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慘笑一下,慢慢的將林天放躺在了地上,堅定地站在林天身前,一頭秀髮被熱氣吹盪。

雙手慢慢的在胸前結印,低頭微笑著看了看僵硬的林天,眼中閃過一絲決絕。

「小禁咒,冰天雪地。」

空氣中的水元素早已被火元素驅趕的消失殆盡,傲雪慘笑一下,將所有的回靈丸全部吞咽下去。

瘋狂的水元素在傲雪的體內狂湧出來,圍繞在傲雪身邊就像是忠烈的僕人,保護著自己的主人。

「不要,不要???」林天雖然身體僵硬,可是意識卻還在,他怎麼能夠不知道傲雪在所什麼事情,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林天連想都不敢去想。

強硬運轉玄氣,可是卻是筋脈不通,根本沒有辦法讓玄氣運行,林天又開始運行『九吸』。

「啊。」林天痛吼一聲,身體內就像是有一個炸藥爆炸了一般,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凌遲一般,眼睛,鼻子,嘴巴,無處不在向外湧出血液。

「哈哈。逆我者,死。」

林天頭髮無風自動,渾身沾滿鮮血,自己的鮮血,就像是一個蓋世魔君,禰衡天下。

傲雪運轉了一般的『冰天雪地』竟然被林天衝天的氣勢生生的打斷。

火龍不安的晃動著腦袋,仰天怒吼長吟,她不明白為什麼眼前渺小的人類為什麼會發出連自己都會感到不安得氣勢,這讓火龍感到很憤怒。

「吼????」

毀天滅地的熔岩彙集而成的火柱向著林天傲雪撲來。

林天冷哼一聲,將傲雪推到了洞外,長吼一聲,竟然向著火柱爆射而去。

足矣熔煉一切的火柱竟然被林天就這麼生生的衝散。

「轟。」

巨大的撞擊力將林天撞回了洞外,『噗』,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火龍仰天怒吼。

「我儘力了,對不起。」林天望著傲雪低聲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傲雪跑過來蹲下,抱起林天的頭哭道。

「我愛你。」林天說道。

「我也愛你,我也愛你。」 韓娛之崛起 傲雪瘋狂的說道。

「呵呵,那我先走一步。」林天說完,竟然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傲雪任憑淚水流下卻不去擦掉,神色平靜的等待著火龍的最後一擊。

而晨烈卻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管他呢,只要自己能夠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這就足夠了。

““““““““““““““““““““““““““““““““““““““““

ps:大家新年快樂,初二了,拜年有些晚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今天喝多了就這些了,大家在新年裡,高興就好。 萊徹斯特並沒有馬上動身去見蘇沐,他既然是想要投靠蘇沐,去是肯定要去的,但如何去卻是有講究的。依現在這種邋遢的身份去見蘇沐嗎?不要說能不能見到,恐怕就連酒店大門都進不去。在劍橋這邊混跡的萊徹斯特很清楚,人靠衣裝,佛靠金裝的道理。你穿的就是個乞丐,想要走進餐廳都困難的很,更別說是一家酒店。

所以萊徹斯特便回到租住的房間中,好好的洗了個熱水澡,將鬍子全都刮掉,將頭髮也搭理的乾乾淨淨,然後找出來自己最乾淨的衣服換上,這才動身去見蘇沐。

就在分別一小時后,蘇沐再次見到萊徹斯特。

和之前見面時的那種狼狽不堪相比,此時此刻的萊徹斯特展現出的風貌和精神狀態,才讓蘇沐感到有幾分滿意,他忍不住點點頭道:「嗯,這才是我印象中的萊徹斯特,才是我想象中的萊徹斯特,才應該是萊徹斯特你的真實狀態。」

「剛才真是抱歉,剛剛讓你見笑了。」萊徹斯特微微欠了個身,但說話不卑不亢道。

「談不上見笑,情理之中。」蘇沐笑著從旁邊桌上拿起來一個高腳酒杯,倒上些許紅酒後遞過去。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過來的。」

