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這句話,他身形一閃,直接離開,連弦月和天機鼠,也沒有帶上。

「真不知道要幹什麼!神神秘秘的!」弦月在一旁撇撇嘴,它認為秦南肯定是有什麼好事,不想帶上他們,想一個人獨吞。

「各位,我們就回無量宗吧。」

林妙可聞言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就帶著眾人,直接下山。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的是,當半柱香時間過去之後,秦南的身形,再度出現在了這山谷之中。

「看來已經走遠了!」

秦南左瞳閃爍著紫光,眺望遠方,現在他已經看不到林妙可等人的身影了。

「那個地方……」

秦南立刻回頭,看向了另外一個方向,眼中閃爍出來了劇烈的光芒。

若是林妙可等人在此,定然會驚醒過來,秦南所看向的方位,赫然是當時三大武祖境巔峰強者所前去的地方。

「能夠將半神之國的天才吸引過來,這雲霄山脈的最深處,定然有著某種強大的至寶,無論如何,我都要去看看。」

秦南深深吸了口氣,意志變的無比堅定。

雖然那三人的修為,都是武祖巔峰,而且手段非凡,他的修為只有武祖一重而已。但是,秦南身上的戰神左瞳、戰神左臂、斷天刀以及神秘金印,都是非凡的存在。

就連剛剛獲得的棺材和血水,也是兩大異寶。

有著如此之多的異寶在身,他如果不去闖一闖,那他對得起自己這一身的機緣嗎?

說不定,還有機會,與他們搶奪寶物!

武道世界,想要變強,就是要去拼一拼,去拼那看似非常瘋狂的決定。

當然了,秦南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他一身修為,可以收斂,讓人難以察覺,再加上他有左瞳的優勢,可以站在非常遠的距離,就看到一切,哪怕是那半神之國的兩大天才,還有那神秘老者,手段非凡,想要發現他,也是難如登天。

至於林妙可他們,就沒有了這種手段了。

其實這種事情,帶上天機犬和天機鼠,也是非常好的,因為他們能夠感知禍福。只是現在兩狗一鼠的能力,還沒徹底彰顯出來,變數極大,所以秦南就打消了想法,決定獨自一人前去。

「走!」

秦南沒有半點耽擱,身形一閃,就朝著前方飛去。

這次飛行,他沒有敢用太快的速度,因為到了雲霄山脈的最深處,已經不乏一些非常恐怖的大妖了,他需要小心翼翼,步步為營,一次次的避開,否則的話,就他這點修為,還沒找到那三人,恐怕就要被攔下了。

「這雲霄山脈的最深處,果然不一樣,連這百障霧,都有所變化了,哪怕是戰神之瞳,都遭到了阻力……」秦南一邊行走,一邊看著那白茫茫的一片,內心暗道。

百障霧變強,這倒不是壞事,反而是好事,更方便他的隱匿。

「嗯?前方三里開外,一頭妖祖巔峰的妖獸,正在出來!」

突然間,秦南臉色一凜。

在那三里開外,有一頭長達四十多丈,身體五彩斑斕的虎形妖獸,正在緩緩邁步,朝著秦南這個方向走來,一雙眸子,泛著冰冷的光芒,好像是在巡視自己的領地。

這是秦南一路走來,碰到的修為最為恐怖的妖獸。

只見到這虎形妖獸,好像發現了什麼,一雙虎眸,猛然朝著秦南看來。

「嗯?」

秦南身軀瞬間緊繃,臉上帶著抹錯愕。

怎麼回事?被發現了?

就在這時,秦南後方的天穹之中,傳來了一道清脆嘹亮的鳴叫,只見一頭妖祖巔峰,通體冰藍,羽毛如晶的大鳥,急速衝來,刮動了磅礴的罡風,卷向四周,目標赫然是這虎形妖獸。

吼!

