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從30年開始,鋼鐵的家庭生活就是一團糟,老夫少妻是見面就吵,不見面隔著電話吵,那真心是一刻都不得消停。為此鋼鐵是愁容不展,一次次的後悔,自己當年怎麼就推倒了這麼個蘿莉呢?

ps:鞠躬感謝光輝的憲章、秒殺土豆和尤文圖斯同志! .劉伯陽是什麼人?生死一線都多少次了,早就有了趨利避害的本能!

一聽到那麵包車重新發動油門,他立馬就預感到大事不妙,對方果然夠狠,不死不休!

他猛的抱緊馬曉玉翻轉身子,先那麵包車一步從它前後兩個車輪中間滾了出來,再次從死神手裡搶下一條命,只見那麵包車側軋之後,輪胎直接從方才他倆趴身的地方碾出兩道黑印,這要是碾到人身上,保准一下子軋扁,絕無懸念!

劉伯陽緊緊抱住馬曉玉側向滾出好遠,一直翻進旁邊的綠化帶里,可是即便到了草坪上滾速也減不下來,眼看就要轟然撞到一排上面鐵欄下面石砌的防護牆上,劉伯陽電石火花之間,閃電一腳踹中了牆,這才死死穩住了兩人的沖勢,不然非撞個頭破血流渾身散架不可!

馬曉玉直到這時才緩過神來,淚眼朦朧的望著劉伯陽,她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是不是自己在做夢?他怎會從天而降?真的是他救了自己?

馬曉玉忽然很想時間定格,就這樣永遠躲進他懷裡,暢快淋漓的發泄大哭一場,可是劉伯陽卻對著她淡淡一笑,伸手捺干她的眼淚,道:「妮子,別哭,你老老實實在這兒呆著,看我怎麼替你報仇!!」

說著飛速轉身爬起,順手抄過早就瞄好的不遠處常青樹下的一塊兒板磚,腳下數個犀利的跨步閃電般又衝上了公路,跳起來對準那輛還沒來得及倒車的面車窗就是狠狠的一砸!

「啪」的一聲,把車窗砸個稀碎!

裡面那司機一聲慘叫慌忙避身,從主駕駛的位置上直接趴到副架勢,無數的碎玻璃渣直接噴向了他的臉,他被叉的抱頭慘叫!

劉伯陽恨的不行,沒打算這麼容易放過他,***心狠手辣趕盡殺絕,老子不把你血債血償怎麼行?

他一手抓住板磚一手拚命拽車門,準備衝進去掀死這個狗娘養的,然而拽了兩下竟然沒拽開,車門被那狡猾的司機從裡面反鎖了!

這樣一來,可給了那司機喘氣的時間,他居然又抬起半張血糊糊的臉,重新坐直了身子,反手抄過車裡一把扳手,狠狠捅向窗外的劉伯陽!

劉伯陽眼明手快,飛快閃身,那扳手直接擦著他的鼻尖捅了出去,劉伯陽順手拽住這把扳手,猛的向後一跳,直接要把那司機從滿是碎玻璃渣的車窗里扯出來,可那司機比他想象的還要難纏,一桶不成直接鬆手,扳手不要了!

劉伯陽不慎扯了個空,身體反而離開了麵包車,那司機猛踩油門馬上開跑,剎那間麵包車就發動起來,劉伯陽大怒,追了幾步沒追上,掄起手裡的板磚,對準前面逃竄的灰麵包就狠狠了砸過去!

吃心一片 劉伯陽的全力一砸必然非同小可,別看他長的貌不驚人不夠彪悍,可真跟老貓掰起腕子來還指不定誰輸給誰!

只聽「啪」的一聲,那板磚直接從麵包車窗后玻璃硬生生破窗而入,「咣」的一聲就砸到了那開車司機的后脊椎上,那司機立馬兩眼一黑,後背僵麻火辣劇痛,小腦一沉,喉頭髮熱一口血就噴了出來,上半截身子整個趴在方向盤上,不省人事!

解決了這個,劉伯陽還沒等鬆口氣,忽然身後又傳來馬達聲,先前第一輛麵包車已經追魂索命似的對準他後背撞了上來!

眼看劉伯陽猝不及防,綠化帶草坪上的馬曉玉慘烈的呼叫一聲:「小心啊!!」

可說時遲那時快,被死神步步緊逼的劉伯陽竟然毫無懼意,是不是爺們有沒有種在這一刻就體現出來了,他竟然絲毫沒打算跑!

