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醫幫君無邪看過之後,說是些皮外傷,沒有傷到重要部位,吃幾幅藥就可以了。

他帶着侍女侍衛離開後,留下我和君無邪兩人。

諸天最強極品系統 君無邪毫無形象的把我手中染血的白巾往牀底下一丟,一個翻身,把我往牀上一壓,還避開我的肚子。

我驚呼道:“君無邪,你幹什麼吖,快乖乖躺好。”

君無邪俯身往我脖子和胸口聞了聞,眼眸閃爍荀爛星辰,薄脣漾出勾人弧度。

他表情很滿意:“不錯,身上乾乾淨淨的,沒有那令人厭惡的殭屍味,南陰那小人未有強迫你,不枉本尊次次放過他。”

我陰沉着臉,怒斥道:“說什麼胡話,受了傷還不老實,趕緊給我下去。”

他手指覆上我肚子,探到君凌在熟睡,大手一寸一寸的往上攀。

最後放在我柔弱處,揉捏着。

那薄脣還朝我放肆邪笑:“爲夫,不!”

這廝,又開啓不要臉的模式了。

都傷成這樣,還想着那事,我都無語了。

我雙手往他身上推了推,他紋絲不動。

我怒氣哼哼道:“傷口還沒有癒合,裂開怎麼辦?我得幫你包紮,聽話,好好休息……”

君無邪逼近我,放大的俊臉在我眼前曖昧的笑着,聲音低沉,像香醇待開封的濃酒:“好,春宵苦短,娘子我們一起歇息。”

他手一翻,把殿內所有燈光幻滅,大殿內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那手還不老實,往我裙子底下鑽……

黑暗的房間裏,我暴跳如雷的怒吼:“君無邪,你手往哪裏摸。”

“喂,你別扯我衣服,別解開啊。”

“你現在是個病號,就不能老實點嗎,你再扯我就生氣了!”

“君無……唔唔……” 陽光穿透紗窗射到牀上,我一睜開眼睛,頓時閉上,太刺眼了。

適應陽光後,我再看天花板和牀,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回到了陽間。

昨天晚上不是在北冥麼?怎麼一下回到陽間了。

話說昨天晚上君無邪,帶着傷也不肯老實,牀上做了一遍,抱着我入溫泉的池時,又要了一次,可憐我這小身板,在溫泉裏做昏了過去。

一覺醒來,就到這裏了。

門外傳來敲門聲,我把被子掀開,下牀穿拖鞋:“進來。”

婉娘端着早餐進來了,她對我笑着道:“鬼後,餓了麼。”

我看了眼掛在牆上的鬧鐘,時間十二點,這一覺竟然睡了這麼長時間。

我問婉娘:“君無邪呢?”

“大人一個時辰後回來,對了,他讓您準備一下,一個時辰後要和您去岳父那裏,您的父母都知道你懷孕了,他們天天打電話來,務必讓你回去一趟。”

我爸媽知道我懷孕了。

哎喲,我聽見這消息,一個腦袋兩個大。

以我媽那咋呼的性子,那大嗓門,一定會嘮叨個沒完沒了。

我一聽她嘮叨,就頭疼,手指揉着太陽穴,蔫不拉幾的坐在椅子上。

婉娘見狀,安慰我道:“屆時,鬼王大人會陪您一起回孃家,不用擔心。”

咋不擔心呢,我已經能想到我媽會說啥了:

自己都是個孩子呢,你怎麼養小孩。

這這這,不對。那那那,錯了……

“鬼後,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墊肚子。”婉娘把托盤上的瘦肉小米粥放下後,就退出去了。

我胡亂吃了幾口粥,肉放進粥裏都是生的,在熟粥裏燙了個半生半熟,以至於我吃下去後沒有反胃吐出來。

洗漱好,換了件衣服,婉娘幫我稍微的收拾了一下。

爲了能把氣色襯好點,我刻意穿了粉紅色長袖裙子,特意畫了個桃粉色腮紅。

準備下樓時,正巧遇到君無邪從外面歸來。

他單手拿車鑰匙,站在盤旋樓梯口下面,穿着高立領的黑色襯衫,黑色休閒褲子。

一身輕便着裝,把身形勾勒的頃長優雅。

他擡頭仰望我,鳳眸澄澈透亮,眼眸裏充滿驚豔色彩。

“娘子,真是美極了……”

我扶着環形扶手,一步步下樓梯,走到他身邊。

他燦若星辰的眼眸帶着笑意,扶着我的手,輕聲說着:“岳父岳母大人已經打了很多次電話了,他們知道你懷孕的消息,你再不回家,他們就殺過來尋你了。”

我皺了皺眉頭:“不是瞞得好好的嗎?怎麼知道的?”

