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包雖然會一些手段,但是對於他根本不理解的事情,樂包也是無能為力的。

「行了,交給我吧……你出去找你的小媳婦玩吧,哦……你丈母娘還沒來,你抓緊時間。」樂天笑著說道。

樂包一溜煙就跑了,他早就急得不行了。

樂天重新關上門,他走到乾雪的面前。

「我說你是不是傻?小包子那麼小他懂什麼?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他根本不懂女人……你讓他幫你打胎,你是病急亂投醫了嗎?」他開口說道。

這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一遇到事情就不淡定!那個女記者是這樣,這個幼師也是這樣…… 我和小洛跟着張叔下山之後都已經到了七點多,這個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而從山腳下到我們那個村子也得好幾個小時。

也幸虧當時方大師讓張叔也跟着一起把我們送回去,不然的話也不知道在山腳下等車得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這小縣城完全都是山路人少車少也沒有紅綠燈。張叔基本上是把油門踩到底送我們過去的。好幾個小時的車程。張叔用了不到倆小時就已經到了我們家門口。

剛進門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太對勁兒,小北拉着我妹妹在看動畫片,而沫寒則坐在中間把我爸媽和小洛的父母隔開,看上去滿臉的疲憊。見到我和小洛回來之後。立刻鬆了一口氣跑到我面前說道:“葉子,這兒的事兒交給你們。我先撤了。”

說完話也不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立刻就拽着我妹妹朝着房間裏跑去。而小北也有些發矇,看到沫寒把我妹妹帶走了,也馬上站起來朝着我們說道:“姐。姐夫。接下來的事兒靠你們了,我也先去睡了。”

剛進門,張叔看到裏面情況不對勁兒就沒進來。直接開着車回縣城了。我妹妹沫寒和小北三個人,在我和小洛回來一分鐘之內就立刻消失在我們眼前,整個客廳裏面就只剩下了我們六個人。

我和小洛現在都還是蒙的,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兩個對視了一眼,分別朝着自己的父母走了過去。

“爸媽,怎麼回事兒。咱們不是說好的嗎?”我故意壓低聲音,朝着我爸媽問道。

我爸用責怪的眼神看了我媽一眼,轉過頭來也壓低聲音回答道:“還不是怪你媽,我們都知道這只是演戲給他們看,你媽越演越當真了,彩禮該送多少,陪嫁該陪多少,在哪兒買房……每個問題都跟那邊吵個不行,我說都說不贏。”

聽到我爸這麼說,我幾乎能夠想象得到當時的場面是如何的激烈。雖然我媽平日裏看上去很溫和,但是關係到子女的事兒,那立刻就變得斤斤計較起來,生怕子女吃半點虧。

對面小洛的媽媽這一點和我媽很像,所以這些事情商量不下來的時候,完全可能變成爭吵。最讓人意外的是,兩個人的語言都不怎麼通,竟然能吵起來,還用蹩腳的普通話吵的那麼激烈。

“小洛,你先帶你爸媽回房間去,我爸媽這邊我來說。”我朝着小洛那邊擺了擺手,和我爸媽說話的時候,有些確實不太適合讓小洛父母知道。

等到小洛父母被帶進房間之後,我才拉了把椅子坐在我爸媽的對面。

“媽,我們之前不都說好的嗎,把小洛她爸媽應付過去了,這事情就算過去了。”

沒想到我媽伸出食指朝我腦袋上使勁一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我這還不是爲了你,小洛那女子我也看了,要不是因爲那個,哪兒點配不上你?她爸媽也和氣,現在吵歸吵,等把事情定下來之後都保證都和和氣氣的,到時候再添個孫子,啥事兒都解決了。”

我媽越說越離譜,連抱孫子的事兒都想到了,我趕緊打斷我媽的話:“媽,我年齡還小,還在上學呢,再說了,我跟小洛這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有啥不可能,到時候去把紅本本一領,啥事情都沒有了。”我媽說完話之後,站起來拽着我爸也朝着房間走去,剛到房間門口轉股身來又說了一句,“接下來的事兒,你就把管了,看你媽我把兒媳婦給你說回來。”

