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門裡面出來的第六天,早上的東波城隱隱有些霧氣,到了晚上濕氣更重。

三天沒見飄水晴,李克打算去看一下。

輕車熟路的進到了寒水宗,在夜色的掩護下,到了那飄水晴住的地方。

翻牆而入,打開屋門,裡面空無一人。

在院子里一直等到快要天黑李克才離開。

出事了,和飄水晴胡扯的時候,問過她,晚上不會離開宗門,一般都是在屋子或者院子里修鍊。、

就在李克離開寒水宗的山門以後,距離此處不遠的東波宗那裡,爆發出了一道衝天的光華。

雖然只是像流星般很短暫的剎那,但是李克的神識卻感覺到了。

那道光芒猶如夜晚月亮那般耀眼,吸引著李克的神識白蓮不停搖曳晃動,那裡絕對有著絕世寶物。

「哈哈,大哥,沒想到這寶物就離我們東波宗一百里而已,簡直就是老天賜給我們的。咱們推算了三天終於推算出來了。」從清風國國都趕回來的青衣老怪仰天長嘯。

「周圍已經被我動用陣法封住了,等寶物徹底現身,這月靈珠是我們的了。」哪怕是一向穩重的白衣老怪臉上也有些激動。

霸刀門深處一所偏僻之地,有倆人在這裡喝著茶,只是男子的喝茶如喝水表示這男子並不鎮定。

忽然,男子彷彿感應到了什麼,猛地站起身子。

「走了飛燕,那東波宗的寶物出世了,這次寶物必定是我倆囊中之物。」說話的這個人正是霸刀門門主,魏武。看起來,身上的修為比以前精進了許多。

「魏門主好像是忘了什麼吧」王飛燕臉色冷淡,看著魏武。

「給你給你,答應你的事情我魏武必定做到。」魏武不捨得取出一顆藥草,交給了王飛燕。

隨即,二人飛往東波宗。

只是此處彷彿還有一個女子氣息微弱。

在東郡東波府的邊界處一位男子龍行虎步,往遠處趕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見。

———————————

「臭小子,好東西,能夠引起白蓮震動的絕對不是凡物,這機緣必須得到!」

就在李克打算往東波宗方向趕去時,天上有著兩人飛逝而去。

儘管二人肥的又高又快,但是李克的神識白蓮看的清清楚楚,二人都有著堪比通靈境的修為。而且那男人身上若有若無的有著一股熟悉的氣息。

李克盯著那個男子回憶著,那是飄水晴的氣息!!

李克認得他們,霸刀門門主魏武、寒水宗宗主王飛燕!

「臭小子,你往哪裡跑,方向反了,你往霸刀門那裡去幹啥,機緣在東波宗啊。」

「我自有我的打算,我要去確認一件事情。」

「你要去尋找飄水晴?愚蠢!哪個重要?你應該清楚。機緣就在眼前卻不珍惜」器靈和李克待了這麼長時間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你還不了解我,她是我的朋友。」