猛然拔動身形瞬跑幾步,竟然直接就是面對面朝著那麵包車去的!

他要與車相撞?

他是不是瘋了?

就連車裡面那第一個司機也覺得這就是個傻逼啊,活該老子撞死你!

眼見一人一車就要轟然相撞,馬曉玉都不忍睜眼看,本能的閉上眼逃避這一慘劇的發生,心中碎裂般的攫緊疼痛!

可是她卻是擔憂過早了,如果她繼續看下去,便會看到就連電影里不加特技都拍不出來的史無前例登峰造極的傳說一幕!

只見劉伯陽在與車即將相撞的那一瞬間,腳下三個飛踩,整個身子竟然橫著踏步而上,頂著那輛麵包車強勁的衝擊力和夾帶著瘮人罡風的慣性,三腳踩著車窗然後一躍上了車頂!

縱愛 沒有人能解釋這一幕有多麼的神奇和荒謬,換做別人,保准一下就被撞飛了,還踩窗而上?做夢吧你!不把你腿撞折了就算你祖墳青煙高!

可劉伯陽偏偏做到了,偏偏就上去了!

他沒有被麵包車轟然撞飛,反倒借力用力跳上了車頂!

其實這不是什麼特異功能,如果非要加一個解釋的話,那就是人在某種特定情況下,比如特別憤怒或者恨意衝天的時候,就會爆發出人體反常的潛能!

舉個並不是很恰當的例子,當年xx大地震搜救人員在底下發現了一座被泥土掩埋的倒踏房屋,裡面僅剩下一個窄小的空間,一個呱呱墜地的嬰兒在無光的地底下酣然入睡,而他的爹娘用雙手撐起六百多公斤重的房板,堅持了近乎一夜,最後都是站著死的,致死都沒讓它砸下來砸扁自己的孩子!

這事迹說的是愛的力量,而劉伯陽此時則是恨的力量!愛極生恨,恨極衝天!

恨的力量爆發出來比愛還要不可理喻,還要強大,還要不可理喻!

普通人尚且能撐起房板,何況劉伯陽一個從小摸爬滾打被錘鍊成變態的虎人?

麵包車裡面那第一個司機直接傻了,揉了揉眼睛如果不是確實看不到車前有人了,打死他都不相信世上會有怎樣荒誕離奇的一幕!

可是不幸啊,這一幕偏偏讓他攤上了!

劉伯陽躍上車頂之後,毫不遲疑,兩手抱緊手中的鐵扳手,劃過一個劈山半月弧,狠狠向下一砸,只聽「砰」的一聲,直接將下面的擋風玻璃砸個細碎,整個車前窗猶如白色蜘蛛網一般,煞那間在四面八方轟然蔓延開,最後終於承受不住,炸出無數的碎玻璃渣,全部噴進車內,仙女散花!

裡面的司機發出凄厲的慘叫!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我今天跟心愛的姑娘表白,呵呵,她沒同意,也沒拒絕,我很高興大家幫忙投票打賞意思一下吧 暫且不理會斯大林的那點兒小小的哀怨,誰讓他褲帶松來著,推倒了蘿莉就得付出代價,這天下就沒有隻收穫不付出的好事。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當冬季的寒風籠罩北半球的時候,李曉峰所期待的轉機終於到來了。

隨著羅斯福新政不斷深入的推廣,美國的金融集團終於是無力抵抗了,至少是無力關照李曉峰,他們得為今後的利益打算,沒工夫管東普魯士老鄉的那點兒小事了。

沒有猶太金融集團的阻礙,美蘇之間的技術交易終於得以實現。當然,肯定也不是李曉峰想要什麼美國人就給什麼。實際上美國人在技術領域一點兒也不大方,挑挑揀揀只想給一些不太尖端的技術,甚至就是這兒,還是看在蘇聯落後的情況下才給的。否則,像當年的中國,那真心只配做美國的商品傾銷市場,工業和技術?洗洗睡吧,你一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跛腿國家,憑嘛!

