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小唯不敢大意,凝視『景月』的同時,無弦琴也在她手中『箏箏箏』作響,只一瞬間,一道由音符凝結成的音符結界,就將她整個人保護了起來,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透明的球,她就坐在球的中間彈琴。 這是木小唯新發現的《清心曲》功能,利用結界保護自己,只要琴聲不斷,仙氣不絕,在沒有超強攻擊的破壞下,音符結界基本上可稱作無敵。

它不僅能防禦法術攻擊,更大的作用還在於防禦心神干擾,它最大的作用就是保護彈琴者,不被別的因素干擾,比如心神攻擊、比如同她一樣的音攻,它都能起到很好的防護作用。

『景月』壓根不知道這東西的作用,看到木小唯支起來,眼底閃過一絲不屑:「當初你就是用這東西,滅了本太子那一縷神魂的吧?如今倒是有趣,你居然…呵呵……」

這女人葫蘆里到底賣得什麼葯啊?

憑著他被囚禁了三十年的腦袋,還真有點猜不透。

可不管怎麼樣,今日這女人他是一定要教訓的。

至於誰教訓誰……

木小唯望著飛撲而來的『景月』,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緊接著手中琴音猛地一變,剎那間,無窮盡的消殺瀰漫開,將這片天地包括『景月』在內,盡數籠罩。

一絲淡淡的壓迫感襲來,『景月』皺了皺眉:「雕蟲小技而已,也敢在本太子面前班門弄斧。」

「是不是班門弄斧,你且試試就知道。」

木小唯不在與她啰嗦,琴音在小九的幫助下,化音成劍,一把、兩把、三把……

一摞排開。

每柄劍靈身上寒光閃閃,若非還沒近一步幻化,彰顯不出多少威力,僅僅是這三柄劍靈的威力,就足夠將『景月』打上來的兩團妖氣攻擊,頃刻間攪得粉碎。

即便如此,那黑妖氣能量球,通過這麼一鬧騰,剩下的妖氣,在剛碰到木小唯身邊的音符結界時,直接就被化解為虛無。

「這怎麼可能?!」

『景月』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想:「這女人怎麼比上次見面強了那麼多,算算時間統共不過三四年,這進步快的簡直叫人咋舌。」

她是怪物嗎?!

修仙界的人都知道,想要提升修為到底有多難,這些是為什麼二重天、三重天上的修仙者,修為普遍底下的根本原因。

可是這個女人…

『景月』忽然覺得,她壓根就不能用常理去衡量。

她就是一個妖孽!

一個怪物!

可不管她是什麼,『景月』還是很快就分清了眼下的情勢。

那女人面前那三柄劍,絕不容小覷,畢竟單單憑氣勢就將她攻擊給化解了的東西,尤其是普通玩意兒那麼簡單。

更何況這東西還沒正式開始攻擊……

『景月』心裡突然冒出一個很荒唐的想法,她想見識一下,這三柄劍真正的厲害!

想法很荒唐,也很瘋狂,一出現就一發不可收拾。

偏巧木小唯還拿話刺激道:「給那個機會,放了景月,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不然…」

「休想!」

本太子還沒教訓到你,還沒給自己出口氣,就想讓我就這麼離開,門都沒有!

『景月』腹誹著,目光卻一直粘在三柄靈劍上,那眼神就像單身三十年的單身汪,突然看到一個秀色可餐的小姐姐,熱切又瘋狂,直叫木小唯這個離得老遠的人,看著心裡都不舒服。

這傢伙的樣子是看上小九了?

木小唯念頭剛起,就遭到小九強烈的反駁:「什麼叫看上小爺了?笨女人,我警告你,小爺是公的,是喜歡小姐姐沒錯,但絕對不會喜歡上眼前這個不男不女的人,你還是快些動手吧!小爺感覺眼睛要被她玷污瞎了。」

聽聲音就知道,上了景月身的一定是個大男人,想到一個大男人縮在一個女人的軀殼裡,小九表示他的胃已經在輕度抽搐了。

再不將這萬惡的妖人,消滅或是趕走,他想他真的有可能被噁心得直接歇菜。

面對小九的反駁,木小唯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小九你說我要是失手講這人打死了,天道會計算業力到我身上嗎?」

「天道掌管的事,你去問天道啊,問我有什麼用!」小九翻了個白眼,「我說笨女人,你有力氣站著瞎掰扯,還不如給他一個痛快,或許等下輩子投胎轉世,能讓他稍微正常一些,不再對大男人感興趣!」

事實上,人家『景月』只是對這三柄劍感興趣罷了。

「你很喜歡這三把劍?」木小唯開口,語氣里聽不出喜樂。

『景月』猜不透木小唯打的什麼注意,就沒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換了一種迂迴的方法。

只見她漫不經心別看眼,同時還不忘低估道:「喜歡又怎麼樣?不喜歡又怎麼樣?終歸你又不會把它送給我。」

「看來你是真的很想要咯,既然如此,那就送給你好了。」

「當真送給我?」

「當真!」

從木小唯嘴裡得到了肯定答案,『景月』還有些回不過神:「這女人是瘋了吧?這三柄劍……」

沒想到的是…

不等『景月』想完,周圍氣勢猛地一變,進的她立馬回過神來查探,卻見那三柄劍,不知何時飛了起來,而且還在半空中見風就長,『景月』親眼見著靈劍從三寸大小漲到了一長長,才稍微停歇下來。

卻又在『景月』驚愕的目光中,三柄靈劍一分為二!