虎形妖獸大吼一聲,散發出來了滔天戾氣,雙腿一蹬,衝天而起,揮舞出來了利爪,就與這冰晶大鳥,廝殺在了一起,發出了一道道驚天動地的轟響聲,撞擊產生的罡氣,將四面八方的大樹,瞬間碾成粉碎。

「汗,原來是它們互相廝殺!」秦南微微鬆了口氣,腳步一踏,就將這漫天罡氣避開,繞過了這片戰場,繼續向前。

經過這件事,他的心神,也變得更加小心。

這倒不是他怕,而是他在這深山之中,太過渺小了,隨便蹦出來的一頭妖獸,都極有可能是妖祖巔峰的存在。

時間緩緩流逝,三柱香之後。

「嗯?這百障霧又變強了,不再是單純的白色,還夾雜了一縷縷的黑色,連我的戰神左瞳,可以看到的地方,都被壓制了十分之一……」秦南看著前方的一切,心中暗道。

他心裡隱隱有了一種感覺,恐怕離對方的位置,沒有多遠了。

繼續前行了數里之後,秦南的腳步,猛然一僵。

只見到遠方,古老高大的樹林之中,出現了些許古老的大石,這些大石形狀各異,上面充滿了無數的痕迹,像是受到了時光風雨的侵蝕形成,急劇滄桑之感。

「看起來,有點像是曾經一座宮殿,被打碎之後,散落下來的石頭。」

秦南暗道一聲,沒有任何猶豫,繼續向前走去,越是深入,這種石頭,就越來越多,讓秦南有種錯覺,他彷彿不是深處山林,而是來到了一處遠古的遺迹。

「那是——」

突然間,秦南身體一僵,眼中露出了抹震撼之色。 簡艾此時的語氣比之姥姥對她的態度還要寡淡,似是和一個不相干的人在交流。

蔡春華哪裡見過外孫女如此銳利的一面,當下不覺有些詫異,只是那話聽在耳中又尤為刺耳,一抹不悅漫上臉色,沉聲道:「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

王允發更是臉面上掛不住,當下看著簡艾冷嘲:「我這外甥女幾個月不見,性格倒是變了不少,脾氣也大了。以前說話蚊子大的動靜,現在可好,竟然敢這麼對長輩說話。」

王允梅當下也是急了,縱然是老太太和弟弟上門刁難,可說到底也是簡艾的姥姥和舅舅。

只是緩和的話還沒說出口,自己的手便被女兒握了住,話頭也卡在了喉嚨間。王允梅抬頭看向簡艾,只見簡艾神色淡淡,開口道:「旁人是什麼貨色,我便是什麼臉色。」

此話一出,蔡春華和王允發的臉色瞬間綠了,蔡春華半張著嘴,不只是驚著了還是氣著了,一時竟找不出合適的話來訓斥簡艾。

王允發脖子一粗,竟揚手作勢就要動手,只是那手抬到一半便被他生生壓了回去,低罵道:「小兔崽子,你怎麼說話的。」

「小艾……」王允梅也根本沒想到女兒會說這麼重的話,當下也有些無措。

雖然他們親人之間的感情並不深厚,可是作為母親,王允梅還是一直在找機會能讓兒女多跟家裡人走動,希望有朝一日大家的關係能夠有所改善。

可是眼下,女兒淡淡的一句話,讓原本就如履薄冰的親情,瞬間將至冰點。

「媽,這些年你一味的忍讓和遷就,換來了什麼?」簡艾看著王允梅淡淡的開口說道:「我一歲那年,我們一家三口窩在這個房子里,冬天零下二十多度,連取暖的炭火都用不起,五百米外就是姥姥家,他們可有人來關心過我們?」

「哥哥六歲的時候夜裡發高燒,趕上外面下大雨,南城道路泥濘不好走,你去找小舅讓他幫忙騎電驢送哥哥去醫院,可他呢?只顧著打麻將不肯去,你一個人撐著傘背著哥哥,一步一個泥坑,走了半個小時都沒走到路口,要不是運氣好碰上吳叔,那天夜裡會發生什麼你可有想過?」

