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整個池子的水凍成了冰!連冷陌都被凍成了冰!

什麼情況???

我懵了,呆呆看着自己雙手。

我沒看錯吧,剛纔那些冰是從我雙手出來的啊!!!

冷陌本身不怕冰,不用擔心凍壞他,他自己碎開冰塊出來,看到滿池子的冰時,也略略詫異:“小東西,你也會用冰能力了?”

“我不知道啊,我……”我呆呆的動了動雙手:“我都不知道冰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冰碎開了,溫泉的水又重新恢復了。

冷陌走我跟前,拿過我雙手研究了一下,對我說:“你再對我叫一句‘不準過來’試試看。”

我聽着他的話,擡起雙手面對他,叫道:“不準過來!”

然而並沒有任何反應。

“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完全懵了。

冷陌沉思片刻:“你現在當我是個變態,要強你,你用這樣的情緒再對我叫一次。”

“……”這是什麼變態特殊愛好嗎?

冷陌不等我再做反應,凶神惡煞的朝我撲了過來。

“等一下!”我被他嚇到了,雙手擋在臉前大叫。

冰霜再次凍住了溫泉!

!!!

“冷陌,這……”我驚悚的看冷陌。

這次冷陌有了防備,沒被我的冰凍住:“看樣子我的猜測沒錯,你換了我的血之後也擁有了冰的能力,只不過你現在還不知道該如何使用冰能力,纔會在緊張的時刻,冰能力不受你控制的外泄了出來。”

我之前有想過自己會不會換了冷陌的血後擁有了冷陌的冰能力,沒想到竟然真的擁有了他的能力!!!

“不過赤冰是我天生自帶的,你能使用的冰只是普通冰。”冷陌對我說。

能夠使用冷陌的冰已經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了,誰還能想着強不強大啊!

他把寂寞當深愛 “看樣子我家小東西現在是越來越不得了了。”冷陌睨我,似笑非笑起來:“連你男人的特殊能力都學會了。”

“那你能不能教我怎麼控制冰的能力?”我仰臉看他。

他一步步走進我,逼近在我跟前,低笑:“當然。”

“太好了!那這麼說以後我學會冰的能力之後能想用冰做什麼做什麼了吧?!”是不是以後可以把自己喜歡的東西雕刻成冰雕,那樣子應該很漂亮吧!想想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你想用冰做成什麼?”冷陌瞪我:“是不是想做冰黃瓜?難道我還不能滿足你是不是?”

“……”老司機的思想永遠都跟正常人不同。

不理他,我美滋滋的從池子爬起來,用擺在旁邊的毛巾擦身子:“冷陌我們快走吧,去雪山的路你教我使用冰能力好了!”

冷陌陰着臉嘩啦從水池來,矯健完美的身材滴着溼漉漉的水,男性那種陽剛霸氣彰顯無遺,一副完美的美男出浴圖。

我捂臉害羞轉身不敢看了,躬身去拿自己的襯衣。

剛彎腰,冷陌從後面一把抱住了我,都不等我叫一聲的,狠狠撞了進來,我腿都被他這一撞撞軟了,反手去打他,他把我手摺在我自己胸前, 這樣站着折騰我。

被搗鼓了半天腰都要斷了他還不停,越搗鼓越來勁,我都快哭了,哼哼唧唧的求饒,求了半天,那些面紅耳赤平時絕對不會說的話說了好多,他才滿意,頂在我深處發泄了出來,我也意識一片迷茫。

等我和冷陌從溫泉池水穿好衣服離開木屋的時候,已經是四個小時之後了。

宋子清,白虎,童笙,寒羽,綠龜在外面等我們。

“冷老大,纔剛恢復那麼激烈,怕不好吧,也不怕身體還沒康復又傷加傷嗎?”寒羽調侃我們。

宋子清扭身,用後背面對我,不想理我。

冷陌懶洋洋摟着我過去:“這樣才能保持更好的戰鬥力。”

不要臉!

我只敢在心默默罵他,面小媳婦樣子,低眉順目,又乖又溫順。

童笙對我搖頭:“小媽,你不怕腎虧嗎?”

“你個小破孩懂什麼!不準參與大人討論這種事!”我臉紅了,瞪他。

“某種程度來說我小媽還聰明好不好。”童笙揚下巴。

這小孩聰明的跟鬼精靈似的,誰得過他?

