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村姑樣貌普通,不過頭上頂著的名字對酷哥胖來說很不普通——牛三姐

酷哥胖菊花一緊,這位牛三姐看起來不超過三十歲,她當真是活了兩百年的老怪物,射鵰版的天山童姥?仔細想想又不對,牛鐵匠之前說的明明是「三哥」,並不是「三姐」啊,除非牛三哥跟電影里的東方不敗一樣從男人變成了女人。

看到跟在酷哥胖身上的阿牛哥,牛三姐像見了鬼一樣,渾身發抖,踉蹌著後退了好幾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完全無視了酷哥胖,眼睛一直盯著阿牛哥,身姿從跌坐改成了跪拜,嘴裡喃喃道:「顯靈了,祖宗顯靈了……小女子牛翠花,拜見老祖宗」 藥劑緩緩注射進洋鬼子的靜脈,齊會深和陳克多次出診,見過很多次注射。別忘記了收藏本小說章節,方便下次訪問王啟年的手法比陳克熟練很多。眼瞅著注射完畢,齊會深下意識的看向洋鬼子的臉。陳克每次都是這樣「觀察」的。入眼的是一張外國人皮膚粗糙,滿是色斑,毛茸茸的臉。這張臉已經違背了齊會深的審美觀,而滿臉的膿瘡讓齊會深胃部一陣緊縮。忍住不適,齊會深快步走出病房。

推動絲網印刷機,看著一張張的傳單印刷出來。齊會深只感覺十分爽快。以前印傳單的時候,那種無法擺脫的惶惑情緒總是引發疲憊和焦慮,現在就完全沒有這個問題了。公開講課,開辦學校和醫院,還有陳克所說的那些未來要開辦的工廠。未來不夠明晰,只是有了一些輪廓。對齊會深來說,這就是以前沒有過的愉快感受。加上陳克看來也擺脫了暫時的混亂,準備大幹一場。齊會深相信,一定能看到巨大的變化。

正在刷傳單的時候,就聽到隱約有人在爭吵。聲音越來越大,竟然是從病房傳來的。

齊會深趕到病房,就見到幾個洋鬼子圍著病床,那個接受了治療的洋鬼子臉色蠟黃,一個勁哼哼。那個翻譯沖著王啟年大喊大叫。齊會深本來對那個翻譯就十分不滿。看到他如此囂張,齊會深氣就不打一處來。還沒等齊會深問話,那個翻譯就沖著齊會深喊道:「你們這些庸醫,這是要害人啊。」

說完之後,翻譯用英語對洋鬼子說道:「先生,他們讓你們先簽署那個協議,本來就是知道他們的葯有問題。」

強壓住沸騰的怒火,齊會深問王啟年,「王大夫,病人有不良反應?」

王啟年臉色陰沉,「按照陳先生說過的那些不良反應,應該是病人肝臟受不了。」

陳克對兩人都詳細講過914的使用注意事項,這個葯毒性反應較大,病人有可能會出現面部潮紅、口內燒灼感、噁心、嘔吐、出汗、呼吸困難、皮炎或皮疹,甚至剝脫性皮炎、中毒性肝炎、黃疽、貧血、急性紫癜、粒細胞和血小板減少等。

齊會深和陳克一起治療過幾十個病人,他也親眼見過幾個病人的毒性反應。這個洋鬼子應該是黃疸癥狀。在沒有別的手段的情況下,陳克一般採用最原始的方法,注射生理鹽水,稀釋體內的藥物濃度,促進排尿。齊會深不知道這位王啟年大夫會如何處理,而且既然是職業大夫,齊會深認為自己先不要多說話,至少該尊敬一下這位醫生。

「齊先生,這個葯的主要成分是什麼?」王啟年還是臉色陰沉的問。

或許王啟年希望能夠自己理解藥物的成分,以按照自己的醫學常識來解決問題。但是停在齊會深耳朵裡面,這就有些打聽機密的味道了。

「這葯有毒,陳先生都是採用注射生理鹽水的方法來緩解病症的。」齊會深給出了答案。

「有毒你們還給人用?有毒你還不先告訴我們?」翻譯聽了齊會深的話,立刻喊叫起來。齊會深突然覺得能理解這個翻譯了,自己的「主人」遇到了問題,這位翻譯並沒有想法設法的去救治,首先是把自己的責任推清。其次就是把責任都推給醫院方面。齊會深早就告訴這些人,藥物有毒,而且醫療合同也簽署了。這樣無意義的攀咬對齊會深來說傷害可就太大了。

