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沐瑤大喊起來。

而馬車並沒有停下的意思。

程連津看一眼秦沐瑤,「好了,本王只是想讓你研製毒藥的時候,順便看看,有沒有可能延緩本王的歲數,讓本王活過二十五。你是成境的徒弟,如果你尚且不能,本王也該準備準備本王的後事了。「

後事,秦沐瑤一怔,看著程連津那張俊俏的臉,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就浮現出剛才他接她的畫面。

突然她覺得,如果這張臉一年後就要徹底消失,似乎很可惜。

「可是你的身子,是真的弱。「

程連津瞪一眼,秦沐瑤趕緊說道。

「我說的是實話,而且中毒太深,似毒又不似毒,似乎從你很小很小開始就已經種下了,現在已經和你融為一體了。所以,沒有人能解。「

程連津點點頭,「本王明白了,不過,作為本王的王妃。一間屋子,本王怎麼都給得起。你需要什麼,置辦什麼,儘管跟管家提吧。「

秦沐瑤看著程連津落寞的樣子,有些不忍心的道,「不過,我會試試的。「

程連津這才抬起頭看一眼秦沐瑤。 顧少,情深不晚 「好。「

他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了,他能感覺得到,或許二十四歲都熬不過去。但是,他並不想那麼快的離開這個世界。他還有太多事情沒有做,他還眷念著這個世界。而且,他就這麼死了,如何去見母后。

他。不能。

而,程連津看向秦沐瑤,這個丫頭,樣子極丑,但卻是天分極高的毒醫。毒醫成境竟然是她的師傅,或許,她能改變自己。或許老天將她送到他的身邊,冥冥之中,另有深意。

或許,程連津凄苦的笑了,或許只是他一個怕死不願死的人,病急亂投醫!

「對了,我今天讓管家給你燉的冬蟲草燉雞湯,排骨山藥,你吃沒?「

「吃了。「程連津如實回答。

秦沐瑤微微詫異,「這麼聽話?「

程連津輕咳一聲,「注意你的措辭。「

就是因為這兩道菜,好像管家對這丫頭都改觀了,還有他府上的幾個侍從,竟然都覺得這個丫頭是真心對他好的。可是他病久了還是懂點兒的,這兩道菜都補腎!確定不是這丫頭故意的?

「你那麼虛。就該補補,每天青菜蘿蔔,算什麼事兒!「

程連津一聽,臉一黑,「虛?「

秦沐瑤警惕的看一眼程連津,「我說的是事實,而且我覺得。如果你真的是中的毒,這毒里估計真有讓你腎虛的成分存在。說不定,「秦沐瑤突然止住了。

程連津這一聽,眉頭蹙起,「說不定什麼?「

「我還是不說了吧,有點殘忍感覺。「

但越是這樣,越讓程連津想要知道,「說!「

秦沐瑤猶豫了一陣,「真的打算讓我說?「

「說!「

程連津堅定的回答。

呼,秦沐瑤舒一口氣,「說不定,你的身子,很難讓別人有孕。也就是說,你可能真的不行。你想要留種,或許也不能。「

哐當!程連津怔在當場,臉一陣灰白。

秦沐瑤這一見,「程連津,程連津,你別這樣,怪嚇人的。我說有可能,也,也不一定。「

一起看書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程連津眼睛眨了一下,他怎麼沒有想到。他怎麼沒有想到,或許,給他下毒的人,根本就沒有打算讓他有子嗣!

他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程連津的胸腔一陣起伏,如果是這樣的話,他,他還折騰什麼了。他還有什麼可,「噗!」

程連津一口血噴了出來,噴在秦沐瑤的書上。

秦沐瑤一見趕緊跑了過去,「程連津你別激動,別激動,我就隨口說說,你別動氣啊!」

程連津看一眼秦沐瑤,卻是認真的問道,「有多少,本王不能讓人有孕的幾率有幾成?」

秦沐瑤趕緊說道,「兩成,就兩成,不多,所以你別激動,別動氣啊,」秦沐瑤趕緊給程連津順著氣。

這,這若是程連津給她氣死了,那可說不過去了!

