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女人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種獨特的魅惑之力。

若只有十七重天的靈魂層次,斷然是無法抵抗的。

然而羅征和鳳歌吸納了大量的靈魂結晶,已到靛魂至極,對那聲音自是無動於衷。

「那女人的聲音真是討厭……」鳳歌抱怨道。

「當務之急,是要找出離開的辦法,我們好像一直在繞圈,」羅征蹙眉說道。

白霧之中沒有參照之物,如此繞來繞去恐怕一輩子都休想走出去。

鳳歌亦抿嘴沉思著,現在彼岸內能夠動用的東西的確很有限……

「這裡不是暗域,你們純潔者的優勢發揮不出來,與我們對抗完全是徒勞,若落在月火奴手中,你們的下場只會更慘……」

就在鳳歌尚在思索時,那女人的聲音又透過白霧傳來。

「光……」

一個念頭在鳳歌心中閃過,她連忙說道:「光是直的,我們可以順光而行!」

這片區域並不大,只要找准方向眨眼之間就能穿過。

鳳歌說完,伸手輕輕一掐,朝著前方一彈,一條纖細綿長的光線徑自向前激射而去,即使在茫茫白霧中,這條熾白色的光線也猶如實質一般奪目。

羅征眨了眨眼,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倒是沒有想到,值得一試!」

「噼啪!」

他後背的雷翅炸裂之下,已化為一道電弧圍繞著那根筆直的光線飛掠而去。

穿越獸世:一曲撩人,絕代俏甜心 剛剛前行不遠的一段距離,光線竟在空間中折射,光線的一部分竟發生偏轉,射向另外一個方向。

很顯然,羅征之所以迷路,就是因為這片空間出現問題!

這次羅征自然不會跟著偏轉的光線走,而是隨著直線向前一路穿行而去。 羅征此前已在白霧中千迴百轉,早已失去了方向。

鳳歌打出的那一道光線,並非是對準這片圓形區域的出口,而是來到這片區域的右側。

到了右側后,兩人再度確定了方向,鳳歌伸手輕輕一拈之下,又是一條光線朝著遠處延伸而去。

這次羅征順著光線高速飛掠,幾個呼吸之後,彌散在周圍的白霧向後倒退而去,兩人顯然已穿出了這片白霧。

紅球中的那個女人顯然沒料到羅征這麼快已衝出霧殺陣,依舊在其中勸解著。

羅征自是不會回應,與鳳歌一道從圓環一側的出口離開,便進入了最後一片區域,那一片平坦的戈壁。

剛進入戈壁之中,鳳歌便指向了遠處,「羅征,快看!」

在戈壁的另外一邊,便有一座巨大的神廟。

這神廟的位置,與羅征此前判斷的地方一樣。

遠遠眺望之際,羅征的目光很快落在一座神廟前方的雕像上。

那座雕像身材魁梧,身著華服,臉上掛著淡淡的自信,卻不知這座雕像是何人……

「我們走!」

那無空之靈對這片區域如此熟悉,想來穿過這片霧殺陣並不難,萬一追來了又是麻煩。

按照前兩片區域的難度來看,通過最後一片戈壁區域怕也沒那麼簡單!

鑒於剛剛飛行之下,才捲入那片白霧之內,這次羅征與鳳歌乾脆徒步穿行。

「噠噠噠……」

兩人踏步而行,腳步聲便在空曠的戈壁中回蕩著。

貼地而行速度也是奇快,不過眨眼的功夫兩人就已來到戈壁的中央。

就在羅征慶幸這片區域沒什麼危險時,腳下忽然震動了一下。

「咚!」

不遠處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腳印!

「咚!」

第一個腳印剛剛出現,第二個腳印隨之而來。

在兩人的前方,似乎有一頭透明的巨獸,從腳印踩凹陷的程度來看,若被踩入其中怕是必死無疑。

「後退!」

羅征感覺到一股冷風當頭壓來,一把拉住鳳歌猛的向後一躍而起。

「咚!」

偌大的一個腳印落在了他們剛剛所處的位置,看著凹陷的腳印,鳳歌只感覺背脊一陣陣發涼。

說來也是奇怪,當羅征和鳳歌後退到戈壁的前半區域后,腳印的動靜就沒了,更奇怪的是戈壁上一個個腳印竟開始復原,不過眨眼的功夫,那些深如深淵一般的腳印都消失了,呈現在眼前的又是一片平潭的戈壁。

「那腳印沒有追過來,」鳳歌說道。

「好像有個無形的巨人……」羅征凝目想了想隨即說道:「你且留在原地,我再試試!」

從腳步的大小來看,無形的巨人也不算特別高。

羅征展翅而起,試著從空中穿梭過去!