具體來說,巴布科克威爾考克斯同意出售給蘇聯更先進的鍋爐生產許可證,不過這也是有條件的,首先蘇聯必須向巴布科科威爾考克斯訂購20台大功率鍋爐。向通用電氣公司訂購8台新式蒸汽輪機,以及向威斯汀豪斯公司訂購全套電氣設備。不光是輪機設備,蘇聯還需要想伯利恆鋼鐵公司訂購五萬噸結構用鋼以及三千噸裝甲鋼板。

這些採購的輪機和鋼材將全部用於33型驅逐艦和35型驅逐艦的建造。這兩款軍艦的設計也離不開美國的技術支持。花了一筆不菲的顧問和技術支持費用之後,成套的圖紙、設備和技術專家開始運往列寧格勒,在1934中下半年。33型驅逐艦將走下繪圖板走上船台。

當然,33型驅逐艦上的美國元素並不是很濃郁,大部分設計工作還是俄國設計師完成的。而35型巡洋艦就完全不一樣了,該艦幾乎可以說是布魯克林級輕巡洋艦的蘇聯版。所不同的是蘇聯的版本的布魯克林是一艘重巡洋艦,技術性能跟接近於後來的威奇塔號。

35型重巡洋艦長190米,最大寬度19米,吃水6.6米。裝有八座巴布科克威爾考克斯鍋爐,最大功率十萬馬力。四軸四槳,設計最大航速32節,18節時能航行5000海里。

該艦裝備有三座聯裝美國mk9型203毫米主炮,8座100毫米高平兩用炮。水線裝甲最厚處152毫米,水平裝甲50毫米,主炮炮盾152毫米,司令塔152毫米。

35型重巡洋艦從性能上說,副炮比威奇塔和布魯克林弱一些,裝甲防禦和速度基本相當。而且副炮之所以選用100炮,根本原因還是美帝的mk12型127沒有搞定,而蘇聯的那個130太大太重,而35型重巡在斯大林的要求下工期又相當的急。只能先用100炮湊合。

當然,也必須說明,35型重巡洋艦和威奇塔以及布魯克林還是有區別的。這種區別首先就體現在艦體尺寸和排水量上。35型重巡更長更寬,標準排水量平均在11800噸左右的水平上,而威奇塔和布魯克林標準排水量都在萬噸左右。

之所以會有這種區別,原因也很簡單,首先毛子更加追求速度,所以長寬比更大一些。而且由於毛子的建造工藝比美國人差,普遍存在超重現象。實際上在原本的圖紙上。35型重巡應該是嚴格遵照條約的要求被限制在一萬噸以內的條約重巡。

可能有同志要問了,毛子又沒有加入海軍軍備條約,憑嘛要遵守這個限制呢?實際上可以不遵守條約限制,只要不打算引進美國技術,完全可以敞開了造。

可是不引進美國技術,蘇聯能造出條約型重巡嗎?答案顯然是不能的,歷史上毛子的那個基洛夫級巡洋艦,性能就相當的湊合,欺負條約型輕巡都夠嗆。

神醫嫡女 實際上斯大林一開始確實有超越條約的限制,弄一款比主流海軍強國重巡更強大的巡洋艦,比如像希佩爾級那樣噸位更大戰鬥力卻很一般的玩意兒。

但是獲知美國人準備向蘇聯出售海軍技術之後,英國人立刻就發話了,強烈的要求各締約不準向非締約國出售超出條約限制的軍艦。並且美國人本來就對向蘇聯出售如此先進的武器表示猶豫,一番折騰之後,在蘇聯表示嚴格遵守條約的前提下,這筆買賣才實現。

不過35型重巡洋艦雖然存在超重、部分技術水土不服的問題,以及還有部分武備還處於研發之中的問題總體而言是瑕不掩瑜的。比如說斯大林最喜歡的高速方面,雖然35型重巡洋艦的設計最大航速是32節,但是在實際使用中發現,功率達到85000馬力時就能實現這一航速,以十萬馬力的滿功率航行時,大部分35型都能達到或者接近34節。而且美國的鍋爐設備可靠性和節油性相當優異,對此紅海軍是相當的滿意。

1933年十二月,在美國逗留了幾個月的某仙人依依不捨的辭別了安妮公主和可愛的小女兒,在紐約乘船返回俄國。這幾個月的安逸生活讓他相當舒暢,能離開蘇聯內鬥不已的官場過一段安逸生活,讓他整個人都放鬆了,像重新充電了一樣。