君無邪沉思了幾秒,挽着我往外面走去,開口說道:“大致是何凡那小子說漏嘴了。”67.356

“那小子,我就知道不靠譜,對了,上次薛紅說想成人的事情,她有沒有再找你……”

君無邪點頭道:“有找過一次,還是堅持想變成人類。”

“你不答應她?”

君無邪挽着我,走到他那輛坐騎黑色威龍旁邊,搖了搖頭。

我不解問道:“你爲什麼不答應她?”

“凡人和妖之間的愛情,本尊並不看好,你想想鍾景和採魅,傲雪和孫慕楓……哪一段不是無疾而終,你和我之間,也是經過千辛萬苦在一起,即使在一起後,鳳子煜那廝還不消停。”

君無邪爲我打開車門:“薛紅和何凡二雖然同生共死過,比鍾景和採魅歷練是多一點,爲夫還是再讓他們考驗三個月,千年狐精,一旦爲人,沒了退路。”

君無邪考慮事情,比我想的周全。

我點頭道:“好,就依你說的。”

他上車後,細心幫我係上安全帶,發動車子,對我笑了笑:“岳父岳母的禮物已經買好了。”

“君無邪,謝謝,有心了。”

“你我夫妻,無需言謝。”

他開車開到一半時,我望窗外,上次在車上遇到了爆炸,又遇到追尾,這次遇到啥呢……

我心裏還挺忐忑的。

這時,君無邪的電話響了。

他電話就放在前面,我盯了一眼,屏幕上面顯示兩字,採魅……

採魅怎麼會打電話給君無邪?

君無邪看了電話一眼,對我說:“前面紅綠燈有交警,接電話。採魅沒有急事不會給我打電話的。”

…………

我和君無邪原本開車到玉龍花園,到半路不得不改變道路。

君無邪把車子停在麗都大酒店下面,麗都就是上次君無邪買下來,準備送我爸的那家大酒店。

我和他匆匆趕到酒店八樓,整個酒店辦公區域所在。

剛剛進樓梯,我就聽見走廊上,一記女人尖銳咒罵聲傳來:“我說你這個女人,怎麼陰魂不散啊,你追我未婚夫追到這裏來了,你太不要臉了,把你們老闆找來,我要收購這家酒店,我要把這女人開了,你們都是聾子嗎?”

宋嘉儀這尖銳高分貝的聲音,簡直跟潑婦罵街似得。

說她是京城來的千金大小姐,打死我也不信。

不少工作人員站在走廊上,對總經理辦公室指指點點。

我和君無邪出現的一瞬間,酒店工作人員全部往自己工作崗位走,快速散去。

偌大的走廊,只聽見那宋嘉儀像喇叭一樣的咒罵。

“李洵呢?把你們老闆李洵喊來,我要收購這家酒店,我要把這女的趕出去,賤女人,不要臉。”

我們往裏面走,經理室外面站很多保安,他們似要把宋小姐往外面趕。

她依舊不依不饒的大吵道:“老闆呢?麗都的老闆呢?馬上給我找來!”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我和君無邪站在門口,保安們見狀,紛紛挨牆站直。

我往裏面窺去,總經理辦公室還挺寬敞,左右兩邊擺了盆很漂亮的發財樹。

裏面放置一套高級沙發和茶几,牆上掛着酒店每日營收額度表。

採魅一身職業勁裝坐在辦公桌前,面帶微笑的對宋嘉儀說道:“這位客人,如果您不滿意我們酒店的服務,可以按照正規渠道投訴,我這裏有工商局,物價局,監管局,315消費者投訴電話號碼……”

“你給我閉嘴,你說,爲什麼還出現在凌海市,是不是爲了鍾景?還是你專程從京城跟蹤我們來的?”

採魅站起來,面帶微笑道:“這位客人,您說的那位鍾先生,我並不認識,你一定是搞錯了。” 其中,最尷尬的就是鍾景。

他清秀眼眸望着採魅,沒想到她會說出這麼一番話,直接把兩人間,還有她之前苦苦糾纏他的往事,都給否認了。

原本他只是想把宋嘉儀哄走。

一時間怔住了。

宋嘉儀被採魅話給噎着,頓時怒道:“你……,你給我等着,走着瞧!”

