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軟榻上站起來,瞥了金子一眼,冷靜道:“珞珞,我過去看看,外頭熱,你就留在莊子裏歇息吧!”

金子點頭應好,囑咐野天帶上一把油紙傘。

野天應了聲是,躬身跟在辰逸雪後面,出了茶莊。

ps:感謝熹宸,秋蓮19198571,lililiya,小雨點00幾位親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夜雪初霽0407,小小豬妹打賞平安符!

推薦同組書友的一本書:

《星際藥劑師》書號:3348501簡介:星際時代,能者爲尊。 「我又不認識你們,也沒得罪你們,為什麼要抓我?你們到底想做什麼?」高小南眼神不解的看著黑衣老者問道。

「呵呵……想讓我放過你也可以,我如果沒記錯的話,你在煉丹比試的時候,排名應該在前五十之內吧!」黑衣老者聞言冷笑的看著高小南問道。

「是的,我是第二十名!」高小南獃獃的回道。

「哦?原來你是第二十名啊,現在你有一個不死的機會,只要你能幫帳篷裡面的人把毒解了,你就可以不死了,而且他們也可以不用死了!

但是,如果你救不了帳篷裡面的人,那麼你們四個都要死!」黑衣老者聞言看著高小南說道。

「行,帶我去看看吧!」高小南聞言直接說道。

他的心思比較單純,雖然單純但是也不代表他想死,更不會見死不救,所以如果能幫忙解毒,就能救人,還讓自己不死的話,他自然願意試試了!

黑衣老者沒有想到高小南這麼痛快答應了,畢竟之前排名第十幾的煉丹師都沒辦法為家主解毒,所以即便懷疑高小南的水平,還是讓人把高小南帶進帳篷了……

帳篷裡面的人都聽到外面的對話了,因此高小南進來后,中年男子和另一個黑衣人也沒為難高小南,直接把位置讓出來給高小南了!

高小南看了眼帳篷裡面的兩人,然後來到白髮老者的身邊,開始給老者檢查,只是越檢查,高小南的眉頭皺的越緊,最後額頭的細汗都冒出來了!

因為他不知道如何解老者的毒,加上想起黑衣人說的話,所以有些著急,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兩個中年人看著高小南抿著嘴唇,額頭冒汗,手一直放在家主的脈搏上面,還以為他是再用神識為家主檢查,所以累的冒汗了呢,因此都沒有打擾高小南!

許久,高小南實在沒辦法的收回手,然後喪氣的走出帳篷!

剛才的黑衣人緊跟著走出來,攔住高小南的去路問道:「小子,你可有辦法為我們家主解毒?」

「沒有,我解不了!」高小南聞言低著頭說道。

「我就知道是這樣,滾!」中年男子聞言怒道。

黑衣老者直接讓人把高小南送到其餘三名煉丹師身邊,看著四個人冷笑的說道:「看起來,你們四個已經沒有活命的必要了!」

說著對著身邊的人使了個眼色,然後三十多人中,有十幾個人紛紛揮劍而上,打算將高小南和其餘三個煉丹師殺死!

四個人自然不甘心這麼被殺了,所以也只能奮力抵抗,不過對方人多,加上實力又強悍,很快高小南四個人就落了下風,眼看著高小南背後一個人,靈力化作風刃砍向高小南的脖子!

墨九狸手裡一根金色的針出現在指尖,對著那名大漢的手指一彈,嗖的一道金光閃過……

「啊……我的手!誰……給我滾出來!」大漢刺痛的捂著手腕看著墨九狸所在的方向喊道。

黑衣老者自然也看到了那道金光,直接帶人往這邊來! ps:預祝大家平安夜快樂!如題,小語拜託各位看官,喜歡醫律,這對小語來說,真的非常非常重要!27號開始,粉票雙倍,有票票的親,留着雙倍期間支持醫律吧,感激不盡!

