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現在我們已經看到開始BP了,這場因爲選拔賽順序,TG戰隊在藍色方,GOD戰隊在紅色方,哦,TG戰隊先把雷克賽給ban掉了,”

“現在雷克賽和豹女已經成爲了非ban必選的英雄了,這兩個打野十分OB啊,”

“GOD戰隊把辛德拉給ban了,哈哈,宋成進的辛德拉啊,看來是看不到了,”

衆人也覺得一陣遺憾,聯賽後期,辛德拉突然強勢崛起,成爲了最爲火熱的中單英雄,這個英雄手長,能秀,爆發高,受到了很多選手的青睞,

其中用的最爲出色的就是這個宋成進,GOD戰隊是萬萬不能放出來的,

接下來的BP就很常規了,都是版本強勢的英雄和對方的OB英雄,不過TG戰隊並沒有把李自豪上一場發揮非常好的燼給ban掉,

“難道是要自己拿嗎,”大法師來了興趣,因爲TG戰隊如果不一選的話,GOD戰隊非常有可能在一二手直接確定了,

結果還真如大法師所料,TG戰隊一選燼,直接鎖定了,

“噢,”現場傳來了一陣歡呼聲,

所謂看戲的不怕熱鬧,這不是明顯的在打臉嗎,

剛纔李自豪的燼發揮的這麼好,現在TG戰隊的ADC又一搶,呵呵,有意思,

“切,很衝啊,這個人,”李自豪毫不在意的說,

“不要輕敵,”林天道,“對面的ADC時光玩燼也很厲害,”

李自豪點點頭,嘀咕一聲,再厲害也沒有我厲害,哼,

林天笑着搖搖頭,這個小狗,

GOD戰隊這邊沒有了燼,就直接鎖定寒冰,也不給你玩虛的,直接硬剛吧,

BP完畢,兩邊教練先禮後兵,戰場相見,

當進入遊戲畫面的時候,臺下的觀衆們熱情的歡呼着,激動的揮舞着自己手中的東西,給熱鬧的場館又增添了一絲熱度,

與此同時,比中國區時早一個小時的韓國,首爾,

首爾大學電競國際交流中心,一間普通的訓練室裏,擺放着三臺電腦,

一名穿着休閒短衫的年輕男子悠閒的拿出一瓶可樂,打開,痛快的喝了一口,

隨即點開剛剛結束的排位,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看看時間,苦笑一聲:“還是錯過了,希望你小子多撐幾輪啊,”

說完,他就關掉遊戲客戶端,打開網頁直播,在韓國的網絡裏找到中國LPLS6選拔賽的直播內容雖然不是很難,但也頗費了幾番心思,

當看到正在進行BP的畫面是GOD戰隊對戰TG戰隊的時候,男子笑了笑,似乎早就猜到會是這樣,

“可以啊小子,不過這時間有點長啊,打TCL戰隊花了那麼久,”

他打開直播,隨即瀏覽了一下網頁,一時間,什麼“GOD戰隊三比二戰勝TCL,”,“鏖戰五十分鐘,”,“大戰五場,”,“李自豪的燼,”,“午時已到”,

等等這些話語出現的時候,他笑了笑,不過微微一愣,“這個李自豪……”

於是他開始查這個李自豪的消息,之後便是一陣感慨,不知爲何,他在這個年紀十八歲的小子身上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影子,

“林天啊林天,你小子真有兩下子,”

男子笑了笑,又灌下一大口可樂,隨即開始看直播,

五分三十五秒,GOD戰隊輔助卡爾瑪閃現W住了燼,配合寒冰秒殺,

七分鐘,TG戰隊打野豹女偷掉了第一條小龍,是條土龍,

八分鐘,GOD戰隊上野拿下峽谷先鋒,暫時取得優勢,

十分鐘,卡爾瑪帶領節奏,寒冰大招命中TG戰隊輔助,GOD戰隊雙殺TG戰隊下路,

十三分鐘,卡爾瑪在中路蹲守到了豹女,配合中單秒殺,

十五分鐘,卡爾瑪和人馬入侵TG戰隊紅BUFF,卡爾瑪搶下紅BUFF,

十九分鐘,GOD戰隊四人包中,TG戰隊反應過來,瞬間支援,但是在卡爾瑪的加速之下,GOD戰隊迅速殺人之後離開,

二十二分鐘,寒冰大中豹女,秒殺,

二十三分鐘,GOD戰隊秒大龍,

二十四分三十七秒,卡爾瑪野區做視野遭遇豹女,卡爾瑪單殺豹女,

全場震驚,

“大面具,”男子微微一愣,隨即笑的前俯後仰,不住的搖搖頭,“真有你的啊,”

