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真沒有想到,煉器盟今天如此熱鬧!」蘭長老的話落下后,一道冷笑從半空中響起道。

雖然話說的不好聽,但是這個時候蘭長老還是很感謝對方的,畢竟這樣就不會冷場了啊…… (ps:二更到!糾正一下小語早上犯的錯誤啊,神光要週四晚上才能領,計算有誤,原諒偶數學不好,汗噠噠~~~繼續求粉紅票!求訂閱!)

晨光清湛,金子一襲白色的直裾長袍,站在茶水間裏煮茶,白皙姣美的容顏掩在嫋嫋升騰而起的白霧後面,唯有一雙琥珀色的眸子盈盈流轉,似有星光浮動。

慕容瑾從偵探館外面跨進來,繞過扇屏,在樓道口駐足,望着茶水間裏忙碌的金子, 含笑道:“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甘醇怡人的茶香,金娘子的茶道手藝見長了!”

金子端着茶杯,淺笑婉約地走出茶水間,跟慕容瑾打了一聲招呼後,看了一眼他手中捧着的一卷物事,笑問道:“慕容公子手裏拿的這個是什麼?”

慕容瑾擡手輕輕撫了撫,神祕道:“在下也不知道,這是英武剛剛送過來的,許是辰郎君讓他們去調查的結果吧。剛好在門口遇到了,便順手讓在下給帶進來。”

“那慕容公子先送上去給辰郎君過目吧,一會兒茶湯好了,我給你們送上去!”金子說道。

慕容瑾應聲道好,在樓道口褪下屐履,便匆匆上了樓。

金子濾杯之後,順手取過一隻托盤,將盛滿了茶湯的杯盞放上去。

她剛想上樓,便聽野天喚了一聲金護衛。

金子停下來,轉身,看到了金昊欽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扇屏後面,一襲煙青色的窄袖長袍。長髮綸巾,利落而幹練。他眼中笑意輕揚,低低喚了一聲:“三娘!”

“金護衛怎麼來了?”金子神色淡然問道。

“後天便是中秋。適逢阿兄沐休,便回來住幾天!”金昊欽看着金子,目光柔和而專注,嘴角扯出一抹乾澀的笑,淡淡道:“親事的事情……三娘你不必擔心,阿兄和父親都會支持你的選擇,絕不強迫你!”

金子莞爾一笑。第一次爲金昊欽這個二次元大哥說的話而微微動容。

“謝謝!”金子簡單道。

“你剛煮的茶麼?”金昊欽沉了一息,沒話找話。

金子點頭,寒暄道:“一道上樓吧。最近在忙一個案子,英武剛剛送了調查結果過來,辰郎君正在看呢!”

金昊欽含笑應了一聲好,褪下翹頭履。便隨着金子上樓了。

房間內。辰逸雪正低頭認真看着調查卷宗上的內容,慕容瑾安靜地坐在他對面的蒲團上,抿着嘴,眉眼輕挑,似有些好奇調查結果,但他見辰逸雪沒有開口,也不敢隨意的插話。

聽到聲響後,慕容瑾回頭。眸光掃過金昊欽的面容,忙起身應了出來:“原來是金護衛大駕光臨……在下這廂有禮了!”

金昊欽拱手寒暄。淡淡致意後,在慕容瑾一側的席面上跽坐下來。

金子從容走到軟榻邊坐下,將茶湯送到每個人面前。

辰逸雪這才從卷宗後面擡起眸子,原本清醇的男低音,此刻聽起來有些沙啞,語氣卻依然帶着倨傲:“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天!”金昊欽端起茶杯,送到嘴邊淺嘗了一口,迎着他的視線笑答道。

辰逸雪嗯了一聲,斂眸繼續看調查結果,片刻後,從卷宗後傳來他低沉如水的嗓音:“讓你解決的事情,進行得怎麼樣了?”

金昊欽一愣,問道:“什麼?”

“三孃的……親事!”辰逸雪放下卷宗,黑眸滑過金子線條優美的側臉,若無其事道:“在下聽說昨天嚴家上金府問回執了!”

金子的心一滯,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怎麼沒有人告訴她?

金昊欽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應道:“母親開始是答應了,但後來剛好父親沐休回府,碰到了冰人梅娘,便直接拒絕了,我剛剛跟三娘也講了,親事的問題,不要擔心,我和父親自會幫她解決,且尚未過奠雁之禮,一切都做不得數!”

辰逸雪脣角勾動,淡淡笑道:“如此甚好!”

金昊欽幽幽一笑,目光在辰逸雪和金子之間盈盈流轉,脣角揚起,露出一小片細白的牙齒。

很少有事情能讓這個傢伙如此上心的,看來,他對三娘,終究是不同的!