“事不宜遲,我們路吧。”冷陌恢復嚴肅。

衆人點頭。

白虎叫我:“來。”

“白虎,不用了吧,我可以自己走的……”

“來!”他卻提高音調。

不等我說話,冷陌將我扔到了白虎身:“我們當最弱的人還是好好養好精神吧。”

我知道他們都是還在擔心我的身體,也不再推脫了。

寒羽默默插了一句話進來:“貌似……我纔是你們當最弱的那個人吧?這小姑娘哪裏弱了?打起仗來一個接一個人的殺,毫不手軟。”

大家都笑了起來,包括宋子清,也淡淡勾了勾脣。

我知道我和冷陌的關係他肯定很不高興,我能做的只有在他面前儘量避開不談冷陌,其他的……我也很苦惱……

我們與惡魔之王惜惜告別,小龍寶寶很是捨不得冷陌,用不太流利結結巴巴的人話說:“冷陌,大人,等我,等我再長大些,變成漂亮,漂亮的女孩子,來找冷陌大人,當冷陌大人的坐騎,當,當冷陌大人的妻子!”

冷陌看我。

“哼。”我鼓着臉擰開腦袋。

冷陌低笑一聲,對小龍寶寶說:“等你以後長大了,可以來找我玩,不過當妻子算了,我的妻子已經有人選了。”

“難道妻子只能一個人,不能好幾個人嗎?”小龍寶寶噘着嘴問。

冷陌頓了頓,我又聽到他說:“冥界雖然是一夫多妻制,但我心容不下第二個女人。”

小龍寶寶氣哭了,伏在惡魔之王肩頭哭:“爸爸,你幫我把他搶過來!”

惡魔之王無奈的朝我們擺手:“你們趕緊走吧,我拿不定這個小祖宗。”

世界強大到包括洛柔包括宋凌風都敵不過的惡魔之王,卻奈何不了小龍寶寶,俗話說的一物降一物,真是天理啊。

我們幾人大笑着,離開了地獄十九層。

之前傳送陣是被洛柔封閉了,但當時爲了將我和冷陌送來十九層地獄,冗和鍾染重新爲我們開了個新的隱祕傳送陣,現在宋子清在前面帶路。

路冷陌問了寒羽冥界現在的近況,特別是夜冥的消息,寒羽說他這幾天都待在地獄,並不是很清楚冥界情況,冥界的士兵也有一天沒傳遞消息給我們了,可能冥界冰城有了危機,魑魅來不及派人傳遞消息。

宦臣駕到:無良痞妃輕點作 情況緊張了起來,我們幾人不禁加快了腳步。

我們找到了傳送陣,藉助這個傳送陣,又一次,我們回到了冥界。

這一次,重回冥界的人,可是天雷劫之後的冷陌。 傳送陣設立在雷城外面郊區一個很隱祕的山洞。

掌上辣妻,祕書你好甜 現在雷城被洛柔佔領了,我們行事必須小心,白虎身材太高太容易暴露目標,我讓他變成了白狗樣子,綠龜重新變成我的腰帶,我們幾人從山洞偷偷出來。

冷陌很快判斷出我們所在的方位,指了雪山的位置,我們幾人藉着夜色穿過樹林,極快速的朝着雪山過去。

在樹林邊緣能夠遠遠看到雷城城牆,那裏已經掛了冥王洛柔的旗幟,城市一片漆黑,看不到在城牆站崗的士兵,像座死城一樣。

“雷城被攻佔之後,冥王洛柔進行了屠城,現在雷城裏面守城的都是骷髏,亡靈,還有惡鬼邪魂,沒有活人。”寒羽說:“洛柔每到一處屠殺一座城市,已經屠掉三座城市了,現在百姓對她是言聽計從絲毫不敢違揹她的旨意。”

“洛柔那人……真是太殘忍了。”我搖搖頭:“本來是我們之間的戰爭,她卻要波及到無辜的羣衆人民,這種心,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冥界最狠的人是洛柔,幾百年來,大家都知道。”寒羽回答我。

說話間,我們已經到了雪山山腳。

我把自己會使用冷陌冰能力的事告訴了他們,所有人都像我當時的反應一樣驚呆了,讓我用個冰能力看看,我用半天也用不出來,小聲嘀咕:“我的冰較害羞,你們那麼多人盯着看,它出不了。”

然後其他人翻了大白眼給我,連冷陌都鄙視我,說我丟他的臉!

我鬱悶的向冷陌求助:“冷陌,你教我怎麼控制和使用冰能力吧。”

“你怎麼不蠢死?”嘲諷了我一句,冷陌還是手把手教我了。

冷陌的冰能力是天生有的,所以他的冰可以隨着環境變化和他本人變強而提升,但我的不同了,我只是因爲輸入了冷陌的血才附帶了冰能力,冰能力是固定的,不能隨着我的成長和環境變化而增強。

如現在,我們在雪山,冷陌的能力能在其他地方更加無限制的強大,我的冰能力與在其他地方沒什麼變化了。

總裁爹地你老了 在前往幻師族村莊的路途,冷陌教會了我如何召喚出冰能力,如何使用冰將冰變成我腦袋想像着的東西,以前看冷陌隨時可以用冰變化出各種各樣的武器東西,覺得很簡單,真正變成自己來操作的時候才知道,這是件多考腦力的事情啊!有時候根本想不到你需要什麼武器,需要什麼東西來保護自己。