「其實這件事情,我也就是估摸著,你千萬別當真。畢竟我也沒有好好給你檢查。」

「那就好好給本王檢查一番。」程連津突然說道。

秦沐瑤連連搖頭,「不,不行。」

萬一檢查出來了,程連津還不得又吐血,到時候真給氣死了就完蛋了!

「為什麼不行?」程連津卻是追上了。

秦沐瑤想了想,「因為我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了!給你檢查那個算什麼事!」

程連津突然想到了什麼,耳朵一燙,也有點難為情了。但是卻是極力化解著這尷尬的處境,結果說出來的話,又給秦沐瑤點著了,「你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嗎你!」

「程連津!」蹭的,秦沐瑤站了起來,「你什麼意思啊你!你詆毀我的清白是不是,是不是!」

秦沐瑤掐上程連津的脖子,但是手下並沒有使多少力氣,如果不是程連津剛咳血,她真想一把掐死他!

「好了,本王知道了,鬆手鬆手!」

秦沐瑤這才鬆開手。憤憤的瞪上一眼程連津。

翻滾吧胖王妃 「王爺,王妃,到了。」

外面傳來車夫的聲音。

程連津這才站了起來,將披風披上,然後看了眼背簍,直接向前走去。

秦沐瑤這一見,「你現在不給我拿背簍了!」

「你自己沒長手嗎?」結果得到的卻是這麼一句。

秦沐瑤跺腳,「好,好!」

隨即將背簍背了起來。

一走出去,就看著管家一群人扶著程連津往裡面走,這,完全不顧及她的!

好,很好!

