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順其自然就是了,若是刻意,最後指不定才真的會出什麼事情呢。

傅景湛搖了搖頭,將擦頭髮的毛巾扔在床上,出了門。

側卧,房門緊緊關著,傅景湛剛想要抬手敲門,但想起這麼晚了,小姑娘應該睡了,又放下了手,站在她房門外聽了一會兒動靜,沒有聽到什麼異樣,然後轉身回房。 「喂!接著!」

葉清聞言轉身,穩穩的接住拋來的血珠,被其中蘊含的血氣所感到驚愕。

「你這是…」葉清不明白李長安的意思。

「以你現在先天巔峰的勢力,或許還不夠看…」說不定連妹妹都救不到。

將血珠吸收了吧,能提升多少就提升多少,最起碼有自保能力了。

葉清盯著掌心中的血珠,久久才回過神來,目前的自己確實迫切的需要力量。

對於蘊含著這麼濃鬱血氣的血珠,葉清沒有理由也不捨得還回去。

「我會還你的。」葉清舉起手中的血珠示意,隨即轉身頭也不回的扎進屏障缺口中。

瞅著葉清消失的背影,李長安輕笑了笑:「還我倒不至於,別讓我失望就是了。」

深呼上口氣,將悸動的心緒撫平,重新進入狀態中。

遊離在天地間的靈氣,逐漸形成個漩渦漏斗狀,以李長安為中心匯聚。

「大徳順天步,第四階段…」

捏動的手決變動,身體周圍猛然炸開光芒,將半邊天都給映射出來了。

「開——」

哄哄——

遊離在天地間的靈氣,猶如宣洩的洪水般朝著李長安湧來。

無形中散發出來的駭人氣勢,叫圍聚在屏障外的所有存在皆是動容。

「他好像在凝聚力量?!」

「他的氣勢好像越來越凝練了…」

好像越來越強了,新區副都督李長安,究竟是個什麼人啊…

同時也讓更多武者修士確定,李長安絕對在離島內,得到了什麼驚人的資源,才會這樣說成長就成長,著實也讓很多武者修士眼紅不已。

「快走快走!別讓別人捷足先登了!」

觀望的武者修士,此刻也不再猶豫了,紛紛朝屏障缺口涌去。

正當武者修士排著隊探身進入屏障缺口時,裡面忽然竄出個身體殘缺的武者!

「我是最強的,我是最強的,資源都是我,我是最強的呵呵呵…」

屏障缺口旁邊的武者修士見狀,全都給從中出來的那個讓出了位置。

他好像神志不清了,重傷在身奄奄一息的。

「是裡面競爭太激烈了嗎?」有的武者忐忑出聲。

「我是最強的!資源都是我…」

從屏障缺口出來的武者,一口氣提不上,直接摔入海水中無了生息…

「嘶!」眾人倒抽起涼氣,打量著漂浮在水面上的屍體,瘋狂的念頭逐漸恢復了冷靜。

剛才出來的那位武者,實力不是很強卻也不弱,竟然也落得重傷斃命…

這讓有些自覺實力不足,紛紛表示不摻和了,對於自己的實力和運氣,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不過有些還是不信邪,趁著眾人愣神的剎那,徑直穿過屏障缺口進入離島內部。

感受到屏障內散發的寂滅氣息的瞬間,進來的武者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有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起,不由自主的抬起頭看向天空。

只見個長相白皙卻氣質過於妖邪的美男子,沖著他咧嘴笑了下…

咔嚓!

一聲細不可聞的輕聲響起,只見位於屏障缺口邊上的武者,順便乾癟且眨眼間消散成塵埃…

絲絲縷縷的血氣漂浮在先前武者所在的位置,乘著吹過的一縷輕風朝著天際上掠去。

「呼..哈…」

夜魔深吸口氣,將飄來的血氣,一口給吸進體內,露出悵然的淺笑。

「血氣中,摻夾著外界,新鮮的空氣…」真是叫吾身產生無限遐想啊!

輕輕的盯了眼望向屏障缺口,剛要有所意動就察覺身後有攻擊襲來。

夜魔不緊不慢的側身避開,楊林摻著血的拳頭從背後探出,砸在空氣中震開肉眼可見的氣浪。

「你休想離開屏障內!」

楊林一拳擊空並沒有退縮,而是緊接著再次揮起拳頭橫掃。

唰!