鍾景勸住宋嘉儀:“嘉儀,走了,你既然不喜歡這家酒店,我們換一家就行了,何必影響別人工作呢?”

“鍾景,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對這賤人還有非份之想,當時她這麼纏着你,不分白天黑夜,沒有一點私人空間,今天說放手就放手,是不是圖謀不軌,如果她像自己所說的這麼瀟灑,今天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出現在凌海市,尤其是我們快結婚前,還晃到你面前……”

宋嘉儀說到快結婚這三個字時。採魅眼眸中哀傷一閃即逝。

她僞裝的很好,卻被我逮了個正着。

她面帶微笑,着對鍾景和宋嘉儀送上美好的祝福:“原來二位快結婚了,本人代表麗都大酒店祝賀二位,白頭偕老,情比金堅。”

宋嘉儀雙手環抱,冷哼一聲道:“哼,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你把老闆找來,我要收購麗都。”

鍾景皺眉對宋嘉儀道:“你別胡鬧,這裏不是京都,她在這裏上班好好的,沒必要把人逼上絕路。”

宋嘉儀聽見鍾景那態度,怒道:“鍾景,你是不是捨不得這個小賤人?”

鍾景顯然快被她磨光耐心,扯了扯衣領,語氣不善:“你說什麼呢?”

“你就是不捨得她,我把她趕走有錯嗎?我們還沒結婚呢,結婚以後要爲了這賤人吵的天翻地覆嗎?我不管,我一定要讓她在凌海市消失……”

這時,君無邪和我走進去。

君無邪摟着我的腰,站在他們身後。

他陰沉臉怒道:“凌海市還輪不到你說了算。”

這時,鍾景和宋嘉儀轉過身來。

鍾景看見君無邪,眼眸一怔,彷如對他蕭大氣場,卓然氣質給震懾到。

宋嘉儀見到君無邪,原本怒火中燒紅眸,頓時像一百瓦的燈泡驟然明亮。

採魅從辦公桌位置站出來,走到君無邪身前,低頭恭敬道:“老闆。”

鍾景和宋嘉儀聽見採魅叫老闆,兩人一下回過神來。

宋嘉儀準備上前理論。

君無邪摟着我,做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看也不看鐘景和宋嘉儀一眼。

他沉着聲音,朝大門外喊:“把這兩人給攆出去。”

宋嘉儀什麼時候受過這樣待遇,她頓時驚:“唉,憑什麼趕走我們,我們是來預定結婚酒店的。爲什麼趕我們走,我要去投訴,把這家酒店星級評比給取消……”

門口進來幾個保安,恭敬的站在一側。

君無邪懶懶的看了鍾景一眼,鄙夷道:“以後,這位小姐和先生凡出現在酒店門口,一律攆走……”

衆保安道:“是,先生。”

保安隊長站在鍾景面前,做出一個請字:“請把,先生……”

宋嘉儀咬牙切齒的瞪着保安隊長,高跟鞋重重一跺:“鍾景,他們欺負我。”67.356

“行了,你還不嫌丟人現眼,走把,換別家。”

“這是你師妹老公的酒店,爲什麼你就不能幫我說一句話,把這個小婊子給開了?你還埋怨我,要不是那個護工長說酒店是她熟人開的,我們能上這來嗎?”

我對鍾景嘲弄的扯了扯嘴皮子:“自從你失去記憶,我就沒當你是我師兄,請把,這是五星級酒店,吵吵嚷嚷的,跟個潑婦罵街似,這裏不歡迎你們。”

宋嘉儀一甩袖子,對我大聲叱喝道:“龍小幽,我警告你別太囂張,你肚子裏的種……”

君無邪冰冷眸光朝她射去,殺氣瀰漫。

宋嘉儀說到一半,感受到君無邪冰冷威壓和殺氣,沒繼續說下去。

鍾景見狀,知道宋嘉儀惹怒君無邪,拉着她的手往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時,鍾景轉頭,看了眼站在我身邊的採魅。

採魅也在望他,兩人眸光一觸碰,採魅連忙別過頭去,裝作沒看見。

Prev Post
就在楊奇剛剛整頓好惡虎堂,省內就舉行了一次更大規模的打黑。而目標正是他的惡虎堂。這次事件的發起人正是武堅嵩,這也算是他給陳青雲的一個jiao代吧!
Next Post
那個村姑樣貌普通,不過頭上頂著的名字對酷哥胖來說很不普通——牛三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