這就是所謂的志趣相投麼?

因爲有共同喜歡的事物,所以,逸雪纔不排斥三娘,纔會在不知不覺中,爲她的喜惡煩惱思慮良多!

金昊欽隱隱有些明白了,相較四娘,三娘與逸雪,更加合適!

金子還在回味着金昊欽的話,卻見辰逸雪忽而側首,濃若點漆的眸子裏漾滿戲謔的笑意,語氣卻是淡然:“忘了恭喜你三娘,現在你連考慮的機會都沒有了!”

金子一頭黑線,有這麼小氣的人麼?不就是上次故意說了一次要好好考慮嚴大郎,至於總是拿捏着這個說事麼?

她佯裝遺憾,聳了聳肩,應道:“是呵,真是可惜!”

辰逸雪頓時不悅的蹙眉,側首看了金子一眼,雙手交疊扣在胸前,不緊不慢道:“有什麼可惜的,難道上次對嚴大郎的拒絕說得不夠清楚明白麼?究竟是什麼勇氣讓這廝竟然厚着臉皮的再次請冰人上門要回執的?”

金子看着他微微炸毛的樣子,嘴角不自覺的漾出笑意。

嚴大郎得罪他了啊?

不然幹嘛一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模樣?

說到底,他還是在意自己的,纔會對嚴大郎如此偏見,是麼?

金子心情有些愉悅,往軟榻的靠背上一靠,慢吞吞道:“追愛的勇氣唄!愛情,往往能讓人變得勇敢,無所畏懼!”

辰逸雪嗤笑,略顯倨傲的質疑道:“只見過一面,也敢說真愛?”

金子眨了眨眼,哦了一聲,“有沒有聽過一見鍾情?”她說完,嘆了一口氣,無奈道:“跟情商爲零的人談論何爲真愛,兒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情商?

這個語兒曾經解釋過呢!

辰逸雪收回目光,微不可見地蹙了蹙眉頭,沉思了一會兒,才正色道:“情商,這個在下自然是有的,但在下決不是那種對誰都隨意釋放的人,比起那些人,在下更擅長控制!”

這話讓金昊欽和慕容瑾瞬間石化。

辰大神的話,實在是太有深度了…….

金子無語了!

要不要理性到這種變態程度?

情商,還能控制?

那辰大神你可不可以不要控制得這麼……白癡?!

她不欲跟辰大神再討論這個話題,因便問道:“英武的調查結果如何?潘亦文的學生都查清楚了麼?”

辰逸雪頷首,長指將卷宗推到金子面前,一面道:“沒想到淮南府大名鼎鼎的七公子幫,竟然都是潘亦文的學生,這個大儒教出來學生,果然有出息!”

金昊欽剛剛還沉浸在二人曖昧到幾乎烤焦人的氛圍裏,正努力想讓自己當個透明人,沒想到金子忽然話鋒一轉,談起了案子。說起案子,金昊欽的精神不由爲之一震,立時挺直腰桿,凝神細聽了起來。(未完待續。。)

ps:??感謝元中堂打賞寶貴的和氏璧禮物!

感謝子衿鳶、a羽之靈、天藍愛肉丸子、linliqin789、玉hui 童鞋們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小麥子作家、子伽、0拈香一朵0、千年戀、唐門淺藍打賞平安符!

推薦一本書!

作品:《味香農家》

簡介:不過是看了個舌尖上的中國,尼瑪,竟然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吧,竟是個婆婆嫌棄,丈夫不愛的棄婦!

不怕不怕,我有絕活。

抖一抖圍裙,看棄婦如何甩渣男,斗極品,玩轉古代舌尖上的中國! 隨著對方的聲音落下,蘭長老和眾人紛紛看向半空中飛來的兩個老者,其中一人身穿白色長袍,白髮鬚眉,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而說話的老者則是身穿一襲紫色長袍,滿頭華髮,卻是童顏,臉上丁點皺紋都沒有,完全就像是少年染了一頭白髮似的……

容貌也算是英俊非凡的,但是對方的眼底滿是傲慢,目中無人的讓人看了十分的不舒服!