第一場比賽,GOD戰隊強勢拿下,

人頭比十四比七,

其實GOD戰隊輔助卡爾瑪的數據爲:三殺零死十一助攻,

當選第一場比賽毫無疑問的MVP,

“你小子,打的還是那麼的強勢啊,”男子呢喃一聲,“不過,卡爾瑪現在在LCK已經不是最強勢的輔助了啊,還要其他的,你小子今後可是要面對世界上的頂尖高手的,要穩住啊,”

男子看起來心情非常愉快,準備拿出另一瓶可樂的時候,在冰箱裏看到了一瓶清酒,他苦笑一聲,暗道韓國的這玩意,真的不好喝,不過此時也沒有辦法,將就湊合吧,

要在這裏買到一瓶雪花,或者是青島啤酒,真是困難的不行,

男子小口喝着酒,看着第二場的BP,結果TG戰隊作死的還不ban卡爾瑪,

GOD戰隊也樂的清閒,你不ban,那好,我就拿吧,

彷彿是約定好了一樣,GOD戰隊下路依然是寒冰加卡爾瑪的陣容,

而TG戰隊的下路也依然是燼加娜美,這就有意思了,這是誰都不服氣,要硬剛到底的意思啊,目標編號014 男子笑了笑,暗道TG戰隊不理智啊,時光這個ADC要吃虧了,說起來,他以前還教過時光一段時間,把自己的許多心得都教給了他,

可惜這效果並不是很好,

第二場比賽,幾乎是全盤複製上一盤的樣子,全場由卡爾瑪帶起的節奏,依然是在前期就建立了巨大的優勢,

不過不一樣的是,中期TG戰隊打了幾波漂亮的團戰ban回來一些,而且大龍也拿下了,

可是在後期,GOD戰隊的卡爾瑪就是他們的噩夢,

每次中單或者上單打出了高額的AOE傷害的時候,就會被卡爾瑪的一個RE全部防禦下了,

實在是悲催啊,

四十分鐘,GOD戰隊拿下第二場比賽的勝利,

現場的觀衆們歡呼聲達到了頂點,

GOD戰隊強勢拿下賽點,

“NICE,”

男子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清酒,衝着畫面裏的GOD戰隊衆人揚了揚,尤其是看到林天的身影時,微微動容,

“好小子,”他呢喃着,隨即喝下一杯酒,

他本是不喝酒的,在國內喝的也很少,偶爾跟幾個兄弟賽後放鬆一下才會少飲一些,

不過此時即使是對酒絲毫不瞭解的他看着這杯清酒無奈的搖搖頭,“還不如二鍋頭呢,”

國外的酒再貴,也不好喝,

這是他此時得出的結論,

繼續瀏覽着相關資料,尤其是GOD戰隊的資料,賽前的簡介寫的非常清楚,他看的非常認真,以至於連第三場開始了都沒有發覺,

“呼……”

他長出一口氣,之後心中微微動容,在LPL首頁查看着另一隻戰隊的信息,

結果看到在2016年夏季賽升降級賽的比賽中,出現了這支戰隊的身影,

五個人,沒有一個人是熟人了,

“哎……”他嘆息一聲,不過還好總算是保住了LPL的席位,

但是,明年呢,明年會怎麼樣,

S6選拔賽尚且都如此精彩,明年的LPL會成長到什麼地步,他這個LPL元老也不清楚了,

再次飲下一杯酒,他關掉戰隊資料,打開視頻,繼續看着,

“恩,”