辰逸雪和野天抵達小院大門的時候,元慕正好領着幾個捕快從院內出來。

“辰郎君來了!”元慕黝黑沉肅的面容在陽光下泛着融融眩光,鷹鉤鼻筆挺,一笑,兩側的法令紋便越發深邃了。

辰逸雪微微頷首,俊臉淡然的走過去,問道:“聽說元捕頭找到了幾個符合年齡的孩子?”

全球影帝 “是,都是這月朗山上農戶家的孩子,統共有五個,年齡分別在十歲至十四歲之間。只不過現在他們家的親眷都將孩子護了起來,不肯將孩子交出來讓我們查問,說擔心嚇到孩子!”元慕有些無奈的說道。

辰逸雪能理解,月朗山上的農戶多半沒見過什麼世面,陡然看到那麼多捕快上山,又出了人命案子,害怕嚇到自家孩子,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從垃圾堆填區找回裏的金條在哪兒?”辰逸雪不提那兩卷明黃色的物事,心中有少許擔憂,語調卻是出奇的平穩淡漠。

“找了個匣子裝着呢!”元慕笑了笑,擺手讓一旁的老妖將東西送過來。

野天湊上前,接過匣子,在辰逸雪的示意下打開。

匣子裏用白色的帕子裹着幾條金條,金條上鏤刻着花紋和小篆字體,辰逸雪清澈而銳利的眼眸在上面飛快的掃過。那兩個字便清晰的映入眼簾。

御賜!

這是憲宗朝時期,上皇御賜給通伯的黃金。

通伯的身份已經毋庸置疑了。

辰逸雪面沉如水,斂眸看了元慕一眼。元慕神色如常,似乎並不關心除了案子以外的東西。

“辰郎君放心。這個匣子裏的東西,除了某和老妖,無人看過!”

這是向辰逸雪表明了立場和態度!

辰逸雪站在原地,目光依然是倨傲而淡漠的。

元慕是個聰明人,他曉得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並不是好事,裝聾作啞。將自己本分內的事情完成好,不該捲入的就置身事外,是聰明人的選擇。

就如同他自己,若讓他選擇,他寧願永遠不知道通伯的真實身份,當掩埋已久的祕密被揭開,則昭示着會有不可預料的事情要發生。

辰逸雪不知道通伯與其他憲宗舊部究竟要做什麼,是準備籌謀復辟麼?

這是個成王敗寇的時代,若是憲宗上皇動了心思,勝了還好。敗了,就是萬劫不復。通伯的過往被掀開來的話,辰莊上上下下逃不開被追究窩藏叛黨的命運。

辰逸雪他看了一眼金條上的血指印。隨後將匣子蓋上,問道:“金條上的手指印元捕頭你可曾比對過?”

“比對過了,與落地櫃上的指印基本一致。”元慕恭敬回道。

這個時期,人們已經明白每個人的指紋都是第一無二無可複製的了,但比對指紋這樣高超的技術還沒有得到完善和提高。元慕所說的比對,不過是那兩個指頭紋湊在一起細細對照,在沒有儀器設備的情況下,這樣的比對,達不到百分百的精準。

辰逸雪一面聽着元慕講。一面邁步走進小院,一路上。他腦海中都在細細回放着昨天下午看到的案發現場的情況。

跨入西廂內,血腥的氣息已經淡去。陽光透過高麗紙窗櫺照進來,光柱裏浮塵飛舞,榻上、牆壁上斑駁的血痕已經乾涸氧化,呈現出一片猙獰的深褐色。

辰逸雪站在榻邊沉吟了一息,忽而問道:“五個孩子中,可有左撇子?”

元慕微微一怔,旋即看向身後的老妖。

老妖忙低頭,翻了翻早上做了調查記錄的手冊,點頭道:“有一個,那孩子叫季曉聰,兩個月前剛滿十二歲。是個相當懂事的孩子,父親承包了兩畝茶園,母親癱瘓在牀,幹農活、家務、做飯、餵養雞鴨,照顧母親和年幼的弟弟,忙裏忙外的。趙氏也很喜歡他的敦厚肯吃苦,家裏做好了飯菜,也常讓他過來吃,鄰居們對他都是交口稱讚的!”