看着緊緊關閉的房門,我現在都有種想死的衝動。要是我媽知道了小洛的真實情況,絕對不會這樣做的。不過這樣也並不是沒好處,至少我媽這樣的表現,可以讓小洛的父母不會懷疑到小洛的身份。

就在我爸媽進房間不久之後,小洛就從他父母的房間裏出來了。

我和小洛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眼神都頗顯無奈。

“葉子,對不起啊,我爸媽那邊……”小洛指着父母的房間,有些抱歉的朝着我說道。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畢竟你爸媽過來是客人,唉,你爸媽那邊怎麼說?”我朝着小洛問道。

沒想到,小洛媽媽說的那套詞,和我媽說的竟然如出一轍,而且,也說等添了小孩兒之後,啥事兒都沒有了。

小孩兒那兩個字從小洛的嘴裏說出來的時候,我能夠從她眼神當中看出那種心酸與無奈。她這輩子,不可能會有小孩兒了,甚至她連這輩子到底能活多長時間,都不知道,因此,她也早就不再奢望什麼了。

“那咱倆咋辦?”小洛無奈的看着堂屋的天花板,朝着我問道。

“還能咱辦,既然你爸媽和我爸媽都不讓我們管,那咱們就不管了唄,這事兒,咱們還真不好管。”我想到剛纔我媽看我那架勢,如果我從中阻撓的話,估計能把我捆起來扔出去,等事兒商量完了再撿回來。

“可是,要是到時候他們非讓咱倆去領證該咋辦?”

小洛這話說出來之後,我心裏咯噔一下。這事兒不是沒有可能,是完全有可能的,按照我媽那性格,如果明天早上和小洛父母談妥了,估計明天下午全村人都會知道,後天我那沒見過面的親戚都得通知到,大後天可能就在某個酒店舉辦訂婚宴了……

這樣想想都覺得可怕,一定得讓這事兒緩緩才行。可是,我根本就想不到什麼辦法,讓這件事兒緩和下來。

正在這個時候,方大師打電話過來,說那邊有發現,問我這邊多長時間能搞定。

纏綿不止 我現在也沒心思知道方大師他們那邊發現了什麼,而是把這邊的事情一股腦的跟方大師說了。方大師聽完之後,也有些發愣,好半天才給我出了個看起來還算不錯的主意。

第二天一大早,還沒等我媽和小洛父母見面的時候,我們倆又把他們給分開了。

“葉子,有啥事情趕緊說,沒看我們還忙着嗎?”我媽一副嫌棄的樣子朝着我說道。

“媽,方大師昨晚給我打電話了,說我們老家剛挖出來幾個死人,這事情不吉利,要是現在談婚論嫁的,以後會有影響。你也知道這回挖出來的那棺材,是啥樣子的吧?”我略帶嚴肅的朝着我媽說道。

我爸媽他們當然知道,那正是七星續命棺。當年就是因爲七星續命棺被破壞,所以他們纔不得不讓我跟着範老頭這一走就是十多年。接下來就是上回七星續命棺被破壞我回來過一趟,那一趟也是讓沫寒家遭受了很大的災難。

我的話確實把我媽給嚇住了,趕緊點頭說再也不提這事兒了。不過這事情還得讓我去跟小洛父母說一聲,不然的話害怕人家家長誤會。

看到我爸媽轉身出去閉口不提此事,我才鬆了一口氣,沒想到方大師的這個方法還真的挺管用的。

沒多久,小洛也出來了,給我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看來那邊也搞定了。

接下來我也去小洛父母那邊解釋了一番,不過小洛父母看我那眼神就略微帶着一些危險,好像我遲早會是他們的女婿,就算這次商量不好也不能在外邊亂來,不能做對不起小洛的事兒。

“怎麼樣,搞定了沒?”沫寒拉着我妹妹從房間裏出來,看到我和小洛在堂屋坐着,壓低聲音朝着我們問道。

聽到說搞定了之後,才從房間裏面鑽出來。

“葉子,你是不知道,昨天那架勢,我根本就勸不住,還是你們有辦法。”