「噼啪!」

「嗖!」

就當羅征剛剛衝過一半的區域時,頭頂上又有一道勁風襲來。

「呼……」

一個龐然大物竟從高空中徑自踩下來,當真有一隻無形的大腳,而羅征被這隻迅速下降的大腳踩著,眼看就要被摁向戈壁。

羅征咬咬牙,身體猛然一扭,雷翅一振,硬生生從大腳的側面翻滾出來。

「轟!」

羅征剛剛竄出來,一個巨大的腳印已印在了地上。

「呼……」

他尚沒完全反應過來時,竟又有一個大腳當頭踩下。

羅征咬咬牙,豁出去一般向前飛馳,每當他避開一隻大腳時,便極力抬升自己的飛行高度,只是剛剛抬升一點,又被大腳當頭壓低。

而隨著他越來越深入,那無形的大腳根本連綿不絕。

剛剛羅征判斷這片戈壁上有一個巨人,可按照這無形的大腳出現的頻率來看,恐怕有成敗上千個無形巨人排著隊踩踏……

眼看自己的高度不斷被大腳壓低,再強行向前飛恐怕死路一條,咬咬牙后只能飛速回退。

退出這片區域的中軸線后,那些無形的大腳也隨之消失,密密麻麻的腳印也迅速填補,消失……

站在鳳歌身邊,羅征一臉無奈之色,「這片區域無法強闖過去。」

「應該也是有竅門所在,」鳳歌的目光四下里眺望,想要找到一絲線索。

可四下里都是光禿禿一片,哪裡能尋到什麼線索?

「咔!」

羅征在地面上輕輕一踩,腳下的戈壁便破碎了一塊。

「我試試從地下穿行,」羅征又道。

儘管知道通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後有追兵的情況下,他只能嘗試著通過這片區域,畢竟目的地就在眼前。

可就在這時,那個柔媚的聲音悠悠傳來,「別費勁了,這片區域的天地氣魂又豈是你能通過的?」

兩個紅色球體出現在戈壁的入口處,那女人尋覓了一會兒,找不到羅征的身影就直接進入第三片區域,自然一眼就瞧見羅征與鳳歌兩人。

鳳歌和羅征的臉色皆是微微一變,沒想到它們會這麼快追上來。

「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紅球內的女人繼續說道:「將這兩道印記刻入體內,我可視你們為自己人,否則只能殺無赦!」

狂爺來襲強勢寵妻 話音落下,紅球內的血液一陣流轉,兩團鮮血徑自朝羅征與鳳歌飄來。

羅征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但一旦吸收后,後果大概也能猜出來。

羅征呼出一口氣,他自是不可能屈從於無空一族,今日勢必會有一場硬戰。

「殺無赦?被十七重天壓制之下,確定有資格對我這般說話?」羅征的腰背挺直,自有一股莫大的威勢擴散而出。

他知月火奴和無空之靈難以應對,若能避開自然不願意硬碰,可沒有退路之下情況自是不同。

「這樣的天才,殺了真的很可惜……」

感受到羅征的氣息后,那女人在紅球中又嘆息一聲,隨即對身旁的那個無空之靈說道:「動手吧,男的盡量活捉,女的隨意擊殺。」

隨後兩個紅色球體的表面,呈現出一圈圈的螺紋波動。

眼看就要動手之際,月火奴忽然出現在無空之靈的後方,十三號月火奴進入戈壁的一剎那,巨大的身體猛然一轉,已將一個無空之靈踩在了腳下。

「轟……」

無空一族與元靈一族矛盾同樣巨大,本就是生死大敵,見面后哪裡會絲毫留手? 十三號月火奴一腳踩下去的瞬間,體內的綠色火焰順著腿部流淌,朝著腳下的無空之靈傾瀉下來。

「嘩……」

那綠色火焰覆蓋在紅球的表面,發出「滋滋」的響聲,正在拚命的侵蝕紅球。

月火奴是元靈一族中的火靈製造出的元素生靈,構成它們本體的綠色火焰名為「幻金星火」,元靈一族的火靈對火焰的掌控可謂到達一個極致,這幻金星火算是火靈們登峰造極的體現。

