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大家都把朱帥當做了貴客,紛紛給朱帥敬酒。

就這樣,大家幾乎輪著敬了朱帥一圈,朱帥喝的直接有些蒙圈了。

就在朱帥考慮要不要找個借口先離開這裡的時候,宣祥長老卻端著一壺酒,一屁股坐在了朱帥的身邊。

「朱帥小友啊,從我看見你的第一眼起,就感覺你絕非池中之物,沒有想到啊,你隱藏的竟然這麼的深,不僅制符技術出眾,就連實力,都這麼的強!」

「你才是四聖府年輕一輩中,最出色的男子啊!」

宣祥長老一手搭著朱帥的被,一邊醉洶洶的說道。

「哈哈,宣祥長老,你是不是喝多了,我哪裡出色啊,比我出色的人多了去了,你就不要在這裡吹捧我了,都快讓我飄飄然了!」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朱帥拿起酒杯,和宣祥長老碰著杯,但是連續幾次,都沒有碰到一起去。

「哎~不要這麼妄自菲薄,我宣祥活了幾十年了,看人的本事,還是有的,我說你出色,那就絕對錯不了!」

「不過,你再優秀,也總得有人扶襯不是?你看我家凝夢咋樣,要是滿意的話,我就吧凝夢許給你,我知道你有好幾個紅顏知己,但是沒關係,我家凝夢可以做老五老六,你看怎麼樣?」

宣祥長老,突然語出驚人。

什麼?宣祥長老,竟然要將凝夢,許配給自己?

這是什麼情況?

朱帥只感覺渾身一個機靈,腦袋馬上清醒了過來。

這事情可不是兒戲,不是說說這麼簡單,這其中,涉及到的事情很多,凝夢雖然十分的優秀,是無數男子心目中的女神,但是只有朱帥自己知道,自己和凝夢小姐,根本就不合適。

況且,在找到靜兒之後,朱帥感覺自己的人生,已經十分的幸福了,朱帥並不想再與其他的女子曖昧,有靜兒等人,朱帥感覺就夠了。

可是宣祥長老,卻趁著自己喝醉,和自己說這樣的話,看來,自己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了。

但凝夢不管怎麼說,也是四聖府大長老家的千金,身份地位,十分的不一般,自己該怎麼做,才能將這件事情,圓過去呢? 將深海蛟龍族留在附近的眼線,全部悄無聲息的拔除之後,人魚族的戰士,很快集結在了一起。

朱帥帶著一萬人魚族勇士,在錦凡的帶路之下,朝著深海蛟龍族的領地,浩浩蕩蕩的行去。

深海蛟龍族的領地,比人魚族的更深。

漸漸的,周圍的海草,已經越發的稀疏,海水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若不是錦凡給朱帥施加了一個水泡,朱帥很難在這種地方全力的行進。

很快,一眾人等,便來到了距離深海蛟龍族駐地不遠處。

手掌一揮,朱帥等人幾乎同時停下了腳步。

「錦族長,再往前,就有深海蛟龍族的巡邏隊了,咱們的大部隊,不能繼續向前了!」

敏銳的靈魂力量,已經將不遠處的情形,反饋到了腦海之中。

距離眾人三里之外,正有數隊深海蛟龍族的巡邏隊,交替的警戒著。

如果大部隊繼續向前行進的話,很輕易就會被發現,到時候,想要偷襲,就十分的困難了。

「那你說怎麼辦!」

錦凡已經將指揮權全權交給了朱帥,現在只聽從朱帥的派遣。

別離的笙簫 「勾岩統領等人,就在這裡埋伏,等待咱們的信號,你,我,還有那茲都統,咱們三個潛入進去!」

朱帥眯著眼睛,看著前方的一片混沌,認真的說道。

「就咱們三個進去么?」

聽了朱帥的話,錦凡緊張的問道。

三人雖然是人魚族實力最強的代表,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三人只身前往,若是被發現的話,很難順利逃生。