秦沐瑤一個人下了馬車,一個人走向府門,然後一進去,便直接大喊道,「管家,你過來一下!」

管家在程連津身邊了,遲疑的站住腳,「去吧。」程連津直接給拋棄了。

管家這才點頭,走到了秦沐瑤的面前,「王妃,你有什麼吩咐?」

秦沐瑤四下看了看,「給我找間房子,我要研製毒藥,還有一會兒我寫一些東西,你都給我去買來。」

管家一聽,猶豫了一下,「這,王爺同意了嗎?」

秦沐瑤上下打量一眼管家,「你說了?」

管家這才趕緊點頭,「好,好。」

於是領著秦沐瑤找合適的房子。

……

傍晚時分。

「王爺,王妃這,有點敗家啊。」

管家一臉愁容。

程連津看一眼管家,「怎麼了?」

管家將秦沐瑤寫的要的東西的紙條遞上去。

「這些很貴嗎?」程連津看著紙條上的一些藥材名字。

管家愁雲慘淡的說道,「貴雖然不貴,但是王妃要的全啊,按照王妃這個購置力度,要買下一個藥房來啊。這可得費很多錢啊。」管家憂心的說道。

程連津將紙條遞出,「難道府上連買一個藥房的錢都沒有了嗎?」

管家為難的說道,「有是有,不過王妃這些東西買下來,這個月王府的開銷就超支了。把下個月的也超了。」

程連津一笑,「女人嘛,就是費錢,按照王妃列的去買吧。買完了,大不了,等王妃研製出了什麼新的毒藥,再賣出去就是了。聽說他們毒醫的葯一般可買不到,能賣高價。」

管家這一聽,豁然開朗,「還是王爺英明。」

程連津想了想,「可別告訴了王妃。」

「是,是,」管家忙應著。

程連津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

可是晚膳的時候,秦沐瑤夾著魚,突然說道,「對了程連津,你府上怎麼都沒有看到老鼠啊?」

程連津這一見,「你不會是要,老鼠試藥吧?」

秦沐瑤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不行!」程連津直接了當的拒絕。

秦沐瑤一愣,隨即打量了眼程連津,「哎,程連津,我說,你該不會是怕老鼠吧?」

「當然不是!」程連津一口回絕。

這,倒是讓秦沐瑤有點意外,「真不是?」

「當然不是,本王只是覺得老鼠臟!本王不喜歡老鼠,看到老鼠噁心!」

額,秦沐瑤愣了愣,「那好吧,沒有老鼠,人也行。」

「人?」程連津一驚。

「是啊,其實人是最好的,你安排幾個人給我試藥吧。」說著秦沐瑤挑了魚刺,吃起了魚肉,一臉享受。

程連津這一見,「你不是人嗎?你怎麼自己不試?」

秦沐瑤劈頭蓋臉就來了一句,「你傻啊!我試藥失敗了,誰救治我啊!」

程連津一怔,這,好像是這麼個理,不過,聽起來怎麼就是覺得不對!

「要不程連津,你給我試藥吧?你應該比小老鼠和其他人更合適,因為你身上有毒啊,我的小毒應該傷不到你。你的大毒才要命了,怎麼樣?考慮考慮?」

程連津還真考慮起來,好一會兒,秦沐瑤都改吃雞腿了,程連津才說道,「好。本王給你試藥。」

秦沐瑤手裡的雞腿一落,落在了碗里,整個人懵住,「不是吧,你說真的?」

程連津卻是堅定的點點頭,「真的。」

秦沐瑤咽了咽口水,「程連津,今天,是你本人嗎?」

程連津皺著眉頭夾了個香菇,「你說了?」

秦沐瑤一拍桌子,程連津的香菇直接給嚇落了。

「就喜歡你這樣的,成交!」

程連津看著香菇,再看一眼秦沐瑤,「你說怎麼辦吧?!」

秦沐瑤看著掉在桌上的香菇,直接夾了起來,放在程連津的碗里,「沒臟。」

程連津的臉都黑了。

秦沐瑤又舀了一勺湯潑上去,「要不,用湯洗洗,應該可以了,吃吧。」

程連津直接抬起了碗,然後將碗里的東西倒在了秦沐瑤的碗里。

秦沐瑤直接爆椒,「喂,程連津!你幹什麼啊!」

程連津不急不慢的看一眼兒,悠悠的說道,「不臟,吃吧,」

秦沐瑤氣得胸腔一陣起伏,「程連津,這可是你逼我的!」

說著秦沐瑤就是抄起一個雞腿砸了過去,但是卻沒想到給程連津接住了。

秦沐瑤一愣,程連津咬一口雞腿,「原來吃肉也挺不錯的。」

秦沐瑤嘴角抽搐了一下,惡狠狠的瞪著程連津,手下就要有動作,卻沒有程連津動作快。程連津直接塞了一塊肉到她的嘴裡,「雞屁股味道應該也還不錯,快吃吧。」

說著程連津便拿著雞腿跑了出去。

「程連津!你給我別跑!」後面傳來秦沐瑤的爆怒聲。

守在門后的管家,婢女一行人,看著秦沐瑤沖了出來,圍著他們王爺在院子里一陣追趕。

兩個人互罵互打的樣子,竟然透著幾分可愛?

「管家,那還是咱們王爺嗎?」

管家皺著眉頭,「好像不是,好像又是,」

另外一個婢女咽咽口水,「這鐵定不是,一定是我們眼花了!」

「你,你給我站住,站住,」秦沐瑤喘著氣兒,一手指著對面得意的程連津。

程連津嫌棄的看著秦沐瑤,「總是說著本王弱的人怎麼這會兒,跑不動了?本王看,你最弱!」

秦沐瑤喘一口氣兒,「你,你給我等著!別,別跑!」秦沐瑤繼續追上去。

Prev Post
“爲什麼這樣做!”
Next Post
傷勢的嚴重阻礙著元氣,流動的速度,以及疼痛都讓周不白難以忍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