夜魔微微側頭就避開了拳頭,頭也不回的揮起手背,看似緩慢實際上快速閃電。

嘭!

佳妻歸來 楊林被正中擊中,當即身體重心就微微往後揚起,還沒來得及調轉身形就被轉身探出手的夜魔抓住腳踝。

抓住楊林的腳踝,二話不說面色淡然的,直接將楊林甩起來轉圈,隨即放開指尖任由楊林摔下地面。

咚!

地面上當即印出個深坑來,裂痕猶如蜘蛛網般蔓延而開。

緊接著,深坑附近的石頭微微顫動,楊林猛然從坑中彈射而出。

朝著懸浮在天上的夜魔掠去,將力量凝聚在拳頭上,絲毫不顧及身上的傷勢。

此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夜魔留在屏障中!

咻!

攜帶著足以震碎山石的力量,楊林瞬間掠身到夜魔的身旁,揮起拳頭重重的揮下。

在楊林足以撼動山石的力量氣勢下,夜魔眼睛都沒眨一下,漂浮在原地連動都不動,完全不把楊林的攻擊放在眼中。

楊林見狀眼色微微一凝,夜魔的狂妄自大是個絕佳的好機會!

「靈焰形態!」

嘩——

耀眼的光芒火焰瞬間覆蓋上楊林的肢體,讓楊林的攻擊力再次增大好幾倍!

凌冽的攻勢形成罡風從掃蕩而出,夜魔腦後的秀髮給吹得微微晃動,也是忍不住側眼相看了。

「這樣才對嘛。」不過也僅此而已。

在楊林的拳頭貼臉而來時,夜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直接擋住楊林的攻擊。

「什麼?!」楊林的臉色駭然大變,危機感也當場炸開。

來不及收回攻勢轉身就像退走,卻被夜魔緊隨著探出的手緊緊的扣在身上。

「糟糕!」 獨步成仙 楊林收回探出的手臂,從上至下橫掃而下,腳下也抬起踹向夜魔。

夜魔側身避開腿擊,抬起另外只空著的手,一拳猛擊在楊林的肚子上。

「噗!」猶如公牛撞擊般的力量傳開,楊林驚愕的張嘴噴了口血,好強的力量…

夜魔抓著楊林往回拉扯,抬起膝蓋衝擊楊林的肚子,讓他再次噴了口血。

而後鬆開抓著楊林的手,原地轉過半邊身抬起腳,橫掃在楊林的身體上,直接將其從天上擊飛。

被夜魔輕描淡寫的幾招問候,楊林的靈焰形態瞬間破滅,猶如斷線的風箏似的摔落下去。

夜魔踩在虛空中,面色淡然毫無波瀾意色的盯向楊林。

「拿出你的真本事來,或許吾身還能指教你。」

以你現在的施展出來的力量,遠遠還不能吾身造成任何威脅。 宋熙嘉剛從樓上的科室下來,就看到樓層走廊深處,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停了腳步,認真看過去,就看到走廊的椅子上,坐著的正是葉涼夕。

宋熙嘉皺了眉頭,也不下樓了,直接走過去。

葉涼夕正在看著自己受傷的傷口,被畫架的一角割了,傷得並不是很深,加上倒在地上,擦傷了一些外皮而已,那時候染了塵,看起來灰呼呼的,這時候清洗過了,傷口看起來反倒是……挺難看的。