在以前,齊會深很少發怒,因為他也沒有真的憤怒過。家裡面的家業那是他父親的,外面的那些東西,則是別人的。齊會深不會為別人的東西憤怒。這家醫院,這些藥物則是自己和同志們一起耗盡心力來完成的。翻譯的攻擊讓齊會深感覺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憤怒,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所有思緒在那一刻都飛到九霄雲外了,只有一種純粹而強烈的情緒充斥在胸口,繼而走遍了全身,那是一種根本壓抑不了的衝動。

翻譯繼續上前一步,又準備叫嚷什麼。齊會深一記耳光狠狠抽在翻譯的臉上。這是這些天參加革命的收穫之一,得知華雄茂居然是個武舉人,齊會深就向華雄茂討教功夫。華雄茂根據齊會深的身體資質,從鬥毆的角度教了齊會深幾招。無外乎耳光、掏心拳和窩心腳。齊會深施展了第一招之後,后兩招自然而然的就用上了。那翻譯被耳光打懵了,他沒想到齊會深這麼看著文質彬彬的青年居然直接動手。打架就是如此,被佔了先機之後,後面的局面很難挽回。翻譯被齊會深一拳一腳打倒在地。

憤怒直接引發的身體反應就是視線變窄,現在齊會深的眼睛裡面只看得到那個翻譯。瞅見翻譯倒地,齊會深只覺得一陣極大的歡娛,而這種歡娛讓怒氣加倍的爆發了。齊會深那扭曲的視野邊緣掃到旁邊的凳子,他順手抄起來就準備朝翻譯身上輪去。

齊會深只感覺到一雙有力的手臂從後面緊緊拽住自己,還有什麼聲音模模糊糊的聽到了。直到怒氣突然消散,齊會深只覺得身上一陣無力,整個世界恢復了平時的模樣。

整屋子的人都在驚愕的看著齊會深,那個翻譯看到齊會深舉起了凳子,渾身縮成一團,雙手下意識的舉起,來抵抗那看似馬上就要落下來的凳子。

「齊先生,你這何必呢。打打就行了,你這麼打是要出人命的。」王啟年連忙勸到。

齊會深喘著粗氣,放下了凳子。洋鬼子應該是看慣了翻譯平常的做法,但是從他們的表情上看,他們還沒有見過敢如此毆打翻譯的人。不僅僅是病床邊的那幾個洋鬼子,連在病床上哼哼的病人,也直愣愣的瞅著齊會深。

齊會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裏面開始盤算。此時最好把陳克叫來,畢竟是陳克開發的藥物,他應該最熟悉。本來應該齊會深自己去叫陳克,不過王啟年這人也不是很可靠,更加重要的是,王啟年剛來沒多久,他也沒有理由親自扛著這件事。

「王大夫,麻煩你去請一下陳先生好么?」齊會深說道。

「你一個人在這裡,行么?」王啟年低聲問。

「不用怕,我沒事。你快點回來就行了。」

王啟年輕輕拍了拍齊會深的肩頭,轉身就出門去了。

「你們是相信我們能治病,才來我們這裡的吧?」齊會深用英語問那幾個洋人。

洋鬼子互相看了看,看似為首的那個答道:「沒錯。」

「你們來我們醫院,就是我們的病人。我們對諸位沒有惡意,我們會盡我們最大的努力給大家治病。這點我覺得你們應該有信心。」

洋鬼子們微微點頭。

齊會深指著在地上正在爬起來的翻譯,「這個人,胡說八道。除了干擾醫生治病之外,什麼都不幹。所以我才要打他。希望各位能夠理解。」

為首的洋鬼子露出了笑容,「這位先生,我們能夠理解你的憤怒。這事就算了,趕緊給我們的朋友治病吧。」

翻譯捂著臉聽到兩方面的對話,他低著頭用一種憤怒的眼神瞟了洋鬼子的方向,卻不敢讓洋鬼子看到。接著用一種刻骨怨毒的目光瞪了齊會深一眼。齊會深毫不在意。此時,齊會深一點都不後悔。敢於侮辱自己醫院的人,打一頓就算是輕的。齊會深現在很想讓武星辰找人把這個翻譯給做掉算了。齊會深在他爹那裡見過,曾經試圖對他爹不利的傢伙,直接被捆了拖走,從此再也沒有見過此人。想到這裡,齊會深認為這樁買賣一定要和自己的老爹合作,凡是類似翻譯這種混蛋,一定要毫不留情的解決掉。

