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微思考一下,潘雲生點了點頭。

紀佑國說的「救命稻草」就是正在進行的產業結構調整,準確的說是以複合蓄電池、超導電動機為代表的新技術。通過產業結構調整,將新技術逐步應用到生產、生活領域,不但共和國的工業生產效率將成倍提高、第三產業蓬勃發展、國民生活質量大幅度提高,在外貿領域,共和國也將憑藉其他國家無法生產、對生產生活卻至關重要的高新技術產品的唯一出產國,從而在世界經濟秩序大調整中佔據有利位置。

美國肯定不想看到這樣的未來,必須照顧共和國的感受。

想明白后,潘雲生又點上了一根煙。

「想通了?」

軍情局局長點了點頭,說道:「看來我是杞人憂天了。」

「也不能這麼說,美國有雄厚的根底,我們卻沒有。」紀佑國嘆了口氣,說道,「我們有背水一戰的膽量與決心,美國也有魚死網破的勇氣。在我看來,全球性經濟危機已經無法避免,不管是我們、還是美國,能夠改變的只是經濟危機到來的時間。在此情況下,我們必須有所提防。」

「誰先做好準備,誰就能堅持到最後。」

紀佑國點了點頭,轉口說道:「聽說,日本那邊的行動有進展了?」

「你看我這記性,我還差點忘記最重要的事情。」潘雲生停頓了一下,說道,「前兩天收到消息,小澤很有可能反水。」

「小澤反水!?」紀佑國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當時我也不太相信,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昨天晚上收到李存勛的報告,消息已經得到確認。小澤的女兒落到了鳩山咸次郎的手中,不知道他怎麼發現了我們埋藏在日本外事情報局的間諜,然後要挾我們的間諜從鳩山咸次郎手中救出他的女兒。李存勛沒有擅自做出決定,詢問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紀佑國迅速思索了一番,說道:「小澤只有一個女兒?」

「對,獨生女,幾年前就被送到美國。另外,他的夫人前幾天病危,堅持不了幾天。」

「看來,他是一個很有理性,懂得進退的政治家。」摸了摸下巴,紀佑國微微一笑,說道,「如果日本內閣在某個關鍵時刻垮台,首相宣布解散國會、提前舉行大選,恐怕會讓很多人感到意外吧?」

潘雲生的眼珠子轉了兩圈,隨即說道:「我明白了,馬上去安排。」

「越快越好,談判很快就會破裂,我們不能讓美國為所欲為。」

軍情局長立即起身告辭,急匆匆的離開了元首府。

坐了一會,紀佑國把王元慶叫來,讓他通知國務院主要官員,召開臨時常務會議。

到了收網的時候了!

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第二輪衝突即將爆發,日本的末日到了。

到了該爆發的,11點開始爆發,兄弟們,給閃爍個驚喜吧!都來讀小說網首發() 國向日本提供武器裝備,中國宣布暫停談判準備階段+3局勢再度緊張。【書客居】超速更新提供免費vip閱讀

724,東京時間9點。

數百名記者連夜守在日本首相府與外務省門口,期待在第一時間獲得日本內閣政府發表的最新公告。

此時,正是北京時間8。

同樣有數百名記者守在國務院外交部外面,等待中國政府宣布新的停火時間表。

是打還是和,全世界都在翹首等待。

外界並不知道,包括總理、三位副總理、國防部長、副外長在內的數十名共和國國務院高級官員正在元首府西圃園書房裡與紀佑國商討時下的國內問題。

焦點話題只有一個:不斷湧入的國際熱錢。

大部分時候都是龐興龍、主管經濟工作的副總理陶震山、以及幾位與經濟工作有關的部長在發言。紀佑國一直沒有開口,趙潤東等人也保持沉默。

「總體來說,形勢好於預期。」龐興龍做了總結性發言,「除去獲利撤回的我國金融資本外,到今天上午七點為止,湧入我國金融市場的國際熱錢在一萬一千億到一萬二千億美元之間,低於預期的一萬五千億美元。

「匯率沒有出現大幅度波動,主要與正在進行的產業結構調整有關。

比起其他國家。投資者對我國地經濟前景更加樂觀。未來出現貨幣升值地可能性正在加大。但是對外貿影響並不大。隨著產業結構調整逐步深入。我國地外貿結構將發生重大改變。抵消貨幣升值帶來地負面影響。從長遠來看。貨幣適當升值。對推動產業結構調整、提高產品價值、增加勞動者收入、刺激國內消費有正面影響。總體來說。匯率對我國經濟產生地影響並不大。國際熱錢在匯市上做文章地可能性並不大。