蘭長老仔細打量了一翻兩人,發現自己並不認識這兩位,於是蘭長老客氣的笑了笑問道:「兩位也是來參加我們煉器盟老祖宗的收徒大會的么?」

「哈哈哈哈……收徒大會?你覺得你們煉器盟的人,配做我師父嗎?」紫衫老者看著蘭長老諷刺一笑的問道。

「呵呵呵……如果兩位不是來參加收徒大會的,那就去下面看熱鬧吧!」蘭長老聞言臉色一變,還是笑著客氣的說道。

「我就喜歡站在這,有問題嗎?」紫衫老者聞言故意的看了眼蘭長老身後的煉器盟老祖宗和煉器盟的盟主等人問道。

「兩位,這裡是煉器盟,今天是我們煉器盟老祖宗的收徒大會,希望兩位能配合!」蘭長老聞言依舊笑著,但是眼底卻沒有了笑意的說道。

「配合?我可沒興趣,不過既然來了,我倒是想看看你們這煉器盟隨便拿出一個水晶球,糊弄七重天柚子城的眾人,到底有什麼意思?」紫衫老者故意的說道。

說完,他身邊的白衣老者,默不作聲,面無表情的來到了蘭長老面前,拿起蘭長老手裡的水晶球,直接滴血認主,可惜對方的血液只是順著水晶球滑落,完全無法認主……

白衣老者將水晶球拿到紫衫老者面前道:「主子,我認主無效!」

紫衫老者接過七彩水晶球仔細看了眼道:「這東西看著不錯,老夫我很喜歡,就帶走了!」

說著就想將七彩水晶球裝入懷裡,蘭長老見狀臉色一冷的說道:「慢著,這七彩水晶球乃是我煉器盟聖物,閣下還是放下的好!」

「哈哈哈哈……抱歉,我想得到的東西,就沒有人能夠阻止! 冰與火之魔山 如果你們不想給我,我大可以滅了整個煉器盟,然後照樣能把這顆水晶求帶走!」紫衫老者看著蘭長老大笑的說道。

「你別太過分,這是我們煉……」

「蘭長老,隨他去吧!沒有人能拿走我們煉器盟的東西,放心好了……」蘭長老的話沒說完,就被身後一道老者的聲音打斷說道。

「是,老祖宗!」蘭長老聞言回頭恭敬的說道。

然後盯著紫衫老者沒有說話,紫衫老者掃了眼煉器盟老祖宗等人的方向冷笑的說道:「你們覺得我帶不走?我今天就帶走給你們看看……」

圍觀的眾人也是傻眼了,沒有想到眼看著收徒大會要結束了,竟然憑空冒出兩個老者,來搶奪煉器盟的七彩水晶球,而且看起來這兩個老者實力好像還很強的樣子……

關鍵是沒有人認識這紫衫老者和白衣老者啊! (ps:二更在晚上八點,不見不散~~.)

金子低頭細細看着卷宗的調查結果,辰逸雪磁性惑人的嗓音滑過耳際:“七公子來桃源縣的日期剛好跟潘娘子記事本上所記載的時間一致,由此足見潘娘子記事本的準確性和可信度。只是潘娘子的記事本內,關於她所厭惡抗拒的那個人,由始至終都只用了一個‘他’作代號,七公子幫有七個人,所以,要一一進行排查,還要花點兒功夫!”

金昊欽疑惑的望着辰逸雪,問道:“七公子不是在淮南州府那邊的麼?怎麼都跑到桃源縣來了?”

“誰讓西湖只在咱們桃源縣呢!”慕容瑾臉上微帶自豪,咧嘴調笑道:“風光無限,絲竹靡靡,醉生夢死,試問又有多少人能夠抗拒?”

金昊欽恍然,夏末秋初這時節,恰好是西湖風光最迷人的時候,每年從各郡縣來桃源縣遊湖的外地遊客無數,西湖的大畫舫,幾乎是燈火通明,夜夜笙歌。這雖然帶動了桃源縣的經濟增長,但負面影響也很大,流動人口增多,魚龍混雜,矛盾衝突、罪案的發生也相對比平常要多幾倍,這樣的結果,讓身爲一縣父母官的縣丞是喜憂參半。

豪門復仇千金 金子放下了卷宗,擡眸看了辰逸雪一眼,他窩在軟榻上的姿勢,格外雍雅,閒適而放鬆,眼睛裏光芒流轉,正灼灼凝着自己。

這麼看她,是什麼意思?

辰逸雪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淺笑,似乎在說:看出了什麼名堂沒有?

金子斂容,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潘娘子之前的記事本有提到在一家繡莊‘偶遇’那個讓她非常厭煩的人。桃源縣大的繡莊不多,但要排查的話,也是有一定難度的,畢竟大的繡莊每天迎來送往的客人太多,掌櫃的不一定能記得住每一個消費者。但我們若是根據七公子和潘琇的身份去推斷的話。繡莊的範圍還能再縮小一些。或者可以直接去問問潘夫人,潘琇採買綢緞的是哪一家繡莊,不過這樣雖然是直截了當,但就怕會打草驚蛇了。畢竟潘亦文在這個案子裏,有撇除不了的與人方便的嫌疑。”

辰逸雪俊臉上揚起淡淡的笑意,眸光映着窗外的日光,清澈而璀璨。

“聰明瞭!”他褒獎道。

金子瞪了他一眼:姐姐一向就是聰明人!