是的,這幾個月蘇聯的官場不是一般的熱鬧,因為離列寧退休的日子是越來越近了,各方面的權力爭奪也是越來越激烈。其中軍委就是重災區。

圖哈切夫斯基這幾個月過得是相當「愉快」,被他寄予厚望的t-28表現得一塌糊塗。根本就沒有表現出任何撕開戰壕突破陣地的性能,反而問題重重。多炮塔的可靠性相當的糟糕,配合更是問題重重。而被多炮塔擠占的重量導致t-28裝甲薄弱,面對輕型戰防炮甚至反坦克槍都顯得不堪一擊。總而言之,這是一款看上去很美,使用起來很要命的糟糕武器。

用總裝備部的話說:「該種武器完全不適合承擔突破任務,建議下馬!」

如果說t-28的打擊還算輕的,關於發動機的打擊就讓圖哈切夫斯基無地自容了。在他的強烈要求下,很不成熟的am-34帶著一堆問題和超重困擾登上了tb-3。結果自然是不好看,部隊對tb-3是惡語連連。甚至阿爾克斯尼斯表示要拒絕繼續接收tb-3。

am-34根本沒能在1933年就變得成熟,漏水、可靠性大成問題,大部分飛機都得裝上額外的水罐,並讓隨機機械師用手搖水泵往散熱器補水才能湊活著用。

讓圖哈切夫斯基寄予厚望的德國人也沒能幫上什麼忙。實際上從下半年開始,在希特勒的要求下,德國工程師開始大規模的撤離蘇聯,留下的技術項目和技術問題都得讓蘇聯的土專家自己想法解決。

t-28和am-34糟糕的可靠性讓斯大林有了攻擊圖哈切夫斯基的彈藥,在這兩個方面不斷的攻訐圖哈切夫斯基。如果按照斯大林的說法給圖哈切夫斯基定罪,妥妥的是叛徒和賣國賊,得拖出去槍斃五分鐘。

尤其是,這就讓之前李曉峰強烈的要求引進12ybrs技術顯得無比正確了。更突顯得圖哈切夫斯基是個壞人。在空軍的要求,在航空技術專家們的強烈建議下。圖哈切夫斯基只能低下頭顱,選擇認輸——他終於同意引進12ybrs發動機了。

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了,因為北方工業已經提前引進了12ybrs發動機和12ycrs發動機的全套技術。當時維多利亞跟法國人談判時講得很清楚,該兩種發動機的相關技術法國不得向蘇聯再次出售。也就是說蘇聯想要直接引進12ybrs發動機技術都變得不可能了。

據說得知法國人回復之後,圖哈切夫斯基被政治局叫去大罵了一頓,那真心是灰頭土臉。而就在圖哈切夫斯基最狼狽,在托洛茨基很沒面子的時候,維多利亞卻向蘇聯伸出了橄欖枝——要求合資在蘇聯境內生產12y系列發動機。

這個要求政治局自然會答應。因為維多利亞給出的條件也算優厚,北方工業出技術。只要求佔有30%的股份,今後每生產一台12ycrs發動機蘇聯再出一部分專利費就是了。其他的不需要蘇聯政府額外出一毛錢了。

這樣的條件在政治局看來簡直就是白給,在他們看來這是大好事,為嘛不幹?

於是乎在1934年初,一條新的12ycrs生產線就在克里莫夫設計局下屬的生產單位動土了。不出意外的話,在衛國戰爭中將有數以萬計的vk-100極其後續子孫走下生產線,為擊敗軸心國立下汗馬功勞。

當然,政治局也沒有想到,在後來他們將要為此付出那麼昂貴的專利使用費,這些專利使用費比當初直接引進法國專利要貴了近十倍!為此,在vk-100系列發動機大生產的年代,圖哈切夫斯基又被揪了出來當成反面典型批判,弄得這位紅色拿破崙是相當的沒面子。

不過那個時候,政治局覺得這筆交易還是很不錯的,對於李曉峰在這筆很合算的交易中起到的作用也是持讚揚態度。認為某仙人在引進法國發動機上居功至偉!