「主要問題有兩個。一是股市。二是樓市。

「隨著我國經濟快速增長、新興技術逐步得到推廣應用。湧現出了一大批在國內國際市場上具有很強競爭力地新興企業。與10年相比。滬深股市總市值增加了三倍。滬指與深指分別增加二點四倍與二點七倍。兩市一千八百多支股票地平均市盈率超過十八。處於較高水平。資本泡沫正在形成。大局湧入地國際熱錢必將惡意暴炒部分優質股票。以買空賣空等方式哄抬股價。吹大資本泡沫。牟取高額利潤。為此。國務院準備了十多項救市政策。各監管部門也已啟動緊急機制。嚴密監視股市行情。必要時。還可以通過增發新股。加快ipo等方式平抑股價。打壓資本泡沫。

「樓市方面。最大地問題還是過高地房價。中央能夠使用地政策手段非常有限。 特工皇後︰陛下請自重! 大部分平抑房價地政策都有明顯地時間延遲性。我們能做地。只是通過增加土地供應量。擴大經濟適用房、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建設規模與速度。使消費者看空未來房價。迫使開發商降價促銷。」說到最後。龐興龍稍微停頓了一下。「總體來說。我們地調控政策對匯市與股市地影響更加明顯。只要政策及時落實到位。就能有效地控制匯市與股市。樓市方面。問題比較嚴峻。暫時沒有有效地應對措施。」

書房裡安靜了下來。所有人地目光都轉向了紀佑國。

滅掉煙頭后。紀佑國說道:「國務院地各項工作都令人滿意。只是仍然有一些不盡人意地地方。儘快簽發國務院令。各部門要以應對戰爭地態度對待當前地挑戰。如果沒有別地問題。今天就到此為止。 婚婚欲愛:總裁冤家來討債 興龍總理。你暫時留下。我還要跟你商量幾件事。」

在王元慶的招呼下,各位副總理、部長與副部長陸續離開了書房。

紀佑國給總理重新泡了杯茶,然後坐到龐興龍旁邊的椅子上。「你提到的那幾個問題我也想到了,如你所說,樓市的問題最為嚴峻。只是我覺得,應該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待樓市的問題。」

龐興龍端起茶杯,等著元首繼續說下去。

「過高的房價,不但降低了國民的生活質量,還對國內消費市場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當一個家庭需要花二十年、甚至更多的積蓄才能買得起一套房子,還有能力改善生活、享受生活嗎?」紀佑國又點上了一根煙,「對投資者來說,價格嚴重畸高的樓市也不是理想的投資對象。國際金融炒家不是笨蛋,更不會做賠本賺吆喝的買賣。」

龐興龍微微皺了下眉頭,點頭表示認可元首的分析。

「我們需要擔心的是日本金融炒家。」紀佑國長出了口氣,說道,「樓市與鋼鐵、水泥、電力、家電、傢具、運輸等數十個產業有密切關係,如果房價暴跌,導致大批開發商破產,相關行業

擊,後果將不堪設想。到時候,政府不但要為開發t手大批爛尾樓,還得在其他行業投入巨額資金、幫助度過難關。97年的亞洲金融海嘯08年的華爾街金融風暴都與房地產行業有密切關係。日本本來就是一個沒有理性的國家,為了打擊我國經濟,他們很有可能做出常人難以預料的事情。」

「元首的意思是……」龐興龍暗暗一驚,神色也陰沉了下來。

「必須要做好收拾爛攤子的準備工作。」紀佑國看了眼總理,微微一笑,說道,「別這麼緊張,事態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嚴重。房價降下來,不但老百姓能夠得到好處,政府的形象也能得到改善。關鍵就是,日本會不會做賠錢賺吆喝的買賣。如果會,我們有沒有能力收拾爛攤子。」

「需要投入的資金不會少到哪裡去。」

「這就在考驗你的智慧與能力了。」紀佑國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僅憑政府的力量,只能收到事倍功半的效果。危機危機,既有危險的一面,又有機會的一面。如果能夠調動民間力量,以市場手段化解危險,我們就能把握住機會。」

「民間力量,問題是誰有這麼多資金?」

「這個嘛,我覺得你不應該問我。」

龐興龍遲疑了一下,猛的醒悟過來。「元首,你說的是彥博?」

紀佑國點了點頭,說道:「我會單獨找他談,你也要經常跟他聯絡感情。 女人,吃完請負責 搞垮日本金融市場,彥博等人不但立下了汗馬功勞,收穫也不小。他也早料到日本會反戈一擊,所以提前把資金撤了回來,準備協助政府應對國內金融風暴。只要將這支力量利用好,你說的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龐興龍立即點了點頭,說道:「除此之外,地方政府的問題也很大。」