靈劍分化,劍身長度不變,體型確是纖細了很多,可哪劍與劍之間的威壓,卻反倒越演越烈,最後的最後,就算是木小唯這個施法者,在被音符結界保護下,還是忍不住微微皺眉。

這就是靈劍威壓嗎?

太可怕了!

繞是她有音符結界保護,都忍不住一陣陣心悸,這才僅僅是三倍分化而已,以後…

木小唯苦笑一下。

以她現在的修為,操控六隻靈劍已屬吃力,再有更多?呵呵,木小唯覺得,她還是先把眼前這關過過去再說吧!

她快有些掌握不住,分化出來的靈劍了。

「你還在猶豫什麼? 總裁的木偶新娘 動手啊!」

小九一化為六,隨著靈劍一起,沒有木小唯的命令,上不來下不去的,別提有多難受,可這笨女人居然在這時候發起呆來,這叫小九那顆脆弱的小心靈,可謂是倍受打擊。

木小唯也想撒手,可她一直穩著:「這要是放下去,連帶著景月也沒了怎麼辦?」 「真是個笨女人。」

小九有些氣急敗壞:「一切有我在,厲害擔心什麼,趕緊,在這麼下去你會被靈劍吸乾的。」

仙氣被吸干,輕則修為倒退,重者根基全毀,無論那一樣都不是木小唯可以承受的,因此木小唯不再有半分遲疑。

「箏箏箏…」

琴聲急轉而下,劍靈盤旋一圈后,終於在『景月』無限期待的目光中,落了下來。

只是情況怎麼有些不對?

『景月』愣了一瞬后,終於發現她動不了了。

怎麼回事?

「女人,你陰我?!」

發現自己動不了后,緊接著就是鋪天蓋地的威壓,壓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也終於讓她反應過來,自己被木小唯給陰了。

「什麼叫陰你?」木小唯扯了扯嘴角,「我不過是順從你的心愿,將靈劍送到你手上罷了,怎麼?現在不想要了?可惜…」

晚了!

木小唯挑起最後一個琴音,六把靈劍傾瀉而下,直接將『景月』淹沒其中,導致躲避不急的『景月』,不可避免的木小唯滅了神魂。

神魂被滅!

還是第二次!

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 被同一個人!

『景月』內心其實是狂躁的,以至於他在封印空間中的本體,發瘋似的好一陣癲狂。

https://tw.95zongcai.com/zc/56923/ 當然這些木小唯是不知道的。

此刻大敵潰敗,景月也因承受不住這麼強烈的衝擊,昏迷倒地,就是木小唯自己也因為體力不支,沒來得及去查看景月的情況,就用僅存的一絲力量,將人帶回了土地神廟中。

進到府邸后,木小唯再也支撐不住昏睡過去,在那之前,她隱隱看到一個白衣人影緩緩向她們走來。

瑞木夜昏迷之前是看到了木小唯的,因此他自然知道是木小唯救了他,可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身處在一座景色蕭條的宅子里,四周不見傭人,也不見有其他人的痕迹,正疑惑的在宅子里四處轉悠呢,忽然就看到兩個人從天上掉下來。

看她們呈自由落體的形態,不用猜也知道這兩人情況不太好,只是為什麼會從天上掉下來呢?

瑞木夜猜測她們有可能實在天上與人交手,最後兩敗俱傷才掉落下來,當下便抱著去看看兩人是誰的心態往那邊走去,沒想到看走進,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那醬紫色衣服的女子,面容怎麼那麼像景月呢?

難道是他對景月的憎恨達到了極限,所以才看誰都像紫月?!

瑞木夜搖搖頭,總覺得這女子不僅僅是像那麼簡單,於是腳步不由得走進了些,打算將人看個清楚明白。

這不看不要緊,看了之後,瑞木夜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手上更是下意識的開始凝聚力量:「娘希匹的,你也有犯在勞資手裡的時候,看老子不…」

殺了你!

