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傷已經沒事了,好在那寒成沒有刺得太深,不然就麻煩了!」冥小妖說道,回想起先前的經歷,可謂是膽戰心驚。

「沒事就好。」鴻紫桖這才長出一口氣,如果冥小妖出了問題,他可如何向未來的老丈人交代。

「紫桖,這一次,為難你了。」冥小妖歉然道。鴻紫桖受的傷可以說是最重的,拋開被寒成的人暴揍,他超負荷運轉異能才是他最致命的傷害。

要知道長時間超負荷運轉異能可是會出現生命危險的,然而鴻紫桖為了冥小妖,居然連續兩次超負荷運轉異能,這樣的傷害,要不是鴻紫桖自身體質極佳,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鴻紫桖擺了擺手說道:「你我之間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以前你是我兄弟,現在,你就是我媳婦!」他說完還刻意在胸口上拍了拍。

冥小妖立刻冷起臉來。

鴻紫桖一看,立刻改口:「啊,那什麼,未來媳婦,嗯,對,未來媳婦!」

「敢調戲我,你不想活了你。」冥小妖鼓著嘴說道。

這幅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

「咳咳咳!」

原本和諧浪漫的一幕,卻被突如其來的咳嗽聲打斷。

鴻紫桖抬頭望去,只見朱浩睿靠著門框,說道:「你們兩個即便是撒狗糧,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隻單身狗的感受?一會兒出去吃飯,要不要一起?」

冥小妖這個尷尬,但好在是朱浩睿,要是被護士看見,那還不得尷尬死。

「行,到時候一起去,我們先去準備一下。」鴻紫桖立刻答應了對方的邀請。

這可是滅滅朱浩睿銳氣的好機會,怎麼可能就此放過他。

傍晚17時34分。

鴻紫桖和朱浩睿坐在醫院門口的皮凳子上,冥小妖則去了廁所。

「對了,這三天寒氏集團那邊有沒有動靜?」鴻紫桖突然問道。

朱浩睿當然知道他的意思,說白了就是寒成有沒有死,要知道他如此傷害冥小妖,屠殺案兇手絕不會放過他。

「沒有,不過我們都在死守,一有風吹草動,就能立刻收網!」朱浩睿有些低落的說道,屠殺案已經困擾了屠案組快半年了,能找到有價值的線索就已經還不錯了!

「只希望快點讓殺人兇手落網,冥海市的人才能睡個安穩覺。」鴻紫桖說道。

「但願如此吧,可我也不希望兇手就是他,如果真是那樣,也只能說世事難料。」朱浩睿說道,他說的「他」,無疑是指極雷瞳。

鴻紫桖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

朱浩睿突然岔開話題,道:「看來你小子撿大便宜了。」

鴻紫桖懂他說的意思,冥小妖現在恢復女兒身,雖然沒有公開過他們是情侶,但以鴻紫桖和她之間的感情就能看出來,未來他的媳婦,必定就是冥小妖了。

鴻紫桖笑了笑沒有說話,卻看見朱浩睿還在笑,這種笑容不由得讓鴻紫桖感到莫名其妙。

好像哪裡不對,鴻紫桖想了又想,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按照他們三個人的年齡進行比較,合起來的關係就是:鴻紫桖比朱浩睿小,冥小妖比自己小,如果兩人成為情侶,那麼以冥小妖幾乎每次都叫朱浩睿是「小天哥」來想,冥小妖是朱浩睿的妹妹,那麼自己不就是他妹夫?這說來說去,最終撿大便宜的人,還是朱浩睿啊。

哎呀,套路深啊!