「不錯,我必須要過來,因為現在只有您才能幫助我實現復仇。我的事情相信您都知道了吧?」萊徹斯特沒有扭捏做作,接過酒杯后抬起頭一飲而盡,意猶未盡的又伸出酒杯。

很香醇的紅酒,不知道多久沒有嘗過了。

蘇沐乾脆的將酒瓶遞給他,點點頭說道:「是的,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你不要管我是從什麼渠道了解,你只要明白,現在只有我才能幫助到你就成。當然我也不是愛心泛濫,平白無故的來幫你,我同樣需要你能幫我做事。不過和你幫我做的這事相比,讓你重新崛起。才是我最看重的。因為我要你做的事情,換成別人同樣能做,但我相信你,相信你能做出來讓我更加滿意的結果。」

「你就這麼相信我?我現在都不知道該相信誰?」萊徹斯特自己倒了紅酒後,這次才慢條斯理的品嘗,身為一個貴族,品嘗紅酒這是最起碼的禮節,他做起來駕輕就熟。

蘇沐信步站到窗前,靠著窗棱。目光落在一旁的落地燈上,揚手指著說道:「你知道世界上哪裡最黑嗎?燈下。因為在燈下,所以說你才不會留意到死角。知道世界上什麼人最恐怖嗎?你的兄弟,因為他們對你是最熟悉的,所以捅起刀子來也是挑的致命弱點。那樣的刀子捅到你身上,你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我知道你是英國人,聽不懂我們國家的話,但我們國家有段話說的很有哲理。叫做古之人目短於自見,故以鏡觀面;智短於自知。故以道正己。鏡無見疵之罪,道無明過之惡。目失鏡則無以正鬚眉,身失道則無以知迷惑。」

「目短於自見,智短於自知?」萊徹斯特頗受震動喃喃自語。

「沒錯,就是這句話。自己看不到自己,是因為眼睛不夠長。但你卻會照鏡子。 最強頑少 但在修養自己德行的時候,卻不懂向哲人請教,這是何等愚蠢?取他人之長,補自己之短,以道正己。做人做事都不要驕傲。要懂的謙虛求教。這說的就是你現在這種態度,你不能做到的事,我幫你做到,然後你再幫助我,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這個需要你套上什麼所謂的道德尊解釋嗎?你需要在那邊猶豫到現在才過來嗎?」

「我要是你的話,背負這樣的血海深仇,只要有人願意幫助我,我是絕對不會猶豫下的。報仇不隔夜,你這都已經拖延三年,難道還嫌時間不夠長嗎?三年,你母親的屍骨都已經變成白骨,你對得起她嗎?你能這樣容忍漢斯和凱瑟琳繼續霸佔著你曾經擁有的一切嗎?不過幸好你總算是熱血未泯,還知道報仇。你來到這裡就好,就說明我沒有看錯你,就證明你還有挽救的可能。」蘇沐每句話的說出,都好像是晴天霹靂在萊徹斯特腦海炸向,炸的他身軀猛顫,神智清醒。

「我明白了,多謝您。」萊徹斯特將紅酒杯放下,站起身面對著蘇沐單膝跪地,做出一個標準的禮節后,抬起頭神情嚴肅道。

「我萊徹斯特以自己的名譽起誓,從現在起,將會絕對效忠蘇沐先生。只要您能幫助我報仇雪恨,能讓我重新站起來,我將會對您的命令,無條件的服從,我將會奉你為主,成為你身邊最忠誠的手下,為你掃平一切障礙。」

貴族誓言嗎?