我只學會了幾個簡單的,冰盾,冰劍,冰刀,冰槍,其他的實在太難操作了,我暫時放棄了。

在雪山白虎又重新變回原本樣子,讓我坐他身,寒羽也想坐去,他身體也弱的很,但是白虎不讓,說死都不讓,帶着我跑前面去了。

“白虎,你怎麼了?生氣了?”我能感覺到白虎很不爽的情緒。

“靠!特麼的他們真把老子當坐騎了!老子可是神獸!是誰想騎騎的嗎?!在之前老子說過了,除了你以外,哪個敢騎老子!”白虎怒衝衝的噴着鼻息吼。

除了我以外嗎……

我一下子抱住白虎脖子,有些哽咽:“謝謝,白虎,謝謝你能一路相伴到現在,不離不棄,在我和冷陌危機的時候能馱着我們去地獄,要是沒有你,恐怕我們都會耽擱了最佳的治療時間,謝謝,真的……”

白虎身體僵了一下,半天,才吶吶吐出一句話:“下次,不準再隨隨便便爲誰去死了,算是那個該死的男人也不準!”

“好。”我埋首在他毛茸茸的脖頸裏。

“下次……”白虎欲言又止了一會兒,才說:“下次如果你們再打不過洛柔,我幫你們,算是逆天而行,算是要遭天打雷劈,我也不在乎了!不會再眼睜睜看着你死在我眼前了!”

白虎說到後面情緒激動,身體顫抖,我坐在他身能夠很明顯的感覺出來。

何德何能,能交一個這樣的好友?

“沒有下次了,白虎,我向你保證,現在的我和冷陌,一定能戰勝洛柔與宋凌風的!別說天打雷劈的話,我們都要一起活下去!”我紅着眼眶的說。

白虎走到了雪山山頭,遙望着遠處一望無際皚皚白雪,他點頭:“好,我們都要一起活下去。”

可是終有一天,我還是離所有人而去了。

寒羽是被冷陌做了個推車推來的,當然不是冷陌這位王推的,是童笙推的,了山頂童笙都在抱怨冷陌把他當傭人小工使喚。

冷陌特別理直氣壯的回:“你不是傭人小工麼。”

把童笙氣的從雪地撿了一團雪朝冷陌扔去。

冷陌沒有躲閃,雪團砸在冷陌乾淨的白襯衣,童笙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兩步,現在的冷陌氣場以前更強了,連童笙都害怕冷陌。

我從白虎揹回頭去看。

冷陌只是輕輕拍了下襯衣,對童笙說:“下次扔的時候,力道大點,你這力道,還想保護你小媽?”

我看到童笙臉色一下緩解了,重重對冷陌點頭:“遵命!至尊王大人!”

有些時候,男人和男孩的友誼,會在這種很小很普通的事情,很不可思議的結成了。

“那裏是幻師族的村莊了。”白虎在山頭指着我們對面的某個地方。

“我們不去幻師族村莊。”冷陌卻說。

我們一齊看向他,我怪道:“不是要去幻師族村莊看雪怪被埋在哪裏嗎?”

冷陌淡淡搖頭:“之前在幻師族破陣的時候我測算過大概位置,那個山洞牆壁刻着的畫雖然模糊,但還是能勉強判斷,宋凌風的陣法要炸開的地方,差不多在我們這個位置。”

“我們這裏?難道說……是雪山山頂?!”我想到了這個可能,驚呼。

轟!

一聲巨大的轟鳴自我們前方不遠響了起來。

шωш ▪тTk Λn ▪C O

再緊接着,雪崩從山的間奔騰朝着那個地方衝去。

前方半山腰,火焰猛地燃燒起來,打碎了雪崩。

“是夜冥!”我大叫。 半山腰地方的火焰是夜冥的火焰!

“走!”冷陌當機立斷。

我們朝着半山腰那邊跑去。

只是我們還沒來得及下山,敵人來了。

“你們竟然還活着?!”從雪崩裏面漂浮到天空的人,不是洛柔又是誰!

而在半山腰雪地的男人,正是宋凌風!

我四處找了找,沒有找到紅紅。

看到我的出現,洛柔和宋凌風都無吃驚。

“小童童,沒想到你命真是硬。”宋凌風看着我的方向說。

“小妮子!”一團火焰朝我衝過來。

我沒躲,從白虎後背迎着火焰一躍而下。

披着火焰的男人如期而至,接下我,將我用力嵌進他懷裏:“小妮子!你特麼的!我簡直……”

未說完的話被眼淚代替了。

夜冥一如其他人的反應一樣,也哭了。

Prev Post
秦洛笑笑,對大頭說道:「你進去把他帶出來。」
Next Post
「八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