發動機的問題解決了,但關於飛機的話題並沒有結束,要知道某仙人為了12y系列發動機,不得不引進和上馬了兩款飛行器——dc-1和s-12直升機。其中dc-1經過布柳赫爾的使用是給予了好評,認為可以多買一點兒這種飛機,最好是能引進技術,發展一款更大的發展型號。

就在李曉峰迴國的當口,負責航空工業的奧爾忠尼啟則已經前往了美國。他將跟道格拉斯公司進行談判,準備全套引進dc-1的技術。

dc-1算是成功了,但是s-12卻沒那麼順利。首先在合金材料上西科斯基公司就遇到了極大的問題。果不其然,剛剛搞定「杜拉鋁」的蘇聯根本不可能提供比「杜拉鋁」更輕的蒙皮材料,甚至連美國也找不到這種蒙皮材料。李曉峰寄予厚望的鎂合金蒙皮材料此時還在實驗室里,根本就沒有走上工業化。

也就是說,如果採用「杜拉鋁」作為蒙皮,s-12肯定會超重,12ybrs發動機功率本來就不富裕。還達不到s-55的800馬力水準,如今還要超重。很顯然,s-12的戰術指標肯定是達不到了。

「要麼修改戰術指標,要麼給我一款功率更大的發動機,否則。我也沒辦法!」西科斯基撂挑子了。

更大功率的發動機不是沒有,如果採用12ycrs發動機,960馬力的指標基本上能保證原本戰術指標。但問題是,李曉峰上馬s-12的根本目的是解決多出來的那幾百台12ybrs的問題,換用12ycrs那這批發動機不是砸手上了?

可是不換髮動機,那就得改戰術指標,比如削減三分之一的載重,那麼問題也自然就解決了。可s-12存在的意義就是一次性運載一個步兵班投入戰鬥,削減三分之一的載重。那豈不是要少拉兩三個人?難道將一個步兵班拆成兩半,分乘兩架直升機投入戰鬥?

這種搞法李曉峰也沒辦法接受,一來二去的這個事情就僵住了。直到維多利亞聽聞之後,才嘲笑道:「虧你還自認為是聰明人,還是搞政治的,這麼簡單的事情有什麼不好解決的?」

李曉峰很沒好氣地反問道:「那你說怎麼解決!」

「很簡單哈,之前這批發動機讓你覺得為難,那是因為蘇聯政府不願意接納12ybrs。現在這還是問題嗎?」

維多利亞一句話讓李曉峰是茅塞頓開,是啊!他怎麼就鑽牛角尖了。他沒辦法解決12ybrs的問題,不代表蘇聯政府解決不了。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12brs發動機替換tb-3上不太成熟的am-34,不管是發動機功率還是體積,兩者相差不大,而且相信被am-34折騰得欲仙欲死的空軍很願意擺脫這款要老命的發動機。

李曉峰的建議一經提出,就獲得了阿爾克斯尼斯的積極響應,說實話,力主發展tb-3的正是他,而對tb-3很失望的也是他,固然tb-3讓圖哈切夫斯基很沒面子,但他這個空軍老大就有面子?

反正阿爾克斯尼斯也算是痛並快樂著,李曉峰一提出換髮動機的建議,而且還都是現貨,他立刻就拍板答應了。

不得不說,am-34初期型號還是跟12ybrs有差距,換了之後,tb-3基本維持原本的性能不變,而可靠性是大幅度增強了,至少再也不用機械師用手搖水泵給散熱器泵水了。

甩掉了12ybrs的包袱也就意味著s-12不用降低戰術指標,這無疑是個好消息,但是對於整個s-12項目而言,發動機的問題其實不過是一個小問題,更關鍵的問題來自布柳赫爾。

對於用於取代炮兵氣球的那些s-11直升機,布柳赫爾反饋上來的情況看是毀譽參半,好的方面是s-11性能確實比熱氣球理想,使用起來很靈活很方便。但與此同時問題也是一大堆,和熱氣球相比直升機需要專業飛行員,這對於炮兵來說是個問題,其次,維護保養比熱氣球要複雜得多,需要增加的不僅僅是飛行員,還需要一票地勤配合,這對於炮兵來說幾乎就是不可能實現。

當然,這些問題還沒什麼,只不過制度問題,完善相應的陸軍航空兵體系也就完了。但真正讓炮兵們覺得頭疼的是,直升機某些方面的性能缺陷讓他們吐槽不能。

震動實在是太大了,幾乎跟老式的坦克和拖拉機有得一拼,飛上天之後,交流很成問題,無線電里只能聽到咚咚咚的機械震動聲,這和安靜的熱氣球比起來簡直是天上地下。作為炮兵的觀測用具和眼睛,不能清楚的將數據傳回來,飛行性能再好又有什麼用?

