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照之下,我才發現這是一間很溫馨的大卧室。

卧室的頂上吊著水晶燈飾,窗帘是水藍色布幔,覆蓋了整個牆壁。使得房間中的世界,和外面完全隔絕了開來。

房間的地面上鋪著棕紅色的柔軟地毯,門邊靠牆的地方,擺著一個鞋架。上面有不下二十雙女式皮鞋,春夏秋冬,四季都有,拖鞋也有好幾雙。卧室中央靠牆放著一張寬大柔軟的床鋪,上面鋪著床上四件套,疊放地很整齊,這可以看出,玉嬌蓮這個女人還是很有條理的,至少她沒還有一掀被子,就出去工作了。

床頭兩邊都放著小型的柜子。上面放著各色的小玩意和檯燈。

床對面的牆壁上,則是放著一個大衣櫃。

不出意外的話,那衣櫃裡面定然又是一大堆花花鸀鸀的衣服。

女人有了錢之後,似乎必不可少的,會有這麼多的衣服。

她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會穿相同的衣服。這就是女人吧,反正我也不是很懂。

卧室裡面的氛圍很溫馨,空氣很清香,讓我少有的,出現了一絲親切感。不再那麼排斥和恐懼了。

我走進卧室之中,抬起手電筒四下照了照。

發現那窗帘的布料是呢絨的,很厚實,光線根本透不出去,不覺心裡一喜。將床頭的檯燈打開,接著則是借著檯燈光。四下看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對面的牆上,也就是那鞋架的旁邊,還有一個架子。

那架子上面放了一些書籍和擺設的古董,其他的,則是林林總總放著十來個大小不一的洋娃娃。

見到這些,我不覺心裡一陣疑惑,猜不出來玉嬌蓮的房間裡面,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洋娃娃。

難道說,這個女人童心未泯,還喜歡玩這些東西?

疑惑之間,我走到了那架子前,細細地看了一下,這才發現,那架子旁邊還有一個大紙箱,打開一看,卻是發現,那紙箱子裡面,居然是堆滿了小孩子的玩具。

我暈,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說,玉嬌蓮已經有孩子了?

不對!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到了那張照片里的那個女孩的影子,禁不住全身一冷,似乎明白了什麼一般,不覺不動聲色地抬頭四下看了看。

這麼一看之下,我倒是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但是卻聽到了一陣悉悉索索的沙沙聲。

那聲音,似乎從房間外面傳來的,又似乎是從牆壁裡面傳出來的。

我側耳細細傾聽,很快就發現那聲音,很像是電視信號不好時,屏幕一片雪花,所發出來的沙沙聲響。

聽清楚那個聲音,我禁不住心頭一沉,暗想莫非玉嬌蓮回來了?

當下,我迅速起身,關掉了檯燈和手電筒,悄然走出了卧室的房門,然後躡手躡腳地走到了甬道盡頭的樓梯口,伸頭向一樓的大廳裡面看了過去。

這麼一看之下,卻是果然發現,一樓大廳裡面的那台電視機的屏幕上一片雪花,正在發出一陣陣的沙沙聲。

不過,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那電視機雖然開了,但是一樓的大廳里卻並沒有人,燈也沒有打開,大門也沒有開啟過的跡象。

怎麼回事?

難不成電視機壞了?

想到這裡,我不覺走下了樓梯,來到了一樓的大廳之中,站在大廳中央,有些疑惑地看著那台電視機。

「沙沙沙沙——」

電視機的屏幕都是雪花,不停地閃動著,發出一陣陣的響聲,聽來煩亂而刺耳。

我一步步向那電視機走了過去,蹲下身,伸手在屏幕下方摸索了一下,找到了開關鍵,按了下去。

「咔噠——」

一聲脆響,電視機關掉了,四下也瞬間陷入了一片黑暗。

而就在這一片黑暗之中,當我再次抬頭。無意中向電視熒光屏上面看去的時候。卻不想,赫然看到那熒光屏裡面,不但有我自己的影子,同時,在我的身後,居然還有一個白色的影子。

那影子似乎是一個穿著一身白色睡裙的女孩。

她披頭散髮,面目完全被黑色的頭髮遮擋了起來,根本就看不清楚模樣。

她就那麼一動不動地站在了我的身後,似乎在看著我,又似乎在看電視。

終於出現了嗎?