說實話,蘇沐對這種誓言並沒有多在意,但萊徹斯特既然做出這種姿態,就說明自己這次過來的任務是完成了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只要這步能完成,下面的事情就會變的很簡單。

要知道當初萊徹斯特的黯然下台是漢斯和凱瑟琳採取著不光彩的手段做成的,既然他們能初一,只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便成。

蘇沐從窗前趕緊走過來,將萊徹斯特從地上扶起的同時,官榜便隨即旋轉起來,這個傢伙的所有信息便全都被蘇沐掌控,也知道萊徹斯特剛才的誓言是發自內心,是無比真誠的,沒有一絲做作。

「起來吧,我可沒有想過要你的誓死效忠哦。」蘇沐拉起來萊徹斯特,讓他坐到面前。

「你就不想問問,我要你做什麼事嗎?」

「不管是什麼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會去做,如果做不到,我也會想盡辦法去做。」萊徹斯特眼神堅定執著。

「我是不會猶豫的,當全世界的人都拋棄我的時候,是您救了我,您就是我的主人。我的主人要我做任何事都是正確的,在我這裡只有必須做,沒有對與錯。」

這就是萊徹斯特的宣誓。

身為一個貴族,萊徹斯特擁有他的信仰和追求。但那是以前,現在的他只知道報仇雪恨。他對蘇沐的感情並非是簡單的報恩,要不是蘇沐的話,他不可能從頹廢中清醒,要不是蘇沐,他剛才已經成為死屍。

醍醐灌頂的醒悟之恩,大難不死的救命之恩,報仇雪恨的榮耀之恩,這樣的恩情是萊徹斯特以前做夢都想擁有的,他曾經幻想只要有人能夠這樣幫助他,他就會對那人效忠一輩子,他的後半輩子哪怕是為了這個人而賣命都無怨無悔。

一個被逼到絕路上的人,能做出這樣的誓言再正常不過。

可惜的是在三年內,硬是沒有這樣的人出現,萊徹斯特還是這樣的光棍一條,還是那樣的頹廢潦倒。如今蘇沐的降臨,無疑於天降奇迹,他又如何能不珍惜?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去做那些犯法的事,我要你做的事和如何讓你崛起是有密切關係,我知道你以前對新能源是有很深的研究,所以說我這裡有份資料你看看,順便說下,我這次過來英國就是尋找訂單的。只要你能將聖炎能源掌控在手中的話,我認為你是可以和大秦能源簽署合作協議,做到以新能源為橋樑,讓你的聖炎能源更快發展的同時,也能讓你的貴族身份越發顯眼。」

「到時候你新能源貴族的身份出現,未必就沒有機會進階成為侯爵。到那時,那些曾經狗眼看人低的人,會是什麼樣的嘴臉,你難道不想要親眼目睹嗎?」蘇沐將文件遞出去的同時,順勢描繪出來一副驚心動魄的畫面。

這種畫面是萊徹斯特夢寐以求的。

「我期待那天的到來。」萊徹斯特說完就開始研究這份資料。

蘇沐則默默靜坐等待著。

這一晚兩個人在房中商量了很久,沒有誰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些什麼,但誰都清楚的一件事情時,從這晚之後,那個窮困潦倒的萊徹斯特消失不見,歷史上出現了一個強勢無比的貴族,一個創造了逆境中翻身奇迹的貴族。

萊徹斯特真正成為英國奇迹。

神偷世子妃 ………

威爾特郡。

這座郡是英國英格蘭西南區域的名譽郡和單一管理區,說到這裡的話就不得不提到一座莊園,和英國歷史上的很多莊園相似,這座名字叫做聖炎的莊園,是頗有名聲的。

眾所周知聖炎莊園就是聖炎能源的靈魂,從這裡發布出去的每條命令都足以決定著聖炎能源的運轉方向和前進道路,決定著無數人的生計。

典型的英國建築風格城堡,一望無際的碧綠草地,精緻中不失大氣的噴泉,穿著整齊劃一,獨具特色衣服的僕人。只要是你印象中的莊園特色,在這裡應有盡有。

當初修建這座莊園的時候,萊徹斯特就是依照古老建築的風格為基礎,再結合著現代化的特點建造的。像是這裡的某些建築段落,所採用的磚塊都是有歷史的,是萊徹斯特當初花大價錢購買的。