李克嫌棄自己怎麼還是煉體境,還是不能飛。唯有爆發全力衝到霸刀門。

有驚無險的混到霸刀門裡面,然後打暈了一位內門弟子,換上他的衣服,開始尋找起來。

顧不得全力爆發神識被發現的危險,李克運轉神識白蓮,覆蓋了大半個霸刀門。

兩個呼吸,李克眼睛冒出了精光。

在東北方向,一處偏僻的地方,哪裡有一絲的氣息若隱若現。

「何人竟敢犯我霸刀門,找死!」一位霸刀門長老飛逝而來,相隔數里,一道掌法朝著李克滾滾而來,頭頂上兩朵花散發著的氣勢令整個霸刀門一抖。

李克側身躲過,一邊開啟潛行朝東北方向跑去,一邊發動秘法神刺。

只見一把五寸長的錐子和一把四寸長的白銀色小劍憑空出現,然後打進了這位長老的腦海。

剛才還在空中有著無敵之勢的長老從空中跌落。

很快,其他的長老飛了過來,看著死去的那位長老,只見其中一人發號施令。

「開啟護門大陣,所有人集合,守護宗門,聯繫宗主。」

「這等一擊神識就殺掉韓長老的人不是我們能夠應對的。」

李克很快就到了那處偏僻之地,無視陣法的阻攔,直接進去。

到了屋子裡面,桌子上還有一壺熱茶在哪裡冒著熱氣。

往屋子裡面走去,掀開一個錦繡帘子,李克站在那裡。

一位女子身上一塊青一塊紫,赤裸身體,修為盡失,金丹破碎,經脈斷裂。原先那張紅潤的臉龐早已經變得蒼白,沒有一點血色。

好像遭受了劇烈的折磨一般,雙眼瞳孔失去了焦距,凌亂的頭髮更添可憐。

李克急忙的走過去,將身邊的被子裹在她的身上,看著在自己懷裡的飄水晴卻發現,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好像片刻,好似很久。飄水晴的眼珠動了一下,看著李克,就這麼看著。

「你怎麼會來這?你快走,這裡很危險」一道聲音很輕很輕。

「什麼危險都沒有,你放心,我帶你去吃飯,我還有好多靈石,給你三分之一好了吧。你先睡會。我帶你走。」

「別騙我了,我知道我自己的狀態….燈枯油盡了,活不了了,殺..了我吧,我恨….,這一刻死在你的手裡我感覺很幸福。是朋友就殺…….。」那聲音重了一絲,偶爾斷斷續續,有一些沙啞。只不過還沒說完那稍微有點血色的臉龐再次暗淡。