這一刻。雖然我的心裡一陣的毛骨悚然,但是與此同時卻是也鬥志激揚,禁不住猛地一轉身,手裡的打鬼棒凌空就向著那個女孩所站的位置掃了過去。

「啊——」

立時。我只聽到一聲尖利的叫聲響起,接著,當我收回了打鬼棒,眯眼向前看去的時候,卻是看到一個白色的影子,迅速地向二樓飄了上去,瞬間就消失在了樓梯口。

絕品透視眼 「哼,想跑?」

我冷哼一聲,提起打鬼棒,大踏步上了二樓。

站在二樓的甬道口。我眯眼向前看著,並沒有在甬道裡面看到那個影子。

見到這個狀況,我不覺點了點頭,知道應該躲在某個房間之中了,禁不住再次掏出了萬能鑰匙,一口氣把所有的房門都打開了,然後把房門挨個踹開,輪番進去搜索。

搜索了三個房間之後,都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我最後來到了玉嬌蓮卧室對面的那間。我一直都沒有進去過的房間門口。

我站在房門口,深吸了一口氣,眯眼看了看那門縫,發現那門縫裡面,果然有絲絲陰冷的氣息傳出來。不覺冷笑一聲,抬腳將房門踹開了。

房門洞開。我抬起手電筒向裡面一看,卻發現這是一個套間。

進門先是一個小轉廳游廊,接著裡面又分成了三間。

這三間小房間,都有房門,但是都沒有上鎖。

我推開手邊的一間看了一下,發現是廚房。

那廚房裡面器具齊全,但是卻都擺放地很整齊,灶台上連一絲油煙都沒有。

看到這個廚房,我都不知道玉嬌蓮有多久都沒有自己做過飯了。

廚房的空間很寬敞,但是,除了牆角的那個櫃式大冰箱能夠藏點東西之外,其他地方都是無遮無擋的。一目了然,我眯眼看了一下,發現也沒有什麼異常,不覺退出來,開始去推第二扇房門。

第二扇房門打開,發現是浴室。

整個浴室都是一片白色的瓷磚貼著,很潔凈,也很豪華,浴池、取暖器,各色的洗浴用具,牆角還掛著洗好的內衣。

我看了一下浴室,發現也沒有什麼異常,不覺皺了皺眉頭,退出來,走到了最後一扇房門前。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最後一扇房門的後面,應該是廁所。

原本,我是不願進入這樣的地方的。

畢竟,這裡是玉嬌蓮的房子,她一個女人住在這裡,那廁所長期使用下來,陰氣有多重,霉頭有多差,可想而知。

但是,現在我卻是沒有辦法,整個二層樓,就剩這一個地方了。

我是非進去不行了。

心裡想著這些,我緩緩擰動門把手,將廁所的門推開了,接著抬手手電筒一照,卻是發現廁所裡面也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異常之處。

咦,奇了怪了,怎麼不見了呢?

難道藏到牆裡面去了?

我心下疑惑,不覺退到了甬道裡面,眯眼仔細地四下看著,想要找到那個白色的影子所在。

但是卻不想,到了最後,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前妻耍大牌 這個狀況,讓我不覺疑惑了起來。

但是就在這時,我眯眼低頭看著地面的時候,卻不想突然眼角一動,同時鼻頭一皺,發現了一個情況。

就在我的左手邊,也就是那個小套間裡面,有一絲絲陰冷的氣息飄了出來。

原本,我進入那套間的時候,就察覺到了這絲氣息,但是,我找了一圈沒有找到什麼異常,就把這個冷氣忽略了。

現在,我再細看那冷氣時,不覺心裡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 (一更送上,求推薦票,求月票。)