等了不太久,門外就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陳克和王啟年兩人急急忙忙的趕回來。王啟年一進門就開始給病人檢查,然後開始掛生理鹽水。一通緊急治療之後,病人的情況逐漸穩定了。臉上的蠟黃也逐漸消退了一些。

陳克和幾個洋鬼子把情況說了一下,這個病人的生理反應比較大,以後會降低用藥量,甚至最好暫時停止治療。如果病人覺得不願意繼續治療,可以全額退款走人。

總裁歡,嬌妻愛 看著陳克和王啟年這樣專業的處理,雖然覺得很不安,但是洋鬼子並沒有選擇中止治療。陳克看著洋鬼子們將信將疑的眼光,還有他們脖子上的十字架,心念一動。他神色嚴肅的說道:「如果你們還要繼續治療,那麼這位病人無論遇到什麼,那都是上帝的旨意。」說完,陳克在胸口劃了個十字,「上帝不會給人無法承受的試煉。阿門。」

洋鬼子裡面至少有三個人同時劃了十字,說道:「阿門。」

陳克這番做派出乎意外的得到了洋鬼子的信賴,其中兩人居然要求接受治療。這種膽大包天的行徑實在是令人不解。陳克也不拒絕,這次不談收費的事情,陳克讓王啟年給他們注射藥物。

再往後,陳克與齊會深也不好再走了。他們和王啟年一起在醫院等著。給洋鬼子分別安排了床位,三人就輪流查房。那兩個病人就沒有什麼毒性反應,注射之後身體很正常。

「沒想到齊先生如此血性。」三人聚在一起的時候,王啟年笑著說道。

「聽說你把那個翻譯打得不輕。」陳克也笑道。

提起這件事,齊會深想起來就余怒未消,「凡是和咱們的事業對抗的,打他是輕的。」這話是從牙縫裡面說出來的。

「打了就打了,人家也是混口飯吃。雖然下作了點,咱們也要理解人家一些。最重要的是,要講分寸,別給自己惹麻煩。」陳克忍不住勸到。

「我知道了,文青兄。」

「我不是在批評你,我是在擔心你。那幾個洋鬼子好歹和這個翻譯沒啥交情。萬一他們和你動起手,你吃虧了,我心疼啊。」

齊會深真笑了,「我想起來也有點后怕。幸虧沒鬧大。」

「是啊,沒必要為這種混蛋讓自己吃虧不是。」說完,陳克對王啟年說道:「王大夫,會深沒打架經驗,出手控制不了輕重。你去看看那個翻譯,給他檢查一下,別讓會深真的把他打壞了。他真受傷了,我給他些醫藥費。」

王啟年沒想到陳克居然這麼做,他有些驚訝的說道:「陳先生,沒必要如此吧。」

「咱們已經掙錢了,不在乎這點。這件事情他雖然是自找的,但是會深也過於衝動了。陪人家點錢把這件事弄過去就算了。當然了,他要是不識相,下次就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

「既然陳先生這麼說,那我就去了。」王啟年說完就站起身來。

「拜託王大夫了。」

第二天,藥物都起效了,洋鬼子們的病情都有所好轉。他們紛紛交了醫藥費,陳克私下給翻譯塞了兩個鷹洋,翻譯還是用充滿敵意的目光瞪著陳克,讓陳克背後的齊會深忍不住又想動手。但是陳克只是簡單的連哄帶嚇的說了幾句,就帶著齊會深回作坊。

「會深,王大夫這人如何?」陳克在路上問。

「他上次專門問咱們的配方,我覺得這人是不是有點什麼。」齊會深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知道了,看看再說。這配方的事情肯定不能泄露。」

「文青兄,我有件事想和你說說,這次遇到這種事情,我想讓我父親參與藥品的事情,不知道文青兄有什麼想法。」

「這種事情,我們在黨會上說吧。我們不能私下決定。」

「也對。」

陳克拍了拍齊會深的肩頭,「會深,你為了黨的事業而發怒。發怒不對,但是你的情緒我很高興。這個事業是咱們的革命事業,我感覺很高興。」

「咱們不是同志么,我也沒想那麼多,當時就是忍不住。」

「我知道,我知道。」陳克連連說道。

又走了一段,陳克問。

「會深,你好歹也是買辦家庭出來的。我這買賣要是賺了大錢,我能遇到個什麼結果?」

「難道英國人還敢明搶不成?」齊會深氣鼓鼓的問。說完了這話,他自己也不得不沉默了。

陳克笑了笑,「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現在我們看看能不能靠上什麼大樹。大樹下頭好乘涼。但是想把這個要當作革命的助力,必須有非常可靠的同志來負責此事。除了會深你之外,現在我們可沒有這樣的同志。」說到這裡,陳克苦笑了一下。