「我說過,主要以市場手段化解危險。為了規範市場行為,要儘快出台相關行政法令。最終,我們還將出台相關法律,從制度的層面上約束市場行為。」

龐興龍沒再多說。紀佑國這番話的另外一層意思是,從制度層面約束地方政府。

「除了樓市,穩定股市的政策也要做出調整。」

聽紀佑國這麼一說,龐興龍的神色又變了。

「你提到的那幾項政策基本上都以被動方式應對危機,效果不會好到哪裡去。」紀佑國摸了摸下巴,說道,「你也提到,國際資本對我國經濟的未來抱有很高的期望,認為我們是唯一能夠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的國家。在此情況下,出現資本泡沫在所難免。這次的挑戰非同尋常,除了國際熱錢之外,日本投入的資金不會少到哪裡去。因此,我覺得有必要採取相反的政策。」

「相反的政策?」龐興龍暗暗一驚,說道,「我們主動吹大資本泡沫?」

紀佑國點了點頭,說道:「趁國際熱錢與日本投入的資金還未完全湧入我國股市,發布一系列刺激股市的政策,借國際熱錢炒作之名吹大資本泡沫。如果日本存心整垮我國金融市場,就會在高位接盤,繼續吹大泡沫。只要把發布政策的時間點把握好,部分國際熱錢將跟隨日本吹大資本泡沫。等我們的資本全部撤出,政策來個一百八十度轉向。到時候,陷在金融泥潭裡的就不是我們,而是日本了。」

龐興龍迅速思索了一番,說道:「這麼做確實能夠產生出人意料的效果,只是風險太大,需要投入的資金非常巨大。」

「彥博他們在日本賺得盆滿缽滿,讓他們出點力,也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彥博他們能夠以知名商人的身份與政府唱雙簧,效果將更加突出。」

「這些,就是你的工作了。

」紀佑國淡淡一笑,「我不是搞經濟的,只懂點皮毛,具體怎麼操作,還得由你決定。」

龐興龍立即點了點頭,說道:「我馬上去安排,爭取今天就把消息放出去。」

「別忘了,還有停火時限的問題。如果日本繼續延長停火期,我們就適當跟進。如果日本不宣布延長停火期,我們也保持沉默。反正,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與日本較勁。等我們在金融市場上戰勝日本,再發威也不遲。」

「明白了,我知道該怎麼安排。」

紀佑國點了點頭,讓王元慶送總理出門。

又抽了根煙,元首才給彥博打了電話。

一場看不到硝煙的戰爭即將爆發,共和國能夠取得勝利嗎?

才碼出來的,繼續求月票,衝上去!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姓名:張道理

職務:紫州機場管理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總經理

喜好:打獵

親密度:30

升遷:空白

隱疾:腋窩夜半疼痛難忍

窺私:蘇沐這趟前來意欲何為?是想要有所建樹,還是和前面幾個副主任一樣裝腔作勢?

人脈:省委常委,副省長,紫州市市委書記雷鳴驚…

催眠:空白

官家官氣:不予汲取

符篆:空白

剝奪官運:不予剝奪

就在蘇沐和張道理坐到辦公室會客區的時候,蘇沐已經通過不停旋轉的官榜,將張道理的情況大概有所認識。就說這個張道理背後要是沒有人撐腰的話,斷然不可能坐穩屁股下面的位置,沒想到他背後靠著赫然是雷鳴驚。要知道作為省會城市的省委書記,雷鳴驚這個人還是很有魄力和很有人脈的。不然也不可能以副省長的身份,在吳越省擁有很高話語權。

不過蘇沐同樣清楚,雷鳴驚並非是團系的。

不是團系,不是談政融一系,也不是柳白鹿一系,雷鳴驚自成一系。只要你自成一系不和其餘人站隊,也算是沒有什麼威脅。畢竟雷鳴驚要站到哪隊的話,會給吳越省的整體格局帶來一種強勢改變。

當然這些思緒全都一閃而逝,蘇沐並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張道理心中的窺私。張道理擔心的是自己這趟前來是無所建樹,是和之前的幾個副主任那樣。走走形式過過程序。張道理會這樣想,蘇沐一點都不奇怪。誰讓你們省發改委這些年就是如此辦事的,沒有誰能帶來任何實質性的政策,光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說出那些話來,誰不會說?