夏逸風搖頭道:「不止兩人,應該是四人,包括夏新竹與丹影虹,她們目前在於飛那裡。燕南飛與夏家五位高手全都死在火焰島上,其中南燕飛因為嫉妒于飛要殺他,最終死在於飛手裡。當時,燕南飛屬於六重天巔峰境界,而于飛僅僅只是四重天而已。」

這話一出,所有人動容,就連劉紅雪都有些難以置信。

雲若舞輕呼道:「四重天境界,能斬殺六重天巔峰高手,這…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翼青雲看著于飛,問道:「你到底修鍊的是什麼功法,戰鬥力如此驚人?」

「我修鍊的功法很特別,很雜亂,不止一兩門。」

于飛簡單回答了一句,沒有多提。

玉箏笑道:「你能以五重天境界,嚇得七重天境界的王普都自動逃避,自然有其獨到之處。」

苗小小興奮道:「後來呢?」

夏逸風道:「葬龍絕地很詭秘,目前所知至少擁有三層防禦,外圍第一圈就是五行島嶼,分別是歸魂、火焰、寒冰、金銀、千峰五座島嶼。每座島上都有一個轉送陣,位於島嶼中心,有五道防線阻隔。一般來講,第一防線的難度係數最小,第二防線次之,第三、第四防線越來越難,很多人都闖不過去。于飛帶領著我們一路走來,從火焰島進入寒冰島,然後折回歸魂島,隨後又是金銀島,最後來到千峰島,一路上遭遇了諸多強敵,也救下了不少人。」

哈飛驚呼道:「這麼厲害。 八尺之門 每個島上的防線都難不住他?」

雲若舞問道:「那些強敵你們是如何應對的?」

夏逸風看了于飛一眼,苦笑道:「于飛走過的地方,從來少不了鮮血與屍體,九層以上與我們為敵之人,都死在他的手裡,僅有不足一層的高手僥倖逃命。如今應該全都來到了千峰島上,諸如警神徐天陽、絕刀陸天德、震關東、紀斐以及明朝修士等等。」

玉箏皺眉道:「全都是不好惹的厲害人物啊。」

劉紅雪輕嘆道:「真正不好惹的人是于飛,我們在金銀島上遭遇了九重天境界的強者,兩次出手擊殺于飛,都無功而退。」

「什麼,九重天境界!這…這…」

翼青雲駭然的看著于飛,其他人也是臉色大變,簡直不敢相信。

九重天代表著後天九重的巔峰實力,在現實社會中。總共都找不出幾位,屬於那種跺跺腳,整個世界都會顫抖的老古董級別,誰想卻殺不了于飛。

「我們沒有聽錯吧,九重天境界……」

雲若舞看著劉紅雪,滿臉的質疑。

劉紅雪苦笑道:「在歸魂島上,于飛將八重天境界的明朝修士令狐少羽都給擊退,金銀島上。七重天境界的金狐也死在於飛手裡。」

苗小小驚駭道:「強,真是太強了。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于飛乾笑道:「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我會不好意思的。」

眾女聞言,忍不住白了于飛一眼,全都被他的幽默風趣給逗笑了。

夏逸風道:「告訴大家這些不是為了顯擺,只是想讓你們進一步了解于飛,了解我們的團隊。現在我們一行十多人。全都以于飛為首。你們加盟之後,剛開始可能不習慣,可能覺得于飛修為境界不高,心裡有排斥感。但是我告訴你們,要想離開這個島嶼。除非自己有能力,否則跟著于飛是最佳的選擇。于飛選人有很嚴格的標準,不是任何人都能加入進來。」

劉紅雪道:「葬龍絕地,大凶之地。于飛對敵雖然狠辣,對身邊之人卻是極好,你們要把握機會。」

百里夕笑道:「我們已經身在這裡,說明我們的選擇很明智。」

玉箏道:「我們都是誠信結盟,互助互利,只希望共同前往傳送陣,儘早離開這個島嶼。」

見百里夕、玉箏表態,雲若舞微笑道:「于飛救了我們,即是我們的恩人,也是我們的福星,我們當然真心實意的想要加入進去,一起共分享,共患難。」

翼青雲道:「飛燕門自願加入,尊于飛為首。」

看著幾位美女,于飛笑道:「不用這麼正式,這一次主要是想告訴大家,既然結盟就要團結一致,大事我做主,小事一起商議,避免產生太大分歧。現在大家的身體狀況已經基本康復,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闖過第一防線,對此大家有何建議?」