「英國人肯定會來搶奪這葯么?」齊會深還是有些幻想。

「為何不來搶奪?你給我些道理?我記得我教過你《資本論》,馬克思怎麼說的,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家就會大膽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著上交首架的危險。這藥品的初期利潤足有600%。逼出來製藥的配方,然後我把我除掉,對於英國人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大事。他們則可以賺到幾十萬,幾百萬的英鎊。我實在是沒有找到英國人放過我的理由。」陳克苦笑著說道。

「那我們以後不給英國人治病了。」齊會深氣憤的說道。

「不,還得做。不給他們看病,我們怎麼賺錢,我要搶在事情惡化之前,儘可能的多賺錢,然後把錢換成美元和黃金。為咱們的革命事業聚集資金。」陳克平靜的說道,「會深,你覺得武星辰此人如何?」

「還是有些看不透,不過我感覺他不是革命黨。」齊會深答道。

「革命不是要所有人都成為革命黨,革命黨也不是要讓人民為革命服務。革命黨要的是革命為人民服務。」陳克稍有些無奈的說道。

「去哪裡找這些人民呢?」齊會深苦悶的問道。

陳克心頭一喜,這才是他最想聽到的話。「會深,今天我們召開黨會,咱們分頭去通知大家。咱們把武星辰也叫上。」

晚上,除了黨小組的五個人之外,武星辰作為特效藥合作一方列席了會議。陳克和齊會深分別通報了最近的情況。游緱無奈的嘆口氣,華雄茂扼腕長嘆,武星辰臉色陰沉,閉了眼睛不吭聲。

「同志們。」陳克說道,「現在有誰想退出,我不阻擋大家。這是咱們要遇到的第一次考驗。現在想走的,我絕對不阻止。」

沒有人動,也沒有人說話。除了陳克之外的其他四人都瞅著武星辰。武星辰沉默了一陣,這才開口了,「陳兄有什麼辦法么?」聽完了武星辰的話,其他四人的目光更加警覺起來。武星辰毫無受影響,「如果有什麼能幫忙的,請陳兄盡量吩咐。」

沒等陳克說話,華雄茂先開口了,「我說,武兄,你也是咱中國人,幫會不最講義氣么?」

「正嵐,不要說這些沒用的話。」陳克打斷了華雄茂,「革命如果連自己都救不了,就別說別的大話。我們沒有理由讓武兄給咱們賣命。我一直說,革命是為了救大家,不是把大家拉進來送死。」

聽了陳克的話,華雄茂不吭聲了,他目光灼灼的看著陳克,那種精氣神讓陳克很欣慰。

「就我估算,留給咱們的時間還有三個月。到英國人下毒手,應該是在11月。」陳克說道,「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賺錢。對於英國人,咱們盡量敷衍。讓英國人感覺咱們對他們還抱有幻想。」

「如果英國人現在就硬來呢?」游緱問道。

「那是不可能的。英國人看不起中國人,他們對這個葯也不是很有信心。只怕現在英國人還一廂情願的認為,咱們非常希望得到英國人的認同呢。所以爭取到三個月的時間,還是可以的。」陳克答道。

聽了這話,大家都覺得有些道理。

「我們爭取到的這個辦學校的機會,不能放棄了。會深,無論如何,英國都不敢動你,所以我要求你絕對不要插手到製藥這個環節。」陳克接著說道。

「為什麼?文青兄不信我?」齊會深有些生氣了。

「會深,我不是不相信你。」陳克解釋道,「我和游緱一談論起化學,忍不住就要說出化學術語。對方懂行的話,一聽就知道我們是幹什麼的。我這不是嚇唬你,你肯定會被英國人弄走逼問。你完全不懂,反而是好事。」

這樣的解釋,齊會深是能夠理解的,「放心吧,文青兄,我決不會透露消息。」

「會對我們動手的,英國人的可能只有一半,另一半的可能是別的買辦家族。落到英國人手裡面,我只要真的投降了,倒很可能保住條性命。但是落到中國買辦手裡面,我是死定了。」陳克說到這裡,轉頭向武星辰,「武兄,若是別的買辦家族對我動手,我可就有些防不勝防。不知道武兄能幫我么?」