這事情弄完之後,我和小洛並沒有在家裏多待,昨天晚上方大師說那邊有所發現,想讓我儘快過去一趟。現在我把家裏的事情都已經處理完畢了,立刻就想帶着小洛一起過去。但是走的時候,小洛卻被我媽給留了下來。

我媽說這事兒是我的事兒,跟人家小洛有啥關係,而且小洛一個女孩兒子跟着我們做這一行肯定不行,說什麼也不讓小洛去。小洛媽媽這時候也跟我媽站在了同一條線上,把小洛強行留了下來。

無奈之下,最後只有我上了張叔的車。

“張叔,那邊到底發現了什麼?”上車之後,我立刻朝着張叔問道。

“情況有些複雜,去了那邊你就會知道了。 名門厚愛 而且葉子,說不定你的七星續命棺,只是人家佈置的一個棋子,這事兒,你得做好心理準備。”張叔說完話之後,又是一腳油門踩到底,車立刻衝了出去。

張叔的話讓我也是有些緊張,我的七星續命棺當時可是救了我的命的,怎麼會是佈置的一個棋子呢?難道那個高人那麼厲害,這個棋子一佈置下來,就是爲了二十年之後用的?

對於這些,張叔也不太清楚,所以只能去了那邊讓九爺和十三老頭他們來說了。當再次回到那個破道觀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還沒等我休息好呢,就被十三老頭一把抓過來扛在肩膀上,朝着樹林子裏跑過去。 乾雪抬起頭,她默默的看著樂天,好一會她才認出來樂天。

「小包子的哥哥?包子說你會驅鬼,你幫幫我……醫生說我懷孕了,可是我根本沒有男人!我怎麼會懷孕?你上次說我肚子里是個鬼胎,鬼胎到底是什麼東西?」她一把抓住樂天的褲子,連聲哀求。

樂天也在使勁的抓著自己的褲子,今天自己穿的可是運動褲,沒有褲腰帶啊……

「你先鬆手,我們好好說話……」

他無奈的和這個女人僵持著。

乾雪這才鬆開了手,樂天將她扶了起來。

「鬼胎這個東西……其實處理起來很簡單的,你現在的癥狀還不太明顯,如果等肚子徹底大起來,那就有點麻煩了,到時候即使鬼胎處理了,你的肚皮上也會留有妊娠紋……」樂天慢慢的說道。

乾雪吸了吸鼻子,聽到樂天說很簡單,她鬆了口氣。

「這樣……這裡是幼兒園,不太方便,你有沒有私人的地方?如果沒有的話,去我家也可以……」樂天問道。

乾雪的第一反應是樂天可能不懷好意,但是她看了看樂天的神色,她又覺得這個男人可能只是顧及自己的隱私。

「我有地方住……我男友死後給我留了一套房子,我一直住著。」她小聲地說道。

「那行,我留個電話給你,晚上我們再聯繫!」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相互留了電話,樂天站起身。

「沒事,心情放鬆……順利的話明天你就可以恢復如初了。」他安慰了一句。

「謝謝你。」乾雪仰頭看著樂天。

樂天離開了,乾雪默默地在辦公室裡面站了很久,她的神色居然在不斷地變化,慢慢的她的臉色居然變得有些猙獰……

樂天找到樂包,這小子居然在和夏依一本正經的聊天,夏依看起來也很喜歡這個孩子的樣子。

「你也來啦?」夏依看到樂天就打了個招呼。

樂天點點頭。

「樂天哥你可以走了。」樂包說道。

樂天一愣,奇怪的看著樂包。

「我要跟著夏依阿姨回家!」樂包得意的說道。

樂天驚訝的看著他,這小子已經打入敵人內部了?