「小舅在外面賭輸了錢,不敢告訴其他人,竟然對別人留了咱家早餐店的地址。十幾個大漢上門把店砸的稀巴爛,最後還是你拿出一萬塊錢幫他清了債,他可跟你說過一聲謝謝?」

「十二歲那年……」

聽著小艾將這一樁樁一件件陳年舊事說出來,王允梅默不作聲的低下了頭。很多事情因為過去太久,她都淡忘了,卻沒想到女兒竟然記得那麼清楚。

此時舊事重提,王允梅的內心還是被狠狠的打擊了。都說往事不堪回首,這些事對於王允梅來說,無疑是刻骨銘心的傷疤,一輩子都去不掉。

王允發也不吱聲了,這些舊事里唯獨他的破事兒爛事兒最多。老太太心中更是明鏡,只是眼下被當面戳穿,饒是臉皮再厚,此刻也覺得臉上臊得慌。 第八百七十五章神秘晶盒

只見到,一座又一座殘破古老的宮殿,聳立在地,排列一起,彷彿形成了一尊太古巨城,縱然沒有了昔日的風光,遠遠看去,依然給人一種巨大的衝擊之感。

「這……真的是一座太古遺迹啊!」

秦南倒吸了口冷氣。

他剛才用戰神左瞳看的時候,這裡每一尊殘破的宮殿,他都無法看透材質等等,這足以見得,這些宮殿,尚未破敗時,是何等強大。

「不對!」

秦南的眼神,驟然一變。

因為他注意到,在這些宮殿的面前,都殘存著一道道的溝壑,這些溝壑之中,散發出來了一股股的武道意志,非常強大,久久不散,讓人心驚膽戰,很顯然剛才這裡,爆發過一場大戰。

轟!轟!轟!

就在這一刻,幾道滔天爆炸聲,響徹起來。

只見那無數宮殿的深處,其中一尊最為神秘的宮殿內,四股氣息同時衝天而起,將那宮殿,硬生生撞擊成為了粉碎。

這四股氣息,其中三人,乃是一名老者,還有兩名青年,赫然是當初秦南所看到的那三人,至於他們對面之人,極其古怪,戴著一張黑色的面具,披著獸皮,戾氣森然,一身的氣勢,竟然是達到了半帝的氣勢,比面前這三人,更為強大。

「正是他們!」

秦南心神一振,渾身緊繃,盯著這一幕,不肯錯過絲毫。

現在是什麼情況,他還沒有弄清楚,只能觀察。

「你到底是何人?這太古遺迹,已經不存,你還不速速把東西交出來!交出東西之後,我定然施展妙法,斬斷你與這太古遺迹的聯繫,讓你獲得自由之身,如何?」來自半神之國的青年之一,開口大喝。

「哈哈哈!」

豈料到他們對面的面具男子,放聲狂笑,道:「我遵守大人的命令,在此守候,豈會背叛?你們根本不是大人等待的人,就憑你們還想要得到大人的寶藏?今日哪怕是死,也休想從我身上,奪走絲毫!」

「冥頑不靈!」

半神之國的另外一名青年,冷冷喝道:「少跟他廢話,黑祭老祖,你的手段,就不要藏著掖著了,除了那晶盒之外,其他的東西,全部都給你!」

「嘎嘎,有著兩位這句話,在下定然使出全力,決不推辭。」黑祭老祖怪笑了起來,他一直沒有動手,就是在等這句話。當然了,他也不會為了一句話,拼盡一起。

「武魂釋放!」

「武祖之樹!」

海綿小姐的三月桃花 半神之國的兩名青年,長嘯一聲,身後七道黃光,閃耀而起,兩尊可怕的武魂,懸浮虛空,散發出來了驚天動地的威壓,緊接著一根長達十三丈的武祖之樹,衝天而起,通體呈現出來了奇特無比的紫色和藍色,散發出來了一股難以想象的意志。

「兩位好手段!黑祭天地!」

黑祭老祖枯瘦的大手抓出,漫天的黑氣,不知從何而來,使得這片天地,變的漆黑一片,那面具男子身形一抖,無形之中,遭到了一股意志鎮壓,讓他的修為,無法發揮完全。

轟!轟!轟!