洗傷口的時候,疼得要命,她差點流眼淚。

盯著自己的胳膊瞧,葉涼夕苦惱不已,好醜,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留下疤痕。

宋熙嘉都走近了,小姑娘也沒有看到他,他抬手在葉涼夕的頭上敲了一下。

葉涼夕轉過頭,就看到宋熙嘉站在旁邊,有些懵,「宋醫生?」

宋熙嘉看了一眼她的胳膊,笑問,「怎麼回事這是?」

葉涼夕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不小心擦傷了。」

「擦傷?」宋熙嘉繞過去,認真瞧了瞧她的手臂,雖然有一些皮外傷,但並不是很嚴重,看了看周圍,竟然沒有發現傅景湛的身影,不免意外,「景湛呢?一個人來的?」

葉涼夕點頭,「景湛哥哥不知道我來醫院了,我,是跟朋友一起來的。」

宋熙嘉挑了挑眉,「朋友,怎麼?出去打架了?」

這當然是玩笑話,葉涼夕有些無語,但還是三言兩語跟宋熙嘉說不小心被畫架弄傷的事情,宋熙嘉聞言笑了一聲,「好了,沒事就行,放心吧,傷口是皮外傷,不會留下疤痕的,回去小心一點,不要碰水。」

「哦,謝謝宋醫生。」葉涼夕點頭,宋熙嘉問他,「要不要幫你告訴景湛一聲?」

葉涼夕果斷搖頭,「景湛哥哥還要上班,何況我也沒事。」

宋熙嘉笑了一聲,不置可否,往前面的科室的辦公室里看了一眼,「你朋友在裡面?」

葉涼夕點頭,「她傷得比較重要一些。」

宋熙嘉沒有要進去看的意思,跟葉涼夕說了一兩句之後,就走人了。

進了電梯,宋熙嘉勾唇一笑,拿出手機,翻出傅景湛的號碼,直接撥了過去。

彼時,傅氏集團,總裁辦公室,李澤剛與傅景湛彙報了工作流程,結束之後,傅景湛不置可否,反而直接開口問,「這兩天,帝京有什麼有名的畫展么?」

李澤被問得一愣,「boss,我馬上去查。」

傅景湛點頭,正要說什麼,桌上的手機響起來,來電顯示宋熙嘉,他皺了眉,接起來,還沒有開口懟人,對方笑呵呵的聲音就傳過來了,「阿湛,你家小姑娘又來醫院了,你知道么?」

傅景湛眉頭狠狠一擰,開口的聲音都沉了幾分,「怎麼回事?」

李澤在一旁看著,意外不已,什麼事情能讓boss露出這樣表情?

結果他還沒有出去,傅景湛就掛了電話,拿起了椅背上的外套,直接出了辦公室的門,「我有事出去,等下的會議,推到明天早上。」

聲音落下,人已經消失在門口了。

——

葉涼夕扶了時淺出來,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淺淺姐,你先坐著,我去給你拿葯。」

說著,也不等時淺說什麼,她抓著單子,就往樓梯口去了。

時淺無奈一笑,也只好由著她去了。

葉涼夕還沒有走到樓梯口,包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手上拿著藥單,正手忙腳亂,看也沒看手機上的號碼是誰的,直接拿了起來,一邊走一邊接電話,「喂。」

傅景湛的聲音已經傳來過來,「現在在哪兒?」

乍然聽到傅景湛的聲音,葉涼夕愣了一下,在樓梯口剎住腳步,卻與剛剛上樓的人撞在了一起「呀!」

她趕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對方是個中年人,「小姑娘沒事吧?」

那邊傅景湛聽到電話里凌亂的聲音,眉頭微皺。

葉涼夕被碰到了傷口,疼得不行,嘶了一聲,眼淚都快出來了,「沒事沒事。」說著也不等那中年男人說什麼,就退到了旁邊,「景湛哥哥?」

她聲音恢復了正常,傅景湛已經發動了車子,「在醫院么?」

萌妻乖乖吻上來 葉涼夕意外,本來不想說自己在醫院的,這會兒卻不知道怎麼回答他,何況,昨晚她還衝他發脾氣了。

傅景湛輕嘆了一口氣,「有沒有事?」

葉涼夕搖頭,想起他看不見,又小聲道,「沒事的。」

「在醫院等我,我等下就到了。」傅景湛放下話,怕她又不把他的話放進耳朵里,又重申了一遍,「先不說了,好好在醫院等我,聽到沒有?」

「哦……」

電話掛了,葉涼夕盯著手裡的電話瞧,有些心跳加速。

------題外話------

Prev Post
說完這句話,他身形一閃,直接離開,連弦月和天機鼠,也沒有帶上。
Next Post
所以,大家都把朱帥當做了貴客,紛紛給朱帥敬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