實幹家永遠都是受人尊重的。

「張書記,我這趟前來,你應該能猜到是為什麼吧?」蘇沐慢條斯理開口,望著眼前泡好的茶水,他波瀾不驚。

「當然,蘇主任你這次過來。還不就是為了我們紫州機場打上去的報告吧。說真的。你們省發改委來了可不是一次二次了,但每次都是雷聲大,雨點小,考察之後都是不了了之。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問題解決辦法。只是打打口水仗。說句不好聽的,我張道理都有點厭倦嘍,蘇主任。你這次要還是和他們那樣,那就趁早免開尊口,該遞交的資料我全都遞交過,剩下我也沒有什麼可說的。

我們機場的要求只有一個,目前機場的容納率早就達到飽和,我們機場想要發展,就必須開闢更廣大的飛機跑道,為各種飛機的降落提供條件,為乘客提供便利的服務。希望你們省發改委能確實研究出一個可行之策,這樣我們機場也能早點動工建設不是。不瞞你說,我真的害怕在我有生之年都看不到這個希望,那樣的話,我會死不瞑目的。」張道理正視著蘇沐,說出來的話卻宛如軍隊作風般硬朗。

話語有點強勢,但表達的意思卻再清楚不過。

面對張道理的這種強勢,郭輔站在旁邊不由皺起眉頭,心底想著這個張道理真的是個愣頭青,也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機場黨委書記這個位置上的。哪怕你稍微委婉點說話,也比這種強勢姿態要強的多吧?但郭輔依然保持沉默,他是不會多說半句話的,剩下的事情該怎麼做,都要由蘇沐來掌控的。

有點意思。

蘇沐心中微微驚嘆,驚嘆於張道理的這種直接。但凡能直接說出這些話的人,肚子裡面是不會有什麼花花腸子的,是絕對會辦事的人。只要你肯辦事,那就是我所喜歡的,我就能認可你。

「張書記,你所說的這些我以前並不知道,你也清楚,我是剛上任沒有多久,接下你們紫州機場這個攤子也是年後的事。但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在最短時間內完成對你們機場的考察,屆時你們機場到底是要進行擴建還是新建一座機場為好,我會給你個明確說法的。」蘇沐斬釘截鐵道。

張道理卻不以為然。

漂亮話誰不會說?

你以為這些話我以前沒有聽過嗎?笑話,我以前聽過的漂亮話比你說的這些還要誘人。你或許還不知道吧?前面幾個副主任過來的時候,他們言語間流露出來的那種韻味比你的還值得琢磨。但說來說去有個鳥用啊。我的態度已經很明確,與其修建一座新機場,倒不如就在這個老機場的基礎上進行擴建。

擴建有擴建的好處。

新建有新建的原因。

但我張道理的態度很重要嗎?你們會聽嗎?你們會聽的話也不會到現在都拿不出一個章程出來。當然張道理也清楚,就算是發改委又怎麼樣?這件事的最終拍板權還是在省委和省政府之間進行博弈,發改委是沒有多少話語權的。知道這個后,張道理望著蘇沐的眼神,也不再像是剛才那樣強勢凌然。

張道理的這些心思變化,蘇沐準確的捕捉到,只不過他卻沒有理會。蘇沐想到這次過來的目的,就清清嗓子后平靜問道:「張書記,既然你也知道機場到底是新建還是擴建還在商榷中,還沒有明確決策。但我想要知道,那個所謂的機場征地小組,也就是被附近幾個村子稱之為圈地小組的組織,到底是怎麼回事?」

「征地小組嗎?」

張道理是知道這個組織的,當初他也曾經就這個組織值不值得存在,要不要存在請示過雷鳴驚。不過雷鳴驚給他的指示是不干涉不掌控,所以張道理也就聽之任之。但圈地小組這個名號,張道理卻還是第一次聽到,所以他神色有些震驚。

「你說征地小組被外面叫做圈地小組?」

「你不知道嗎?」蘇沐挑眉道。

「我怎麼會知道?」張道理感覺到蘇沐話語中流露出來的質疑,頓時有些怒意,「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知道,我又憑什麼要知道,我們機場下面只有一個征地小組,你說的什麼圈地小組我壓根就不清楚。」

圈地,光是這兩個字眼聽著就讓人毛骨悚然,誰願意沾染上身?