不光是噪音的問題,更重要的問題是直升機低劣的可靠性,對於遠東地區惡劣的環境,s-11很是水土不服,出勤率低得讓人無語。而且就是這種低下的出勤率中還出了好幾起飛行事故,送掉了將近十條人命。炮兵觀測員普遍對直升機存在恐懼心理,強烈的要求回歸熱氣球。

當然,像布柳赫爾這樣的軍事家不會如此的短視,在短期試用中他很敏銳的看到了直升機的優良特點,認為這種飛行器還是大有可為的。不過同時他也要求新的直升機必須解決以上的問題,並且尤其是強調必須要增載入重量。因為在實際使用中發現過小的機體限制了直升機的實用性。

布柳赫爾的要求還是很合理很有遠見的,李曉峰也樂於接受,所以他一面向布柳赫爾保證新的直升機會解決這些問題,另一面命令eo公司向遠東派出更多的直升機、配件以及更好的飛行員和後勤。當然更重要的是命令諾基亞公司儘快拿出一款降噪耳機。

幾個月後,當降噪耳機、地勤人員抵達遠東之後,也經過了這一段磨合期之後,s-11的大部分問題都得以解決,除了那個該死的震動問題是真心沒辦法——活塞式發動機的通病。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炮兵們開始對直升機的印象大加改觀,甚至相當一部分炮兵迫不及待的要求更大更好的直升機了……

ps:鞠躬感謝秒殺土豆同志和尤文圖斯同志! 火線救人!草坪上的馬曉玉簡直看呆了,剛剛劉伯陽掄起扳手砸下去的那一幕,她本能「呀」的一聲掩面不敢看,隨即就聽到了那聲車窗玻璃轟然炸裂的脆響,等她再睜開眼,看到的卻是無比血腥慘烈的一幕,只見整輛麵包車的車頭都被劉伯陽砸的一片狼藉,殘碎玻璃碴全部嘣進車內,那司機定然是被插了滿滿一身!

可是這一刻從小乖乖女出身的馬曉玉竟然沒感到有多少害怕,她兩眼痴望著車頂上那個威風凜凜靈犀一砸的少年,這一刻覺得他是那樣的神武非凡煞氣逼然,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崇拜感充斥了馬曉玉的內心,自古美女愛虎人,她是徹徹底底對劉伯陽淪陷了!

劉伯陽提著扳手直接從車頂上跳了下來,拉開車門,直接把那全身是血的司機拖出來,狗娘養的這下可遭罪了,渾身扎滿了玻璃碴,上身無數大小傷口都在汩汩冒血,臉上殘忍的不能看,血肉模糊,出的氣比進的氣多,眼見是凶多吉少了。

劉伯陽原本還想問他幾句話,可是看這樣子問不成了,嘴巴都被玻璃扎爛了,劉伯陽順手把這死狗一樣的傢伙扔到一邊,轉身剛想問馬曉玉,忽然聽到前方居然又有馬達轟鳴!

劉伯陽「唰」的扭頭一看,只見前面那輛麵包車裡,原先被板磚砸昏的那個司機居然又命大的醒了過來,他忍住后脊椎刀扎般的劇痛,扭頭看到了劉伯陽和被他收拾的沒個人樣的自己的同夥,瞬間膽汁都嚇的流出來了,那少年他娘的還是人吧?自己兩輛車連軋帶碾交差轟撞都弄不死他,反被他一個人砸成這樣,這他媽簡直就是惡魔啊!

這司機再也顧不上想別的,逃命要緊!猛踩油門,竟然駕駛那輛後窗破了一個大洞麵包車,直接向前飛速飈去!

劉伯陽心中一恨,這***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這都能緩過勁兒來!劉伯陽正想拔腿去追,忽然看到路的盡頭一胖一瘦兩個少年跑了過來!

劉伯陽頓時指著那輛逃竄的麵包車喊一聲:「你倆快!別放他跑了!」

老貓和崔國棟是什麼人,這麼多年跟著劉伯陽,早就有了一點即透的默契,其實用不著劉伯陽喊,他倆一看劉伯陽這架勢,再看看草坪上孤單的馬曉玉,就知道那兩輛麵包車肯定造事兒了,既然這樣那,就斷然沒有放過的道理!

如果這世上單單劉伯陽一個人變態也就罷了,可偏偏九龍社的幾個兄弟個個都不能用普通眼光去審視!