錦凡一時有些難以理解朱帥的做法。

「對,就咱們三個進去,勾岩統領,你們在這裡藏好,千萬不要被深海蛟龍族的人發現,一旦收到我們的信號,立刻帶人攻進去!」

朱帥十分肯定的說道。

「好!」

勾岩等人毫不含糊,馬上指揮著人魚族的眾人,開始隱藏起來。

朱帥則是帶著錦凡和那茲,悄悄的開始向前摸近。

周圍的光線,越來越幽暗,視線受阻,就算前方二十米的情況,也看的極為模糊。

好在朱帥的靈魂力量十分的出色,可以將周圍的環境,清晰的反映在腦海之中。

在朱帥的帶領下,三人成功的避開了那些巡邏隊,逐漸的深入到了深海蛟龍族的領地之中。

深海蛟龍族生活的地方,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海底盆地。

遠遠的望去,這個盆地,就像是一隻天然形成的碗,就那些坐落在海底。

在盆地的周圍,都是一些防禦性的建築,用海底特殊的礁石製成,十分的堅固,足以承受住法皇強者的強攻。

看來,深海蛟龍族對於自己領地的保護,還是極為用心的。

在這些防禦設施之中,便是一排排簡陋的房屋。

由於深海蛟龍族的族人眾多,所以這房屋也是十分的密集,一間挨著一間,中間的空隙極小。

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想想也十分的難受,看來,有時候繁衍太快,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現在,或許正是深海蛟龍族休息的時間,偌大的盆地之中,很少有來回走動的族人。

這正好給朱帥等人的行動,帶來不小的好處。

伸出手指,稍稍的超前一指,朱帥三人很快半蹲著,開始向前推進。

朱帥之所以敢帶著三人就來到這裡,其實還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那就是自己的五行輪轉!

那元素小塔的威力,就連法宗強者見了,都要重視三分。

這些實力大多數處在魔法師級別的深海蛟龍族族人,根本承受不住那元素小塔的威力。

朱帥就是想在這裡施展一記元素小塔,徹底的重創深海蛟龍一族。

就是不知道自己那元素小塔,在這遺忘之海的深海,能取得什麼樣的效果。

不過,現在擺在朱帥面前的,還有一個難題。

自己的元素小塔,有效的攻擊範圍,只有幾千米的距離。

超過這個距離,那元素小塔的威力,就會下降許多。

可是三人現在所處的位置,還在盆地的邊緣,遠遠超過了這個距離,所以三人現在必須到達那防禦建築旁才行。

但是,在那些防禦建築之上,現在站滿了深海蛟龍族的哨兵,想要輕鬆的過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錦族長,你和那茲,就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來!」

心中思忖一番,朱帥還是決定獨自前往。

畢竟一個人的目標,還是很小的,若是三人一起往前,被發現的概率,也會大增。

「就你一個人過去,你可以么?」

錦凡依舊是十分的緊張。

雖然朱帥表現出來的實力,令錦凡也十分的震驚,但是深海蛟龍族的實力,錦凡比朱帥更加的清楚。

一旦發生什麼事情,朱帥的處境,將會十分的危險。

「你放心吧錦凡族長,我自有把握,你們做好戰鬥的準備就好,沒有我的指令,你們就呆在這裡不要動!」

朱帥十分自信的說道。

「那好,你一定要小心!」

錦凡知道,現在並不是爭論的時候,馬上小聲的答道。

朱帥點點頭,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張沉著符使用,等自己身上的氣息,完全隱藏起來之後,朱帥很快開始前進。

朱帥身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衣袍,在周圍幽暗光線的籠罩之下,朱帥很快融入到了周圍的環境之中,如同幽靈一般前進著。

磅礴的靈魂力量,透體而出,朱帥小心的注視著那些防禦建築上守衛的一舉一動,躲避著他們的搜尋。

足足用了將近半個時辰的時間,朱帥才順利的來到了那些防禦建築之下。

找到了一個利於藏身的地方,朱帥很快匍匐了下來。

這個位置,十分的隱蔽,建築上的守衛,根本看不到這個角落,而自己則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面前的情況,就算有人搜尋過來,自己也可以及時的發現,第一時間逃離。

選好位置之後,朱帥簡單的休息了一下,手掌開始緩緩的揮動起來。

腦海之中,將以往施展五行輪轉的畫面,回憶一番,朱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五行輪轉,威力雖然巨大,但是施展起來,卻十分的繁瑣。

光是那繁複的手印,就要準備兩分鐘的時間。

這段時間,朱帥完全不能受到驚擾,否則的話,法術施展失敗事小,若是遭到反噬,那就得不償失了。

所以,朱帥必須萬分的小心。

將一切都準備好之後,朱帥的手掌,馬上開始變幻起來,同時,體內那乳白色的元素之力,也開始在朱帥的控制下,開始分離成為五種單系元素。

緊接著,朱帥便控制著這些元素流,在自己的體內,順著五行輪轉的經脈開始流轉起來,最後逐漸的匯聚在自己的掌心之中。

現在,只要將這些元素,按照五行相生的規律,融合在一起便好。

可是,朱帥才剛剛開始動作,卻驚異的發現,自己剛剛分離開的五種元素,竟然再度快速的融合在了一起,恢復了最初乳白色的樣子。

這是什麼情況,五種元素融合,那自己五行相生,如何能夠轉化為五行相剋?