「我請小包子去我家做客,今晚就住在我家了……你不用擔心,明天早上我直接將兩個孩子一起送來。」夏依笑著說道。

樂天倒是無所謂,他就點了點頭。

「小晗……走了,帶著你小包子哥哥。」夏依喊道。

杜小晗跑了過來,她看到樂天就笑著撲上來。

「爸爸你回家嗎?」她問。

「唔……爸爸晚上還有點事,你先帶小包子哥回家。」樂天笑著回答。

「哦。」

小丫頭點點頭。

夏依帶著兩個孩子走了,樂天回頭看了看幼兒園的辦公室窗戶,也轉身離開了。

「咦?包子呢?」蘇紫萱奇怪的問。

「被夏依帶走了,這小子看來是真的認準了我干閨女了,居然一個勁的討好人家夏依,這不……已經成功打入人家內部了。」樂天笑著說道。

蘇紫萱愣了一下。

「這算不算得到你的真傳?」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樂天問。

「這應該是遺傳……我可沒這麼厚的臉皮。」樂天嚴肅地說道。

「你可拉倒吧……」蘇紫萱沒好氣的給了樂天一個白眼。

樂天的電話突然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施紫竹。

「喂?」樂天接起電話。

「小冷說要回家,可是我們現在沒法去接……」施紫竹說道。

「行了,我去吧。」樂天說道。

掛上了電話,樂天一腳油門,車子就直奔經濟大學。

顧小冷倒是蠻驚訝的看著樂天和蘇紫萱。

「你們怎麼一起來了?」她還有點受寵若驚。

「順路!」樂天回答。

蘇紫萱看了一眼樂天,這貨就是這麼不會說話的嘛?

「上車……小冷今晚想吃什麼?」她笑著問。

「唔……牛排?」顧小冷下意識的說道,她看了看蘇紫萱又補充了一句:「可以嗎?」

「當然可以……」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開著車去了超市,買了許多的食材,除了牛排之外,還買了一些蔬菜和其它肉食。

回到了海邊別墅,蘇紫萱剛下車就愣住了,因為別墅的門口赫然有一塊大石頭正在趴著一動不動。

「卧槽……你們怎麼跑來了?」樂天明顯也發現這個東西。

鍋蓋明顯不太想理會樂天,它跳到了蘇紫萱旁邊,用腦袋蹭了蹭她的手,蘇紫萱無語的看著鍋蓋。

「看到我們不用這麼驚訝吧?」

虯褫的聲音在蘇紫萱的腦海里響起。

「你們怎麼出來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這貨害怕那個女人,所以讓我出來的。」鍋蓋回答。

「滾!我會害怕?本大爺可是未來的蛟龍!我只是不想看到那個女人而已……」虯褫反駁。

蘇紫萱有點痛疼。

這兩個傢伙又在自己的腦子裡吵了起來,她直接屏蔽了兩個傢伙的聲音。

「怎麼回事?」樂天問。

「虯褫害怕高小秋,逼著鍋蓋跑了出來……」蘇紫萱無語的說道。

樂天愣了一下,哈哈大笑,這個虯褫太聰明了。

顧小冷奇怪的看著這一男一女,這兩個人在嘟嘟囔囔說什麼呢。

她自顧自的往別墅裡面沖,卻不想直接就撞到了什麼東西的上面,被重重的彈了回來。

「什麼東西?」她驚聲問道。

「沒東西……」蘇紫萱趕緊示意鍋蓋到一邊去。

顧小冷摸了摸腦袋,沒東西?

她看了看蘇紫萱的神色,傻子才會信呢,剛剛明明有東西撞到自己了。

她小心的挪動步伐,卻發現自己剛剛被撞的地方什麼也沒有……顧小冷也愣住了。

回到了別墅,晚飯有蘇紫萱做,施紫竹為了討好這位算是半個師娘的女人,也過來幫忙了。

顧小冷拉著樂天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幹嘛?我是個正經男人,對你這種小女孩沒興趣……有話不能在大廳說嗎?」樂天叫道。

「你閉嘴!你老實和我說……家裡是不是進來東西了?」顧小冷瞪著樂天。

Prev Post
“成,我讓人給你準備一一些吃的。”林池差點給忘了,這不是他們那個世界,這是下層仙境,是修行者還是跟人一樣需要進食才能生存下去的。
Next Post
「我的傷已經沒事了,好在那寒成沒有刺得太深,不然就麻煩了!」冥小妖說道,回想起先前的經歷,可謂是膽戰心驚。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