“潘娘子常常光顧的繡莊,應該就是毓秀莊。”辰逸雪語氣篤定,淡然說道。

慕容瑾有些好奇的問道:“辰郎君怎麼知道的?”

金昊欽眯着眼睛,含笑插嘴道:“逸雪向來心細如塵,?只要給他一點點線索,他就能還原整個真相!”

“?過獎!”辰逸雪雖然如此說着,但一臉倨傲的淺笑。顯然對金昊欽的恭維,很是受用。

金子的眸光在空氣中與他無聲碰撞,但一看他那拽得上天的表情,便不屑的別過頭,冷哼了一聲。可心裏卻在尋思着辰大神得出這一結論的證據是什麼?。

片刻,她才反應過來,辰逸雪的依據很簡單,估計就是憑潘娘子案發時穿的衣裙緞料推斷的。

果然是觀察入微,細緻如塵啊!

“那接下來怎麼做?”金子問道。

“在毓秀莊的話調查就相對方便多了,只要翻查一下莊內的銷售記錄就可以了。語兒籌辦了一個會員制的客戶等級卡,新老客戶去幫襯消費。都有專門的賬本記錄,只要將與潘娘子相近時段內的消費記錄調出來,再進行篩選,要確定此人是七公子中的哪一位,應該不難的!”辰逸雪清閒的望着窗外湛藍的天空,低聲說道。

金子差點趴了。辰語瞳要不要將銷售的模式搞得這麼現代化?

連商鋪的vip制度都提前千年問世了…….

不得不說,辰語瞳這個神奇寶寶將穿越女該有的光環和技能發揮得淋漓盡致,她的商業手段,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着實讓人驚歎折服!

慕容瑾眼睛亮亮的。溢滿敬佩的神色,輕呼道:“若是如此,那辰娘子實行的這個舉措,可就是給咱們幫了大忙了!”

辰逸雪含笑點頭,神色亦是自豪!他信手端起几上的茶壺,給在場的幾人一一續了茶,這是難得一見的舉動,可見辰大神此刻真的是龍顏大悅啊!

“那你們先聊着,我現在就過去毓秀莊那邊看看去!”金子整容起身,淡淡說道。

辰逸雪嗯了一聲,並沒有阻止,顯然,他覺得金子能勝任這個任務,便讓她去了。

金昊欽目送着金子離開房間,心中忽然意動,灌了一口茶湯,放下茶盞後,也起身,對辰逸雪說道:“我陪三娘一道過去,順便給四娘挑挑及笄的禮物!”

辰逸雪微抿了一下薄脣,黑眸凝着金昊欽,含着一絲疑惑,開口淡淡問道:“三娘及笄的時候,你可送禮了?”

金昊欽一怔,臉色瞬間漲紅。

三娘十七歲了,可似乎所有人都忘了她還沒有行及笄禮!

而他,亦不曾送過她任何禮物……

金昊欽看到辰逸雪眼中漸漸瀰漫出來的笑意,忽然間只覺得心口堵得生疼。

那笑意似在嘲諷,這是作爲一個合格兄長該有的所爲麼?

辰逸雪斂眸,兀自端起茶杯,送到嘴邊淺淺啜了一口,漫不經心的說道:“遲到總比不到好!”

金昊欽臉色羞赧,低着頭,扯出一抹苦澀的笑,低喃道:“我明白了!”

毓秀莊一如往日那般人潮絡繹,金子進門,就見伍叔站在櫃檯前,含着十二分熱情的微笑,爲選購完畢的客人結賬。

毓秀莊比以前多了一個導購臺,導購臺上放着一本大畫冊,上面細細的描繪着各種各樣衣裙袍服的款式,旁邊還有小貼士,標註着時下最流行的花色元素。

金子順手翻了幾頁,抿嘴嘴微微笑了。

光看加入毓秀莊會員的福利,就感覺很有吸引力,連她都不由爲之心動。

金子現在明白了,毓秀莊的生意,就是在辰語瞳這樣不斷推陳出新的情況下,才能一直保持門庭若市的盛況的。

“在看什麼?”身後陡然響起一個低啞的聲音。

Prev Post
雖然知道這麼做可不是一個好的談判方式,但寧致遠也懶得再跟對方去扯那麼多廢話,不過,關於派克船長會死的消息,也沒傻到現在就說出來。
Next Post
「你別想那麼多,他還在附近尋找,我們先離開這裡。」小盤沉聲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