可惜現在這座莊園和他再沒有任何關係。

因為這裡如今的主人叫做漢斯。

城堡中的書房中。

這個書房的位置在所有房間中是採光最好的一間,因為當初萊徹斯特相中的就是這種採光,所以說才會將書房的位置定在這裡。實際上這座書房扮演的不但是書房角色,還有辦公室和卧室的角色。

如果說聖炎莊園是聖炎能源的核心,那麼這座書房就是聖炎莊園的核心。

核心中的核心,地位任何能不重要?

漢斯此刻就坐在這裡。(未完待續。。) 死了么?難道就這麼死了?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死掉?心甘?不,我不能死,絕對不能死,為了所有我愛的人愛我的人,我絕對不能夠死掉。

林天恍惚中看到自己的身體一臉慘白的躺在地上,雙目緊閉,就像是已經死去了一般,沒有了一絲呼吸,轉眼看到傲雪一臉幸福的微笑,張開了雙臂,迎接著火龍的攻擊,淚水在臉上滴下,在空中化成了水汽。

傲雪將臉轉過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雙目緊閉的林天,竟然放棄了阻擋,臉色平靜的蹲坐在林天的身邊,伸手撫摸著林天的臉頰,嘴角升起一抹微笑,幸福的微笑。

林天不由得大怒,大聲的吼道「你為什麼要放棄抵抗?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為什麼?你這個傻娘們,還不快給我跑,還在這裡幹什麼?」

可是任由林天大聲的吼叫,傲雪還是和之前一樣,輕輕地撫摸著林天的臉頰,將林天臉上的血跡擦去,嘴角輕柔的笑著,眼睛充滿了溫柔。

「你這個傻娘們,為什麼?為什麼你不走?靠,為什麼你聽不見我的話?」林天感覺自己的肺都要氣炸了,為什麼自己這麼大聲的呼喊,傲雪卻聽不到?為什麼?

「難道我死了?我真的死了?」林天渾身顫抖的將手伸向傲雪的身子,可是自己的手卻毫無阻礙的伸了過去。

「不,我怎麼能夠死?」林天大聲怒吼。

「我不能死,我怎麼能夠死?」林天狂笑道。

「上官洛,上官洛你給我出來,你出來。」林天突然間想到了什麼,大聲的吼道,這是自己的底牌,自己還沒有用呢,自己怎麼能夠死去?

「你沒有死。」一聲平淡而又冰冷的聲音響起。

不過林天卻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動聽最優美的聲音一般,激動地說道「那我現在是怎麼了?」

「這還不都怪你?」上官洛沒好氣的說道。

「怎麼還怪我了?我可沒有死的想法。」林天無奈的說道。

「你講神霜雪蓮吃了下去,才照成了你現在的樣子。」上官洛冷哼一聲說道「你以為什麼東西都是可以吃的么?吃什麼東西之前起碼也要知道一下你到底吃的是什麼吧。」

「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快說說現在該怎麼辦吧,那頭火龍要是真的一嘴火噴過來,我可就真的玩完了。」林天看了一眼溶洞中的火龍,不由得哀求道。

「神霜雪蓮和蒼古火龍相伴而生,相生相剋,缺一不可,而且神霜雪蓮出生萬年才能夠達到現在的規模,可想而知它所蘊含的水靈力有多麼的強大,並且有多麼的寒冷。」上官洛冷聲說道「現在你的經脈已經被神霜雪蓮釋放出來的寒力冰封住了,一絲的玄氣也不能調動,要不是我將你的心脈護住,你現在早就死了。」