TG戰隊兩路優勢,五分鐘時間連續四個人包下,直接壓住了GOD戰隊的下路,

還真是大手筆啊,

男子無奈的笑了笑,他看的很清楚,GOD這隻戰隊厲害,但是缺陷也和優點一樣明顯,

那就是太依賴於下路的CARRY,

一旦下路CAARRY不起來,那整體的局面就出現了劣勢,這對其他兩路考驗實在是太大了,

因此GOD戰隊無時無刻不想着幫助下路打開局面,TG戰隊終於在連輸了兩把之後,重新掌握到了自己的節奏裏,

這把前期的優勢就很大了,

比賽就是這樣,有來有回,纔是精彩,

又看了幾分鐘,訓練室打開,進來一個工作人員,在他耳旁悄悄說了幾句話,

男子臉色不變:“算了吧,今天太晚了,”

工作人員神情詫異,有點意外男子對於要來的這個人,居然不想見,

“那個,是李相赫來了,他想見你一面,”工作人員再次把聲音提高了一下,因爲他懷疑眼前的這個人是不是沒聽清楚自己的話,

“是,現在沒時間,”男子笑了笑,朝着屏幕點了點頭,播放的LPLS6選拔賽正在進行,

工作人員微微皺眉,詢問的眼神又停留了幾秒,只見男子仍然是這幅表情,

他無奈的呢喃一聲,這麼好的事情,多少人聽到都會興奮的事情,在他看來居然是無動於衷,

要知道,李相赫可不是什麼人都願意見的,

尤其是在韓國,

這個時候李相赫來,絕對不是來找他談人生談理想吧,尤其是在S6世界賽馬上就要開打的關鍵時刻,

“好吧,你再好好想想吧,”工作人員說了這句話就出去了,

留下男子依然在?? 冷少的正牌嬌妻 醫行天下 的注視着電腦,

“蜘蛛的爆發很高啊,寒冰又要陣亡了,”

他呢喃着,

“這波GOD戰隊急了啊,有點上頭了,這個地形對蘭博實在是太有利了,”

“一換三,恩,還不錯,總算晚回來一些劣勢,”

他就在空蕩蕩的訓練室裏,把自己當做一個普通的觀衆,看着精彩的比賽,

他全神貫注,沒有發現訓練室的門再次被打開,

一個消瘦的身影走到他的身後,靜靜的站立,看的很久,

“哎……”男子微微嘆息,

“很可惜是吧,”

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房間裏,男子微微一愣,隨即轉身,正好迎上來了一個犀利,執着的眼神,

是李相赫,

男子靜靜的看了幾秒,又把目光落在了比賽上,

李相赫微微一笑,自己拉着椅子坐了下來,“我的中文不是很好,希望你能聽懂,”

男子依然不爲所動,

場中的局勢對GOD戰隊非常不利,

TG戰隊已經準發動最後一波進攻了,

李相赫的眼神也放在電腦上,但是說的卻完全是另外一件事,

“我今天來完全是代表我個人,雖然兩個月前,你拒絕了我們俱樂部經理的約見,不過我想,我來找你的話,應該是可以的吧,”

男子的目光依然在電腦上,

TG戰隊已經衝向高地了,在雙方迂迴拉扯的途中,沒想到是GOD戰隊率先開團,林天閃現開團,打響了衝鋒的號令,

以殘破的身軀帶領着隊友做高地前最後的努力,

“NICE,”男子呢喃一聲,雙眼放光,林天打出的控制非常精準,穩穩的命中中單,輸出也跟上來,但是宋成進的反應也非常極限,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就能夠秒掉中單,

只要能夠秒殺就有希望翻盤,

可惜TG戰隊也全部去保護宋成進,絲血離開的宋成進站在隊友保護之下打出了高額的AOE傷害,

傷害差距實在是太大,除了C位還有一個傷害爆炸的蜘蛛,

“哎……”男子情緒變化非常快,因此這波團戰,GOD戰隊算是輸了,

李相赫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悅,

對於男子的不禮貌,他並沒有說些什麼, 一胎兩寶:墨少,嗜妻如命

Prev Post
感謝雋眷葉子,紫如妍打賞平安符! 知道情況的倆人都各自進了房,留下一屋子不明就裏的面面相覷。
Next Post
略微思考一下,潘雲生點了點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