辰逸雪俊秀的眉眼間透出幾分笑意,沉聲道:“就帶他過來,重新按一個指紋,再進行比對!”

老妖有些吃驚的看着元慕又看了看辰逸雪,疑惑道:“辰郎君,在下覺得這麼乖巧的孩子,是這幾個中最不像兇手的啊!”

元慕對辰逸雪有這百分之一百的崇拜和信任,他心裏是信服辰逸雪的話的,可他也覺得老妖說得在理,便笑着問了一句:“辰郎君能解釋一下麼,這樣某讓人過去拿人,也有了底氣!”

“死者趙氏死亡時的姿勢是:頭朝北牆,左手靠東牆仰面躺在榻上,兇手站在趙氏的右手邊,趙氏頭部一側有落地櫃阻隔,如果兇手是右手持斧頭的話,砍出來的創口應該是縱向的或者斜行的。而昨天三娘在檢驗趙氏屍體,記錄屍檢情況的時候,就註明創口是水平的,那就只有左手持斧的人才能造成了!”辰逸雪不疾不徐的解釋道。

元慕恍然大悟。

他自己站到榻旁,用左手比劃着,恰好驗證了辰逸雪的精準無比的解說。

他笑着點了點頭,開口道:“某明白了,茉娘背部的創口是兇手騎跨在她的腰部用斧頭的一角敲擊形成的。創口平行排列,卻全部偏向了左邊,若是右手執斧,應該要向右邊偏斜纔對!”

老妖揚長聲哦了一聲,將冊子合上,往腰上的束帶一別。拱手對元慕和辰逸雪說道:“屬下這就去將那小子抓了來,甭管他紅口白牙的狡辯,先抓過來。是與不是,做個試驗便一清二楚!”

元慕斂了笑瞪了他一眼。囑咐他帶上蕭長空一道過去,別嚇着人家。

老妖哈哈應了聲是,疾步出了西廂。

房間內便只剩下辰逸雪和元慕了。

辰逸雪站在光影下,高挑的身影就如同一棵筆直的樹。匣子裏的那些金條和兩卷聖旨,屬於本案的證物,案子要呈堂的話,證物是要隨之上繳的,到時候通伯的身份就會隨之曝光。府尹趙傳這兩年緊抓政績。就是爲了評優,爭取回上京城當京官的機會。通伯的身份就是他上升的一個最好踏板,他如何會放過?

到時候整個辰府牽扯其中,帝王之怒,山崩地裂……

就在辰逸雪還在沉吟的當口,元慕看了看左右,低聲喚了一句:“辰郎君!”

辰逸雪回頭,見元慕深邃幽沉的眸子緊鎖着自己。

他側首吩咐野天出去西廂門外守着。

野天應聲退下,辰逸雪這才一臉平靜的迎着元慕的眸子,淡淡道:“在下想拜託元捕頭一件事!”

“辰郎君客氣了。您請講,只要某能做到的,某肝腦塗地。在所不辭!”元慕態度誠懇。

“在下的這個請求有些僭越無禮,但匣子裏的東西呈上去,或許將攪起一場不可預見的腥風血雨。到時候不止是收留了通伯一家的辰府,整個月朗山的百姓亦將無辜受到牽連。”辰逸雪定定望着元慕,“沒有這個匣子,憑藉三孃的屍檢報告以及現場的推理,要將兇手入罪,並不困難!”