鴻紫桖想到這裡立刻起身說道:「好你個姓朱的,居然敢撿我便宜。」 【21時17分】

寒氏集團

寒馳一臉陰沉的坐在董事長辦公室的高端皮沙發上。

想必前兩天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他是一個講道理的人。凡事都有對與錯。

「寒董事長,您兒子的事情我想你已經知道了,至於我習天明為什麼要和你們斷掉關係,屬實是寒成他自己造成的。」習天明端正坐在沙發上,顯然還是對寒馳抱有尊敬的態度,隨後他又說道「寒成不適合到我們灰色地帶成長,他的生活方式和我們完全不一樣,他可以在寬大舒適的高級別墅里睡覺,可以在露天泳池裡暢遊無阻,而這些都離不開你們作為父母的教養。」

寒馳聽著他的話,一個地痞子敢這樣跟他說話,自己著實是有些惱怒。

習天明喝了一口桌上的熱茶,繼續說道:「我知道你為了整頓公司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但是你也不能不顧家庭,如今寒成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來,作為無權無勢的地痞子的我,經不起他這樣的折騰,所以,寒董事長,我們就此別過吧!」說完,他將套文件袋遞給了寒馳。

「這是當年貴公司與我們簽訂的合同,之前你說能讓我們合法化,可到頭來只是讓我們在你的腳底下擦鞋而已。如今我毀約了,不過按照先後順序,是你一開始就毀約在先,所以,毀約金是你給我們才對。」習天明的語氣逐漸變為冰冷,想當年他辛辛苦苦打造的組織就那樣在寒馳的套路下淪陷為不合法的地痞。

寒馳突然猛拍桌子,說道:「習天明,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和我們寒氏集團交關係?你這樣做,就是自掘墳墓。」

習天明冷笑一聲,道:「我念你是個講道理的人,沒想到你和你那炫富的幾個兒女是一個樣,所謂的有其子必有其父,就是這樣吧。」

「你,你欺人太甚,來人,把他給我趕出去!」寒馳氣得渾身發抖,他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敢有人這樣批判他。

兩名保鏢立刻要上前,卻被習天明給抬手制止了。

「別急,我還有話要說。」習天明不慌不忙從衣服里取出一張支票遞給寒馳「讓我走之前,先把違約金給我,不然你休想過一天的安穩日子。」

「習天明,你非得要為那幾個垃圾和我翻臉嗎?」寒馳厲聲道。

「不給也行,打官司,我倒要看看你是為了公司的榮譽直接給違約金還是為了自私放棄整個公司的榮譽。」習天明絲毫不慌亂,毀約的是寒馳,並不是自己。

寒馳氣得面紅耳赤,道:「你敢威脅我!」

「不不不,這怎麼叫威脅呢?這叫禮尚往來,你兒子威脅我兄弟,我反過來威脅你,這不就扯平了嗎?自己看著辦吧,是給錢,還是打官司?」習天明語氣堅定不移,任憑寒馳如何說,他都是堅持一個目標——「錢」!

最終,寒馳為了保住公司的信譽,簽了違約金。

「拿去,這是三億,違約金含2.6億,其餘的是我個人給你賠罪的錢,從此以後,你我互不相欠,趕緊走吧!」寒馳簽好字后遞還給習天明說道。

習天明狂壓心中的激動與狂熱,三億啊,這是多大的天文數字,多少人打了一輩子的工才賺得不到它的千分之一,而他僅憑這一張鴻紫桖給他的支票,就這樣輕輕鬆鬆搞到手了。

習天明壓制住心中的狂熱,將支票收好後起身立刻,快要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他突然說道:「對了,忘了告訴你,別說他們是垃圾,你可能還不知道,上個禮拜我分部的幾名手下欺負了他弟弟,也就是你兒子要殺的那個人,他不是好惹的主,我的手下就是欺負了他,第二天就被人殺了,對於我鴻哥,我奉勸你一句,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撂下這句話后,習天明揚長而去。

寒馳想了想習天明的那句話,突然說道:「快帶我去寒成所在的醫院,快!」

習天明剛出寒氏集團,頓時激動的一蹦三尺高,三億啊,只要有了這筆錢,組織的資金可以說兩三年都不用愁了。

「喂,鴻哥,到手了,組織的啟動資金有著落了。」習天明撥通了鴻紫桖的電話立刻就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對方。

鴻紫桖此時還在吃飯,接著電話,說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將這筆錢存入神州的銀行,等緊急情況再拿出來。啟動資金聯合組織上面會給我們。」