玉箏道:「當初第一防線外形勢複雜,我們的重點全都放在了防禦方面,對第一防線的情況不是很熟悉。」

百里夕道:「我曾私下到過第一防線外,對那裡的情況有所了解。第一防線不好闖,原因是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都有陣法守護,且千重萬疊,看得人眼花繚亂,出了硬闖之外,暫時還沒有想到什麼破解的對策。」

翼青雲道:「我們也對第一防線做了觀察與分析,感覺晝夜交替之際,陣法轉換之時,可能有一線希望,但沒有親自嘗試。因為當初就有部分五重天與六重天境界的高手被困其中,沒能活著離去。」

于飛道:「此事不急,我們先派人好好了解一下第一防線的情況,然後再行商議。目前,我需要花時間修鍊,這事就交給你們去處理,待有了進展與結果之後,再告訴我便是。」

隨後,大家又商議交談了一會,玉箏代表胡家、百里夕代表南苗宗,雲若舞代表飛燕門,有事就由她們和于飛進行交流。

至於了解第一防線的具體事宜,于飛也交給夏逸風、玉箏、百里夕、雲若舞去處理。

翼青雲叫住于飛,兩人單獨走到一旁,身高一米七五的翼青雲與一米八五的于飛走在一起,還真是很配匹,俊男美女,令人羨慕。

「你打算在第一防線外逗留多久?離開時,這座靈峰是否也會變為普通山峰?」

來到峰頂,翼青雲眼神如電的看著于飛。

迎上翼青雲那炙熱的眼神,于飛臉上掛著迷人的笑容。

「這靈峰之下有一條大地母氣,為此峰提供源源不斷的靈氣。一旦失去這條大地母氣,山峰的靈氣就會大減,晚上的陣法也不會再出現。」

翼青雲道:「這個我知道,進入七重天境界之後,就能感應到地下那大地母氣的存在,但卻根本無法駕馭它、控制它,別更說吞噬融合它。你是如何做到的?」

于飛笑道:「這個一時半會說不清楚,以後你慢慢就會知道的。眼下你傷勢剛好,不妨多抽時間穩固修為,以後還有很多戰鬥在等著我們。」

飄然而起,于飛留下一個背影,讓翼青雲去思索,這是翼青雲從來不曾遭遇過的。

不說她七重天境界的實力,就她那絕世美貌,就足以吸引無數男人,誰想于飛卻顯得很淡定。

震驚之餘,翼青雲的心中也不經意間多了于飛的身影,這個年紀比自己還小的男人,已經引起了她的興趣。

于飛在峰頂附近走了一圈,看望了一下眾人,隨即帶著柳紅衣離開,準備抓緊時間,在進入第一防線前,盡全力抓進度,爭取進入六重天境界。

柳紅衣眼神複雜的看著于飛,男女之間那種**蝕骨的滋味確實讓她陶醉,可于飛的戰鬥力也著實讓她承受不住。

這種又愛又恨的滋味,是每一個和于飛有過親密關係的女人都不可避免的。

此前的齊曼雪,如今的柳紅衣,全都屬於嫵媚妖嬈的類型,也全都有著相同的感受,被于飛給折騰得要死要活的。

于飛走後,夏逸風、玉箏、雲若舞經過商議,決定派人前往第一防線打探情況,先了解第一防線的具體情況,然後在考慮應對之策。

在一干人中,許楓雖然修為不高,但對陣法頗為熟悉,成為了主要任務。

Prev Post
寧沖體內的基因氣血環,瞬間沸騰。
Next Post
「陸道友,快,不要讓它近身,有些話現在不便多說,否則我天厥城就要遭殃了,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