蘇沐能從張道理的語氣中捕捉到他的憤怒,能憤怒成這樣,想必是真的不知道這個圈地小組。不過你張道理既然知道征地小組,又如何能對圈地小組完全不知情?即便不知情這是你開脫的理由嗎?這事既然是發生在你們機場內部,就必須由你們機場來解決。你張道理不想要背負這個領導責任,是絕對不可能的。

「張書記,我想你或許真的不知道這個圈地小組是什麼,但不知道沒關係,我會告訴你。我來告訴你,就在剛才我在機場附近考察的時候,便遇到這個所謂的圈地小組成員。他們囂張跋扈,一言不合當即開打,哪裡像是公務人員,分明就是一群社會混混。還有你或許不知道,他們到處都標榜是你們機場的組織。

這個圈地小組打著你們機場名義,確切點說就是打著你張道理的名義在外面胡作非為。你要不相信的話可以出去打聽下,看看他們都做出來什麼惡劣舉動?為了逼迫別人將土地賣掉,賣給你們機場進行擴建,他們敲寡婦門,他們砸人家玻璃,他們往人家裡放蛇,他們將人的胳膊腿腳全都打斷,至今那些人都躺在醫院中。

張書記,這些不該發生的人間慘劇全都真實發生了,我很想要知道當你聽到這個圈地小組是以你們機場擴建名義這樣行事的時候,你現在心裡是什麼感受?你會很好受嗎?別的不說,傳出去這對你張道理的名聲總該有所影響吧?我不是想要質問你什麼,我這趟前來除卻要向你表示我會重視機場項目外,另外向你傳達的就是我們省發改委的第一個指示,這個征地小組從現在起給我就地取締。」

蘇沐越說情緒越激動,話語間釋放出來的那種上位者氣息也不由自主的變的濃烈起來,張道理望著蘇沐那張有些稚嫩的臉蛋,卻感覺不到任何稚嫩,他心底升起的是一種敬意。因為這刻的蘇沐,看上去是那樣的氣勢如虹。所說出來的每句話,都像是一道鞭子似的,狠狠敲打著張道理的心臟,拷問著他的良知。

事情已經嚴重如斯了嗎?

張道理當初會默許征地小組的存在,也是有他的私慾在內。因為張道理秉持的就是機場進行擴建政策,如此的話,只要這個征地小組將附近的土地全都徵用過來,那麼豈不是說擴建就不存在任何問題。

但張道理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征地小組所採取的手段是如此歹毒狠辣。並且征地小組打著的還是機場旗號,打著的是他張道理的名義。想到要是被外界曝光的話,他張道理還有什麼顏面繼續留在這個位置上?想到自己真的要是因此而丟掉官位,丟掉大好前途,張道理就感覺胸中憋著一股急於發泄出來的怒氣。

尼瑪的,我容忍你們,是想要讓你們為我辦事,不是想要讓你們斷送我的前途。

今天要不是蘇沐過來給我說起這事,我還一直都要蒙在鼓子裡面,你們這群烏龜王八蛋,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們。

張道理抬起頭凝視著蘇沐雙眼,毫不猶豫地大聲道:「蘇主任,你放心,事情真的像你所說的那樣了,我會就地取締這個征地小組的。」(未完待續。。) 京時間9點45,日本外務大臣宣布將停火時間延長24

隨後,共和國副外長也宣布將停火時間延長24小時。

雖然戰火沒有重新燃起,但是緊張局勢沒有絲毫鬆緩的跡象。

北京時間10點15分,龐興龍總理在國務院常務工作會議結束后對外宣布:共和國將繼續推進以產業結構調整為核心的經濟改革,增強對高科技企業的扶持力度,加大教育、科研投入,通過政府撥款、民間融資等方式加快國家基礎設施建設速度;力爭在五年之內初步完成產業結構調整,打造一批具有世界競爭力的高技術企業,全面推廣十二年制義務教育、為貧困地區大學生提供助學貸款、在各基礎學科培養一批高精尖技術人才、為新興技術投入工業生產提供政策支持,完成國家電網主幹線的擴建與興建工程、基本完成起以高速電氣化鐵路與電動汽車充電站為核心的國家鐵路道路交通網路的改建與興建工程。

該消息一經公布,中國滬深股指立即在鋼鐵、能源與高科技板塊的帶動下快速上揚。 戲精聚集攻略

Prev Post
“好了,現在我們已經看到開始BP了,這場因爲選拔賽順序,TG戰隊在藍色方,GOD戰隊在紅色方,哦,TG戰隊先把雷克賽給ban掉了,”
Next Post
他帶着試探性地開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