「那,那真的是多謝了,不過,我現在該怎麼辦?你要知道火龍真的要是再噴上一次火,我可是連肉身都沒有了。」林天都快哭了。

「你放心,你的肉身有神霜雪蓮保護,是不會死的,而且你的靈魂我也幫你脫離肉身了,不會受到火龍神火的炙烤,到時候只要躲在一邊就可以了。」上官洛毫不在意的說道。

「火龍的火焰還可以傷害靈魂?」林天驚訝的說道。

「那是當然,你以為蒼古火龍是那麼好對付的?對於人們來說這可是神級的存在。」上官洛冷漠的說道。

「那傲雪怎麼辦?」林天突然問道。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不可能同時救兩個人,我現在能夠救了你就不錯了。」上官洛沒好氣的說道。

「那不行,不能救傲雪,那是絕對不行的。」林天憤怒的說道「我一定要救她。」

「你救?你能救你自己就不錯了,還能救她?為了她值么?」上官洛輕蔑地說道「人一定要量力而行,否則最後受傷的一定是自己。」

「我樂意,你把我的靈魂拉進我自己的身體,其餘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林天冷聲說道。

「你真的想要救那個小姑娘?」上官洛冷聲問道。

「一定。」林天堅定的說道。

對於自己愛的人,愛自己的人,自己一定會拼盡全力去解救,這是自己的人生誓言,這也是自己的責任,身為男人的義務。

男人,為什麼叫做男人?為什麼男人是一個家庭的支柱,那就是因為,男人要頂天立地,為自己的家人撐出一片藍天,讓他們安安穩穩,倖幸福福的生活。

男人不是在女人身後享福的,而是拼死拼活的在前面扛著,而女人在你的身後快樂的生活的。

所以,林天一定要救傲雪。

聽到林天這麼堅定的聲音,上官洛久久沒有回答。

林天焦急的試著自己所能夠想到的方法,想要將自己的靈魂弄回自己的身體中去,可是怎麼試都回不到自己的身體中去。

就在林天急的差點罵娘的時候,上官洛終於說話了「那好吧,你要記住,我是不會幫你的,因為我也要活下去。」

林天不由得怔了怔,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我不會連累你的。」

「那好吧,你回來吧。」上官洛輕喝一聲。

林天感覺自己的靈魂像是被什麼東西拉住了一般,向著自己的身體行去。

一種妙不可言的感覺傳遍全身,一種像是重生了一般的感覺油然而生,像是又活過來了一般。

趕緊查看了自己的身體一下,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上官洛說過的一般,全身的經脈被寒氣凍住,真氣不能在經脈中運轉。

林天不由得渾身冒了一陣冷汗,勉強的睜開眼睛,看到傲雪一臉幸福的臉龐。

林天心中大吼「娘的,林天,平常的時候你都是人五人六的,沒有想到到了真正用的著你的時候卻變成了王八蛋了。我操。」

越想心中越是氣憤,強力運轉丹田中的真氣,經脈刺骨的寒氣和疼痛讓林天就像是被千刀萬剮一般,絲絲血液自林天的毛孔中滲透出來,還透露著刺骨的寒氣。

讓傲雪渾身一顫。

「阿天,阿天,你還活著。」傲雪聲音顫抖的說道,充滿了興奮。

不過林天現在疼的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全身心的運轉自己體內的真氣,將經脈打開,如果連經脈都打不開,自己還救個什麼勁?

忍著非人的疼痛,林天就差疼得哭出眼淚來了,瘋狂的運轉體內的真氣,不管自己的經脈是不是已經被自己的真氣打的千瘡百孔。

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將經脈打通,一定要將經脈打通。

Prev Post
等到呼延抗康離開后,藍魅聽著他說出來的這話,真的是有種快要發瘋的感覺。呼延抗康能夠不在乎藍魅的死活,畢竟他的名下可是有著其餘不少的商鋪之類,但她卻不能。
Next Post
【眼鏡沒有度數】:嗯?什麼叫實質性的進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