瑞木夜話沒說完,臉上表情就是一頓:「這個是景月,那麼同她一起掉下來的是?」

疑惑一起,瑞木夜下意識的扭頭看去。

只見女子匍匐在青石地上,面容精緻,面色蒼白,一身粉白色衣裙,寸的她肌膚瑩白若雪,即便不施粉黛也美得我見猶憐。

女子眉間一朵粉色花瓣印記,此刻正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光芒,卻又好像是錯覺一般,閃了兩下就隱沒進了體內。

「那是什麼?」

瑞木夜皺了皺眉,卻沒有去深究,因為眼下木小唯明顯是昏迷著,他必須儘快找間房間將人安頓下來,至於昏迷中的紫月…

不僅沒人去管她的死活,甚至在瑞木夜抱著木小唯離開的時候,還暗地在景月體內打入了一道仙氣。

雖然以瑞木夜的修為,這道仙氣的力度註定不會有太強的攻擊性,當瑞木夜下手的前提就不是想將景月怎麼樣,因此它能不能對景月造成傷害並不要緊,只要能達到他的目的,瑞木夜以為這便是成功了。

由於瑞木夜並不了解府邸中的構造,因此他抱著木小唯轉了一圈也沒能摸清東南西北,加上不能動用神識,他就只能想只無頭蒼蠅一樣亂轉,幾圈下來,繞是他耐力驚人,額頭上也不可避免的布滿了汗水。

好在瑞木夜並不笨,轉悠途中記好了路線,倒也沒走太多的冤枉路,等到他終於找到房間的時候,時間已經距離發現木小唯時,過去了小半個時辰。

「碰…」

瑞木夜一腳揣開門,將人放在房間的床上,給她蓋好被子,看著她蒼白的小臉,緊皺的眉頭不由得皺的更緊了。

現在怎麼辦?

人還昏迷著,也不知道有沒有受內傷,嚴不嚴重,眼下又沒大夫…

瑞木夜真恨自己怎麼就不學醫術呢?

要是他會醫術,也不至於像現在這般,遇到緊急情況就一籌莫展,雖然他的縣衙有神醫鐘鳴秀在,可遠水解不了近渴,何況他現在所在的地方,還不知道怎麼出去呢?

就算想叫人來,也是做不到的。

正在瑞木夜急得團團轉的時候,昏迷中的木小唯眉心光芒一閃,小九小小的、透明的身影冒了出來。

「小子,看你的樣子,似乎很在意這個笨女人啊!」小九漂浮在空中,望著瑞木夜,臉上表情似笑非笑,很容易就讓人覺得他在不懷好意。

瑞木夜對這個忽然從木小唯身體里冒出來的小傢伙,表示有些反感,畢竟那可是他喜歡的女人,她身上怎麼能有別人東西在,特別是那東西性別還是男,這種自己的所有物被人佔據的感覺,讓瑞木夜嫉妒的有些抓狂!

「你是誰?」

不善的語氣,沒有讓小九不悅,反而引起了他的大笑:「瞧瞧,這就吃醋了?這以後要是碰到笨女人喜歡的那個人,你可要怎麼辦?衝上去殺了他嗎?哈哈…」

有趣!

當真是有趣得緊!

小九有些想不明白,明明這女人笨得要死,在三重天有個相互喜歡的東方雲初也就罷了,怎麼在這二重天也有爛桃花啊?

瑞木夜、瑞木瑾、還有剛剛被笨女人消滅的那一縷神魂的主人,雖然瑞木瑾喜歡的人究竟是誰,他還沒看清,那縷神魂的主人,也僅僅是記住了笨女人,可這中間…

小九怎麼看,都覺得這些人對笨女人有意思。 「咳咳…」

八卦總能叫人忘乎所以,因此小九想著想著就想遠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還是被瑞木夜身上的冷氣給刺激的。

「他喜歡的人是誰?」瑞木夜咬咬牙,「長得有我好看嗎?家境有我好嗎?實力有我厲害嗎?如果都沒有,他有什麼資格跟我搶人?」

「咳咳…」

小九看著他沒開口,他害怕自己一開口,就會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瑞木夜見他不說話,有些按耐不住:「看你的樣子,跟著木小唯的時間肯定不短,知道她的事肯定也多,對那個人肯定也很了解,趕緊說說看,那個人到底怎麼樣,要是這也不好那也不好,我…」

「你要怎樣?」

小九抿了抿嘴,忽然覺得眼前這男人,當真是可愛的緊。

「我…」

瑞木夜一時語塞:「你還是說說他是什麼人吧!」

重生之六界尊主 連什麼人都不知道,就放狠話,未免太過傻氣,瑞木夜想了想,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那人身高七尺,虎背熊腰,才高八斗,相貌堂堂,實力屌炸天,揮揮手滅你這號的一大片,家境實力強大自不必說,這樣的人,你自問有可比性?」小九彎了彎眼,有心捉弄捉弄瑞木夜,說到這時,他更是故意倪了瑞木夜一眼,「小爺勸你,還是趁早歇了不該有的心思吧!省得以後見了面,被人虐得找不著北咯。」

小九這張嘴,不開口則已,一開口便是死人也能給氣得爬起來不可,所以在瑞木夜聽完他說的話后,當即就差點暴走。

「有本事把你剛剛說的話再說一遍!」

Prev Post
就在小書想著要不要喊醒墨九狸的時候,忽然間外面亮起一道光芒,好在雲夏足夠強大,在感受到有波動時,就開啟了傳影石,眨眼間,白洋隨著一陣亮光,出現在雲夏的面前……
Next Post
他將右手一揮,卻聽到“唰”的一聲,五米之外一棵跟成年人腰圍粗細的樹木,竟然直接被劈到了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