元慕靜默了一息,他剛看到那些金條和兩卷明黃色聖旨的時候。心頭也是大爲震驚的。

他當時瞟了一眼金條上的落款,竟是憲宗朝時期的朝廷御賜。心更是怦怦跳個不停。通伯家中祕藏這憲宗朝時期的東西,這隻能說明通伯曾經是個不凡之人。他不曉得辰家究竟對通伯的身份知不知情。但他不敢將證物曝光,這才匆匆讓老妖尋個匣子來,連着兩卷不曾打開細看的聖旨,一併放了進去。

瞧辰郎君剛剛的神情,想必是曉得通伯身份的了。

元慕雖然只是個小小捕頭,卻也明白這其中的厲害關係。

他本身亦不想牽扯其中,政治上的東西,可不是他能玩得動的,再說這件事情如今只他和辰郎君知道,私下賣個人情給辰郎君,那也未嘗不可。

“辰郎君放心吧,某是知道輕重的人!今日,某並不曾看到這個匣子裏頭的東西!”元慕凜了凜神,嚴肅道。

辰逸雪淡漠冷冽的眸子裏漾開了笑意。

和暖的,感激的笑意。

“多謝元捕頭!”辰逸雪頷首致意。

“辰郎君言重了。”元慕忙拱手佝身,隨後含笑說了一句:“老妖那隻泥猴子們,辰郎君自不必擔心,某會親自跟他說,保管不會透露出什麼風聲!”

辰逸雪淡然笑了笑,點點頭。

西廂門外,野天側身朝房內稟報道:“元捕頭,郎君,老妖大哥將兇犯帶回來了!”

房門吱呀被打開,元慕沉着臉,大步流星的走出來。

辰逸雪解決了一樁事情,心頭的沉重漸次散去,面容依然是風輕雲淡的,沒有多餘的表情。

他緩步走出來,天井裏,老妖正扯着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孩,對元捕頭道:“老大,這次是人贓俱獲,我和長空過去的時候,這小子的爹正在柴火間裏焚燒血衣,當即就被我拿刀挑了出來。衣裳被燒了大半,可剩下的這一半血衣,也足夠當證據呈堂了!”

ps:感謝じ★ve縹緲執筆、雪の妖精、雪花飄飄、本宮活着、千語千羽贈送的聖誕襪!

感謝紫如妍小朋友送的鈴鐺!

愛你們!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推薦一本書!

簡介:國公府嫡女抱着襁褓內的幼子死於摯愛丈夫和親妹手中,恨意沖天,天見可憐,痛苦醒來,卻發現已經回到十五歲的那年夏末。重生歸來,誓要你們這些人血債血償…… 墨九狸從暗處走出來,黑衣老者看到墨九狸時眼神一亮問道:「你是那名前十的煉丹師,你可會解毒?」

自從在這個秘境內他們家主中毒后,他們就開始尋找這次進入秘境的煉丹師,特別是前十的煉丹師,只剩下墨九狸一個人,還沒找到了,前面九個人都被他們殺了!

因為那些煉丹師拒絕給家主解毒,而且還出言不遜!

可是墨九狸卻是排名第七,因為一直沒找到墨九狸,所以他們一直記著前十還有一個煉丹師,畢竟排名越靠前,說明煉丹等級越高,懂的也越多,說不定就能為家主解毒的!

墨九狸聽到黑衣老者的話勾唇一笑的說道:「解毒?你們就是為了讓他們解毒,所以殺了他們?」

「他們解不了家主的毒,也無法證明不是他們下毒的,自然要殺了!」 我的俏皮王妃 黑衣老者聞言說道。

「呵呵……你們家主難道一直跟他們在一起嗎?都沒跟他們在一起,到底是不是他們下毒的,還需要證明嗎?」墨九狸聞言無語的問道。

「哼……我們既然懷疑他們三個人,自然是有原因的,雖然我們沒有跟他們三個人在一起,但是我們進來的時候,第一波遇到的就是他們三個人,我們還和通行了幾天,然後才分開的!

可是跟他們分開后沒多久,我們家主就中毒了,不是他們丹盟的人下毒是誰!」黑衣老者冷哼一聲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他呢?我剛才可是看到他剛來吧!」墨九狸伸手指了指高小南說道。

「雖然他沒有下毒的嫌疑,但是誰知道他和丹盟的人是不是一夥的?」黑衣老者強詞奪理的說道。

聞言,墨九狸笑了,一張只能算是清秀的臉上,那雙清澈黝黑的眸子,笑起來仿若天上星辰般璀璨,看的黑衣老者一愣,回過神覺得自己傻了,這丫頭分明長的就是一張普通的臉,他竟然覺得她好看,真是瘋了!