難道,隨著自己達成五靈同啟,自己賴以生存的五行輪轉,也失去效用了么?

那今天的計劃,豈不是要失敗了?

朱帥的心中,無比的緊張。

可就當朱帥為自己體內的變化,感到惶恐之時,手中的元素之力,居然自動的開始凝聚起來。

幾乎只是十幾秒鐘的時間,那些元素之力,便凝聚成了塔狀。

這,難道是自己五靈同啟之後,五行輪轉的狀態?

可是,這前前後後,也就用了十幾秒鐘的時間,要知道,自己之前想要施展這元素小塔,可是要耗費不小的力氣,足足兩分鐘才能完成。

難道,五靈同啟之後,自己施展法術,更加的快捷了?

朱帥歪頭想了想,發現自己最近施展法術,確實輕鬆了許多。

就連皇階法術碧波之牢,似乎也擺脫的手印的束縛。

不管了,先看看這元素小塔,有沒有威力再說。

由於不確定自己心中的想法,朱帥乾脆不再思索,畢竟自己現在身處深海蛟龍族的領地,任何的大意,都有可能使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手掌一揚,那乳白色的小塔,很快便掠過海水,朝著深海蛟龍族盆地的上空掠去。

在朱帥精準的控制之下,那元素小塔,很快便來到了盆地中央上方一百餘米處。

這裡,幾乎將整個深海蛟龍族盆地,全部籠罩了進去,在這裡引爆這元素小塔,可以取得最佳的效果。

看著那緩緩浮動著的元素小塔,朱帥的嘴角,微微的一咧。

對不起了,深海蛟龍族的族人們!

或許,你們之中的某些人,並不是罪該萬死之人,只可惜,你們身在深海蛟龍族,而你們族長熬勝以及敖烈的行為,已經引起了自己的憤怒。

戰爭總是殘酷無情的,人魚族的族人,處境與你們,何嘗不是相同的呢?

要怪,就怪你們的談心太重,淫慾太重吧!

心中微微的念叨了幾句,朱帥的手掌,緩緩的緊握起來。

轟!

隨著朱帥的動作,一道足以將巨石崩裂的聲響,轟然間在這片海域之中炸響。 乳白色的元素小塔,純潔無比,沒有摻雜著絲毫的雜質,就像是一朵盛開的蓮花,在深海蛟龍族駐地的上方,轟然炸裂。

一時間,整個海域都充斥著瘋狂的轟鳴聲。

周圍的海水,都被那元素小塔的爆炸,侵襲的四散涌去,在那元素小塔爆裂之處,竟然短時間的出現了一片真空地帶。

很快,那真空地帶,便被呼嘯而至的海水,瞬間填滿。

猛烈的海水,在這裡形成了一道道激烈的海浪,海浪的力道之大,將下方人魚族的建築,全部摧毀殆盡。

那些還在睡夢中的深海蛟龍族族人,還沒有弄清楚怎麼回事,就被那劇烈的爆炸波,以及強烈的海嘯,吞噬了進去。

爆炸光波一直蔓延,將整個深海蛟龍族的領地,全部籠罩了進去。

隨著這爆炸光波的擴散,那些建築猶如海浪一般,齊齊的傾倒了下去。

一時間,整個盆地之中,充滿了哀嚎聲,驚叫聲。

朱帥小心的躲在了那些防禦建築之下,憑藉著這些建築物的抵擋,才堪堪必過了那爆炸波的侵襲。

待那爆炸波逐漸消失之後,朱帥小心的朝著深海蛟龍族的駐地望去,而眼前的景象,卻令朱帥驚駭不已。

Prev Post
一切順其自然就是了,若是刻意,最後指不定才真的會出什麼事情呢。
Next Post
他就這樣放棄了?曾經自己付出那麼多,甚至配上了父親的性命,她都不曾退縮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