「我可以從河北叫些人過來,武功好得很。」武星辰答道。

「那就拜託武兄了。」陳克答道。吉林小說網為您提供赤色黎明無彈窗廣告免費全文閱讀,也可以txt全集下載到本地閱讀。 凌瀟瀟今日上身是白色卡通衛衣,下身是牛仔背帶褲。扎著高馬尾,青春活力,笑時臉上有淺淺的梨渦,正應了那句話「淺笑梨渦」,甜美可愛。

「俊男靚女的組合啊!就問你們開不開心!」主持人梁言道。台下又是一片喊聲。

……

節目有一個環節,叫真心話大冒險。嘉賓圍坐在一起,中間是一個大骰子,每個人輪流上去擲骰子。今天是八月二十七,因此投到單數則接受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嘉賓可以自由選擇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問題跟要求由台下幸運觀眾提出。

第一局,由方明開始。很幸運擲了六點。方明哈哈大笑:「我這樣會不會有人懷疑我開外掛啊!」

方明雖然長得粗,脾氣粗。無可否認他有時很萌,才華橫溢,他也有他的大叔粉的。

第二局是溫夢如。骰子在六點時翻多了一個身,成了一點。台上台下全是尖叫聲。

主持人魏純之調侃道:「小如這是要真心話的大冒險還是大冒險的真心話呢?」

步步逼婚:黑帝的契約情人 真心話的大冒險,重點在於大冒險;大冒險的真心話,重點在於真心話。

溫夢如面露難色:「啊~怎麼會這樣!天要亡我啊!」

大熒幕上是張和偷笑的畫面,台下笑得更歡了。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張和在偷笑!」馬莉安唯恐天下不亂。

「皇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臣妾呢?」溫夢如一臉悲痛。

「愛妃,朕怎麼會呢?回家跪鍵盤還是很恐怖的!你們劇組肯定作弊!朕要封了他!」張和對著溫夢如抱拳認錯,而後對著幾位主持人霸氣側漏。這一幕引來台下不少笑聲,連台上的都忍不住捂嘴大笑了。

「莫名其妙被餵了一把狗糧的我,有點消化不良,我可以退出遊戲嗎?」侯天亮捂著肚子一臉難受樣,但他輕揚的嘴角暴露了他的內心。

彈幕比台下更精彩。

天亮的小太陽:握草!我老公怎麼這麼萌!

我就是NPC他妹:果然沒白來!高顏值啊!

薄荷涼心只愛你:我們家如如要選什麼呢?

透心涼,心飛揚:我家老公就是帥氣!表白張和!

天亮沒有明天:哼!一張整容臉也好意思賣萌!

……

溫夢如選擇了大冒險的真心話。台下的幸運觀眾是個年輕的妹子,她舉起話筒一直控制著自己別笑,才開口問:「女神如果讓你現在從張和男神跟天亮男神之中選一個當男朋友你會選誰?」

執子之手,將子扛走 「姑娘,你這問題問的真的太好了!我都懷疑你是專業的了!」梁言調侃道。

「這讓我怎麼選?一個是霸氣側漏的男神,一個是溫柔體貼的男神,各有千秋。嗯,我能嫁給他兩的兒子么?」溫夢如為難的笑著。

「愛妃,你這樣對我真的好么?」張和一臉被雷劈的表情。

「香兒妹妹,你的良心不會痛么!」侯天亮痛斥著。

台上台下都笑了。

「今兒個節目是沒法辦了,導演,我要投訴!怎麼全是他們三的戲啊!」姜洋很欠的說著。

「答案過不過要看看我們台下的妹子答不答應哦!」魏純之調皮的笑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位妹子,妹子捂著臉忙點頭,像是害羞。這一輪就這樣過了。

第三局是陳惜媛。她倒是好運的投了個四點,算是過了。 酷哥胖還沒發話,阿牛哥開口了:「姑娘,你認得我?」

牛三姐誠惶誠恐道:「我家世代掛著老祖宗的畫像,每逢初一十五必燒香跪拜,自然認得祖宗仙容。」

阿牛哥:「起來說話,你先祖姓甚名誰?」

Prev Post
鬼醫幫君無邪看過之後,說是些皮外傷,沒有傷到重要部位,吃幾幅藥就可以了。
Next Post
啪嘰啪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