只見就在那麵包車飛速飈去千鈞一髮的關頭,崔國棟數個閃步竟然猛的朝它筆直衝了上來,頓時裡面那司機就嚇傻了,今天自己沒撞邪吧?怎麼一下子碰上兩個敢跟車撞的變態?這世道變了嗎?!

當然崔國棟沒那麼傻,也不敢真的跟車相撞,就當他的身體與車頭碰上的一瞬間,這傢伙猛的一個電轉身眨眼從車前繞過去,同時犀利出手,直接從先前被劉伯陽一板磚砸碎的那個破窗戶里,狠狠扯住了那司機的衣領子,那司機直接嚇懵了,全身僵麻如遭電擊,身體根本來不及反應,竟然直接被崔國棟加大力氣猛的從窗戶里拽了出來!

這一切說時遲那時快,其實發生在短短一個瞬間的事兒,放一個慢鏡頭的話,那便是崔國棟跑著與車相撞,在即將撞上的瞬間閃電側身,在間不容髮之際從車窗里伸進手把裡面傻掉的司機硬生生扯出來!

這比他娘的好萊塢電影還要誇張,特技也做不出這樣惟妙惟肖的逼真效果,可它偏偏就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草坪上的馬曉玉更是震驚無比,傻獃獃的看著那誇張的一幕,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當然,那輛車強勁的慣性還是有的,崔國棟雖然一把那把司機從窗戶里扯出來,可自己也被那麵包車霸道的沖勢帶倒,扯著那司機的脖子兩人同時滾了好幾米遠,可停下后崔國棟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原本想一腳跺死這個王八蛋,忽然後面劉伯陽喊道:「留活口!」

崔國棟悻悻落腳,低頭一看,滿是苦笑,陽哥,還活他妹啊,這傢伙已經摔的翻白眼了……

那輛車煞然沒了司機之後暫時還停不下來,竟然以無人駕駛的狀態繼續向前飈躥,不過速度當然慢下來不少,自然而然的被老貓追上,然後老貓拉開車門跳上去就將它熄了火。

多虧此時金山別墅區人煙稀少,除了他們幾個當事人之外,沒人看到如此誇張而又暴力血腥的一幕,否則還指不定引起多大的恐慌。

劉伯陽上來看了看那摔的不省人事的司機,暗嘆一聲,對崔國棟和跑過來的老貓道:「走!」

老貓和崔國棟也不多問,陽哥有事兒,他倆跟著辦就是了,多嘴多舌沒必要。

劉伯陽走到馬曉玉身邊,問她:「徐劍強的別墅在哪?在後面嗎?」

馬曉玉淚眼朦朧,感動的無以復加,點頭道:「嗯!楊青帝我、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但是我真的很感激很感激你們!!」

劉伯陽擺擺手,道:「別說用不著的,我不光為你妹妹,還為我小弟!我們這就進去救人,你別坐在這裡了,給你我的手機,等會兒給你爸打個電話吧,你們龍幫的事兒,我相信你爸會處理妥當的!」

「嗯!」馬曉玉哽咽點頭。

劉伯陽把手機遞給他,然後火速帶著崔國棟和老貓飛奔而去。

其實徐劍強的別墅並不遠,順著公路走上百多步,然後沿著那條剛剛兩輛麵包車衝出來的岔道,往裡面一直走就能看到,是一棟特徵鮮明的紅色歐式別墅。

此時那棟別墅里。

大廳當中一個人正來回踱步,時而仰望一下二樓,時而又扭頭看看別墅之外,道:「草他媽,孫飛和馬成兩個吃貨怎麼還不回來,抓一個女孩有那麼費勁嗎?不是跟他們說了抓不住撞死也行嗎?」

此人正是徐劍強手下的頭號心腹,綽號梅-毒,沒少跟徐劍強幹些喪盡天良的事兒,並不是龍幫里每個人都像蕭凝遠那樣正派,懂得幫派大義為先,他和徐劍強一仆一主,就屬於那種典型的心狠手辣之輩,野心勃勃的「陰謀人士」!

「梅哥,用不用我們出去看看?」除他之外,別墅里其他六個小弟模樣的人,站在他身後恭敬問道。

Prev Post
“2、3、5、7、11、13、17、19、23、29……好了,我不會死的,我一定會活到贖罪的那一天。”
Next Post
“爲什麼這樣做!”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