「對不起,我做不到,不過有一句話你說的很對,我們是朋友。」李克看著飄水晴,聲音逐漸冰冷。

這一刻,那個巍然山上的少年歸來,這一刻她是我的朋友。

東波城一處山脈里,李克將飄水晴的屍體埋葬。

「知道么?我被宗主收為弟子了,實力進步飛快,你這個半吊子很快就不是我的對手了。到時候把你的靈石都搶過來。」

「那你還是拍我的屁股吧,靈石我死也不會給的」少年挑釁道。

「你還提那件事,等著吧,遲早超過你。就這麼定了,三日以後請我吃飯,所有的招牌菜都上一份,不許拒絕。」

「這麼狠,不是你的靈石啊,不請不請。」

「呦,好好,我請我請,準時來啊,來晚一刻鐘你就吃不到了。」

…………… 「大哥,再有三個時辰這月靈珠就真正面世了。」

「四周檢查的怎麼樣了?」白衣老怪轉過頭來問著。

「大哥放心,周圍的陣法沒有任何異常。」

「那就好。」白衣老怪總覺得心裡有些異常,總感覺一切太順利了。

二人就站在陣法的中央,在哪裡靜靜地等著。

很快,三個時辰就過去了。時間剛好是酉時。

原本就散發著微弱白光的寶物此刻變得光芒四射,耀眼的白光照亮了周圍,如同大功率的白熾燈和天上剛冒頭的月牙交相輝映。

「大哥,寶物出來了,我們進去看看吧。」

青衣老怪一臉的火熱,看著前面一個地洞裡面散發出的白光,一臉火熱。

就在青衣老怪說完話的一剎那,周圍的陣法忽然破開了一個口子。

一個人在那裂開的口子處,身上一頭白象圍繞在身上,男子龍行虎步走了進來。

「最近閑得無聊,過來轉一轉,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這?」

「你…..國師,你怎麼會來這?怎麼可能?你難道不鎮壓….」青衣老怪看了過去,難以置信。

「老二別慌,這不過是國師的一道分身罷了。三元分身訣果然名不虛傳。」白衣老者看著前來的男子。

「若是國師親自前來,我等還有所不敵,但是就一道分身,怕是今天國師不能安全的離開這了。」

「哈哈,那就領教一番。」

那位清風國國師一動就引起了身上白象的氣息,白象睜開了眼睛,活了過來。再一次看見國師已經離二人幾米之遙。

「白象鎮壓」白象攜帶者巨力打向二人。

「白鶴亮翅」

「青鳥卷」

白衣老怪和青衣老怪也在一瞬間通靈除了白鶴和青鳥飛到了空中,借勢反擊。

三人戰鬥在一起,不一會,就十招過去。

清風國國師以一敵二,不落下風,甚至還有越戰越勇之勢。

「老二,聯手。速戰速決。」

二人身上此刻的氣息忽然變得協調。

那白鶴和青鳥飛到了一起,變成了一隻青白相交的鳥類。身上的氣勢增強了一倍有餘。

清風國國師看見這隻鳥也有了一絲忌憚之色,身上的白象的戰意更加強烈。

「我就不信,你的分身還能打得過我們兩個。」

「鳥風暴。」

只見那隻青白色的鳥飛在空中,身上的光芒越來越亮忽而俯瞰,忽而上沖。然後身子旋轉了起來,越轉越快形成了一陣直徑百米的龍捲,奔向清風國國師。

「這一招,還有點意思。」

「讓我試試這一招有何不同。白象咆哮」

清風國國師身上的白象也變得興奮了起來。從身上離體而出,飄在空中,象鼻往上一甩,露出兩隻白牙,從口中發出了一股巨大的氣流,打向那股龍捲風。

接著白象踏空而行,直奔龍捲風鳳眼裡面的那隻青白色的鳥。

這一切不過是在幾個呼吸間而已。

龍捲風和氣流碰撞在一起,一道衝擊波從中心處往外面散發出去。一路上飛沙走石,周圍的大樹攔腰而斷,然後飛到空中變成了碎末。

那氣流不是龍捲風的對手,但是卻為後面得白象爭取了時間。

氣流消散,龍捲風繼續往前,席捲著一切。

白象無所畏懼,眼眸一動,以身軀硬抗龍捲。

凌厲的龍捲絞殺這白象的身軀,頓時身軀鮮血淋漓。白象痛吼一聲,用盡全力衝進了龍捲裡面,離那青白色的鳥不過五十米而已。

青白色的鳥有些慌亂,看著白象竟然如此輕鬆的沖了進來,轉身後撤。龍捲也隨之後移

白象哪裡肯放過這種機會,猛地撲了過去,一腳踏下,若是踩中,必死無疑!

青白色的鳥看見白象的腳已經在自己上空,忽然身上掉了兩根羽毛。一剎那速度快了許多,躲過了白象的侵襲。

白衣老怪和青衣老怪隨著羽毛的掉落感覺衰老了一些。

「二位,看來還是在下更勝一籌啊。」清風國國師笑著打趣道二人。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有什麼可嘚瑟的。」青衣老怪是個火爆脾氣,罵了出來。

第一次交鋒顯然是清風國國師更勝一籌。

三人戰鬥十分謹慎,但是每一次交鋒都兇險無比。

遠處,一男一女。

「沒想到這清風國國師也來了,不好辦啊。」

「怕什麼,待會進去先幫那二位老不死的,擊傷國師,然後再找時機擊殺這兩人。」

「不急,先等他們打一會。我們做個黃雀。」

身在這裡的魏武沒有收到宗門長老的求救,更不知道有人闖進霸刀門殺了一位二花境長老。

李克將飄水晴埋葬好以後,就轉身離去,一臉冰冷。連器靈都沒和李克聊天,器靈知道這一次李克生氣了。

很快到達東波宗附近的李克聽見了裡面的打鬥聲,有著鳥叫、有著象吼。

此時天已經蒙上了黑影,潛行下的李克如魚得水。

走進陣法附近的李克打量四周以後,便鎖定了一處地方。

那裡的氣息瞞得了別人,卻瞞不住有著無息決和神識白蓮的李克,一男一女真是魏武和王飛燕。

陣法裡面,有著三人不斷對招,那青衣老怪鼻青臉腫,白衣老怪頭髮白了大半。

二人對面的那個男子身上的白象看上去有些萎靡不振。

就在此時,李克一直留意的王飛燕和魏武忽然動了,二人直奔陣法裡面而去。

「白鶴前輩,魏武前來祝您一臂之力」

「寒水宗王飛燕也來助戰」

「哈哈,你倆來的正好,給我纏住他,這裡的寶物有你二人一份。」青衣老怪看見魏武二人急忙指揮到。

一時間,清風國國師以一對四。

Prev Post
狂喜,一下湧上了他的心頭,這時候,他才笑出了聲來。
Next Post
一時之間,兩道威壓快速的撞擊在一起,空中發出嘶嘶的聲音,就像是在撕裂著什麼一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