重生小鮮妻:容醫生,別太急 雖說月火奴的實力被十七重天壓制,可幻金星火威力依舊不容小看。

「給我燒成灰燼,哈哈哈……」十三號將紅球牢牢踩在腳下,肆無忌憚的傾瀉著火焰。

那紅球的表面儘管滋滋作響,但一圈圈波紋不斷地捲動之下,幻金星火根本無法侵蝕內部。

「嗡……」

「嗡……」

「嗡……」

就在這時,在場諸人就聽到紅球內傳來三道嗡鳴聲。

冷血軍妻,撩你沒商量 「嘩!」

一道血柱從血色球體內徑自衝出,這血柱迅速流動之下,化為一隻巨大的血手,一把將十三號抓住,高高舉起后朝著地上猛然砸去。

「轟!轟……」

不斷地砸擊之下,十三號體表的鎧甲也一件件脫落,體內的綠色火焰也開始不成形狀。

緊隨其後的十四號看到這一幕,咆哮一聲,亦沖向那隻紅球。

但十四號尚沒能接近,紅球內竟再度衝出一道血柱,這血柱同樣化為一隻巨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十四號抓住,同樣開始猛烈的砸擊著。

兩名月火奴時而撞在一起,時而撞擊在地面上。

雖說因為形態原因,月火奴很難受到真正的傷害,可這般猛砸之下依舊會消耗靈核中的能量,最終它們難以化形后,就會蛻變成靈核的狀態。

至於滅殺月火奴的靈核,換做一般的彼岸生靈難以做到,這些月火奴曾一次次死去化為靈核的狀態,又被元靈族一次次救出,恢復原來的形態。

然而現在的對手是無空一族,他們是有辦法讓靈核徹底毀滅的。

「轟,轟,轟……」

眼看兩名月火奴體表的綠色火焰越來越薄弱,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住手!」

十二號月火奴手中捏著一個紅色球體,而在月火奴的手邊,飄動著十二道形狀不同的幻金星火,每一朵幻金星火中都拉出一根細細的火絲,形成一個獨特的法陣。

這法陣是幻金炎爆陣,是月火奴最強大的手段之一。

剛剛十三號和十四號與那名無空之靈交手,十二號則纏住了另外一個無空之靈,十二號剛剛將這無空之靈制服,卻看到自己的兩名手下危在旦夕。

迫不得已,它只能拿手中的無空之靈威脅。

一旦十二號的幻金炎爆陣炸開,即使紅色球體也無法護住其中的生靈。

「將她從法陣中放出來,我便住手,」嫵媚的聲音從球體中傳出,將兩名月火奴砸來砸去的,正是此前解救羅征的那名人族女子。

十二號手掌邊上十二朵幻金星火齊齊飄入它體內,輕輕一拋之下,已將手中的紅球扔在了地上。

這邊那顆紅球釋放的兩道血手釋放了兩頭月火奴后,也迅速的收縮回紅球內。

紅球中的一具骨骼從內部浮現出來,這具骨骼硬挨羅征強力一擊沒有任何傷害,可她因為一直抓著幻金星火形成的月火奴,骨骼上竟留下了一塊塊瘢痕,幻金星火的威力可見一斑。

「可惜……」

羅征看到這一幕,臉上顯露出失望之色。

若這兩邊能夠打個兩敗俱傷,是羅征最樂意見到的一幕。

這樣停手,是他們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可對於羅征和鳳歌則是一個壞消息!

隨著骨骼上的血肉凝聚,骨骼再度化為人族女子的模樣,而另外一個無空之靈退在了人族女子身後,就聽人族女子冷冰冰的說道:「若你們想要在這裡分出勝負,我們自然也會奉陪!」

無空一族與元靈一族鬥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絕大多數情況下,元靈一族都是佔據優勢,甚至對無空一族處於絕對壓制的地位。

Prev Post
目光掃了前方學員們一眼,最終定格在這位青年身上,隱約猜測到這位青年的身份,藍楓沉默了一下,微微點頭:「是我,有事?」
Next Post
「張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