「呵呵,我可以保證他和煉丹盟的人沒有關係,所以他我帶走了!」墨九狸看著黑衣老者說完,走過去拉著高小南就往人群外面走去。

眼看著墨九狸和高小南都要走出包圍圈了,黑衣老者才回過神來呵斥道:「站住,你們想去哪裡?」

「你覺得呢?」墨九狸回頭看著對方道。

「你如果能解開我們家主的毒才可以離開,如果不能,就別想走!」黑衣老者攔在墨九狸的面前說道。

「呵呵……這就是你們請人解毒的態度??」墨九狸冷笑的問道。

「哼……我不想跟你廢話,如果家主的毒解了,你可以帶著他離開,否則誰也別想離開這裡!」黑衣老者盯著墨九狸說道。

「是嗎?那麼今天我倒是想試試,誰能攔住我!」墨九狸眼神一冷的說道。

帶著高小南繼續往前走去,黑衣老者見狀直接讓人攔在墨九狸和高小南的前面,十幾個人拿出武器,對著墨九狸和高小南,大有他們再往前走就殺了他們的架勢! ps:聖誕節快樂親們!另外小語更正一下,後臺出通知了,粉票雙倍時間是從29號零點開始的,親們等着29號再投吧,一票當兩票哦!謝謝親們~

季曉聰被老妖緊攥着手腕,面對無數雙探究懷疑的目光,他早就嚇得身子發顫,眼眶紅紅的,縮着腦袋不敢動彈。

元慕讓老妖放開季曉聰,自己走到他身前,半蹲下身子,問他承不承認幹下的壞事。

季曉聰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下來,小聲抽泣了好久,才點頭承認,是他殺了趙奶奶,是他殺了茉嬸嬸,是他殺了小瑩瑩……

“我娘癱瘓了,好幾次差點兒救不回來,大夫說的那些名貴藥材,我們都買不起。我弟弟一直哭,爹也一直哭,我們不想娘死啊,可我們沒錢……”季曉聰嗚嗚哭道。

“你怎麼知道趙奶奶屋裏的那個落地櫃裏有錢銀的?”元慕低聲問了一句。

沒有說金條,只說錢銀。

“小時候我來趙奶奶家玩,我看到過趙奶奶打開過那個櫃子。我還讓趙奶奶再開一遍讓我瞧瞧,趙奶奶卻神祕兮兮的,不答應!”季曉聰抽噎道。

小孩子的記憶裏是極好的,小時候的那一幕。長大了卻依然記得。

“你爲什麼要殺人?”元慕繼而問道。

“我偷了金子,趙奶奶就醒過來了!”季曉聰眼中露出了愧悔的神色,“趙奶奶認得我。我只好殺了她。我跑出西廂的時候,正好遇到了茉嬸嬸,她許是聽到了聲響,又看我渾身是血,就要來抓我,我只好把她也砍了。只是她力氣好大,我跟她打了好久。最後纔將她打敗了,我用斧頭敲她的後背,問她服不服氣?”

元慕回頭看了一眼神色淡然的辰逸雪。不由露出欽佩笑意。

辰郎君和金娘子真是神了啊,竟推敲得一絲不落。

“那你又爲何要殺了瑩瑩?”元慕斂容,又問了一句。

“我不想殺她的。可她從屋裏跑出來,一直坐在地上哭。我怕她的哭聲引了人過來。就……”季曉聰說着,眼淚又掉了下來,哽聲道:“我不想的,我不想的……”

Prev Post
盎聖女拭著臉上幹了的血痕,一雙鳳目寒星閃閃,彎眉挑成了劍式,蒼白的嘴唇咬出了血。「你想怎麼樣」。
Next Post
徐伯一驚,獃獃看他。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