兩名青年攜帶武魂、武祖之樹,以著驚人的修為,碾壓在了面具男子身上,帝術橫空,寶物浮現,種種手段,一一展現。哪怕這面具男子,乃是半步武帝境界,而且還是非同一般的半步武帝,也被壓制的節節敗退。

遺迹上方的天穹,也隨著大戰,好像變成了一片混沌。

「這……」

秦南看著這一幕,心神遭到了極大的衝擊。

他知道來自半神之國三大勢力,位於神榜上的天才,定然不凡,但他從未親眼見識過,可是今天,他才算是真正見識了。

天級七品的武魂,威力絕倫,難以想象!

那武祖之樹,更不是普通的武祖之樹,而是達到了自我武祖境界的武祖之樹,不僅僅如此,他們要比一般的自我武祖境界的武祖之樹,更為強大一分,有著奇特的意志在其中。

更不用說他們施展的底牌和手段了。

「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縱然成就了六顆武祖之樹,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無法想象那些神榜上最為頂尖的人,具備了怎樣的戰力!」秦南回過神來,只感到一股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但是他的雙眸中,毫無灰心,反而亮晶晶的,帶著一抹興奮。

天下無敵,乃是霸氣,也是寂寞。

如若沒有對手,他走的在高,走的在強,也沒有任何作用!

那些神榜上的天才們,越是強大,那才是越好!

「先別想那麼多,從現在來看,面具男子就是守護之靈了,兩大天才和這黑祭武祖,窺探的就是他身上的寶藏。也不知道,這守護之靈身上是什麼寶藏……」秦南躲藏在遙遠之處,看著那驚天動地的大戰,心中暗道。

隨著大戰爆發,四面八方,都是轟動一片。

那面具男被壓制的節節敗退,也導致他們大戰的身形,朝著後方退去。

秦南的意志,彷彿凝聚到了極致,腦海內估算著他與這些強者們的距離,隨著他們的後退,他便往前緩緩移動,如同附骨之蛆。

「九天十地現神魔,蓋世一擊盪乾坤!」

就在這一刻,兩大天才之中的一人,突然飛空而起,一門蓋世神術,施展開來,在他手中,日月的虛影,竟是同時浮現,伴隨著四面八方的神魔狂嘯,他手掌一推,日月頓時化作一擊,撞擊在了面具男子的身上。

轟隆!

一聲巨響,面具男子痛呼一聲,身形瞬間被擊飛出去。

他整個身軀,也居然奇異的波動起來,一股股的黑光,連續抖動,隨著抖動,一件件奇特的靈草、法寶、地圖,連續掉落下來,粗略看去,至少有著數百件。

原來所有的寶物,都在這面具男子的體內。

只有擊殺他,才能將寶物拿到手,或者是讓他主動交出來!

「晶盒!」

兩名半神之國的天才,看到了一件寶物,眼神變的狂熱了起來。

那黑祭老祖,呼吸也開始變的急促。

「嗯?怎麼回事?」

遠處的秦南,正凝神觀察眾多寶物的時候,他的體內,突然發生了異變。

他的右臂,竟然發出了一絲絲灼熱感,猶如火燒,好像是受到了某種呼喚一樣! 第八百七十六章古邪深淵

「不應該啊,戰神剩餘的所有軀體,都在南天門裡面,現在怎麼我的右臂起了反應?難道是說……」

秦南心臟驟然一緊。

他想起來了,當初在龍帝院的時候,六靈龍脈就跟他說過,斷天大帝雖然用盡了自己的全部,煉製了斷天刀,但是仍舊在這蒼嵐大陸,留下了斷天大帝的寶藏。

如今他右臂起了反應,唯一的解釋,就是那神秘寶物,乃是斷天大帝所留。這樣一來,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半神之國的兩大天才,非要來到雲霄山脈的緣故。

畢竟斷天大帝遺留的寶物,他們也想得到。

Prev Post
【眼鏡沒有度數】:嗯?什麼叫實質性的進展?
Next Post
一切順其自然就是了,若是刻意,最後指不定才真的會出什麼事情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