原來這都是鴻紫桖計劃好了的,他知道寒氏集團能登上天島市首座,必定會少不了其他不正當的行當,所以才用這招擒賊先擒王的計劃將毀約金搞到手。

鴻紫桖一邊夾了一塊肉放進冥小妖的碗里,關切的說道:「來,妞,吃菜。」

冥小妖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再吃就胖了。」

「沒事,我養你啊!」

兩人這一唱一和的散狗糧令一旁的朱浩睿很是尷尬。於是他乾咳了幾聲才制止兩人的行為。即便是制止了,但鴻紫桖兩人之間的那種和諧的感覺依舊在他們心裡徘徊。

寒家私人醫院,在一間VIP單間病房內,寒成全身上下除了鼻子外,其他地方都打了繃帶或者是石膏。

他的父親寒馳坐在病床前,道:「你看你做的都是些什麼事?」

「爸,不就教訓了兩個垃圾而已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寒成躺在病床上有氣無力的說道,被鴻紫桖打碎了全身的骨頭,能保住命就算不錯了。

「哼!垃圾?我告訴你,知道習天明為什麼我要把你踢出來嗎?」寒馳氣得立刻站起身子走到寒成面前呵斥道。

「不就是我得罪了他那個什麼鴻哥嗎?呵,要不是他是個異能者,老子早就幹掉他們了。」寒成依舊咽不下這口氣,明明是自己被揍得最慘,卻還在為自己找借口。

「就是因為你得罪了鴻紫桖,他才不想受牽連才把你踢出來的,你知道冥小妖是什麼人嗎?」

「男人啊,怎麼了?」寒成死性不改,依舊那副目中無人的態度。

「你,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冥小妖他的確是個男人,但是他的身份一直都是個迷,上個禮拜習天明的手下就是像你這樣欺負了冥小妖,第二天就死了!你還想歷史重演嗎?」寒馳滿臉怒容,氣得渾身發抖。

寒成陷入了沉默,他自然懂父親的話里是什麼意思,但轉念一想,既然他們是第二天就死,為什麼自己這麼多天了毫髮未損。

「他的計倆你也信,要是真的那樣,我不是三天前就死了。」寒成冷笑道。

看著自己執迷不悟的兒子,寒馳這個老父親嘆了口氣,道:「是我的錯,不該讓你媽這樣慣著你。」

「哼,老不死的,遲早我會搶過你的位置,到時候,無論是金錢還是女人,簡直就是信手拈來!」等寒馳走出病房后,寒成躺在床上冷聲說道,他對這個只偏心於自己大哥寒啟仁的父親簡直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

寒成躺在床上,奈何身上有重傷不能亂動,一動就是透骨一般的疼痛。

「冥小妖,你們給老子等著,等我好了,一定會讓你們生不如死!」

「哎,恐怕你沒機會了。」

寒成立刻警覺起來,這個聲音他並不熟悉,難道真的如寒馳說的一樣,有人來殺他?

「誰,別鬼鬼祟祟的,有種出來!」寒成喊道,但因為喊話太大聲牽扯到了受傷的地方,立刻疼得齜牙咧嘴。

那個富有磁性的男音再次從黑暗中傳來:「你爹說的果然沒錯,像你這種人,簡直就是不可理喻。」他的語氣平淡無奇,不帶任何感情。

寒成立刻大駭,這說明先前的對話,他都已經聽到了?可為什麼自己沒有發現他的存在呢?

「你,你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寒成滿臉恐懼的說道。

「我?三天前。」

簡單無比的幾個字在寒成心裡形成平地驚雷。

三天前就到了?那這樣的話,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來殺他的。

寒成戰戰兢兢問道:「你,你想怎麼樣?」

男人呵呵一笑,道:「你把冥小妖打成重傷,我怎麼會坐視不管呢?」

「你,你別殺我,我可以給你錢,只要你放過我。」寒成在床上想要掙紮起身,可無奈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就是所有人的活靶子。

「放了你?在我的字典里,欺負了冥小妖的人,沒有活著的意義!」男人的語氣突然變冷,寒成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股寒意。

「不過別急,今晚馬上就會有客人了,再等等。」男人依舊躲在黑夜中。

砰,砰!

兩聲悶響過後,病房的房門被踹開。

一群帶有精良裝備的武裝警察從外面沖了進來,立刻抬起中的槍械指著寒成的床。

啪嗒一聲,燈亮了,從人群中突然走出一身紫色警服的天隊。

而另外一邊,鴻紫桖和冥小妖兩人正拿著一台筆記本電腦看著天隊身上的攝影機所拍到的畫面。

當那個長有一頭如同雪花一般輕柔頭髮的男人出現在所有人視野中的時候,除了武裝警察和寒成以外,其他人都感到無比震驚,即便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但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沒想到真的是你,極雷瞳!」 此時此刻的病房裡擠滿了人,極雷瞳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雙手環抱,翹著二郎腿滿臉無所謂的表情。

冥小妖和鴻紫桖看著顯示屏上的畫面,不禁感到驚訝,特別是鴻紫桖,他和朱浩睿先前只是懷疑過極雷瞳,但沒想到如今卻來了本尊!

良久后,極雷瞳掃了一眼病房裡的所有人,說了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

「極雷瞳?你們搞錯了吧,我可不是什麼極雷瞳,我叫雷鳴雲,可不是你們要找的極雷瞳。」

天隊說道:「你已經被包圍了還狡辯,枉你是詰師傅的弟子,沒想到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投降吧!」

極雷瞳搖了搖頭,說道:「我今天來,只有兩件事情,一是殺人,二是帶話。抓人是你們的事,我能不能走,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太狂妄了,在這麼多人面前公布自己要殺人,這樣的兇手所有人還是第一次見。

「給我抓住他!」天隊一馬當先下達命令。

圍著寒成和極雷瞳的所有人立刻打開槍械的保險。

「近距離對我用槍,可不是個明智的選擇。」極雷瞳淡淡一笑,瞬間便有無數道細小電弧從他身上炸開,朝著周圍一切金屬材料奔去。

眾人還未來得及開槍,手中的槍械就已經被電弧包裹,強大的電壓直接將所有人振飛,但好在沒人受傷。

「我不想殺你們,但我得說完話。」極雷瞳坐在椅子上,自始至終身子從未離開半寸。

天隊知道,這一次失手了,想要抓住極雷瞳這種異能者,對於普通人來說,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你想說什麼?」天隊冷聲道,在他看來,極雷瞳以前是一個很強但低調的人,沒想到殺人兇手就是他。這簡直就是詆毀詰師傅的榮譽。

極雷瞳說道:「我知道你們想要破案,畢竟困擾了你們近半年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訴你們真相。」

這個消息頓時令天隊和鴻紫桖兩人緊張起來,但也很期待。

「在此之前,我得見冥小妖。」極雷瞳突然說道。

「你見她做什麼?」天隊問,現在冥小妖就在別墅區的外面的警用車上,極雷瞳想要見她,很有可能會挾持她,作為人質。

「你放心吧,我不會對她做任何事情,既然我要坦白,那就沒有理由再威脅任何人。」極雷瞳淡淡地說道。

另一邊的鴻紫桖兩人面面相覷,搞不懂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見冥小妖。

鴻紫桖突然抓著冥小妖的手,說道:「別去,這個人很陰險。」

冥小妖看著滿眼都是關切的鴻紫桖,心中很溫暖,道:「我覺得,我該去一趟,也許這些事情真的和我有關呢?」

「可是。」

「放心吧,你和我一起去,這樣你總該放心了吧?」冥小妖甜甜一笑。

自從冥小妖恢復女兒身後,她的笑容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只要她笑,鴻紫桖的大腦就像是短路了一樣,任憑她擺布。

「有什麼事嗎?」冥小妖推開寒成的病房門,對極雷瞳說道。

極雷瞳見到她,說道:「好久不見,小妖。」

「好久不見」?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怎麼搞得像以前我們認識一樣?

冥小妖滿腦子都是問號,但卻面平如水。

「你要是沒有事,我就先走了。」冥小妖的語氣立刻變得冰冷。

極雷瞳劍眉一抬,旋即低下頭,可他低頭的瞬間,所有人都沒有看見他眼中的哀傷。

無情的殺人兇手,也會有傷感的情緒嗎?

Prev Post
樂包雖然會一些手段,但是對於他根本不理解的事情,樂包也是無能為力的。
Next Post
“2、3、5、7、11、13、17、19、23、29……好了,我不會死的,我一定會活到贖罪的那一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